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二百張:急救手術(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二百張:急救手術(五)字體大小: A+
     

    正當李濤和手術室裡面的醫生都以為那消防員的情況有所轉的時候,卻突然出現了讓他們驚恐的一幕。

    就在鋼筋和傷者的腎臟就要完全分開的時候,李濤忽然覺得自己手指下的鋼筋突然一顫,那突如其來的顫動導致鋼筋完全脫離自己手指的掌控。

    李濤心中一驚,顧不得去看在旁邊負責扶著鋼筋的劉達主任是怎麼回事,連忙去查看患者腹腔里的腎臟是否受到了損傷。

    「撲哧!」,一股血液朝李濤射來。

    李濤反射性地閉上眼睛,由於異物取出術的*作,迫使他始終保持著彎腰低頭這個姿勢,血液噴射到他左眼的眼角和額頭上,一股鮮紅的血液順著他的臉頰留下來,瞬間將他的口罩染得鮮紅!

    在李濤的手感覺到鋼筋顫動並且脫離自己的掌控,他下意識的低頭就去查看患者的腎臟,就在他瞅向腎臟上那條挫傷的時候。卻看到一股鮮紅的血液朝自己噴射而來,他也條件反射本能的閉上了眼睛。

    李濤立刻停止了手中的任何動作,他現在只能站在手術台前,等待護士來幫他,因為他的雙手正在患者的腹腔里,他如果盲目的移動,便有可能對患者的腎臟再次造成損傷,特別是現在他不知道患者腎臟損傷到何種的情況下。

    「當!」一聲好似鐵器與鐵盤出碰擊聲,接著手術室里傳來一聲急促的聲音:「紗布!快!紗布!」

    李濤能夠聽的出來那是陳副主任的聲音,緊接著李濤覺得自己的雙手被人抓著移動了一下位置,李濤心道,應該是副主刀陳主任把自己放在患者腹腔里地雙手移開的。

    巡迴護士快拿著紗布將李濤眼角和臉上的血擦拭乾凈。

    李濤睜開了眼睛,看到患者腎臟正在大量出血,可能是剛才鋼筋的顫動導致患者的腎臟破裂,到底是挫傷被壓迫造成二次出血,還是鋼筋又戳傷了腎臟,沒有腎包膜腎臟表面組織是非常脆弱的,但是到底是什麼損傷,李濤現在沒有辦法確定。

    李濤阻止了巡迴護士給他替換口罩,現在沒有時間顧慮這個,他仔細觀察著患者腹腔里的腎臟。陳主任已經用紗布壓迫住了腎臟上的出血點,但是血依然向外湧出,原本潔白的紗布已經完全被浸染成血紅色。

    真是越怕出狀況就越出事情,竟然分離到患者腎臟部位最後的節骨眼上出了岔子,到底是因為什麼才導致鋼筋顫動,劉達主任到底是怎麼回事才犯下這樣的錯誤,現在根本不是考慮和追究這個問題的時候,現在必須馬上做出應急方案。

    此時李濤正快速地思考著如何應付面前這緊急狀況,如果患者是傷到血管的話。可以用紗布緊壓出血處止血,然後再用紗布將出血處附近的血液吸盡。等待患者經過加壓輸血狀態好轉后,再輕輕移去紗布,顯露出血部位。然後立即用止血鉗子進行鉗夾。

    但是如果出血點不是血管的話,那麼自己改如何處理呢?而且看到剛才噴射血液的力度,應該不是小組織面挫傷,傷者現在的體征很差,不論是什麼樣的損傷導致大量出血都必須馬上止血,想到這裡李濤也不急皺起了眉頭。

    麻醉師喊道:「主刀,患者血壓下降!」

    手術室裡面眾位醫生地目光隨即又聚集到李濤身上。

    李濤仍然在仔細的觀察患者的腹腔,雖然情況緊急,但是他必須冷靜下來仔細的觀察患者的的腎臟和那根沒有移出的鋼筋。

    因為李濤知道,自己現在不能去考慮任何別的事情,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確定下來應急方案,否則患者就有可能因為自己一線之差導致死亡。

    「血壓持續下降。」麻醉師大聲彙報道。

    「加壓輸血!」李濤望著傷者腹腔里快要被血液浸蓋住的鋼筋繼續說道。

    李濤望著陳主任手上已經被血液浸透幾層的紗布,陳主任雖然用力的封堵壓迫出血處,但是效果卻不是沒明顯,陳主任看向李濤問道:「怎麼辦?」

    李濤冷靜地道:「繼續壓迫出血點。」

    李濤轉身又向巡迴護士命令道:「馬上加入葡苟糖靜脈注射!」

    李濤看了劉達主任一眼說道:「繼續分離!」

    劉達主任始終將雙手持平拿捏著鋼筋,聽到李濤的話,他點了點頭,繼續緩慢的捻動鋼筋,從患者腹腔上貫通傷處往外分離。

    異物取出術的施術者,就只有李濤和劉達兩個人進行,所以失誤出現是誰那裡,李濤心裡是明白的,所以現在繼續異物取出術無疑是當前最好的決定。

    巨大異物取出術過程很簡單,確定異物在患者身體的部位后,在切開皮膚以及尖下組織和筋膜之後。醫生們要分離貫穿的組織,這個過程中要快進行局部止血和防止器官損傷。

    然而分離和止血處理過後,就是直接將巨大異物取出了。說著很簡單,切開皮膚,引流吸允出積存的血液,分離異物局部止血,取出異物。可能教科書上短短的幾句話,但是在手術台上則要經歷幾十分鐘乃至幾小時的小心和謹慎。

    好在經過剛才那次失誤后,劉達主任變得更加謹慎小心,以至於患者腹腔里殘餘的鋼筋原本五分鐘就能完全移除地,而此時劉達主任確足足用了將近十分鐘。

    雖然慢了一些,但就目前情況來看,患者的體征卻是一切正常。

    當然手術室里的醫務人員們也並沒有因此而放鬆,畢竟手術還沒有完成,誰也不敢保證接下來不會再生意外。

    劉達主任此時站在李濤的身邊,貫穿患者腹腔的鋼筋已經完全被取了出來,手術室里的眾位醫務人員看著劉達主任手中的長約一米,直徑約半米的「元兇」眼神中都露出欣喜的神色,巡迴護士上前接過劉達主任手中的鋼筋丟到手術室門后的垃圾桶里。

    李濤看了一眼劉達主任那略顯疲憊的眼神說道:「劉達主任,你休息下吧,下面的腎臟修補手術我和陳主任來做。」

    劉達主任點了點頭,退下了一助的位置,他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不適合在一助上協助李濤繼續手術,剛才的失誤就是因為自己引起的。骨外科的馬副主任隨即走到一助的位置上。

    「吸允管!」骨科馬副主任走上一助后喊道。

    「是。」護士隨即將吸允管交到馬副主任手中。

    馬副主任接過吸允管朝林濤點了下頭,便將吸允管探入患者腹腔中進行吸允,清理腹腔中殘存的積血,為李濤清理手術視野。

    看著骨科的馬副主任開始為自己清理手術視野,李濤一邊觀察陳主任用紗布壓迫下的腎臟,一邊喊道:「報告患者生理跡象。」

    呼吸40,血壓60,心跳65

    聽著彙報結果,不但是李濤和在場的醫務人員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就目前的數據來看,患者已經休克,生理跡像已經處於死亡邊緣了,如果在耽擱下去會導致心跳驟停的話,想要救活都難了。

    「不行了,得用最快的度止血了,小兒腔靜脈鉗!」李濤伸出手向器械師喊道。

    「是!」器械師先是一楞,隨後才反應過來,他探頭看了一眼患者的腹腔,心中暗忖道,腹腔里的積液還沒有吸允乾淨,手術視野並沒有完全開闊,他竟然要小兒腔靜脈鉗,這太瘋狂了!

    不過在手術台上主刀醫生的話就是命令,器械師還是迅的將小兒腔靜脈鉗延到李濤手上。

    「啊,這,這,手術視野還沒有擴展集來,積液還沒有吸允乾淨」看到李濤接過小兒腔靜脈鉗,進行吸允的骨科馬副主任醫連忙驚訝地說道。

    雖然剛才彙報患者的生理跡象他也聽到了,情況是很危急,如果任其長時間的大量出血肯定會再次導致失血性休克誘的心臟驟停,但是也不能在手術視野沒有清理完畢就盲目的小兒腔靜脈鉗阻斷腎蒂吧,怕整個華夏的醫療界上也沒有這樣的先例吧!

    「主刀,這可以嗎?」馬副主任勸告問道。

    「沒有什麼可是不可是的,在生命面前,我們沒有選擇地餘地,如果還在墨守成規繼續吸引下去的話,患者很有可能由於失血過多死亡,時間是非常重要的!」李濤冷靜地說道。

    其實現在的李濤的心中不由得有些懊悔,自己剛才做出的決定繼續分離異物是對的,但是劉達主任剛才分離的時間太長了,患者現在的生理跡象也不知道持續了多才時間了,很有可能在分離異物的過程中,就維持在這個狀態上,而負責監測儀的醫務人員可能是為了不影響自己和劉達主任的分離手術而沒有講。

    李濤見骨科的馬副主任還站在原地,依舊將吸允管放到患者腹腔里進行吸允,李濤大吼一聲:「讓開,一切後果由我負責!」

    其實骨科醫生也就怕李濤盲目地用小兒腔靜脈鉗將患者腎臟的組織插傷,或者致死這個責任誰來負責。

    不過現在既然李濤如此說,而且旁邊還有幾位醫生做證人,馬副主任無奈地嘆了口氣,把吸允管從傷者的腹腔裡面拿了出來,然後退到後面去。

    備註:石頭在這裡祝賀各位兄弟姐妹2015年萬事如意,身體健康。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