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二百三十九章:越前尤美(五更了,求鮮花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二百三十九章:越前尤美(五更了,求鮮花啊!!)字體大小: A+
     

    越前一郎神色驟然陰濃了下來,雙目射出狠戾的目光,拳隨身動,呼地一聲,他出拳如風,直取王立彬的胸膛。

    王立彬雖是怒不可歇,但當越前一郎一拳朝他狠狠擊來時,他的心已然沉靜下來,目中透射出凝重神色,低吼一聲,握拳朝著越前一郎的鐵拳直擊而去。

    王立彬練的是形意拳,講究的是硬打硬進,步法如大犁翻地,搶人中線進攻。

    空手道的打法講的是直線運動,快打快收,出拳如風,收拳如鍾,從某種角度上講,兩者有相近之處。

    「砰砰砰!」

    雙拳在空中不停交擊,陣陣撞擊聲音不停響起,看得眾人眼花繚亂,頭皮發麻。每一次交鋒,王立彬都退後一步,而越前一郎則跨前一步。數十拳之後,王立彬已然揮汗如雨,臉色變得有些蒼白,而越前一郎雖也大口喘著氣,相對與王立彬卻顯得遊刃有餘。

    武館的人臉色都變得有些難看,反觀神中次郎等人都露出得意之色。

    「砰」

    又是一拳,王立彬已被*到牆角,再無路可退。

    越前一郎嘴角勾起戲謔的冷笑,再度跨步上前,呼地又是一記直拳。

    王立彬神色微變,瞳孔驟縮,腳下步子一挪,身子一側閃過拳頭,同時肩頭一聳朝越前一郎胸口口撞去。

    越前一郎沒想到王立彬在關鍵時候突然改變了打法,神色微變,不過他也確實了得,在緊急關頭,上本身竟以大角度往後仰。

    王立彬肩膀撞空,想再變招,越前一郎雙手突然出擊,抓住王立彬的肩膀,然後雙手猛地發力,咔一聲,竟生生卸掉他的肩關節。

    王立彬因為劇痛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如紙,豆大的汗滴滾滾而下,但卻愣是強忍住巨痛,怒吼一聲,另外一手呼地對著井田大郎重重打去。

    越前一郎沒想到王立彬這麼勇猛,躲閃不及被擊中胸膛,不禁一聲悶哼,手捂著胸口連連退後兩步,這才穩住腳步。

    越前一郎穩住腳步之後,摸了下胸口,神色猙獰地罵了聲八嘎,然後朝王立彬沖了過去。

    王立彬雖已經被卸掉了一個肩膀,肩膀無力地耷拉晃動著,疼痛無比,但看著越前一郎衝上來,目中卻沒有半點膽怯退縮之意,飛腳沖著他踢了過去。

    越前一郎見狀冷冷一笑,躲過一腳,然後再次欺身上前,王立彬揮拳直擊其面,只是速度卻終究受另外一隻手臂影響,被越前一郎給抓住了手臂。

    越前一郎哈哈一聲大笑,手猛地一拉,竟把王立彬的肘關節給卸掉。

    王立彬痛得差點要昏過去,但越前一郎似乎還覺得不過癮,抬腳對著王立彬的肚子踹了過去。

    王立彬連連後退,最終一屁股癱坐在門口。

    「師父!」武館內的人見狀不禁一聲悲憤大呼。

    「彬哥!」幾乎同時,門口一個人身影閃了出來,扶住王立彬,正是急急趕來的王亮。

    「二師父!」眾人見是副館主來了,個個神色悲憤地叫道,再也沒了剛才初見到王立彬趕來時的驚喜。因為他們知道,連王立彬都打不過這個島國人,王亮也絕不是他的對手,況且這次和道會館邀請來的高手不僅僅只是越前一郎一人,還有那個美艷的島國女人。

    雖然剛才踢館時,那女子很少出手,但僅有的兩次都是一招敗敵,出手又快又狠,比起越前一郎似乎都要厲害上一籌。

    「照顧好彬哥!」王亮說著緩緩站了起來,健壯的身子散發著一絲讓人心寒的殺伐氣息,顯然對力的殘忍極大刺激了王亮。

    「王亮,你不是他對手!」王立彬站了起來,擋住王亮的身子。

    王亮又何嘗不知道連王立彬都不是對方對手,自己上去也是白搭,但是這口氣卻又如何咽得下。

    「那就讓我來會會小鬼子。」一團火紅的身子閃了進來,卻是隨後趕到的陳紅。

    九人分乘三輛車,陳紅、項祖鵬和王亮乘同一輛車。

    見是陳紅,王立彬和王亮兩眼都微微一亮。

    陳紅和他們都是佛林人,三人原來就較熟悉,所以都大概知道對方的底子。陳紅練的是佛林當地著名的詠春拳,雖是女子,但身手卻要比他們厲害上一些。

    陳紅出戰雖不見得能戰勝越前一郎,但卻絕不會像汪亮一樣有敗無勝。

    「巾幗不讓鬚眉,好,好,今天終於出現了位女中豪傑。」就在陳紅雙目噴火地盯著越前一郎時,那位一直冷眼旁觀,臉上掛著高傲不屑表情的島國女人終於上前一步道。

    島國女人的漢語同樣講得很好,聲音也很好聽,但落在眾人的耳中卻是格外的刺耳。

    「越前君,這個女人就讓給我吧!」島國女人冷冷道。

    「是,尤美小姐。」越前一郎心有不甘地看了陳紅一眼,然後微微朝島國女人恭敬地鞠躬退了下去。

    「我叫越前尤美,請多指教。」越前尤美雙手放在腹部微微朝陳紅行禮道。

    陳紅說起來也是出生名門,要是換成平時肯定也是以禮相待,只是今日月和道會館的人委實欺人太甚。以陳紅火爆脾氣沒有暴走已經是難得可貴了,如今卻又哪還會虛偽地跟島國女人行禮。

    「呸!指教個屁,見過虛偽的,還沒見過像你們島國人一樣虛偽的!」陳紅不屑道。

    「你們華夏不是有句古話叫勝者王敗則寇嗎?嘴上逞強卻是沒用,還是手底見真章吧。」越前尤美的涵養似乎很好,竟然沒有發火,只是神色有些陰冷。

    「哼!」陳紅冷哼一聲,雙瞳一縮,目光凝聚在越前尤美的身上,然後脖子一豎,頭一昂。雙手張開,腳一抬一墊,整個人好似要凌空飛起,同時一股兇悍的氣勢竟然從陳紅這樣一位漂亮的小女子身上砰然湧出。

    「不錯,看來有兩下子,不過還不是我的對手。」越前尤美見狀,臉上的傲慢不屑漸漸消失,取而之代的是一絲凝重。

    「那就看看究竟誰厲害!」陳紅冷喝一聲,人已朝越前尤美飛撲而去,同時雙拳瞬間化為寸指,一手護著自己的喉嚨處,引而不發,既是防守又是伺機而動。另一手突發寸勁,直插越前尤美的右眼。

    正是永春拳的絕招標指寸勁!

    越前尤美見狀手起掌刀,呼地一聲竟帶起一股冷厲掌風,沿著右眼側線劈下,正好砍在陳紅突出的手指上。

    陳紅手臂微顫,寸指收回,紅潤的臉色驟然變白,身子也隨之退後一步。

    越前尤美見狀叱喝一聲,另外一隻手已呼地一聲握拳朝陳紅擊去,卻是步步緊*。

    陳紅那隻伺機而動的左手立馬化指為拳,閃電擊出,砰一聲響,陳紅手臂再次微顫,身子再退一步。

    越前尤美這次雖沒有被擊退,但身子卻是晃了晃,再沒有緊*而進的能力。

    兩人的交擊雖只是才剛剛開始,但王立彬和王亮還有項祖鵬都看出陳紅已經落了下風,臉上不禁流露出擔憂的神色。

    下午李濤去買葯時,他們這桌子的人曾經私底下切磋過。一桌十人除李濤以外,陳紅實力絕對數一數二。

    如今連陳紅也不敵對方,那麼其餘人就算趕來也是白搭,除非他們採取一窩哄而上的戰術。

    就在眾人色變擔憂之際,陳紅又和越前尤美拳腳交擊,一會兒的功夫也不知道互相對打了多少拳腳,只是向來招式多變,運用靈活的陳紅在越前尤美面前卻很難佔到上風,確切地說是已經落了下風。

    眾人臉上的憂色不禁又濃了幾分,這時其餘人先後趕到,最後趕到的是李濤及同車的陳潔兩人。

    當陳潔看到滿地傷員,尤其王立彬臂膀脫臼,一臉痛苦的樣子,差點就要叫了出來,接著是極度的憤怒。她雖出身武林世家,同時也是醫生,對這種兇狠殘忍的手法卻是格外的深惡痛絕。

    李濤沒有說話,但他那張斯文白凈的臉色卻在看到眼前一幕時驟然間變得冷如寒冰。他向來是個性格溫和的人,也鮮少真正動怒,但這次卻動了真火。

    「陳紅回來,你不是她的對手。」李濤臉沉如水地沉聲道。

    眾人聞言都不禁皺了皺眉頭,他們自然看出來陳紅不是越前尤美的對手,但事到如今卻只能進不能退,否則華夏人的顏面何存?

    陳紅也知道這點,所以她憋著一口氣,不到最後絕不言敗。

    李濤見狀微微皺了皺眉頭,然後跨步到兩人走去。

    「濤哥你要幹嘛?」

    「老師!」

    幾乎同時王亮和陳潔一左一右朝李濤伸出了手想抓住的手臂,戰況慘烈,又豈是他一個看似手無縛雞之力的白面醫生能分解得了的?

    只是他們出手雖快,但不知道為什麼竟都落了空,等他們發現落空時,李濤已經到了戰場,然後身子一閃竟插入兩人當中。

    「都住手!」

    陳紅見狀臉色不禁一變,驕叱一聲,硬生生收回拳頭,而越前尤美卻冷笑一聲,掌刀去勢依舊凌厲。

    「老師小心!」

    「濤哥!」

    「你小鬼子,你玩陰的!」

    武館內不同聲音響起,陳潔的臉色更是變得慘白,陳紅也驟然變了臉色,只是她已收拳,卻已來不及給予解救。

    「沒聽到我說住手嗎?」就在眾人以為李濤要吃大虧時,場面卻起了意外,越前尤美那去勢兇狠凌厲的掌刀竟然好像突然又重新變回了柔若無力的小手,被李濤抓在了手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