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05章 804被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805章 804被騙字體大小: A+
     

    許夕玉閉了閉眼,把心底升起的那股恐懼死死地壓了下去,腰背挺得筆直,心道:慕炎一定會後悔低看了她!

    「炎表哥,你……」

    許夕玉微張嘴,想說慕炎會後悔的,然而,墨酉沒給她這個機會。

    他抬手就是一記手刃準確地劈在了許夕玉的後頸。

    許夕玉剩下的話都畫作了一聲悶哼,她只覺得後頸一陣劇痛傳來,跟著意識就被黑暗所籠罩,身子軟軟地倒了下去。

    墨酉動作粗魯地把人好似沙袋似的扛了起來。

    慕炎又吩咐了墨酉一句:「墨酉,告訴岑督主一聲,我晚些再過去。」

    「是,公子。」墨酉再次應聲,與此同時,墨戌扛起了亭子外的雲雁,兩個暗衛輕輕鬆鬆就把這主僕倆帶走了。

    很快,亭子里就只剩下了慕炎、端木緋與許家二老。

    周圍悄無聲息。

    許太夫人垂下眼瞼,再也沒去看許夕玉,她慢慢地捻動著手裡的佛珠,嘴裡無聲地念著佛。

    許明禎微微蹙眉,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慕炎看著許家二老,安撫道:「外祖父,外祖母,你們放心,不管她胡說八道什麼,外頭都透不會透出一星半點的。這件事就止於此。」

    頓了一下后,慕炎再次強調道:「許家三姑娘是病亡的。」

    許明禎默默地點了點頭,心頭泛著苦澀。

    許家沒有管束好許家姑娘,即便因此受罰,那也是應當的。

    但是東廠……

    許明禎一開始是想讓慕炎悄悄處置了許夕玉,沒想到,他竟然要把人交到岑隱的手裡。

    許明禎猶豫地看了慕炎一眼。

    那一日,慕炎堅定的宣示猶在耳邊:「外祖父,外祖母,我和岑隱是生死之交,可以託付性命。」

    直到此刻,許明禎才體會到這句話的深度,慕炎是真的毫無保留地信任岑隱。

    慕炎既然決定把許夕玉交給岑隱來處置,許明禎就不會去質疑、反對慕炎的決定,可是,他心中多少還是有些擔心。

    他擔心許夕玉會去東廠亂說一通,到時候,這件事豈不是就成了外孫落在岑隱手上的把柄了。

    外孫會不會因此被人拿捏、掣肘?!

    外孫等了十九年,也忍了十九年,才等到了今日,而他們許家卻給他拖了後腿。

    許明禎的心更沉重了,眸色幽深。

    他從來不是那種優柔寡斷的人,心裡很快有了決定,咬了咬牙,果斷地說道:「阿炎,許家還是離開京城吧。」

    他雖然還能動,也想為外孫再做些什麼,但若是許家成為了別人手裡的武器,那麼他寧可許家永遠留在鄉野,永不入朝堂。

    許明禎的眼神幽深而堅定,恍若一汪深潭。

    慕炎先是一驚,聰慧如他明白了許明禎在擔心什麼。

    他心中暗暗嘆息,即便他已經告訴了外祖父,他和岑隱是生死之交,可是有些事那是這一句話可以說得清的。外祖父不會因為他的一句話就像他一樣全心全意地信任岑隱。

    只要他一日不表明岑隱真正的身份,外祖父就不可能釋懷,不可能真正地信任岑隱。

    然而,慕炎什麼也不能說,他必須尊重岑隱的決定。

    慕炎微微一笑,看著許明禎正色道:「外祖父,您想多了。反正這件事交給岑督主就是了,不會有事的。」

    「……」許家二老面面相看。

    慕炎沒有再多解釋他和岑隱的關係,又道:「您就安心留在京城吧。」

    「這件事……等東廠審出來龍去脈后,我會給您和外祖母一個交代的。」

    「最近還有得忙呢,外祖父,您總得幫幫我吧?」

    慕炎起初還一本正經,說著說著就變得嬉皮笑臉的,神情和語氣中帶著幾分撒嬌的味道,那俊美的面龐上看不出一絲一毫的苦惱與發愁。

    端木緋在一旁頻頻點頭,也幫著嬌聲勸道:「外祖父,外祖母,你們就留下吧。阿炎說沒事就肯定沒事。」

    被兩個小輩這麼盯著,許明禎也只能投降了。

    他與許太夫人又對視了一眼,然後頷首道:「好,阿炎,我聽你的。」

    應歸應,許明禎還是心事重重,他疲倦地揉了揉眉心,一向挺拔的身形多了一分傴僂。

    慕炎自然看得出來,心裡琢磨著最近要常來這裡看看二老,也免得他們胡思亂想。

    沒一會兒,就有下人匆匆來稟說,太醫來了。

    於是,慕炎、端木緋與許家二老就都移步去了正堂。

    來的是趙太醫,他給許家老兩口都診了脈,又開了方子。

    等二老都用過湯藥后,慕炎好生囑咐了下人一番,讓他們好生照料二老,有事就去公主報信,之後,慕炎才和端木緋一起告辭了。

    整件事發生在短短一個時辰之間,除了二老的幾個親信外,許府其他的下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更不知道三姑娘已經從府中「消失」了。

    對於許府而言,這場風波已經降下了帷幕,而對於外界而言,一切似乎才剛剛開始。

    外人只看到錦衣衛從許府押走了一個人,即便不知道原因,也足以讓他們浮想聯翩,畢竟許家是慕炎的母家,而錦衣衛是岑隱的人,岑隱拿慕炎的母家開刀,這顯然是一種挑釁,更是一種示威。

    這兩人果然要反目了吧!

    各府的人都在關注著這件事的進展,想看看慕炎和岑隱下一步分別會出什麼招,有的人興奮,有的人期待,有的人不置可否,也有的人忐忑不安,生怕慕炎和岑隱的決裂會對朝堂產生什麼不利的影響。

    朝堂上下,一時暗流涌動。

    然而,事態的發展再一次出乎眾人的意料。

    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三天過去了……時間從九月進入十月,什麼也沒發生,無論是岑隱還是慕炎,都沒有進一步的動作,讓眾人越發摸不著頭腦了。

    於是乎,眾人的目光又瞄準了許明禎,想從他身上尋些端倪出來。

    許明禎依然每天去衙門辦差,精神矍鑠。

    至於許太夫人則四處在尋名醫,據說許家的三姑娘出了痘,病得有些重,有些不太好了。

    眼看著許太夫人焦頭爛額的樣子,其他人便也不好意思登門探聽消息,便有一些人又把目光投向了端木憲。

    於是,端木憲又一次被人堵在了文華殿的出口。

    兩個官員「憂心忡忡」地跑來找他打探消息,「端木大人,您就給下官透個底吧?攝政王和岑督主到底怎麼樣了?」

    「哎,下官這幾天的心就一直懸著啊。每每想來,就寢食難安。」

    「朝局好不容易漸漸穩定下來,實在是經不起折騰了。」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一副憂國憂民的樣子。

    端木憲卻是雲淡風輕,與這二人的愁眉鎖眼形成鮮明的對比。

    他隨意地撣了撣袍子,用一種高人一等的姿態訓道:「你們啊,有空打探這些,還不如好好去辦好自己的差,要是閑著沒事就加加班。最近吏部應該挺忙的吧?」

    「端木大人說的是。」

    兩個官員只能唯唯應諾,拿不準端木憲到底知不知道慕炎和岑隱的事。

    端木憲自然看得出他們在想些什麼,心裡還頗為暢快。

    端木憲知道端木緋那天也去了許府,當天下衙后就找她打聽過了。端木憲對自家小孫女那是十二萬分的信服,小孫女說沒事,那就是真的沒事。

    端木憲做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負手離開了。

    只留下那兩個官員在原地恭送他離開,長嘆了一口氣。這沒探聽到消息,反而還挨了一頓訓。

    這裡發生的事根本瞞不住人,幾個路過的官員也看到了方才的這一幕,便也沒人再跑去端木憲跟前找訓了。

    等了幾天,都沒能等來這兩人反目,其他人漸漸也消停了。

    朝堂再次歸於平靜,朝臣們該幹什麼就幹什麼。

    畢竟對於大部分人而言,只要不讓他們站隊,無論慕炎與岑隱到底是和是分,那也不過是一場熱鬧罷了。

    但也有人不太甘心。

    剛送走了幾個同僚的江德深正在一間酒樓二樓的雅座里,一臉的陰鬱。

    他仰首把杯中的酒水一飲而盡,把空酒杯重重地放在桌面上。

    朝堂太平對於某些人來說是好事,可對於現在落魄的江家,卻不是。

    有紛爭才有機會。

    有道是,一山難容二虎。江德深一直堅信岑隱和慕炎遲早會鬧翻,本來還以為這一次江家的機會來了,沒想到卻是一場空……

    江德深緊緊地握著手裡的酒杯,手指繃緊,幾乎將那酒杯捏碎。

    一旁的長隨連忙給江德深又斟滿了酒,嘩嘩的斟酒聲迴響在空氣中。

    雅座里,酒香四溢。

    心情煩躁的江德深食不知味地又將酒水一飲而盡,神色更陰沉了,周身恍如籠罩著一層陰雲。

    「蹬蹬蹬……」

    突然,外面的走廊上傳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朝這邊臨近,跟著是「篤篤」的敲門聲響起,外面的人氣喘吁吁地連聲喚著「老太爺」。

    長隨連忙過去給對方開了門。

    一個中等身量的青衣小廝快步進了雅座,徑直走到江德深跟前,躬身稟道:「老太爺,懷州那邊傳來消息,說是三皇子殿下被南懷的偽王立為了王夫。」

    什麼?!江德深霍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震驚之下,他的胳膊重重地撞到了桌面,桌面上的那個白瓷酒杯晃了兩下,從桌面骨碌碌地滾落。

    「砰!」

    那白瓷酒杯摔在地板上,四分五裂,無數的碎片與杯中殘餘的酒液隨之四濺開來,酒液濺濕了江德深的衣袍。

    但是,江德深已經顧不上了,眉宇深鎖,脫口道:「這不可能!」

    三皇子已經死了啊!

    緊接著,又是一個念頭浮現在江德深的心頭:

    難道說,自己被騙了?!

    想到某種可能性,江德深的眼眸閃閃爍爍,嘴角氣得直哆嗦,站在那裡好一會兒也沒有回過神來。

    青衣小廝咽了咽口水,頭伏得更低了,不敢直視江德深的眼睛。

    小廝與長隨皆是噤若寒蟬,默不作聲。

    「啪!」

    突然,江德深一掌重重地拍在桌面上,震得那桌上的酒壺也隨之震了一震。

    江德深咬得牙齒咯咯作響,臉色由青轉紅,咬牙切齒地自語道:「我被騙了。」

    是的,他被騙了。

    而且,還是被他的親生女兒給騙了。

    江德深的臉色更難看了,陰沉得要滴出水來,當時的一幕幕在他眼前飛快地閃過。

    那一次,五女兒江氏親自來府中找他,一番話說得極為漂亮:

    「父親,三皇子殿下被奪了皇子之位,又被流放,他已經沒用了。為了保住江家,不如物盡其用。」

    「只要三皇子一死,我們江家就能擺脫三皇子母家的名頭了,江家就能安全了。」

    「到時候,只要父親再擺出一副為三皇子之死請命的態度,攝政王為了息事寧人,不但不會動江家,說不定還會為了安撫江家,給父親您一個好差事。」

    「不僅如此,我們江家為三皇子請命,還可以得個忠義的名聲,可謂一舉兩得。」

    當時,江德深被江氏說得多少有些心動,可是要讓慕祐景死可沒那麼容易,他身旁還有押送他的衙差,死了那麼多人,朝廷不可能會放任不管,萬一追查到自己身上,江家可就真完了。

    江氏似乎早就猜到了他的顧忌,說服了他:「父親,這件事不用您插手,封家還有些人手可以用。」

    「父親,只有江家好,我才能好,我將來才有機會扶正,不然我在封家的日子也過不下去。」

    彼時江氏言辭懇切,說封家靠不住,說她除了靠娘家,別無倚靠。

    所以,江德深就信了。

    對他來說,三皇子雖然是親外孫,但是,到了那個地步,從玉牃除名的三皇子已經不可能再翻盤了,只能算是一顆廢子了,江德深自然不能把江家上下幾百口都陪著三皇子賭進去。

    江德深自認這些年來,一直鞠躬盡瘁地為三皇子籌謀,甚至於現在江家現在淪落到這個地步也是為了三皇子。

    他也算對得起三皇子了。

    反正三皇子也廢了,生不如死,讓該輪到他為江家付出了……

    江德深同意了江氏的提議。

    然而,事態的發展一步步地偏離了預設的軌道。

    八月中旬,三皇子的死訊傳入京城,之後,江德深依著計劃去武英殿向慕炎跪諫請命,卻不想被端木憲這老狐狸攪了局。

    而現在,三皇子竟然沒有死!

    江德深不是個笨的,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他回過頭來再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一串,就想明白其中的關鍵。

    他被利用了!

    他居然成了江氏、封家與三皇子手裡的一顆棋子。

    封家肯定是和別人合作了,他們假裝除掉了三皇子,又利用自己去跪諫,要求徹查三皇子之死,以此來轉移朝廷和慕炎的注意力。如此,慕炎才會相信三皇子死了,那也就不會讓人再細查這件事,三皇子才能順利地趕往懷州。

    江德深又是一掌重重地拍在桌面上。

    「砰!」

    這一次,那個白瓷酒壺被震得歪倒在桌上,壺口流出透明的酒液,沿著桌面嘩啦啦地落在地板上……

    心事重重的江德深毫無所覺,只覺得像是有一雙大手從身後掐住了他的脖子般,呼吸艱難,臉色發青。

    可想而知,現在三皇子沒死的消息傳出來,不僅是慕炎,怕是朝堂上的文武百官都會認為是這件事也有自己的一份。

    現在,他成了出頭鳥,而這件事幕後真正的主使者就能安然地躲在幕後了。

    他傻得成了別人手裡的一桿槍!

    這下,江家算是徹底完了,不可能再翻身了。

    江德深臉色煞白,全身都劇烈地顫抖著,雙目噴火,憤怒、惶恐、驚疑皆而有之。

    他的親生女兒騙了他,她把江家當作是替死鬼。

    她真是好大的膽子!

    不行。他要去找她!

    江德深咬牙吩咐道:「去備馬車。」他要去封家!

    「是,老太爺。」青衣小廝連忙領命,步履匆匆地出去了。

    江德深深吸一口氣,一撩袍,大步流星地朝雅座外走去,他的長隨連忙也跟了上去。

    江德深越走越快,恍如一頭憤怒的犀牛般在走廊上橫衝直撞。一個小二正要從另一間雅座中走出,瞧著他氣勢洶洶的樣子,立刻就退了回去。

    緊接著,一陣尖銳的驚叫聲從大堂方向傳來,跟著是「咚咚咚」的滾動聲,似乎是有什麼東西從樓梯上滾了下去。

    「老太爺!」

    「有人不小心摔下樓梯了!」

    「快,快去叫大夫!」

    各種尖叫聲此起彼伏,不少雅座的客人們也聞聲而來,往樓梯的方向看來,整座酒樓都炸開了鍋。

    「老太爺。」長隨「蹬蹬蹬」地下了樓,跑到倒在地上的江德深身旁,聲嘶力竭地叫著,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江德深的額頭一角撞得一片青紫,鮮血混著塵土汩汩流下……

    江德深勉力地睜開眼,鮮血滴在眼睛上,他的視野有些模糊。

    「……」他慘白的嘴唇微微動了動,卻說不出話來,用盡全身的力氣朝身旁的長隨看去,雙目瞪得更大了,那流淌著鮮血的眼睛看著恍如惡鬼般恐怖。

    別人不知道,但是江德深自己最清楚不過了。

    他不是因為腳滑才不慎摔下了樓梯,是有人在後面重重地推了他一下。

    而當時,他身後的人也唯有他的長隨,再沒有別人。

    所以,是他推了自己!

    是他想要害死自己!

    怎麼會呢?!江德深死死地瞪著長隨那張故作悲愴的面龐,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

    除了憤怒外,更多的是不甘心。

    這可是他的親信啊,這個賤奴居然背叛了自己!

    他千算萬算,算計了一輩子,最後栽在了自己的女兒和親信的手裡……

    「你……」

    江德深心裡的不敢更濃了,他想說什麼,立刻就被長隨撕心裂肺的聲音壓了過去:「老太爺,老太爺您沒事吧?」

    「大夫呢?大夫怎麼還不來?」

    「……」

    無盡的黑暗如決堤的洪水般湧來,江德深再也抵抗不了,兩眼一黑,失去了意識,徹底沉淪在黑暗與陰冷之中。

    只留下一酒樓的酒客們神色惶惶,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弄得酒意全消。

    三皇子被蘇娜招為王夫的事,慕炎自然也得了稟報,而且遠比江德深所知更為詳盡。

    「公子,之前慕祐景的行蹤一直很隱蔽,直到前幾日,南懷偽王蘇娜宣布和大盛結親,立其為王夫,還說,大盛朝現在被人『篡國』,和他們懷國一樣,說慕祐景才是大盛的正統繼承人,他們兩人結親,就是兩國結親。」

    一個方臉小將如影隨形地跟在慕炎身旁,有條不紊地稟著。

    慕炎負手慢悠悠地緩行於林蔭之下,周圍靜悄悄的,幽靜祥和,只偶爾有雀鳥振翅飛過的聲音與風拂樹葉聲交錯著響起。

    慕炎雲淡風輕,彷彿只是隨處漫步,方臉小將卻是渾身緊繃,一邊走,一邊留心著周圍的布局以及來來去去的東廠番子。

    這還是他第一次進來東廠,若非外面的匾額錯不了,他簡直不敢相信這個帶著幾分雅緻、幾分幽靜的地方居然是東廠。

    方臉小將還在繼續稟著:「那偽王還說,待他們收復大懷后,就起兵助王夫收復大盛,從此兩國為一國,同為懷國。」

    「她宣稱自己乃是聖女降世,有神明庇佑,將帶領大懷開疆闢土,慕祐景就是受神明指引來到她身旁。她這番神神道道的言論已經蠱惑了不少懷州的聖火教信徒。」

    方臉小將的言語中露出幾分不屑,覺得這個什麼南懷女王簡直是大言不慚,以為愚弄幾個懷州愚民就能成事,真真可笑!

    慕炎冷笑了一聲,隨口問道:「我記得上次不是說那什麼聖女已經立了一個王夫了?」

    方臉小將腳下的步伐緩了一緩,神情透著幾分古怪。

    他清了清嗓子,才答道:「聽說,她是立了兩位王夫,不分大小。」

    方臉小將不禁在心裡不以為然地搖頭:這些個蠻夷還真是不講究。照理說,王后都沒有立兩個的先例,輪到王夫,這規矩改得倒是快。

    更令他「欽佩」的是那位曾經的三皇子殿下,與別的男人共侍一妻居然也願意,這還真是能屈能伸了!

    也幸虧大盛還有公子,不然由著今上的兒子們昏招頻出地鬧下去,大盛只怕真要覆滅了。

    話語間,二人來到一道鐵門前。

    大門外守著兩個東廠番子,面無表情,渾身釋放著一種生人勿進的氣息。

    走在前面給慕炎領路的小內侍停下了腳步,轉身朝慕炎看來,目光在那方臉小將身上輕飄飄地掃了一眼,不冷不熱地說道:「攝政王,詔獄重地,閑人免進。」

    他的言下之意是,這裡只有慕炎可以進,旁的「閑人」止步於此。

    方臉小將微微皺眉,心道:這內侍也不知道在傲些什麼,對公子也太無禮了!

    慕炎渾不在意,乾脆地吩咐道:「你在外面等著。」

    「是,公子。」方臉小將立刻就抱拳領命,心裡嘆息:公子的脾氣真好。

    那道鐵門在一陣粗糙的吱嘎聲中被開啟,詔獄內,陰森森的,還沒進門,一股寒意就撲面而來。

    「攝政王,請。」

    那小內侍走在前面給慕炎帶路,那方臉小將站在大門口目送二人進去,直到那鐵門再次關閉了,不留一點縫隙。

    詔獄內的牆壁上點著一盞盞油燈,油燈發出昏黃的光芒照亮了這條通道。

    黑暗的牢房中隱約可以聽到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偶爾混著鐐銬碰撞聲。

    小內侍帶著慕炎在詔獄內七拐八彎了一番,最後來到了一間牢房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