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777章 776放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777章 776放縱字體大小: A+
     

    謹郡王傻乎乎地順著端木緋的手指往球場方向看去,這一看,他傻眼了,手裡的摺扇「啪嗒」一聲掉了下去,正好砸在了他的鞋面上。

    「……」謹郡王的臉上登時就有種扭曲的感覺,也不知道是驚的,還是疼的。

    謹郡王看著在場中策馬飛馳的慕炎和岑隱,整個人幾乎是懵了。

    這是怎麼了?!這兩位祖宗怎麼都上場了?

    慕炎也就罷了,畢竟他年輕氣盛,一向肆意慣了,可怎麼連岑隱都上場了?也沒聽說過岑隱喜歡打馬球啊……

    謹郡王正胡思亂想著,球場邊再次響起了一記震耳的鑼聲,將他驟然從思緒中驚醒。

    下半場比賽結束了。

    慕炎悠然地策馬與岑隱并行,笑嘻嘻地說道:「我還沒玩夠呢!要不要下次去蹴鞠?我們比一場?」

    岑隱淡淡地斜了慕炎一眼,還記得自己今天是被他「騙」來的,沒理他。

    「那就說定了。」慕炎一向擅長自說自話,不等岑隱答應,他就翻身下馬,三步並作兩步地跑去找端木緋討賞,「蓁蓁,我表現得怎麼樣?」

    這一幕看在謹郡王眼裡,神情有些複雜,他只看到慕炎頻頻向岑隱示好,而岑隱卻一點也不給面子,以致慕炎只能跑去討好端木緋。

    慕炎與岑隱之間聯盟的關鍵人物果然是端木緋。謹郡王覺得自己真相了,暗道:慕炎的運氣也實在是好。

    端木緋毫不吝嗇地誇獎道:「無出其右。」順便又給他遞上了一杯石榴汁作為獎勵。

    比賽結束了,可是紅隊這裡卻沒什麼勝利的氣氛,周圍的觀眾顧忌岑隱都不敢圍上去恭賀,包括紅隊的大部分隊員也沒感受到了勝利的喜悅。

    剛才的這一場比賽,他們與藍隊那邊都是膽戰心驚的,現在比賽終於結束,眾人只覺得如釋重負,一個個口乾舌燥地連連灌水。

    這大概是他們打得最艱難的一場比賽了!

    方才參賽的公子姑娘們心有戚戚焉地交換著眼神,大概也唯有涵星這種心大的人享受到了比賽的樂趣。

    這也是一種福氣!李廷攸用一種微妙的眼神看著眉飛色舞的涵星,看得涵星差點以為自己的臉是不是花了,把帕子遞給了李廷攸,示意他給自己擦擦。

    李廷攸順手接過帕子擦了擦額角的汗,卻發現涵星狠狠地瞪著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在一旁服侍的從珍把這一幕看在眼裡,心裡唏噓地嘆著氣:這駙馬爺也太不解風情了。

    另一邊,謹郡王已經回過神來,趕緊拉過長女和三子,壓低聲音問道:「怎麼回事?他怎麼也跟你們打起馬球了?」一想到岑隱居然在自家打馬球,謹郡王就覺得心臟有點受不了。

    藍庭筠當然知道自家父王是在問岑隱,就如實答了。

    謹郡王一邊聽,一邊思緒又忍不住發散開來,琢磨著岑隱在自家打馬球到底是什麼意圖。他與自己的兒女處於敵我兩隊,莫非是借著馬球敲打自己?又或者,他是想暗示自己什麼?

    謹郡王越想越覺得岑隱的意圖不可捉摸,以袖口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既然暫時想不明白,他乾脆先不想了,趕緊衝過去,贊道:「佩服!攝政王與岑督主真真文武雙全,馬球打得好,令本王真是自愧不如啊。」

    謹郡王笑容滿面地恭維了慕炎、岑隱一番,然後才生硬地轉到了正題:「本王身子大好,剛剛已經去銷了假了,明兒,不,下午就立刻去衙門。」

    頓了一下后,他生怕二人對他的誠意猶有疑慮,又補充了一句:「以後本王一定小心謹慎,決不生病。」

    端木緋歪了歪螓首,她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保證自己不生病的。

    她轉頭朝藍庭筠望去,眨了下眼,意思是你父王這是怎麼了?

    藍庭筠完全不知道自家父王在想什麼,聳了聳肩。

    慕炎嫌謹郡王打擾自己與端木緋說話,揮了揮手,不耐地把人給打發了:「王爺不必招呼我們了,請自便吧。」

    謹郡王當然聽得懂人話,識趣地趕緊退開了,但是也沒離開,就站得遠遠的。

    謹郡王默默地給三子遞著眼神,讓他趕緊去湊湊近乎,剛剛好歹還一起打過馬球……雖然是作為對手。

    藍三公子移開了目光,當做沒看到,他可沒膽子跟岑隱去湊近乎。

    藍三公子生怕謹郡王又找自己說悄悄話,乾脆就拉著幾人沒話找話地提議道:「玩不玩投壺?馬球我是差了點,投壺我可是箇中高手!」

    其他公子姑娘也紛紛附和:

    「說得我們好像不會投壺似的!」

    「比就比!」

    「誰輸了,誰就自飲一杯!」

    「……」

    謹郡王哪裡看不齣兒子的心思,狠狠地瞪著他,現在的場合不適合教子,也只能晚上再找他算賬了。

    一眾公子姑娘說說笑笑,玩玩鬧鬧,好不熱鬧。

    他們雖不至於到落荒而逃的地步,卻也不會主動往岑隱、慕炎那邊靠,一個個全都避得遠遠的,自己玩自己的,投壺、賽馬、射覆等等,玩得不亦樂乎。

    明明他們在賽前說好了,贏了的那隊要在雲庭酒樓請客,可此時此刻,眾人卻彷彿都失憶了一般,沒人敢提這回事。

    數個著一式衣裙的王府丫鬟在眾人之間穿梭不絕,奉上酒水、瓜果與點心。

    幾個竹棚中,觥籌交錯,言笑晏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岑隱和慕炎相繼站起身來。

    看他們似乎要走,立刻就有不少目光朝他們的方向望了過去,某個公子因此手一歪,投出的竹矢也偏了好幾寸,「咚」的一聲,竹矢撞在鐵壺的壺身上,發出的聲響格外響亮。

    落風眼明手快地給慕炎披上那件孔雀披風,綉著開屏孔雀的披風在陽光下閃閃發光,不免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外行人看新鮮,內行人看門道。

    那些公子最多覺得慕炎這件披風上的孔雀漂亮,可是這些擅女紅的姑娘們卻是能看出這件披風上繡的孔雀難度有多高,怕是連京城最好的綉坊錦繡坊也做不出這等手藝。

    姑娘們自是喜歡漂亮的衣裳,丹桂和藍庭筠忍不住去找涵星打聽消息。

    「涵星,這件孔雀披風可真好看!」丹桂試探道,想著最愛漂亮的涵星肯定也對這件披風感興趣,沒準知道什麼。

    「好看!」涵星用力地點點頭。

    一看到端木緋繡的這件孔雀披風,她就聯想到慕炎對著端木緋「開屏」的樣子,忍不住想笑,小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古怪。這件披風可是也有她的一份功勞的,是她出的主意哦,能不好看嗎?!

    不僅繡得好,這隻孔雀的圖稿畫得也是活靈活現。章嵐神情專註地盯著慕炎的披風,若有所思地動了動眉梢。

    「涵星,你知不……」藍庭筠還想再問,才說了兩個字,就看到端木紜突然站了起來,很隨意地抬手給岑隱整了下右肩不太平服的披風。

    藍庭筠頓時就把後面的話給忘了,下意識地揉了揉眼睛,懷疑自己是不是幻覺了。

    「……」

    「……」

    「……」

    在場的其他人也看到了這一幕,一個個都是目瞪口呆,有的人驚得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端木紜自然地給岑隱整了披風后,又順手替他撣去了肩頭的一片殘花。

    岑隱早就習慣了端木紜偶爾的親近,起初沒反應過來,等他意識到端木紜的動作過於親昵時,其實已經遲了。

    岑隱神色複雜地看著與他不過兩步之隔的端木紜,狹長的眸子里暗潮洶湧,似有什麼東西要溢出來了。

    這些年來,他一直無所畏懼,因為他已經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了,可這一刻,岑隱怕了。

    他體會了許多年都沒有體會過的恐懼……與後悔。

    他後悔了,他不該放縱自己的。

    他一直希望她能永遠像以前那樣坦然地笑著,她應該活在最燦爛的陽光下,不像他註定在陰暗中負重前行。

    他不想因為他讓她吃苦,讓她受委屈。

    想著,岑隱的眸子更幽深了,頎長的身形僵直如一桿長槍。

    端木紜笑吟吟地與岑隱四目對視,目光清亮,神色坦蕩地微微笑著。

    她知道岑隱的顧慮,但是她不怕旁人的目光,她不在乎別人說閑話,所以她毫無顧忌。

    在她看來,她對他的心意沒什麼見不得人的,不需躲躲藏藏,無需畏畏縮縮。

    「……」岑隱自然能看出端木紜在想什麼,心情更複雜了,欲言又止。

    他閉了閉眼,終究沒有說什麼,或者說,說什麼他根本不舍對她說任何重話。

    「走吧。」他對著慕炎道,兩人一起離開了。

    站得遠的謹郡王根本沒看到剛才的那一幕,急匆匆地跑過來送客,誠惶誠恐地說道:「本王送送兩位。」

    慕炎嫌謹郡王煩,直言道:「不用送了。」

    兩人並肩前行,離開了跑馬場,也把那些審視打量的目光與竊竊私語聲拋在了後方。

    有人在看岑隱,有人在看端木紜,也有人在交頭接耳,神情各異,多是帶著幾分疑惑,幾分揣測,幾分思忖。

    「這件披風上的孔雀是不是端木四姑娘繡的?」章嵐緊緊地盯著慕炎披風上的那隻開屏孔雀道。

    章嵐就站在丹桂的身旁,與涵星也不過隔著兩步而已,涵星也聽到了,登時眼睛就亮了。

    涵星興緻勃勃地問道:「章五姑娘,你是怎麼看出來的?」涵星心裡覺得未來大皇嫂真是有眼光。

    說話間,慕炎出了跑馬場,消失在外面的花木之間,那件孔雀披風自然也就看不到了。

    「直覺。」章嵐惋惜地收回了目光,感慨端木緋的畫技果然卓絕,自己還有的練呢。

    章嵐的目光看向了自己方才畫的那幅跑馬圖,想著可以讓端木緋給她提一些建議。

    唯有心神不寧的謹郡王還在伸長脖子張望著慕炎和岑隱離開的方向,心裡還在琢磨著自己今天到底算不算過了關?應該算吧?

    出了跑馬場的慕炎和岑隱不疾不徐地往郡王府的大門方向走去。

    岑隱沉默不語地負手前行,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在他絕美的面龐上灑下斑駁的光影,讓他深邃分明的五官顯得更為冷峻,一雙仿若寒潭般幽深的眸子隱隱流露出生人勿進的疏離。

    一路走來,那些郡王府的下人皆是噤若寒蟬,遠遠地就站在路邊,一動不敢動。

    大概也唯有慕炎可以這般閑庭信步地走在岑隱身旁。

    兩個青年,一個月冷霜寒,一個雲淡風輕。

    岑隱心事重重。

    他只擔心端木紜。

    他早就聲名狼藉了,這大盛不知道有多少文人墨士對他口誅筆伐,多少人咒他會遺臭萬年。

    這一些,他都不在意。

    他根本不在乎別人會怎麼議論他,根本不在意那些所謂的虛名,反正不痛不癢,但是,端木紜不行。

    他不能讓她被人非議,被人指指點點……這是他的逆鱗!

    岑隱背在身後的雙手握了握。

    慕炎欲言又止地看著岑隱,他也知道岑隱一直在顧慮著什麼。

    設身處地想,要是他處於岑隱的位置上,他也是捨不得端木緋受半點委屈和私議的。

    突然,慕炎停下了腳步,岑隱轉頭朝他看來。

    「大哥,人生也就區區幾十年。」慕炎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句,又繼續往前走去。

    慕炎沒有往下說,但是他的意思很明確了。

    他們還能有多少時間呢?!

    他的父皇、岑隱的父王……君然的父王,他們都沒能活過不惑之年!

    人生似乎很漫長,也其實短暫得很,不知道何時就會有天災人禍,像阿辭沒能活過及笄,若非她又回來了……等待自己的也唯有無盡的孤獨。

    慕炎的這一眼似乎藏著千言萬語,蘊含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感,想要傾訴什麼。

    「……」岑隱的心口猛地縮了一下,停在了原地,神情怔怔地望著走在他前面的慕炎。

    習習微風迎面拂來,把慕炎的披風往後吹去,獵獵作響。

    岑隱的目光落在慕炎的披風上,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右肩,方才端木紜替自己整披風時手掌的餘溫似乎還銘刻在那裡……

    他忍不住想著端木紜,心口生疼。

    他怕,怕端木紜被人議論,怕她被人笑話,怕她被人輕視……現在她無所畏懼,可是將來呢?

    方才,慕炎說,人生也就區區幾十年。

    應該說,人生有幾十年呢!

    且不說幾十年後,萬一幾年後,她就後悔了呢?

    女子最璀璨的年華也不過這幾年,將來她若是後悔了,會不會怨上自己?

    他更怕這一天的到來。

    岑隱攥緊了拳頭,在停留了片刻后,又繼續往前走去。

    之後,兩人一路無話,慕炎跟著岑隱離開謹郡王府後,又原路返回了東廠。

    岑隱讓小蠍招了王百戶過來問話。

    王百戶直到進屋,才知道慕炎也在,先是驚訝,跟著就平靜了下來,想著這件事與慕炎有關,他在場也是理所當然。

    慕炎就坐在窗邊,饒有興緻地玩起岑隱養的那缸金魚。

    那白底藍花的魚缸中,七八尾紅金相間的金魚在幾片碧綠的蓮葉與水草之間甩著尾巴游來游去。

    「參見督主。」王百戶恭恭敬敬地給岑隱行了禮,直接開始稟正事,「屬下審了那幾個南懷餘孽,用了些刑,他們就招了。」

    「現在懷州那邊雖大局已定,但還有一些懷人不服大盛,他們想要接歷熙寧回去懷州主持大局,甚至復辟王室。」

    慕炎一邊聽,一邊隨意地往魚缸中撒著魚食。

    芝麻大小的魚食落入清澈的水中,立刻盪起些許漣漪,那些金魚搖曳著朝魚食圍了過來,一個個吐著泡泡,貪婪地吃了起來。

    岑隱也朝魚缸斜了一眼,看著那搖曳的魚尾,遊動的金魚倒映在他漆黑的眸子里,瞳孔隨之閃爍了兩下。

    王百戶稟話的同時,悄悄地瞥著岑隱的面色,緊張地咽了咽口水,繼續往下說:

    「上次劫持四姑娘的也是這夥人,當初他們逃到京郊的八萬鎮,被人給救了,對方把他們藏了幾天,等風聲過去后,就把他們安置在京郊李家村附近的一處莊子里。不過他們也不知道救他們的是誰,只知道對方是大盛人,是一個看著三十多歲的男子,自稱姓徐。」

    「也是那個徐姓男子把歷熙寧被處決的時間與囚車的路線告訴了他們的,此人還助他們買通了城門守門,讓他們混進了京城。」

    「屬下派人查了那處莊子,是兵部郎中王清勵名下的莊子。」

    王百戶有條不紊地稟著,思路清晰。

    慕炎又從裝魚食的匣子里隨手抓了把魚食撒進魚缸里,眉梢微微動了動。

    他對王清勵有幾分印象,這人應該是隆治六年的進士,去年才剛升的兵部郎中,一個區區正五品郎中在朝中不算高位,這些年也算是安份守己。

    「還有,」王百戶從懷中掏出一張摺疊的畫像,展開后,雙手呈了上去,「這是屬下讓畫師畫的那徐姓男子的畫像。」

    小蠍接過那幅畫像,將畫像平鋪在岑隱手邊的如意小方几。

    岑隱和慕炎都對著那畫像掃了一眼,宣紙上畫著一個相貌平凡的方臉男子,頭髮在頭頂束了最簡單的髮髻,人中留著短須。

    這種人就是那種丟在人群中立刻會被淹沒的普通人,看一眼,也不會留下太深刻的印象。

    岑隱和慕炎都可以確定此人不是王清勵。

    岑隱右手成拳,在方几上隨意叩動了兩下,淡淡地吩咐道:「依著畫像去找人,把被買通的城門守衛帶回來審審。還有,把王清勵也找來問話。」

    「是,督主。」王百戶鄭重地應道。他聽岑隱說的是「問話」,就知道岑隱沒打算為難王清勵,只是想從他那邊尋些線索,看看這幕後之人怎麼會盯上王家的莊子。

    岑隱抿了抿薄唇,正要去端茶,眼角的餘光就瞟到慕炎又要去抓魚食,冷冷地斜了他一眼,意思是,你夠了沒,是想撐死這些金魚嗎?

    慕炎這才意識到他已經喂這些金魚吃了不少魚食,只好灰溜溜地把抓起的魚食放回了匣子里。他也就是看這缸金魚想起了端木緋養的那缸魚,一不小心就多餵了一些。

    不過這缸金魚看著模樣不錯,要不他也去弄幾尾,給蓁蓁的魚缸再添幾尾魚?

    王百戶恰好把方才岑隱與慕炎之間那微妙的眼神交換看在眼裡,聯想之前在東廠聽到的某些傳聞,對這兩人到底關係如何是愈發沒底了。

    算了,反正他們只要聽督主的吩咐就是了!王百戶在心裡對自己說。

    岑隱沉吟了一下,又道:「可有審出這伙南懷餘孽在懷州的同夥現在如何?」

    王百戶這才回過神來,想起自己差點忘了一件事,額頭滲出些許冷汗,忙回道:「回督主,這伙南懷餘孽現在是由原南懷王室的大公主蘇娜做主,蘇娜是以南懷王室的名義將這些不服大盛的懷人集結在一起,並策劃了這次來京城營救歷熙寧的行動。」

    「不過,這批南懷人來大盛已經好幾個月,對於現在的情況知道得也不多。」

    王百戶心中忐忑,頭伏得更低了,不敢再看岑隱。

    岑隱挑了挑眉,想著慕炎在懷州也待了一段時日,就問道:「你對這個大公主蘇娜可有了解?」

    「蘇娜?」慕炎用一方帕子慢慢地擦拭著指尖,一頭霧水,對這個名字沒什麼印象。

    落風一看公子這副這樣,就知道他怕是早把那什麼蘇娜忘得一乾二淨,清了清嗓子,提醒了一句:「公子,就是那位隨南懷使臣一起來營帳議和的南懷大公主……」

    慕炎努力在腦海中搜索了一番,回想著在南懷都城發生的事,好一會兒,腦海中終於模模糊糊地浮現了一道身影,恍然大悟道:「對了,原來是『她』啊!」

    想起蘇娜是誰后,關於她的記憶就洶湧地在心頭湧現,慕炎的表情變得有些古怪。

    岑隱的眉頭挑得更高了,從慕炎和落風的這兩句話中聽出幾分意味深長。

    慕炎清了清嗓子,神色間露出些欲言又止。

    岑隱罕少看到慕炎這副樣子,揮手就把王百戶打發了。

    王百戶一顆心不上不下地吊著,對自己說,既然督主沒問罪自己,那自己應該沒事吧。接下來的差事,他得好好辦,將功折罪才行!

    王百戶匆匆退了出去,走下台階后,才敢以袖口擦擦額角的汗。

    見屋子裡沒外人,慕炎這才把關於蘇娜的事一一說了,包括她曾經自薦枕席,包括她聖火教聖女的身份……也包括那日祈福儀式上發生的事。

    說話間,慕炎的眼角抽了抽,心提到了嗓子眼。

    他把臉往岑隱的方向湊了一尺,十分鄭重地盯著岑隱道:「大哥,關於蘇娜的事,你可千萬千萬別告訴姐姐,不然我的考察期又要延長了!」

    「大哥,你可千萬千萬不能說啊!」

    慕炎不放心地再三叮囑著岑隱,生怕岑隱嘴不牢靠,告訴端木紜。要是端木紜對他產生什麼誤解,以為他對蓁蓁有二心,那麼他和蓁蓁的婚期可就不知道要延到什麼時候了……

    慕炎越想越怕,可憐巴巴地盯著岑隱,就想一隻可憐的小奶狗。

    「……」岑隱懶得理會慕炎,理著思緒。

    這個蘇娜是原南懷王室,又曾經是聖火教的聖女,還能參與國事……發生了這麼多事,讓她從高處摔至塵埃,可想而知,他對慕炎以及大盛肯定是心懷仇恨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兵王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箭皇職場情事:美女老闆愛上極品桃花運
    天才召喚師:冷妃戲邪帝豪門暖婚蜜愛最後一個道士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末日之最終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