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二百七十九章:可惡的記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二百七十九章:可惡的記者字體大小: A+
     

    夜空中的一覽無雲,星星們都在拚命綻放著光芒與丹爭輝,夜空下的城市也越顯得祥和。城市裡人們晚飯後,此時都在家中觀看著電視或者聊著閑話,但是也有許多人正為了生計和工作,仍然在努力工作著!

    南粵市人民醫院急診大廳里,來自南粵省諸家媒體的小報記者,還有那些喜歡看熱鬧的患者家屬此時都擁簇在急診大廳里。

    記者們不斷地攔住急診部里的醫務人員和患者,想從他們的嘴裡問出一些有新聞價值的線索,急診部里的醫務人員都遠遠的躲開這些記者,即使有三兩個被攔住的醫務人員,也紛紛找借口借故離開。

    記者們找到急診病房裡的患者和家屬,又都是問不出個什麼頭緒來。聞訊趕來的醫院保衛連忙將那些在病房和大廳里滋擾患者和醫務人員的記者驅趕出急診大廳。

    然後那些保衛緊守在急診大廳門前,他們都用警惕的目光注視著大廳前的那些小報記者,生怕一個不小心再讓這些媒體記者混進來影響到急診大廳里的正常醫療秩序。

    記者們無奈地望著急診大廳里的醫院保衛,他們好不容易得到的消息,雖然前段時間政府封閉了消息,但是南粵市街頭巷尾都有傳聞更不說他們這些業內本行了。他們如果要是得不到那些消息或者還無法確定的話,恐怕就真對不起他們自己吃的這碗飯了。

    但是雖然得到了小道消息,原本以為今天晚上只要能弄到些有用的新聞線索報上去后,這個月就等著數錢吧,誰曾想到醫院的準備竟然會如此迅。

    他們才剛到急診大廳沒多大會,醫院裡就派保衛來驅逐他們了。一些完全沒有得到任何線索的記者不由得的垂頭喪氣,而那些在急診大廳里向患者和家屬詢問的記者也為自己沒有獲得有價值的消息而感到苦惱。

    一些記者看到急診大廳門前的醫院保衛將急診部看得的如此緊,於是一些人打起了其它的主意。他們離開了急診大廳門前的人群想向醫院門診和住院部走去,想看看在附近是否能得到些有用的線索。

    可是他們沒走出幾步,醫院裡分佈在附近的保衛,就上前引導著他們向醫院大門外走去。

    急診大廳門前的那些記者看到這個景象只得跟急診大廳門前的保衛商量起來,但是急診大廳門前的保衛們根本不理睬那些記者。任憑記者如何商量,他們也只是站在門口不讓那些記者進急診大廳,並且還不允許他們在醫院裡亂轉。

    畢竟他們接到的命令是不讓這些傢伙進急診大廳和在醫院裡擾亂醫療秩序,這是院長廖輝親自下的命令,他們必須無條件遵守!

    記者們看到急診大廳門口的保衛們,認憑他們怎麼商量這些人根本不理睬他們?而且看到附近的保衛都開始望這邊趕來,看樣子大有將他們驅趕出醫院的意圖。

    頓時這些記者看到勢頭不對,當即沉不住氣有幾個人帶頭,向急診大廳門前的保衛難起來?

    畢竟前段時間業內都確定這是一件華夏開國以來最大的販毒案件,只不過由於各方面的原因市裡和上面將消息進行了封鎖。

    雖然消息進行了封鎖,但是街頭巷尾依然有人談論,只不過平頭老百姓還不確定事情的屬實性,所以這件事情一直都是老百姓談論的焦點。

    案件生馬上就快到半個月了,雖然每天守侯在公安局大門前的同事,每天都見警車進進出出,但是都沒有大的動作。

    正當大家都鬆懈下來的時候,醫院裡忽然傳來小道消息,說南粵市公安局抓到販毒案件的主犯之一,這消息叫媒體和小報記者大吃一驚,他們不由得暗自猜測這個消息是否準確。

    因為時間緊張的緣故,很多家媒體跟報紙都來不及準備就緊急的派出了記者過來探問究竟。

    看到急診大廳前那些記者嚷嚷起來,一位醫院相關領導負責人在兩位院警的陪同下來到急診大廳門外對著那些記者喊道:「大家不要在這裡吵鬧,這裡是醫院請大家注意維持正常的醫療秩序,現在已經很晚了,很多患者都已經休息了,所以希望大家能夠積極配合。」

    記者們看到來了一個醫院相關的負責人過來,於是連忙問道:「今天下午,急診部是不是送來一個刀傷患者?」

    「具體事宜我並不清楚,我並不負責急診部的工作。」那名相關負責人說道。

    「送來的刀傷患者,聽說是一名上個月破獲華夏建國以來最大販毒案的主犯之一,而且還是警察送來的?」

    「哎,這位記者同志問的究竟有沒有這樣的患者我不清楚,因為我不是負責急診工作。還有患者是不是什麼犯罪份子,那我就更不知道了,因為我也不是刑偵人員,這個問題你應該去我市公安局諮詢!」

    那位醫院相關的領導負責人,回答完記者的問題,不在等記者再次詢問,接下來就是一通長篇大論的說服教育,然後安排醫院的保衛將記者們禮送出門。

    最後記者們全部被醫院的保衛禮送出醫院大門外,然後又有幾名保衛在醫院大門前盯著他們,所以一直到最後眾此媒體和比沒有得到任何有價值的新聞線索。

    「今天這個消息是假的吧?」看到最後是這個結果,立刻就有記者一頭霧水的問左右的同行說道。

    的確,他們這些人急急忙忙地趕來卻是連一丁點有價值的線索沒有收集到,便有人質疑消息的出處和真假也是情有可原。

    「我說你不是吧,虧你還是記者呢。竟然連事態的真假都看不出來,如果沒有這回事,醫院為什麼這麼緊張,不讓我進急診部里採訪,挖掘新聞線索!」果然話一出口,先前那位詢問的記者就立亥遭到了同行們的鄙視。

    那先詢問的記者聽到那人這麼說,當即不服的狡辯道:「也許真是醫院嫌我們擾亂正常的醫療秩序了,你沒見我們一下子進去多少人啊!」

    聽到先前那個記者的反駁,隨即不少人都是一副恍然大悟地神情道:「這麼晚了,這麼多人進醫院,醫院說我們擾亂正常醫療秩序也是正常的。也許今天的這個消息當真是假的吧!」

    有位記者故作神秘地低聲說道:「我看這消息應該不是假的,你們想想我們當時在急診大廳里詢問那些醫生和護士的時候,為什麼他們什麼都不說,反而那些患者和家屬卻是說先前警察送來兩個傷者,還有一個中刀的。不過最後究竟怎麼樣了,那些患者和家屬卻是不知道了,我想肯定是上手術室了。」

    眾人聞言都是一副贊同地神情。

    但是先前詢問的那個記者又質疑道:「不是說有警察送那兩個傷員來嘛,為什麼咱們剛才一個警察沒有見到?」

    話音未落,立刻就有人不屑道:「看來你不光孤陋寡聞,而且眼神還當真有些不好呢。難道之前你們在醫院停場車沒有看到有警車停在那裡嘛?」

    說著那人將手往醫院停車場的一角落一指,眾人隨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見果然有幾輛警市停在醫院裡。

    「看來這消息是真的,難怪醫院這麼緊張。顯然是被人安排好的。」這人話一出口,大部分人都流露出差不多的神情,覺得這種情況的可能性很大。

    「可是我們都進不去,該怎麼辦啊?」忽然一個記者提出至關重要的問題。

    頓時在場呱噪的記者遲疑了一下,隨即都安靜了下來,只是短暫的遲疑了一下,隨即這些記者就四分五散,各自跟著自己的採訪隊伍散開,遠遠地聽到他們各自說道:「別傻愣著了,既然知道消息是真的,咱們就要想辦法混進去,不然的話這個月的獎金恐怕就要泡湯了!」

    南剛站在醫院的停車場,看著醫院大門外的那些記者。他原本在醫院門口的保衛處里看著先前那些在門診樓里搗亂的患者和家屬,其實也沒什麼事情。只是對他們進行一番說服教育,畢竟也沒有什麼事情。等到片區派出所的人過來后,就交給他們在保衛處做筆錄。

    南剛帶著警員也沒其它的事情,所以就一直待在保衛處里。

    不過好像今天並不順利,沒過多久保衛處就接到通知說急診大廳里來了一群記者,讓他們派些保衛過去維持一下醫療秩序,現在那些記者都全部擁進急診大廳了。

    南剛聽到這件事情后,就跟著保衛處的人一起出去看了看,不過他並沒有過去而是向那些保衛安排了幾句,便遠遠的站在一旁觀望著。

    後來醫院來了個相關的領導,南剛又上前跟他講了一下,由那領導出面將那些記者驅逐出醫院。

    現在看到那些記者仍然聚在醫院大門前,南剛不由得眉頭一皺,罵道:「這些記者又在哪裡聞到腥味,怎麼全扎過來了,看他們的樣子好象覺察到了什麼?」

    看到南剛的眉頭緊鎖,跟著他過來的緝毒大隊隊長陳兵向南剛問道:「南書記,怎麼辦?要不要跟市宣傳部聯繫一下,讓他們處理?」

    南剛這次帶來的人並不多,算上他自己也就剛好十個人,急診部那裡他留下了三個隊員,門診化驗室那邊留下了一個,現在他的身邊就還有五個隊員跟在他的身邊。

    南剛聽到陳兵問起自己,於是說道:「不用,你去保衛處告訴前來出警的副所長,讓他抓緊做完筆錄然後開著警車離開醫院,然後到門口時順便哄趕下那些記者。如果記者問起怎麼回事,就讓他告訴那些記者只是醫院裡的一起糾紛,不要讓那些記者在圍堵在醫院門口了。」

    陳兵聽到南剛的話。不由得一怔道:「南書記,這不好吧,那醫院方面要是知道了?」

    「你笨啊!你不會告訴他盡量說的婉轉一些,再說他來醫院做什麼的,不就是做筆錄,記錄糾紛問題嘛?」南剛將眼一瞪陳兵斥道。

    陳兵好似恍然大悟,隨即說道:「那行,我這就過去,跟那副所長打個招呼,馬上就回來。」說完就一溜煙的跑了過去。

    「陳兵這小子腦袋還是真是笨啊!!」南剛笑著看著陳兵的背影暗道。

    「南書記,不是陳隊長笨啊!是您老人家點子太多了,我們這些下面的人哪能反應的過來啊」一旁的緝毒大隊政委黃饒掏出一根煙遞給南剛,望著隊長陳兵的背影由衷的替他辯解道。

    「嗯」

    南剛伸手接過煙隨即一琢磨不對啊,當即轉頭看到那幾名緝毒大隊的隊員正笑呵呵看著自己。

    南剛抬腳就踹,「臭小子,你這是拐著彎罵我呢」。

    黃饒連忙閃身躲開南剛的飛腿,貼身上前給他把煙點上,道:「南書記,你別生氣,你別生氣,我這不是肚裡的墨水少,不會形容嘛。」

    南剛抽了一口,隨即笑罵道:「你少跟我玩花花腸子,努力工作,多破點案件,你們緝毒大隊是我們局裡面的精英,以後一定能得到重用的!!」

    黃饒微笑著說道:「哎呀,我說南書記,你別在我們跟前裝老了。全局上下誰不知道,你現在可是如日中天呢!」

    南剛白了他一眼,沒有言語。

    南剛轉身望向醫院門口,那些緝毒大隊的隊員頓時也收起的笑臉一致向醫院門口看去。

    只見醫院門口那些記者爭執著又想擁進醫院,醫院門口警衛室里又跑出五六叮,保衛上前阻攔那些記者,但是這次那些記者好象變得聰明了只是一些抗著器材的攝像師在跟那些保衛爭執,而那些脖子上掛著相機手裡拿著筆記的記者,則趁機向醫院裡沖了進去,當即保衛們來不急阻攔跑進醫院好幾介」那些記者隨即轉入拐角便看不見蹤影。

    南剛心裡暗罵了一聲:「*!」

    南剛狠狠地將煙蒂扔到地,然後用鞋底捻滅,然後抬頭向隊員說道:「去一個通知急診大廳里留守的隊員,看到記者出現直接給我扔出醫院!」

    幾名隊員對望了一眼,然後一個高個的隊員,說道:「我去」,說完,他轉就直接向急診部跑去。

    南剛叫道:「等等!!」

    高個隊員站住身道:「南書記,還有什麼事?」

    南剛道:「你回頭直接去手術室找我們,知道手術室在哪嘛?」

    「知道,不就是在住院部南樓的頂樓嘛。」上次來醫院去過一次手術室了解情況高個隊員隨即說道。

    「好,去吧!」南剛點了點頭說道。

    那位高個的隊員隨即點了點頭,不在說話轉身向急診部的方向跑了過去。

    那位先前跟南嘎嘎點煙開玩笑的黃饒疑惑地向南剛問道:「南書記,你該不會是讓兄弟去手術室門口守一夜吧?」

    南剛道:「少廢話,誰告訴你手術一準又是做一夜!」

    黃饒燦燦地笑了笑沒有言語。

    南剛正色道:「好了,現在都給我打起精神來,該幹活了。我們想清閑,但是記者不讓我們清閑,有什麼怨氣就朝他們吧。一會都給我盯緊點,別在讓這些傢伙擾亂了手術室!」

    「南書記,你就放心吧,只要那些人敢去手術室,我保證讓他們後悔不該爬到六樓去!」一名隊員壞笑著說道。

    南剛白了那個隊員一眼,然後正色道:「黃饒去喊下小李,然後打電話通知下局裡,讓局裡通過電話台處理這件事情。」

    「是!」黃饒正色道,然後轉身就向醫院的保衛處小跑過去。

    南剛看著黃饒的背影,他轉頭向剩下的兩名隊員道:「我們也走吧」。

    「是!」兩名隊員應聲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