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50章 848國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50章 848國運字體大小: A+
     

    端木憲私以為這件事慕炎還是做得很不錯的。

    當然,安平辦得更漂亮,不愧是先帝封的鎮國公主,不出手則已,一出手,手段就是快狠准,以雷霆之力打到了這些人的痛處,把庄郡王府、興和伯府的人給教訓了,殺雞儆猴,以儆效尤。

    他倒要看看以後誰還敢給新帝送女人!

    端木憲心中頗覺快意,又變得神清氣爽起來。

    他正要端起茶盅,突然又想起了最近聽到的一些私議,眸光微閃,轉了話題道:「四丫頭,下個月你就要出嫁了,最近就不要出門了。」

    端木緋立刻就乖巧地應了。

    她平日里本來也很少出門,反正家裡什麼都不缺,還有可愛的小侄子可以抱,她每天都忙得不得了。

    看著小孫女可愛又乖巧的樣子,端木憲欲言又止地微微啟唇,斟酌著言辭含糊地說道:「四丫頭,邪祟的事,全交給祖父就好,祖父會處置好,你不要擔心。」

    端木憲心裡有惱怒,更有心疼。

    今天還有人別有深意地與他說什麼民間有一種「國有妖孽是大災之象」的傳言,端木憲直接丟了一句「無稽之談」給對方,心裡卻還是有那麼一絲忐忑。

    從去冬起,豫州、冀州一帶就雨雪少,今年以來,更是沒有下過一場雨,再這麼下去,怕是要有旱災,恰逢這件事,他就怕給了有心人妖言惑眾的話柄。

    「……」端木緋一頭霧水地看著端木憲。

    什麼邪祟?!

    從牡丹宴后,端木緋每天都待在家裡,再也沒出過門,而端木紜也不會在她面前說這個話題,所以,端木緋壓根不知道這件事,連聽都沒聽說過。

    端木紜的面色微微一變。

    她可不想為了這些污糟事壞了妹妹的心情,拈起一塊芙蓉糕往端木緋嘴邊送,安撫她道:「蓁蓁,你不用管。」

    「要是阿炎真把這種胡言亂語當回事,不嫁也罷!」

    什麼邪祟附身,有傷國運,端木紜是一個字也不信。

    至今想起那日端木朝在公堂上公然詆毀妹妹的言論,端木紜就氣不打一處來,咬著牙斥道:「二叔父真是蠢!」

    端木緋咬著香甜鬆軟地芙蓉糕,一會兒看看端木紜,一會兒看看端木憲,一頭霧水,但還是替慕炎說了一句好話:「姐姐,你放心,阿炎不會當回事的。」

    但願如此。端木憲在心裡又嘆了口氣,想著端木朝這個不孝子,心口又是一陣壓抑。

    他揉了揉眉心,也不想提這個不孝子,問起了端木珩:「阿珩怎麼樣?」

    這幾天端木憲公務繁忙,都沒有回府,對於府里的情況也不甚了解。

    俗話說,天下無不是的父母。

    出了這樣的事,最為難的大概就是端木珩。

    親妹死得不明不白,生父生母到現在還關在京兆府的大牢中。

    「阿珩想去楊家把二妹妹接回來。」端木紜道。

    「……」端木憲才端起了茶盅,沒喝就又把茶盅放下了,眸光閃爍。

    端木憲回來看著端木紜和端木緋,遲疑地問道:「大丫頭,四丫頭,那你們倆的意思呢?」

    端木紜正色道:「祖父,二妹妹被楊旭堯所殺,她雖已出嫁,但從此與楊家再無瓜葛。她姓端木,那就接回來吧。」

    死者已矣,就算端木綺生前,她們堂姐妹之間有什麼恩怨,也隨著她的逝去,煙消雲散了。

    端木憲也是這個意思,點了下頭。

    端木綺就算有再大的不是,也不至於去謀反,也罪不至死。

    「接回來也好。」說話間,端木憲神色間更濃重了,沉聲道,「楊家犯的是謀逆大罪,禍及九族。」

    端木憲考慮得遠比端木紜要多得多,楊家的九族也包括了妻族的端木家,現在新帝是沒有追究端木家的意思,但是這未嘗不是一個把柄。

    楊旭堯既然殺了端木綺,不仁不義,那麼端木家接回端木綺的屍骨,葬回端木家祖墳,就意味著由宗族出面代表端木綺與楊家義絕,端木綺從此就不再是楊家婦了,以後,楊家再有什麼事,自然也不會牽連到端木家了。

    而且,在外人的眼裡,也不能說端木家是在撇清關係,只會斥楊家陰毒。

    端木紜和端木緋彼此對視了一眼,都是抿唇笑。

    有一點,端木紜的想法與端木緋一樣,慕炎還不至於為了這種小事遷怒到端木家身上。

    祖父有時候就愛杞人憂天。

    不過,就算她們說,估計祖父也聽不進去吧。

    祖父一向就是個喜歡居安思危的人,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他高興就好。

    端木憲其實是抽空回來的,回外書房換了一身衣裳后,他又匆匆走了。

    姐妹倆就胳膊挽著胳膊朝著內院方向去了。

    「姐姐,剛剛祖父說什麼『邪祟』,你也知道?」端木緋眨了眨眼,好奇地問道。

    端木紜本來是不想說這些來污了妹妹的耳朵,可事到如今,也只能一五一十地說了。

    她從三月十四日端木綺約她去清凈寺說起,一直說到了十五日她從公主府被帶去京兆府公堂后發生種種。

    「……」端木緋抿了抿唇。

    自己的事自己知,她的確是一縷幽魂,從這點上來說,端木綺沒有說錯。

    端木緋沉默了,眸色幽深。

    端木紜一邊往前走,一邊憤憤道:「那日十有八九是楊旭堯慫恿端木綺把我約去清凈寺的,端木綺也不過是楊旭堯手裡的一枚棋子罷了。」

    楊旭堯怎麼還沒有被抓到!端木紜皺了皺眉,暗道。

    被眾人所惦記的楊旭堯已經在一眾死士的護送下,逃到了冀州與晉州的邊界。

    這一路,楊旭堯風餐露宿,日夜兼程,又要躲避朝廷追兵的追擊,根本顧不上儀容了,頭髮上、衣服上都沾滿了塵土,下巴上更是鬍子拉碴,再不似京城的貴公子,反而像個亡命之徒。

    他已經幾天幾夜沒好好休息,沒好好吃過一頓飯了,這才短短那麼幾天,他就瘦了一大圈,看來既憔悴,又狼狽,哪怕端木綺復生,怕也一時忍不住眼前這個人是她同床共枕的夫君了。

    此刻,楊旭堯正席地坐在地上,背靠著樹榦,手裡拿著一塊乾糧,心不在焉地吃著,偶爾仰首咕嚕咕嚕地喝著牛皮水袋裡的水,又豪邁地以袖口擦擦嘴。

    他的周圍有十幾個死士正挎著長刀四下巡邏,他們警戒地注意著四面八方的動靜。

    須臾,一個著青色短打的中年死士策馬而來,其他死士一看他,就立刻放了行。

    中年死士策馬來到楊旭堯身側,然後利落地翻身下馬,抱拳對著楊旭堯行了禮,稟道:「公子,沒有發現追兵的蹤跡。」

    楊旭堯心不在焉地隨口應了一聲。

    這是這些天來,他聽聞的第一個好消息了。

    可即便如此,楊旭堯的眉頭依舊深鎖,眸子里明明暗暗地閃爍著,心中鬱結難消。

    自從他繼承了楊家的一切后,所有的事都十分順利,他已經習慣並享受這種順利了。

    他用著楊家的資源和金銀開路,這些年順風順水,一步步地在暗中擴張他的勢力。

    這一次,楊旭堯也是早早就計劃和布置好了一切。

    把端木紜牽扯進來是這個計劃的第一步,也是極為重要的一步。

    他的用意是拿端木紜來牽制端木緋,如此就可以逼迫端木緋助付盈萱進宮,不然,依新帝對岑隱的忌憚,就算付盈萱這邊成功地勾上了新帝,新帝也可能是不認賬的,付盈萱總不能去衙門告新帝始亂終棄吧?

    只要付盈萱順利進宮,就可以讓他與她的孩子變成慕炎的皇長子。

    接下來,就簡單了。

    他只需要靜待時機,借著慕炎的手先收拾掉岑隱,之後,慕炎就再無任何利用價值了。

    慕炎就可以去死了,能夠繼位的皇子也只有自己的孩子。

    楊旭堯又狠狠地咬了一口乾糧,眼神陰鷙如梟,「京城那邊現在怎麼樣?」

    那中年死士立刻就回道:「現在邪祟的流言在京城傳得沸沸揚揚,連冀州這邊都聽聞了,京城肯定手忙腳亂,暫時應該顧不上我們了。」

    「……」楊旭堯的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卻。

    當初,他是想要牽制和拿捏端木緋才弄出這邪祟的言論,還特意散布了這些傳言,又利用那些年輕氣盛的學子來推波助瀾,就是想以這個把柄來控制脅迫端木緋,讓端木緋從此不得不為他們所用。

    那也等於是他在慕炎的身邊安插了一個慕炎怎麼也不會懷疑的眼線,還可以一舉兩得地讓付盈萱以後在宮裡的日子好過些。

    可是,他的計劃功虧一簣。

    敗得太輕易了。

    計劃才開始了這第一步就敗了,端木紜澄清了殺人的嫌疑,付夫人與付盈萱母女也被安平拿下了。

    直到現在,楊旭堯都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出了差錯。

    明明端木綺順利地把端木紜約到了清凈寺;

    明明端木朝與小賀氏夫婦也落入了他的圈套;

    明明付盈萱借著清平署的便利順利進了安平大長公主府的牡丹宴……

    明明一切都是一步步按著他的計劃行事,卻莫名地失敗了。

    就連他也只能像是喪家之犬一樣,到處逃亡。

    中年死士看著楊旭堯臉色不佳,就又道:「公子,再往前七八里就進入晉州泰康城了,宅子都安排好了。」

    聽到晉州,楊旭堯的眉頭總算微微舒展開來,眼裡也有了光芒。

    晉州是楊旭堯在很早之前就布置下來的一條線,一方面是他可以利用的助力,另一方面也是他的一條退路,就是為了以防萬一。

    但是,楊旭堯原本以為不會有這樣的萬一,以為他絕對不會走到現在這一步。

    楊旭堯咽下最後一塊乾糧,從地上一躍而起,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吩咐道:「讓大家準備一下,一盞茶后,就啟程前往泰康城。」

    那些死士連忙領命,開始收拾行囊。

    楊旭堯吹了聲口哨,一匹在樹下吃草的黑馬就朝他跑了過來。

    楊旭堯抓住馬繩,利落地翻身上馬,仰首遠遠地望著晉州的方向,目光一瞬不瞬。

    「接下來,我們必須把晉州拿在手裡,日後方才進可攻、退可守!以晉州為界,二分天下。」

    楊旭堯神情堅定地說道。

    微風迎面拂來,吹亂了楊旭堯頰畔的碎發,凌亂地覆在他俊朗的面頰上,渾身上下透著一股野心勃勃的味道。

    「公子英明。」那黑衣死士立刻對著馬上的楊旭堯抱拳,神情恭敬而虔誠,目光赤誠而專註,就彷彿楊旭堯就是他們的神明般。

    楊旭堯心裡暗自慶幸先輩還給自己留下了這批忠貞不二的死士,他才不至於孤軍作戰。

    楊旭堯定了定神,硬聲又道:「現在看來,只能先扶持慕祐景了。」

    當初楊旭堯派人救下慕祐景,又千里迢迢地把他送到了南懷,就是想利用慕祐景皇子的身份與南懷女王蘇娜合作,想藉助南懷人的力量北上。

    楊旭堯也知道這件事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成的,他做好了準備,也許需要十年甚至更久才能成事。

    然而,付盈萱突然進入了他的視野,讓他看到了還有另一種可能性,因此,他暫時棄了慕祐景,選擇了付盈萱。

    如果能成事,這會是一條捷徑,也許他不用五年就能弄死慕炎,然後以攝政王的身份輔助新主,把大盛的大權牢牢地握在手心,讓他們易家的血脈再次登上那中原之主的位置!

    偏偏計劃失敗了。

    此時此刻,他不得不慶幸,他還有慕祐景這枚可以利用的棋子,幸好他當時也只是晾著慕祐景,沒有與他翻臉。

    「我還沒有敗。」楊旭堯喃喃自語道。

    他的眼睛越來越明亮,腰板挺得筆直。

    他已經走到這一步,沒有回頭路了。

    敗即死,贏即天下。

    沒錯,雖然他一時失利,只能退出京城,但他並非一無所有。

    他還有黃金,他還有火銃營,他還有一眾忠心耿耿的私兵與死士。

    就算現在楊家的祖宅被查封了,也不妨事,那裡藏的也只不過是楊家產業的一小部分而已。

    他還沒有敗!!

    這時,一眾死士也都做好了準備,紛紛上了馬,馬匹們一邊發出嘶鳴聲,一邊踱著鐵蹄。

    「我們走!」

    楊旭堯一夾馬腹,他胯下的黑馬就一馬當先地沖了出去,策馬而去。

    那些死士們也都如影隨形地緊跟了上去,馬蹄飛揚,濺起一片灰濛濛的塵霧。

    一行人馬不停蹄,一炷香后,他們就來到了泰康城。

    中年死士早就來探過路,便在前頭帶路,穿過六七條街道,他們就來到了位於城南的一處宅子前。

    幾乎是他們抵達的那一刻,就聽「吱呀」一聲,宅門從裡面被人打開了。

    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帶著兩個青衣小廝迎了上來,恭敬地行了禮,又請楊旭堯一行人全都進了宅子。

    一個小廝謹慎地探出頭看了看宅子外的街道,確認沒人注意他們,這才又把大門關閉了,街上又恢復了之前的平靜,彷彿根本就沒人來過。

    「公子,」老者伸手做請狀,領著楊旭堯往裡走,「這一路您辛苦了,要不要先洗漱一下歇息一會兒?」

    「不著急。」楊旭堯哪裡有心情歇息,「先說正事吧。」

    老者把楊旭堯領到了一間廳堂中。

    楊旭堯大馬金刀地在上首的太師椅上坐了下來,中年死士坐於下首,小廝很快給他們上了茶。

    一坐下,楊旭堯就急切地問道:「先跟我說說肖天那邊怎麼樣了?」

    老者微微一笑,拱手道:「公子放心,肖天已經相信了。」

    楊旭堯聞言,如釋重負,身形放鬆地靠在了椅背上。

    這是他今天聽到的第二個好消息。

    是了,肖天不過是區區一介山匪,當初也不過是為了權力與利益才會同意朝廷的招安,像這樣一個只會打打殺殺的莽夫,他懂什麼,?!他怕是以為只要助朝廷平定晉州,他就能得潑天的富貴、封侯拜相呢!

    這世上的事哪有這麼簡單的,他們只需要略加挑撥,肖天自然會對朝廷生疑。

    只要肖天與朝廷生了嫌隙,那麼晉州的亂局就會持續下去,自己才有機會!

    楊旭堯的唇角微微地翹了起來,眼底掠過一抹不屑,似笑非笑道:「我對泰初寨也算是『費了心』了。」

    當年晉州大亂,百姓落草為寇,各地山匪橫行。

    在一眾大小山寨中,金家寨和泰初寨崛起,勢力擴張得極快,兩個寨子各自雄踞一方。

    當時,楊旭堯就注意到了晉州的亂局,也猜到朝廷一時無力平亂。

    因為前晉州衛閻總兵帶了大部分的兵力馳援南境地,晉州衛剩下的兵力不過三成而已,以這三成的兵力根本對付不了如狼似虎的山匪。

    再者,南境戰況膠著,國庫空虛,慕建銘一時也無力從京衛和其他衛所調兵。

    晉州的亂是必然的,卻是他的機會。

    若能借著這個時機,把晉州拿捏在手中,以後他要起事,把握就更大了。

    楊旭堯首先看上的是泰初寨。

    為表他的誠意,他讓他的親信嚴恪親自跑了一趟泰初寨見肖天,當時也許了肖天不少的好處,然而,肖天卻不給面子,一次次地拒絕了嚴恪。

    古有劉備三顧茅廬的佳話,本來楊旭堯也以為肖天不過是在端架子,因此一次次地讓嚴恪貼了肖天的冷屁股,直到嚴恪第三次被拒后,楊旭堯才放棄了肖天,改而選了金家寨為合作對象。

    但是,金家寨果然還是不行,就算自己扶持了他們大量金銀和火銃,最後還是沒能拿下泰初寨,也沒能幹掉肖天,更沒能佔下晉州。

    去歲,當楊旭堯聽聞肖天竟然被慕炎招安時,氣得不輕,砸了一屋子的東西,之後,就又給金家寨那邊送去一批火銃讓金家寨這次務必要收拾了肖天。

    肖天是泰初寨的支柱,只要他死了,泰初寨就會變成一盤散沙,根本不足為懼。

    偏偏啊,金家寨連戰連敗,還失了晉州數城。

    楊旭堯心中一陣惱火,冷聲道:「金大虎還真是個沒用的東西!」

    他說的金大虎正是金家寨的寨主。

    在場的另外兩人也知道楊旭堯此前招攬肖天不成的事,皆是默然。

    楊旭堯連著深吸了兩口氣,很快就冷靜了不少,心道:就算肖天被招安又怎麼樣,山匪就是山匪,愚蠢短視!

    這次他親自來了,一定會順利拿下晉州。

    「按計劃行事吧。」楊旭堯吩咐道,眼睛眯了眯,閃過一道銳利如刀的寒芒。

    老者立即抱拳領命:「是,公子。」

    一陣穿堂風猛地自前方刮來,外面的天空中不知何時陰了下來,陰雲層層疊疊,散發著一種不祥的氣息。

    接下來的幾天,晉州數城都是灰濛濛的陰天,空氣悶悶地,讓人提不起勁來。

    三月二十四日,身在隆慶城的肖天迎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肖總兵,一個自稱徐大堅的人求見。」

    一個士兵匆匆跑來演武場稟道。

    此時,著青色勁裝的肖天正在舞刀,他長著一張可親的娃娃臉,舞的卻是一把碩大的九環刀。

    斬、劈、掃、撩、推……那把九環刀舞得虎虎生威,寒意森森。

    肖天又耍了兩招后,就收起了九環刀刀,眸光閃爍,隨口道:「把人帶來吧。」

    士兵便又退出了演武場,不一會兒,他就帶來了一個三十來歲的短須男子。

    肖天正坐在一把圈椅上,慢悠悠地擦著他的刀,那麼專註,那麼認真,彷彿對徐大堅的到來毫無所覺。

    「師弟。」徐大堅停在了五步外,望著肖天的眼神複雜極了。

    肖天這才抬起頭來,與徐大堅四目對視,唇角噙著一抹淡淡的淺笑。

    周圍靜了一靜。

    徐大堅深深地凝視著肖天,的瞳孔中明明暗暗地閃爍著。

    明明他們是自小一起長大的師兄弟,曾經,親如兄弟,可以彼此託付性命,慢慢地卻越走越遠。

    現在,他再看肖天,只覺得眼前這個人是那麼熟悉,而又那麼陌生。

    去歲十月,肖天平安回到了泰初寨。

    彼時徐大堅多少是有些心虛的,生怕肖天知道了什麼,但是肖天什麼也沒說,只說:「師兄,你既然不甘居於人下,那就和你的人離開吧。」

    其實,就算肖天不開口,徐大堅也待不下去了。

    泰初寨只要有肖天一日,自己就永無出頭之地,他借口「道不同不相為謀」,帶著手下的人全都離開了泰初寨

    他們師兄弟自此分道揚鑣。

    然而,他與手下出走後不久,他就聽聞了一個消息,肖天被朝廷任命為晉州總兵。

    總兵那可是一品武官啊!

    當消息傳來時,徐大堅能明顯感受到手下的不少人都多少後悔跟著他走了,他們都覺得留在泰初寨,留在肖天手下才會有更光明的未來。

    彼時,就有人隱晦地跟徐大堅提過,要不要回泰初寨,跟肖天服個軟。

    徐大堅沒應。

    他覺得肖天就是故意的,故意在針對自己。

    想當初,他曾一次又一次地跟肖天提過招安的事,肖天義正言辭地拒絕了自己,到後來,他卻又反過來接受了朝廷的招安,還當上了堂堂總兵。

    真真是心機深沉!

    徐大堅緊緊地握著拳頭,身形繃緊,目光如劍。

    顯而易見,肖天肯定是故意的,當時他應該已經接受了朝廷的招安,但是想一人獨佔朝廷的封賞,所以才故意把自己擠走,用心險惡!

    在權力與利益面前,即便是他們是自小一起長大的師兄弟又如何,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