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76章 番外016痛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76章 番外016痛快字體大小: A+
     

    在一片窸窸窣窣的聲音中,滿朝文武的目光都望向了金鑾寶座上的慕炎。

    大部分的朝臣都在想著:新帝應該不會由著首輔這般胡鬧吧?

    幾位內閣大臣看著其他朝臣們,露出一種知情人特有的高高在上,心道:你們也太低估今上了!

    游君集等閣老們突然覺得端木憲有些可憐,他這簡直就是替新帝背了鍋。

    「准了!」慕炎二話不說就允了端木憲的上奏,然後又道,「此事就交由戶部全權負責!收繳的所有銀子,都歸於國庫,由戶部統籌。」

    皇帝一句話,這件事就塵埃落定了,其他朝臣們猶在震驚之中,根本沒反應過來,就已經退朝了。

    於是,當天,當大半的宗室王宮都得知自己不止會被降爵,還要出贖身銀才能免罪時,都傻了。

    這也太荒唐了吧!

    聚在一起順王、興王、敬王等二十來個宗室都目瞪口呆,立刻就炸開了鍋,紛紛提出反對。

    「交出怡親王給的銀子也就罷了,為何還要交那麼多罰銀?!這不是讓我們傾家蕩產嗎?」

    「就是!我們已經降了爵了,也算罰了,這罰銀未免也太多了吧!」

    「平平都是拿了怡親王的好處,為何降我三等,卻降興王一等,這未免也太不公平了!」

    「……」

    這些宗室全都七嘴八舌地圍著端木憲說著,誰也不甘心出這筆巨額的贖身銀,畢竟降爵已經很慘了。

    抗議歸抗議,他們的心裡又多少有些糾結:相比怡親王,他們好歹沒有被奪爵,已經算好了。

    心疼之餘,這些人又各有心思,那些降了三等爵的人不甘心,想鬧;那些只降了一等爵的人卻是躊躇,生怕鬧起來自己也被降三等,想著觀望一番,不敢鬧得太過。

    於是,他們面對端木憲時,神情十分激動,可是語氣卻有些保留,帶著幾分客氣,幾分哀求,幾分委屈。

    端木憲那是火眼金睛,自是把這些人的心思看在眼裡。

    他突然明白了!

    新帝為什麼要讓這些宗室降一到三等了,若是統一都降三等,那麼這些宗室就會集合起來擰成一股繩,鬧得只會更厲害。

    雖然以慕炎的性子十有八九不會妥協,但是這些宗室鬧騰起來,慕炎難免也費神費心費時間,現在等於是不動聲色地把宗室的「力量」給分化了。

    「……」端木憲心裡發出一聲複雜的嘆息聲。

    這才不足半年,慕炎已經是一位君主了。

    端木憲只是氣定神閑地喝茶,一聲不吭。

    只這樣,這些宗室就已經慫了,聲音漸漸地歇了下去。

    見狀,那些官員們也怕被殺雞儆猴,更不敢鬧了,全都認命地接受了,心道:免職就免職吧,好歹沒牽連到家裡,要是被罰三代不得科舉,那才叫慘呢!

    雖然他們接受了降爵與免職,可是這罰銀委實罰得太狠了!

    「端木大人,這筆罰銀實在是太多了,我們真的是湊不出來啊!」

    「是啊是啊。我們每年的俸祿也不過那麼點,這就是賣了家中祖業,那也籌不出這筆銀子啊。」

    「端木大人,您看,我又沒差事,每年就靠著朝廷給宗室的那點份例過日子,哪裡湊得出三十萬兩罰銀。就是怡親王這些年給的三十萬兩,那也早就花得七七八八了……」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尤其是那些靠著朝廷養著的宗室子弟更是咬死了自己沒錢。他們只要一想到以後沒了內廷司給他們的孝敬銀子,就覺得心如刀割,恨不得捶胸頓足。

    端木憲喝完了大半盅茶,就放下了茶盅。他一邊起身,一邊隨意地撣了撣袍子,也不客氣,直接道:「最後期限是下月十五,若是不付銀子,就拿田莊、鋪子去抵債。」

    「到時候,就是由戶部來估價了!」

    端木憲語帶威脅,他也不管他們怎麼想,大步流星地走了。

    他的心情甚好,坐等著國庫豐厚起來。

    這一抄是真的抄,要知道怡親王府那是由東廠親自抄的,這些宗室們都急了,只能又託了禮親王去見新帝求求情,好歹多寬限些時日。

    禮親王無可奈何,誰讓他是宗令呢,只好又親自跑了趟御書房。

    「皇上,宗室不少人都是沒有差事的,每年只拿份例,親王一萬兩,郡王五千兩,鎮國將軍兩千兩……」

    當然,禮親王說得只是明面上的進項,不提那些見不得光的孝敬銀子等等。宗室的份例乍聽著是不少,可問題是一個府邸里養著那麼主子、下人,統統要花銀子,份例還不夠他們生活呢。

    禮親王嘆了口氣,就以敬王府為例,敬王有兄弟五人,老王妃還在,兄弟至今沒分家,這兄弟幾人下頭又各有子女,闔府加起來光是主子就有五十幾人,表面光鮮,但上上下下都要花銀子,敬王府其實早就捉襟見肘,要不是怡親王這些年給的銀子,敬王府怕是已經賣起家中的鋪子、田產了。

    禮親王說得十分委婉,他的意思是,讓慕炎不要逼得太緊,還是給宗室留點情面。慕炎雖然是皇帝,但也不能拋開宗族,世人都是依賴宗族的。

    沒等禮親王說完,慕炎就打斷了他:「大盛的宗室這些年來,已經被養廢了。」

    慕炎隨手從案頭拿了一份卷宗遞給了禮親王,「皇叔祖,你看看這個!」

    慕炎給的這份卷宗,是這幾年御史彈劾宗室子弟的摺子,這些個宗室子弟平日里遊手好閒,在京城裡打架鬥毆、聚眾賭博、欺民擾民的事可沒少干,簡直就跟市井潑皮無異,劣跡斑斑。偏偏他們有宗室的身份作為仰仗,民不舉,官不究,就是有些百姓吃了虧,那也是自認倒霉。

    禮親王看著卷宗,臉色越來越凝重,慕炎淡淡道:「從前大盛是我慕家的先輩打下的這片江山,但是現在,慕家人能提得起來的有多少,文不成,武不就。」

    前朝有意養廢宗室,不許宗室參加科舉,因此那些個宗室終日無所事事,那還算事出有因,本朝自太祖皇帝起,都有心重用宗室子弟,比如慕瑾凡這種有心向上的,都能給自己掙得一份榮光。

    「與其靠朝廷養著,不如讓他們自己去謀出身。」

    「朕打算把十五歲以上、三十歲以下的慕家男兒都送去軍中歷練。」

    慕炎有條不紊地徐徐道來,禮親王聽得心驚了,卻又說不出慕炎說得有哪裡不對。

    禮親王定了定神,神情凝重肅然。

    設身處地地想,他的幾個兒子已經養廢了,覺得有這親王爵位就夠了,每天就知道混吃等死,但是下頭幾個孫子雖然紈絝,卻也不是那麼無能的,比如長孫,騎射都練得不錯。

    慕炎看得出來禮親王心動了,唇角一勾,手裡的摺扇搖得更慢了,又下了一記猛葯:「皇叔祖,各家的爵位都只有一個。」

    「……」禮親王沉默了。

    這也是禮親王所憂心的。

    他有三個兒子、九個孫子,但是親王爵位只有一個,只能傳給長子與長孫。就算慕炎開恩,最多也只能多給兒孫一兩個鎮國將軍的爵位,那麼其他的孩子呢?!

    他們沒有差事,沒有爵位,只靠著宗室份例與媳婦的嫁妝,日後的日子只會越過越難。

    慕炎又道:「靠自己來換個前程、差事,乃至爵位,難道不好嗎?」

    禮親王的眸色更幽深了,知道慕炎這確實是在替宗室的將來考慮。

    慕炎也不急著讓禮親王現在就答應,道:「皇叔祖,你回去好好考慮。若是想清楚了,就遞份摺子上來。」

    禮親王應了,鄭重地作揖后,就退了出去。

    他腦子裡只剩下了這件事,就把今天來御書房的主要目的忘得一乾二淨,就這麼回去了。

    這一夜,禮親王罕見地失眠了,輾轉反側,思來想去了一晚上,直到黎明的雞鳴聲響起,他才意識到自己徹夜未眠。

    他立刻就起身,叫了丫鬟進來筆墨伺候,揮筆而書。

    當日早朝的時候,禮親王就第一個遞了摺子,鄭重地懇請新帝肅宗室。

    朝堂上再次嘩然,滿朝文武只覺得朝堂連著兩天震了一震。

    這大盛是要變天了嗎?!

    有的朝臣忍不住朝外面的天空望去。

    碧藍通透的天空萬里無雲,旭日高升,勢不可擋。

    慕炎當即就應了:「朕准了!」

    三個字擲地有聲。

    他當堂就下了聖旨:「著宗室十五歲以上、三十歲以下男兒去軍營服役五年。以後凡宗室男兒年滿十五歲,除有功名者或身有殘疾者,其餘人等必須去軍營服役五年。」

    其他朝臣只是驚,畢竟這是宗室的事,事不關己。

    至於金鑾殿上的幾位宗室王爺心情就有些複雜了,先是驚,驚之後,又冷靜下來,琢磨起這件事的好處來。

    宗室子弟自是背靠宗室,「慕」這個姓氏就是他們的倚仗,軍營里還有敢欺負宗室子弟不成?!

    子孫能在軍營中謀個出身,也是好的。

    想著,幾位宗室王爺的眼睛就亮了起來。

    然而,這念頭才剛浮現他們心頭,就聽前方的慕炎又道:「所有宗室子弟但凡服役者,必須重辦戶籍,去『慕』姓,與普通士兵一同作息。」

    「黃思任,這件事就由兵部盯著,定一個章程出來。」

    兵部尚書黃思任原本還以為事不關己,腦子放空,愣了愣,才反應過來,從隊列中站出,作揖領命:「是,皇上。」

    那些王爺們卻是心有不滿,面上青青白白地變化不已。

    按照新帝的做法,他們的兒孫哪裡是去謀前程的,根本就是去軍營受磋磨的才是!

    他們慕氏祖輩建下這片基業,這片萬里江山都是屬於慕氏一族的,慕氏子孫因此得恩蔭庇護,那是理所當然的,又何必讓子孫與那些平民一起受那等磋磨!

    某位王爺想了想后,從隊列中站了出來,笑呵呵地對著慕炎道:「皇上,宗室子弟自小嬌養,受不了苦,像本王的幺子跑幾步就喘,連長刀也提不動,這要是去了軍營,怕是要去半條命。」

    其他幾位王爺也是心有同感地頻頻點頭。

    另一位王爺正要附和,就見慕炎勾唇笑了,很好說話地頷首道:「那也行。」

    幾位王爺面上一喜,臉上又有了神采。

    禮親王與幾位內閣閣老卻是神色古怪,覺得這幾位王爺真是太天真了,對新帝的為人也太不了解了。

    新帝是那麼好說話的人嗎?!

    果然——

    「但凡不願去軍營的,爵位沒份,無俸銀。」

    慕炎雲淡風輕地宣佈道,連眼角眉梢都沒動一下,彷彿他只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滿朝寂靜,落針可聞。

    「……」那些王爺們的眼珠子幾乎都快瞪出來了。

    新帝是什麼意思?!

    如果他們的世子不去軍營,就不能繼承家中爵位?!這跟奪爵有什麼差別?!

    金鑾殿上更靜了。

    雖然平日里不少朝臣們也時常看這些蒙恩蔭的宗室勛貴不順眼,這一刻也有些同情他們了。

    慕炎又道:「宗室花的錢都是國庫里撥出來的,國庫可不養閑人。」

    「黃思任,你們兵部儘快出個章程。這件事,你盯緊了,誰要是敢陽奉陰違,儘管拿他開刀!」

    新帝這話說得實在是太直白,黃思任的額角滲出些許冷汗,感覺到幾位王爺都朝他望了過來,眼神中透著提防與警戒,就彷彿自己是他們的敵人似的。

    算了!

    黃思任破罐子破摔地想著:得罪就得罪唄!

    反正這事是新帝和禮親王牽的頭,他也是奉命行事,職責之所在。

    再說了,端木首輔因為贖身銀的事也把這些宗室給得罪狠了,他都不怕,自己怕什麼?!

    想著,黃思任的腰板挺了起來,一派坦然地領了命。

    慕炎又看向了禮親王,「禮親王,至於三十歲以上的宗室,你再擬個章程出來,三十而立,自該為子孫做好表率才是!」

    禮親王早就想明白了,覺得慕炎所言甚為有理,立刻就應了。

    而其他幾位王爺就沒想得那麼透徹了,心口彷彿又被扎了好幾刀:本來想著家中年過三十的子弟好歹避過了這一劫,現在看來還言之過早!

    等這個話題過去了,其他朝臣們才遲鈍地想起了自己手頭的摺子。

    昨天因為「贖身銀」的事鬧得太大,弄得朝臣們把正事都給忘了,好幾道摺子都沒來得及遞上去,今兒可不能再拖延了。

    兩天的摺子都堆在這一天遞了,於是乎,今天的早朝分外的漫長,那些宗室王爺更是覺得度日如年,等退朝時,已經快要午時了。

    端木憲在幾個閣老與朝臣的簇擁下,從金鑾殿出來了,笑容滿面。

    今天端木憲的心情還是不錯,心裡覺得慕炎這小子雖然不按理出牌,但有時候還挺靠譜的,這兩天辦的事都夠痛快!

    他才剛走下漢白玉台階,就有一個小內侍拎著一個食盒迎了上來,笑呵呵地對他行了禮,「端木首輔,這是皇後娘娘吩咐奴才送來的一些點心,娘娘說是讓首輔大人先墊墊肚子。」

    一聽這點心是小孫女特意關照內侍送來的,端木憲彷彿吃了什麼靈丹妙藥似的,神清氣爽。

    他接過那食盒笑道:「勞煩公公替我向皇後娘娘問安。」

    周圍的其他臣子也聽到了,皆是用羨慕的眼光投向了端木憲,暗嘆:這首輔就是命好!

    端木憲覺得眾人的目光看得他痛快極了,得意洋洋地捋了捋鬍鬚。他的小孫女就是這麼孝順,他們是羨慕不來的。

    端木憲拎著食盒往文華殿方向去了,早朝的疲憊一掃而空,步履輕盈。

    得了端木緋送來的點心的,除了端木憲外,還有此刻正在御書房的慕炎。

    慕炎本來想忙一會兒再回去的,可吃了點心后,就無心政務了,乾脆就翹班回了重華宮。

    端木緋正好用完了午膳,宮女們已經把午膳都撤了。

    慕炎裝可憐,一雙鳳眼委屈巴巴地看著端木緋,「蓁蓁,我從卯初忙到現在,快餓死了!」

    小狐狸不屑地看了慕炎一眼,一溜煙就跑了。

    端木緋連忙吩咐綠蘿道:「綠蘿,你去讓小廚房備一碗三菇雞絲涼拌面,記得加一勺麻醬。」

    最近天氣熱,雖然屋子裡放了冰盆,但多少還是不如春秋涼爽,湯麵太熱,慕炎又怕熱,這個時候還是吃涼拌面更爽口。

    慕炎看著端木緋吩咐下人,心裡美滋滋地:蓁蓁對自己的喜好真是記得一清二楚。

    綠蘿下去了,偏殿內就只剩下了他們小夫妻兩人。

    慕炎像是沒骨頭似的朝端木緋那邊歪了過去,一邊殷勤地用摺扇給她扇風,一邊說起早朝的事:

    說起禮親王今早上的那道關於宗室子弟服役的摺子;

    說起端木憲定了個高額的「贖身銀」,今年國庫可以多一筆額外的收入了;

    說起必須給宗室一些苦頭吃吃,他們吃不了痛,就得不到教訓。

    慕炎閑話家常地說著話,心早就不在這些事上了,摺扇扇起的風帶來了端木緋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

    如蘭似蓮,那是專屬於她的氣味,好聞極了。

    慕炎的鳳眸中波光瀲灧,情不自禁地俯身把臉又朝她湊近了一些。

    端木緋聽得樂不可支,眼睛亮晶晶的,閃爍著興緻勃勃的光芒。

    與慕炎在一起時,端木緋隨意放鬆得很,半靠在他身上,原本梳得整整齊齊的纂兒因此有些歪了,在頰畔散下一縷碎發。

    陽光下,那縷碎發與她晶瑩的肌膚像是閃著光,讓她看來多了幾分慵懶與嫵媚。

    慕炎的目光始終看著她,她的小臉吹彈可破,浮現一片如胭脂般的酡紅,肌膚光潔無瑕,那黑白分明的瞳孔彷彿一汪春水,眸子里只映著他的身影。

    慕炎的心變得非常柔軟,像是含了蜜糖,又像是長了翅膀在飛似的,說不出的舒適與愜意。

    他的胳膊下意識地環在了她的纖腰上,又想起了一件事,忙道:「怡親王府今早已經全數查抄完了,我已經吩咐下去把那些原本屬於內庫的東西都搬進宮來,冊子我看過了,裡面有齊道之的《蓮卧觀音圖》,徐明程所雕的伽南香鑲金粟手串,柳含惠的白玉彌勒佛雕塑……」

    端木緋提過的東西,慕炎全都默默地記下了,現在有了進展,趕緊就來表功。

    端木緋一聽更樂了,忙不迭點頭道:「那我可要好好盯著,不能弄壞了!」

    「那個白玉彌勒佛雕塑可是涵星表姐的嫁妝,得安然送到她手裡才行。」

    端木緋的眸子如寶石般熠熠生輝。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