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二百七十一章:爭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二百七十一章:爭議字體大小: A+
     

    王平教授和李濤的舉動和對話,讓整個年術室里的醫務人員都面面相覷。他們聽著王平教授和李濤的對話一時之間不知道生了什麼事情,先不說患者的心臟如何,剛才王平教授查看患者胸腔里的出血點的時候,明明沒有現患者的心臟有什麼狀況。

    而此時王平教授卻異常謹慎起來,難不成患者的心臟當真出現了什麼大的狀況?

    站在遠處的巡迴護士無法看清患者胸膛里心臟的模樣,而站在一旁的器械師和始終在患者頭前觀察著的麻醉師都抬起頭來,往患者的胸腔處暴露的心臟望去。

    李濤和王平教授並沒注意到手術室里其他醫務人員的舉動,李濤隨口說出自己的判斷,然後又仔細看著患者的心臟。患者的心臟看似房間隔缺損,又似乎不是房間隔缺損,而且先前的光片上的檢查也沒有生心臟擴大,在加上王平教授先前的胸部探察出血點時,也沒有現心臟上有異常的狀況。

    李濤仔細回想著患者開胸時,自己腦海印象中患者心臟的狀況,可是自己這台手術,先前卻是有意識的不願意搭理手術台上的患者,望著患者胸腔里呈畸形的心臟,他不禁有些自責起來。

    正是因為自己剛才歧視和鄙夷心理導致自己現在無法正確的根據眼前的心臟現狀,根據腦海中剛開胸時暴露出的心臟做比較!

    雖然如此,但是李濤根據先前的x光片和王平教授提供的信息,他在腦海中隱約盤繞著一個疑問,先前在光片上看到的,患者的心臟顯得有些異常但不是很明確。而且光片上清晰的反映出刀具並沒有傷到心臟,但是另一張光片上患者的心臟卻沒有顯示出什麼異常的狀況。

    還有就是王平教授開胸探察時小現患者的心包被刀距劃了一個小小口,而且探察的結果是索性沒有傷到心臟,這都隱約反映著一個問題!

    李濤仔細看著患著的心臟,心中暗忖道:「對,這裡肯定有問題,光片不會拍錯,王教授的探察也不應該有錯誤,而且現在患者的心臟確實展現出異常,這之中肯定遺漏了什麼重要的狀況!」

    王平教授一直在仔細檢查著患者的心臟,聽到李濤判斷房間隔缺損后便沒有了下文。

    王平教授仔細瑰察著患者的心臟,好一會兒,見李濤仍然沒有動靜,於是他一邊仔細檢查,一邊說出了自己的判斷:「真的好怪,應該不是房間隔缺損,這種心臟應該不常見,而且我幾乎沒有見過!」

    王平教授見李濤沒有回應,抬頭看了李濤一眼後繼續說道:「也許是心血管畸形,不行就聯繫心血管外科的」

    王平教授話還沒說完,就被李濤打斷反問道:「王教授,你剛才開胸探察時,患者的心臟是不是不是這樣的?」

    王教授聽到李濤的話,微微一怔,隨即不是很肯定地說道:「先前胸部探察的時候並沒有注意到心臟有什麼異常的狀況,剛縫合處理患者的肺部挫傷后,才隱約現有些不對。但是沒有辦法進行實質性的對比!」

    李濤聽到王平教授也無法肯定的語氣,於是緊接著問道:「你應該能確定患者的心臟先前胸部探察時,不會就是現在的這種狀況吧?」

    王平教授點了點頭道:「可以確定先前患者的心臟並不是現在看到的這樣!」

    李濤聞言連忙點了點頭,他等的就是王教授這句話,他抬頭看了手術牆角的閱片燈,現光片已經被護士收起來了,李濤連忙吩咐道:「護士把光片掛上」。

    「是!」

    巡迴護士聽到李濤的吩咐連忙將光片重新掛在閱片燈上。

    王平教授聽到李濤吩咐護士掛光片,連忙將手從患者的胸腔里抽了出來,將持針器和接合針丟到一旁的鐵盆里。

    李濤見王平教授將手抽離患者的胸腔,隨即也放下拉鉤,迅向牆角的閱片燈走了過去。

    李濤快的走到牆角的閱片燈旁站定,他仔細地看著巡迴護士剛掛上的兩張光片。

    王平教授看到李濤向閱片燈走去,於是向麻醉師點了下頭,示意他密切觀察著患者的狀況,隨即也向牆角的閱片燈走了過去。

    王教授和李濤都離開的手術台,手術台的視野頓時展現了出來,站在手術台旁的器械師和麻醉師,兩人清晰地看到了患者的心臟,兩人不約而同的同時吸了一口涼氣。

    一旁的巡迴護士看到器械師和麻醉師驚訝的動作和表情,也不由得湊到手術台旁去看患者的心臟,也是吃了一驚。

    頓時手術台旁的醫務人員,望著患者胸腔里那顆跳動畸形的心臟,當即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或者說他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眼前看到的現象。

    李濤站在閱片燈前,仔細看著掛在閱片燈上的兩張光片,到底是哪裡出了砒漏,才導致現在的狀況發生。他仔細對照著兩張光片,在李濤的腦海中的疑問似平找到了頭緒。

    x片上並沒有顯示出患者心臟的異常,或者確切的說是,有一張並沒有現什麼異常。而另一張只是稍微能出些端倪來,那麼這種情況就只能解釋為,患者的心臟始終在處於病變狀態!

    兩張光片上的拍到效果不一樣,可以推脫為角度的問題,但是兩張光片上都清晰的表明了刺入患者胸腔的刀具,並沒有傷到患者的心臟。而且正如王平教授先前所說的一樣,刀具距離患者的心臟還有一丁點距離,是不應該傷到患者的心臟的。但是這個問題也可以考慮為在護送患者上手術時產生震蕩才致。

    但是根據現在患者心臟表面的狀況來看完全可以推翻現有所有的推測,唯一的結論就是患者的心臟在產生病變!

    王教授剛站到閱片燈前,剛想仔細的在觀察下兩張光片,卻不想李濤忽然轉過頭來對他說道:「王教授患者的心臟一直處於病變狀況」。

    王平教授聽到李濤的話,驚訝地問道:「你是說患者的心臟在擴大?」

    「嗯」

    李濤點頭應聲道,隨即他用手虛指兩張光片上的,刀具刺入患者胸腔上的個置道:「你剛才也說了,刀具距離患者的心臟還有一段距離,雖然那距離微但是絕不可能傷到患者的心包,如果是當時被人直接刺入戈破心包的話那就絕不可能造成這點損失,根本不可能只戈破心包,而沒有傷到心肌組織」。

    王平教授點了點頭表示贊成李濤的判斷,他又仔細對照了兩張光片說道:「你認為是什麼造成的患者心臟病變?」

    李濤搖了搖頭。道:「x光片上看不到任何癥狀!」

    王平教授道:「如果是房間隔缺損的話,心房缺幾乎和正常人一樣,不太會有影響,但是患者現在心臟的癥狀,絕對不是房間隔缺損。」

    李濤沒有回應王平的話小他又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兩張光片,想從片子上找到些端倪,但是仍然一無所獲。

    李濤朝王平教授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仍然沒有什麼發現,轉頭走向手術台。王教授見x光片上現不了什麼問題,也轉頭走向手術台想看看,患者心臟現在的狀況。

    李濤走回副主刀的位置,又拉鉤擴大視野仔細觀察起患者的心臟來。他發現患者的心臟比起之前又大了一些,這次他是完全在腦海中與先前離開手術台時相比較的。

    李濤看到心包上劃破的缺口很明顯的擴大了一些,而且還順著心包破損的缺口往外溢出血液,他當即仔細觀察起患者的心臟來。

    王教授剛站到主刀位置上,就看到患者的心臟似乎比之先前又大了一些,他也隨即去看那心包上的缺口,現缺口上在出血。

    王平教授當即一驚,就朝護士吩咐道:「馬上打電話到心血管外科,讓心血管外科的醫生前來會診!」

    因為在光片上找不到患者心臟病變的癥狀,王平教授看到此時的情況,隨即便想要求心血管外科的醫生前來會診。

    「是」。巡迴護士應聲道,剛想轉身去撥打電話。

    李濤卻道:「不用了,來不急了,馬上準備手術!」

    王平教授看著李濤問道:「你找到癥狀?」

    李濤點頭道:「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看來應該是心栓塞引起的,而且患者應該是在手術室麻醉的時候心臟才生的病變,這樣判斷的話,x光片上看不到任何端倪就比較好解釋了。」

    王平教授擔心道:「李主任,你確定心栓塞?」

    李濤點頭道:「如果我們看完x光片回來,患者的心臟沒有變化保持著原狀的話,我還不敢確定。但是現在已經完全可以確定是心栓塞了,患者的心臟擴大,應該是因為從損傷的心室里流出來的血液。在心包膜和心肌之間積壓,使心臟受到壓迫,迫使心包膜擴大,這樣不難判斷出來心包上為什麼會被劃到一條小口損傷!」

    王平教授道:「那為什麼先前開胸探察時不見心包處往外流血?」

    李濤將手一指道:「心包破損的個置肯定有血塊壓迫,我們剛才只顧著快止血,並沒有仔細探察,而且先前肺部損傷也比較嚴重!」

    王平教授順著李濤的手指處一看,微微點了點頭道:「這樣的話就好辦了,心栓塞只要切開心包膜將血液排出就可以了。」

    李濤點了點頭道:「雖然簡單,不過現在我們做起來,還是比較麻煩。」

    王教授一怔,隨即向護士問道:「配血還沒到嘛,剛才打電話催是怎麼說的?」

    護士連忙說道:「護士長說馬上派人親自去化驗室取,應該快到了!」

    王平教授惱怒地嘆息了一聲,望著患者的心臟說道:「看來,我們還要在等一會了。」

    「不行,我們現在必須把心包切開,將血液排出來,患者心臟受到心見計間巳經不短了,必須馬上進行排液」李濤隨即說道。

    王教授道:「可是現在配血沒到,我們冒然排出積液的話恐怕會直接導致血壓急下降,而且心栓塞肯定是心室受損,如果不能馬上進行修補的話,恐怕配血到了也無濟於事了。」

    李濤嘆了口氣道:「我們沒得選擇了,即使現在等著配血送到的話,恐怕用不了多久,患者就會因心栓塞導致心臟驟停直接休克,與其那樣還不如趁現在患者心臟還能自搏,直接進行排除積液,減少積液對心臟的壓迫預防心栓塞導致的險患進一步惡化。」

    王平教授遲疑一會道:「可是直接排除積液導致失血過多的。。。。情況。。。」

    李濤打斷王平教授的話道:「是您說的,眾生平等,不管他是什麼樣的人現在躺在手術台上,我們都要竭盡全力來挽救他的生命!」

    王平教授道:「可是。。。這。。。」

    「王教授,時間不等人。。。」李濤抬起頭看著琢磨不定的王平教授。

    王平教授聞聲抬起頭,望向李濤。

    「相信我,接下來我來做!」李濤露出堅定的眼神,看著王平教授。

    王平教授本就在心裡衡量著接下來到底先進行排除心包積液,還是繼續等待配血到達后在繼續手術?

    面對著這兩艱難的抉擇,王平教授一時拿不定主意,畢竟無論哪一個選擇都面臨著風險,但是等待配血到達在繼續手術,是正常的手術流程,畢竟在配血沒有到達的時候,擅自進行手術的話,出現了什麼問題的話,恐怕會弓起不必要的麻煩。

    但是現在患者的狀況,正如李濤所說的那樣,如果在不進行排除心積液恐怕患者的心臟會受不了壓迫,導致心栓塞壓迫引起的心臟驟停直接導致患者休克。

    可是如果現在直接對患者進行排除心積液的話,要考慮的因素就太多了,一是一但切開心包膜導致血液大量流失,保不住血壓的話,便有可能導致心臟驟停,同樣也是對患者造成致命的打擊;

    二是如果順利排除完心積液,而無法迅縫合修補心室上的損傷的話,在配血沒有送到情況下,患者又能堅持多久呢!

    還有就是現在連患者心室上的破損處在什麼地方,都無從得知切開心包排除心積液。探察心室損傷,這些可都是需要時間的啊!因為術前情況緊急,沒有檢查出患者心臟上的隱患。再加配血到現在還沒送到原因,導致這台手術的難度,已經處於心臟手術地前列。

    如果要說王平教授現在有幾成把握成功的話,那麼他現也只有兩成而已。畢竟他並不是心血管外科的專科醫生,也是第一次面臨這種緊急的情況,所以他才一在猶豫接下來的手術方案!

    但此時李濤的請求,卻把王平教授先前考慮的思緒和說詞全部給打亂了。

    「我看,咱們還是等待配血到了,在繼續下面的手術吧!」王平教授低下頭,他為自己剛才說的那句話小感到有些不恥。

    麻醉師也看了看患者的狀況,小附和地點了點頭,器械師和巡迴護士剛才也都看到患者的心臟,再加聽到李濤和王教授的對話,對患者現在的狀況都能有大致的了解,於是她們也都跟著點了點頭,表示贊成王教授的提議。

    只是可惜手術室還有一個在場,所以事情並不能如他們所願。

    「不行,我拒絕!」李濤大聲反駁道。

    王平教授抬起頭看著李濤,口罩皺了兩下,卻是沒有說出任何話來。

    李濤淡淡地說道:「別的我不敢保證,但是有一點我敢保證的,患者堅持不了多長時間,如果一分鐘后,也許兩分鐘后,他的心臟就會因心栓塞產生的巨大壓迫力,導致心臟驟停」。

    王麻醉醫看了一眼數據,緊接著說道:「但是患者現在的狀況不是很樂觀,李醫生你也知道,到現在我們所需的配血還沒有送到,我們先前開胸止血,成功控制了患者肺部的挫傷已經給患者爭取了很大的努力了!」

    王麻醉醫生並不認識李濤,也許他已經跟李濤見過面,但也並沒有交流過,而且李濤現在又是手術帽口罩戴,根本沒有辦法看清楚他的面孔。

    看到李濤咄咄*人,讓王平教授有些下不來台,王麻醉忍不住出聲,為王平教授報不平!

    因為他認為李濤太過年輕了,所掌握的技術一定和身經百戰的王平教授沒法比,連王平教授都不敢貿然行動,他一個小年輕在這裡吵什麼?

    李濤正想反駁麻醉師的話,這時忽然一個巡迴護士插口道:「一個毒販而已,留在世界上也是害人害物的,犯得著這麼爭議嘛!」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