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773章 772行刑(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773章 772行刑(二更)字體大小: A+
     

    慕炎的運氣不錯,兩人也沒寒暄太久,很快,落風就來稟說:「公子,慕指揮僉事與劉千戶求見。」

    雖然落風沒有指名道姓,但是禮親王一聽就知道慕指揮僉事指的是原泰郡王世子慕瑾凡。

    禮親王猜到他們是來回稟歷熙寧的事,識趣地起身告辭道:「阿炎,你這裡有正事,那本王就不打擾你了,咱們有空再聊。」

    「那我下回再配皇叔祖喝一杯。」慕炎笑道,跟著就吩咐落風道,「落風,你幫我送客。」

    「王爺,請。」

    落風親自替禮親王打簾,禮親王與慕瑾凡二人正好交錯而過。

    禮親王的目光難免落在了慕瑾凡身上,年方弱冠的青年容貌俊逸,氣質清冷,只是這麼昂首闊步地走來,渾身就釋放著一種生人勿進的疏離感。

    即便在看到禮親王時,慕瑾凡也不過是微微頷首,冷淡得很。

    禮親王並不意外,畢竟當年慕瑾凡被奪了泰郡王世子之位時,宗室這邊因為梁思丞叛國的事也無人替他出頭,慕瑾凡心裡有幾分怨艾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禮親王邁出了書房,就聽身後傳來慕瑾凡熟悉的聲音:「攝政王,歷熙寧已經生擒……」青年的聲音不緊不慢,帶著幾分清冷,幾分肅然。

    禮親王不禁回頭朝書房看了一眼,眸光一閃。

    無論如何,慕炎願意重用慕瑾凡是一件好事,一來代表他念舊情,二來也意味著他對宗室子弟並不排斥。若是慕炎上位后,能提拔一些宗室子弟,宗室這邊也能放心了,不用再怕慕炎清算「舊賬」,雙方才能相安無事。

    禮親王只停頓了一瞬,就若無其事地繼續往前走去。

    書房裡,慕瑾凡還在鄭重其事地稟著正事情:「今天來劫囚的那批南懷餘孽,共五十人,活捉一半,另一半當場誅殺,無人逃亡。」

    慕炎微微一笑,滿意地贊道:「很好!」

    慕瑾凡眼眸明亮,神采飛揚,細細地說起部署和追捕的經過。

    歷熙寧的這件事,慕炎是全權交給了他們金吾衛來負責的,金吾衛為此已經仔仔細細地部署很久了。

    自打慕炎下令將歷熙寧交由三司會審,他們金吾衛就在各個城門口布了人手,盯著進出京城的人員,發現了幾撥可疑的人,慕瑾凡就派人手一直暗中盯著這些人。

    這伙南懷餘孽非常謹慎,三五人地分批進城,之後,他們在京中也不曾碰頭,各自行走於各自的位置上,模樣、口音等看著與普通的大盛人都沒什麼兩樣,他們或是喬裝成行商,或是打扮成商販貨郎,或是裝作普通的農戶等等。

    到了今天正午,押解歷熙寧去刑場的囚車從刑部大牢駛出,沿途由金吾衛護送、防衛,金吾衛內緊外松,故意在防備上露出空隙,給那伙南懷餘孽潛伏在峰迎街的機會。

    當時機來臨時,他們又任由對方借著煙霧彈把歷熙寧劫走。那之後,金吾衛的人就遠遠地盯著這夥人,讓對方給他們領路,一路從京中追到了京外,才找到了那伙南懷餘孽藏匿的窩點,將其包圍,一網打盡。

    這個計劃說來簡單,實行時,必須環環相扣,小心謹慎,一個不小心就會讓賊人得償所願地逃出生天。

    總算,計劃成功了。

    慕瑾凡在心裡長舒了一口氣。為了這個局,他們金吾衛上下可不輕鬆,他這些日子都沒好好休息過。

    慕炎一邊聽,一邊微微點頭,悠閑地喝著茶,看似心不在焉,等慕瑾凡說完后,才問了一句:「對於南懷人的煙霧彈,你們事先知道多少?」

    「……」慕瑾凡一時啞然。

    他們約莫能猜到南懷餘孽會在峰迎街動手,但是對方具體用什麼手段劫囚卻是一無所知。若是南懷餘孽使用的煙霧彈所釋放的煙霧有毒的話,街上那麼多平民百姓,那麼造成的影響不堪設想,連他們金吾衛怕也會折損一些。

    慕瑾凡與劉千戶只是想想,就覺得心驚不已,鄭重地俯首抱拳道:「這是末將的紕漏。」他們需要考慮的還有更多。

    慕炎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結,任何人也不是天生會打勝仗,誰不是在一次次的浴血中逐步成長,以鮮血與危機換來成長。

    再說,就結果而言,總是好的。

    慕炎眸光閃了閃,又道:「瑾凡,劉千戶,這件差事你們辦得不錯,你們讓大家回去好好歇一歇。」

    「三天後,會有一批火銃要從京城送去晉州,就交給你們金吾衛護送。」

    說話的同時,慕炎不動聲色地給慕瑾凡使了個眼色。

    慕瑾凡與慕炎相識已久,這點默契還是有的,立刻就明白了。

    他規規矩矩地抱拳領了命:「攝政王,末將遵命。」他身旁的劉千戶也是俯首應命。

    慕瑾凡一回來就聽說了三皇子在流放途中被殺的事,而今天關於歷熙寧的行動,慕炎是全權交給金吾衛的,具體的部署,連慕炎自己都不知道。

    所以,金吾衛的內部說不定有問題。

    慕瑾凡眯了眯眼,眼底掠過一道利芒,一閃而逝。慕炎特意挑現在這個時候說起押送火銃的事,是想確認這一點吧。

    也許三皇子的事只是單純的巧合,可若不是巧合,火銃應該是一個足夠的誘餌,可以把潛伏在金吾衛的釘子揪出來。

    慕炎勾了勾唇,知道慕瑾凡明白自己的意思。

    他悠然地靠在身後的椅背上,修長的手指隨意地轉著手裡的那片竹葉,大方地允諾道:「瑾凡,這次的差事,要是你做得好,我就給你一個爵位。」

    表面上,慕炎是在說押送火銃的差事,但是慕瑾凡知道慕炎允諾的爵位針對內應的事說的。

    「謝攝政王。」慕瑾凡再次鄭重地應下。

    慕炎沒有再多說,揮了揮手,讓兩人退下去吧。

    這一天,京城中頗有種風起雲湧的感覺。

    歷熙寧被劫的消息還沒來得及擴散,他已經又被金吾衛生擒,抓了回來。

    緊接著,三皇子的死訊就一下子把歷熙寧的事壓了過去,在京城各府之間掀起一片驚濤駭浪,眾臣心底疑雲叢生,猜測紛紛,大部分人的都把懷疑的目光投向了攝政王慕炎。

    接下來的幾天,朝中都不太平,不時有朝臣為三皇子上折請命:

    「請攝政王徹查皇三子慕祐景的死因!」

    「慕氏血脈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攝政王,皇三子慕祐景之死有蹊蹺,必須徹查此案,令兇嫌繩之於法,告慰死者在天之靈!」

    「……」

    這些人說著什麼「死得不明不白」、「告慰死者在天之靈」云云,話里話外分明是在暗示慕炎為了皇位不擇手段,謀害堂兄弟。

    當一位老臣說完后,殿內陷入一片寂靜。

    眾朝臣都在看著慕炎,想看看他會如何反應。

    結果,慕炎還沒有反應,禮親王就先站了出來,義正言辭地反駁道:「各位大人所言差矣。慕祐景謀逆犯上,罪無可恕,已經從皇室除名。如今他在流放途中被襲擊而死,按照大盛律法,此案應當交由當地官府處置。」

    禮親王的話代表著宗室的意思。

    而且,很顯然,宗室是站在慕炎這邊的。

    他這番話簡直就是在打朝臣們的臉,意思是,連宗室都不管慕祐景,還要他們來嘰嘰歪歪!

    殿內的氣氛變得很是微妙。

    方才還在義憤填膺地叫囂不已的朝臣們啞口無言。

    他們說了這麼多,也只是暗示慕祐景的死有疑而已,沒打算明晃晃地和慕炎對上,畢竟為了一個死人,對上未來的天子不值。

    可是,禮親王現在把話說到這份上,他們要是再為慕祐景說話,就難免給人落下「三皇子黨」的印象。

    就算是真的要為慕祐景伸冤,這件事也得由江德深來做比較合適。

    眾臣神色微妙地交換著眼神。

    慕炎懶得理會他們,直接站起身來,只拋下一句:「要是沒什麼事,就散了吧。」

    他毫不回頭地邁步離開了。

    在他離開后,殿內又炸開了鍋。

    慕炎徑直去了午門,今日是歷熙寧再次處刑的日子。

    這一波三折的行刑給這件事染上了幾分傳奇的色彩,今日來觀刑的百姓反而比上次還要更多了。

    午門刑場外,都是密密麻麻的人頭,圍得里三層外三層,大部分人其實根本看不到行刑,也就是來感受一下熱鬧的氣氛罷了。

    身為攝政王的慕炎自然是輕易地進入了午門刑場,也進入了歷熙寧的視野中。

    烈日當空,灼灼地炙烤著大地。

    跪在地上、手腳戴著鐐銬的歷熙寧形容狼狽地跪在刑台上,骯髒的頭髮胡亂地披散下來,那凌亂的虯髯鬍更是幾乎遮住了半邊面孔。

    一看到慕炎出現,歷熙寧的雙眼登時變得如野獸般血紅,面龐猙獰。

    「卑鄙小人!」歷熙寧激動地以懷語對著慕炎嘶吼著,「慕炎,有本事你就與本帥真刀真槍地較量一場!用這種陰謀詭計算什麼英雄!」

    其實歷熙寧在被救走的時候就已經意識到不對了,但是當時的情況等於弦上之箭已經射出,沒有回頭路了,他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繼續逃,一路上,他也安排過,試圖混淆追兵的視線,可是繞了一個圈子,他們還是沒能甩掉追兵。

    後來,等他被抓住時,更是明白了,慕炎是拿他們練兵呢!

    歷熙寧狠狠地瞪著慕炎,真恨不得食其肉飲其血。

    慕炎氣定神閑地走到了歷熙寧身旁,歷熙寧跪著,慕炎站著,低頭俯視歷熙寧時,不免帶著幾分居高臨下的味道。

    「較量?」慕炎嘲諷地勾唇地笑了,也以懷語道,「我們不是已經較量過了嗎?」

    他們是將帥,那麼他們較量的地方就是戰場,對於他們而言,哪有什麼一對一,只有國對國。

    成王敗寇,現在是他贏了,是大盛贏了!

    「……」歷熙寧眼睛瞪得渾圓,無言以對,臉色難看至極。

    慕炎大步流星地繼續往前走去,繼續往前走,淡聲宣佈道:「行刑。」

    話音落下的同時,行刑官就抽出一支令簽重重地扔在了刑台上,緊接著,劊子手高高地舉起了屠刀,將那寒氣四溢的刀口對準了歷熙寧的脖頸,重重地揮下……

    一刀魂斷。

    歷熙寧的頭顱好像一顆皮鞠似的掉落,鮮血猛然間自脖頸上的斷口噴涌而出,染紅了劊子手的刀與臉。

    這血腥的一幕引得午門刑場周圍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

    「啪啪啪……」

    百姓們激動地歡呼著,吶喊著。

    「殺得好!」

    「這歷熙寧害死了多少南境的百姓,就算是死一萬次,那也是便宜他了!」

    「是啊。等我回南境,一定要告訴家裡人,讓他們也跟著痛快一下!」

    「……」

    此刻圍觀的那麼多百姓里不僅有京城人,也有其他來自大江南北的人,其中也包括一些來自南境的百姓,他們或是來京做生意的,或是特意來京城看歷熙寧處決的,此刻看著歷熙寧被斬首,一個個情緒都很是激動。

    過去這些年,南境的百姓太苦了,無數百姓死在南懷大軍的屠刀下,無數百姓家破人亡,那一樁樁人間慘劇數之不盡。

    直到此刻,這些南境人才算是找到了一個仇恨的宣洩口,有人狂喜地仰天大笑,有人痛哭流涕。

    行刑結束了,可是那些圍觀的百姓卻沒有離開,恍如那波濤起伏的海面似的,掀起了一浪又一浪,久久沒有平復。

    慕炎環視著刑場周圍的那些百姓,突然下令道:「把歷熙寧的頭顱掛在城牆上,暴晒三日。」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引來又一陣如雷的掌聲與叫好聲。

    在這個關口,這道令更是振奮民心。

    不僅如此,慕炎當日還令人貼了布告,一來是為了歷熙寧被斬首示眾的事,二來也向百姓公告金吾衛抓獲了原南懷探子的事。

    這些消息在京里很快就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地傳開了,到處都有百姓在讚頌攝政王的種種壯舉:

    「攝政王真是英明神武!有他在,不論是南懷人還是其他蠻夷都翻不出什麼浪花來。」

    「沒錯沒錯!瞧瞧,攝政王那真是火眼金睛,那些潛伏在京城的南懷探子全都瞞不過他的眼睛!」

    「有攝政王在,我們大盛的百姓可就安心了……」

    「……」

    一片讚譽聲中,偶然也有人說起三皇子在流放途中被殺身亡的事,試圖把輿論引到慕炎身上,暗指慕炎剷除異己,謀害堂弟,可是對於慕炎而言,現在正是他最得民心的時候,這些個不入流的陰謀詭計根本沒掀起什麼波瀾,就平息了。

    八月十四日一早,江德深進了宮,跪在武英殿外,哭求攝政王一定要徹查三皇子被害一事。

    他聲淚俱下地表示,三皇子雖然被貶為了庶民,但也是皇帝的親子,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江德深跪地不起,也沒有直說兇手是慕炎,只是哭求徹查。

    這一鬧,自然也引來了路過的一些官員異樣的目光,一個個遠遠地駐足,對著江德深指指點點,私議紛紛。

    江德深這一跪就是一炷香功夫沒起身,又哭又嚎,令得聞者傷心,聽者流淚。

    武英殿內,一直沒有任何動靜。

    「攝政王,求求您了……」

    江德深的聲音都喊得啞了,這時,身後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男音:「這不是江大人嗎?」

    這個男音氣定神閑,對於江德深而言,太熟悉了。

    江德深身子一僵,感覺眼前一暗,一道朝這邊緩步而來的影子將他籠罩在其中,來者很快就走到了他身旁。



    上一頁 ←    → 下一頁

    變身透視校花帥哥你假髮掉了天命凰謀帝少爆寵:嬌妻霸上癮超級兵王
    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箭皇職場情事:美女老闆愛上極品桃花運天才召喚師:冷妃戲邪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