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二百八十四章:王麻醉師的致命錯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二百八十四章:王麻醉師的致命錯誤字體大小: A+
     

    李濤望著左年壓貞著更換的新紗布被患者左心室創面噴濺出的鮮血迅浸透,血液浸透過紗布,然後緩慢地從紗布上向患者胸腔里流倘而去。

    李濤正苦思沒有好的辦法小在現有的狀況下,在為患者爭取下時間。最好是患者心臟再次驟停的狀況在爭取拖延一些時間。因為如果患者心臟驟停目前是這台手術上最大的隱患和不安因素。

    畢竟萬一患者突心臟驟停,雖然看似有黃金四分鐘的時間,但實際上卻是只能在三分鐘左右完成體外循環的建立,而且這還是必須的。但是患者突狀況后,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肯定是無法完成的,因為要顧及和涉及到各方面的因素太多了。

    畢竟手術不是一個人的舞台,它始終擁有著一個團隊,但是團隊中也同樣有著很多不穩定的因素。

    李濤正苦思辦法的時候,忽然看到患者浸透紗布而出的血液正緩慢的順著紗布向患者的胸腔滑落,他看到紗布上正在緩慢流淌的血液當即眼中的神色一變,頓時他想到最完美的解決辦法,那就是為患者降低體溫。

    體溫每下降一攝氏度,基礎代謝量就會減少,手腳等末梢血管就會緊縮。血液會變的不易流通,同然會因為心臟輸送血液的力量減弱,使得全身血液循環變差。

    王平教授現在仍然沒有明白過來李濤的意思,他緊張地看著李濤左手下半放縱進行壓迫的紗布,心中不免有些擔心起來。

    或者說現在手術室里的醫務人員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在李濤左手下的進行壓迫止血的紗布上,在患者失血量和輸血量不成對比的情況下,這位年輕的醫生竟然還選擇放縱式壓迫止血基本就是在胡來。

    雖然這位年輕的李醫生確實很有能力,但是現在手術室里的醫務人員都一致認為他現在是在託大。雖然顧及患者心臟室間隔損傷處的血凝塊,但是也不能在失血量和輸血量無法持平的情況下,選擇進行放縱式壓迫止血吧。

    況且現在失血量和輸血量遠遠不是無法持平的狀況,而是兩者之間相差很大小雖然斷定患者是心臟貫通傷,但是畢竟是缺乏診斷依據,並沒有達到完全確診的狀況,但是現在患者的失血量是放在眼前的,如果不能馬上迅的建立體外循環。按他現在的處理方法,恐怕患者用不多長時間就會再次因失血過多,導致失血性休克直接死亡。

    患者現在的失血狀況,手術室里每一個醫務人員都是了解的。但是看到站在手術台前那個年輕的醫生,手術室里的醫務人員雖然質疑李濤下達的命令,但是看到李濤那凌厲的眼神,他們都是敢怒不敢言啊!

    但是手術室里卻有兩人對於李濤那凌厲的目光對他沒有任何殺傷力。

    王教授和王麻醉師都是非常著急跟不解,望著李濤對患者左心室上損傷進行半壓迫止血的左手,他們此時所想的跟手術室里其他醫務人員一樣,雖然他們不知道李濤到底要做什麼,但是任由他這麼放縱壓迫止血下去,患者恐怕在建立體外循環前因失血休克再次導致心臟驟停,如果是那樣的話恐怕直接宣布患者死亡好了。

    於是王平教授和王麻醉師迅交換了下眼神,王平教授連忙對李濤說道:「李主任,趕快對患者左心室上的損傷進行壓迫止血,你不能太過擔心室間隔損傷上的血凝塊,如果在不進行壓迫封閉止血的話,恐怕患者會在我們無法順利建立完體外循環而再次由失血過多,導致失血性休克弓心臟驟停啊!」

    李濤搖了搖道:「王教授,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你現在不用去考慮這麼多,你現在馬上繼續為患者建立體外循環,剩下的由我來做!」

    李濤說完馬上將左手下的紗布,又往左心室上的損傷創面上壓迫了一些,但是仍然沒有將左心室的損傷創面形成一個完全封閉的空間。

    李濤轉頭向王麻醉師道:「王主任將患者的體溫下降到30度」。

    王麻醉師還未來得急說話,就只見王平教授伸出手說道:「我來繼續托著患者的心臟進行止血,李主任還是你來繼續建立體外循環吧!」

    李濤看了王平教授一眼道:「現在不是爭這個的時候,現在的體外循環建立必須你來做,或者可以說現階段必須由你來做!」

    李濤知道王平教授想接過患者的心臟,對左心室上的損傷創面進行完全封閉式緊迫止血,但是他並沒有說出來,還有他現在絕對不會將患者的心臟交給王平教授的,至少是患者的體溫沒有降下來之前是絕對不行的!

    王平教授仍然不死心的說道:「建立體外循環*作方面我沒有你快,還是由我來把持心臟吧,你迅為患者建立體外循環吧。」

    李濤冷冷道:「我說過,你現在不用考慮這麼多,其餘的由我來為你爭取時間,這足夠你講行建立體外循環的而且你現在還能夠安穩的把持心臟嘛?還不快為患者建立體外循環,趁機調整下自己的精力和體力,一會在接過我手中的患者地心臟!」

    王平教授聽到李濤這麼說,不由得詫異道:「爭取時間?。

    李濤點頭道:「降低患者的體溫,患者手腳末梢血管變會緊縮。而且血液粘稠程度會增加,不要考慮患者會造成失血性休克,我來控制患者左心室上的創面。」

    李濤忽然再次轉頭看向王麻醉師,大聲質問道:「王麻醉醫還不趕快降低患者體溫!」

    李濤看到這台手術,簡直是越做越累,手術室里所有醫務人員竟然都質疑起他的方案來了。先不說自己即使不是心外科的醫生,但是這樣一來二往在手術上浪費了多少寶貴的時間!

    李濤看到王平教授竟然也三番兩次的質疑自己,又見麻醉方面到現在還沒有為患者降溫,於是李濤直接將怒火傾泄到王麻醉師身上去了,反正自己跟他也不熟,自己也不是這個心外科的醫生。發火就發火了,反正總不能斥帶著自己進來手術室的王平教授吧!

    怎麼說王平教授也是衛生廳請來的專家,而且還經常來南粵市人民醫院指導工作的心外科權威呢!

    王麻醉師被李濤大聲斥的一怔,整個南粵市人民醫院的醫生還沒有人在手術室刮斥過自己,不過王麻醉師也是稍稍地一怔,隨即他眼中繽放著激動的神色。

    沒錯是激動,不是惱怒,只見王麻醉師轉身向身後的年輕麻醉師說道:「準備降溫到30度!」

    王麻醉師身後的年輕麻醉師聽到他的吩咐,連忙應聲道:「是」。

    王平教授看到李濤竟然斥起王主任來,也不由得有些生氣,他想說李濤幾句,也好為王主任找回些顏面。

    可是他想開口,卻聽到王主任說道:」王教授,別爭執了,快聽李醫生的,趕快為患者建立體外循環。」

    王平教授聽到王主任的話,當即也不由得一怔。

    他心中暗忖道:「哎,不對啊,先前讓我阻止李濤可是也有你的份啊,雖然大家都沒有明言,但是那意思絕對錯不了的,怎麼被刮斥了一句話就馬上改變立場了!」

    王平教授不由得疑惑起來,隨即轉過頭去看王主任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怒火攻心著魔了。

    王平教授轉過頭看到王麻醉師那激動的眼神,頓時怔在了當場,腦子一下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

    王麻醉師卻是激動異常,他看到王平教授怔在那裡,好似有什麼要說的似的,他連忙說道:「王教授,趕快為患者建立體外循環,李醫生說的絕對沒有錯,是我們太過擔心了反而忽視了一些東西。當體溫降至30度,基礎代謝率可降至正常的50%左右,同時血液循環變差,血液粘稠度增加,同時間接控制患者的失血量,為患者建立體外循環能爭取不少時間!」

    王麻醉師先前也是看到李濤放縱式壓迫止血,而且先前一直在關注患者血壓的他,看到李濤*作當即和手術室里其他醫務人員一樣,都是太過於擔心患者的癥狀了導致直接質疑了李濤下達的接下來的手術方案。

    如果說王平教授是過於擔心造成了他判斷失誤的話還說的過去,但王主任卻是一個麻醉醫,而且還是人民醫院麻醉科的主任,自己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而且是十分丟臉的錯誤。

    以前每一台手術上,自己都是盡心盡職管理好自己的麻醉,而今天的這台手術,自己卻多次參合到手術中去,險些犯下致命的錯誤,而且是十分低級的錯誤!

    「這都是因為這個李醫生太過年輕,自己對他輕視嘛?是這樣才使自己,多次不由自主地參合到手術中去嘛?」王主任心中不禁暗忖道。

    王麻醉師跟王平教授說完,又重新審視著李濤。

    看著李濤那堅定的眼神和左手上依然沒有完全壓迫止血的紗布,王麻醉師心中不由暗忖道:「是自己低估這個輕的李醫生了,但是他在術中考慮的方案何其完善。他有著跟他年齡不符的手術經驗和大量臨床經驗,自己不應該去質疑他的方案。自己的位置是麻醉師,自己只需要干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可以了。手術台上的任何事情,都不用自己去*心。因為手術台上現在站著一個明日之星,一個比自己優秀百倍的醫生!」

    想到這裡,王麻醉師將看向李濤的目光收了回來,他低頭一邊仔細觀察著患者的麻醉狀況,一邊大聲說道:「患者體溫每下降,酶活力就會降低,護士注意尿排量」。

    「是!」巡迴護士應聲道。

    王平教授經過王主任的提醒當即也明白過來,他看到王主任已經進入狀態,向麻醉師和巡迴護士下達著一條一條命令,

    王平教授抬起頭看向李,見他目光仍然還是先前那般堅定,自己彷彿從李濤的眼中感受到了一股不容置疑的權威。

    王平教授心中不禁暗忖道:「南粵市人民醫院有了李濤這樣的醫生,以後想不聞名華夏都難啊!是自己老了,是自己太過小看他了。」

    李濤見王平教授看向自己,於是連忙說道:「王平教授,趕快建立體外循環。藉此調節恢復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態!」

    王平教授點頭道:「好!」

    患者的心臟依然在李濤的雙手中堅強的跳動著,雖然李濤左手下的紗布不停的向外滲透著鮮血,但是患者的心臟仍然在向手術室里的醫務人員展示著它那頑強的生命力。

    「這次能成功,因為有李濤在這裡,雖然自己以前也接觸過幾台這樣的手術,無疑不是以失敗告終,但是今天這台一定能成功!」王平教授望著那顆頑強的心中暗忖道。

    王平教授堅定地道:「下面再繼續進行右心房荷包縫合!」

    「持針器,可曲式荷包縫合針,七號的!」王教授伸出手向器械師喊道。

    「是!」器械師應聲將王平教授所需的器械分主次分別遞到他的手上。

    李濤給王平教授帶來了信心,也許自己從手術台上退下之前還能了結自己心裡多年積壓下來的手術宿怨!

    其實手術台上壓力最大的,就是衛生廳從軍區總院請過來的王平教授。在來南粵市人民醫院之前,軍區總院的院長對他下達了無比完成任務,保證患者生命安全的命令,所以他心裡壓力也非常大,畢竟在軍隊裡面,軍令大於一切。

    王平教授接過器械師遞過來的持針器,可曲式荷包縫合針跟七號手術線。

    他望著李濤已經為自己調整好最佳視角的患者心臟,患者心臟的右心房已經暴露出最佳視野。

    患者右心耳上的荷包縫合是李濤做的,現在李濤顧慮到自己的精力和體力,為了讓自己調整一下,所以讓自己來為患者繼續建立體外循環。

    望著李濤手中依然跳動的心臟,王平教授深吸了一口氣,這台手術一定能成功李濤給自己帶來了信心,既然讓自己為患者做體外循環,那麼自己也要揮到自己的最佳狀態!

    王平教授開始下針了,相同地荷包縫合手術,幾乎一模一樣的*作順序,但是用兩個不同的人做出來,差距確實很大。

    王平教授的手法細緻精確,他的動作如羽毛一般的柔軟,彷彿實在撫摸最心愛地東西一般。

    但是李濤的縫合手法比起王平教授來說更加細緻精確,同時他的動作卻又快的異乎尋常。在先前分離主動脈和肺動脈間,升主動脈套帶,上腔靜脈后套帶,下腔靜脈套這些*作,他無疑都是完成的異常地迅。

    手術室里在場的醫務人員,多是擁有手術室經驗豐富的老人。體外循環她們也都見到過成百例以上,但是她們認為王平教授建立體外循環的手法和進行荷包縫合的手法小才是她們所認知的。

    而先前那位年輕的李醫生的手法,完全就是變態的存在。

    不要說她們都無法達到李濤的這種程度,甚至可以說是她們今天是第一次見到既輕柔,又快可以將二者結合的這麼完美的醫生。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