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09章 808後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09章 808後宮字體大小: A+
     

    禮部上下徹底地忙了起來,沒日沒夜。

    皇帝退位這種事,大盛朝百餘年還是頭一次,到底該以什麼樣的程序走,禮部上下是一點概念也沒有,只能去翻古禮。

    禮部尚書范培中窩在禮部衙門翻了一天一夜的古禮,越翻古禮,就越覺得頭痛。

    要是按古禮,皇帝禪讓,新帝是應該先推辭的,在皇帝面前磕頭表示自己不能勝任,並求皇帝不要退位。

    新帝越是磕得重,就越是遵禮,然後,由宰相率群臣請求再議。

    如此重複三次,新帝才能勉為其難地受下帝位,方能像堯舜禪讓一樣成為流傳千古的一則佳話。

    然而,攝政王與今上之間有不共戴天的殺父殺母之仇,絕不可能化解,更不可能釋懷。

    要是讓攝政王去向皇帝磕頭,表示他不受皇位,請皇帝再登帝位什麼的……

    范培中深切地覺得,自己要是真腦抽去這麼做,那就是找死了!

    再說了,今上會配合嗎?!

    萬一今上當眾表示不肯「退位」呢?

    范培中從書籍中抬起頭來,揉了揉眉心,疲倦的眸子裡布滿了血絲。

    眾所周知,玉璽以及詔書都在司禮監,他斗膽說句「大逆不道」的話,皇帝下的這道退位詔書到底是誰下的還真難說呢。

    恐怕也不僅僅是范培中懷疑這一點,朝中的其他的朝臣亦然。

    只不過,這件事既然是岑隱和慕炎這兩個祖宗共同的意思,那麼自然也沒人敢質疑,敢反對。

    往好的方向說,像如今這般,朝廷平平穩穩地從今上過渡到慕炎,對大盛是最好的。

    范培中又揉了揉太陽穴,只覺得頭痛欲裂,眼睛發酸發澀。

    他的書案上堆滿了一疊疊的古籍,有紙書,也有竹簡,旁邊還堆著一書架的書,怕是看個三天三夜也看不完。

    可是他能怎麼辦呢?!

    范培中只能頭痛地繼續把臉埋回書籍之中,又「大逆不道」地想道:哎!要是皇上駕崩就好了,那麼攝政王的繼位儀式就清楚多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便是了。

    又是一聲長嘆到了范培中的嘴邊。

    「哎!」

    他的耳邊恰好傳來其他人的嘆氣聲。

    禮部左侍郎一邊嘆氣,一邊放下了手裡的一本古籍,咕噥著抱怨道:「麻煩,真是麻煩!不僅登基大典麻煩,這皇上的後宮也麻煩。」

    他這一抱怨,范培中和禮部右侍郎也被吸引了注意力,也都皺起了眉頭,二人面面相看,疲倦的臉上都有些為難。

    是啊,皇帝的後宮要怎麼辦呢?!

    禮部右侍郎右手成拳,在案頭叩動了幾下,蹙眉介面道:「本來,若是父死子繼,就簡單了……」

    那麼,皇帝的後宮嬪妃都算是新帝的庶母,皇后則是新帝的嫡母,一切自然能順理成章地按祖制來安置。

    問題是,慕炎是今上的侄兒。

    皇帝的後宮里二十上下的妙齡佳人可不少,這些妃嬪和慕炎相紀相仿,要是還安置在後宮裡,難免惹人閑話。

    再說了,等慕炎登基后總要納妃納嬪,也得把後宮騰出來啊,哪有侄兒的小妾和叔父的小妾住一起的道理!

    「還有皇后……」禮部左侍郎頭疼地說道,眉宇間露出深深的溝壑,「以及安平長公主殿下,也不好安置。」

    安平長公主是慕炎的嫡親姑母又是自小把他養大的養母,誰人不知慕炎視其為親母般。以慕炎的性子,說不定會把安平奉養在慈寧宮。

    退一步說,就算慕炎不奉養安平,那也沒奉養嬸母的道理。

    更何況,慕炎還跟皇帝有仇,要是讓他奉養皇後為太后,那豈不是意味著以後皇后可以以「孝」道壓慕炎一籌,那不是給慕炎添堵嗎?!

    屋子裡靜了一靜。

    三人只覺得在朝堂上混了幾十年都沒遇到過如此棘手的問題。這事簡直沒法辦了!

    靜了片刻后,禮部右侍郎無奈地又道:「偏偏攝政王還沒有生母……」

    要是慕炎的生母在,直接封她為太后就是了,後宮的妃嬪也可以交由她來安置。禮部就可以當甩手掌柜了。

    「老莫,你別忘了,宮裡還有不少沒有開府的皇子以及沒出嫁的公主呢。」禮部左侍郎提醒道。

    三人越說越愁,他們都心知以後這些未成年的皇子公主們怕是也都不方便留在宮裡了,還得設法安置這些人。

    屋子裡又陷入一片沉默,直到小廝進來給他們重新上茶,這才打破了屋子裡的沉寂。

    禮部左侍郎心不在焉地端起茶盅,跟著又放下,對范培中提議道:「范大人,您說要不要去問問安平長公主殿下?」

    禮部右侍郎精神一震,頻頻點頭,覺得同僚的這個主意甚好。

    然而,范培中更愁了,淡淡地斜了兩位侍郎一眼,無奈道:「我早就請示過長公主殿下了。」他們以為他沒想過嗎?

    「那殿下怎麼說?」禮部左侍郎積極地追問道。

    「殿下說她只是先帝的公主,管不了皇上的後宮。」范培中愁眉苦臉地說道。

    禮部右侍郎卻是若有所思,眸子一亮,意味深長地說道:「長公主殿下是先帝的公主,確實管不了皇上的後宮。但是,大人,新帝也不是沒有皇后的,說到底,由皇后管後宮才是正理。」

    「……」范培中怔了怔,恍然大悟地瞪大了眼,腦海中浮現一個名字——

    四姑娘!

    范培中一下子就茅塞頓開,整個人都精神了。

    范培中霍地站起身來,撫了撫衣袍道:「你們先忙,我去一趟端木府。」

    范培中說走就走,讓人備了馬車后,徑直去了權輿街的端木府求見端木緋。

    范培中雖然是不速之客,但是他這禮部尚書的名號還是頗為管用的,門房讓人把他引去了朝暉廳,又派了婆子過去湛清院通稟。

    「四姑娘,禮部尚書范大人求見。」

    綠蘿跑進東次間去通稟。

    「范大人?」正在專心納鞋底的端木緋聽到通稟,驚訝地抬起頭來,有那麼一瞬,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

    綠蘿鄭重地點了下頭,她也同樣很驚訝,以前登門找過四姑娘的尚書也就游大人一個而已。這下,又多了一個。

    不知為何,綠蘿心中隱隱有種感覺,以後來府上找自家姑娘的尚書也許還會不止於此……

    自己要淡定!

    綠蘿在心裡對自己說,她可是未來皇后的大丫鬟。

    端木緋眨了眨眼,放下了手頭納了一半的鞋底。祖父不在家,她也不能把客人晾著,只能去見一見了。

    端木緋帶著綠蘿一起去了朝暉廳。

    范培中已經坐下了,一看到端木緋來了,連忙笑吟吟地起了身。

    「范大人。」端木緋客客氣氣地給范培中福身行禮,范培中哪裡敢受她的禮,避過了。

    「四姑娘無須多禮。」范培中開門見山地進入了正題,「今天鄙人冒昧來訪,其實是有一件事想要請教姑娘。」

    一旁的綠蘿聽得目瞪口呆,沒想到堂堂尚書居然還要請教自家姑娘。

    「……」端木緋也同樣有些懵,根本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可是這人都在跟前了,端木緋也只能道:「范大人有話直說就是。」

    這一路,范培中早就斟酌過該如何開口了,連忙請示道:「四姑娘,您看攝政王來年就要登基了,自然是要從公主府住進皇宮的,那今上的後宮該如何安排呢?」

    「……」端木緋完全沒想到范培中會與她提這個,再次懵了。

    綠蘿也是呆了,第一反應是這位禮部尚書也太不靠譜了吧,這事怎麼來問自家姑娘呢!

    范培中見端木緋沉默,急了,趕緊對著端木緋拱了拱手,苦著臉又道:「四姑娘,這件事姑娘可千萬不要推託啊!鄙人是真沒主意了,要是四姑娘不來做主的話,這後面什麼事都辦不成了。」

    范培中欲哭無淚地看著端木緋,那張儒雅的臉龐上帶著點無賴樣。他說的也是大實話,要是不安置好皇帝的後宮,接下來的登基大典也沒法辦啊!

    端木緋一言難盡地看著范培中,不禁想起了端木憲對這位新任禮部尚書的評價:范培中這個人啊,說得好聽是不拘小節,說得難聽點,就是個讀了不少書的無賴!無賴不可怕,就怕無賴肚子里有墨。

    有道是,請神容易送神難。

    端木緋在心裡默默地嘆了口氣,問道:「所以,到底是什麼有問題呢?」

    范培中聞言如釋重負,知道端木緋是願意給他出主意了,那麼這件事就成了一半。就算端木緋一時沒主意,自己也可以哄她找攝政王或者端木首輔討個主意是不是?

    范培中的心定了不少,委婉地把他們禮部的顧忌說了。後宮的嬪妃、皇子與公主們肯定是不能放在後宮了,就看到底往哪裡安頓。

    綠蘿聽著腦子一團亂,只明白了一點。自家姑娘還未坐上皇后的位置,可是這位禮部尚書卻已經把姑娘當「皇后」來使了。

    這母儀天下的皇后可還真是不好當。綠蘿心裡嘆道。

    端木緋撫了撫衣袖,略一沉吟,就提議道:「范大人,那就讓皇子開府,有子嗣的妃嬪可以由皇子出宮奉養,大人以為如何?」

    「……」范培中微微睜大眼,神色間有些糾結。

    禮部辦事素來講一個「禮」字,是以他們這兩天才會費時費力地翻閱古禮,便是要對外有個說法,以顯其鄭重。

    大盛朝百餘年來,還從不曾有過嬪妃由皇子接出宮奉養的事。

    不過,范培中也只是猶豫了一下,就連忙附和道:「四姑娘這個主意好!」

    范培中一向善於變通,只是眨眼間,他已經在心裡說服了自己:大盛朝從前沒有這種案例,那是因為先帝的嬪妃都是新帝的庶母,新帝就算是為了面子也不能把庶母趕出宮門。

    可換個角度想,除了皇家外,長輩過世后,自當分家,這分家之後,姨娘跟著自己的兒子走那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說來前朝,也曾有過親王在先帝過世后,將宮中的太妃接回王府奉養的舊例。

    想通了這個理兒,范培中就覺得麻煩解決了一半。

    范培中心思活絡,開始飛快地在心裡計算起,宮中有多少嬪妃是生過兒子的,但是……

    「還有幾位皇子年紀太小了。」范培中蹙眉道。

    除了大皇子和四皇子的年紀可以開府外,其他的皇子都小了點,比如五皇子和六皇子才十二歲,也勉強可以開府了,但是剩下的七皇子、八皇子和九皇子的年紀那也委實是太小了,像九皇子那才剛滿三歲,只是個奶娃娃而已。

    范培中繼續說著:「還有五位嬪妃膝下只有公主,既沒有皇子和公主的嬪妃也有三四十來人呢……」

    范培中算得專註,全然沒注意正廳外的屋檐下,多了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

    端木憲恰好聽到了這番對話,面無表情地瞪著廳中的范培中。

    守在屋檐下的小丫鬟正要行禮,卻被端木憲抬手阻止了。

    雖然端木憲沒聽到范培中前面說了什麼,但是他是聰明了,只是方才聽到的那幾個關鍵詞,再聯想范培中這兩天唉聲嘆氣的樣子,就立刻明白范培中跑來找小孫女是為了什麼了。

    「……」端木憲的臉像是潑了墨似的,瞬間都黑了。

    自家小孫女還雲英未嫁呢,就要幫慕炎那臭小子管後宮?!

    這什麼亂七八糟的,這個范培中做事太不靠譜了,虧他還是「禮部」尚書呢,根本就是個不要臉的無賴!

    「咳咳。」

    端木憲故意清了清嗓子,吸引了廳中兩人的注意力。

    「祖父。」端木緋笑吟吟地起身相迎。

    范培中一看到端木憲,就有些心虛,擠出一個過分燦爛的笑容,「端木大人。」

    端木憲可不管什麼伸手不打笑臉人,撩袍走了進去,不客氣地下了開始趕人:「范培中,你們禮部最近不是很忙嗎?怎麼還有空來我這兒!」

    范培中笑得更殷勤了,又是作揖又是賠笑道:「端木大人,我是忙啊,您是沒看到,我都已經是三過家門而不入了。」

    范培中可沒說謊,他都兩天沒回家了,方才他從禮部衙門出來往權輿街的路上也路過了范府。

    「端木大人,我這也是束手無策了,才來叨擾四姑娘的。」范培中厚著臉皮賴著不走。

    「……」端木憲又一次見證這位禮部新尚書的無賴,嘴角抽了抽。

    他也知道範培中的無奈,不過知道歸知道,理解歸理解,卻也不會因此心軟,更別說,這件事還涉及到端木緋了。

    還是那句話,自家小孫女還沒嫁進慕家呢!

    而且,這件事關係到後宮嬪妃與那些皇子公主,就算小孫女處置得再好,那些個言官御史也會抓著一些細節羅里吧嗦。可要是有什麼不妥當,小孫女更是能被那些言官御史的口水給噴死。

    辦得好,沒好處;辦砸了,徒惹麻煩。

    這件事根本就是吃力不討好的事,還是有多遠躲多遠得好。

    端木憲又朝范培中逼近了兩步,笑呵呵地伸手做請狀,「范大人,我送送你。」

    端木憲的逐客令已經很明確了,就差讓范培中直接滾了。

    范培中灰溜溜地摸了摸鼻子,生怕把人逼急了,端木憲會讓人把他丟出端木府去,笑呵呵地說道:「端木大人,那下官就告辭了。」

    端木憲如他所言親自把范培中往儀門方向送。

    此時,已經是申時過半,太陽西斜,金紅色的陽光灑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很是舒適。

    范培中很是識趣,他也知道自己這一趟來得冒昧,是自己失禮在前,因此他一邊走,還一邊連連作揖,為自己辯解道:「端木大人,新帝來年就要登基,您也知道禮部諸事繁多。下官那也是不得已,這要是不把皇上的後宮安置妥當,那新帝登基要怎麼辦?」

    「留下一個爛攤子,到時候麻煩的也是令孫女。」范培中對著端木憲露出討好的笑。

    端木憲簡直要氣笑了,驀地停下了腳步,「這還不簡單嗎?」

    范培中連忙也駐足,緊張地看著端木憲,臉上賠著笑。

    「范培中,你平日里不是很『機靈』嗎?這麼簡單的事有什麼處置不了的,京郊的千雅園不是空著嗎?我瞧那裡就不錯,把人全遷去就行了,肯定住得下。」端木憲隨意地撣了下衣袍,沒好氣地說道。

    「……」范培中如夢初醒地笑了,面露喜色。

    對哦,這也可以!

    「端木大人說的是,如此甚好!」范培中撫掌笑道,眸生異彩。

    其實,范培中並不是沒有想過把後宮那些嬪妃給遷走,卻有旁的顧忌,說到底,這件事由禮部出面,名不正言不順的,他也怕那些妃嬪反應太大,局面搞得不太好看。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端木緋剛剛提了,皇子開府可以把生母帶走奉養,如此一來,那些有皇子的妃嬪肯定是樂意的,也肯定不會鬧事。說到底,她們也沒必要跟新君作對,萬一新君給她們兒子小鞋穿,吃虧的還不是這些皇子們。

    有道是,母以子為貴。

    後宮妃嬪中,這些有皇子的妃嬪份位往往是高出其他人一籌的,只要這些妃嬪答應了,這件事就等於是成了一大半。

    至於那些膝下沒有皇子的妃嬪,本來就弱了一頭,又沒有兒子撐腰,那就更不敢惹事了。

    也就是那個出身世家、位份高的妃嬪也許有點麻煩,不過,比之前無從下手的局面要好多了。

    最麻煩的人其實是皇后,但范培中暫時也不管了,先把後宮中的其他人安置好了再說吧。

    范培中心裡覺得這一趟真是沒白來,整個人恍若吃了什麼靈丹妙藥似的,神采奕奕。

    「下官多謝端木大人指點,那下官先告辭了。」

    范培中鄭重對著端木憲又是作揖,又是道謝,歡歡喜喜地走了,步履帶風。

    范家的馬車就停在了五六丈外的儀門外,范培中上了馬車就走了。

    端木憲搖了搖頭,負手又慢悠悠地返回了朝暉廳。

    端木緋猜到了祖父還會回來,因此還在廳堂里,還親自給祖父泡了茶。

    「祖父,喝茶。」

    端木憲坐下的同時,熱騰騰的茶水也端到了他手邊,讓他十分受用。

    他家四丫頭就是孝順!

    他多疼幾分那也是理所當然的是不是?!

    端木憲滿足地抿了口茶,看向端木緋時,神色間笑吟吟的,全然不見之前擺給范培中看的不悅。

    「四丫頭,我知道你心軟。不過,有些提點一兩句就夠了,別攬在你自己身上。」端木憲諄諄叮囑道。

    綠蘿看著翻臉像翻書的老太爺,這才遲鈍地明白了,原來老太爺方才對范尚書那副氣沖沖的模樣只是做做樣子啊。

    難怪她上次還聽到游尚書說老太爺是老狐狸,看來游尚書說得是心裡話……

    「祖父,我明白。」端木緋乖巧地直點頭,就像是一隻單純的小白兔,讓端木憲忍不住為小孫女操碎了心。

    端木緋是真的明白,所以她方才也只提了有皇子的妃嬪的事,並不打算多說其他的。

    「祖父,貴妃姑母應該能出宮了。」

    端木憲怔了怔,想到在深宮中的端木貴妃,心裡便是一陣唏噓。

    一入深宮深似海,他想見女兒一面實在是不容易。

    這裡也沒有外人,端木憲也沒有掩飾自己的動容,眼眸中流露出萬千感慨。

    端木緋笑眯眯地又道:「祖父,明天一早,我就進宮去告訴貴妃姑母這個好消息。」

    「好好好!」端木憲連聲道好,眼眶中似乎微微濕潤。

    他聰慧過人的長女啊,熬了那麼多年,終於算是盼到頭了!

    端木緋笑眯眯地說道:「正好我可以把我剛釀好的桂花酒也捎一壇給貴妃姑母。」

    於是,次日,端木緋罕見地起了個大早,帶著她的桂花酒出發了,她還沒忘記去祥雲巷那邊順路捎上了涵星。

    端木緋就把禮部尚書昨天去找她的事一五一十地說了。

    「……」

    「……」

    端木貴妃與涵星母女倆乍一聽聞時,都怔住了。

    端木貴妃欣喜若狂地睜大了眼,她在宮裡這麼多年了,每天看到的都是這四方的天兒,宛如困在一個巨大的牢籠中一般,寸步難行。

    別人只看到她風光無限,是高高在上的貴妃,在後宮中只屈居於皇后之下,又育有一子一女,不至於老無所依。

    可誰又知道她的苦悶,這些年,她在宮裡的日子就是一個字:「熬」,熬一天是一天。

    現在,她終於可以掙脫這個牢籠出去了。

    涵星給端木緋遞了一個危險的眼神,意思是,這麼重要的事,端木緋居然不提前說,瞞了自己一路。

    端木緋以眼神告饒。

    然而,涵星不為所動,無聲地表示,這筆賬她們待會兒再算!

    「母妃,」涵星笑眯眯地起身,坐到了端木貴妃的身旁,親昵地挽起了她的胳膊,嬌滴滴地說道,「您以後也可以來和兒臣一起住。」

    「我們可以像以前一樣一起睡,秉燭夜談。」

    「兒臣還可以帶您出去玩,京里好玩的地方可多了,兒臣雖然不敢說知道個十成,十之八九總是有的……」

    涵星滔滔不絕地對著端木貴妃炫耀兼自誇道。

    「……」端木貴妃一言難盡地看著女兒,真不知道這丫頭在得意什麼。知道京中哪裡好玩這不是那些紈絝子弟拿來吹噓的嗎?

    端木貴妃在心裡暗暗嘆氣:她這個女兒啊,就算是嫁了人,還是這般不靠譜!

    也不想想哪有丈母娘住在女婿家去的道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