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52章 850認錯(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52章 850認錯(一更)字體大小: A+
     

    肖天淡淡一笑,說道:「我可不敢信金寨主。」

    「去歲我在萬壑山谷和建寧寺被人追殺,差點就丟了性命,要不是我運氣好,金寨主這次也用不著派徐師兄過來了。」

    肖天這番話說得意味深長,意思是,要是當時他死了,泰初寨那會兒怕是已經被金家寨給拿下了。

    「……」徐大堅最怕肖天提這件事了。當初正是他把肖天的行蹤透露給了金寨主,肖天才會遭遇連番刺殺。

    莫非肖天早就猜到了是自己?!

    不會吧?

    若是肖天知道了,他去歲十月平安返回泰初寨后,不是應該要找自己算賬嗎?!當時為什麼反而要放任自己帶走了一批下屬,那不是平白削弱泰初寨的實力嗎?

    沒錯,肖天一定不知道的。

    徐大堅在心裡對自己說,否則,肖天是不可能放過自己的。

    想著,徐大堅神色又自然一些,繼續勸道:「師弟,此一時彼一時。」

    「彼時,金寨主當年也是受人挑撥,以為師弟對金家寨心懷不軌,現在金寨主已經將那挑撥之人斬殺。」

    「以後,金家寨與泰初寨就如同兄弟,命運一體。若是師弟還有疑慮,金寨主說了,他願意立下字據,以示他的誠意。」

    肖天慢慢地摸著自己的下巴,似有沉吟之色。

    須臾,他才慢吞吞地說道:「徐師兄,要是金寨主真有誠意,那就讓他自己親自來和我談。」

    「就算你我兩家要合作,這得了晉州后,該如何分,總得說說清楚,也免得我白白忙活一場。」

    「你說是不是?」

    「……」徐大堅瞳孔微縮,眼神閃爍不已。這個他可不敢隨便替金寨主答應。

    一陣風猛地刮來,吹得周圍的樹枝噼啪作響,沙塵滾滾而來。

    今日的風有些大,陽光十分燦爛,曬得人暖洋洋的。

    晉州如此,陰了好幾天的京城也是如此。

    端木緋正窩在屋子裡做綉活,綉好了最後一針后,她剪斷線頭,美滋滋地笑了。

    「這雙鞋做得可真漂亮!」她自吹自擂道。

    一旁的碧蟬與綠蘿彼此互看了一眼,都是忍俊不禁。

    說句實話,四姑娘這雙鞋確實做得漂亮,鞋尖繡的飛燕那是栩栩如生,彷彿要從鞋面上飛出來似的,尖尖的鳥喙還銜了一朵大紅牡丹花。

    碧蟬笑眯眯地湊趣道:「四姑娘,大長公主殿下一定會喜歡的。」

    端木緋手上的這雙繡花鞋是特意為認親那日而做的。

    本來婚後認親時,女方要給男方的親眷做上不少自己繡的物件,比如鞋子、抹額、帕子等等的,但是端木緋不同,大婚後,她就是大盛的皇后了,除了安平以外,也沒人有這福氣收她親手做的綉品。

    就在這時,錦瑟挑簾進了次間,走到端木緋身前稟道:「四姑娘,戚先生和鍾先生求見。」

    端木緋挑了挑眉,有些意外,隨即就明白了她們倆是為何而來。

    「把人領去真趣堂吧。」端木緋吩咐道。

    「是,姑娘。」錦瑟匆匆退下。

    端木緋略略地整了整衣裝,又在髮髻間多加了一支碧玉梅花簪,就帶著碧蟬去內院最前面的真趣堂見客。

    當端木緋抵達真趣堂時,戚氏與鍾鈺已經在裡邊坐下了,丫鬟也給她們上了茶,奉為上賓。

    雖然端木緋總愛翹課,加起來也總共沒去過蕙蘭苑多少次,但是她對戚氏還是十分敬重的,笑吟吟地彼此見了禮。

    戚氏笑道:「端木四姑娘,好些日子不見,你近日可好?」

    碧蟬努力地憋著笑,總覺得戚先生言外之意是說姑娘又很久沒去女學了。

    端木緋可沒想那麼多,笑眯眯地說道:「多謝戚先生關心,您瞧,我還養得胖了一圈呢。」

    戚氏被小丫頭逗笑,「我近來畫了好幾幅春景圖,姑娘哪日得空來蕙蘭苑,幫我點評幾句。」

    說到話,端木緋眼睛一亮,「戚先生,我最近剛畫了一幅牡丹圖,先生可要一賞?」

    戚氏本以為小丫頭最近忙著準備大婚的事,怕是沒功夫畫畫了,意外地揚了揚眉,頷首應下。

    也不用端木緋吩咐,錦瑟就很有眼色地退出了真趣堂,回湛清院去取畫。

    兩人說話的同時,鍾鈺時不時地看著戚氏,神情間有些急切。

    戚氏輕嘆了一聲,立即進入了正題:「端木四姑娘,我與鍾鈺今日冒昧來訪,其實是想打聽一下付姑娘的事。」

    戚氏的神情有些複雜。她也是沒旁人可以託了,才想到了端木緋。

    其實她們前幾天就知道付家全家都被拿下,還下了獄,也包括了付盈萱。

    當時,鍾鈺就急了。

    她心急如焚地到處亂打聽,只打聽到付盈萱參與了楊家的謀逆案,連累了全家。

    但到底是什麼事,鍾鈺就不知道了。

    戚氏看鐘鈺像沒頭蒼蠅一樣亂撞,趕緊阻止了她。

    公主府的牡丹宴后,楊家謀逆案在京城中掀起了一片軒然大波,付家、封家等好幾戶人家都被牽連到謀逆案中,弄得京中人心惶惶,局勢正亂著。

    付家牽扯到了謀逆案,那可是禍及九族的大罪,非同小可。

    戚氏與鍾鈺幾十年的交情了,生怕鍾鈺為了付盈萱這個徒弟把她自己都折進去,勸了她好幾回,可是鍾鈺就是放不下付盈萱。

    所以,戚氏就主動提出她來找端木緋問問情況。

    本來,戚氏是打算自己一個人來的,但是鍾鈺非要跟來,說她一個人等著也難心安。

    戚氏也是能夠理解鍾鈺的。

    鍾鈺一生寄情於琴,她心裡只有琴和幾個徒弟,性子單純執著,就和曾經的戚氏一樣,曾經戚氏把章若菱視作親女疼寵有加,恨不得把所有的母愛都投諸在她身上。

    鍾鈺把付盈萱視若親女,現在付盈萱出了事,要讓鍾鈺不管不問,也不可能。

    這一點,端木緋也知道。

    「還請姑娘告知!」鍾鈺一臉懇切地看著端木緋,目光灼灼。

    鍾鈺是真急了。

    她看著憔悴了不少,人也瘦了一大圈,從她眼窩處的青影可見,她這些天怕是都沒睡上一個好覺,一直在為付盈萱的事操心、奔走。

    「戚先生,鍾先生,楊旭堯意圖謀逆,罪無可恕,而付盈萱是從犯,罪證確鑿,付家是受其所累。」端木緋就直說了。

    雖然她與鍾鈺處得不算好,鍾鈺看她總帶著幾分不以為然,不過,端木緋並不在意,她又不是金元寶,哪裡能讓人人都喜歡她。

    人與人能否處得好,要看緣分。

    但鍾鈺不是什麼壞人,所以,端木緋對她也是耐得下心來的。

    果然。對於端木緋的回答,戚氏並不意外。她也早猜到了付盈萱的事怕是無轉圜餘地了,今天跑這一趟說到底是為了讓鍾鈺死心。

    鍾鈺對付盈萱掏心掏肺,別無所求,可惜付盈萱不值得鍾鈺這般付出。

    「從犯?端木四姑娘,盈萱她到底做了什麼?」鍾鈺瞳孔微縮,臉色白了三分。

    她不敢置信地喃喃道:「不會的。盈萱不會這麼做的,她是個好孩子。是不是哪裡弄錯了?」她神色茫然,似是在自語著。

    在鍾鈺的心目中,付盈萱始終是當初那個才九歲的小姑娘,天真無邪,懷著對琴的滿腔熱情。

    彼時,小姑娘跪在自己跟前,對著自己恭敬地三跪九叩,一臉赤誠地對自己說:「先生,我會好好學琴的,就算不能青出於藍,也絕不會辱沒了先生!」

    她在自己門下學琴時,也的確是如此做的。

    她是幾個徒弟中年齡最小,也是最出色、最勤奮的一個,至少得了自己七八分的造詣。她還年輕,等她到了自己這個年紀,更是前途無量。

    鍾鈺一直對付盈萱寄予了厚望。

    端木緋沒有再解釋,正色地問道:「鍾先生,你覺得付盈萱如何?」

    鍾鈺不解地看著端木緋。

    端木緋與鍾鈺四目對視,黑白分明的眼睛恍如一面清澈的鏡子般。

    她再問道:「鍾先生,你捫心自問,你真的沒有發現付盈萱的不對勁嗎?」

    「你不過是自己騙自己罷了。」

    「你與她最是親近,親如母女,付盈萱可以瞞得過別人,卻是瞞不過你的,你早就察覺了,只是一直不願意承認罷了。」

    戚氏聽著心裡唏噓,端木緋其實說出了她心裡的話,因為她與鍾鈺是至交,有些話反而不好說。

    端木緋還在繼續說著:「你自以為了解付盈萱,也自以為能讓付盈萱走上你希望她走的路,可是,這是付盈萱的希望嗎?!」

    「付盈萱早就變了!」

    「……」鍾鈺的臉色越來越白,身子也微微顫抖了起來,眸子紛紛亂亂,一股苦澀的味道自心口向四肢百骸蔓延開去。

    真相往往刺人。

    誠如端木緋所說,自從一年多前再次見到從靜心庵逃出來的付盈萱時,鍾鈺就覺得付盈萱有些變了,變得和從前在江南時不一樣了。

    她變得深沉了,變得世故了,變得不再那麼純粹……

    這些從她這幾個月做的那些曲子上,就能夠聽得出來。

    付盈萱已經變了,鍾鈺明明發現了,卻一直不願意承認。

    她覺得付盈萱在靜心庵受了這麼多年的苦,在那種艱難的環境下,心性也難免受到一些影響,可能是一時想岔了,性子才會變得偏激。她只要多多引導,以這孩子的聰慧很快就會醒悟的,會變回曾經那個愛琴惜琴的付盈萱。

    鍾鈺曾經勸過付盈萱,勸她要心胸開闊,勸她別再對過去耿耿於懷,勸她別再把曲子賣給煙花之地。

    付盈萱嘴裡應歸應,卻是陽奉陰違。

    鍾鈺給了付盈萱一次又一次的機會,但是,付盈萱一次次地讓她失望了。

    鍾鈺心裡的苦澀濃得快要溢出來了。

    從元宵燈會起,付盈萱就一直早出晚歸,鍾鈺感覺不對,也問過她幾次,讓她有什麼難處要告訴自己,但每次付盈萱都只是隨口敷衍自己,後來又不顧自己的反對進了清平署。

    之後,付盈萱一天天地對自己越來越不耐煩,連敷衍都懶得敷衍了,總是說她忙,有時候,好幾天都不見人影,每次的借口都是清平署那邊忙。

    對於如今的付盈萱來說,她喜愛的不是琴,琴不過是她手上用來達成目的的一樣工具而已。

    鍾鈺幾十年醉心於琴,不通人情世故,卻也不至於連這點都感覺不出來。

    這段日子,鍾鈺一直在逃避。

    她心裡始終不願意去相信那個記憶中單純愛琴的小姑娘變得這麼多,變得這麼快,變成了一個她完全不認識的人。

    此時此刻,端木緋卻是直接撕開了鍾鈺不想承認的那一面,讓她不得不直面這殘酷的真相。

    鍾鈺閉了閉眼,神情苦澀,眼神黯淡,顯得更憔悴了,不過是短短一盞茶的功夫,她就像是一下子又老了好幾歲。

    她慘白的嘴唇微動,想說什麼,但終究是什麼也沒能說出來。她還能說什麼呢?!

    旁邊的戚氏沉默地飲著茶。

    撕開傷口雖然痛,但也總比讓傷口在看不見的地方化膿得好。

    說得難聽點,以她和鍾鈺的年紀與閱歷,又有什麼想不開的呢!

    端木緋坦然又道:「鍾先生,接下來付家的案子會由三司會審。若是先生願意,到時候可以去堂上聽審。」

    有的話旁人說再多也沒用,這是鍾鈺與付盈萱之間的事,不如讓鍾鈺自己去求證,自己去面對。

    鍾鈺深吸了兩口氣,情緒很快就平穩了不少,眼眸也沉澱了下來,幽深而明亮。

    她優雅地站起身來,鄭重地對著上首的端木緋行了禮:「端木四姑娘,多謝。」

    端木緋避開了,又得體地還了對方半禮:「先生多禮了。」

    她怎麼說也是女學的學生,鍾鈺就是她的先生,是長輩,端木緋又怎麼會受對方的禮。

    「……」鍾鈺有些意外地看著端木緋,神情更複雜了。

    戚氏笑著打了個圓場,道:「阿鈺,你要是真有心謝端木四姑娘,還不如送她幾本稀罕的曲譜呢。」

    端木緋也笑了,眉眼彎彎,點頭道:「知我者,戚先生也!」

    兩人相視一笑,連原本拘謹的鐘鈺也因此放鬆了不少,忙不迭應下。

    端木緋與鍾鈺又都坐了了回去,這時,錦瑟捧著端木緋那幅牡丹圖回來了,關於付盈萱的話題也就到此為止。

    三人一起賞了畫,喝了茶,之後,戚氏與鍾鈺也沒久留,很識趣地主動告辭了。

    端木緋吩咐碧蟬替她送了送她們。

    當馬車緩緩地從沐國公府駛出時,靜默了好一會兒的鐘鈺突然對戚氏道:「若雲,你說得對。我不該一葉障目。」

    她因為付盈萱,這些年,對端木緋一直懷有偏見,以致一葉障目了。

    戚氏微微一笑,神情溫和,輕輕地拍了拍鍾鈺的肩膀,「阿鈺,那丫頭看著小小的一個人,心胸與眼界便是我,也自愧不如。她一向豁達通透,也是把你視作先生,才會這麼說的。」

    鍾鈺也明白這一點。不然,今天端木緋大可以隨口打發了她們,何必多此一舉還安排她去聽審。

    當放開曾經的成見,再換個角度去看端木緋,鍾鈺發現自己以前真的是大錯特錯了。

    她們的馬車在馬夫的吆喝聲中越駛越快,只余那紛亂的馬蹄聲迴響在耳邊。

    車廂里,陷入一片沉寂。

    鍾鈺纖長有力的手指攥著帕子,沉默了許久。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鍾鈺才徐徐道:「若雲,我真不想相信,盈萱變了這麼多。」

    「從前在江南的時候,盈萱她醉心於琴,心無旁騖,經常與我一起彈琴、說琴、譜曲。」

    「她會為了把一首曲子彈好,廢寢忘食,指頭上磨出了厚厚的繭子。」

    「她會為了補好了一個殘曲,反覆揣摩,四處求教,與我秉燭夜談。」

    「……」

    回憶起往事,鍾鈺的眸光閃爍,直到此刻,她還是不願意相信曾經那個付盈萱會變成現在這副樣子。

    戚氏嘆了口氣,知道鍾鈺其實也不過是在宣洩心頭的鬱結而已,所以也沒勸她,只是道:「等開堂時,你可以親眼去看看。」

    鍾鈺沉默地點了下頭,端起了手邊的茶杯。

    她一定會去的,不親眼看看,她心裡總是有一絲僥倖,總是想著這一切會不會是一場誤會……又或者,盈萱她是不是被人騙了?

    兩人說話間,馬車往右拐去,鍾鈺手裡的茶杯也隨之微微晃了一下,杯中的茶葉蕩漾出些許漣漪來。

    鍾鈺盯著杯中澄澈的茶水,突然想到了什麼,感嘆地說道:「這小丫頭怕是最近自己也煩著呢。」

    就這樣,端木緋還願意費心招待她們,也是難得了。

    如戚氏所言,這丫頭確實心胸開闊,自己比她多活了這麼多年,反倒是著相了。

    「是啊。」戚氏感慨地應了一聲,知道鍾鈺說的是關於邪祟的事。

    這幾天,京城的大街小巷裡,除了楊家謀逆案以外,最受人關注的話題大概就是端木緋到底是不是邪祟。

    尤其端木緋的身份是未來的皇后,也為這個話題平添了不少關注。

    儘管那天在京兆府的公堂上,京兆尹已經定了端木朝與小賀氏夫婦倆誣告,其後又有楊家謀逆案震動了整個京城,明明圍觀審訊的人都知道是楊家圖謀不軌,所以故意污衊未來的皇后。

    可即便如此,關於端木緋是邪祟妖孽的流言蜚語還是在民間傳開了,而且還愈演愈烈,越說越像那麼回事,把端木緋說成了妲己再世。

    就連平日里不喜歡聽那些個閑言碎語、只寄情琴棋書畫的戚氏和鍾鈺也都在外出時、或者學生、下人的口中聽說了不少。

    三人成虎,眾口鑠金。

    這些個沒有真憑實據的閑言碎語那也是可以殺人的,而且,還殺人不見血。

    自古以來,此類的事數不勝數,尤其這世道,女子本就比男子要活得艱難些,女子的清譽不容有瑕。

    今日來沐國公府前,戚氏其實也有些擔心端木緋,怕小丫頭聽了這些難聽的流言心生鬱結,不過方才看端木緋氣色不錯,戚氏也略略鬆了口氣。她也不想給端木緋添堵,就沒主動提這個話題。

    鍾鈺心裡唏噓,沉聲又道:「若雲,前兩天我出門時,偶爾聽到了一些『傳言』。」

    她那趟出門本來是打聽付家與付盈萱的事,消息沒打聽到,倒是湊巧聽到了一些關於邪祟的傳言。

    「什麼傳言?」戚氏疑惑地挑眉看著鍾鈺。

    「最近京城、冀州、豫州一帶很久沒有下雨了,去年雪也少。」鍾鈺放下茶杯,蹙眉道,「我聽到有傳言說是因為端木四姑娘是邪祟附身,所以老天爺震怒,降罪大盛,才這麼久沒有下雨。」

    「還有人振振有詞地說,就是新帝決定立后開始,再也沒有下過雨。這是老天爺在對新帝發出警示。」

    「說,如若新帝再無視上天的警示,上天定會降下更大的災難,令得民不聊生!」

    鍾鈺的聲音透著幾分凝重,幾分艱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