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75章 番外014定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75章 番外014定案字體大小: A+
     

    怡親王這一跪就從正午一直跪到了黃昏,跪得他膝蓋麻木,幾乎沒有了知覺。

    這一下午,只在申時來了一個小內侍,說是帝后正在盤查內承運庫,之後,就再也沒有人理他了。

    那些來往路過的內侍宮人全都對他視而不見,連看也沒看他一眼,就彷彿他根本不存在似的,就彷彿他們知道他已經沒有翻身的機會了。

    怡親王有生以來還從未受過這樣的冷遇與無視,一顆心一點點地沉至谷底。

    明明天氣那麼炎熱,他卻覺得四肢發寒,猶如深陷在一片無邊無底的泥潭中,陰冷的泥潭水已經蔓延到了鼻下,眼看著他就要遭受滅頂之災。

    一開始,皇后鬧這麼一出的時候,怡親王絲毫不擔心,甚至還打算以此給皇后一個教訓,甚至給新帝添個貴妃,讓這小皇後知道何為天高地厚。

    畢竟每朝每代都有過想要查內廷司的事,要麼就是不了了之,要麼就是提議查內廷司的人倒霉,結果就是內廷司這幾百年來都是穩穩噹噹,半點事都沒有,他覺得這一次想來也不會例外。

    為什麼在他的手上事情就變成這樣了?

    他的王妃被京兆尹當堂定了盜竊罪,判了三年徒刑,而他也很快就要一無所有,甚至還會身陷囹圄……

    這才短短兩天,他的人生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宛如一場噩夢驟降,令他反應不及!

    怡親王到現在還想不明白事情怎麼就會走到這一步。

    他是宗室,有戰功,又有岑振興幫襯著,過去的這半輩子,他一直都是一帆風順的。

    父皇宣和帝和皇長兄崇明帝在位時,他因為在兄弟中行五,反正奪嫡無望,也就沒站隊,做出一派純臣的做派,以實打實的戰功在朝堂立足。

    當年,戾王率兵逼宮奪位,他正好遠在遼東,也因此避過了這一輪的權力交迭,再後來,他生怕戾王覺得他在遼東擁兵自重,就自請回朝並交回了兵權。

    果然,他的選擇是正確的,戾王為了安撫他,讓他擔任了內廷司總管大臣,且對他十分放心。

    再者,這十幾年他手掌內廷司,也沒一人吃獨食,沒忘記給宗室好處,宗室也就投桃報李,有了宗室與岑振興一起幫襯,他這些年一直是順風順水,可以說,他經歷了四朝,還片葉不沾身地安然立足朝堂……

    沒想到新帝登基才不滿半年,他就驟然從天堂跌落,淪落到了這個境地,一世英名毀於一旦!

    怡親王心裡猶有不甘。

    明明是皇后故意構陷自己和王妃,還做得這麼堂而皇之,這麼明目張胆,卻是從百姓,到學子,到朝臣,都沒有一個人敢質疑她,甚至連那些宗室都被帝后壓得死死的!

    昨夜,禮親王親自跑了一趟怡親王府,勸了他一番:

    「建輝,你去向皇上請罪吧。」

    「你這些年到底做了什麼,你自己心裡清楚得很,你做得過了。」

    「現在皇上心意已決,胳膊拗不過大腿……」

    彼時,怡親王應歸應,其實心裡還有一絲僥倖,想著能否試著在朝臣之間遊說奔走一番,許以好處,也許他還可以扭轉劣勢……

    誰想,這才過去一夜,又變了天。

    今天一早,大管事就來報說,新帝要盤查內庫,那個時候,怡親王立刻意識到,如同禮親王所言,新帝心意已決,他是一絲情面也不給自己留了。

    自己已經沒有別的路走了,很顯然,皇后不在乎她「栽贓」的事會落人話柄,被萬民所詬病,新帝不在乎皇後用了什麼手段來整治自己和內廷司,更不在意家醜外揚,有損皇室威儀。

    怡親王思來想去,心愈來愈涼。

    他已經被逼到了絕路上,再走錯一步,就會萬劫不復,他實在是沒有別的辦法,只能進宮來認錯。

    但是,新帝沒有見他。

    他已經跪了足足三個時辰了,新帝依然沒有見他。

    事到如今,怡親王也不能走,只能這麼跪著,跪得他滿頭大汗,跪得他膝蓋生疼,跪得他渾身乏力,還是一動也不敢動。

    夕陽漸漸落下,夜幕降臨,晦暗的天空中隱約可以看到一彎淡淡的銀月。

    眼看著要關宮門了,怡親王只能頹然地起身回去了,步履一瘸一拐,背影更是傴僂得彷彿一個垂暮之年的老人。

    這一夜,對於怡親王府而言,分外的漫長而煎熬。

    次日一早,慕炎就下旨查徹內廷司貪腐案,一石激起千層浪。

    還沒等其他朝臣反應過來,怡親王做為內廷司的掌事者,在當天上午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被拿下了,押入了刑部大牢。

    除了怡親王外,內廷司的上下官員至少五十餘人都牽扯在內。

    聖旨一下,禁軍沒有留情地把人統統帶走了,一個個府邸全都被封條查封,令得京中各府人心惶惶,風聲鶴唳。

    這道聖旨中,還明令戶部盤查內廷司近十年的賬冊,慕炎並沒有什麼「家醜不可外揚」的想法,堂而皇之地把昨日戶部盤查內庫的結果公之於眾。

    一時間,京城的百姓們都沸騰了,街頭巷尾,茶餘飯後,討論的都是這件事。

    城南的一間茶樓中,座無虛席,一個說書人繪聲繪色地把昨日京兆府公堂的審訊過程說了一遍,一直說到了怡親王妃被京兆尹判了盜竊罪。

    「我算是明白了,」一個中年行商氣得滿臉通紅,義憤填膺地說道,「也難怪怡親王妃只進宮喝了一頓茶就偷了皇後娘娘這麼多東西,原來這一家子都是慣犯!」

    「是啊是啊。怡親王這些年簡直快把皇帝的內庫搬了一半回府了,怡親王妃怎麼可能不知道!」隔壁桌的一個年輕茶客忙不迭附和道。

    「什麼鍋配什麼蓋,都是雞鳴狗盜之輩!」

    「我早就聽說了,那些個內廷司的官員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俗話說,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到了內廷司身上,那就是『一年內廷司,十萬雪花銀』啊!」

    「……」

    茶客們越說越熱鬧,紛紛譴責起內廷司的那些官員。

    「啪!」

    一個年輕的青衣學子重重地一拍桌子,高聲道:「幹得好!」

    不少茶客都朝那青衣學子望去,只見他正氣凜然地說道:「清貪腐,正風氣,此乃明君所為!」

    他這句話不僅引來同桌學子的附和,也同時引來周圍其他茶客們的應和聲。

    「不錯。帝后真是民心之所向!」

    「有如此明君,我大盛定能蒸蒸日上,四海昇平。」

    「是啊,必能再現盛世繁華!」

    「……」

    那些茶客們越說越熱鬧,一個個都是與有榮焉,臉上洋溢著對未來的期許。

    接下來的日子,這件事在京中非但沒有平息,還愈演愈烈,從京中那些勛貴朝臣,到販夫走卒,到文人學子,所有人都在關注著這件事,想看看內廷司到底貪了多少銀子,皇帝又會案如何處置這些貪官污吏。

    就在這種喧囂的氣氛中,五月一下子就過去了,六月的天氣愈發炎熱了,京城就像是一個大火爐似的。

    六月二十四日,在盤了一個多月的賬后,戶部終於查完了這些陳年舊賬,由端木憲親自上折,表明內廷司十年來,借著為宮中採買與上貢等等,共貪腐五千萬白銀。

    此案共牽涉了內廷司各級官員共五十二名。

    御書房裡,空氣微凝。

    這件事牽扯太大,幾個內閣大臣皆是面色凝重,神情肅然。

    「皇上,」端木憲看著御案后的慕炎,維持著作揖的姿勢,正色道,「若要徹查,這朝堂怕是要翻了天了,尤其是宗室,每年都有五十萬兩貪腐的白銀從怡親王手中流到了那些宗室的口袋。」

    端木憲的意思是,只處置犯事的怡親王和內廷司的幾個人犯就行了,畢竟那些宗室王公們和其他一些官員只是收了內廷司的銀子,並沒有「幫著」貪腐。

    這件事鬧得太大,拉太多官員下馬,怕是會引得朝廷動蕩。

    還有宗室,宗室終究是皇帝的族人,時人都對血緣非常看重,尤其在意自己的家族與宗族。打個比方說,即便是在律法中,兇犯與受害者若是親屬關係,判決也會有所不同,往往是輕判上幾分。

    若是新帝對宗室太過嚴苛,往好的說是,是鐵面無私,是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可與此同時,新帝也難免會被一部分人譴責太過無情,連血親的情分都不顧念,恐怕有損帝王威儀。

    游君集、范培中等內閣大臣也是心有同感,一一應聲:

    「首輔說得是,皇上此案還是『點到為止』得好。」

    「宗室畢竟不是直接涉案。」

    「……」

    在閣臣們的一片附和聲中,慕炎挑了挑眉,手裡的摺扇停了下來,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鳳眸璀璨。

    端木憲自認對於慕炎已經頗有幾分了解,心裡登時咯噔一下,總覺得這位孫女婿又要整出什麼幺蛾子來。

    果然——

    緊接著,就聽慕炎笑眯眯地提議道:「簡單,那就讓他們花銀子給自己贖罪吧!」

    「……」

    「……」

    「……」

    御書房裡,靜了一靜。

    包括端木憲在內的幾個內閣大臣的臉色都變得十分古怪,眼角抽了抽。

    這個新帝怎麼還是這麼不按理出牌呢!

    慕炎又愜意地扇起了摺扇,彷彿一個遊手好閒的公子哥,嘴裡可一點也不客氣,一鼓作氣地下了一連串冷酷的指令:「但凡收過內廷司銀子的官員全部擼職,至於宗室,就按輕重降爵一到三等。」

    「端木首輔,你讓戶部儘快擬個章程出來,寫明他們要拿多少銀子來贖,若是拿不出來,就直接落罪。」

    慕炎說得理所當然,理直氣壯,而端木憲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他額頭一陣陣的抽痛,很想問,這樣真的好嗎?

    可是,端木憲還要維持他作為首輔的威儀,硬是把這句話給咽了下去,做出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

    在場的其他幾位閣老也是面面相看,都有點懷疑人生了。

    哪朝哪代都沒有這樣的事吧?新帝這也太異想天開了!

    慕炎可不在意他們怎麼想,笑吟吟地提醒道:「端木首輔,記得擬贖身銀的時候,千萬別手軟了。」

    「……」端木憲無語地看著慕炎。

    慕炎做出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耐心地勸道:「你仔細想想,這內廷司這些年都囂張成什麼樣了?」

    「皇後為了這件事理得那麼辛苦,前陣子足足看了一個多月的賬。」

    慕炎說起這件事就心疼極了,只恨不得讓宗室那些人也都好好痛一痛,痛了才會記住教訓!

    原來如此!端木憲這才恍然大悟,暗道:難怪小孫女上個月好些日子沒回娘家,原來是在忙這個啊。

    本來,端木憲處理這件案子是公事公辦,現在卻遷怒上了。

    都怪內廷司貪腐才害得小孫女沒空回府看自己!

    不能放過,決不能放過內廷司!

    端木憲心裡打定了主意,正要答應,就聽慕炎又道:「至於這些人的贖身銀子,就全都歸於國庫好了。」

    「端木首輔,國庫能有多少銀子進賬,就看你的了。」

    慕炎笑眯眯地看著端木憲,一副寄予厚望的樣子。

    「……」游君集與范培中等人眼角又抽了抽,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都覺得新帝簡直就抓住了首輔的要害。

    端木憲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目光灼灼。

    他義正言辭地作揖道:「皇上說得是,貪腐絕對不能姑息!必須重罰,才能以儆效尤!」

    端木憲正愁著國庫里沒銀子呢,夏稅至少要下個月才能進賬,可是各處要用銀子的地方太多了,現在可好了,有了宗室上交的這筆贖身銀子,就可以解燃眉之急了!

    端木憲越想越是迫不及待,慷慨激昂地斥了一番貪腐的害處,又讚不絕口地捧了皇帝一番,表示整治貪腐於國於民有利云云。

    「……」其他幾個內閣大臣皆是默然,由著這對君臣演。

    這一天,端木憲進御書房的時候,還是一臉愁容,覺得朝堂怕是要因為內廷司的案子而動蕩不安,等出來的時候,卻是精神亢奮,神采奕奕。

    出宮后,他沒返回戶部衙門,反而親自跑了一趟東廠,催著東廠趕緊去抄家。

    東廠本來不想理會端木憲的,端木憲雖然是首輔,卻還沒資格使喚東廠,他們東廠可是超脫於朝堂之外的。

    偏偏這件案子與皇後有關,世人皆知是皇后想要整治內廷司。光為了這一點,東廠就必須上!

    這趟抄家不是為了首輔,而是為了皇后抄的,他們東廠當然得賣力干,好好乾。

    端木憲也沒閑著,拉著內閣的一眾閣老們在文華殿加班,到了四更天,殿內還是一片燈火通明。

    幾個閣老們不得不給首輔面子,強撐著沉重的眼皮與端木憲商議贖身銀子的事。

    「端木大人,順王這些年拿了八十萬兩,不如讓他把這八十萬兩都吐出來,然後再加二十萬兩作為罰銀,你覺得如何?」禮部尚書范培中思忖了一番后,提議道。

    范培中自覺這個數目已經是不少了,誰想端木憲毫不猶豫地搖了搖頭,只給了兩個字:「太少。」

    兵部尚書黃思任介面道:「那就四十萬兩罰銀怎麼樣?」

    他估摸著著一百二十萬兩應該會讓順王出不少血,不賣掉些宅子田地怕是填不上這個窟窿。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誰讓他們去掏新帝的錢袋子。

    「還是太少。」端木憲仍是搖了搖頭。

    「五十萬兩?」范培中又往上加了十萬兩,已經加得心都要抖了。

    「太少。」

    連著被端木憲否決了三次,幾個閣老皆是神情複雜。

    八十萬兩加五十萬兩,那可是足足一百三十萬兩白銀啊!

    既然端木憲一直不滿意,范培中也懶得再提了,單刀直入地問道:「端木大人,乾脆你自己說個數字吧!」

    其他幾位閣老也是深以為然,也別讓他們在那裡猜來猜去了。

    端木憲慢慢地捋著鬍鬚,用手比了個「八」。

    其他人全都目瞪口呆,不知道是驚多,還是嚇多。

    游君集略顯結巴地說道:「八……八十萬兩?!」

    范培中與黃思任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

    端木憲一下子從五十萬兩加到八十萬兩,這簡直是獅子大開口,比慕炎還狠!

    范培中斟酌著勸道:「端木大人,這贖身銀總得要他們拿得出來的。要是他們拿不出來,定太高也沒用。」

    八十萬貪銀加上八十萬罰銀,足足一百六十萬白銀,順王怕是要砸鍋賣鐵了。

    這論起算錢來,其他人可與端木憲沒法相比,端木憲胸有成竹地跟他們一一講道理:「順王這些年收了八十萬兩銀子,可這銀子能生銀子啊。」

    「順王妃這十年來悄悄地放了不少印子錢,這幾年又往海貿上投了些銀子,這兩樣那可是暴利。再加上,用這些貪銀置的田地、鋪子也能有營收,算起來八十萬兩也差不多了。」

    端木憲覺得自己還算少了,這要是自己,這麼多年,用這八十萬兩能做的生意太多了,掙個四五百萬兩也不是問題。

    「……」

    其他閣老被端木憲堵了一嘴,一時啞口無言。

    文華殿內,靜了片刻,只剩下燭火燃燒的滋滋聲分外響亮。

    范培中等幾個閣老默默地交換著眼色。

    好一會兒,黃思任清了清嗓子,又提議道:「端木大人,八十萬兩還是太多了,我看不如折中一下,六十萬兩如何?」

    「不行。」

    「……」

    幾位閣老你一言我一語,足足「商討」了一晚上,他們五個人一起也終究沒說過端木憲。

    端木憲是算學高手,又是戶部尚書,天天與銀錢、數字打交道,怎麼都能給他們算出一筆賬來表明他給每個王爺列的罰銀是合理的。

    次日早朝上,徹夜未眠的幾個閣老們準時出現在了金鑾寶殿上,當皇帝升上寶座后,端木憲第一個從隊列中站了出來,把「贖身銀」的具體章程呈了上去。

    「皇上,這是臣與幾位閣老昨晚連夜擬的章程。」

    「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宗室亦不能例外,內廷司一案,宗室雖未直接參与貪腐,但收受賄賂亦難辭其咎,不得不罰。」

    「為了避免有人推諉,故意不交罰銀,還請皇上能夠允許戶部,罰沒其鋪子、莊子、田地等等,以此抵債。」

    端木憲說得義正言辭,慷慨激昂,其他的朝臣們卻是第一次聽說「贖身銀」的事,一個個目瞪口呆。

    滿朝嘩然!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