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74章 番外013跪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74章 番外013跪下字體大小: A+
     

    「皇叔祖,坐下再說吧。」

    慕炎客氣地伸手示意禮親王坐下,他自己也坐了下來。

    小內侍立刻給兩人都上了茶,茶香裊裊,與窗外飄來的花香交糅在一起。

    慕炎知道禮親王是為何而來,也就不繞圈子,開門見山地表明了自己的態度:「皇叔祖,這件事與皇后無關,是朕的意思。」他直接把事都攬在了自己的身上。

    禮親王愣了一下,再一想,隱約明白了什麼。

    也是,金吾衛是新帝借給皇后的人手,今日這一切的背後自是有新帝的全力支持。

    整治內廷司無論是皇后的意思,還是皇帝的意思,都不重要了,關鍵是帝后堅定不移地站在同一條戰線上。

    慕炎有條不紊地接著道:「皇叔祖,這個月來,朕查了宮中這些年的賬冊,還有內廷司上貢到內承運庫的貢品賬冊。您怕是不知道吧,這幾年各地進貢的貢品至少被內廷司黑了一半。」

    「還有宮中的採買,只去歲內廷司就至少黑下了兩百萬白銀;近得說,上個月內廷司就花了五十萬兩採買一萬塊冰塊,這冰價是市面上的二十幾倍。」

    「其他炭火、嚼用等等,朕就不一一例舉了,皇叔祖要是有興趣,朕讓人把這些年宮中的賬冊都給您送去府上,您可以慢慢看。」

    慕炎說得平靜,彷彿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罷了。

    「……」禮親王的臉色則越來越難看,為慕炎所言心驚不已。

    慕炎慢慢地扇著摺扇,看著禮親王的眼睛問道:「皇叔祖,您說,朕該不該查?」

    「……」禮親王根本答不上來。

    他知道內廷司貪,哪朝哪代的內廷司都貪,可他以為內廷司最多是在採買時賺些差價,就是王府管採買的管事也難免賺差價、拿回扣,本來禮親王是想勸勸慕炎,水至清則無魚,讓他放怡親王一馬。

    他完全沒想到怡親王竟然貪到了這個地步,其中竟會有這麼大的差額,而且,內廷司竟然連貢品也敢背著皇帝悄悄昧下。

    禮親王皺了皺眉頭,遲疑道:「皇上,不會是弄錯了吧?怡親王應該不會這麼大膽。」

    一年貪了兩百萬兩,那怡親王手掌內廷司十四年,又一共貪了多少?!

    禮親王簡直不敢想下去。

    慕炎淺啜了一口熱茶,氣定神閑地放下了茶盅,似笑非笑地說道:「他從前是不會這麼大膽,但是慕建銘縱容了他這麼久,把膽子都養肥了。」

    「……」禮親王啞然無聲。

    慕炎扯了下嘴角,又道:「皇叔祖,朕與皇后兩人,一日三餐,每餐也不過五菜一湯,幾身新衣。這每個月三五十萬的銀子都去了哪兒呢?」

    「朕可不想百年後,給子孫留下一內庫的假貨。」

    「說不定,後世還會覺得朕沒眼光,盡收集些贗品,還把贗品當寶貝藏在內庫里。」

    「朕沒眼光也就算了,可不能連累皇后被人叨念。」

    慕炎滔滔不絕地說著,心道:自家蓁蓁的眼光可不能被人質疑,蓁蓁要是眼光不好,又怎麼會看上自己呢!

    「……」禮親王眼角抽了好幾下。

    一開始,慕炎說得還挺正常的,怎麼越說就越跑偏了呢?

    慕炎可不在意禮親王想什麼,自顧自地繼續道:「皇叔祖,朕以前說過『既往不咎』,可是怡親王都往朕與皇后臉上甩巴掌了,莫不是還要朕把臉湊過去讓他打不成!」

    「朕是皇帝,可不是冤大頭!」

    慕炎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個挑眉,就釋放出一股逼人的氣勢。

    「……」禮親王完全插不上話。

    說著,慕炎神色一肅,唇角的笑意收起,語調輕緩而又不容質疑地說道:「朕意已決,必須徹查內廷司的貪腐,誰來求情都沒用!」

    禮親王也明白怡親王確實貪了,而且貪得還不少,可問題是,這件事不僅僅涉及內廷司,也涉及到宗室,像今天這般把案子放在京兆府公審,這未免也太難看了,難免讓宗室成為百姓間的笑話!

    再說了,怡親王貪的錢多少也分給宗室一部分……

    「皇上,怡親王為大盛立下不少軍功,於國有功,此事能不能從輕發落,給他一個機會將功補過?」禮親王試著為怡親王求情。

    慕炎毫不動容,俊美的面孔在陽光下泛著幾分冷意,聲音漸冷,「怡親王哪怕有著些許軍功,也不能保他一世。這些年,他貪的這些也早就抵了那點軍功!」

    「宗室從他地方得了好處,就想維護他,朕也是明白的,但是,皇叔祖,您別忘了,這點好處是從朕的口袋裡挖出去的。」

    「您覺得,宗室能不能拿得住?」

    慕炎隨手收起了摺扇,那「啪」的一記聲響似乎敲打在了禮親王的心口。

    禮親王神情複雜地看著慕炎,欲言又止,心沉了下去。

    既然該說的都說了,慕炎也就不打算留禮親王了,語氣淡淡地打發道:「皇叔祖,您要是沒別的事,就請回吧。」

    禮親王的嘴巴張張合合,複雜的心緒最後化成一句長長的嘆息。

    禮親王站了起來,對著慕炎行了禮,就隨一個小內侍退了出去。

    御書房外,順王、興王、敬王等王爺們全都在原地焦急地等待著,有人來回走動著,有人伸長脖子望著御書房的方向,有人不時找守門的內侍打探消息。

    見禮親王垂頭喪氣地從御書房裡出來了,他們皆是心一沉,隱約猜到了結果。

    果然——

    「這件事怕是不成了。」禮親王毫不隱瞞地直言道。

    「……」

    「……」

    「……」

    眾王爺皆是眉宇緊鎖,心裡浮現同一個想法:莫非這件事其實是皇帝的意思?!

    順王急躁地脫口道:「皇上……莫非真要整治內廷司?」

    「是。」禮親王點了點頭,眸色幽深,透著幾分無奈,幾分感慨,幾分唏噓,「哎,也是怡親王這些年做得太過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畢竟新帝不是戾王,端木皇后也不是那位謝皇后。」

    想著慕炎說到皇后時的神情,禮親王的神情更為複雜,感慨地說道:「咱們這位皇后,可不是歷朝歷代能相比的。」

    禮親王這句話直中要害。

    「……」眾位王爺微微睜大眼,皆是啞口無言。

    他們不禁想起了這位端木皇后的靠山,忍不住抖了三抖,心裡發虛:那一位的手段誰不怕呢?!

    歷朝歷代,有哪位皇后的靠山像端木緋身後的「那一位」這麼牢靠啊!

    突然,一陣風刮著幾片殘葉飛了過來,其中兩片缺口的殘葉恰好落在兩位王爺的鬢髮間與肩頭,但他們都毫無所覺。

    禮親王將雙手藏在袖中,又道:「今天京兆府公堂上的,你們也都看到了……」

    「……」眾王爺回想著公堂上的一幕幕,頭大如斗,臉色非常之難看。

    這京兆尹號稱父母官,其實就是岑隱的走狗,事事都是向著皇后,句句都是偏幫皇后。

    還有公堂外的那些百姓,他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全都一味支持皇后,一個個像是被下了蠱似的盲目。

    順王咬著后槽牙,恨恨道:「愚民就是愚民。」

    其他幾位王爺也是心有戚戚焉地紛紛點頭。

    禮親王神色淡淡地掃視了他們一眼,心裡疲憊,揉了揉眉心道:「愚民又如何?上次祭天,是皇後娘娘求來了雨,天下皆知,這就是鳳命。」

    「若是這次皇上說的地龍翻身,皇後娘娘也『預知』到了,那麼她的地位將穩若泰山。」

    得民心者得天下,皇帝以此手掌天下,皇后則以此母儀天下。

    「……」一眾王爺們面面相看,都噎住了。

    此時此刻,他們都感覺到這事比他們預想得要棘手數倍。

    禮親王又道:「還有那些學子……」

    想到那些學子,幾個王爺的神情更凝重,也更糾結了,眉心深深地隆起。

    下午京兆尹審案時,也有不少文人學子陸陸續續地聞訊而來,全都全力聲援皇后,更有人表示要回去動員同窗們一起上書,支持皇后徹查內廷司。

    雖然怡親王妃的這樁案子,一個字沒提內廷司,可是,但凡不傻的都知道這案子其實直指內廷司,那些學子們自然也猜出了皇后的深意,一個叫得比一個起勁,一派眾志成城。

    當時的一幕幕在幾個王爺腦海中閃過,頭痛欲裂。

    他們的胸口都憋著一口氣,徹查內廷司就等於是挖他們的血肉,以後沒了內廷司的孝敬銀子,他們怕是要拮据度日了。

    順王哪裡甘心,怒了,臉色鐵青地說道:「那些個學子都是自詡品性高潔,哼,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其實還不是趨炎附勢,明知道皇后『栽贓嫁禍』怡親王妃,非睜眼說瞎話。」

    順王的拳頭捏了放,放了捏,眼神陰鬱如深潭。

    本來,順王還考慮過挑動那些文人學子鬧事的,結果他沒說幾句,就被那些不長眼的學子給懟了:

    「你非議皇後娘娘,是何居心?!」

    「皇後娘娘敢令京兆府當眾審理此案,光明正大,可見問心無愧!」

    「依小生之見,內廷司若是問心無愧,那就讓京兆府查好了。」

    「就是就是。徹查之後,若是內廷司確實清白,豈不是可以堵天下人的悠悠眾口!」

    「……」

    那些學子全都盲目地支持皇后徹查內廷司。

    順王覺得所有人簡直都是瘋了,面色青了又白,白了又紫,心口像是有一頭犀牛在橫衝直撞著。

    興王在心裡幽幽地嘆氣,心頭雪亮:現在皇后不僅有皇帝與百姓的支持,還有那些學子的擁護,還有誰能動得了她呢?!

    皇后的地位已經穩如泰山,牢不可破了!

    這一切,禮親王其實也是看在眼裡的,但是他有他的顧忌,怡親王到底是宗室的人,是他的皇侄,他又是宗令,於情於理,他能拉怡親王還是想拉他一把的……事已至此,已經不可為了。

    禮親王負手而立,沒再說話。

    又是一陣微風拂來,吹得上方的枝葉搖曳,在眾人的臉上留下斑駁的光影,襯得他們的神情更為複雜。

    一旁的興王也抿唇沉默了,他知道徹查內廷司之事怕是沒有轉圜的餘地了!

    這一刻,興王突然有些後悔了。

    也許自己根本就不該牽扯進來,畢竟他們興王府從內廷司得到的好處其實連皮毛也稱不上,何必為此對上新帝與皇后,不值當的!

    周圍靜了下來,太陽漸漸地西斜,暖風徐徐,吹得眾人愈發氣悶,透不過氣來。

    須臾,敬王乾咳了一聲,無奈地問禮親王道:「皇叔,真得不能挽回了嗎?」

    「皇上心意已決。」禮親王點了點頭,「他的性子你們也知道的。」

    對於這位新帝的強勢與任性,敬王等人也是深有體會的。

    禮親王看向了順王,勸道:「順王,你和怡親王一向關係不錯,你去勸勸他,讓他向皇上低個頭,主動交出內廷司,說不定皇上會念在他曾於國有功的份上,保住他的爵位。」

    敬王猶不死心,猶豫了一會兒后,又道:「難道就不能讓那些大臣……最多給他們些好處便是。」

    敬王說得含糊不清,意思是,讓大臣們在朝上施壓。

    其他王爺們神色各異,有的人又露出一絲希望,有的人早就心灰意冷,有的人眉頭緊皺,心亂如麻。

    禮親王又嘆了口氣,反問道:「誰敢?」

    敬王啞然,在心裡搜索了幾個名字,但又迅速地一一否決,額頭沁出一層冷汗。

    禮親王接著道:「沒有涉及到自己的利益,誰敢為了這點銀子去出頭?」

    內廷司這盆水本就混,裡面盤根錯節,水深得很,普通的官員都不會輕易涉入內廷司的案子里,畢竟,弄不好非但得不到什麼好處,反而會惹得一身腥,有理說不清。

    他們宗室說到底也是這麼多年得了好處,才「必須」站在怡親王這邊。

    「而且,」禮親王頓了一下,語調變得更慢了,提醒道,「別忘了,咱們那位皇后的靠山硬著呢。」

    想到那位遠在懷州的「靠山」,一眾宗室王公們都咽了咽口水。

    是啊,沒有牽扯到自身的利益,誰敢為了這點銀子,去對上皇后?

    畢竟誰人不知對上皇后,那就是對上岑隱!

    「……」

    「……」

    「……」

    一眾王爺們再次默然,一個個心煩意亂。

    內廷司的銀子他們也拿了十幾年了,就算一開始拿得不踏實,到後來享受著銀子帶來的好處也就覺得理所當然了,從來都不覺得會到如今的地步。

    幾位王爺三三兩兩地彼此交換著眼神,想到了從前。

    其實從前廢帝在位時,也不是沒有人要查過內廷司,但後來皆是不了了之。

    廢帝這人耳根子軟,只要他們對著他有意無意地吹幾句耳邊風,廢帝自會處置那些個對內廷司提出質疑的官員,最後那些官員被貶的貶、外放的外放。

    一次,兩次后,自然也就無人敢再打內廷司的主意!

    今時不同往日,現在,他們卻是有力沒處使……

    順王揉了揉太陽穴,頭痛欲裂。

    怡親王每年都給自己十幾萬兩白銀,這些銀子足夠他們闔府的人過著舒適奢靡的生活了,要是以後沒了這筆銀子,自己該怎麼辦?!

    靠順王府名下的莊子、鋪子、田地什麼的,自家還能過得這麼體面嗎?!

    以後怕是連府里嚼用都至少要減半,還有,他馬場里養得那些名馬寶馬每年也要耗不少銀子,他還能保得住他的馬場嗎?!

    順王越想越痛心,覺得自己的心在滴血,似乎被剜掉一塊肉似的,疼痛難當。

    想到這裡,順王就恨不得趕緊出宮去找怡親王,不是勸他,而是想和他一起再想想辦法。當務之急還是要設法助怡親王度過這個難關。只要能熬過這關,怡親王也會記得自己的好……

    就在這時,就聽禮親王又開口道:「順王、興王、敬王……」

    怡親王連續叫了幾人,這幾位王爺的王妃都是方才上過京兆府公堂的。

    「本王琢磨著,既然怡親王妃已經被定了罪,若是皇後娘娘真要追究起來,你們幾家的王妃就逃不了一個偽證罪,按著大盛律,那可是要當堂笞三十的!」

    什麼?!

    順王、興王、敬王等幾位王爺皆是目瞪口呆。

    周圍又靜了一靜。

    敬王脫口道:「不會吧?」

    這下,他們都急了,也顧不上怡親王府的事了,要是他們的王妃真被京兆尹那個愣頭青衝撞了,在京兆府公堂上被笞上三十,那他們幾家可都要成為整個京城的笑話了!

    順王、興王等王爺們再也站不住了,連忙對著禮親王告辭,一個個以最快的速度跑出了宮,然後上了馬,策馬而去。

    他們的目的地都是同一個方向——京兆府。

    一個時辰前,他們聽怡親王妃被判了刑后,就沒管後續,匆匆地隨禮親王進宮想要找新帝討個說話,一時都忘了他們的王妃還在公堂上。

    或者說,他們根本就沒想過王妃們可能會被告個偽證罪。

    只要不是謀逆通敵的大罪,宗室一向超脫於律法之外,便是宗室犯了錯,也往往由帝后以家事的角度私了處置了,免得傳揚出去損了「皇室威儀」,讓皇室變成百姓茶餘飯後的話題,這是專屬於宗室的「便利」。

    也正因為如此,這些王爺根本沒想過會有人敢為難幾位王妃。

    今日以前,順王等人從來沒想過有哪個官員敢擅自越過皇帝定宗室的罪,可是今日之後,他們可不敢拍胸脯亂說了,最近這幾任京兆尹就是皇后和岑隱的走狗,為了討主子歡心,京兆尹什麼都敢做!

    笞幾個王妃算什麼,沒見前兩任京兆尹都因為以前討好了皇后,所以就步步高升了嗎?說不定何於申就豁出去了呢?!

    王爺們越想越是心急如焚,馬鞭揮個不停,喊著:「駕!駕!」

    馬蹄飛揚,在京城的街道上疾馳而過。

    宗室的這波風浪,朝堂上下這麼多雙眼睛都是看在眼裡的。

    連怡親王都被開刀了,那些宗室王公們一天之內兩次進宮面聖都沒能鬧出什麼名堂,內廷司的其他官員們都是人人自危,生怕帝后的這把火燒到自己身上。

    這一夜,不少人都是輾轉難眠。

    到了次日早朝上,大部分官員也不敢亂說話,不是什麼緊急的事,壓根都不敢提。

    早朝的氣氛變得尤為壓抑,似有看不到的暗流在涌動著。

    一眾官員中,唯有端木憲氣定神閑,唇角始終噙著一抹淺笑,心裡嘆道:小孫女下手真是穩准狠!

    昨日京兆府公審,端木憲雖然沒去,但也派下人去聽審了,對於公堂上發生的事知道得清清楚楚。

    連他也不得不感慨,自己恐怕也沒法做得更漂亮了。

    端木府里有端木紜在,小孫女未出嫁時萬事不愁,看著無害極了,其實這丫頭就是藏著尖指甲的貓,會撓人的。

    端木憲得意極了:自家小孫女就是厲害!哪哪都好!

    算算日子,小孫女也好幾天沒回娘家了,自己今天回去得和大孫女說一聲,讓小孫女多回來家裡玩……

    端木憲看著面無表情,其實思緒早就跑遠了,根本就沒注意其他朝臣說了些什麼,更沒注意其他朝臣是怎麼看他的。

    一直到快要散朝的時候,金鑾寶座上的慕炎突然拋下了一句:「今天內承運庫要盤點,端木大人、游大人、范大人……」

    慕炎一個個地點著名,把內閣幾位閣老、宗令、大理寺卿、左右都御史全都叫上了。

    「大家都一起去看看吧!」

    「……」禮親王雙眸瞪大。別人不知道內承運庫有什麼問題,可他卻是昨天親耳聽新帝說了。

    禮親王趕緊對著不遠處的一個內廷司官員使眼色,讓他趕緊去告訴怡親王。

    那官員的臉色難看極了,點了下頭,表示他意會了。

    散朝後,那官員幾乎是以最快的速度衝出了金鑾殿……

    當天正午,怡親王頂著灼灼的日頭跪在了重華宮前。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