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二百零九章:當面撬牆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二百零九章:當面撬牆角字體大小: A+
     

    「靈兒你是不是討打啊?再這樣亂說話,我撕爛你的。。。」陳潔美目圓瞪,一副兇巴巴道。

    「呵呵,陳潔別這樣,今晚靈兒是壽星,她最大。」李濤笑著打斷了陳潔,然後主動沖邱靈兒伸出手道:「李濤,陳潔的男朋友。」

    「帥哥原來你叫李濤啊,我叫邱靈兒,陳潔的死黨兼閨蜜!」邱靈兒見李濤沖她伸出手來,倒是中規中矩地自我介紹了一下,只是跟李濤握手時,小手指輕輕在李濤的手掌撓了一下,一雙畫著彩妝的眼睛還衝他拋了個挑逗的眼神。

    李濤不禁一陣汗顏,陳潔這女人的死黨也太強悍了,竟然當著陳潔的面勾引她的男朋友。

    陳潔當然也看出來了,不禁一陣苦笑,急忙把邱靈兒拉到一邊低聲道:「臭丫頭,你想幹什麼啊?」

    「沒幹什麼,犧牲下色相幫你試探試探他啰!」邱靈兒一副大言不慚地道。

    邱靈兒跟陳潔的對話又如何躲得過李濤的耳朵,聽得李濤差點瞠目結舌,這富家小姐難道都是這樣的嗎?真要都這樣,那陳潔還真是出淤泥而不染的天山雪蓮委實難得了。

    李濤心裡正嘀咕著,只見邱靈兒抬起頭再次沖他拋了個媚眼道:「帥哥,你隨便,我先跟陳潔聊兩句。」

    李濤當然不屑於去聽兩個女孩子家的話,聞言笑笑,然後轉身四處打量起來。

    剛好有位侍者端著托盤在身邊走過,托盤上放著幾杯葡萄酒,李濤便有樣學樣,隨手拿了一杯在手中。

    大廳很大,但人也不少,絕大多數都是年輕人。

    年輕人大體上分三種,一種是看起來少年老成的,端著酒杯跟人講話很有股成功人士的氣質,講得也大多是些商場官場的事情;一種是很安靜一看就像個乖乖女乖乖男的樣子,言行舉止都是彬彬有禮;最後一種則是有些類似與邱靈兒的人,這最後一種人不僅打扮穿著都比較有個性,而且講話聲音也是最大,顯得有些張揚。

    不過不管是哪種人,從他們身上的穿著上看,大多都應該是有錢的公子哥和富家小姐,當然也有少部分是他們帶來的朋友或者情人,就像李濤一樣。

    看來這官二代、富二代什麼的,也是有分別的,李濤打量了一番后,心裡暗道。

    「喂,哥們混哪裡的?好像在這裡沒見過你呀。」就在這個時候,一位穿著很嘻哈,頭髮染成紅色,耳朵上打著耳釘的年輕人端著酒杯走過來,大咧咧地伸手搭在李濤的肩膀上,說道。

    李濤看著身邊這位自來熟的紅毛小子,心裡不禁一陣好笑,就他這副樣子,要不是在這裡遇上而是大街上遇上,還真以為是個混混。

    「這種場合我還是是第一次來。」李濤道。

    「怪不得,原來是第一次啊。不過哥們你還挺牛的,連陳姐都泡上了,不過等會你可要小心了,這裡有不少人一直垂涎陳姐的美色,等會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紅毛小子沖李濤豎了下大拇指,然後提醒道。

    「謝謝你提醒。」李濤端起酒杯神色坦然地沖紅毛小子示意了一下。

    或許這些官二代、富二代在普通老百姓面前可能很牛*,但李濤還真沒放在眼裡。

    紅毛小子見李濤聽了自己的話之後竟然沒有露出半點怯意,不禁又豎了下大拇指,然後跟李濤輕輕碰了下酒杯。

    「陳潔,這個小。。。。好,李濤,他家是幹什麼的?」當紅毛小子打聽李濤來歷時,邱靈兒也同樣在打聽李濤的來歷。

    「你問這麼多幹嘛?又不是你的男朋友。」陳潔白眼道。

    「切,就這副小白臉,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能經得起本小姐在床上折騰嗎?」邱靈兒說著驕傲地甩了下胸前的兩團肉球。

    陳潔聞言急忙偷偷朝後面看了一眼,好在李濤似乎沒有關注這邊,否則她真是連殺了邱靈兒的心思都有了。

    「好了,好了,我說大小姐,你能不能稍微有點廉恥感行不行?」陳潔看著邱靈兒胸前那對飽滿的肉球亂晃,很無奈地道。

    「切,得了吧,什麼廉恥感,就准他們男人在外面二奶三奶地玩著,就不准我們女人玩他們嗎?」邱靈兒一副不屑道。

    「好,好,我不跟你探討這個問題,沒其他事我先陪李濤去了。」陳潔見邱靈兒又越講越沒譜,又見一個紅毛小子沒大沒小地勾搭著李濤的肩膀,生怕這小子講話沒個分寸惹惱了李濤,急忙打住道。

    「急什麼,你男朋友又跑不掉,你還沒告訴我他家是幹什麼的?」邱靈兒拉住陳潔,不滿地道。

    「具體的我不大清楚,好像是教書的吧。」陳潔想了想道。

    「那他呢?」邱靈兒又問道。

    「也是醫生。」陳潔說道。關於李濤的職業,這是兩人來前就商量好的。

    「不是吧,就這點來頭!那你玩玩就可以了,千萬可別把你這顆心連同身體一起交給他哦,要不然你會死得很難看的。」邱靈兒一副誇張地拍了下額頭,然後警告道。

    「什麼亂七八糟啊!」陳潔沒好氣地白了邱靈兒一眼道。

    「我這可是好心勸你,你又不是不知道像我們這樣的人婚姻是不由我們做主的。趁著結婚前及時行樂,我是贊同的。但要真談什麼見鬼的戀愛,大小姐你還是省省吧!到時受傷的肯定是你,他們男人最多把嘴巴一擦,轉身就再找一個。」邱靈兒道。

    陳潔出身豪門,當然知道像她們這樣的人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很光鮮,但其實有時候也挺無奈的。她們前面的路,她們的人生甚至她們的另一半早已有人幫她們給安排好了。

    就像邱靈兒在外面的人看起來,她想什麼就有什麼,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可是陳潔卻知道,邱靈兒曾經就有過一段戀情被家裡給硬生生拆了,這也是她現在放縱自己的一個很大原因。

    「行了,我知道啦。」陳潔知道李濤的事情不好解釋,只好敷衍道。

    見死黨一副敷衍的樣子,邱靈兒眼珠子一轉,指了指不遠處端著酒杯正風度翩翩地跟幾位年輕人在聊天的英俊男子道:「陳潔你覺得鄭群怎麼樣?他可是在我面前打聽過你好幾次了,對你很有興趣哦。」

    「死丫頭,別亂整事。」陳潔見自己都帶「男朋友」來了,邱靈兒這女人還要亂牽紅線,不禁沒好氣地道。

    「什麼亂整事,人家鄭群的老子是副市長,他自己又長得高大英俊,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跟他呢!你要真跟他好上,鄭家、陳家一個政界、一個商界,兩家取長補短,那該多好啊!」邱靈兒說著,也不管陳潔同意不同意,舉手朝鄭群揮了揮。

    鄭群自從陳潔出現后,表面上跟其他人在聊天,其實注意力一直都在她這邊,見邱靈兒朝他揮手,馬上很有禮貌地跟身邊的人說了聲抱歉,然後端著酒杯朝陳潔和邱靈兒這邊走來。

    陳潔見邱靈兒竟然把鄭群給招來,氣得差點就要甩臉走人。不過鄭群老子是南粵市副市長,分管著經濟、工商等領域,陳家的根基在南粵市,陳潔倒也不敢太得罪他。

    見他一邊走一邊沖自己微笑,只好勉強也沖他笑了笑,一時半刻倒也不好走開。

    「還是靈兒的面子大,要不然想見陳小姐的面都見不到。」鄭群一上來就很紳士地沖陳潔和邱靈兒舉了舉杯子說道。

    這鄭群講話還是很有幾分水平的,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表面上是恭維兩人的友情,暗地裡卻把自己對陳潔的仰慕心思隱晦地表達了出來,既不會讓陳潔難堪,也不會顯得太直接。

    果然,陳潔心裡雖然對鄭群沒什麼好感,但這時也只能故作沒聽到後面半句話道「靈兒是我的好朋友,她的生日我自然是要來的。」

    邱靈兒見兩人對上話,不禁喜上心頭,笑道:「你看看陳潔,整天呆在醫院裡不出來,有人有意見了吧。」說著邱靈兒瞟了鄭群一眼。

    「呵呵,像陳小姐這樣漂亮的女士不露面,我們男人當然有意見啦。」鄭群接過話進一步恭維道。

    「鄭公子過獎了!」陳潔見鄭群講話開始變得有些露骨起來,心裡不禁暗暗不快,不過面上卻沒表現出來。

    鄭群見陳潔長得白皙美麗,說話舉止又大方得體,心裡不禁又多了幾分喜愛,話自然也就越發多起來。

    不遠處,李濤見鄭群纏著陳潔,不禁微微皺了皺眉頭。

    邱靈兒拉著陳潔去說悄悄話,李濤不反對。但鄭群纏著陳潔,他就有點不爽了。不管他這個男朋友是真是假,但至少今晚他還是陳潔的男朋友。

    「哥們我先失陪一下。」李濤拍了拍紅毛小子的肩膀說道。

    「老兄悠著點,那傢伙的老子是鄭北副市長,拽得很!」紅毛小子其實也早看到了鄭群,見李濤似乎要去那邊,提醒道。

    「我有數,謝啦。」李濤再次拍了拍紅毛小子的肩膀,說道。

    至於什麼副市長不副市長,李濤根本沒放在心上,敢當著他的面撬他的牆角,就算他老子是省長都沒用!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