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26章 824沒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26章 824沒成字體大小: A+
     

    路上的氣氛越來越熱烈,直到他們抵達皇覺寺,氣氛也上升到了高潮。

    那些候在路邊的百姓紛紛地跪在了冷硬的地面上,齊聲高呼著:

    「皇上萬歲,萬萬歲!」

    「皇上萬歲,萬萬歲!」

    「皇上萬歲,萬萬歲!」

    數以千計的聲音重疊在一起,如轟雷,似海浪,連周圍的空氣似乎都隨之震了一震。

    一眼望去,目光所及之處都是黑壓壓的人頭,那喊聲慷慨激昂,似乎連空氣中的寒意都隨之一掃而空,百姓們一個個精神抖擻。

    禮部已經提前派人在皇覺寺的門口搭了高台,高台上搭了燈棚,懸著密密麻麻的大紅燈籠,把整個高台照得那裡亮如白晝。

    高台的周圍有百來名禁軍把手,閑雜人等不可隨意靠近,那些百姓只能在十來丈外瞻仰聖顏。

    街道上,數以千計的百姓皆是俯首跪地,久跪不起,不少人都好奇地往高台方向張望著,七嘴八舌地竊竊私語。

    「妹子,」一個老婦扯了扯身旁的一個青衣婦人,「你看到皇上了沒?我老眼昏花,實在是看不清啊。」

    那青衣婦人立刻就來勁了,指著自己的眼睛對著那老婦吹噓道:「大姐,我看到了!我的眼睛可好了!連那位小公公臉上的痣都能數清楚。」

    「皇上的樣子可真是好看,就跟天上的謫仙下凡似的,難怪人人都說他是紫微星下凡,來撥亂反正的!」

    旁邊的一個少婦也湊過來跟她們搭話,「我也看到了!皇上身旁那個應該就是未來的皇後娘娘吧,那也是好看得不得了,和皇上站在一起,可真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對啊!」

    「那是自然!」

    周圍的好些百姓都是頻頻點頭,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

    百姓們一會兒討論皇帝,一會兒討論未來的皇后,一會兒又說起燈棚上掛的那些燈籠來。

    「你們看那燈棚上的那些燈籠多別緻啊。」

    「是啊是啊,我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麼別緻的龍燈,簡直活靈活現!」

    「還有那些獅子燈、鯉魚燈、蓮花燈……每盞燈都好看,叫什麼匠什麼心來著?」

    「別具匠心。」

    「……」

    百姓們越說越熱鬧,全都喜慶得很。

    這幾年戰亂不斷,京城已經許久沒有這樣的盛會了。

    待高台上的一個內侍讓百姓們起身後,今日燈會的第一項節目就開始了。

    隨著幾聲破空聲響起,一朵朵煙花從地面上飛竄而起,在漆黑的夜空中炸開,如鮮花綻放,似彩霞漫天,一片奼紫嫣紅,染得夜空絢爛如錦。

    煙花只放了十來個就停下了,那些百姓有些意猶未盡,有人嘀咕道:「怎麼這麼快就放完了,以前的元宵燈會不是都會放上整整一炷香時間的煙花嗎?!」

    這句話立刻引得周圍數人朝他看來,七嘴八舌地說著:

    「這位老弟,你不知道嗎?是新帝不想勞民傷財。」

    「新帝真是愛民如子!」

    「就是就是。這元宵燈會熱鬧一下就是,何必搞得太奢靡了!」

    「……」

    百姓們紛紛附和,一片眾望所歸的氣氛。

    說話間,一陣鑼鼓聲響起,幾個濃妝艷抹的戲子粉末登場了,唱得是一出熱熱鬧鬧的《鬧元宵》,百姓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戲台上。

    「大家快看戲吧!聽說待會兒還有不少別的節目呢,百戲、唱曲、歌舞什麼的,應有盡有!」

    「是啊是啊,我聽說今天教坊司的頭牌柳清清也會來唱曲呢。」

    「就是那個最近很出名的頭牌柳清清?」

    「是啊,是啊,下一個就該輪到她唱小曲了吧?」

    「……」

    百姓們越說越熱鬧,越說越期待,此刻他們口中的柳清清正在一個帳篷里待命。

    她穿著一襲華貴的大紅色牡丹花刻絲褙子,抱著一個琵琶嫻熟地調試著琵琶弦,隨手彈了一段曲調,琵琶聲清脆如玉珠落盤。

    「姐姐,今日喜慶,唱這曲《桃花詞》最合適不過了。」柳清清嫣然一笑,與帳篷里的一個藍衣女子說著話。

    藍衣女子微微掀開帳簾,朝外面看了一眼,就放下了帳簾。她站在陰影處,面容模糊不清。

    「清清,」藍衣女子抬手指了指柳清清的右手,提議道,「剛剛那段的起手,還是改『批』為『把』的好。」

    柳清清右手便又撥了一下,眸子一亮,精神奕奕地說道:「姐姐,你說得對!」

    柳清清不勝感激地看著藍衣女子,「姐姐不僅會譜曲,而且在琴與琵琶上也是很有造詣,小妹真是自愧不如。」

    「妹妹何必妄自菲薄。」藍衣女子朝柳清清款款走來。

    她的面容也漸漸地暴露在油燈昏黃的光線中,正是付盈萱。

    柳清清抬眼看著付盈萱,很有自知之明地說道:「教坊司雖然不至於卧虎藏龍,可多的是美人與才女,比我漂亮的,比我琵琶彈得好的,多的是。要不是姐姐給我美言,我也不會被選上。」

    柳清清說著,眸放異彩,臉上似是泛著光。

    對她來說,這是改變命運的一次的機會。

    她被選上在今日的元宵燈會表演,就代表她的半隻腳已經踏出了教坊司,雖然她仍是樂籍,卻從此可以進到宮裡的樂部,給皇后還有嬪妃公主們彈琵琶唱小曲,以後她再不用留在教坊司做卑賤的樂伎。

    而且……

    柳清清又撥了兩下琵琶弦,那琵琶聲中蕩漾出綿綿柔情,似是一汪春水。

    她半垂下眼睫,那濃密纖長的眼睫眸子波光瀲灧。

    而且,新帝剛登基,肯定要廣納後宮,她在宮裡,只要時不時地在新帝面前露露臉,展現一下她的歌聲,指不定可以擺脫這卑賤的樂籍,甚至有機會一步登天!

    付盈萱冷冷地看著柳清清桃花瓣的面頰,對於對方在想些什麼心知肚明。

    她又朝柳清清走近了兩步,聲音溫柔似水,「清清,喝點藥茶吧,養養嗓子,待會兒也可以唱得響亮些。」

    付盈萱親自給柳清清倒了杯藥茶,送到她手邊。

    柳清清放下琵琶,端起藥茶喝了半杯,然後用帕子擦了擦唇角,贊道:「姐姐,你這藥茶真好,我上次喝了后,姐妹們都誇我的聲音比平日里還要乾淨,唱到曲子的高潮處,聲音也不澀。」

    「姐姐,你這藥茶的方子可不可以給我一份?」

    「那有什麼問題。」付盈萱大方地應下了。

    「謝謝姐姐。」柳清清喜不自勝地笑了,「姐姐你對我可真好。」

    她又要去抱琵琶,突然覺得有些頭暈眼花,抬手扶著額頭,微微地甩了下頭,可是,那種暈眩感非但沒有散去,反而更濃了。

    付盈萱看也沒看柳清清,悠然拿起對方的琵琶將之抱在膝頭,她纖長的素手輕攏慢捻,輕輕撥地著琵琶弦,動作嫻熟。

    雖然她最擅琴,但琵琶也是會的,比起這個柳清清,她的琵琶只強不弱。

    柳清清覺得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難受極了。她柳眉輕蹙,又道:「姐姐,我覺得我的頭有些……」

    她的話還沒說完,身子已經往一側歪倒了下去,然後趴在桌子上,一動不動,似乎是昏迷了過去。

    付盈萱這才朝柳清清看去,唇角翹得更高了,眸子異常的明亮。

    成了!

    付盈萱又放下了懷裡的那把琵琶,然後站起身來,居高臨下地看著柳清清。

    「清清,對不起了。」

    付盈萱沒什麼歉意地說道,跟著她吃力地把昏迷的柳清清攙了起來,把她藏到了角落裡的一個樟木箱里。

    之後,她又從一個包袱里取出了早就備好的一套紅衣紅裙,與柳清清身上的這身衣裳有七八成相似。

    付盈萱以最快的速度換上了這套衣裳,再柳清清頭上的髮釵珠花戴到自己頭上,最後蒙上了一方水紅色的面紗,遮住自己的容顏,只露出一雙黑寶石似的烏眸。

    這時,帳子外傳來一個小內侍尖細的聲音:「柳姑娘,時辰快到了,前面的戲快唱完了,你趕緊準備一下。」

    「公公,奴家這就來。」付盈萱把聲音放柔,學著柳清清的聲音應道。

    隔著帳篷,那內侍也沒發覺不對,又走了。

    帳篷里的付盈萱鬆了口氣,她又抱起了那把琵琶,面紗外的那雙黑眸在燈火的照耀下愈來愈亮,纖長的手指微微用力地抓著琵琶。

    她等了那麼久,終於是盼到這一刻了!

    過去的這數月中,她為青樓、畫舫和戲樓等等譜了不少曲子,她嘔心瀝血,用了這麼長的時間才讓「雲中君」這個名字在京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她費了這麼多心力,為的就是讓清平署注意到她,來向「雲中君」求曲子。

    她給了清平署兩首曲子,這兩首曲子都很出彩,但是彈奏它們也有些技巧,於是,如她所想的,清平署又來了,問她能不能指點一下樂伎。她應了,在一眾樂伎中擇了這個容易擺弄的柳清清,指點了她一番,就讓對方對自己徹底心服。

    今日也是付盈萱哄得柳清清帶她來了這燈會。

    她等了這麼久,終於給自己謀來了這個機會,她決不能錯過!

    付盈萱的眸子里閃著勢在必得的光芒,抱著琵琶朝帳篷外走去,步履堅定。

    她已經計劃好了,她要在今天,在滿朝文臣與百姓的面前,揭開端木家那對姐妹虛偽的面具,讓他們看看這對姐妹的真面目!

    待會兒,她會代替柳清清上場唱曲,可是不是那首《桃花詞》,而是她專門為端木紜譜的另一首曲子,連詞都是她親手寫的。

    她會借著這一曲讓大家都知道端木紜與岑隱的醜事,她要讓端木家這對姐妹在大庭廣眾下顏面盡失,讓世人看看錯的人到底是誰。

    有了這樁醜事,她倒要看看端木緋還如何當她的皇后!

    不僅如此,她還要讓端木緋這輩子都嫁不出去,這輩子都被人指指點點地戳脊梁背……

    只是想想,付盈萱就覺得有些迫不及待。

    她收斂心神,深吸了兩口氣,正要出去,帳簾被人從外面打起,一個高大挺拔的藍衣青年出現在帳篷外。

    青年大步走進了帳篷中,擋住了付盈萱的去路。

    後方的帳簾刷地落下,擋住了外面的喧嘩聲。

    青年約莫二十齣頭,相貌俊朗,比付盈萱高出了大半個的身高給了她一種莫名的威壓。

    付盈萱下意識地退了一步,微微垂下臉,避開了對方的目光,柔柔地說道:「公子是不是錯地方了?奴家馬上要登場……」

    她說著就要繞過那藍衣青年,然而,當她走到對方身側時,對方突然出手,一把拉住了她的左胳膊。

    付盈萱身子一僵,正要出聲斥責,就聽對方雲淡風輕地道出了她的身份:「付姑娘。」

    三個字令得付盈萱的身形更僵,彷彿被凍僵似的,僵立在了原地,一動也動彈不得。

    付盈萱露在面紗外的黑眸掩不住的敬茶與惶恐,瞳孔猛縮,難以置信地看著那藍衣青年,心裡紛紛亂亂:他怎麼會知道自己的身份?!

    也就是說,自己早就被人盯上了,卻渾然不覺,對方是什麼時候開始盯上自己的?!

    付盈萱只是想想,就覺得頭皮發麻,心中忐忑。

    藍衣青年氣定神閑地看著付盈萱,沒有鬆開她的胳膊,又道:「付姑娘,現在不是時機。」

    付盈萱的臉色更難看了,就是那臉上的面紗也擋不住她額頭的冷汗。

    藍衣青年笑了笑,壓低聲音安撫道:「姑娘放心,我和姑娘一樣,對這個新朝厭惡至極。」

    這句話又出乎付盈萱的意料,她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帳篷里靜了一靜,外面的喧囂聲似乎更遠了。

    付盈萱深吸了兩口氣,定了定神,抬眼直視對方的眼睛,艱聲問道:「楊三公子,是何意思?」

    付盈萱認識對方,他是楊旭堯,也是端木家二姑娘的夫婿。

    「付姑娘,要不要和我好好談?」楊旭堯微微一笑,並不意外付盈萱知道自己的身份。他既然敢親自過來,就不怕付盈萱知道他是誰。

    付盈萱此刻已經冷靜了不少,毫不退縮地說道:「楊三公子,我要是說不呢?」

    楊旭堯加重了右手的力道,把付盈萱的手腕捏得更緊了,聲音冰冷地警告道:「付姑娘,我是不會讓你亂來的。」

    楊旭堯眸色變深,恍如那深不可測的深潭要把人吸進去似的。

    付盈萱心底警鈴大作,張嘴欲喊:「來……」

    她想要叫人來,然而,她只發出一個音節,就感覺脖頸後傳來一陣劇痛,緊接著,黑暗如潮水般朝她湧來,一下子把她吞沒。

    「……」付盈萱身子一軟,倒了下去。

    就在這時,帳篷外傳來另一個男音催促道:「公子,快點,有禮部的人過來了。」

    楊旭堯應了一聲,朝帳篷角落的那個樟木箱子看去,箱蓋與箱體之間夾著一片紅色的衣擺。很顯然,付盈萱是把那個樂伎藏在了箱子里。

    楊旭堯心念一動,有了主意,喚道:「阿貴。」

    那個阿貴的長隨立即也進了帳篷。

    楊旭堯指了指那個樟木箱子道:「把那個樂伎從箱子里抱出來,再把付盈萱放進去,箱子抬走。」

    「教坊司應該有其他樂伎當後備,你安排一下趕緊找人頂上。」

    「是,公子。」阿貴趕緊應聲,動了起來。

    沒一會兒,阿貴和一個小廝就把裝著付盈萱的樟木箱從帳篷里抬了出來。

    外面依然熱鬧得很,掌聲、笑聲、說話聲此起彼伏,那些百姓一個個望著戲台上的戲子,根本就沒人留心這邊的動靜。

    楊旭堯腳下的步子放慢,抬眼朝距離戲台不遠的高台望去,目光落在了金漆寶座上的慕炎身上,眼神變得更幽深了,陰鷙如梟。

    楊旭堯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視線,大步流星地離開了,淹沒在人海中。

    慕炎正樂呵呵地給端木緋剝著松仁與核桃,對於四面八方看著自己的目光視若無睹。

    端木緋一邊吃,一邊津津有味地看著戲,笑靨如花,同樣自得其樂。

    端木憲看著小孫女沒心沒肺的樣子,搖了搖頭,也不再為這丫頭瞎操心了。

    戲台上的《鬧元宵》終於在一陣喧闐的鑼鼓聲落下帷幕,幾個戲子下了台。

    緊接著,是一個紅衣樂伎抱著琵琶上台,唱得還是那曲《桃花詞》。

    高台下有人議論紛紛,說著怎麼不是柳清清之類的話,但也只是隨口一說,根本沒太多人在意,眾人很快就沉浸在樂伎嘹亮而不失婉轉的歌聲中。

    再之後,又是一溜表演百戲的倡優上了戲台。

    這些倡優各展所長,踩高蹺、舞龍舞獅、盤古舞、疊案倒立等等,可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引來陣陣掌聲和讚賞聲,如雷的掌聲不絕於耳。

    百姓們都看得全神貫注,不知道時間流逝,直到快三更天,皇覺寺一帶仍然是人山人海。

    又是一批表演歌舞的宮廷舞姬下台後,一個老太監走到了高台的最前方,扯著嗓子尖聲喊道:「今日元宵佳節,懸燈結綵,普天同慶,皇上愛民如子,自當與民同樂,今日皇上賜元宵共度佳節!」

    隨著老太監的聲音響起,周圍先是漸漸靜了下來,再然後,那些百姓都熱血沸騰了起來,再次下跪,高喊道:「皇上萬歲萬萬歲,謝皇上賞賜!」

    對於這些普通百姓來說,這可是一種莫大的榮耀,足以讓他們以後向子孫、向親朋友人炫耀一輩子了。

    場面再次沸騰。

    百姓們又是歡呼,又是磕頭,又是謝恩。

    這邊,熱鬧得猶如翻湧的海浪般,一聲接著一聲,一浪接著一浪;那邊,街道旁的一輛馬車獨自往另一個方向漸行漸遠。

    馬車中,蜷縮在樟木箱子里的付盈萱醒過來了。

    飛馳的馬車微微晃蕩著,連帶付盈萱所在的樟木箱也在細微地震動著。

    付盈萱呻吟著張開了眼,眼神還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後頸的疼痛提醒著她昏迷前發生了什麼,記憶如潮水般湧來,她迷茫的眼神變得清醒了不少。

    她抓著樟木箱的邊緣,猛地坐了起來,瞪向了馬車裡的另一人,怒目而視。

    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楊旭堯怕是死上百次了。

    楊旭堯悠閑地靠在馬車的廂壁上,淡淡道:「付姑娘,你醒啦。放心,我下手應該不是很重。」

    付盈萱一把扯下了臉上的面紗,那張蒼白的面龐漲得通紅,渾身繃緊,怒聲質問道:「楊三公子,你為什麼要壞我的事?」

    雖然之前楊旭堯說了他對新朝厭惡至極,但是付盈萱根本沒信,她本來以為楊旭堯是要拿下她向慕炎邀功的,結果並沒有。

    也就是說,楊旭堯方才也許沒有說謊,那麼,既然他們的敵人是相同的,他為什麼要壞自己的事!

    楊旭堯挑了挑眉,答非所問:「付姑娘,你該記得自己是怎麼從靜心庵里逃出來的吧?」

    什麼意思?!付盈萱用力地抓住樟木箱的邊緣,瞳孔中明明暗暗地變化不已,想起了一年多前的那一天。

    那同樣是改變她命運的日子。

    她在靜心庵待了兩年多,在那段生不如死的日子中,她也曾經滿懷希望,希望父母能來接她回去,可是在那裡待得越久,她就越絕望,那裡的人都告訴她,來了靜心庵,除了死,她們就沒見人被家人接出去過。

    漸漸地,付盈萱也變得心如死水。

    直到有一天,有一個婦人悄悄來靜心庵見她,幫助她逃出了靜心庵,對方幫了她卻別無所求,此後也再沒有來找過她。

    逃離靜心庵后,她獨自回京向先生鍾鈺求助,這一躲藏,就是一年多。

    楊旭堯現在提這件事,莫非是說……

    付盈萱凝眸看著楊旭堯,將信將疑。

    楊旭堯把玩著一隻白瓷酒杯,嘴角勾出一道玩味的笑意,道:「付姑娘,我的誠意還不足夠嗎?」

    「是你?」付盈萱盯著楊旭堯,慢慢地說道。

    付盈萱不覺釋然,反而又驚又恐,楊旭堯這寥寥數語透露出了好幾個意思,他是說,是他派那個婦人助自己從靜心庵逃出來的,也就是說,他果然盯上自己很久了……

    一年多,不,甚至是兩年,或者更久。

    只是想想,付盈萱就覺得如坐針氈。

    頓了一下后,付盈萱再問道:「為什麼?」

    楊旭堯為什麼要幫助自己?!

    自打被生父當作棄子送進靜心庵后,付盈萱就捨棄了曾經的天真,人與人之間沒有無緣無故的施恩,楊旭堯必有所圖。

    楊旭堯微微一笑,哄道:「付姑娘,我知道你是被陷害的。」

    「我楊家也是被岑隱所害,我與姑娘也是同病相憐……」

    聽對方提起岑隱,付盈萱的身子一顫,眸色幽邃,立即想起楊家原是慶元伯府,當初正是被岑隱帶東廠抄了府,之後被奪了爵。

    付盈萱看著楊旭堯的神色稍稍放鬆了一分。

    楊旭堯一直在注意著付盈萱的一舉一動,自然注意到了她的神色變化,故意嘆了口氣,唏噓道:「付姑娘,你本是官宦千金,父親乃是封疆大吏,卻落得這樣的下場,實在是不值。」

    楊旭堯這番話委實說到了付盈萱的心坎里了,她的睫毛顫動了兩下,心中的不甘、幽怨、義憤等等的情緒如潮水般湧來。

    她就是被端木家那對姐妹毀了一生的!

    付盈萱目眥欲裂,心底的恨意翻湧,胸膛劇烈地起伏著。

    過去的這些年中,每每想到她失去的那一切,她就徹夜難眠,時常睜眼直到天明……

    她恨,她憤,她怨!

    她失去的東西再也回不來了,她只能讓傷害她的人付出代價,讓她們姐妹倆也嘗嘗她經歷過的苦楚,讓她們的下半輩子在悔恨中度過!

    楊旭堯的唇角翹了翹,一派開誠布公的樣子,又道:「付姑娘,你與端木家、與岑隱、與慕炎都有仇,我和這個大盛朝有仇,我們的目的應該是一致的。」

    「既然有共同的敵人,也就是說,我們可以是朋友。」

    他的話語中帶著幾分誘哄,幾分蠱惑。



    上一頁 ←    → 下一頁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