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723章 722殺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723章 722殺妻字體大小: A+
     

    梁思丞只是想想,就更激動了,笑著應和:「公子說得是。」

    頓了一下后,梁思丞又道:「公子,家母已是古稀之年,不適合長途跋涉,末將這次想帶賤內和長子一起去南境。」

    他帶長子去南境的主要目的是想讓他歷練一番,畢竟梁家也得後繼有人。

    不僅是梁家,還有南境軍也是……

    梁思丞又補充道:「末將年紀都這把年紀了,還是要趁這幾年尚有精力讓下面小的歷練起來。」

    這幾年與南懷之戰,南境軍折損了不少中堅,青黃不接,當下的一件要務就是要提拔起年輕一輩,讓他們逐步當起大任來,如此才不負慕炎對他的信任,更是為大盛扎穩根基,哪怕將來又有蠻夷敢覬覦南境,大盛也不至於無將可用!

    「你儘管放手去做就是。」慕炎含笑道,「梁思丞,你這一路千里迢迢也辛苦了,今天早點回去休息吧!」

    「……」梁思丞正要應下,可是話到嘴邊,又想起了另一件事,臉上露出幾分欲言又止。

    慕炎似乎看出了他的猶豫,直言道:「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梁思丞的神色更複雜了,握了握拳,還是問道:「公子,末將的長女可是自盡身亡?」

    三年前,慕瑾凡的生母梁氏自盡時,梁思丞遠在南境,又是降臣,處處受制於人,消息自然閉塞,等他得知長女投繯的消息時,已經是事發四個月後了。

    當時,他心裡自是難過的,心痛的,自責的,他的家人都是被他所連累。

    然而,哪怕再給他一次機會做出抉擇,他也只能選擇昌旭城數萬百姓的性命,他也只能將來到了九泉之下,再與他那可憐的女兒,還有他的家人賠罪!

    那會兒,他處於深深的悲痛與自責中,一葉障目,也沒深思,可等到後來,他冷靜了下來,再慢慢細想長女投繯這件事,又覺得不太對。

    梁思丞心中複雜,說話時,神情中難免露出幾分糾結。

    慕炎眯了眯眼,眸光一凝。

    屋子裡靜了兩息,空氣一下子變得沉凝起來。

    「你,是覺得有哪裡不對嗎?」慕炎單刀直入地問道。

    話都說到了這份上,梁思丞自然是知無不言:「公子有所不知,末將那長女從小就性子堅韌沉穩,也不是那等遇事只會哭哭啼啼的弱女子。以末將對她的了解,哪怕和泰郡王和離,她也不會自盡。」

    梁思丞眉頭緊皺,眉心幾乎扭成了麻花。

    斟酌了一下言辭,梁思丞繼續道:「當時末將『投敵』的消息傳到了京城,可是聖旨卻未下,誰也不知道皇上到底會做出怎麼樣的決斷,她怎麼也該設法為梁家周旋。」

    「哪怕不能保下樑家所有人,她也會設法給梁家留下一條血脈。」

    「而且,即便是聖旨要斬了梁家所有男丁,也許會發賣梁家女眷,她活著,總可以對梁家女眷照顧一二。」

    梁氏死了,梁家才是孤立無援,沒有一絲希望了,梁氏就算不想想自己,也會想想她的老母。

    梁思丞後來越想越覺得不對,長女決不可能只是聞訊就什麼也不做,直接投繯自盡。

    彼時,他自顧不暇,就算覺得不對勁,也不能為長女做些什麼。

    慕炎一邊喝茶,一邊沉思著,鳳眸變得越來越銳利。

    當年,泰郡王妃梁氏死後,泰郡王便做主給慕瑾凡與耿聽蓮退了親,後來更是借口慕瑾凡品行有失,上折奪了慕瑾凡的世子位,並把他趕出了家門,之後泰郡王又給側妃所出的庶次子請封了世子,這件事當時在京中也是鬧得沸沸揚揚。

    庶子承爵需要皇帝開恩特批,正好皇帝那陣子因為梁思丞投敵的事遷怒到了慕瑾凡身上,所以二話不說就批了。

    現在的泰郡王世子就是慕瑾凡的庶出二弟慕瑾韋。

    慕炎與泰郡王素無往來,對這個人自不算熟悉,但是從對方在梁家出事後的行事來看,也絕對不是什麼品性高潔之輩。

    慕瑾韋更不是什麼好東西,在梁家出事後,對梁家大公子的夫人倪雅穎糾纏不休,還差點鬧出醜事來,這件事還鬧到御前,激怒了皇帝,差點就廢了慕瑾韋的世子位,後來還是泰郡王設法尋了兩個絕世美人,又請長慶長公主搭線,把美人獻給皇帝,才算勉強把這件事給揭了過去。

    慕炎的手指在扶手上摩挲了兩下,道:「這件事我讓人查查。」

    「多謝公子。」梁思丞再次對著慕炎俯首抱拳,沙啞的聲音帶著一絲哽咽。

    過去這三年多,家人因他而獲罪,尤其女兒的慘死更是他心裡的一根刺,午夜夢回時,他時常被噩夢驚醒……

    他為人父者,總要讓女兒之死大白於天下!

    這也是他唯一能給女兒做的了。

    一盞茶后,梁思丞就離開了公主府,當天,慕炎就以攝政王的身份頒了令,令梁思丞接管南境兩州軍政,並免了梁家人的一切控罪。

    朝中霎時一片嘩然,文武大臣各持己見地爭論不休。

    有人覺得梁思丞既然投過敵,現在就算是戴罪立功,免了其死罪已經是額外開恩了,怎麼能還不罰反賞,甚至還額外提拔呢!

    不少人感慨未及弱冠的慕炎終究還是太年輕了,做事輕率。

    但也有人覺得,慕炎哪裡是輕率,分明是在做好人,藉此交好那些武將,以捂住手中的兵權呢!

    想歸想,這一次,大部分人都不敢輕易出聲,經過那日太廟的事,滿朝文武都意識到了一點,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崇明帝之子慕炎就是下一任的君主了。

    唯一可以阻撓慕炎登基的人就是岑隱,他們若是輕舉妄動,只會兩頭不討好。

    大部分大臣都在觀望岑隱的態度,想看看岑隱到底會怎麼樣,畢竟這可是一個岑隱打壓慕炎的大好機會,只要岑隱發聲,他們只需要附和也算表明了立場與態度。

    然而,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到了第三天,岑隱還是沒有表態,似是默許了這件事。

    如此一來,某些人急了,生怕這件事就這麼無聲無息地過去了,於是,就有人洋洋洒洒地上了一道摺子,說是攝政王重用梁思丞之舉不妥,梁思丞投敵叛國,證據確鑿,乃是罪臣,他尚未受審,不能就此放其回南境,應該撤其職位,將其入罪,關入天牢待三司會審云云。

    摺子遞上去后,便沒了聲息,慕炎直接壓下了摺子,連理都沒理。

    誰也沒想到慕炎竟然如此偏幫梁思丞,且有目中無人之嫌,不少朝臣都對此極為不滿,一些彼此交好的勛貴朝臣在私下裡議論紛紛。

    「哎,攝政王的年紀果然還太輕,做事只憑個人喜惡,還難當大任。」泰郡王略帶幾分不以為然地說道。

    今日是泰郡王邀了幾個交好的宗室勛貴來府中小敘,這些人大多是幾代的世交、姻親了,因此說起話來也沒那麼多顧忌。

    廳堂里其他人彼此交換著心知肚明的眼神。

    京城之中,誰人不知泰郡王在梁家出事後,就迫不及待地與長子慕瑾凡撇清了關係,等於與梁家結了仇,泰郡王當然不希望梁家再復起,朝堂上平添一個對手。

    有人點頭附和,有人默不作聲,也有人直接反駁。

    「王爺,您此言差矣。」一個身形矮胖、著太師青錦袍的中年男子慢條斯理地拈鬚道,似有幾分眾人皆醉我獨醒的自傲,「照本侯看,這攝政王城府頗深,他哪裡是憑喜惡行事,分明是想拉攏武將,讓梁思丞給他賣命呢!這一招,高啊!」

    「侯爺說得有理。」另一個三十幾歲的男子恍然大悟地撫掌道,「你們想想,像梁思丞這種罪臣,這要是幾位皇子,總要顧忌當初給他定罪的皇上,哪裡會用他。如今也只有攝政王還敢用梁思丞!」

    眾人皆是心有同感地點了點頭。

    是了,慕炎恐怕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梁思丞曾經投敵是他仕途上最大的污點,他能效忠的也只有慕炎,現在也只有慕炎登位,梁家才能有光明的前途。

    「攝政王此舉可謂一石二鳥,還可以順便把南境與懷州都收入囊中,他這是在積蓄力量在防著『那一位』呢!」那矮胖的中年男子又道,他故意在「那一位」三個字上加重音量,誰都知道他指的人是岑隱。

    廳堂里的不少人都露出幾分若有所思。

    一山難容二虎,尤其涉及到那至高無上的權力時,任何一個人都不會與人分享屬於自己的權力,今上如此,岑隱如此,慕炎也是如此。

    慕炎雖然現在已經是攝政王了,但是他不會滿足於現狀的,畢竟他現在處處受制於岑隱,而岑隱也許會適度地放點權力給慕炎,讓他嘗點甜頭,卻不可能容得下慕炎步步坐大,威脅到他的地位,畢竟這歷史上多的是帝王在坐穩了皇位后,就開始「清算」舊賬。

    泰郡王端起茶盅,飲了兩口茶,心裡琢磨著:岑隱遲早會出手打壓慕炎,現在沒出手,恐怕也只是時機未到,又或者想藉此看看群臣的態度……

    泰郡王眸光一閃,仗著是長輩,直呼其名的斥道:「這個慕炎啊,為了爭權奪利,竟然連梁思丞這種投敵之將也敢用,也不怕天下讀書人口誅筆伐嗎?」

    泰郡王正「義憤填膺」地說著,一個青衣小廝疾步匆匆地來到了廳堂中。

    小廝進了廳堂后,就對著上首的泰郡王稟道:「王爺,攝政王宣您去武英殿一敘。」

    話音落下后,廳堂里的聲音霎時像是被吸走似的,一片死寂。

    眾人神情各異,有的皺了皺眉頭,有的露出驚訝的表情,有的有些不安,有的目露好奇思忖之色,目光都看向了泰郡王。

    「……」泰郡王一臉的莫名其妙,他與慕炎素無往來。

    以前,他為了避嫌,也會與安平長公主之子保持距離;現在,考慮到岑隱與梁思丞,他更不會去向慕炎示好。

    屋子裡靜了片刻。

    那矮胖的中年男子掃視了屋子裡的眾人一圈,圓盤臉上露出一絲瞭然,斷然開口道:「王爺,攝政王此舉怕是想要拉攏宗室呢!」

    其他人聞言也露出幾分恍然大悟的神情。

    另一人點頭附和道:「是啊,王爺,您一定要好好和慕炎說說,小小年紀別自作主張,朝廷政務不比打仗,不是打一場誰勝誰負就行了,要考慮各方面。」

    這幾句話的言下之意是慕炎一個毛頭小子,就算是會打仗又如何?不過是一個武夫,打仗與朝堂上的勾心鬥角那可是全然是兩回事!

    泰郡王也是這麼想的,扯了扯嘴角道:「哎,年輕人啊,稍微建了那麼點功業,那就飄飄然了,本王怎麼說也是他的長輩,是該好好說說他。」

    慕炎是絕對不可能斗得過岑隱這個人精的!

    對自己而言,這也許是個機會,自己是不是該藉此向岑隱示個好,表個忠心呢?

    泰郡王暫時把這一廳堂的客人交給了他的二弟,自己則坐上馬車離開了泰郡王府,往皇宮的方向去了。

    馬車行駛時微微顛簸著,獨自呆在馬車中的泰郡王心神恍惚,面沉如水。

    說句實話,當初泰郡王得知梁思丞投敵後,就已經把梁思丞當成了一個活死人。

    畢竟梁思丞反了大盛,要麼南懷勝,他就是降將,以叛國的罪名遺臭萬年;要麼大盛勝,那麼梁思丞就是五馬分屍之罪。

    沒想到梁思丞有一天不但活著回來了,還被予以了大任。

    總領滇州、黔州兩州軍務,那可是封疆大吏了。

    而自己不過是一個閑散宗室,現在梁思丞風光了,肯定會藉此踩他一腳……

    還有自己那個不孝子慕瑾凡會不會仗著梁思丞和自己作對……

    泰郡王心裡有些煩躁,也有些慌亂,心頭像是壓了塊巨石似的,讓他悶得慌。

    他微微挑開了窗帘一角,讓微風吹進來,整個人略略覺得舒坦了一些,對自己說,他一定要設法讓慕炎改變決定才行,這叛將就該有叛將的「待遇」。最適合梁思丞的地方是天牢!

    泰郡王府距離皇宮不算遠,也就四條街的距離,沒一炷香功夫,馬車就抵達了宮門口。

    來宣人的小內侍領著泰郡王穿過好幾道宮門來到了武英殿的東偏殿,讓泰郡王自己進去。

    偏殿內點著熏香,縷縷青煙從香爐中裊裊地升騰而起。

    慕炎姿態愜意地坐在窗邊,手裡拿著一本書冊,正在看書,旁邊還站著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將。

    泰郡王走到了慕炎跟前,想著自己怎麼說也是長輩,隨意地拱了拱手,「阿炎。」

    他昂首挺胸地站著,等著慕炎還禮。

    慕炎合上書冊,隨手把書冊放在了一旁的小方几上,旁邊赫然是一把小臂長短的火銃。

    泰郡王的目光難免落在了那把火銃上,眼角一跳。

    慕炎似笑非笑地看著泰郡王,既沒有還禮,也沒請他坐下。

    被慕炎這麼直視著,泰郡王的老臉上露出幾分尷尬,總覺得自己這麼站著低人一等。

    他乾脆就自己走向了旁邊的一把圈椅,正要坐下,結果慕炎沒開口,一邊的小將已經斥道:「攝政王有讓你坐?」

    一個小小的武將竟然敢用這種口吻跟自己堂堂郡王說話!泰郡王的臉色霎時黑得像是潑了墨似的,惱羞成怒道:「阿炎,你也不管管你手下的人!」

    他心裡開始覺得有些不對:莫非慕炎宣自己前來不是為了拉攏自己?!

    慕炎還是笑而不語,順手拿起了方几上的那把火銃,在手上靈活地把玩著。

    泰郡王的眼角又跳了跳,楚太夫人壽宴那日,他也在宣國公府,親眼看著慕炎以這把火銃射傷了三皇子,而且還是兩次。

    當時那種情況下,不止是他,誰都怕慕炎逮著人就「咬」,誰也沒敢多管閑事。

    泰郡王的臉色白了一分,目光猶疑。慕炎連堂堂三皇子都說傷就傷,最後還無人治罪於他,更別提自己了,恐怕被傷了,也只能受著忍著。

    形勢比人強。

    泰郡王在心裡對自己說,眸子里閃閃爍爍。

    遲疑了好一會兒,最後他還是乖乖地退了幾步,重新站好,整袖,再恭恭敬敬地對著慕炎作揖行禮:「參見攝政王。」

    他以為慕炎會中途喊免禮以顯示自己的謙虛,結果慕炎等他行了全禮,都沒任何反應。

    這個慕炎果然輕狂,自己可是長輩,他也不怕折壽!

    泰郡王暗暗地咬著后槽牙,心道:哼,武夫就是武夫,連伺候的人都不用內侍,還隨身帶著火銃,簡直跟強盜沒什麼兩樣,這等粗鄙,不懂規矩,一點都不像他們慕家人!

    不滿歸不滿,泰郡王卻不敢隨意亂動,目光忍不住就朝慕炎手裡的那把火銃看去,真怕這玩意會突然走火。

    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慕炎又把火銃在手裡靈活地轉了一圈,笑道:「泰郡王,這把火銃的準頭、速度和射程都不錯。」

    「……」泰郡王的額頭滲出些許冷汗,心道:慕炎把自己宣來既然不是為了拉攏,難道是為了威脅自己,讓自己不敢反對他?

    泰郡王不敢再輕舉妄動,生怕給慕炎找到借口為難自己,只好繼續站著,乾巴巴地附和了一句:「確實是好東西。」

    說著,他勉強擠出一個笑容。

    之後,偏殿里就靜了下來。

    泰郡王也不敢問為何慕炎宣自己前來,只好靜靜地等著,只覺得時間尤為漫長。

    慕炎摸出一方月白的帕子,慢悠悠地擦拭起手裡的火銃,彷彿在擦拭什麼稀世之寶般。

    「泰郡王,瑾凡這次的差事辦得不錯,快回京了。」慕炎似是閑聊地隨口道。

    泰郡王聽慕炎誇獎慕瑾凡,若有所思地掀了掀眼皮,心下總算鬆了一口氣,身子也綳得沒那麼緊了。

    看來慕炎應該還是想要拉攏自家,方才他那番做派不過是先給自己一個下馬威罷了。

    小家子氣!泰郡王心裡暗道,古語說的好,生於深宮之中,長於婦人之手。這慕炎就是應了這句話。

    「多謝攝政王誇獎。」泰郡王面上不敢露出半分不滿,笑呵呵地拱了拱手,「瑾凡也就是運氣好得了運送火器去北境的差事,辦得好是應該的。」

    「哎,本來家醜不得外揚,不過,你我都是自家人,也沒什麼不好說的,比起世子,瑾凡這孩子實在是木訥呆板,行事又不懂變通,文不成武不就的。這次要是世子去的話,肯定會辦得更好。」

    泰郡王把慕瑾凡貶得一無是處。

    他說了不少,可是慕炎一直沒吭聲。

    泰郡王心一沉,小心翼翼地打量著慕炎的臉色,有種不太妙的感覺,心裡浮現一個想法:莫非慕炎是要為慕瑾凡出頭?

    仔細想想,長子慕瑾凡曾經隨慕炎出使過蒲國,莫非兩人因此有了交情?

    哼!他們有了交情又如何,孝道為大,他是父,慕瑾凡是子,就算是他親手殺了這個逆子,他也只能受著!

    泰郡王心裡又安定了不少。沒錯,這是他們家的家事。

    慕炎看也沒看泰郡王,自顧自地擦著火銃,漫不經心地又道:「嫡庶有別。泰郡王府既然立了庶子為世子,那就降等襲爵吧,三代終。」

    按祖制,宗室勛貴人家只能是嫡子承爵,無嫡子才能由皇帝開恩立庶子,皇帝若是不開恩,等人死了是可以收回爵位的,就算皇帝額外開恩,也要降等襲爵。

    但是,皇家從來就是最沒規矩的地方,而且宗室按祖制都是三代不降等,第四代才開始降等。

    泰郡王的臉色更難看了。宗室多是些閑散王爺,他們的倚仗就是爵位,沒了爵位,他們就沒了恩蔭,只是平民了。奪爵降爵對他們而言,無異於要他們的命。

    他已經是第三代泰郡王,三代終就意味著爵位止於他這一代,那次子的世子之位自然也就沒了。

    慕炎實在是欺人太甚!

    泰郡王試圖與慕炎據理力爭:「封本王那次子為世子是皇上額外開恩……」

    然而,慕炎根本不想聽,淡淡道:「皇上是皇上,我是我。」

    他就不想開這個恩。

    「……」泰郡王一時啞然,臉色青青白白地變了好幾變。慕炎這句話就差直說,他很快就會登基了!狂,實在是太狂了!

    泰郡王捏了捏拳,壓抑著心頭的怒火,對自己說,這個時候,他跟慕炎鬧下去也無濟於事……對了!

    泰郡王突然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這件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其實就是慕炎一句話的事,不如像三年前那般,自己去尋兩個美人送給慕炎,他一高興,就會像當初今上一樣輕飄飄地放過泰郡王府。

    想著,泰郡王心頭一熱,慕炎突然話鋒一轉,問道:「泰郡王,令王妃是怎麼死的?」

    自打泰郡王妃懸樑自盡后,泰郡王就沒有續弦,慕炎說的王妃當然也唯有梁思丞之女梁氏。

    慕炎這個問題打了泰郡王一個猝不及防,一瞬間,泰郡王的臉色刷地變白,像是白牆般沒有一點血色。

    也不用對方再說什麼,慕炎已經看明白了。

    如同梁思丞所言,梁氏之死果然有貓膩!

    泰郡王很快反應了過來,張嘴欲言:「王妃是受不了打擊,投……」

    但是,慕炎卻不想聽他廢話了,直接打發了他:「泰郡王,請回吧。」

    既然看明白了,慕炎不打算再在泰郡王身上浪費時間了,反正泰郡王也不可能會承認什麼。

    「……」泰郡王被慕炎的不按理出牌搞得暈頭轉向,眸子里翻湧著極其複雜的情緒,欲言又止。

    最後,他還是沒說什麼,再次對著慕炎俯首作揖:「那本王就告退了。」

    泰郡王在殿外的那個小內侍的引領下,離開了,偏殿里只餘下慕炎和那小將。

    那小將忍不住問道:「公子,就這麼放過他?」

    「投石問路罷了。」慕炎終於擦好了火銃,將那放帕子隨手一丟,把火銃配在腰間。

    畢竟時隔三年,時間久遠,很多事都留不下證據,慕炎本來也沒打算一次談話就能定泰郡王的罪,他只是打算先試探一下,再調查。

    那小將立刻就明白了慕炎的意思,笑道:「做賊心虛。」

    若是泰郡王心裡有鬼,自然會有所動作,露出破綻來,那麼後面就好查了。

    慕炎沒說話,怔怔地看著窗外,似乎在思忖著什麼。

    這些個破事讓他有些心煩,他乾脆就飛身而起,直接從窗戶出去了,丟下一句:「我下午休沐。」

    他直接給自己放了假。

    慕炎抄近路出了宮,之後,就去了端木府,照舊是翻牆爬樹。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那時喜歡你無限恐怖完美盛宴超品相師天才寶貝的獵爹計劃
    殺神永生BOSS來襲:嬌妻躺下都市超級醫聖我的一天有48小時總裁一抱好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