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45章 843晚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45章 843晚了字體大小: A+
     

    「端木大姑娘,是吾等被奸人利用,差點冤枉了姑娘,還請姑娘見諒!」

    這些學子們都是一臉的愧疚,神情肅然。

    他們都已經從孫廣義四人口中知道了他們在公主府內所見所聞,再聯想自己的所作所為,自是羞愧難當,真恨不得時光倒轉,他們好回頭去攔下過去那個愚蠢的自己。

    然而,覆水難收,他們能做的也唯有亡羊補牢,認識自己的盲目,承認自己的錯誤,彌補自己的過錯。

    如此,方為君子所為!

    「各位公子無需掛懷,小事而已。」端木紜微微一笑,那張明艷精緻的面龐上神色豁達,眼眸清亮,彷彿方才公堂上的那些齟齬與污衊根本就不曾在她心裡留下任何的痕迹。

    幾個舉子既驚訝,也暗暗為之贊服。

    這時,他們再看端木紜,只覺得這位首輔家的姑娘真是從容大度,不卑不亢,頗有種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從容,有種巾幗不讓鬚眉的豁達,很多男兒怕也做不到她這般。

    由此可見,這端木家的教養十分出色。

    孫廣義、成胄、張敬德和劉文昭四人更是感慨不已,方才他們在公主府里是親眼見證了端木緋與付夫人的對質,忍不住想起當時端木緋擲地有聲的那幾句話:

    「夫法度者,朝廷所以治天下也。」

    「國,無法則亂。」

    以前他們也曾聽聞過一些關於端木緋的傳言,有人說她驚才絕艷,堪稱京城第一才女;有人說她雖有才學,卻無德無行,仗著有個東廠廠督的義兄,囂張跋扈。

    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今日之前,孫廣義等人大都覺得這位端木四姑娘怕是品性多少有那麼點問題,直到今日,他們才領會到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不管那些個流言蜚語傳得如何繪聲繪色,他們今日親身的見聞才是真實的,他們這位大盛未來的皇后是個胸中自有溝壑的女子!

    也是啊,聽聞新帝對這位未來的皇后一向十分敬重,新帝英明神武,不似前頭那位廢帝荒淫無道,他如此看重端木四姑娘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孫廣義等人不由肅然起敬,神色間也對端木紜更恭敬了,目送端木紜上了公主府的馬車。

    方嬤嬤的心直到此刻才算放下,笑著吩咐馬夫道:「回公主府。」

    回想方才在京兆府的一幕幕,饒是方嬤嬤自認見了不少大場面,也都有些心緒起伏。

    可是端木紜作為當事者,差一點就被判了殺人罪,卻從頭到尾都是鎮定自如。

    不愧是四姑娘的姐姐,膽子夠大!方嬤嬤在心裡暗暗感慨著。

    在公主府的一眾護衛護送下,馬車徑直地朝著中辰街的方向駛去。

    這一路,馬車大都暢通無阻,只在華上街附近看到有一隊禁軍出動,馬夫乾脆就趕著馬車繞了條道走。

    馬車在一炷香后抵達了公主府,因為方嬤嬤早就派人提前回府報信,所以端木緋和涵星早早地就等在了公主府的儀門處,望眼欲穿。

    「紜表姐,你沒事吧?」

    涵星拉著端木紜的手,緊張地上下打量著她,生怕她被衝撞了。

    端木紜反握住涵星的手,失笑道:「我沒事。京兆府又不是什麼虎穴狼巢。」

    想著京兆尹那長袖善舞的樣子,涵星深以為然,笑了:「說得也是!」

    「紜表姐,快跟我們說說,京兆府那邊到底怎麼回事?」

    「二舅父與二舅母剛才是不是為難你了?」

    「那案子已經審清楚了吧?」

    涵星噼里啪啦地拋出一連串的問題,她和端木緋分別挽著端木紜雙臂往裡頭走。

    表姐妹三人一邊走,一邊說著話。

    大部分的時候,都是端木紜在說公堂上發生的事,只是避開了「邪祟」、「妖孽」之類的事不提,而端木緋與涵星負責聽,偶爾插嘴問一兩句。

    隨著端木紜有條不紊的述說,涵星越來越沉默,神情複雜,渾身上下透著濃濃的哀傷與惆悵。

    說句實話,直到現在,涵星對於端木綺的死還沒什麼真實感,總覺得這會不會是一場夢。端木綺她才十八歲而已,怎麼說沒就沒了呢!

    涵星突然在一條游廊前停下了腳步,攥了攥拳頭,艱聲問道:「紜表姐,綺表姐她……她到底是怎麼死的?」

    一陣微風自右前方迎面拂來,涵星鬢角的金步搖微微搖曳,閃著璀璨的光芒,映得她的眼眸時明時暗。

    端木紜也停下了腳步,如實答道:「仵作說,她是落水時,頭部受了重擊,因此昏迷了過去,然後溺了水……」

    涵星抿了抿唇,仰首望著上方碧藍如洗的天空,難掩形容間的一絲苦澀,喃喃道:「到底會是誰幹的?」

    說著,涵星抬腳跨入前方蜿蜒曲折的游廊中,繼續往前走去,自言自語地回答道:「肯定不會是二舅父和二舅母。」

    「是啊。」

    這一點端木紜與端木緋也是認可的。

    虎毒不食子,端木朝與小賀氏再不是,也不會為了報復她們姐妹去親手殺了自己的親生女兒。

    想著今日在公堂上的一幕幕,端木紜肯定地說道:「二叔父與二嬸母是被人煽動的。」

    「可誰能煽動二舅父他們呢?」涵星歪了歪小臉,眉心微蹙。

    端木紜的眼神微微閃爍了一下,攥了攥手裡的帕子。

    「端木大姑娘,四姑娘,長公主殿下,大長公主殿下就在前頭的佩兮廳等著三位。」

    一個管事嬤嬤走在前面給她們三人領路,走出遊廊后,就來到了位於花園東北側的佩兮廳。

    遠遠地,就能看到佩兮廳里坐了不少女客,一片衣香鬢影。

    除了安平與幾位宗室王妃外,還有安定侯夫人等五六位勛貴夫人,眾人皆是默不作聲,廳堂內的氣氛有些壓抑。

    安定侯夫人是聰明人,看看肅親王妃、庄親王妃等人,約莫也意識到了安平為什麼特意只留著她們幾個。安平怕是還要敲打她們呢!

    安定侯夫人真是悔得腸子都青了。天地可鑒,她也就是抱著一線希望,想萬一安平看上了自己的女兒,可沒什麼別的見不得人的心思啊。

    此時此刻,肅親王妃、庄親王妃等人也已經知道付夫人母女做的荒唐事,心裡暗惱:本來她們勸安平為新帝選妃,那也是一片好意,為了新帝的子嗣。偏生出了這種事,一下子就把好事變成了壞事。

    庄親王妃忍不住就給肅親王妃遞了個眼色,神情緊張,意思是,安平她不會以為付夫人的事也有她們的一筆吧。

    肅親王妃其實心裡也有些沒底氣,但外表還是做出若無其事的樣子,以眼神示意庄親王妃稍安勿躁。

    就在這種微妙的氣氛中,端木緋、端木紜和涵星三人抵達了。

    眾人的目光自然而然地集中在表姐妹三人身上,想起了端木紜被傳喚到京兆府的事,神情各異,有驚訝,有審視,有驚疑,有譏誚。

    付夫人也在廳堂中。當看到端木紜出現的那一瞬,她驚了,瞳孔猛縮,差點沒失態地站起身來。

    端木紜不是應該在京兆府受審嗎?!

    她怎麼會安然地出現在這裡?!

    端木朝夫婦以及那些舉子們就這麼放過她了?!

    付夫人心頭有無數的疑問,卻也只能把這些疑問都咽回肚子里。

    廳內的氣氛變得更古怪了,寂靜無聲。

    唯有安平淺笑盈盈,笑著對端木紜招了招手,「阿紜,你過來。」

    端木紜就款款地過去了,神色自若。

    安平溫和地拍了怕端木紜的手背,神色中有歡喜、讚賞、憐惜。

    這丫頭真真是聰慧,而且沉得住氣!

    這個局不是事先布下的,端木綺的死更是出乎他們的意料,他們也不過是順勢而為。整個局中處境最難的人就是端木紜了。

    端木紜嫣然一笑,似乎在對安平說,她沒事的。

    之後,表姐妹三人就在一側坐了下來,言笑晏晏。

    付夫人目光灼灼地盯著端木紜好一會兒,恨意翻湧。

    她是恨端木紜的,如果不是端木紜和岑隱,女兒不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直到不久前,付夫人見到女兒,才知道原來當年女兒說得那些關於端木紜和岑隱的腌臢事是真的。女兒不過是說出了真相,卻因此被端木紜這個賤人報復。

    天理何在!

    付夫人眼神陰鷙,雙手在袖中攥成了拳頭。

    她的目光又緩緩地移向了端木紜身旁的端木緋,看著端木緋唇畔那淺淺的笑渦。

    她算是明白了,難怪端木緋沒有接受自己的條件,因為她知道端木紜已經沒事了。

    但是,端木紜為什麼能平安無事?!

    女兒明明說了,人證物證俱全,端木紜就算有一百張嘴也說不清,再加上那些個學子們書生意氣,他們的情緒都被挑動起來了,勢必不會讓京兆尹草草結案,他們一定會去告御狀,會讓新帝給出一個交代……

    付夫人也覺得這件事十拿九穩。

    但是,現在端木紜卻被好好地被放回來了?

    付夫人的心一點點地沉了下去,感覺自己彷彿深陷在一片陰冷的泥潭中。

    端木紜出現之前,付夫人雖然惶恐,卻也覺得自家並非全無生機,有「端木紜謀殺堂妹」的事作為籌碼,自家還是可以與新帝、安平、端木緋交換條件,來謀一條生路。

    過去的這半個時辰,付夫人就是這樣一遍遍地安慰自己,直到現在。

    端木紜竟然像沒事人似的從京兆府出來了!

    此時此刻,付夫人心裡已經完全沒底了。

    她真不明白安平難道真的不在意嗎?!

    難道為了保下端木紜,安平就不怕被天下士林對新帝產生不滿嗎?

    端木紜自然也注意到這廳中坐了不少人,有宗室王妃,也有勛貴夫人,心裡對這陣仗有些驚訝。

    涵星湊過去和端木紜咬耳朵,與她說了付盈萱的事,端木緋還補充了那個叫鳳仙的女伎和付夫人威脅自己的事。

    一聽妹妹因為自己被人威脅,端木紜一下子變了臉色,惱了。

    此刻再回想今日發生的一樁樁事,端木紜如何不明白,「看來這還是一個環環相扣、謀划已久的局!」

    端木紜想到了什麼,朝周圍看了半圈,壓低聲音問端木緋道:「阿炎呢?」

    端木紜心裡很不痛快:妹妹這還沒嫁,這些人就這般污糟糟地要算計妹妹了!

    「他剛走。」端木緋乖乖地說道。

    「……」端木紜挑了挑眉,更不痛快了。他這就走了。

    端木緋連忙湊了過去,附耳對著端木紜說了一句悄悄話。

    端木紜眸光一閃,怒氣才算稍稍壓了下去。

    涵星雖然沒聽到端木緋到底與端木紜又說了啥,卻也不免為慕炎掬了把同情淚。紜表姐生起氣來,那可是很可怕的!

    幸好她一向很乖,從來不惹紜表姐生氣的!

    這時,兩個老太醫來了,也轉移了眾人的注意力。

    這兩位太醫也是端木家的老熟人了,一個是黃院使,另一個是趙太醫。

    兩個太醫恭恭敬敬地給安平行了禮。

    安平抬手做了個手勢,兩個膀大腰圓的婆子就把付盈萱押了出來,付盈萱的嘴裡還是塞著一團抹布,發不出聲音來。

    一看到端木紜也在場,付盈萱驚駭得瞳孔猛縮,臉色刷白,那樣子彷彿見了鬼似的。

    付盈萱急切地看向了付夫人,想問她是怎麼回事。

    付夫人搖了搖頭,她什麼也不知道。

    安平冷笑著勾了勾唇,指著付盈萱吩咐道:「黃院使,趙太醫,你們給我查查她。」

    兩個太醫忙不迭作揖領命,朝形容狼狽的付盈萱走近,立刻就聞到她身上隱約散發著一股古怪的味道。

    趙太醫微微皺眉,示意婆子從付盈萱的衣裙上剪下了一片帕子大小的輕紗。

    趙太醫仔細地聞了聞那塊輕紗,面色一變,與黃院使交頭接耳地討論了幾句。

    付盈萱的面色肉眼可見地又白了一分,腰桿雖然依舊停得筆直,卻已經掩不住她眼裡的惶惶不安。

    黃院使很快就稟道:「大長公主殿下,微臣與趙太醫已經替付姑娘檢查了。」

    眾人的目光齊刷刷地集中在了兩位太醫身上,也包括端木緋三人。

    黃院使接著道:「付姑娘的紗裙上塗了一種葯汁,這種葯汁是從懷州的特有的一種名叫『紅鳳花』的花中提煉出來的,它的藥性很烈,根據醫書中記載,『紅鳳花』有催情助興的功用。」

    在場的幾位王妃與夫人皆是嘩然。說白了,這什麼「紅鳳花」,不就是春藥嗎?

    黃院使接著道:「只要把這種葯汁塗在身上,便會讓聞到這種香味男子意亂情迷,喪失理智……」

    至於男子喪失理智后,會做什麼,顯而易見。

    黃院使說到這裡就點到為止,畢竟這還有未出嫁的姑娘在呢。

    黃院使不動聲色地朝端木緋那邊瞥了一眼。

    安平的眼神更冷,一邊端起茶盅,一邊又吩咐道:「你們再給她診診脈。」

    趙太醫自是領命,又去給付盈萱探脈。

    當他把三根手指搭上付盈萱的手腕時,臉色瞬間一凝,變得十分微妙,漸漸地,眸色幽深,近乎詭異。

    這些太醫常年出入宮廷,也服侍過幾代帝王了,後宮中什麼陰私沒見過,就算沒有人明說,兩個太醫也已經從付盈萱的打扮與她身上塗的葯汁,七七八八地猜到了此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很顯然,這位付姑娘九成九是沖著新帝來的。

    安平不耐煩地催促道:「有什麼事,就直說吧。」

    此時此刻,付盈萱的臉色已經比紙還要慘白了,血色全無,她掙扎著想要發聲,然而,嘴裡的抹布堵得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趙太醫本來也沒打算替付盈萱藏著掖著,如實地稟道:「回殿下,付姑娘有了身子,看月份,應該還不到一個月。」

    「……」

    「……」

    「……」

    這一次,付夫人再也無法壓抑心頭的震驚,霍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還失態地撞到了身後的椅子,發出「咯噔」的聲響。

    付夫人的臉色由白至青,呼吸更是越來越急促,一口氣梗在了胸口。

    她的身子微微搖晃了一下,似乎隨時都要暈厥過去了……

    安平隨手做了個手勢,一個管事嬤嬤立即意味,大跨步地朝付夫人走去,端起一杯茶水就直接往付夫人的臉上潑了過去。

    「嘩啦!」

    碧綠澄澈的茶水直接潑在了付夫人的臉上,茶水自她的額頭沿著臉頰淌下,一片片茶葉「啪嗒啪嗒」地落下,她的鬢髮與胸口濕了一大片。

    滿廳寂然,眾人的神情更複雜了,全都屏息斂聲。

    本來,付盈萱意圖勾引慕炎,那也就是意圖魅惑君主,現在可又是另一樁足以禍及滿門的罪名了!

    這個付盈萱未免膽子也太大了一點!

    不,應該說,她這是瘋了嗎?!

    那些王妃夫人們皆是面露駭然之色,看著付夫人母女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死人一樣。

    付夫人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全身一片冰冷,那股子冰冷直蔓延到指尖、腳底,直透到了骨髓里。

    付夫人也顧不上身上的茶葉與茶水了,難以置信地看向了一丈外的付盈萱,覺得自己簡直不認識這個女兒了。

    付夫人看著付盈萱的神情中,有震驚,有厭惡,有驚恐,有失望,也有痛心。

    付夫人不是傻子,聽到女兒懷孕了,就全明白了,心涼如冰。

    女兒是想帶著別人的孩子嫁進宮裡,讓她肚子里的這個野種成為大盛朝的大皇子,甚至是太子,而自己這個當娘被女兒給利用了。

    此前付夫人之所以答應幫付盈萱,心裡覺得只是爬床的話,就算女兒失敗了,也罪不至死,而且從前廢帝的後宮里好幾個娘娘都是爬床上的位,也不乏誕下皇子公主從此站穩腳跟的。

    所以,付夫人並不覺得是什麼大事,最多也就是被斥幾句,罰幾年薪俸什麼的。

    不僅是付夫人這麼想,安定侯夫人等人也是這麼想的。畢竟這歷朝歷代靠著後宮嬪妃起來的外戚多得是。

    在他們看,慕炎說不納妃,不過是顧及著岑隱罷了。

    誰家貓兒不偷腥,哪個男人不多情。

    這漂亮的姑娘投懷送抱,又有哪個血氣方剛的男兒可以拒絕!

    但投懷送抱是一回事,混淆皇家血脈就是另一回事了,這可是滅九族的大罪!

    付夫人的渾身繃緊,眼眶一點點地紅了起來,如染了血似的。

    她知道女兒苦,所以才冒著這麼大的危險去幫她,但是,女兒竟然欺騙她,利用她!

    女兒有沒有想過,這可是抄家滅族的大事,一旦暴露,連她的父伯兄弟侄兒侄女都要丟了性命!

    「盈萱,你……」

    付夫人想問付盈萱為什麼要這麼做,可是喉嚨艱澀,彷彿被掐住似的說不下去。

    現在問這個又有什麼意義呢!

    付夫人艱難地閉了閉眼。

    俗話說,兒女都是前世的債。

    對付夫人來說,她的命可以給女兒,因為當年她沒能護住她,她沒有盡到為母者應盡的責任,這是她欠女兒的,就是付老爺也因此受些責罰,那也是他當父親該受的。

    但是付家並非只有他們兩個,付家還有她的兒孫,還有付氏族人,她也還有娘家,加起來,這是幾百口人的性命!

    女兒竟然拿這幾百口人的性命作為賭注去賭,女兒竟然全然不惦記她的兄弟們、侄兒侄女們、她的外祖父母、舅父舅母們……

    他們可不曾對不起她!

    付夫人只覺得一股心火猛地從心底躥起,直躥到了頭頂。

    她一個箭步地朝付盈萱沖了過去,氣勢洶洶……

    那管事嬤嬤看了安平一眼,見安平沒反應,也就沒攔著付夫人。

    付夫人高高地抬起了右臂,泄憤似的往付盈萱的臉上甩了兩巴掌。

    「啪!啪!」

    兩記巴掌聲清晰地迴響在廳堂內。

    付盈萱的左右臉頰上分別留下了一個鮮紅的五指印,她的臉頰很快就高高地腫了起來,牙齒甚至還被打出了血,可見付夫人這兩巴掌打得有多狠,有多恨了。

    那些王妃夫人皆是唏噓不已,約莫也看出了出來。付夫人是沒這個膽子混淆皇室血脈的,這件事怕是她這個沒腦子的女兒背著她乾的。

    然而,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付家到底「知不知情」怕也不是付家自己說了算了。

    像付盈萱這等不孝不義的女兒還不如掐死算了,等她害了全家那可就來不及了!眾人感慨地想著。

    上首的安平優雅地飲著茶,唇角噙著一抹淺笑,權當看戲。

    付夫人只覺得自己的掌心火辣辣得疼,在宣洩過怒意后,她也開始稍稍冷靜了下來,又驚又怕又悔。

    付夫人轉過身,又走到了安平跟前,撲通一聲跪了下去,俯首認罪:「殿下,臣婦有罪!」

    「但臣婦委實不知道小女還犯了此等滔天大罪,殿下英明,請不要罪及付家。我家老爺還有小兒他們對今日的事全不知情。」

    付夫人重重地對著安平磕頭,額頭緊貼地面,卑微地匍匐在地。

    此時此刻,付夫人早就沒有了之前威脅端木緋時的囂張,神情間只剩下了惶恐。

    「不要罪及付家?」安平神態悠然,勾唇一笑,彷彿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

    方才付夫人對端木緋說了什麼,安平雖然沒親耳聽到,但也聽下人轉述了。那會兒付夫人的氣焰那可真是夠高的,簡直就是老子唯我獨尊了。

    現在行跡敗露,她才知道認錯,晚了!

    說得難聽點,付夫人不是知錯,不過是為了救付家才不得不認罪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