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妙手仁醫 » 第一百七十六章:方家的報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妙手仁醫 - 第一百七十六章:方家的報復字體大小: A+
     

    「就是,幹嘛要道歉?怎麼說爸您也是位副部長……」雲濤道。

    「混賬東西,這裡沒你說話的份!」雲守禮心裡雖然贊同自己兒子的話,但一想起這所有的事情就是他惹出來的,忍不住就劈頭罵過去。

    馬運生見狀卻暗自搖頭,人家方鵬在邊上陪坐都沒嫌丟臉,你雲守春的兒子把人家給得罪成那樣子,上門道歉又算丟什麼臉?現在怕的是,你董家上門道歉估計人家也根本不理睬你呀!

    當然這話陳運生是不會說的,大家一窩蜂跑到唐家道歉,跟他馬家獨自上門道歉,效果是完全不一樣的。

    前者,指不定方家見馬家跟雲家同進同退,還會遷怒到馬家的身上,而後者卻剛剛相反,雲家不上門道歉,可馬家道歉了,自然就顯出馬家的識時務和誠意,當然另外一方面也算是撇清了跟雲家的關係。

    雲濤被父親雲守禮給劈頭罵了一頓,便不敢再吱聲了。

    「其實雲濤剛才的話也沒說錯,輸人不輸陣,殺人也不過頭點地。怎麼說我們雲家在京城也是小有名氣的,總不能隨便得罪一位方家的朋友就要眼巴巴地道歉了再道歉吧!這個臉我們雲家確實丟不起啊。」雲守敬見雲濤低著頭不敢再吱聲,猶豫了下說道。

    黃天雲和馬運生聞言都暗自冷笑,難道連方鵬都要尊為上位的人物,被你雲家三代小子踩了又踩,他雲家就丟得起這個臉嗎?

    雲守禮顯然贊同雲守敬的意思,但他這次沒再徵求馬運生的意見,而是拿眼看向黃天雲問道:「黃老闆,你和雲濤也算是朋友,你跟我說句實話,這李濤到底什麼來頭,他跟方家又是什麼關係?」

    雲守禮這是想用黃天雲的話來打消馬運生的擔憂。

    老子就差點被那雲濤給害死了,還算什麼朋友?

    黃天雲心裡罵著,嘴巴上卻還是老老實實把李濤的事情講了一遍,當然只是講了該講的,不該講的話自然是一句也不講。

    雲守禮反反覆復問了幾次,見黃天雲講的跟他兒子講得差不多,心裡徹底放下心裡。不管這李濤是怎麼和方中認識的,但終究只是龍昌縣那種小地方出來的,方中就算跟他交情再怎麼好,總不至於為了這麼個小人物真不顧後果地向雲家開戰吧。

    況且就算方中分不清輕重,方鵬總應該分得清吧。畢竟現在方家真正做主的是方鵬而不是方中。

    講話間,龍應品的父親龍萬昌也急匆匆地趕到。他聽說自己的兒子得果了頂頭大上司方興家族的朋友,差點沒當眾扇他幾巴掌。

    他可是正處於爭取總局副局長位置的關鍵時期,這時得罪總局的上級部門的領導,這不是自己找死嗎?

    好在被得罪的人只是個來自小地方的小年輕,而且這事雲家也有份,這事應該還能周旋一二,龍萬昌這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雲守禮等人最終並沒有達成一致的意見,晚宴也因為各懷心事早早就散了。

    當眾人散開之後,雲守禮一臉氣惱地對董守春道:「哥,這個馬運生也未免太小心了,就因為見馬鴻海犯的事情比較輕,便要跟我們雲家撇開!不就一個龍昌縣出來的小年輕嗎?難道方中還真那麼不分輕重嗎?」

    「那也不能這麼說,別忘了嚴冰的事情也跟那個小年輕有很大的關係。」雲守禮神色有些沉重地道。

    「嚴冰那件事,我看主要問題還是出在他對王毅動手了,這個動作太大了,估計不僅引起南粵省官場的不滿和恐慌,而且還引起了高鞏義和方中兩人的不滿。你想想看,這三方面一起發力,嚴冰這個剛上任不久的副省長被撤掉也就不足為奇了。」雲守敬分析道。

    不能不說雲守敬的分析還是有幾分道理的,只可惜卻漏算了憑這三方發力還不至於能讓嚴冰這麼快就下台。

    。。。。。。。。。。。。。

    譚家蔡確實名不虛傳,口感醇厚、綿潤、本色。中庸和平,還講究原汁原味,李濤吃得很是盡興,當然跟方家上下相處得也很融洽。

    期間海天意還壯著膽子提出讓李濤到他們局裡掛個特聘主任職位的邀請,像他們這樣特殊的部門,各行各業的奇人精英都是他們網羅的對象。

    當然他許給李濤這個特聘主任的職位是一種職位非常高的虛職,可以說光講職位已經跟海天意一樣了,當然手中的權力是沒辦法比的。不過就算如此,只要李濤在地方上遇到事情,把這個頭銜一拿出來,當地主管領導都必須得親自接待。

    不過李濤卻不假思索就拒絕了,他可不想主動摻合到那些國家大事裡面去。當然如果遇到了,他也是不會迴避的。

    這個世界每天都在發生各種各樣的事情,有喜有憂,有和平有戰爭,他們有他們的運行規律,也有他們解決的辦法。現在李濤不想進入地球人的紛爭去,想好好過一些平常人的生活。

    李濤的拒絕雖讓海天意有些失望和惋惜,但也在他的意料之中,當然他也沒敢再繼續遊說李濤。

    沒辦法,李濤可是方家的大恩人,而且他醫術非凡,說不定哪一天自己生命遇到危險,還要拜託李濤幫忙呢!

    一頓飯吃得賓主盡興方才結束。

    結束后,李濤依舊由方文開著車子送他回四合院休息。

    下車的時候,李濤為了感謝這兩天方文對自己的照顧,他從口袋裡面掏出三顆丹藥,遞給了方文。

    「方文,這是我煉製的丹藥,如果你受了很嚴重的傷勢,每顆葯可以維持你48小時的生命,你收起來吧!」李濤笑著道。

    方文一陣開心,這是保命丹藥啊,比起什麼鑽石黃金還要貴重多了,有了這三顆丹藥,自己不等於多了三次活命的機會嗎?

    「謝謝李大夫,我一定好好保存的!」方文雙手接過那三顆丹藥,小心地在口袋裡面。

    李濤點了點頭,然後回到房間裡面休息了。

    不過方家二代及三代的核心人物卻並沒有休息,而是再次聚聚一堂。

    剛才在酒席上,方中怕影響李濤的心情並沒有重提大堂的事情,但他沒提,並不意味著他已經放下這件事了,相反他心裡始終惦記著這件事。

    李濤是自己父親和家主的救命恩人,一而再地被雲家三代小子欺上頭來,豈是區區道歉幾句就能完事的?

    當方中把大堂里發生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時,性格最火爆的方鵬馬上便拍桌子瞪眼睛道:「我說三弟,你的脾氣就是太好了。換成我早就狠狠踹那幾個兔崽子了別忘了李大夫可是我們方家的大恩人啊,我和老爺子的命都是他救得的!!你說雲家區區一小子,竟然敢打咱叔,你還跟他講什麼道理,又客氣什麼?」

    「行了,大哥,你以為老三的身份跟你一樣嗎?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方興見大哥方鵬拍桌子瞪眼睛的,擺擺手道。

    不過方興此時臉色卻是陰沉的,眼神也是冰冷的。

    方鵬的話雖粗,但理卻不粗。

    方家的救命恩人無緣無故被人衝上來毆打,能忍下這口氣嗎?

    「那難道就這樣算了不成?」方鵬不滿地道。

    「老大你就是性子太急了,這事急不來。」方中道。

    「是啊,大哥,雲守禮職位不低,雲老爺子雖然早早就過世了,但早年的一些人脈還是在的,況且不還有個馬運生嗎?公安部的王部長可是比較護短,所以我看這事急不來要徐徐圖之。」海天意一臉平靜地說道,但那雙狹長的雙目卻在燈光下閃爍著陰冷的目光使得他一開口,似乎整個房間都突然間變得陰森了幾分。

    方鵬其實也知道這事急不來,只是他人性格生就如此,一聽說竟然雲家等幾個小輩都敢打自家的長輩,自然就按耐不住了,如今海天意這麼一說,也只好心有不甘地閉上了嘴巴。

    方中見大哥方鵬兀自還有些憤憤,不禁暗自搖搖頭,雲家又不是嚴冰卻哪能說扳倒就扳倒的。況且像對行嚴冰那種不按官場常規出手的霸道做法,最多也只能偶爾為之,若動不動就這樣干,就算方老爺子還在世,估計方家的風光也長不了。

    方中心裡想著,目光卻看向海天意。

    海天意見方中看向自己,嘴角勾起一抹陰冷的笑意,點點頭道:「三哥,這件事我會關注的。」

    海天意說這句話時,房間的陰森又濃了幾分。

    像海天意所在的部門,最不缺的就是打探、收集情報、偵查等人才。坐在他這樣職位上的人,真要盯上某人,除非那人潔身自好,否則就連一晚上跟女人幹了幾次,習慣用什麼姿勢都能調查得清清楚楚。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