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15章 814扶靈(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15章 814扶靈(二更)字體大小: A+
     

    君然緊緊地盯著那蕭姓使臣,立刻就注意到對方的眼神躲閃了一下,然後又恢復如常。

    有戲。君然在心中暗道。

    「王爺,鄙人怎麼會知道貴國鎮北王夫婦的屍骨在何處。」蕭姓使臣皺了皺眉,露出疑惑的表情。

    那年輕的使臣以蕭姓使臣馬首是瞻,附和道:「是啊,王爺,鎮北王夫婦是貴國之人,也是死在貴國,與吾國何干?」

    廳堂內,靜了一靜。

    君然定定地看著這兩位使臣,連眉毛也沒抬一下。

    漫長的沉寂讓這兩個使臣有些不安,尤其是面對這位不可捉摸的簡王,對方那銳利的目光似乎要看透人心似的。

    君然又莞爾一笑,年輕俊朗的面龐上神采飛揚,又帶著一抹毫不延遲的嘲諷。

    「蕭大人,本王既然這麼說了,那麼就是有確實的消息,貴國如此搪塞本王,這議和的誠意未免不足。」

    君然故意挑了這個時機提出這最後一個要求,自然是有他的考量。

    現在和談基本已經成了,北燕人巴不得趕緊簽了和書,來換得接下來的安寧,對於北燕而言,在這個關鍵時刻,為了兩具毫無價值的屍骨讓議和再生變故,不值當的。

    若是君然一開始就提出這個要求,就等於給了北燕深思熟慮的機會,他們肯定會以此為要挾來壓制和談的條件。

    「……」蕭姓使臣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好一會兒沒說話。

    君然隨意地翻了翻書案上的議和書,漫不經心地挑了下眉,「蕭大人,你是應還是不應,好歹給本王一句話啊。」

    蕭姓使臣順著君然的手指也看向了那兩份和書,心裡糾結極了。

    就差一步了,只差一步就可以讓君然簽下這份和書了……

    蕭姓使臣藏在袖中的雙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手背上青筋凸起。

    他確實是知道這件事的,或者說,在北燕,知道這件事的並不在少數。

    想到鎮北王薛祁淵,蕭姓使臣不禁眸光閃爍,微微動容。

    不同於與他一起來的年輕同僚,他對於「薛祁淵」這個名字有著深刻的記憶。

    鎮北王府薛家鎮守北境百年,不僅在北境威名赫赫,在他們大燕亦然,燕人無人不知鎮北王的名字。

    最後一代的鎮北王薛祁淵更是薛家人中的佼佼者,一度是所有燕人心頭的噩夢。

    薛祁淵在世的時候,北境可謂是固如金湯,當年他們燕軍多少次偷襲北境都是鎩羽而歸,無數大燕男兒戰死在北境,他們大燕上下都恨薛祁淵,也怕薛祁淵。

    彼時,長輩都會用薛祁淵的名字來嚇唬家中那些淘氣的孩兒。

    那個時候,在位的燕王還是先燕王耶律執。耶律執對付不了薛祁淵,也只能暫時放棄了大盛,轉而往西北擴張大燕的領土。

    變故發生在十六年前。

    十六年前,大盛的衛國公耿海奉大盛皇帝之命暗中向耶律執借兵,當時耶律執提出的其中一個條件就是要鎮北王夫婦死,而且要把他們的屍體給北燕。

    在兩方人馬的合作下,鎮北王府覆滅了,薛家上下無一活口。

    之後,耿海遵守諾言把薛祁淵夫婦的屍骨交給了耶律執,耶律執就請大巫師做法,把薛祁淵夫婦的屍骨鎮壓在了七星塔,讓他們永世不得超生。

    當年,消息傳開時,不少燕人都為之拍手稱快,耶律執還因此籠絡了不少民心。

    往事如走馬燈般在蕭姓使臣眼前閃過,記憶猶新。

    這一眨眼就是十六年過去了,人是健忘的,現在就是在北燕,年輕的一輩也不太知道鎮北王薛祁淵了,這個名字漸漸地被遺忘了。

    蕭姓使臣的神情更複雜了,額頭滲出了細密的冷汗,身形繃緊。

    令他想不通的是,大盛人怎麼會知道的這件事?!

    廳堂里,陷入一片沉寂,悄無聲息。

    兩個北燕使臣皆是默然不語。

    君然也不催促他們,直接轉身返回了上首的太師椅前,撩袍坐下了。

    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個動作,透著幾分率性,幾分不羈,幾分高高在上。

    明明君然什麼也沒說,可是蕭姓使臣卻感受到了一種無聲的壓迫。

    他的心彷彿壓了一塊巨石似的,沉甸甸的,讓他透不過氣來。

    那年輕的使臣悄悄地拉了拉蕭姓使臣的衣袖,以眼神催促他。在他看,這不過是一件小事。

    蕭姓使臣猶豫地抿了抿唇。

    這確實只是一件小事,問題是,和書上,他答應的和談條件都是經過燕王耶律索同意的,可薛祁淵夫婦的屍骨不在其列。

    所以,他需要考慮的問題就是,燕王會答應這個條件嗎?如果他擅自答應君然的話,燕王會因此遷怒於他嗎?!

    答案很快就自然而然地浮現在了他心口。

    燕王應該會答應的,畢竟把薛祁淵夫婦的屍體鎮壓在七星塔的是先燕王耶律執,這對兄弟素來不和,自己答應這個條件打的是耶律執的臉,於燕王卻是無損。

    更重要的是,和談已經成了,只差臨門一腳,為了這種不大不小的事,犯不著再反覆拖拉……說得難聽點,萬一君然提出要換使臣重新議和,那麼自己的功勞說不定還會被後面的使臣搶走。

    蕭姓使臣飛快地在心裡權衡利弊了一番,臉上露出毅然之色,笑呵呵地說道:「王爺,這只是小事,鄙人替吾王答應王爺就是了。」

    年輕的使臣聞言,如釋重負,以袖口擦了擦額角的冷汗。

    坐於前方的君然勾唇笑了,爽快地說道:「好!蕭大人,那就等鎮北王夫婦的遺體送到了,再簽這和書吧。」說著,君然站起身來,大步流星地朝廳外走去。

    蕭姓使臣眉頭微蹙,他本來還想哄君然先簽下這和書的,現在也只能作罷。

    這時,君然走到兩個使臣身旁,驀地停下了腳步。

    他轉頭與那蕭姓使臣四目相對,明亮犀利的眼神直射而去,似乎能看穿他的外表,直擊內心似的。

    「蕭大人,貴國可別玩什麼手腳,我們既然知道人在貴國,當然也有辨別的辦法。」拋下這句話后,君然繼續往前走去。

    這一次,他沒再停留,也沒回頭。

    「……」蕭姓使臣嘴角的笑意霎時僵住了,心裡暗罵:這個簡王委實狡猾!

    七星塔遠在燕國都城,一來一回委實費時,所以蕭姓使臣剛剛正在琢磨著乾脆隨便弄兩具屍骨給大盛交差就是了。

    現在聽君然這麼一說,蕭姓使臣生怕弄巧成拙,被君然抓住了把柄又借故拖延和談,也只能歇了這念頭。

    也罷。他在心裡對自己說,不過是兩具屍體罷了,不痛不癢。他趕緊跑一趟都城稟明燕王,燕王肯定也不會願意為了當初耶律執辦的那些事而影響了這次的議和。

    想著,蕭姓使臣的心定了不少。

    沒錯,現在這個時候,議和便是最重要的事,必須讓君然快點簽下和書,趕緊退兵。

    等到他們大燕休養生息后,自可再靜待良機,他們大盛人一向人心不齊,內禍不斷,像君然這般功高震主,遲早也會被大盛的新帝忌憚。

    將來,他們大燕一定可以找到機會,讓大盛付出代價的!

    兩個北燕使臣也沒久留,匆匆地告辭了。

    接下來的幾天,倫塔城恢復了平靜,十一月的天氣越來越寒冷,北風呼嘯,帶著刺骨的寒意。

    十一月十四日,兩個北燕使臣再次拜訪了倫塔城。

    這一次,來的不止是他們,還有兩個沉甸甸的棺槨。

    黑漆漆的棺槨被安置在了正廳前的空地上,寒風中,幾片殘葉打著轉兒飄下,落在了棺槨上,氣氛凝重而蕭索。

    眾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那兩具棺槨上。

    蕭姓使臣賠著笑臉道:「王爺,這裡面放的就是鎮北王夫婦的屍骨,請王爺儘管查驗。」

    蕭姓使臣說得是客氣話,君然卻不跟對方客氣,他可不相信北燕人。

    「王仵作,驗屍吧。」

    君然淡淡地吩咐道,他帶來的仵作立刻就領命。

    兩個士兵搬開了棺槨的蓋子,露出其中的屍骨。

    時隔整整十六年,屍體早就化為森森白骨,只餘下那染著暗紅血跡的衣裳覆在屍骨上。

    王仵作面露凝重與恭敬之色。

    王仵作已經過了不惑之年,他在北境生,北境長,鎮北王府對於他們這些北境子民具有特殊的意義。

    他深吸一口氣,躬身開始查驗起屍骨來。

    男屍身長七尺八,左胸第二和第三根肋骨之間有著明顯的划痕,他應該是一箭穿心而亡,右臂比左臂長了一寸。

    女屍身長六尺九,右小腿骨上有摔斷後傷口癒合留下的痕迹,即便時日久遠,那些痕迹還是永遠地銘刻在了她的骨頭上。

    仵作查驗完屍體后,就走到君然身旁,點了下頭:「王爺,是鎮北王夫婦。」

    兩個北燕使臣聞言,如釋重負。

    君然目光複雜地看向了棺槨中的那兩具屍體。他對鎮北王夫婦一無所知,仵作用來辨別屍體身份的信息也是來自於慕炎。

    慕炎在那封信上寫得明明白白的,包括鎮北夫婦的身長,當年傷在了哪裡,具體什麼部位,以及骨上幾寸等等。

    回想著慕炎的那封信,君然的眼眸變得更幽深了,露出幾分思忖之色。

    這件事從頭到尾都透著些蹊蹺,鎮北王府覆滅時,慕炎才三歲而已,可是他卻表現得彷彿親眼目睹了鎮北王夫婦的死一般,對這些細節知之甚詳。

    那顯然是有人告訴慕炎的。

    那麼那個人會是誰呢?!

    兩個北燕使臣見君然遲遲不語,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蕭姓使臣忍不住催促道:「王爺,既然屍骨沒有問題,那現在可以簽和書了吧?」

    他生怕這位簡王臨時又折騰出什麼幺蛾子,那麼他在燕王跟前可就真的不好交代了。

    君然抬眼看向了蕭姓使臣,笑眯眯地應了:「那是自然。」他一副好說話得不得了的樣子。

    這一日,大盛和北燕正式簽下和書,也代表著,兩國戰事正式落下帷幕。

    拿著熱騰騰的和書,兩個北燕使臣喜不自勝,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告辭了。他們還要回去向燕王復命。

    君然安頓好了北境諸事後,在萬眾矚目下,率領朝廷支援北境的數萬禁軍踏上了歸程,回京復命。

    大軍一路浩浩蕩蕩,所經之處引來不少百姓夾道歡迎,於臘月初二抵達了京畿一帶。

    「王爺,攝政王率領文武百官正在前方五里亭處相迎。」

    燦爛的陽光下,一個小將在前方探路后,回過來向君然稟告。

    「走!」君然勾唇一笑,意氣風發地一夾馬腹,胯下的白馬嘶鳴著加快了速度,一馬當先地飛馳而出。

    後方的數萬大軍緊跟而上,那隆隆的馬蹄聲如悶雷,如戰鼓,天地為之撼動。

    不一會兒,正前方一隊三兩百人的人馬就映入了君然的眼帘。

    旭日剛剛升起,京城的郊外寒風瑟瑟,陽光柔柔地自碧藍的天空傾瀉而下,給官道上的眾人都鍍上一層淡淡的光暈。

    「踏踏踏……」

    在震耳欲聾的馬蹄聲中,雙方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

    君然也漸漸地放緩了馬速,目光清亮地看著站在百官最前方的慕炎和岑隱。

    著一襲玄色袞冕的慕炎跨坐在一匹矯健的黑馬上,他身旁的岑隱著一襲大紅色麒麟袍跨於一匹紅馬上。

    兩個青年氣質迥然不同,一個張揚輕狂,一個冷魅淡漠,明明天差地別,可是此刻這麼並肩站在一起時,又似乎有一種微妙的和諧感。

    君然目光灼灼地盯著慕炎,心中一陣唏噓。

    自打去歲八月他奔赴北境,他與慕炎已經一年多沒見了。

    這一年多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饒是君然早就猜到慕炎心中有數,卻也沒預料到慕炎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為自己正名,以攝政王的身份光明正大地站立在大盛子民的視野中。

    君然的心緒一陣起伏,面上卻是不顯,嘴角含笑,神采奕奕。

    隨著「吁」的一聲,君然在十來丈外停下了馬蹄,他後方的大軍也隨之停下。

    馬蹄聲漸止,但四周飛揚的塵土仍舊如灰霧般瀰漫在空氣中……

    君然在馬上對著慕炎抱拳行了禮:「見過攝政王!」

    他身後的數萬將士也發出了同樣的聲音,喊聲如雷般,震得天地也顫了一顫。

    慕炎朗聲一笑,親熱地喚道:「阿然,恭賀你凱旋而歸!」

    周圍原本莊重威嚴的氣氛被慕炎這一聲「阿然」破壞殆盡。

    後方的眾臣暗暗地交換著眼神,早知道攝政王與簡王交好,親如兄弟,看來果真如此。無論如何,對大盛、對朝廷而言,這是一件好事。

    眾臣也紛紛對著君然作揖,恭賀他凱旋而歸,空氣中一片喜氣洋洋,萬眾一心。

    恭賀的同時,眾臣的目光不免也落在了君然後方的兩具棺槨上,面露驚然之色,越來越多的目光都看向了兩具棺槨,交頭接耳地私議紛紛。

    在戰場上有所傷亡很是尋常,普通的將士大多就是就地安葬,會帶回京城的屍體本身就不尋常,至少是一定級別的將領,但通常來說,應該也是隨後將屍體運回京城,而不是由君然這般慎重地隨軍帶著。

    岑隱一直沒說話,他的目光也落在那兩具棺槨上,恍若無底寒潭的眸子里瀰漫著旁人無法理解的複雜,思念、哀傷、憤怒、慶幸……

    不同於在場的群臣,岑隱早就知道了這兩具棺槨里放的是誰。

    前些天的某個晚上,慕炎就悄悄來岑府找過他了,說是已經找到了鎮北王夫婦的屍骨,並讓君然從北境帶回京城了,不日就可抵達。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