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793章 792回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793章 792回家字體大小: A+
     

    「蓁蓁,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麼找到馮氏和朱小蓮的?」慕炎故意問道,試圖轉移端木緋的注意力。

    端木緋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好奇地問道:「你怎麼找到她們的?」

    慕炎賣關子地停頓了一下,才吐出三個字:「楚青語。」

    慕炎點到為止地說了一些他們從楚青語身上審訓出來的消息,他也不好說太多,畢竟人牙子這條線是他順著肖天查到的。

    漸漸地,慕炎又把話題轉到了這次的西山大營之行上,撿著練兵、演習的趣事說了一些。

    端木緋聽得入了神,偶爾問幾句。

    秋日的氣溫很是舒適,坐在這裡賞賞花、吹吹風、聊聊天也很是愜意。

    落風很有眼色,立刻就令人搬來了桌椅與紅泥小爐。

    不一會兒,空氣中又多了茶水煮沸的「咕嚕」聲。

    足足過了大半個時辰,後方的廳門才再次打開了。

    開門聲自然也傳到了端木緋和慕炎耳中,兩人齊齊地站起身來,回首望去。

    楚老太爺對著二人點了下頭,意思是,該說的,他們都已經跟肖天說了。

    正廳里,寂靜無聲,沒有人說話。

    肖天還坐在他原來的座位上,右手也依舊緊緊地握著他那枚玉鎖,那張娃娃臉上說不出的複雜,嘴唇緊緊地抿成了一條直線。

    他下意識地循聲朝廳門口的慕炎和端木緋望去,背光下,慕炎和端木緋的臉龐顯得有些模糊。

    肖天久久都說不出話來,直愣愣地看著兩人跨過門檻,朝他走來。

    對於方才楚家二老所言,他將信將疑,各佔一半。

    一方面,他懷疑慕炎是否為了招安泰初寨編出這一套故事,但另一方面,他有眼睛,看楚家二老方才情真意切不像作假。

    楚家肯定是在隴州丟了一個孫子,年歲與他相近,而他又恰巧是被人牙子從隴州賣到晉州的。

    可是,人海茫茫,隴州與他差不多年紀的孩子多了去了,該不會是慕炎從小冤大頭那裡知道他有這麼塊玉鎖,就臨時起意把這兩位老人家也一起騙了?

    就坐在肖天身旁的楚太夫人還在說著話:「舒哥兒,你一時沒想明白也不要緊,慢慢想,不著急。」

    「你小時候最喜歡在花園裡的一棵大棗樹下盪鞦韆,還非讓你姐姐推,那棵棗樹和鞦韆都還在,等你看到了,一定還會記得的。」

    「你最喜歡你姐姐了,要是她還在,看到你回家,一定會高興的。還有你的堂兄堂姐們,在你小時候,他們都帶你玩過,也許你看到他們就會想起來了……」

    「對了,你的馬駒也還在。你三歲時,你祖父送了你一匹剛出生的小馬駒,想著等你再大幾歲,正好馬駒也大了,可以開始學騎馬。你最喜歡那匹馬了,天天都要去看它。」

    「……」

    楚太夫人絮絮叨叨地說著,一會兒說楚庭舒小時候的事,一會兒說他的父母,一會兒說楚家。

    她的情緒很激動,眼圈通紅,說話沒什麼章法,完全是想到什麼說什麼,偶爾還在重複地說著類似的話。

    到現在,楚太夫人還有一種如臨夢境的不真實感。

    整整十三年了,他們真的找到了他們的舒哥兒!

    這會不會只是一個夢而已?

    楚太夫人的視線捨不得從肖天的臉上移開,彷彿下一刻他會消失似的。

    楚老太爺心裡同樣有很多話想說,想問這孩子他這些年是怎麼過的,想告訴他關於他父母和姐姐的事,想讓這孩子安心……

    楚老太爺定了定神,鄭重地對著慕炎道:「阿炎,我想帶舒哥兒回楚家住一陣子,說不定他能夠記起一些往事。」

    楚庭舒失蹤的時候,才三歲了,大部分人都記不清三歲前的事,但是說不定他心底深處還是會有些模糊關於楚家的記憶,需要他置身於熟悉的環境才能被一點點地喚起。

    「我當然不成問題。」慕炎看向了肖天,「但是這件事要看小天自己的意思。」

    「……」肖天越來越搞不懂慕炎了。

    他以為慕炎會更想把自己控制在他的視線中,但慕炎居然同意由自己來做主。

    肖天飛快地在心中琢磨著、衡量著。

    他不覺得他是他們說得的那個什麼楚庭舒,但是住到楚家去,顯然對他有利。

    看楚家這老兩口的樣子,一看就是書香門第出身,那麼,楚家的守衛肯定沒這公主府森嚴,他想要逃走也會更容易一點。

    沒錯,他還是離開慕炎的眼皮底下比較好。

    肖天心裡一下子就有了決定,抬眼迎上了二老熱切的目光,道:「好。我跟你們去楚家,不過……」

    「不過什麼?」楚太夫人急切地問道。這個時候,哪怕肖天要天上的月亮,她也會想盡辦法地幫他摘下來。

    「我是肖天。」肖天正色道。

    是不是楚庭舒……這件事得讓他好好想想!

    慕炎笑著插了一句:「楚老太爺,楚太夫人,你們叫他小天好了。」

    稱呼什麼的,本來就是小事,對於二老而言,只要這孩子肯跟他們回家就好。

    「好好好,小天。」楚太夫人忙不迭地應了。

    「……」肖天的嘴角抽了抽,想要掀桌。其實也可以叫阿天的。

    小冤大頭和她男人果然是自己的剋星!

    他還是盡量避他們遠遠的好!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楚老太爺夫婦已經親熱地叫上了「小天」,連端木緋都湊熱鬧地說道:「小天,我們送你們『回』楚家吧。」

    大概也唯有慕炎能體會到端木緋口中的這個「回」字帶著多麼深切的情感。

    她的弟弟終於回家了!

    她可以親自送弟弟回家了!

    便是她做過最美好的夢也不曾好到這個地步。

    於是,慕炎、端木緋又陪著楚家二老和肖天回了楚家,慕炎讓人給肖天收拾了兩箱子的東西,也一起捎去了楚家。

    楚太夫人這一路上都沒靜下過,在路過一些街道與鋪子時,就忍不住與馬車旁的肖天說一些過去的事。

    十三年了,京城雖然大變了樣,但還是有一些老店依舊屹立在原處。

    肖天只是笑呵呵地應著,偶爾跑去買個點心什麼的,沒心沒肺。

    一行車馬很快又回到了宣國公府。

    在儀門下了馬車后,楚太夫人更急了,一邊走,一邊對著管事嬤嬤吩咐道:「快去把春暉苑收拾一下,要快。這兩箱是……小天的東西,趕緊搬過去。」她那急切的樣子彷彿生怕肖天下一刻會後悔,帶著行李走人似的。

    「是,太夫人。」管事嬤嬤有些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春暉苑距離老太爺的外書房也就隔著一片小竹林,這院子一般是安排給楚家的老爺公子們的。

    「楚太夫人,府里還沒有小天曾經用過的東西?」端木緋笑吟吟地提醒道。

    她故意用疑問的口吻,其實她是知道的,當年弟弟穿的衣裳、用的東西都收拾得好好的。

    楚太夫人這才反應過來,又對那管事嬤嬤說道:「你派人去跟俞嬤嬤說,讓她帶人把我那裡的小庫房打開,把裡面的五個樟木箱子都搬過來。」

    管事嬤嬤還是懵的,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主子這麼吩咐了,她也就是唯唯應諾,急急忙忙地下去準備了。

    「……」肖天自然是沒有什麼插嘴的餘地,在一旁傻站著。

    肖天悔了,覺得他去年就不該來京城,否則事情就不會變得這麼奇怪。

    方才,他有特意瞅一眼楚家的牌匾,上面以金漆寫著「宣國公府」這四個大字,也就是說,慕炎沒騙他,這確實是國公府。

    國、公、府。

    肖天只是想想就覺得頭大,算了,他還是趕緊回晉州吧,他就不陪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攝政王玩了。

    等肖天回過神來時,他們已經來到了一間廳堂前。

    楚太夫人突然低呼了一聲,引得其他人都朝她望了過去。

    楚太夫人毫無所覺,懊惱地說道:「我怎麼給忘了。杜鵑,你快讓廚房去備一些點心,尤其是茯苓餅。」

    杜鵑連忙應諾,出了院子打發一個小丫鬟辦事去了。

    端木緋難得看到楚太夫人這副手忙腳亂的樣子,既心疼,又難免心生幾分忍俊不禁。

    她的祖母雍容高貴,辦事總是從容不迫,鮮少看到她這般失態。

    祖母現在是真的很高興吧!

    端木緋一邊想,一邊端起了剛上來的熱茶,黑白分明的眸子在茶水的映襯下波光瀲灧,柔和繾綣。

    不一會兒,就有丫鬟捧著幾碟點心來了。

    楚太夫人強調地吩咐道:「把茯苓餅給小天嘗嘗。」

    丫鬟自是遵命,楚太夫人笑吟吟地又道:「小天,你試試茯苓夾餅,這裡有三種餡料,一種是最常見的蜂蜜、核桃餡,一種是桂花、紅豆餡,還有一種是蜂蜜、芝麻、松仁餡。」

    茯苓餅的外皮薄如紙,白似雪,只是那麼擺在粉彩琺琅碟子上,就很是賞心悅目。

    肖天也沒看餡料,隨意地拈了塊茯苓餅,咬了一口。

    茯苓餅是京城很常見的一種滋補點心,也不貴,肖天去年來京城就不知道吃過多少次。

    入口即化,香甜味美。

    肖天吃到的是紅豆餡,卻沒有一點豆腥味,除了桂花的香味,餡中還夾著麥芽糖特有的甜味,恰到好處。

    肖天怔了怔,那香甜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開去,讓他隱約有種熟悉的感覺,就像曾經吃過一樣。

    肖天忍不住又咬了一口,這一次,他咀嚼得更慢也更細了。

    楚太夫人笑道:「小天,這是你小時候最愛吃的點心。甜食吃多了不好,那個時候你娘只准你一天最多吃三片。」

    回憶起往昔種種,楚太夫人笑得更慈愛了。

    曾經,她思及過去的這些回憶只有哀傷,但此刻,心情又迥然不同。她巴不得多說一些過去的事,說長子,說長媳,說辭姐兒,希望這些事可以喚起肖天沉睡的記憶。

    「……」正要張嘴咬第三口的肖天突然就覺得有點吃不下了。

    不過,他習慣了不浪費吃食,三兩口就把手中的茯苓餅吃完了。

    接下來,肖天也不吃茯苓餅了,用茶水清了清嘴裡的餘味后,就吃起其它點心來,桂花糖蒸栗粉糕、松瓤鵝油卷、栗子酥。

    樣樣都好吃。

    肖天吃得滿足,連其他幾人似欣慰似慈愛的眼神都可以無視了。

    哎,怎麼連小冤大頭都要用這種「慈愛」的眼神看著自己?!

    京城人果然很奇怪!

    他還是得儘快走……

    當肖天吃到九分飽時,俞嬤嬤就帶著十個婆子抬著五個樟木箱浩浩蕩蕩地來了。

    俞嬤嬤一眼就看到了肖天,猜到了他的身份,眼眶也是發酸,心裡嘆息著:老太爺與太夫人總算是盼到了這一天!

    很快,那五個樟木箱就排成一排放在廳堂中央,然後那幾個婆子一一打開了箱蓋。

    第一個箱子里放著一些小孩子的玩物,第二個箱子是三歲小兒的衣帽鞋襪,第三個箱子放了些鏡子、梳子、八寶盒之類的雜物,第三個箱子是器皿……

    肖天漫不經心地掃了這些箱子一眼。

    這幾個箱子一看就封存許久,裡面的東西也顯然不是臨時湊的,也就是說,就像他之前猜測的那樣,宣國公府確實是丟失了一個與他同齡的孩子。

    楚太夫人起身走到了第一個箱子前,指著這個箱子對肖天說道:「小天,你過來看,這個箱子里的是你小時候最最喜歡的一些玩物。」

    箱子里,有陀螺、空竹、撥浪鼓、泥叫叫、摩喝樂、竹蜻蜓等等。

    楚太夫人俯身拿起了其中一個竹蜻蜓,懷念地又道:「這些玩物中還有一些是你爹爹親手做的,像這個竹蜻蜓,還有這陀螺……」

    「小天,你可有想起什麼沒?」楚太夫人一臉期待地看著肖天,端木緋也是。

    那會兒楚庭舒還小,自是什麼都不記得了,可是端木緋記得。

    當年弟弟一周歲時,爹爹領了旨要赴隴州上任,因為不能陪著弟弟長大,便在臨行前親手給弟弟做了很多小玩物。

    小時候,她陪著弟弟玩時,也會像祖母此刻這般告訴弟弟哪樣是做給他的。

    「……」對上楚太夫人溢滿期待的眼眸,肖天也有幾分於心不忍,乾脆直說道,「我覺得你們認錯了。」

    肖天的右手動了動,下意識地想去摸他脖頸上的玉鎖,但還是忍住了。不過是一塊觀音玉鎖而已,連他自己都不記得從何處來的,根本作不了准。

    「蘭君。」楚老太爺叫了聲楚太夫人,給她遞了一個眼神,示意她不要著急。

    楚庭舒走丟了整整十三年,那之後,他的人生崎嶇坎坷,他有幸在那個鏢局遇上了好人,安然長大。

    可以想象的是,他作為鏢師,小小年紀過得可是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更別說,後來鏢局覆滅了,對這孩子而言,這等於是經歷了一次家破人亡。

    他建立泰初寨,還能把寨子發展到如今這個地步,那就意味著他絕對不會是一個天真單純、會輕信旁人的人,否則,在晉州那樣險惡的環境中,他又怎麼可能活到現在?!

    今天是楚老太爺第一次見到肖天,但是以他的閱人無數,也看出來了,肖天對人是隔了一層的,他的戒備心很強,憑他們幾人的三言兩語,就算有人證與物證,這孩子也不會輕信。

    所以,過猶不及。

    被楚老太爺這一喚,楚太夫人也冷靜了下來。

    楚太夫人素來是一個很理智也很謹慎的人,也就是今天突然得償夙願,面對失蹤這麼多年的孫子,她才會一時失態。

    她也知道她太急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甚至有可能起到反效果,讓肖天對楚家產生抗拒的心理。

    「是我太急了。」楚太夫人把竹蜻蜓交給大丫鬟,又坐了回去。

    楚老太爺笑著道:「阿炎,緋姐兒,你們都喝茶。小天,你也別拘束,喜歡吃點心的話,就多吃一點。」

    肖天笑呵呵地應了,又拈了塊茯苓餅吃。

    唔。這國公府的廚娘手藝也不錯。

    肖天一邊吃著茯苓餅,一邊不著痕迹地打量著坐於上首的楚家二老,腦海里不緊回憶起他們剛剛在公主府跟他說的話……

    對於他的娘親,他有印象,卻也模糊了。

    那個時候,他太小了。

    他記得他的娘親被村裡人叫作瘋婆子,村裡的孩子們不喜歡他,也不喜歡娘親,會朝他和娘親丟果皮、稻草球什麼的,但是娘親對他很好很好,護著他,有吃食也是給他先吃……直到他五歲那年娘親重病,而他被賣到了振遠鏢局。

    剛到鏢局時,即便鏢頭和幾個師兄都對他很好,他還是時常想起他的娘親,夢到娘親去世了……

    有的時候,他也會突然做夢,夢到他在一個漂亮的花園裡,有幾個溫柔的聲音似乎在叫他,男的女的都有,可是他既聽不清對方在喊什麼,也看不清對方的樣貌。

    那個夢太虛幻了,如煙似霧。

    他曾經把這個夢告訴過鏢局的幾個師兄,被師兄們取笑了好一通,都說誰沒做過幾個莫名其妙的夢?

    那倒也是。

    肖天忍不住回憶起這些年來做的那些荒唐夢,比如他成了天上的財神爺,比如他以一敵百,打遍天下無敵手……

    肖天一不小心就思緒發散,魂飛天外,還是某人的告辭聲喚醒了他:

    「楚老太爺,楚太夫人,時候不早了,那我和蓁蓁今天就告辭了。」

    他們倆總算要走了!肖天樂了,用吃東西的動作掩飾自己的喜悅,有種自己馬上就要飛出牢籠的快意。

    端木緋的心情同樣很好,回府的路上,一直笑吟吟的。

    「阿炎,公主府應該有小天的尺寸吧?」端木緋唇角彎彎,渾身都洋溢著濃濃的歡喜,「前幾天在沁香茶樓,我連累小天弄壞了一身衣裳,你替我賠他三身吧。」

    慕炎忙道:「等我回府,就讓針線房去做。」

    看著她燦爛的笑容,慕炎的心情也跟著變得愉悅起來。

    說起沁香茶樓,端木緋又想起了一件事,於是道:「阿炎,等一下,我還有話跟你說。」

    慕炎本就依依不捨著,聽端木緋這麼一說,眼睛都亮了。他抬眼看了看昏黃的天色,心道:都這個時候了,看來他應該可以蹭一頓晚膳再走了。

    不想,端木緋竟然在門口下了馬車,然後對著慕炎招了招手,「阿炎。」示意他隨她來。

    兩人往端木府旁邊的巷子里走了幾步,繁茂的樹枝從端木府內探出牆頭,籠罩在上方。

    巷子里很是幽靜,除了他們兩人,沒有旁人。

    慕炎殷切地看著比自己矮了大半個頭的端木緋,思緒發散,心想:難道說,蓁蓁是有什麼體己話要和自己說?

    端木緋不知道慕炎在想什麼,正色道:「阿炎,三天前,我和姐姐去了一趟許家……」

    見端木緋一臉鄭重,慕炎也是神色一凜,「出了什麼事?」

    「我們從許家出來時,我注意到巷子里有一個貨郎行蹤鬼祟,就讓墨酉去查了。」端木緋說著,喊了聲「墨酉」。

    微風習習,前方繁茂的枝葉一陣搖曳,下一刻,就有一個黑衣青年如鬼魅般出現在牆頭。

    墨酉輕盈地從牆頭一躍而下,落地時悄無聲息,跟著他就恭敬地抱拳行了禮:「公子,四姑娘。」

    「墨酉,你自己跟你家公子說說貨郎的事吧。」端木緋吩咐道。

    墨酉應了一聲,眼神古怪地看了端木緋一眼,心裡嘆道:四姑娘真真長了顆七竅玲瓏心。

    墨酉理了理思緒,道:「公子,三天前,屬下依著四姑娘的指示從嘉和街開始跟蹤那個貨郎,一直跟到了隔壁的天欣街,那是京中有名的一條『客商街』,不少外地來的客商都住在那裡。」

    「那個貨郎叫羅大衛,他是半個月前到的京城,從路引顯示他是從豫州來的,現在在天欣街那邊租了個小宅子。除了他,宅子里還住了另外五個人,像是一家親戚來京城做買賣。」

    「從三天起開始,羅大衛每天上午巳時到午時都會去許家所在的柳葉巷一帶招攬生意,他賣的東西精緻便宜,那附近的一些婦人都常找他買東西,包括許家的僕婦丫鬟。」

    「不過屬下暫時沒有發現他與什麼人有過特別的接觸。」

    墨酉思路清晰地說了大概。

    慕炎慢慢地扇著手裡的摺扇,面露思忖之色。

    緊接著,端木緋繼續道:「阿炎,我一開始只是懷疑有人盯著許家,是不是有什麼目的。但是,墨酉他們跟了這貨郎近三天……我感覺這人應該是探子,而且還受過專門的訓練。」

    問題是,探子為何要盯著許家?

    慕炎揮了下手,墨酉就又消失了,神出鬼沒。

    慕炎又道:「蓁蓁,這件事我會讓人往下查的,等有了消息,我再來告訴你。」說著,慕炎就樂了,這下可好了,他又多了一個理由來找蓁蓁。

    事情交給慕炎,端木緋自然放心,點了點頭。

    「那我……」

    她轉過身,想說那她先進去了,可是後面的話還沒說出口,慕炎已經打斷了她:「過兩天,我想再去一趟宣國公府看看肖天,蓁蓁,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慕炎笑眯眯地拉了拉端木緋的袖子。

    「好。」端木緋欣然應了,「反正我最近也沒什麼事。那我先回去了。」

    這一次,慕炎沒再阻攔,親自扶著端木緋又上了馬車,然後目送馬車進了角門。

    直到端木府的角門關閉,慕炎方才又騎上了奔霄,他沒回公主府,而是去了岑府。

    夕陽低垂,暮色四合,夜幕就要降臨了。

    岑隱剛用了晚膳,本來下人們正要撤下桌上的膳食,卻因為慕炎的到來而被打斷了。

    「你用了晚膳沒?」岑隱隨口問道。

    慕炎搖了搖頭,道:「給我添雙筷子就好,我不挑的。」

    桌面上四菜一湯,茄鯗、四喜丸子、蘑菇炒小青菜、胭脂鵝脯和一碗火腿鮮筍湯。岑隱吃得也不多,每碗菜都剩了大半。

    一個青衣小內侍給慕炎添了雙筷子,又添了碗米飯,慕炎不客氣地吃了起來,吃相豪邁。

    岑隱優雅地喝著他的消食茶,與慕炎的豪邁形成鮮明的對比,一個靜,一個動。

    小內侍看著慕炎的吃相有些無語,暗道:這位攝政王哪裡像是皇氏子孫,簡直就跟土匪窩裡出來似的,真是個**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國民男神狠強勢:秦爺,妖龍古帝我的神秘老公問道紅塵都市之無上真仙
    極品透視小仙醫魔獸戰神咫尺之間人盡敵國總裁在上:新妻,別喊疼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