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77章 番外016教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77章 番外016教訓字體大小: A+
     

    「對了,我得去把舞陽姐姐和涵星表姐的嫁妝單子找來,對著這次怡親王府抄家的冊子仔細看看,指不定她們的嫁妝里還有不少贗品呢!」

    端木緋說著又擰了擰秀氣的眉頭。

    既然連內承運庫里都有這麼多贗品,想來舞陽和涵星的嫁妝也好不到哪裡去。

    內廷司的膽子實在是太大了,不,說到底還是給內廷司的許可權太大了!端木緋若有所思地眸光一閃,隨手把玩著佩在慕炎腰際的一塊羊脂白玉佩。

    慕炎順著她的手指去看那塊雕著鳳凰戲珠的玉佩,這塊玉佩是端木緋前些日子剛給他雕的,慕炎自是喜歡得不得了,天天就戴著。

    他這幾天也打算給端木緋雕支配套的玉簪,玉簪的樣子昨晚剛畫好,今天應該就可以動工了。

    慕炎樂滋滋地計劃著,嘴裡殷勤地附和道:「我待會讓禮部的人給你把嫁妝單子送來。」

    慕炎心裡只覺得這內廷司罰得還不夠重,瞧瞧,他們沒事給蓁蓁生了多少事!他娶媳婦是可不是為了來替他們解決這些破事的。

    想著,他眼底掠過一抹冷芒。

    「阿炎,」端木緋一邊把玩著那塊玉佩,一邊道,「我這些天聽程公公說了一下內廷司的職責範圍,其實內廷司和十二監的職責有不少重合之處。」

    「所以,我琢磨著不如撤了內廷司,把兩邊重合的職責都合併到十二監;而與朝堂相關的部門,則併入六部。」

    端木緋掰著白皙的手指數著,「比如慶豐司可以併入御馬監,廣儲司併入御用監,奉宸院併入都知監……」

    她的提議一方面加大了十二監的職責範圍,一方面又把內廷和朝堂徹底分開了。早在她發現內廷司貪腐的問題時,就隱約冒出了這個念頭,直到最近,這念頭才算成型。

    「也好,宮裡也不需要養那麼多人。」但凡端木緋說的,慕炎一律說好,一律擁護。

    慕炎隨手彈了下手指,乾脆響亮,立刻就有外頭待命的小內侍機靈地聞聲進來了,對著帝後行了禮。

    「一炷……一個時辰后,把內閣叫到御書房。」慕炎吩咐道。

    小內侍領命而出,與綠蘿交錯而過,她端著一碗三菇涼拌雞絲麵來了,還帶來了一些爽口的小菜、點心與果子露。

    慕炎吃涼拌面,端木緋就坐在一旁吃吃點心、喝喝果子露。

    吃了面后,慕炎又賴了一會兒,這才依依不捨地走了。

    這一走就是整整一下午,等他再回重華宮的時候,已經快酉時了,天也黑了。

    當慕炎提出撤內廷司的建議時,內閣幾位閣老的第一反應就是反對。

    但是,因為慕炎又提到了內廷司權柄大而引起的一些問題,以及他想把內廷和朝堂分離開來的意圖,終究還是說服了內閣,由交內閣去整理,內廷司的哪些部門可以歸於六部。

    端木緋背對著慕炎,正趴在窗口,一手托著下巴,靜靜地望著夜空中的星月。

    今夜天氣不錯,如墨般的夜空中繁星閃爍,猶如一顆顆璀璨的寶石點綴其上,美不勝收。

    端木緋在看星星,慕炎則看著她纖細單薄的背影,心裡懊惱地想著:他最近太忙了,都沒時間好好陪她。

    說來說去,朝廷里養的沒用的人還是太多了,不然自己怎麼就能這麼忙呢?!所以,現在官員考績的方式還是不合理。

    「蓁蓁,」慕炎上前幾步,殷勤地給端木緋揉肩,笑吟吟地提議道,「我帶你上屋頂看星星好不好?」

    以前,端木緋還沒出嫁時,慕炎就曾好幾次帶著她上屋頂一起看過星星。

    端木緋一下子眼睛就亮了,直點頭道:「好!」

    慕炎輕鬆地將她攔腰抱起,跳窗而出,然後飛檐走壁,沒幾下就帶著她上了重華宮的屋頂,一如往昔,又與往昔不太一樣,以前慕炎夜訪端木府時都是避人耳目,悄悄為之,而現在,宮裡這麼多人根本避不過。

    很快,周邊的不少宮人都看到了帝后出現在了高高的屋脊上,也包括綠蘿、碧蟬等丫鬟們。

    他們在目瞪口呆之餘,也只能當做沒看到。

    畢竟新帝一向任性,他們反對也沒用。

    那些宮人們都識趣地「躲」了起來。

    慕炎根本沒注意下頭的這些宮人,他單手把端木緋攬在懷中,讓她依偎在自己的胸膛上,兩人一起仰望夜空。

    六月底的夜晚比白日涼快不少,涼爽的晚風陣陣拂來,帶來些許花香,些許夜晚的蟲鳴聲,靜謐祥和。

    兩人幾乎可以聽到彼此的心跳聲。

    端木緋抬手指著夜空中的某顆星辰道:「阿炎,你看,那是貪狼星,北斗第一星,是『殺星』與『桃花星』。」

    「那是破軍星,北斗第七星,是『耗星』,代表著破壞力。」

    「那一塊是太微垣。東藩四星分別是東上相、東次相、東次將、東上將。西藩四星為……」

    「……」

    端木緋想到什麼,就說什麼,說得隨意。

    慕炎除了認識紫微星與北斗七星外,其餘一竅不通。在他的眼裡,這不就是一些星星,全都差不多,他根本看不出什麼來。

    他愉快地給端木緋鼓掌,贊道:「蓁蓁真厲害!」一雙漂亮的鳳眸在銀色的月光映襯下,比那夜空中最明亮的紫微星還要璀璨。

    端木緋恍若未聞,怔怔地盯著似乎觸手可及的夜空,神色微凝,嘴裡喃喃說著「客星入東井」、「彗、孛犯之「地龍」之類的詞語,含糊不清,跟著她又抿起了嘴唇,久久不語。

    知端木緋如慕炎,立刻感覺到不對,靜靜地看著她精緻的小臉,沒有催促她。

    周圍的蟲鳴聲此起彼伏地迴響著,夜風習習。

    片刻后,端木緋才又開口道:「根據星象顯示,地龍翻身會出現在懷州中部一帶,會對方圓三百里左右造成一定的損傷……應該會是這半個月內。」

    端木緋的神情越說越是凝重,跟著就收回了目光,轉頭看向慕炎問道:「阿炎,我記得大越城就在懷州中部,對不對?」

    慕炎點了點頭,拔出了插在腰側的摺扇,就著扇面上的一幅紅梅圖舉例道:「如果說這段枝幹是懷州與滇州的邊境,懷州中部是通尓城,大概在這個位置。大越城在距離通尓城一百里的地方。以通尓城為中心,方圓三百里可能會涉及到切卜城、美瀛城……」

    端木緋盯著摺扇上的某一朵紅梅,正色道:「大越城十有八九也會受到地龍翻身的影響。」

    慕炎立即道:「那我立刻飛鴿傳書大越城給大哥。」

    他再次抱起了端木緋,又從屋頂一躍而下,身形輕盈如大鵬展翅。

    夜空中,兩人的衣袂翩飛,獵獵作響,透著幾分肅然,幾分凝重。

    於是,幾天後,也就是六月二十九日,遠在懷州大越城的岑隱就收到了來自慕炎的這封飛鴿傳書。

    慕炎在這封信中不但把端木緋說得那些關於地龍翻身的事都寫上了,更花了大篇幅說到震中距離大越城很近,讓岑隱別逞強,別冒險,儘快撤離大越城。

    這滿滿的一張絹紙,正事只有區區幾百字,餘下的都是啰啰嗦嗦的一通叨念。

    岑隱卻是耐著性子從頭看到了尾,唇角微翹,嘴裡淡淡道:「真是啰嗦,和在京里時一樣啰嗦。」

    他抬頭透過敞開的窗戶朝北方的天空望去,神情柔和。

    小蠍就在一旁,雖然沒看到這封信具體寫了些什麼,卻也能猜出這封信有用的內容約莫只有頭三行,剩下的全是廢話。

    不過……

    小蠍看著岑隱含著笑意的側臉,心道:督主高興就好。

    岑隱又把開頭幾行看了一遍,這才放下了那張絹紙,吩咐道:「小蠍,去把羅其昉和駱光清叫過來。」

    「是,督主。」小蠍領了命,步履輕巧地退了出去。

    不多時,羅其昉和駱光清就一起來了。

    外面烈日炎炎,六月底的懷州遠比京城要熱多了,兩人身上都沁出一層汗。

    相比之下,岑隱卻是一副心靜自然涼的樣子,白皙細膩的皮膚幾乎連毛孔都看不到。

    也不等二人行禮,岑隱就開門見山地說道:「這次地龍翻身會在半個月內,震中應該在懷州中部一帶,以通尓城為中心方圓約三百里。」

    「你們即刻派出軍隊,在通尓城等數城外空曠平坦的地域搭建帳篷、挖水井,讓這幾城的百姓儘快統一遷離。」

    羅其昉和駱光清沒想到岑隱召見他們是為了這件事,皆是怔了怔。

    隨即,兩人就注意到岑隱手邊的小方几上以青花瓷鎮紙壓著一張絹紙,就明白了。

    定是京城來信了!

    兩人飛快地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同樣的意思。

    莫非這是皇上的旨意?

    羅其昉眸底掠過一道流光,再次看向了坐在窗邊的岑隱。

    岑隱穿著一件竹青色綉翠竹直裰,一頭烏黑的頭髮以同色的髮帶半束半披,神色間透著幾分閑適淡然的味道。

    他優雅地坐在窗口邊,一張臉正好背著光,如墨染的頭髮在金燦燦的陽光照耀下似是發著光,而面龐卻是在陰影中顯得有些模糊,那雙狹長深邃的眼眸更是如同一汪古井般,深不可測。

    當羅其昉的眼睛與岑隱四目相對時,他的喉頭一澀,心口微緊,到底是沒敢問。

    這時,岑隱一邊端起手邊的白瓷浮紋茶盅,一邊問二人道:「糧草、藥物、帳篷等輜重準備得怎麼樣了?」

    四月底岑隱剛懷州的時候,雖然還不確定這次地龍翻身的震點在何處,卻也早做了一些準備,當下就吩咐羅其昉與駱光清籌備相應的糧草、藥物和帳篷等物資,以備不時之需。

    古語有云,三軍未動,糧草先行。

    這句話說的雖然是戰爭,可這「地龍翻身」也與戰爭沒什麼差別了,都是要百姓拿命去搏,一個不慎就會死傷無數,遍地屍殍。

    羅其昉也知道厲害,神色鄭重,立刻就作揖回道:「岑督主,糧草已經籌集了七八成,正在運往大越城的路上,最遲明後天可以到。還有一批糧草是從江南採購的,還需要再等些時日。」

    「藥草是從兩廣暫調的,還在路上,估計這幾天可以進入懷州地界了,下官這就派人去接應,讓他們日夜兼程儘快送來。」

    因為此前不確定震點,所以他們暫時都統一把資源往大越城這邊調,當時想著大越城作為原南懷的都城,交通便利,便於以後再調度,現在倒是陰錯陽差地走對了方向。

    對於岑隱,羅其昉與駱光清的心情都很複雜。

    自打岑隱到了懷州以後,他們就想挑他的刺,想壓下他的氣焰,讓他知道誰才是大盛的主子,結果這兩個月來,他們就是想挑也沒得挑,不知不覺中,他們還會被岑隱指使得團團轉,原本打算的好好的事情,一樣都沒辦成。

    此刻也是一樣。

    岑隱的行事從來都是有條有理,周全晚膳,他們就是想挑刺也挑不出來。

    羅其昉起初還對答如流,當說到帳篷時,神色間便有些為難。

    羅其昉與駱光清又交換了一個眼神,都有些頭疼。

    於是,駱光清介面道:「岑督主,帳篷怕是遠遠不夠。這幾城這麼多百姓,至少需要四五萬頂帳篷,這些日子來,軍中清點整理過,一共可以拿出一萬頂帳篷,另外又請人在趕製帳篷……」

    話還沒說完,就見岑隱一個冰冷銳利的眼神朝他看了過來,駱光清登時就覺得咽喉像是被掐住似的,說不下去了,心中一凜。

    駱光清下意思地垂首,不安地避開了目光……

    下一瞬,他才反應過來,雙眸微張,對自己說,他幹嘛要怕岑隱!

    岑隱隨意地撫了撫衣袖,眉眼一斜,眸光更冷,道:「你們倆在懷州這麼久了,連這麼點小事都辦不了嗎?」

    他的聲音還是如平日里般不輕不重,不疾不徐,卻是透著一種上位者逼人的威壓,逼得駱光清與羅其昉冷汗涔涔,汗液浸濕了後背。

    小蠍也是嫌棄地看了駱光清與羅其昉一眼,覺得這兩人真是沒用!

    這要是在東廠,他們早就被撤職了,有能者居之,誰有本事,就誰頂上唄!

    羅其昉與駱光清自然也感受到了小蠍鄙夷的眼神,額頭一陣陣的抽痛,暗道:這哪裡是小事!

    岑隱只是說一句話的事,可是這幾萬頂帳篷的缺口,在十天內準備好,根本不可能!

    他們到哪裡憑空去變出幾萬頂帳篷來。

    畢竟這裡是懷州,可不是京城或者江南!

    二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一副「岑隱吃米不知米貴」的樣子。

    岑隱看著幾步外的羅其昉二人,語氣又冷了一分,反問道:「還需要本座教你們怎麼做嗎?」

    他的語速更慢了。

    這句話讓羅其昉與駱光清都覺得臉上一陣發熱,羞窘難當,幾乎不敢直視岑隱。二人在心裡對自己說:留他們鎮守懷州是皇上的意思,他們可不能在岑隱跟前給皇上丟臉!

    但是,他們也不敢隨便立軍令狀,要是屆時弄不到四萬頂帳篷,待地龍翻身的那一天,後果怕是不堪設想,這天災不是鬧著玩的,更不是拿來賭氣的!

    羅其昉與駱光清的眼眸明明暗暗地變化不已,他們越是急,就越是思緒混亂,一時想不出主意來。

    岑隱氣定神閑地看著他們,揚了揚眉。

    那神情似乎在說,連這麼簡單的事,他們都辦不到,他們就是蠢。

    小蠍下巴微抬,更是直接把輕蔑放在了臉上。他們自己蠢也就罷了,以為別人也跟他們一樣蠢嗎?!

    羅其昉與駱光清再次對視了一眼,額頭的汗珠更密集了,實在是束手無策。

    他們怎麼想都不覺得這件事簡單啊!

    該不會是岑隱故意給他們挖坑吧?駱光清忍不住開始往這個角度思忖起來。

    這兩人在懷州合作多年,默契十足,只是用眼神,都能明白對方的意思。

    羅其昉握了握拳頭,又理了理思緒,試圖和岑隱講道理:「岑督主,製作一頂帳篷一個人就需要至少半個多時辰,兩匹油布才能做一頂帳篷。我們現在已經盡量把各城的制衣坊、綉坊的女工聚集在一起趕製帳篷,甚至還從軍中調了人手幫忙,可是幾萬帳篷,無論人手還是布匹都跟不上……」

    上次岑隱吩咐下來后,他們就著手準備了,也在懷州大量地採購過油布,但是,懷州不過一州之地,又不比京城與江南繁華,一時間實在買不到太多。而且,縫製也要時間,還需要足夠的人力支持,真的來不及。

    羅其昉說著他們的難處,岑隱就端起茶盅慢慢地喝著茶,等羅其昉說完了,才放下了茶盅,淡淡地又道:「人手不夠?」

    岑隱彷彿聽到了一個笑話似的,唇角微微翹了起來,再問道:「光這偌大的大越城,能找到多少婦人?還有周圍的通尓城、切卜城等,又有多少婦人?」

    「……」羅其昉接不上話。

    岑隱繼續道:「懷州的婦人不擅女紅,難道連縫縫補補都不會嗎?」

    「帳篷的布料不夠?整個懷州這麼城池,連這點布都提供不出?」

    「……」羅其昉與駱光清嘴巴張張合合,皆是說不出話來,臉上的神色複雜極了,有羞愧,有尷尬,也有無言以對。

    小蠍繼續用鄙夷的目光冷冷地刺著這二人,那眼神就差直說他們是死腦筋了!

    岑隱懶得再跟這兩人說了,喚了一聲「小蠍」,小蠍就立刻站了出來。

    小蠍一向最知岑隱心意,替他往下說道:「非常時期自然要用非常手段,這可是關乎懷州幾城百姓人命的大事,自然不能按照常理去處置,戰時本來就有戰時非常策略……」

    懷州是剛剛打下的,所以,懷州的百姓不同於大盛其他州的百姓,他們對於大盛沒有歸屬感,在他們心裡他們本質上就是亡國奴,是不得不臣服,不得不在大盛的治理下苟活著。

    只要朝廷出面徵召那些懷州婦人做工來頂家中的賦稅,或者直接給她們發米發錢,這些普通百姓敢說不,會說不嗎?!

    至於那些布料就更簡單了,既然那些懷州的商戶不配合,不肯賣太多,那就乾脆以市價強制徵收,有大盛軍隊作為倚仗,那些懷商不賣也得賣。

    小蠍滔滔不絕地說了一大通,說得嘴巴也幹了,最後陰陽怪氣地丟下了一句:

    「難道二位還想和他們講道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