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772章 771死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772章 771死了字體大小: A+
     

    「沒人願意嗎?」慕炎笑眯眯地再問道。

    得到的又是沉默,依舊無人敢應聲。

    慕炎唇角一勾,眉宇間露出如刀鋒般的凌厲,聲音漸冷,又道:「歷熙寧的手上既然沾著數十萬大盛無辜百姓的血,那就該死!」

    他這句話不是詢問,而是宣布。

    眾臣還是默然。

    慕炎「啪」地打開了手裡的摺扇,又一次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

    慕炎氣定神閑地搖著摺扇,又道:「說起來,原南懷之前還特意派人來了大盛,想要劫走歷熙寧……」

    什麼?!

    眾臣一聽,皆是一驚。

    他們也都想到了不久前曾在京畿大肆搜捕南懷餘孽的事。

    聰明人已經聽出了慕炎的言下之意,也就是他在質疑,反對殺歷熙寧的人是不是收了那些南懷餘孽的好處呢!

    這句話可就誅心了!

    眾臣皆是心驚肉跳,尤其是方才被慕炎報到名字的文臣,差點沒撞柱以自證清白。

    好幾人都暗暗地交換著眼神,有人後怕,有人忐忑,也有人心裡恨恨,誰說慕炎是莽夫了,這說起話來,玩弄起權術來,簡直一套一套的,真是頭小狐狸!

    無論心裡再不服氣,這些文臣也不敢再反對慕炎治罪歷熙寧。

    自古文臣最愛惜羽毛,誰不想成為名垂青史的能臣幹吏,這要是和南懷餘孽扯上關係,那可就如同染了墨的白紙般,再也洗不清了!

    一個中年文臣在萬眾矚目中站了出來,垂首道:「攝政王說得是!」

    於是,這件事一錘定音。

    到了八月初九,歷熙寧經三司會審,正式定了罪,次日於午門行斬刑。

    這個宣判當天便傳遍了整個京城,百姓們無一不拍手叫好。

    八月初十行刑當日,不少百姓都去午門圍觀行刑,不僅是京城的百姓,連京城周邊幾縣都有人不辭辛苦地跑來觀刑。

    這麼大的熱鬧端木緋如何捨得錯過,她本來也想去午門看熱鬧的,可是人才到儀門,就被端木憲派人攔下了,被叫去了外書房。

    「四丫頭,快過來!」

    滿頭大汗的端木憲直到看到端木緋的那一瞬,才鬆了口氣,覺得這丫頭還真是不讓人省心。

    小丫頭片子竟然要去看別人砍頭,就不怕被嚇出病來嗎?

    端木憲可不捨得罵端木緋,笑眯眯地說道:「四丫頭,來陪祖父下棋!」

    端木憲一邊說,一邊飛快地使了一個眼色,大丫鬟連忙去泡茶,備端木緋喜歡吃的點心。

    端木緋約莫也能猜出端木憲為何把自己叫回來,有些可惜地往窗外看了一眼。

    其實端木緋對看砍頭興趣不大,主要是今天有熱鬧看,她反正也閑著,所以就去湊個熱鬧。

    算了,誰讓祖父還病著呢。

    端木緋悶悶地抿了抿唇,隨即就乖巧地應了:「好,我陪祖父下棋。」說著,端木緋在端木憲的對面坐了下來,又貼心地替他打開了棋盒。

    也不用猜子,祖孫倆下棋一向是端木緋執白子,讓端木憲執黑子先行。

    外書房中一片靜謐祥和,只有清脆的落子聲此起彼伏地響起,氣氛溫馨。

    端木緋下下棋,喝喝茶,吃吃點心,過得很是悠閑。

    端木憲就沒孫女那麼閑適了,隨著棋盤上的棋子越來越多,他的黑子下得越來越慢……

    這才不到半個時辰,端木憲就有投子認負的衝動了。

    行刑應該結束了吧?

    端木憲有些心不在焉地朝不遠處的西洋鍾望了一眼,正遲疑著,大丫鬟這時進來稟報:「老太爺,游大人來了。」

    「快把人請進來!」端木憲登時如蒙大赦。

    游君集來得匆忙,滿頭大汗,氣喘吁吁。

    他一邊用帕子擦了擦額角、脖頸的汗,一邊對端木憲說道:「老哥,你還不知道吧?方才歷熙寧在午門行刑時出了大事。」

    「出了什麼事?」端木憲挑了挑右眉,隨口問了一句。

    「歷熙寧被劫走了。」也不用人請,游君集就自己坐下了。

    「什麼?!」端木憲大驚失色,才剛端起的茶盅差點沒手滑。

    端木緋在一旁默默地吃著點心,長翹的眼睫如蝶翅般輕輕地扇動了兩下。

    游君集也還沉浸在震驚中,一口氣飲了半杯溫茶水后,就細細地與端木憲說起了這件事的經過。

    歷熙寧是在行刑前被人劫走的,囚車從刑部天牢出來,就在快抵達午門時,一夥黑衣人突然從天而降,擲下了許多個釋放煙霧的物件,弄得整條街煙霧蒙蒙,街上一片混亂。

    等煙霧散開時,押送囚車的禁軍就發現囚車空了,歷熙寧和劫囚的人都不翼而飛。

    「……現在金吾衛在街上四處搜查歷熙寧的下落。」游君集眉頭深鎖,帶著幾分不安、幾分試探地問道,「老哥,你覺得這事……」

    「……」端木憲若有所思地捋著鬍鬚,眼角的餘光瞟見小孫女正美滋滋地吃著點心,他忽然心念一動,再回想之前小孫女被自己叫來書房時悶悶不樂的樣子,就覺得自己隱約抓住了什麼。

    四丫頭該不會早就知道了什麼吧?

    一瞬間,端木憲思緒轉得飛快,心頭彷彿一下子把許多斷開的珠子串在了一起,徹底悟了。

    原來是這樣。

    想著,端木憲的神情也變得從容起來,安撫游君集道:「老弟,此事你不用擔心。」

    「……」游君集卻沒法像端木憲這麼樂觀,眉心微蹙。

    端木憲乾脆又提點了一句:「老弟,你還記得上次那些南懷人試圖綁架四丫頭的事。」

    於是乎,游君集的目光也投向了正要咬著一塊綠豆糕的端木緋,立刻想起了這件事。

    他還記得當時那伙南懷人逃走了幾個,莫不是……

    「老哥,你覺得是為了引蛇出洞?」游君集脫口問道,心裡略有些膈應:這種事非同小可,慕炎都沒有提前跟內閣交代一聲,未免也太自作主張了。

    游君集忍不住抱怨了一句:「攝政王行事還是有些太任性了。」他目露希冀地看著端木憲,指望他能說說慕炎。

    端木憲自然讀懂了他的眼神,只當沒看到,心道:慕炎豈止是任性,簡直是隨心所欲!自己可勸不動他。

    非要說有什麼人能勸得動慕炎的話,那大概唯有自己的小孫女了。

    不過端木憲可不會給自家小孫女沒事找事,笑呵呵地和稀泥:「依我看,阿……攝政王雖然有時會亂來,但還是知分寸的。」

    端木憲其實還藏了一句沒說,慕炎沒有提前知會內閣,多半是他懷疑朝中有人和原南懷餘孽勾結,但又暫時沒查到是誰。

    比起朝中文臣,慕炎以軍功立身,軍中武將才是他的直系,對他而言,更可信。

    也確實是這樣,慕炎的班底都在軍中。

    而且,因為之前要不要定歷熙寧死罪的事,一干文臣嘰嘰歪歪了很久,現在慕炎要設伏,為保計劃萬無一失,消息肯定不能泄露出去一星半點,他也沒空和文臣花時間說,乾脆就不說了。

    端木憲想了想,還是又隱晦地提點了游君集一句:「信任也是雙向的。」

    要慕炎信任內閣,那麼內閣能信任慕炎嗎?

    游君集是聰明人,一點即通,也想明白了。

    他面色複雜地長嘆了口氣,「老哥,你說的是。」

    說到底,就是慕炎對文臣並不放心。

    也確實該不放心。

    大盛朝的文臣和武將不同,武將中,就算是這兩年常年在京城的將士,也許前幾年是在地方各處調轉,多少都下過幾次戰場,或許是對外敵,或許是對內剿匪平亂。

    最近這十年,大盛各處時有戰亂,武將們的日子過得並不安逸。

    相反,不少文臣都被今上慣壞了,樂於享受安逸。

    自打皇帝卒中后,岑隱當政,文臣們被岑隱壓得喘不過氣來,現在換了慕炎上位,這些文臣當然想要強硬一波,試圖從慕炎這邊奪回對朝政的控制權。

    對於慕炎來說,和文臣們耗太費時間了。

    端木憲又安撫游君集道:「老弟,你也不用擔心,攝政王既然做了這樣的決策與安排,肯定有萬全的準備,我們就靜待佳音便是。」

    游君集只能順著端木憲的話應了:「老哥說得是。」

    實際上,游君集除了等,也沒別的辦法。

    游君集也沒急著回衙門,乾脆就留在了端木家,目光往那下了一半的棋盤上去了,心思被棋局吸引了過去,隨口道:「你放心,我來之前就交代過了,有什麼消息讓人來這裡稟。」

    「……」端木憲眼角抽了抽,一言難盡。這老游還真是見不得自己閑!

    游君集厚顏地把端木憲從棋盤邊給趕走了,道:「老哥,我瞧著你快輸了,乾脆我替你接著下吧。」

    端木憲更無語了,「你有本事力挽狂瀾?」

    游君集的棋藝是比自己高了那麼一點,但是比起小孫女,那是差遠了。現在黑子已經落了下風,游君集想要反敗為勝,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你看著不就知道了!」游君集故作神秘地捋著鬍鬚。

    端木憲很快就有了答案,游君集這個不要臉的,佔了自己的位置后,卻沒繼承自己的黑子,反而和端木緋互換了棋子,端木緋執黑子,他則堂而皇之地執了白子。

    端木憲乾脆就把腰側配得玉佩給押了,「四丫頭,祖父賭你贏!」

    游君集幽怨地斜了端木憲一眼,意思是,他也太看輕自己了!

    他解下了掛在扇子上的絡子,也往棋盤邊一放,毅然道:「小丫頭,我也賭你贏!」

    「……」

    「……」

    屋子裡靜了一靜,一旁的碧蟬忍俊不禁地笑出了聲,又連忙閉嘴噤聲,可肩膀還在微微抖動著。

    緊接著,端木憲也哈哈地笑了

    出來,撫掌道:「老游,算你有自知之明!」

    端木緋也抿著唇笑,笑得眉眼彎彎,十分可愛,她率先拈了枚黑子落下了。

    屋子裡又響起了清脆爽利的落子聲。

    「啪噠、啪噠、啪噠……」

    漸漸地,白子的落子聲越來越慢,越來越慢……

    到最後,游君集幾乎每一子都要想上半盞茶功夫,端木憲的茶都不知道換過多少盅了。

    西洋鍾發出的報時聲提醒眾人已經申時了,這局棋不知不覺就下了一個多時辰。

    游君集終於死心地投子認負了,可他棋性大發,還有幾分意猶未盡,道:「小丫頭,再陪我……」

    話還未說話,端木憲的大丫鬟打簾進來了,身後跟著著一個著青色直裰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面色古怪地對著端木憲和游君集行了禮,對著游君集稟道:「老爺,三皇……慕祐景死了。」

    屋子裡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寂靜中。

    三人驚詫地面面相覷,他們本來都以為是歷熙寧被劫的事有了消息,結果來的卻是慕祐景的死訊,游君集差點沒問了一句「真的嗎」。

    短短半天之中,連著兩道足以令朝堂震上一震的消息接踵而來。

    端木憲皺了皺眉頭,再次驚了,嘴唇緊抿成一條直線。

    三皇子八月初六就啟程離京被押往嶺南流放地,現在才沒過多少天,人卻死在了路上,這實在是太突然了。

    就連端木憲聞訊的第一反應,也忍不住去猜測是否慕炎容不下人,派人在路上把三皇子給了結了。

    這個時機實在太差了。

    先是歷熙寧在行刑前被人劫走,慕炎出動了金吾衛去抓拿歷熙寧,這件事才剛鬧開,而三皇子偏偏在這個時候死了,等三皇子的死訊傳開時,可想而知,屆時京中肯定會有各種猜測泛濫開來,比如,怕是會有人懷疑慕炎故意放任南懷餘孽劫走歷熙寧,再借著追捕的名義殺死三皇子,只為了不留後患。

    游君集眸光閃爍,抓著摺扇在掌心反覆地敲了好幾下,他的第一反應同樣懷疑兇嫌是慕炎,但隨即他又自言自語地否認了:「不對,應該不是他。」

    游君集的聲音輕若蚊吟,幾乎只有他自己聽到。

    說話的同時,他忍不住朝端木憲看去,端木憲對他點了點頭,意思是,他也覺得不是慕炎所為。

    游君集心定了不少,思緒飛轉。

    是了,他與慕炎雖然共事不久,但也能看出慕炎不是那等小心眼的。

    況且三皇子已經被除了皇子的身份,還要流放到三千裡外,三皇子都淪落到了這個地步,根本不可能翻身,也不可能威脅不了慕炎的地位,慕炎又何必再弄髒自己的手呢!

    那麼,到底是誰呢?

    三皇子的死會對誰有好處呢?!

    游君集越想越亂,一時理不出頭緒來。

    他再也待不下去了,捏著扇子霍地起身,告辭道:「老哥,我還是先回內閣了。」

    游君集才剛轉身,又頓住,轉頭對著端木憲埋怨道:「老哥,我說你也歇得夠久了,別就知道在家閑著,現在朝上的事情多著呢!」

    「我先走了。」

    也不等端木憲回應,游君集就匆匆地跑了,當然留下了他之前押的那個絡子。

    端木憲心裡稍稍內疚了一會兒,不過也只是一會兒功夫而已,隨即就安之若素地噙了口茶。

    他如今在家日子舒服著呢,能歇就多歇幾天吧!

    「四丫頭,」端木憲起身到了游君集的座位坐下,看向端木緋問道,「這件事你怎麼看?」

    說句實話,端木緋在聽聞慕祐景死的時候,也驚了一下,只不過,她從頭到尾都沒有懷疑過慕炎而已。

    此刻,她已經平靜了下來。

    聰慧如端木緋自然也能聯想到一些事,明白慕祐景的死會讓朝中與百姓產生什麼樣的誤會,不得不說,下手之人選的這個時機真好。

    關鍵是……

    端木緋隨意地捏著一枚黑子在指間把玩著,眸光微閃。

    關鍵是,這兩件事是一路人馬所為,還是兩路不同人馬?

    這時機到底是巧合,還是故意的?

    倘若是故意的,對方又是怎麼知道今天的安排?

    面對端木憲,端木緋也不需要藏著掖著,這樣想了,也這樣說了。

    端木憲的面色漸漸地凝重起來,他揉了揉眉心,沉聲道:「四丫頭,這事有些麻煩,我擔心阿炎一個人恐怕不能面面俱到地處置妥當。要不然,我還是銷假吧?」

    端木憲雖然看慕炎怎麼看怎麼不順眼,但慕炎好歹是未來的孫女婿,能幫自然還是要幫一把的。誰讓他是長輩呢!

    端木憲心裡不由琢磨起來。

    事實上,慕炎並沒有端木憲想的那般焦頭爛額,雖然乍一聽聞三皇子的死訊時,他也驚訝了一下,但是現在,慕炎的全副心力都放在追捕歷熙寧的身上。

    這次的行動,慕炎全權交給了金吾衛,當作一場實訓。

    金吾衛能不能抓回曆熙寧,慕炎並不十分在意,只在意金吾衛能不能在實訓中有所長進。

    就算金吾衛弄丟了人,他也有別的方案可以把歷熙寧一夥抓回來,只是要稍微麻煩點……

    慕炎右手成拳,拳頭在手邊的如意小方几上輕輕地叩動了兩下,鳳眸中閃著興緻勃勃的光芒。

    來稟報的方臉小將見慕炎久久沒有動靜,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地問道:「攝政王,慕祐景的事……」他有些緊張地盯著慕炎,察言觀色。

    慕炎這才回過神來,隨口吩咐對方道:「查。」

    看慕炎如此平靜,方臉小將彷彿吃了一顆定心丸,也冷靜了下來,感覺慕祐景的死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是,攝政王。」方臉小將鄭重地領命退下。

    這小將前腳走,後腳又有人來報說:「禮親王來了!」

    禮親王是宗令,又是慕炎的皇叔祖,慕炎怎麼也要給幾分顏面,只能道:「有請。」

    不一會兒,落風就領著著一襲太師青錦袍的禮親王進了慕炎在武英殿的書房。

    禮親王神色複雜地看著慕炎,慕炎依舊神色平靜,眉眼含笑,他從書案後起身,「皇叔祖,這邊坐吧。」

    慕炎請禮親王在窗邊的一把紫檀木圈椅上坐下,自己也與他相鄰著坐下了。

    禮親王淡淡地看了落風一眼,慕炎就抬手把落風打發了出去,屋子裡就剩下他們兩人。

    靜了幾息后,禮親王單刀直入地問道:「阿炎,你給本王透個底,三……慕祐景的事到底是不是你讓人乾的?」

    禮親王目光銳利地與慕炎四目對視。

    其實,就算慕炎真的殺了慕祐景,禮親王也不在乎。

    畢竟皇家不同於普通人家,親情淡薄得很,自古以來,在皇家,子殺父,父殺子,兄弟相殘的事多著呢,遠的不說,比如當年飲劍自刎的崇明帝其實就是死在親兄弟的手中。

    鑒於父輩的恩怨,慕炎殺了今上以及今上這一脈的子孫,其實禮親王也可以理解,只要慕炎有分寸,不對宗室下手就好。

    現在慕炎是大勢所驅,無論是禮親王還是宗室其他人都不願意得罪慕炎,禮親王嘴上說是過來讓慕炎透個底,實際上,他這一趟真正的目的是來投誠的。

    只不過,禮親王還摸不準慕炎到底是個什麼態度,這才先借著「透底」這個話題試探一下慕炎。

    慕炎勾了下唇,彷彿聽到了什麼笑話似的輕笑出了聲。

    他這一聲短促的輕笑在空氣中立即就消散了。

    禮親王聽著覺得心裡越發沒底了,眉頭鎖得更緊。

    書房內靜悄悄的,整個武英殿似乎都沒什麼人,只有庭院里傳來陣陣蟬鳴聲,襯得這屋裡更安靜了。

    慕炎漫不經心地信手接住了窗口飛進來的一片竹葉,反問道:「皇叔祖,我殺他幹嗎?」

    「……」禮親王怔了怔。

    慕炎隨意地把玩著這片竹葉,唇角翹得更高了,「他是能威脅我,還是能率兵殺回京城來?」

    慕炎這句話說得是沒錯。禮親王仔細打量著慕炎的神情,心裡其實還有些將信將疑。

    不過,禮親王本來就不是為了真相來的,既然慕炎這麼表態了,他就立刻做出了釋然的樣子,含笑道:「阿炎,你放心,本王還有宗室都是相信你的。」

    這些日子以來,宗室大都已經看清楚了,尤其是在泰郡王的事後,幾個從太祖、太宗皇帝時期就存在的宗室王府都在私下裡討論過,很顯然,今上是翻不了身了。除非岑隱要自立為帝,不然慕炎即位是十拿九穩的事了。

    慕祐景的死訊傳來時,那些王爺非但不覺得義憤,反而覺得這機會來得正好,他們可以藉此向慕炎示好,於是他們便以最快的速度去了禮親王府,請了禮親王出面來找慕炎。

    慕炎定定地看著禮親王,當然明白他們的小心思,笑著道:「皇叔祖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他這一笑又與之前說起慕祐景時那帶著一點輕狂的笑不同,多了一點柔和,一點親厚。

    禮親王聞言心下鬆了口氣,知道慕炎這是接受了自己與宗室的示好。

    慕炎的性子自小就有人幾分輕狂與放任不羈,禮親王就怕他軟硬不吃,弄得自己裡外不是人。

    禮親王的老臉上笑得更親切了,眼角眉梢露出一道道深刻的皺紋,心裡再次慶幸自己這些年來不曾與安平、慕炎母子結仇。

    他淺啜了一口熱茶,笑呵呵地擺出一副長輩的樣子,神態親和地又道:「阿炎,你有什麼需要幫手的地方,可千萬不要和本王客氣。」

    「皇叔祖放心,我這個人素來不知道客氣兩個字怎麼寫。」慕炎半真半假地說道,「不信您去問我娘。」

    禮親王呵呵一笑。

    慕炎耐著性子與禮親王寒暄了幾句,心裡琢磨著他這次應付好了禮親王,可以一了百了,避免再有其他宗室登門,浪費他的時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倌法醫變身透視校花帥哥你假髮掉了天命凰謀帝少爆寵:嬌妻霸上癮
    超級兵王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箭皇職場情事:美女老闆愛上極品桃花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