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二百六十八章:妨礙公共安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二百六十八章:妨礙公共安全字體大小: A+
     

    南剛聽到張偉的話,不由得怔問道:「什麼手術?」

    張偉急道:「就是你帶人送來的那兩個患者呀!」

    南剛這才想起,剛才在搶救室的時候,李濤好象安排張偉去給兩個患者化驗什麼血常規、血型、血氣分析,抽血配血亂七八糟的,反正他是不懂這些。

    不過南剛看到張偉手中抱著盒子里,兩個抽滿血液的注射器,他頓時問道:「這是不是剛在我送去兩個患者身上抽的吧?。

    「是啊!南局長,你就快過去幫忙吧,如果還不儘快把配血送去,恐怕手術室那邊就要壞事了!」張偉連忙點頭道。

    南剛聽到張偉話,當即臉色一變大聲喊道:「閃開,刑警辦案」,然後對著身後的隊員說道:「撞門,快!」

    那幾名隊員聽到南剛的吩咐連忙向化驗室的房門走去,原本在化驗室門前的跟患者糾纏的醫務人員見有人過來,連忙閃身走到一邊。

    南剛幾個人雖然沒有亮出證件,但是他們身上散出的那種刑偵人員特有的氣勢,頓時讓那些原本堵在門口跟阻礙醫務人員的患者和患者家屬,感到一絲莫名的膽怯,當隨還有幾個人想偷偷的溜走。

    南剛上前一把抓住那人的胳膊道:「你往哪裡去。」

    那個緊張地說道:「你幹什麼,誰知道你是不是冒充的!」

    南剛從上衣口袋裡掏出證件一亮,對著幾個院警說道:「我是南粵市公安局局長南剛,他們涉嫌衝擊醫院,現在全部控制起來!」

    原本被那些患者糾纏煩躁的院警們看到南剛亮出證件,當下也不多問,隨即將先前堵在化驗室門前患者和家屬圍在裡面。

    頓時那些患者和家屬慌神叫嚷道:「憑什麼抓我們!」

    「是啊,警察了不起啊小憑什麼抓我們!」

    南剛將手裡抓著的那個人,交給身旁的一位隊員,讓他交給院警控制起來,他的目光冷冷地在那些吵鬧的人臉上一一掃過,冰冷的眼神讓那些人安分地閉上了嘴巴。

    南剛威嚴的地道:「我不管你們究竟是什麼原因,一會自有警察給你們做筆錄,但是我要提醒你們的是,你們最好祈求手術室中的患者沒有事情,否則的話你們就要自己掂量掂量吧」。

    這時化驗室外的眾人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都不由得有些后怕起來,後悔自己沒事跟著瞎參合什麼,當時只顧得頭腦熱跟著去嚷嚷,誰曾想到真有手術需要緊急化驗配血。

    南剛不在搭理那些眼露悔意的眾人,聽著化驗室里仍然傳來嘈雜的聲音和女人的尖叫聲,他轉頭看向自己帶過來的那幾名隊員道:「把門直接撞開!」

    「是!」

    一名體格健壯的隊員後腿的步,快跑借力用肩膀猛得撞向在化驗室里反鎖的房門。

    「砰!」一聲,房門應聲被那名隊員撞開。

    化驗室里仍然在圍毆醫生的三個年輕人,被這巨烈撞門聲嚇得一怔,三人都下意識的轉頭看向門口。

    南剛掃了一眼化驗室里的混亂的現場,沉著的對隊員說道:「全部控制起來」。

    「是!」

    幾名隊員應聲。全部衝到化驗室里,三個年輕人還想反抗,可是他們哪裡是專業刑偵人員的對手,沒反抗幾下就被全部制服了。

    先前那名帶頭的年輕人叫嚷道:「你們幹什麼,醫院憑什麼抓人!」

    南剛瞥了那年輕人一眼,沉聲道:「我不是醫院的人,而且我還不屑於抓你!」

    那年輕人上下打量著南剛幾眼,然後兇狠狠地說道:「那還不趕快放開!」

    說話間那年輕人死命的掙紮起來,但是不管他怎麼費力氣,仍然也掙脫不開分毫,年輕人掙扎了幾下,不由得感到氣憤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這時幾名醫務人員走進化驗室將地上的醫生扶了起來,只見他被打的鼻青臉腫,衣服凌亂不整,身上的白大卦也被撕扯裂了,他的鼻子下面掛著兩道血跡。

    南剛看著那個年輕人,冷冷地說道:「南粵市公安局局長南剛」。

    那年輕人聽到南剛竟然是南粵市公安局局長,頓時一怔變得老實起來,不過沒多大會他就繼續嚷嚷道:「警察了不起啊,警察就能隨便抓人啊!」

    南剛看著那年輕人,並不搭理他,對付這種小人物根本用不到他們出手,一會交給派出所做筆錄就可以了。他轉頭看向張偉正想吩咐他趕快進去化驗,畢竟現在當務之急是迅把手術室需要的配血送上去,確保手術得以成功才行。

    那年輕好似不死心,仍然在做著垂死掙扎,他大聲吼道:「你們警察都不是好東西,平時都是警匪一家,現在又勾搭到醫院來了,你們憑什麼光抓我們」。

    外圍的一些看熱鬧的人們,不明情況聽到年輕人的話,紛紛議論起來。

    化驗室被院警看著的那些先前起鬨鬧事的人,看到這副情況也紛紛跟著起鬨喊道:「就是憑什麼抓我們,憑什麼光抓我們!」

    外圍後來看熱鬧的人們紛紛跟著指責起南剛和到現場的氣憤變成對他們有利,先前的那個年輕人叫的更歡了。

    南剛看到那些湊熱鬧的人們,跟著叫嚷起來,現場氣氛有些不受控制,連忙喝聲道:「全部閉嘴,你們知道什麼情況嘛,就跟著唬嚷嚷」。

    南剛那鏗鏘有力的聲音,猶如一道閃電在漆黑的夜間劃過,在走廊狹小的空間里,他剛才那句話充斥著在場每一個人的耳膜,頓時那些不了解情況的眾人都靜了下來。

    他們趕到門診樓時,化驗室門前就已經亂在了一團,沒有人知道具體的情況,現在聽到南剛這麼說,他們不由得全部安靜了下來,等著南剛的下文,反正警察都讓他們圍在了裡面,不說清楚的話,也走不出去。

    那些不明就理圍觀的人們,頓時安靜了下來,還有一點瑣碎的聲音,在人群里嘀咕著,不過很快那些人看到大部分人都不說了,他們也緊跟著閉上了嘴巴,畢竟沒有人願意做出頭鳥。

    因為當今的社會,總是槍打出頭鳥,說多了在被警察把自己跟那些人一起抓起來,就得不償失了,畢竟這些人中都是抱著看熱鬧的想法前來的。

    南剛見眾人都安靜了下來,冷冷的日光在那年輕人和化驗室外被院警圍在裡面的那些人臉上一一掃過,化驗室外的那些人看到喜正明的目光畏懼的低下頭去,只有先前那個年輕人無畏的揚起頭跟南剛對視著。

    南剛不屑的望了那小子一眼,轉頭對著化驗室外圍觀看熱鬧地人說道:「我是南粵市公安局局長南剛,現在手術室里有兩患者急需化驗血型配血,而這兩個患者中其中一位,是華夏公安部重點保護的證人,一旦他出了什麼問題,你們這些人一個都別想跑!」

    南剛目光在走廊上圍觀的人們臉上一一掃過,然後厲聲道:「現在患者急需手術配血,如果誰在阻礙現場秩序的話,我們將以妨害司法罪,擾亂公共秩序罪進行逮捕!」

    圍觀的眾人聽到事情上調的刑事案件上,就開始有人慢慢退卻,這種熱鬧還是不看為好,接下來聽到南剛講到有證人急需手術配血,又慢慢有一部分人向後退去,慢慢的從走廊的拐角走出去。

    畢竟剛才他們的行為說起來可大可聽到南剛把話說完,剩餘的那些看熱鬧的人們也漸漸散去,畢竟也誰不願意看個熱鬧把自己看進去。而且那個滿身威嚴的人居然是南粵市公安局局長,他說的也不像是假的,他身旁還有一個年輕的醫生,那醫生手中的盒子里放著兩支抽完血的注射器!

    而且那醫生的白大卦上還有些穢土和皺痕,一看就是剛才在打鬧中被人拉扯倒地的。

    那年輕人聽到南剛的話,原本臉上不服氣的神情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他連忙大聲喊道:「你們不能冤枉人,我不知道他說的是真的,我以為他又想插隊!」

    南剛打斷他的話道:「晚了,你已經觸犯了刑法,等著在裡面端著吧!」

    這時化驗室里走出,一個護士和一個穿戴時髦年紀二十五六歲的女子,南剛對著自己的隊員一指她們兩人道:「帶上她們兩個一會一起做筆錄!」

    「是!」隊員應聲道。

    那兩個女人也被嚇得夠戧,現在聽到要帶她們去做筆錄,嚇得站在當場也不敢說什麼。

    王主任這時走上前看了一眼化驗室裡面的情況,連忙對著張偉說道:「小張,趕快化驗血型配血!」

    張偉聞聲連忙抱著血樣盒向化驗室走去,他來到門口看到先前化驗室里的醫生,此時已經是被揍得鼻青臉腫,他推開扶著他的醫務人員,上前接過張偉手中的血樣盒,然後開始整理剛才被幾個年輕人打鬥弄倒的桌椅,張偉和其他醫務人員也連忙上前幫忙整理。

    南剛看到他們在化驗室里忙碌起來,又望了望走廊里被院警控制起來的那伙人,老留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於是他對身旁的一位幹警道:「你留在這裡,等化驗完了后,帶著那位醫生當事人處理下傷口,然後去醫院門口的保衛處找我們!」

    「是!」那名幹警應聲道。

    南剛又轉頭對著王主任說道;「你是門診負責人吧!」

    王主任也沒想到這件事情,竟然牽扯到刑事案件,看來手術室現在急需配血的患者肯定與哪一起案子有關,王主任見那個公安局局長詢問自己,於是連忙應聲道:「是的!」

    「那位醫生化驗完后,你找個醫生替下他,我們需要他去做下筆錄。」南剛用手指了指化驗室說道。

    「好,沒問題,我們一定配合,要不然這樣,我現在就讓這位醫生就跟你們一起過去,我馬上找人接替他的工作。。。。」王主任殷勤地說道。

    王主任巴不得南剛將事情全部接過去呢,這樣回頭院方這邊就沒有自己的責任了,要不然鬧這麼大的事情,自己怎麼也得有個管理失職的說法。

    南剛看了看王主任,心中不禁對這個門診負責人一陣鄙夷,這個負責人想全部扔給自己,然後他自個落個清閑。

    南剛淡淡地說道:「不用了,我留個幹警在這裡,一會化驗完讓幹警陪那名醫生處理下臉上的傷,在過去就是。」

    「好,好,知道了。」王主任連忙說道。

    南剛道:「不過你先安排好人,然後你跟我一起過去,咱們一起做下筆錄,然後過一會我在讓人在門診里來跟其他醫生調查下聳時的情況!」

    王主任聽到自己也要跟著一起過去,不由得一怔,他本來等南剛走了后安排下其他的醫生,然後大家好統一口徑,省得到時院方問起來出現了什麼諷漏。

    現在南剛叫自己一起過去,頓時將王主任想好的計劃全部打亂了。

    南剛緊盯著這個門診負責人,等著他的答覆,心中暗忖道:「你全扔給我,你也跑不了,一會到保衛處的時候,我就通知派出所。然後全部交給他們處理,只要確保手術不出什麼問題的話,畢竟這件事情還暫時用不著刑警隊負責!」

    王主任見公安局局長緊盯著自己,當即也顧不得之前自己的想法,連忙向身旁的一位醫生道:小李,一會你接替下化驗室的工作,我跟這些南局長去做下筆錄!」

    那個姓李的醫生連忙應聲道:「好,知道了,王主任。」

    南剛點了點頭,然後對著那些院警說道:「好了,都先帶回醫院保衛處吧,然後通知派出所來做筆錄」

    那些院警點了點頭,跟著南剛他們帶著那些先前在化驗室前鬧事的患者和家屬向醫院保衛處走去。

    化驗室里張偉和其他一些醫務人員幫著化驗室里的醫生收拾好后,也開始對張偉帶來血液樣本進行化驗分析。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