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73章 番外012罪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73章 番外012罪名字體大小: A+
     

    這些宗室王公們氣勢洶洶地進了宮,卻被攔在了重華宮外。

    「皇上說了,不見。」

    一個青衣小內侍下巴微揚,趾高氣昂地傳達了慕炎的意思。

    他覺得這些個王爺們真是沒眼色,皇上忙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才閑下來,正在陪著皇后呢,他們偏要跑來打攪。

    禮親王、順親王等幾位王爺皆是一怔,怡親王的臉直接沉了下來。

    小內侍淡淡地掃了怡親王一眼,又道:「皇上說了,皇後娘娘都找到梳子了,人贓俱禍,幾位王爺就不用求情了。」

    這番話說得這些宗室王公們像是來給怡親王妃求情的一樣。

    「……」

    「……」

    「……」

    小內侍說完也不在意他們什麼反應,就直接轉身返回了重華宮。

    只留下眾王爺在殿外面面相看,神情各異。

    有的皺緊了眉頭,有的露出憤然的表情,有的驚疑不定,有的若有所思。

    怡親王以及數位王爺都不甘就無功而返,怡親王給某個王爺使了個眼色,一個留著小鬍子的王爺就忿忿地說道:「禮親王,皇上這也未免也太……」太偏袒皇后了吧!

    「我們總不能由著皇上、皇后亂來吧?」另一個王爺也是不滿地介面道。

    禮親王抬眼朝重華宮方向望去,沒說話。

    其他幾位王爺圍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討論著對策。

    他們還沒討論出個所以然來,後方,一個三十七八歲的錦袍男子突然步履匆匆地來了。

    錦袍男子對著禮親王揖了揖手,道:「父王,兒子剛剛聽說,京兆府要開堂了……」說著,他朝怡親王看了一眼,「要審理弟妹的案子。」

    什麼?!

    一眾王公們再次驚了。

    皇后還真是不留半點情面,這麼點事居然鬧上京兆府了!

    而且,歷來皇家的事有皇家的處理法,從來都沒有鬧上京兆府的,這不是讓外人看了皇家的笑話嗎?!

    不但這些宗室王公們驚了,連京兆尹何於申都驚了。

    聽程公公說了事情的「前因後果」后,何於申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這分明就是皇后與內廷司的一場博弈。

    但是,他能怎麼樣,當然是堅定不移地向著皇後娘娘啊!

    何於申是個果決的,乾脆心一橫,對師爺道:「吩咐下去,馬上開堂公審,請百姓聽審。」

    師爺有些猶豫,但還是領了命,趕忙退出了廳堂。

    程公公笑眯了眼,笑呵呵地地說道:「何大人,一切照規矩來就是。」

    何於申瞧程公公這副滿意的樣子,就知道自己做對了,冠冕堂皇地說道:「程公公放心,本官自會『秉公處理』。」

    京兆府辦事行之有效,不過一炷香功夫,就開了堂,還邀請了程公公和張寅武聽審。

    在京兆府衙差的有心宣傳下,消息一下子就傳開了,公堂外,里三層外三層地圍滿了聞訊而來的百姓,畢竟今天受審的那可是堂堂親王妃啊!

    被押到公堂來的怡親王妃已經快瘋了,面色鐵青,額頭上露出一道道深深的額紋。

    她可是宗室王妃,多麼尊貴,除了皇后、貴妃以及公主們外,其他命婦見了她都要卑躬屈膝,她居然因為「盜竊」成了階下囚?!

    「啪!」

    驚堂木被何於申重重地拍響,隨之響起的是他義正言辭的質問聲:「怡親王妃,你今日在鳳鸞宮中行竊,證據確鑿,你有何話可說?!」

    怡親王妃昂首站在公堂中央,硬聲道:「這是誣陷!」

    「皇后賜的貢梳就是這把,有興王妃、順王妃、慶王妃、敬王妃等人為證。」

    怡親王妃越說越是覺得自己底氣十足。

    沒錯,她是有人證的,而且這些人證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是堂堂宗室王妃。皇后想把髒水潑到她頭上,最後也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就在這時,怡親王、禮親王、順王等王爺們也都趕到了,他們的下人立刻幫主子們清道,讓那些圍觀的百姓讓出一條道來。

    公堂最前方的何於申自然也注意到了這些王爺們,不由把手中的驚堂木抓得更緊了,面上卻是一派威儀。

    他肅然道:「既然如此,那就宣興王妃、順王妃、慶王妃、敬王妃等上堂!」

    公堂外的興王、順王等人也都聽到了,眼睛不由瞪大。

    什麼?!京兆府竟然要他們的王妃也上公堂!!

    興王微微張嘴,想要反對,然而,金吾衛副指揮使張寅武已經下令金吾衛去宣那幾位王妃上堂。

    見狀,何於申如釋重負。

    他不過是區區京兆尹,想要宣幾位王妃來公堂,那也要看她們願不願意給這面子,由金吾衛出面就不同了。

    何於申又更有底氣了,挺直腰板坐在公案后。

    接下來,就是漫長的等待。

    由程公公和金吾衛坐鎮,還有這麼多雙眼睛盯著,就連幾位王爺也不好打斷這場審訊,只能跟著那幫百姓一起在堂外聽審。

    公堂外,熱鬧極了,那些百姓七嘴八舌地各抒己見。

    「這什麼怡親王妃真是不見黃河心不死!」一個豐腴的中年婦人尖著嗓子道,「皇後娘娘那可是天佑的鳳命,我可是親眼見過的,娘娘一求雨,老天爺就立刻降下大雨,皇後娘娘怎麼可能會冤枉別人!」

    「就是就是。」旁邊好幾個百姓皆是附和。

    另一個老婦道:「哎,皇後娘娘好心請這些王妃做客,這怡親王妃居然偷了皇后心愛的梳子,未免也太下三濫了吧。」

    「老姐姐,你是不知道?這些什麼王妃平日里日子過得大手大腳的,看著光鮮,其實骨子裡不知道多污糟!」

    「……」

    那些百姓們議論紛紛,對著怡親王妃投以鄙夷的視線。

    半個時辰后,興王妃、順王妃等人就被帶上了公堂,神情複雜。

    她們都是聰明人,早知道皇后是故意以此為由頭拿內廷司開刀,更知道自家府里每年有大筆銀子是來自內廷司的。

    而且,她們在來之前都已經得了自家王爺的叮囑,知道該怎麼說。

    順王妃第一個站出來,指著那匣子里的木梳道:「何大人,本王妃可以作證,這把梳子就是今早皇後娘娘賞賜給怡親王妃的。本王妃與諸位王妃親眼所見。」

    興王妃、敬王妃等其他幾位王妃也是紛紛附和。

    怡親王妃的下巴抬得更高了,隨意地撫了撫衣袖,又道:「何大人,你聽到了吧!本王妃光明磊落,還不會稀罕一把梳子!」

    何於申又拍了下驚堂木,道:「帶人證王長東。」

    什麼王長東?!怡親王妃挑了挑眉。

    很快,一個著青色直裰、身形矮胖的中年人被衙差帶上了公堂,正是端木緋和慕炎在市集上遇到過的「王師傅」。

    王長東是平民,自然不能像幾個王妃一樣站在公堂上,」撲通「一聲跪了下去,神情惶惶地磕頭道:「草民王長東參見青天大老爺。」

    何於申吩咐班頭把那個裝著木梳的匣子送到了王長東跟前,然後問道:「王長東,你可認得這把梳子?」

    王長東朝那匣子看了一眼,就點頭道:「草民認得。這把梳子乃是草民親手所制,這梳子上還有草民留下的刻印。大人可以看梳脊,上面雕的一隻皮鞠上刻著一個『東』字。」

    順王妃等人皺了皺眉,第一反應就是,怎麼可能,這梳子可是皇后賞的貢梳!

    王長東接著道:「上個月底,一個男人找到草民,說是要把草民刻的梳子全買了,其中一把因為被草民前一天拿去城南的市集寄賣,草民還匆匆去市集把這把梳子拿了回來。」

    此話一出,公堂外的那些百姓都沸騰了。

    「這也太不要臉了!明明是怡親王妃在市集買的梳子,居然指鹿為馬,非說是皇後娘娘賞的!」

    「我就說嘛,皇後娘娘天生鳳命,怎麼會冤枉人,定是怡親王妃偷了皇後娘娘的梳子,拿了把破梳子出來轉移視線。」

    「這人證物證俱在,她竟然還敢說皇後娘娘冤枉了她!」

    「……」

    其他王妃們則是面面相看,覺得局勢似乎往不可控的方向去了。

    怡親王妃的臉色難看極了,眸子里閃閃爍爍,震驚地看著王長東,一顆心急墜直下。原來皇后不止看出了貢梳是贗品,連製作贗品的人都找到了!

    不僅是怡親王妃,怡親王的臉色也不好看,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

    程公公神色悠然地看看公堂外的怡親王,見時機成熟,他抬手做了個手勢,一個小內侍就把一本冊子交到了他手中。

    另外兩個金吾衛把一個箱子提了上來,然後打開了箱蓋。

    程公公對著冊子念了起來:「一支赤金嵌紅寶石五鳳釵,一個紅珊瑚枝琥珀山子盆景,一個赤金鑲八寶杯,一套白玉三羊執壺,一件青花八吉祥雙螭耳抱月瓶……」

    他一邊念,金吾衛一邊把箱子里的東西一樣樣地取出來,全都呈於堂上。

    「這些都是怡親王妃自皇後娘娘那裡偷來的物件。」程公公道。

    那些百姓更激動了,或輕蔑,或唏噓,或憤然,或喝斥。

    「這未免也太貪心吧!」

    「皇後娘娘請喝一頓茶的功夫,就偷了這麼多東西出來!」

    「就是。真真人不可貌相,瞧著一副雍容端莊的樣子!」

    有人譴責,就有人發出質疑聲:「我看不對啊。」

    一個模樣清秀的少婦指著公堂上的青花八吉祥雙螭耳抱月瓶,「這麼大的瓶子要怎麼偷出來呢?」這麼大的瓶子總不可能藏在身上吧?

    但那點質疑立刻就被人壓了下去。

    「妹子,皇後娘娘說是她偷的肯定沒錯,指不定她有什麼邪法。」一個青衣婦人煞有其事地說道,提起皇后時,神色近乎虔誠。

    周圍其他百姓也是紛紛點頭附和。

    那少婦微微睜眼,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是了,皇後娘娘是鳳命,所以一眼瞧出來了。」

    公堂上的怡親王妃也聽到了,渾身繃緊,簡直快氣瘋了。

    她真想對那些百姓說,有種他們去試試看,要怎麼從宮裡把這些瓶子偷出來!

    平日里,怡親王妃身旁自有那些嬤嬤丫鬟圍著,哪裡需要她親自和這些平民百姓爭論,自有下人會出面料理這些事。

    她氣,她憤,她恨,卻也不可能紆尊降貴地與這些粗鄙的百姓去理論。

    「啪!」

    何於申再次敲響了驚堂木,正色道:

    「怡親王妃,你還有什麼話說!」

    一個小內侍惟妙惟肖地把這句話學了一遍,聲音與語氣聽著與何於申幾乎一般無二。

    他繪聲繪色地把公堂上的種種都稟到了端木緋這裡。

    「哈哈哈,妙,太妙了!」

    涵星樂不可支地撫掌道,笑著倒在了端木緋肩上,兩人笑成一團。

    小內侍來勁了,說得更愉快了,「娘娘,奴才瞅著那會兒怡親王妃的臉色精彩得都可以開染坊了……」

    亭子外的空地上,小狐狸頭一頂,把一個碗口大小的木球頂了出去,木球滴溜溜地滾了一路,撞倒了四根紅色的木樁。

    「糰子真棒!」端木緋樂呵呵地替小狐狸鼓掌,小狐狸昂首挺挺胸地回了涼亭。

    端木緋和涵星閑著無事,就跑來御花園裡玩木射,連小狐狸也加入了她們。

    宮女們很快就把那些被擊倒的木樁都重新扶了起來。

    接下來就輪到端木緋玩了。

    端木緋瞄準后,就把木球沿著地面投擲了出去……

    那小內侍還在接著往下說:「怡親王妃堅持說她是冤枉的,可是說的話那是錯漏百出,一會兒說那王長東是騙子,王長東就當場刻了一把梳子證明那把梳子是他所制;一會兒她又說是程公公把梳子掉包了,程公公就發了毒誓說,這把梳子就是他從怡親王府帶出來的,還讓王妃拿怡親王發毒誓……」

    「咚!」

    這時,端木緋拋出的木球撞到了兩根紅色的木樁,一根木樁一擊即倒,另一根來回晃了兩下。

    那小內侍與周圍的宮女們都屏息盯著那根木樁,心裡念念有詞:倒,倒,倒……

    在眾人灼熱的目光中,第二根木樁終於往一側歪倒了下去。

    眾人皆是如釋重負。

    她又進步了!端木緋滿足地笑了,走回了亭子里。

    小內侍一時忘了繼續往下說,涵星急了,連忙催促道:「那後來呢?」

    那小內侍也忘了自己方才說到哪裡了,就乾脆跳過了過程,直接說了最後的結果:「因為人贓俱禍,京兆尹直接就判了,判怡親王妃盜竊罪成立。」

    「噗嗤!」

    涵星更樂了,笑得是前俯後仰,覺得現任的京兆尹簡直是個妙人,下次京兆府要是有什麼大案,她一定要派人去替她看熱鬧。

    涵星捂嘴笑了好一會兒,笑得眼淚都擠出了眼角。

    一旁的從珍默默地把帕子遞給了自家主子。

    涵星順手接過帕子拭了拭眼角,道:「還從來沒有人用大盛律來判過宗室呢。」

    在大盛朝,宗室王爺們除非是犯了謀逆大罪,不得不接受三司會審或者皇帝殿審,通常情況下,王爺們就算犯了錯,也有皇帝或者宗令去管。

    現在京兆尹居然大大方方地依律判了親王妃盜竊罪,真是怎麼想怎麼有意思!

    這兩天京中的說書人又多了說書的素材了,涵星已經琢磨起明天找家茶樓去聽書了。

    肯定有趣!

    涵星給自己剝了個荔枝吃,隨口問了一句:「這盜竊罪是怎麼判的?」

    端木緋對律法熟得很,直接說了:「按照大盛律,凡盜竊已行而不得財者,笞五十,免刺;凡得財者,初犯,則於右臂刺字,再犯,刺左臂,三犯者,判處絞刑。」

    「得財低於十貫者,笞一百;達一百貫時,判一年徒刑,每增加一百貫,多服刑一年,但至多不超過三年……」

    「服刑三年加刺字,該!」涵星一點也不同情怡親王妃,覺得她是自作自受,只恨不得這刺字沒刺在她臉上。

    涵星今天本來是進宮來找端木緋玩的,還帶了一座茶壺大小的白玉彌勒佛雕塑。

    這座雕塑是涵星前兩天從嫁妝里找出來的,是雕塑名家柳含仕的作品。柳含惠與畫聖齊道之其名,素有「道之畫,含仕塑」之說。

    涵星看這座彌勒佛雕塑栩栩如生,袒胸露肚的姿態逗趣、笑容親和又不失慈祥,覺得端木緋一定會喜歡,就趁著今天進宮帶來給她賞玩賞玩。

    結果,端木緋一看就說這尊彌勒佛雕塑是假的。

    涵星當時就氣了,她的嫁妝可是內廷司準備的,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可想而知。所以,當她知道端木緋在整治怡親王時,心裡痛快極了。

    哼,連她堂堂公主的嫁妝里都能有贗品,可想而知,這內廷司是有多麼猖獗!

    涵星憤憤地又剝起了荔枝,問道:「緋表妹,內廷司從前也是這樣猖獗嗎?」

    為了內廷司的事,端木緋還特意翻了一些史書,又看了近十年宮中的賬冊,也是頗有幾分感悟的。

    她斟酌了下言辭道:「歷代內廷司都有貪腐,從前朝到本朝皆是如此,或輕或重而已,但整治內廷司不易,因此歷代皇帝多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從十四年前,怡親王手掌內廷司開始,一步步鯨吞蠶食,變本加厲,以至到現在,他們無所顧忌,肆無忌憚。」

    涵星當然知道任命怡親王的是自己的父皇,也明白是父皇的無所作為養大了怡親王的貪慾。

    父皇的確不是好皇帝。

    涵星抿了抿唇,連嘴裡的荔枝似乎都沒那麼甜了。

    「嗷嗷!」小狐狸蹲在表姐妹倆腳邊,來回看著二人,見她們只顧著說話,忍不住催促道。

    涵星低頭朝小狐狸看去,這才意識到輪到她了。

    涵星一邊起身,一邊擼了擼袖子,道:「糰子,讓你看本宮的厲害!」

    她從球筐里挑了木球,掂量了幾下,然後才將木球拋出……

    動作乾淨利落,靈巧敏捷。

    「咚!」

    木球將前方一排紅、黑木樁全數撞倒了。

    涵星美極了,樂滋滋地說道:「十根紅色計十分,扣掉兩根黑色木樁,還有八分!」

    「涵星表姐真厲害!」端木緋愉快地給她鼓掌。

    涵星一把將地上的小狐狸抱了起來,一邊摸,一邊炫耀道:「糰子,本宮厲害吧?你要是跟本宮回去,本宮天天陪你玩好不好?」

    小狐狸的回應是,掙扎著從她懷中爬出,又去玩下一輪木射了。

    涵星又返回了涼亭,興緻勃勃地看著它玩。

    小狐狸敏捷地鑽進了球筐里,自己挑起木球來。

    球筐被它搗得微微震動著,裡面的木球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只是這麼看著這隻白糰子,表姐妹倆的心情就變得輕快起來。

    涵星的思緒很快又轉回到了內廷司上,好奇地問道:「緋表妹,接下來會怎麼樣?」

    端木緋抿唇一笑,露出一個神秘兮兮的微笑,給了三個字:「等著吧。」

    涵星只覺得心像被貓兒撓似的痒痒的。

    端木緋笑眯眯地把剛剝好的一顆荔枝往涵星嘴裡一塞,她心裡知道,那些宗室王爺又要來了。

    正如端木緋所料,這樁「盜竊案」判決后,那些宗室王公們火速地從京兆府趕來了皇宮,再次跑去求見慕炎。

    他們頂著大太陽在御書房外等了半天,御書房的小內侍才慢悠悠地走了出來。

    「幾位王爺,」小內侍對著禮親王、怡親王等人揖了揖手,「皇上說了,只讓禮親王一人進去。」

    言下之意是其他人要麼請回,要麼就在這裡等著。

    幾位王爺面面相看,無論如何,慕炎這一次終於答應見人了。

    禮親王安撫了怡親王一句,就隨著那小內侍進了御書房。

    著一襲玄色直裰的慕炎就站在窗邊,手裡拿著一把摺扇,慢悠悠地扇著。

    年輕的帝王身形頎長挺拔,俊逸非凡,那眼角微微上挑的鳳眼透著一種睥睨天下的銳利,他不過登基數月,舉手投足間已經有了帝王的威儀。

    禮親王心裡複雜,有這樣強勢的帝王是大盛之福,但也同時是把雙刃劍……這件事再這麼鬧下去,宗室怕是要亂了套。

    禮親王對著慕炎行了禮,嘆息道:「皇上,您是不是管管皇後娘娘,這鬧得有點太過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