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741章 740奪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741章 740奪爵字體大小: A+
     

    泰郡王一看到慕瑾凡,就更來氣。

    董氏說得不錯,慕炎無緣無故地何必針對自己,一定是梁思丞和慕瑾凡這逆子在慕炎跟前攪風攪雨,才讓慕炎這般找自己的茬,讓自己沒臉。

    定是如此!

    泰郡王正是恨不得摑死慕瑾凡這逆子,抬手指著慕瑾凡,聲音氣得發顫:

    「逆子,你還記不記得本王是你爹,你現在搞出這些事來,是想報複本王奪了你的世子位嗎?」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你還知道不知道何為孝道?」

    泰郡王看著這個長子,心裡只有嫌惡:他這個兒子不止木訥,還一點都不懂事,心胸狹隘,還敢記恨自己,自己可是他的爹!

    慕炎聽著泰郡王嘰嘰歪歪地說個不停,只覺得他就跟蚊子嗡嗡繞著飛似的煩人,心道:金吾衛終究還是經驗太少了,這封府抄家的差事做得比東廠差多了,瞧這郡王府里亂糟糟的,以後得讓金吾衛跟東廠取取經才行。

    這時,側妃董氏上前走到了泰郡王身旁,伸出染著大紅寇丹的右手給他順氣,嬌滴滴地安撫道:「王爺,彆氣壞了身子。」

    董氏又看向了慕瑾凡,露出慈愛地笑容,扮起白臉來,「瑾凡,我知道你心中有氣,可我們終究是一家人。你給你父王賠個不是,家裡的事何必鬧到外頭去。」

    自打梁思丞風光回京后,董氏就一會兒擔心梁思丞會幫著慕瑾凡奪回世子之位,一會兒又擔心慕瑾凡讓慕炎給他做主,一直不動聲色地在泰郡王跟前上眼藥……

    事已至此,他們父子已經徹底翻臉,慕瑾凡是別想重回郡王府了!

    想到這裡,董氏的心跳就砰砰加快,壓抑著要快揚起的嘴角。

    慕瑾凡沒有說話,更沒有賠不是。

    泰郡王看著他這副軟硬不吃的樣子,火氣更旺,喋喋不休地怒斥道:「逆子,只這忤逆一條,就足以讓天下人戳你的脊梁骨!讓你在朝堂上混不下去!」

    「你這逆子本王留你何用,還不如你一出生,就把你摔死算了!」

    中原千餘年改朝換代不知凡幾,但是,有一條律法一直沒變:子殺父,斬首;父殺子,無罪!

    慕瑾凡定定地凝視了泰郡王許久,目光銳利得幾乎要穿透他的皮相直擊內心般。

    「我剛剛去了西南郊的高陽崗……」慕瑾凡突然開口道。

    泰郡王怔了怔后,面色一變,高陽崗不就是家中祖墓的所在地,梁氏死後也葬在那裡,難道……

    想到某個可能性,泰郡王臉上的血色肉眼可見地褪了下去。

    慕瑾凡直接肯定了泰郡王心裡的猜測:「大理寺的仵作已經開棺驗屍了。」

    泰郡王的臉色由白轉青,又由青轉紫,額角青筋亂跳,氣得胸膛劇烈起伏不已。

    董氏見狀,連忙給他撫著胸口順氣,眼帘半垂,長翹濃密的眼睫微微顫動了兩下。

    泰郡王憤然道:「本王不同意開棺,誰讓他們這麼乾的?!本王可是堂堂郡王,他們太不把本王放在眼裡了!」

    「逆子,是不是你?你母妃都合眼了,你非要讓她在泉下也不安息,非要掘她的墓,你是何居心!」

    難怪俗話說兒女是前世的債,他看他這個逆子簡直就是上輩子來尋仇的!

    泰郡王的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憤怒之下,又隱約藏著一抹慌亂。

    慕瑾凡將他的這抹慌亂看在了眼裡,漆黑的眸子恍如一汪無底寒潭,又靜又冷,再問道:「父王,母妃嫁給您十七年,把王府料理妥妥噹噹,可有做錯過什麼嗎?」

    泰郡王被慕瑾凡看得心裡發虛,下意識地拔高了嗓門,又斥道:「沒規矩!你這是在幹什麼?你是在質問為父,還是想訓父?!」

    「父王,你不敢回答嗎?」慕瑾凡的聲音如臘月寒風般冰冷。

    對於他這個父王,他早就學會了不抱有希望,只是人的底線真是永無止境地低……

    想到母妃躺在棺槨中的屍骨,想到母妃曾經颯爽的笑容,慕瑾凡感覺渾身像是浸泡在冰水中般,寒意侵骨。

    他是想質問泰郡王,問他何不幹脆休了母妃,為何非要殺了她!

    母妃還那麼年輕……

    慕瑾凡的眼眶一陣酸澀。

    「本王有什麼不敢回答的!」泰郡王在兒子逼人的目光下昂起了下巴,氣勢洶洶地瞪著慕瑾凡,「逆子,你這話里藏話的是想說為父毒害了你母妃嗎?」

    「你好大的膽子,為了得到這郡王府,你連為父這個親爹都敢冤枉!喪心病狂!」

    「你母妃是自縊的,關……」

    「不是自縊。」慕瑾凡果斷地打斷了泰郡王,「大理寺的仵作查驗了母妃的屍骨,確定母妃是中毒死的!」

    泰郡王的目光游移了一下。

    跟著,他嘴角露出一抹滿不在乎的冷笑,拂袖道:「是嗎?那也是你母妃治下不嚴,以致下人殺主。和本王有什麼關係?!」

    說著,泰郡王又看向了慕炎,此刻,他的情緒已經平復了不少了,案首挺胸地冷聲道:「攝政王,既然你們覺得梁氏之死有疑,你們要查就查,但也別想隨便給本王定罪。別忘了,本王可是宗室。」

    看著氣定神閑的泰郡王,慕炎眯了眯眼,眸色幽深。

    其實,泰郡王的反應也是他們能夠預料到的。

    泰郡王畢竟是郡王,他是這個郡王府的主人,有些事根本不用他親自動手。退一步說,就算他親自動手了,時隔三年,證據恐怕也早就沒了。

    就算仵作驗骨后證明了梁氏不是自殺也沒用,畢竟這證明不了人是泰郡王殺的。

    泰郡王嘴角微翹,似笑非笑地撫了撫衣袖,帶著一種難掩的得意。

    就算慕瑾凡這逆子為了爵位,要害自己又怎麼樣?!

    誰都拿他沒轍!

    再說了……

    泰郡王眸光閃爍,思緒回到了三年前。

    彼時,梁思丞投敵的消息剛剛傳回京,在朝堂上掀起了一片軒然大波。

    皇帝龍顏震怒,便是將梁家人統統下獄,都難消皇帝心頭之怒。

    梁氏不死,泰郡王府在皇帝的眼裡,就是一根刺。

    那段時日,泰郡王幾乎是寢食難安,偏偏還讓他發現,郡王妃梁氏正籌劃著去找梁家的親朋故交想給梁家求情。

    梁氏這賤人眼裡只有她的娘家,根本就沒有把泰郡王府的利益放在眼裡,為了郡王府,他也只能這麼做,斷尾求生!

    慕瑾凡瞳孔微縮,雙手緊緊地握成了拳,身子恍如一張拉滿的弓弦,心裡什麼都清楚了。

    就算他本來還有最後一點僥倖,覺得母妃之死是不是有什麼誤會,現在看到父王的樣子,他也都明白了。

    是父王,是父王害死了母妃!

    「……」慕瑾凡閉了閉眼,身子劇烈地顫抖了一下。

    泰郡王斜了慕瑾凡一眼,打算晚點再跟這逆子清算,反正有父子的名分上,這逆子怎麼也翻不出自己的五指山。

    泰郡王心定了,不耐地對慕炎又道:「大理寺要查案,本王無權過問,現在本王的家務事也就不勞攝政王您費心了。你們請回吧!」

    他一副篤定的樣子,沒好氣地下了逐客令,心裡是惱的:本來他也不想跟慕炎弄得那麼僵,但是,他美人也送了,好話也說了,慕炎居然完全不給面子,還讓人痛打了自己一頓,簡直是豈有此理!

    泰郡王府可是宗室,都是慕氏子孫,慕炎如果無憑無據拿宗室開刀,難免會給其他宗室一種唇亡齒寒的危機。

    慕炎現在還沒上位呢,他若一意孤行,只會失了人心。

    哼,他就不信慕炎真的敢動自己!

    不僅是泰郡王這麼想,側妃董氏也是這麼想的。她當然希望能討好慕炎讓泰郡王府更上一層樓,但是都鬧到這個地步,顯然是不可能了。

    她只能在心裡寬慰自己,好歹慕瑾凡是絕對別想再回頭了。

    慕炎挑了挑右眉,朝慕瑾凡看去,用眼神詢問著。

    慕瑾凡的雙拳握得更緊了,手背上浮現根根青筋。

    廳堂里靜了下來,落針可聞,空氣隨之越來越緊繃,廳堂里的下人們一個個都是噤若寒蟬,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明明是七月盛夏,他們卻是冷汗涔涔。

    慕瑾凡沉默了幾息,鄭重地對著慕炎躬身作揖:「但憑攝政王作主!」

    自古以來,有三不告:民不告官、妻不告夫,以及子不告父。

    可是殺母之仇,又豈是那麼一句輕飄飄的「子不告父」可以帶過的!

    母妃她死得太慘了,太冤了!

    他為人子者,明知母妃是冤死的,又豈能坐視不理!

    慕瑾凡的眼神沉澱了下來,變得堅定而銳利。

    人生在世,當有所為,有所不為。

    慕炎微微點了下頭,面露讚賞之色。

    慕炎直接對著泰郡王以不容置疑的語氣宣佈道:「泰郡王府奪爵,闔府上下圈禁!」

    什麼?!泰郡王和董氏皆是目瞪口呆。

    董氏只覺得一口氣憋在胸口,差點沒暈厥過去。

    泰郡王率先反應過來,朝慕瑾凡看了過去。

    這逆子瘋了嗎?!

    他不想要這爵位了嗎?還是說,他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自己得不到爵位,就想乾脆奪了自家的爵位,讓誰也得不到!

    瘋了,這逆子真是瘋了!

    慕瑾凡看出了泰郡王的心思,露出一抹嘲諷的笑意。大概也就是他這父王把他的爵位當成自己的命,以己度人。

    「憑什麼?!」泰郡王深吸一口氣,氣憤地質問慕炎道,「本王可是世襲郡王,你憑什麼說奪爵就奪爵!你眼裡還有沒有祖宗禮法?!」

    稍稍緩過氣來的董氏激動地上前了兩步,站在泰郡王身旁,急忙附和道:「沒錯!你沒資格,也沒有理由奪王爺的爵位!」

    董氏簡直要跟慕炎拚命了,這爵位將來是屬於她兒子的,誰敢奪這爵位,誰就是要她的命!

    除了皇帝,這大盛還沒有人有資格奪泰郡王的爵位,而慕炎他現在還沒登基呢!皇帝還在養心殿呢!

    慕炎微微側首,似笑非笑地看著二人。

    這時,一陣穿堂風猛地拂來,將他的袍裾吹起,束在腦後的馬尾飄起了幾縷拂上他的面頰,渾身上下透著幾分桀驁不馴。

    「憑什麼?」慕炎彷彿聽到了什麼笑話似的,勾唇笑了,笑得肆無忌憚。

    他隨意地招了下手,跟在身旁的金吾衛副指揮使立刻湊了過來,躬身聽命。

    「讓人去請示岑督主借東廠來用用!」慕炎吩咐道,「泰郡王既要奪爵的原因,那我就只能麻煩東廠好好找找了,務必要讓泰郡王心服口服。」

    慕炎其實根本不在乎先泰郡王妃梁氏的死因能不能找到證據,能找到是最好,找不到其實也無所謂,反正他知道是泰郡王下的手就行了。

    金吾衛副指揮使急忙抱拳應聲道:「是,攝政王!」

    說著,他用不屑的眼神瞥了泰郡王一眼,彷彿在看一個死人一樣。可不就是,一旦沾上東廠,根本就不可能翻身!

    「……」泰郡王的雙目幾乎瞠到極致,踉蹌地退了一步,心下慌亂,心跳更是砰砰加快,一聲比一聲響亮地迴響在耳邊。

    誰家沒點亂七八糟的陰私,根本經不住東廠查!

    就算梁氏的死,他自認做得天衣無縫,而且,三年過去了,無論是人證還是物證,都不好查,但是他也不敢說郡王府立身清白,光明正大,不怕東廠查。

    再說了……

    泰郡王艱難地咽了咽口水。

    這幾年,京城上下,但凡東廠查過的府邸,都是沒好下場的,比如原慶元伯府,原宣武侯府,原承恩公府……

    這些府邸無一不是被奪爵,下獄的下獄,流放的流放,發賣的發賣……

    董氏一聽到東廠也怕了,花容失色,嚇得差點沒腳軟。

    像她這樣的女眷,無論是哪種,都無異於人間地獄!

    一旁的丫鬟連忙扶住了董氏。

    金吾衛副指揮使很快就吩咐了下去,廳堂外的守著的一個小將步履匆匆地領命而去。

    看著那快步離去的小將,泰郡王急了,回過神來,咬牙切齒地說道:「慕炎,你是不是真的要和本王作對,和整個宗室作對?」

    「你現在只是攝政王,還不是皇帝呢,你現在就要把宗室一腳踢開嗎?」

    「你別忘了,我們姓的可是同一個『慕』!」

    慕炎聽泰郡王翻來覆去,都是那番話,懶得跟他再多費唇舌,隨意地做了個手勢。

    廳外的幾個金吾衛小將立刻會意,進來將泰郡王一左一右地鉗制住了。

    泰郡王拚命地掙扎著,但是他養尊處優,面對這兩個孔武有力的小將根本毫無反手的餘地。

    兩個金吾衛小將粗魯地拖著泰郡王往廳外去。

    眼看著自己快要被拖出去,泰郡王終於意識到慕炎炎多半是來真的,臉色更糟了,聲嘶力竭地吼了起來:

    「慕炎,你欺人太甚!」

    「你以為這朝堂是你一人說了算嗎?皇上還在呢!將來到底誰能登上那天子之位還指不定呢!」

    「……」

    董氏徹底慌了,也怕了。

    見慕炎說不通,她思來想去,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放低姿態去求慕瑾凡,柔聲道:「瑾凡,我們都是一家人,何必鬧成這樣呢?」

    「父子哪有隔夜仇!你快跟攝政王說說好話,讓他放了你父王吧。有什麼話,我們坐下好好說!」

    董氏風韻猶存,苦苦相求時,淚眼朦朧,看著楚楚可憐。

    慕瑾凡還沒說話,泰郡王已經又叫嚷起來了:「你求這逆子做什麼?他巴不得本王去死呢!」

    「逆子,你為了攀上慕炎,連郡王府的基業都不要了,你以為這樣就能得到重用嗎?做夢!!」

    「沒有了郡王府,你什麼也不是!」

    「大盛宗室這麼多,你個文不成武不就的,又算什麼東西!!」

    他這個逆子為了奪權,聯合慕炎謀害自己,一定落不到什麼好下場!

    泰郡王用怨毒的眼神看著慕瑾凡和慕炎,被兩個金吾衛小將拖了出去。董氏也花容失色地追了過去。

    慕炎撇了撇嘴,心道:泰郡王敢送美人來陰自己,那就打一頓,再奪爵,然後再打一頓!

    泰郡王漸漸地被拖遠了,可是他還在不死心地叫囂著,怒罵著,整個人歇斯底里得彷彿一個瘋子般。

    精神這麼好?!慕炎挑了挑眉,隨口又對那金吾衛副指揮使吩咐道:「泰郡王太鬧了,肯定是體力太好的關係,先打一頓再餓上幾天吧。」

    金吾衛副指揮使唯唯應諾。

    慕炎覺得心裡舒暢多了,撫了撫衣袖,又道:「瑾凡,我們走吧。」

    慕炎一撩衣袍,率先跨出了廳堂,慕瑾凡跟在他身後也出去了,兩人一前一後地往府外走去,皆是沉默。

    不知何時,陽光撥開了天上那層層疊疊的陰雲,天空也隨之亮了起來。

    慕瑾凡抬眼朝天空望去,那刺眼的陽光照得他的眼睛一陣刺痛,眼前隱約浮現一層若有似無的水光。

    朦朧間,他似乎看到了母妃在對他微笑,如往昔般溫和爽朗的笑……

    他很快就收回了目光,閉了閉眼,默默地調整著呼吸,當他再睜開眼時,又恢復了平日里的冷靜。

    慕瑾凡突然停下了腳步,低聲道:「多謝公子。」

    他平日里略顯清冷的聲音此刻帶著一絲沙啞,此刻的他並沒有他表現出來的那麼平靜。

    父王落得這個下場也是罪有應得。

    當初他嫌母妃累贅,為了保住他的爵位和榮華富貴,他就不惜害死他的結髮妻子,那個為他生兒育女、侍奉公婆、操持家務的女子,完全不念一點夫妻情分。

    現在,讓他失去他所最重視的這一切,對他而言,比殺了他更讓他痛苦!

    人總要為自己犯下的罪孽付出代價!

    慕炎也停了下來,轉身朝慕瑾凡看來,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好好當差,爵位少不了你的。」

    陽光下,他那雙鳳眸異常璀璨,異常明亮。

    慕瑾凡也是一笑。

    郡王府的爵位來自祖輩的恩蔭,說來不過是因為他們是慕氏子弟罷了。

    可他還年輕,他還可以為自己掙爵位,用他的爵位來給亡母爭榮添耀。

    慕炎年紀輕輕就率領南境軍拿下了懷州為大盛新添一州,君然不過弱冠之年,就繼承父輩的遺志在北境戰場廝殺,已經連著收復了北境數城。

    既然他們可以,自己也可以。

    慕瑾凡定定地看著慕炎,神情變得堅定起來。

    兩人沒再停留,又繼續往前走去,離開了泰郡王府。

    上了馬後,慕炎本來打算去武英殿,又忽然改變了主意。這件事他辦得這麼漂亮,應該趕去跟蓁蓁討賞。

    慕炎迫不及待地打發了慕瑾凡,自己策馬往權輿街那邊去了。

    來到端木府後,他照舊是爬樹翻牆,熟門熟路地穿梭在屋檐與牆頂之上,走了最近的捷徑來到了湛清院。

    他估摸著現在差不多是端木緋午睡的時間了,就先摸去了內室,可是端木緋不在那裡。

    慕炎便又往東次間方向去了,這一次,總算找到了端木緋。

    她穿了一身鮮嫩的翠色襦裙,正坐在窗邊,對著棋譜在棋盤上擺棋。

    慕炎登時眼睛一亮,從樹上輕盈地一躍而下,喚道:「蓁蓁!」

    「阿炎!」端木緋立刻聞聲朝他看來,小臉上露出燦爛的笑靨。

    慕炎三步並作兩步地上前,一手抓在窗檻上,正打算一躍而入,身子又僵住了。

    東次間里,除了端木緋,還有兩人坐在另一邊的羅漢床上說話,正是端木憲和端木紜。

    這對祖孫都是同樣的反應,狠狠地瞪著慕炎。

    「……」慕炎的笑容僵了一下,在心底里一算:對了,今天是端木憲休沐的日子。也難怪蓁蓁這個時間沒去歇午覺,原來是在這裡「陪」她祖父啊。

    端木憲一看到慕炎這臭小子,就來氣。

    這是自己第幾次逮到他偷偷來找小孫女了?

    一想到在自己看不到的時候,這臭小子不知道來了多少次,端木憲就有種自家的嬌花被豬拱了的鬱悶。

    這外面的臭小子都不是好東西!

    想著,端木憲的眼前突然劃過某張絕美的面孔,差點被口水嗆到,心頭複雜。

    端木憲揉了揉眉心,看在小孫女的面子上,終究是沒趕人,只是板著臉。

    既然被逮了個正著,慕炎乾脆就大大方方地進去了,還是走的窗戶。

    輕巧地落地后,慕炎撫了撫衣袍,乖乖地上前給端木憲和端木紜行了禮:「祖父,姐姐。」說著,他又對著端木緋露出燦爛的笑,眨了下右眼。

    端木憲又沒瞎,當然也看到了,一口氣又涌了上來。

    端木憲沒好氣地問道:「你今日不休沐吧?來這裡幹什麼?」

    慕炎清清嗓子,一副自己是為了正事來的樣子,說道:「先泰郡王妃梁氏的案子有了些發現,我來告訴蓁蓁。」

    端木憲挑了挑眉,心知這不過是慕炎的借口罷了。

    端木緋被這個話題吸引了注意力,一邊拉著慕炎坐下,一邊做了個手勢,示意丫鬟上茶上點心,然後問道:「案子怎麼樣了?」

    「今日剛剛大理寺開棺驗屍,證實是他殺。」慕炎如實答道,「梁氏是被人下毒毒死的。」

    他還要往下說,端木憲突然拈鬚插了一句:「我最近好像聽人說,泰郡王從江南那邊買了幾個美人回來,說是要孝敬你的。怕不是為了郡王妃這件事吧?」

    什麼?!端木紜瞪大了眼睛,凌厲的目光立刻朝慕炎看了過去,心裡暗暗琢磨著:是扣分,還是乾脆解除婚約呢?

    端木紜想的這些雖然沒說出口,但是她那種帶著思量的神情讓慕炎心中警鈴大作,立刻有了危機感,正色道:「祖父,姐姐,我沒收。」

    然而,端木紜的關注點卻是另一點,「泰郡王真送了?」

    「沒收沒收。」慕炎義正言辭地強調道。

    他的目光瞥向端木緋,急切地以眼神表忠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時空長河的旅者凡人修仙傳英雄聯盟之開掛直播系統陰陽代理人大瞬移時代
    未來天王我的冰山美女總裁崛起於帝國時代神醫狂妃:天才召喚師神醫小萌妃:王爺,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