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二百五十章:腦損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二百五十章:腦損傷字體大小: A+
     

    鄧孔副主任對著護士安排道:「記錄好時間,把搶救措施記錄到病歷上。」

    「是!」護士聽到鄧副主任的吩咐點了點頭,可以收拾搶救用品和床位上所用的醫療器械。

    鄧孔副主任看著身旁的黃山一說道:「小黃通知患者家屬吧

    「好的」黃山一應聲道。

    鄧孔說完,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轉身走出了病房。

    黃山一也隨之走了出去通知患者的家屬,病房裡只留下李濤和護士和實習醫生張偉三人。

    張偉在幫著護士收拾著心電監護和氨氣,由於今天李濤還沒有消假,按照醫院的規定,他是沒有參加搶救的資格的的。李濤站在一旁看了看平靜祥和如同睡著了一般的患者,也微微嘆了口氣,轉身走出了病房。

    這時急診大廳里,有一些患者和患者的家屬駐足望著重症病房,每個人都沒有說話。

    急診大廳里一片靜悄悄的,除了來回奔走醫務人員的腳步聲,估計站在急診大廳里的患者和家屬。

    他們都感覺到重症病房走了一個人,家屬們紛紛站在急診大廳里,也許是心中也感到了一絲傷痛的感悟,也許是等著死者親屬的到來,期待著死者親屬跟醫生之間會生些什麼。

    李濤沒有搭理這些人,急診部每天都不缺乏這些人,急診部的病房其實收容並不是很多患者。一但患者體怔穩定后和確認病症后,都會轉入其它科室治療,而醫院的急診部每天都不缺乏來這裡走動看熱鬧的患者,甚至有些患者在家屬的陪同下,會到急診部外急救通道兩邊曬太陽,然後回到病房時就會有了一些談論的話題。

    李濤看到鄧孔副主任和黃山一醫生站在分診台前,黃山一醫生的神情有些頹廢,鄧孔副主任相比之下也好不到哪去,畢竟患者是在自己身邊,被自己搶救無效死亡的。

    死在別人手術台上的患者,自己即使看到也是沒有太多的感觸,但是如果是死在自己手術台上的患者,那種壓抑、低落、責備、悔恨的感覺,也許需要一天,也許需要一個月,才能完全消除掉。

    當然也有最快的消除方法,那就是拯救生命,以其他患者的新生和患者的家屬喜悅,來沖淡自己心中的那一絲傷感。

    李濤走到分診台前望著鄧孔副主任,他本想擠出一絲微笑,可是想想現自己現在確實不適合笑。

    李濤不禁有些後悔,也許自己應該早點回來醫院,早點把假期給消了!

    鄧孔副主任看到李濤走了過來,略有些無奈的朝他笑了笑。

    李濤站在分診台前說道:「鄧主任,我們已經儘力了,不存在任何遺憾!」

    鄧孔點了點頭,他當然也明白李濤的意思。

    這時黃山一醫生也走了過來,對著李濤和鄧孔副主任說道:「已經通知過家屬了,家屬馬上就趕過來。」

    聽黃山一這麼說,李濤和鄧孔微微點了點頭。

    李濤卻覺得有些納悶,患者在急診重症病房裡躺著,怎麼醫院裡沒有家屬陪護,雖然疑惑但是李濤還是沒有出言詢問,讓自己的疑惑爛在了肚子里。

    一是畢竟現在他還在休假當中,二是現在鄧孔副主任和黃山一醫生的狀態都不太好,自己怎麼還能在患者的事情上纏論不休呢。

    鄧孔向李濤問道:「李主任,你什麼時候會科室主持工作,我一個人實在有點忙不過來!」

    李濤點了點頭道:「今天回來就是消假的!」

    這時護士和實習醫生張偉在重症病房裡收拾好走了出來,護士拿著病歷走到鄧孔副主任和黃山一醫生面前等他們簽字。

    鄧孔副主任剛想伸手接過病歷,黃山一卻搶先伸出手道:「我來吧」。

    說完,黃山一醫生就伸手接過護士手裡的病歷,檢查了一下剛才下達的搶救醫囑!

    鄧主任看到黃山一醫生將病歷搶了過去,也沒在跟他爭奪,他轉頭看向李濤說道:「我聽黃醫生說,前幾天你在公園救了一命落水者!」

    李濤看了看黃山一,黃山一看到李濤瞅自己,連忙燦燦地笑了笑。

    李濤無奈地點了點頭說道:「那天我正和女朋友在湖裡划船呢,所以湊巧做了些院前急救。」

    黃山一一邊簽名,一邊笑著道:「李主任的急救手段厲害,如果沒有李主任在,怕那男人早死了!」

    李濤謙虛地笑了笑,鄧孔忽然說道:「對了,那患者現在好象在高壓氧科接受治療呢,你一會耍不要去看看。」

    李濤聽到鄧孔的話不由得一怔,隨即問道:「患者的腦復甦情況怎麼樣?。」

    黃山一醫生聽到李濤這麼問,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那個患者送回急診部后,他就沒在接管,患者的具體情況是由其他大夫任負責的。

    鄧孔副主任見李濤詢問那位溺水者腦復甦的狀況,於是說道:「現在患者已經轉入高壓氧科治療了。現在的具體狀況我們也不知道,不過患者轉入高壓氧科之前,生命體征平穩,眼球轉動靈活,有吞咽,咳嗽反射,對疼痛刺激有聲帶反應,下肢常有交替屈腿動作,四肢肌張力高。上肢屈曲,下肢伸直,但患者沒有呼喚反應!」

    李濤知道高壓氧治療是腦復甦治療中的重要步驟,但不是全部,高壓氧治療從來都是綜合治療,除了繼續高壓氧治療以外,營養支持。肺保護和促醒劑的調整。還有特殊感覺的刺激等治療方案也應該同時進行。

    但是自己現在只是急診的主任,而且還是在休假的當中,即使自己去高壓氧科探視患者也起不到什麼作用,而且鄧孔副主任剛才也只是說,那是患者轉入高壓氧科治療之前的狀況,說不定患者的狀況現在已經好轉了。

    黃山一醫生也簽署完醫囑將病歷交還好護士后,抬頭看了看李濤說道:「當時那名溺水者由我送到醫院后,我聯繫腦外科和神經內科的專家其同到急急診,我們從核磁共振的結果推斷!」

    說到這裡黃山一停頓了一下,他抬頭看著李濤說道:「我們推斷的結果,患者腦缺氧時間應在八分鐘以上!」

    李濤聽到黃山一的話並不感到驚奇,因為當時在現場的時間,他根據時間推斷患者的大腦肯定會因為缺氧受到損傷。

    黃山一醫生見李濤不說話,以為他是在自責,連忙說道:「心跳和呼吸均停止后一般分鐘內腦細胞會死亡,當然醫學上不能完全排除偶然和例外。」

    鄧孔也連忙說道:「是啊,我聽黃醫生說了,當時事現場混亂,天色也較黑。這完全與你無關,而且我剛才還說了,患者的生命體征平穩。」

    李濤聽到他們這麼說,當下微微點了點頭道:「我想見見患者。」

    鄧孔副主任點了點頭道:「好,一會忙完了,我帶你去高壓氨科看看。」

    幾人正說話間,死者的家屬已經趕到了急診大廳,鄧孔和黃山一連忙迎了上去。領著死者的家屬看了看患者的遺體,頓時急診重症病房裡哭聲響徹大廳。

    一位死者的親屬緊跟著鄧孔副主任和黃山一走出了重症病房,鄧孔副主任向那個親屬講了一下死者搶救時的情況。

    李濤看著在重症病房門前和死者親屬講述的鄧副主任,李濤嘆了一口氣,向急診大廳里的候診椅走去,他現在是滿腹心思都在那個在高壓氧科治療的患者身上。

    在正常的室溫下,心臟驟停三秒之後,人就會因腦缺氧而感到頭暈。十至二十秒鐘后,人就會喪失意識,三十至四五秒鐘后,瞳孔就會散大,一分鐘後會呼吸停止,可能會出現大小便失禁,一般來說四分鐘後腦細胞就會出現不可逆轉的損傷。

    無論是什麼可起的心臟驟停導致患者失去知覺,處於臨床死亡階段,一般人的最佳黃金搶救時間為四至六分鐘,但是如果在四分鐘之內得不到搶救,患者隨即進入生物學死亡階段,生還的希望就極為渺茫,即使在生物學死亡階段成功使心肺復甦。也要是面臨繼性腦死亡的風險。

    雖然鄧孔副主任描述患者轉入高壓氨科治療時的狀況比較樂觀,但是李濤仍然感到有些壓力。他在現場對患者進行溺水急救處理時,對患者家屬情緒的波動就比較擔心。那時患者妻子的情緒就始終處於崩潰的邊緣,他甚至不相信黃山一所說的那樣,患者的家屬知道患者的現在的狀況后還能沉的住氣,他絕對不相信。

    李濤現在心裡只有一種想法,那就是去高壓氧科,看看患者現在的狀況到底怎麼樣,雖然自己沒有錯,自己所做的都是對的,而且黃山一說的也沒錯,是自己給溺水患者希望,如果不是自己的話,患者現在可就是與親屬之間陰陽兩隔。

    但是如果患者無法腦復甦的話,那麼又代表什麼,是不是說明自己一手造就了一個植物人,自己一手給一個家庭帶來了,無法磨滅拋棄的負擔。

    華夏衛生部確定腦死亡的法案,腦幹反射全部消失,無法自主呼吸,瞳孔放大,腦電波消失。而這些根據鄧主任的描述來看,患者完全不具備,那就說明患者只是大腦受到了損傷,需要進行腦復甦治療。

    但是患者究竟損傷到什麼程度,自己並不知道,李濤想起在現場那婦女和孩子的哭泣,頓時感到有些坐立不安,想馬上去了解患者現在的狀況。

    李濤覺得自己這會有些過於急噪,連忙穩住心神將目光轉向急診重症病房前,想借轉移視線來安撫下心中的急噪,如果自己的心神不平靜下來,就是去了高壓氧科也不能正確的判斷患者現在的癥狀。

    李濤看到死者親屬,已經跟鄧孔副主任談論完患者搶救時的情況,死者的親屬已經找來車小準備將死者的遺體拉回家。

    李濤看著醫院裡專門運送患者遺體的仵作抬著患者的遺體向急診部門外的車上走去。

    看著死者的親屬哭泣著拖拉互相攙扶著向急診部外走去,李濤心裡也不禁有些感觸,只不過這樣的事情,身為醫生的他見得太多了。

    但畢竟不是自己經手的患者,也是稍微有些感觸而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
    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