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二百三十八章:越前一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二百三十八章:越前一郎字體大小: A+
     

    俗話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習武之人骨子裡比常人本就多了些爭強好鬥的熱血性子。

    勇勝武館半途殺出把月和道會館的勢頭給壓住,月和道會館自然不願意,於是便不時有踢館子的事情發生。只是王立彬和王亮身手確實不賴,所以月和道會館踢了幾次館子,不僅沒把勇勝武館踢倒,相反因為屢戰屢敗的緣故,反倒把自己牌子差點給踢掉了。

    吃了幾次敗仗之後,月和道會館倒偃旗息鼓安靜了下來。王立彬等人以為小鬼子終於怕了,沒想到今日卻又殺上門來,而且看王立彬行色匆匆的樣子,這次頗有來者不善善者不來的架勢,事情似乎不簡單。

    事實也確實如王亮所判斷,此時勇勝武館正橫七豎八躺了一地身穿練武服的人,剩下那些還站著的人卻都已沒了上前一戰的勇氣,個個兩眼噴火地盯著正氣焰囂張,目中無人地站在練武場中間的五人。

    這五人其中有三人算是勇勝武館的老熟人了,一位是月和道會館的館主神中次郎,一位是副館主高建林,也是本地一富家公子,另外一位則是月和道會館的教練堂本大雄。其餘兩人都是島國人,一男一女,歲數在二三十歲之間。

    男子神情倨傲冷漠,眼神凌厲,身板雖不如山本大雄那般強壯,卻給人一種蘊藏了可怕爆發力的感覺。女的肌膚勝雪,面容驕媚,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兒,只是臉上的表情卻比那男子看起來還要高傲幾分,目光冷冷掃過武館的人,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

    高建林顯然對那個島國本女人有想法,不時諂媚著一張臉低聲說著討好的話,只是那女的卻不大理會高建林。

    「這麼長時間,你們館主都還不露面,看來是想做縮頭烏龜了。」那位島國的男子目光不屑地緩緩掃過眾人,嘲諷道,華夏話竟是講得一板一眼。

    「你媽才是縮頭烏龜,一位大個子見鬼子敢嘲笑自家館主是縮頭烏龜,忍不住破口罵道。

    「八嘎!」那位島國男子聞言瞳孔猛地一縮,人已經如箭般朝大個子沖了過去,手起掌刀對著大個子胸口劈去。

    大個子見狀急忙橫臂擋刀,島國男子嘴角勾起一抹殘酷不屑的冷笑,掌刀去勢不變,只是速度猛然加快,劃過空中竟隱隱帶起一股掌風,大個子感到一股寒氣直衝腦頂,想後退卻已經來不及了。

    砰一聲響,島國男子掌刀砍在大個子手臂上,大個子頓時盛到手臂如斷了一般,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如雪,剛想退後,那島國本男子卻臉色一寒,手臂一彎,肘尖如槍一般朝大個子胸膛頂去。

    咔!肋骨折斷的聲音驟然在練武場響起,大個子應聲連退好幾步,然後一屁股坐在地上,嘴角竟然流出了血絲。

    「他媽的,這些島國人欺人太盛了,老子跟他們拚了!」眾人見島國鬼子明明已經一掌擊退大個子,竟然還要下此狠招,頓時個個氣憤填膺,嚷著就要衝上去。

    那島國男子見狀卻只是冷冷一笑,躍身而起一個旋風腿,立時有兩人悶哼一聲,捂著胸口跌坐在地,一時半刻再也起不來。

    其餘人見狀立時如被一盤冷水從頭澆到了腳,再也沒了勇氣衝上去。

    島國男子見狀不屑地撇了下嘴,傲然而立道:「這種花架子武功不練也罷!」

    「你們島國是不是都是數典忘祖的傢伙,如果沒有我們的花架子武功會有你們的空手道嗎?!」一個冷冷的聲音突然在門外傳了進來。

    「師父來了!師父來了!」門外的聲音一響起,武館內的人頓時神情激動起來,就連一些坐躺在地上的人,似乎都一下子有了力氣掙扎著要站起來。

    王立彬是勇勝武館的館主,也是大教頭,所以館里的人都按著武林規矩叫他師父,王立彬也很喜歡這個稱呼,覺得這個稱呼比館主更威風。

    「總算來了!」那個島國本男子雙眸精芒一閃,目光如利劍般射向門口。

    「神中次郎,你太過分了!」王立彬跨門而入,入目的卻是一片慘不忍睹的場面,不禁怒火衝天,雙拳猛地一握,大步朝神中次郎沖了過去。

    不過王立彬還沒衝到,眼前身影一閃,那個島國的男子已經攔住了他的責路。

    「你是誰?」王立彬立馬停住腳步,目光死死盯著眼前攔住他去路的島國男子,從他的身上,王立彬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在下越前一郎,閣下就是勇勝武館的館主王立彬嗎?」越前一郎昂揚著頭顱,傲然道。

    王立彬剛想說話,已經有人跑到他身邊附耳低聲說了幾句,王立彬臉色很快就冷了下來。

    「越前一郎是吧?很好!」王立彬雙眸噴火地盯著越前一郎,咬著牙道。

    雖說踢館這種事情是常有的事情,月和道會館踢過勇勝武館,勇勝武館未嘗也沒禮尚往來一下,不過勇勝武館卻從來沒下過這麼狠的手。

    說著王立彬又抬頭看向高建林,道:「高建林我知道你們家是跟島國人做生意,整天跟島國人混在一起也正常,但今天我發現你他媽的就是豬狗不如的東西。」

    「王立彬你說什麼?你他媽的有種再說一遍!」高建林在佛林市公子哥中也算是一號人物,聞言不禁暴跳如雷。

    「難道我說錯了嗎?你跟島國人一起來踢館也就踢館吧,他媽的看到人家把我們華夏人打成這樣,你還在那裡添人家的屁股,我真他媽的替你感到丟人!」王立彬道。

    「你!」高建林被王立彬罵得渾身發抖,但偏生卻無言反駁。

    踢館說得好聽點是相互切磋,這是無可厚非,但剛才越前一郎所作所為早已經超出了切磋的範圍,不僅下手狠,而且還明顯帶著羞辱的味道。高建林身為華夏人,又身為月和道會館的副館主,沒有出言勸阻,還在邊上幸災樂禍看熱鬧,顯然比起島國人都還要惡劣幾分,無怪乎王立彬忍不住連他也要破口罵上幾句。

    「王館主,今天在下上門是想向你請教」越前一郎一邊頭也不回地抬手朝後面擺了擺,示意高建林別衝動,一邊對王立彬道。

    「請教個屁,你直接說打不就行了,姥姥的熊,來吧!」王立彬不等越前一郎把話說完就很粗暴地打斷了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
    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