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712章 711不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712章 711不要字體大小: A+
     

    眾人皆是啞然,心頭的感覺複雜到難以言喻,怔怔地看著那還在冒煙的火銃口,感覺鼻端似乎能聞到火銃散發出的火藥味。

    封炎還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樣子,彷彿剛才把慕祐景射傷的人不是他一樣,渾身透著一種桀驁不馴的氣息。

    要不是今天是楚太夫人大壽,不能出人命,封炎實在不介意「失手」一下,誰讓某人不長眼膽敢招惹他的蓁蓁呢!

    封炎眸底掠過一道利芒,然而,當他側首看向端木緋時,霎時又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唇角染上了討好的微笑,身後的狗尾巴瘋狂地甩動著。

    那神情似乎在說,蓁蓁,他是不是做得很棒?

    端木紜輕而易舉地讀懂了他的表情,柳眉微挑,神色間多了一抹思忖,把之前因為封炎的身世減掉的那三分,暫時又加了一分回去。

    且不說以後,現在封炎對妹妹確實是無可挑剔!

    嗯,幸好封炎提前回來了,自己得找機會和封炎好好「聊聊」才行。

    端木紜在心裡暗自琢磨著。

    站在端木紜身旁的丹桂和藍庭筠看得目瞪口呆,兩人彼此交換著眼神,暗道:可惜涵星不在。

    「封炎,你……放肆!」慕祐景再次用手捂住了右肩上的傷口,轉身朝封炎看來。

    他的臉色更難看了,身子微微顫抖著,不知道是氣得,還是因為虛弱。

    這一瞬,慕祐景真的懷疑封炎根本就是頭見人就咬的瘋狗。

    自己可是皇子啊!

    封炎不管是不是崇明帝的兒子,畢竟他還沒「認祖歸宗」,玉牃沒有他的名字,他就等於什麼都不是。

    封炎依依不捨地把目光從端木緋的小臉上移開,看向了慕祐景,再次表演了精湛的變臉術。

    目光凌烈,寒氣四溢,渾身帶著一股睥睨天下的不羈,又如泰山壓頂般堅不可摧。

    慕祐景感覺自己像是被猛獸盯上一樣,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

    後退之後,慕祐景又後悔了,感覺自己像是認了輸似的,臉上火辣辣得疼,感覺周圍眾人看著他的目光中似乎染上了一抹輕蔑。

    慕祐景捂著傷口的左手又用力了一分,外強中乾地說道:「封炎,今天的事……本宮絕不會就這麼算了!」

    也不用他出手,岑隱自然會出手教訓封炎這頭瘋狗,而他就是岑隱挑事最好的由頭!

    想到這裡,慕祐景把心頭所有的憤怒、不甘、怨恨等等的負面情緒都壓了下去,也怕再鬧下去,萬一封炎豁出去要了自己的命。

    在這裡跟封炎這渾人賭氣,不值當的。

    慕祐景在心裡對自己說,轉身走了。

    他想做出一副拂袖而去的樣子,然而,他失血太多,已經有些頭暈腳軟,一不小心,步履就踉蹌了一下,還是小內侍扶著他,他才沒摔倒。

    慕祐景走了,周圍的眾賓客還是默然,表情更加怪異。

    今日楚太夫人的壽宴可謂浪潮洶湧,比這戲台上演的戲還要精彩,恐怕今日過後京城各府又不缺茶餘飯後的話題了。

    一時間,眾人似乎被凍結在原地似的,好一會兒,都沒動彈。

    還是封炎第一個動了,在眾人古怪灼熱的目光中,快步走到安平跟前,乖乖地見了禮:「娘。」

    這一聲「娘」讓氣氛更古怪了,畢竟眾所周知,安平其實是封炎的姑母。

    安平挑了挑眉,故意道:「你這孩子,回來也不早說!」

    害她還一直擔心他忙於懷州事務,會趕不上端木緋的及笄禮,前幾天她才特意給他去了信。

    封炎傻呵呵地笑,他不是想給她和蓁蓁一個驚喜嗎?

    傻兒子!安平沒繃住臉,紅艷的唇角翹了起來,心情愉悅。

    「姐姐。」封炎接著又去給端木紜見禮。

    「禮未成,等於名不正,請慎言。」端木紜板起了一張臉,決定擺起「長姐如母」的架勢,一定要讓封炎知道她可不是那麼糊弄的。

    封炎不是第一次喚端木紜姐姐了,卻是端木紜第一次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不禁讓他心裡有些不安。

    他疑惑地看向了端木緋,心道:他做錯了什麼嗎?!

    端木緋眨了眨眼,一臉莫名,心想:姐姐明明之前心情還不錯啊。

    這時,楚太夫人清了清嗓子,開口道:「方才驚擾到各位賓客,實在是失禮了。不如各位還是回戲樓繼續聽戲吧。」

    剛才發生了這樣的事,眾人哪裡還有心情看戲,想歸想,但是客隨主便,眾們還是紛紛地返回了兩棟戲樓中。

    跟著,鑼鼓聲喧天,戲子們又開始咿咿呀呀地唱了起來。

    封炎卻是一點也不想去看戲,畢竟這戲樓里是男女分席而坐,他根本就和端木緋說不上話。

    「蓁蓁……」封炎想提議他們去亭子里小坐一會兒吧。

    偏偏端木緋自有主見,道:「阿炎,我先過去看看章五姑娘。」

    啊?!封炎慢慢地眨了眨眼,就像是一隻被拋棄的小奶狗似的,尾巴肉眼可見地垂了下去,蔫噠噠的。

    真是個傻兒子!安平差點沒笑出來,明艷的臉龐上神采煥發,彷彿一下子年輕了好幾歲。

    丹桂和藍庭筠也還沒進戲樓,丹桂也道:「緋兒,我們和你一起去看阿嵐吧。」

    封炎只得伸出兩個手指拉了拉端木緋的右袖口,殷切地看著她道:「那我在那邊的亭子里等你好不好?」封炎當然想跟去,可是楚家的內院也不是他想去就能去的。

    端木緋正要應下,就聽旁邊有人低聲喊了起來:「章五姑娘。」

    周圍還有不少人都還沒進戲樓,不禁都循聲看去,也包括端木緋、丹桂幾人。

    幾十丈外,就見又換了一身鵝黃色衣裙的章嵐正朝戲樓這邊走來,楚氏與她並肩而行。

    此刻隔得遠,端木緋其實看不清章嵐的表情,但是也不需要了,從她那不疾不徐的步履與那由骨子裡散發出的優雅,可以看出她的豁達。

    反倒是楚氏心裡有些發愁。

    她一邊走,一邊不時看著身旁的女兒,一方面慶幸把女兒救上來的不是三皇子,另一方面還是有些心煩。以現在複雜的局勢,照她看,無論是章家還是楚家,都最好別和皇家扯上關係,大皇子終究也是皇子。

    周圍還沒進戲樓的眾人皆是目光複雜地看著楚氏與章嵐母女,彼此交換著眼神,多是有些驚訝與意外。

    他們本來以為發生了方才這樣的事,多少鬧得不算好看,章嵐肯定是要避的,畢竟人言可畏。

    周圍的私議論聲不免也傳到了端木緋耳中,端木緋勾了勾唇,眼神明亮,燦若星辰。

    她知道無論是楚氏還是章嵐都不會避,楚家家訓行得正坐得端,楚家女行事清正,問心無愧,不會這般小家子氣。

    「章五姑娘。」端木緋三步並作兩步地朝章嵐走了過去,淺笑盈盈,完全把身旁的封炎忘得一乾二淨。

    「……」封炎不只是尾巴耷拉了下來,連耳朵都垂了下來,一臉的幽怨。

    走在前面的端木緋自然沒看到封炎的神情變化,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章嵐身上,挽著她的個胳膊道:「章五姑娘,你喝了薑湯沒?雖然現在是五月,天氣還算暖和,不過還是要小心寒氣入體。」

    章嵐身子一僵,乖乖地答道:「喝了。」

    小表妹真是太可愛了!端木緋一看到章嵐可愛的模樣,就覺得手痒痒。

    丹桂和藍庭筠也湊了過來,圍著章嵐好一陣噓寒問暖,看得楚氏微微勾唇。

    當初他們一家人從淮北來京,是因為長房出了事,倒是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女兒能在未嫁時結識意氣相投的閨中密友。

    楚氏神色柔和地看著女兒,就見章嵐正色道:「我覺得我該學學泅水了。」

    「章五姑娘說得是。」端木緋深以為然,點頭附和道,「我也該學起來了。」

    她因為幾年前落水,一直有那麼點恐水的毛病,更該學一學。

    「……」楚氏一言難盡地看著這兩個小丫頭,總覺得這兩丫頭的思路怎麼就轉得那麼奇怪。

    跟著,就聽藍庭筠也應和道:「你們要學泅水啊,我教你們好了!」她拍拍胸脯自信地說道,「我泅水很厲害的,連我幾個哥哥都不如我!」

    封炎的耳朵動了動,也聽到了姑娘們地對話,很想說,其實蓁蓁想學泅水,不用求別人,他可以教她的。

    端木紜似乎看出了封炎的心思,斜了他一眼。妹妹要學泅水,哪裡還輪得到他獻殷勤,自己就可以教妹妹的。

    「……」封炎頸后的汗毛莫名地開始倒豎,一頭霧水,總覺得心裡有點慌慌的。

    這時,楚太夫人也走了過來,不動聲色地對著楚氏微微點了下頭,用眼神示意她不用擔心。

    見狀,楚氏原本不上不下的心才算是放下了,如釋重負。

    楚氏自然還記得今日是母親的大壽,也不想因為章嵐壞了今天的壽宴,含笑道:「母親,難得請了九思班過府唱戲,我們回去聽戲吧。」

    於是楚氏與幾個楚家的媳婦姑娘又都簇擁著楚太夫人回了戲樓,章嵐也跟著進去了。

    端木緋本來也想跟進去的,卻感覺袖口一緊,回頭一看,就見封炎用兩根指頭拉住了端木緋的袖口。

    「喵嗚!」

    一陣軟糯的貓叫聲驟然響起。

    端木緋默默地將目光下移了一些,這才看到一隻白色的長毛獅子貓不知何時出現在她裙裾邊,仰首看著她,碧綠的貓眼在陽光下瞳仁眯成一條細縫。

    「喵嗚!」白貓又叫了一聲,用小腦袋親昵地蹭了蹭端木緋的裙裾。

    「雪玉!」

    端木緋眼睛一亮,俯身把白貓抱了起來,摟在臂彎里,親昵地撫摸著它背上柔順的長毛,一下又一下。

    白貓靠在她的胸脯上,滿足地眯起了眼睛。

    封炎眼角抽了抽,默默地盯了白貓一會兒,白貓渾然不覺,又「喵喵」地叫了兩聲。

    封炎又默默地收回了視線,指著前方的亭子道:「蓁蓁,我們去那邊坐一會兒吧。」

    端木緋一隻胳膊抱著雪玉也覺得有些沉,正想找個地方坐坐,便點頭應了,抱著白貓對端木紜道:「姐姐,我和阿炎去那邊坐一會兒。」

    端木紜看著妹妹臉上燦爛的笑靨,原本滿腹的話語又咽了回去。

    本來她是想和封炎好好聊聊的,但是看妹妹正高興著,這裡又是宣國公府,決定還是過幾天再說,也不差這一兩天。

    反正封炎要是不好,她們肯定不要這姑爺!

    端木紜心裡下定了主意,面上微微一笑,揮了揮手道:「蓁蓁,你去玩吧。」

    端木紜的臉上明明笑吟吟的,封炎卻又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

    封炎看出端木緋抱貓抱得有些吃力,就順手把白貓接了過來,抱在了他懷中。

    「喵嗷!」白貓齜牙咧嘴,發出不悅的叫聲。

    「雪玉不喜歡生人。」端木緋本想再把白貓抱回來,雪玉的性子她再了解不過了,一向有幾分高傲,又不喜歡生人。

    「無妨。」封炎淡淡道,穩穩地抱著白貓。

    白貓雖然齜牙咧嘴,卻沒掙扎,「乖順」地待在他懷裡。

    「雪玉真乖!」

    端木緋一邊走,一邊伸手在白貓毛絨絨的腦袋上摸了兩下,白貓用頭頂蹭了蹭她柔嫩的掌心。兩人一貓朝湖邊的亭子走去。

    端木紜看著妹妹輕快的背影,笑意更深,轉身回了戲樓。

    端木緋與封炎走到了亭子里坐下,幾乎是下一瞬,白貓就扭動著身體從封炎的懷中跳了出去,身姿輕盈地落在地上,毫無聲息。

    白貓回首對著端木緋「喵」地叫了一聲,優雅而輕快地跑出了亭子。

    封炎終於有機會和端木緋單獨待在一起,樂了,忽然覺得那隻貓也沒那麼討人厭。

    「蓁蓁,我給你從懷州帶了禮物過來,」封炎連忙表忠心,「不過東西和大軍還在路上,還有三四天應該就能到了。」他是騎著奔霄快馬加鞭先趕回京來見端木緋的。

    封炎目光灼灼地盯著端木緋,視線比盛夏的陽光還要明亮灼熱,端木緋突然覺得臉頰有些熱,想也不想地抬起右手捂住了封炎那雙過分明亮的鳳眸。

    感受到掌心下方封炎那溫熱的肌膚,端木緋傻了,呆若木雞。

    她,她,她到底在想什麼啊!

    這一瞬,端木緋真恨不得抽自己的右手一巴掌,她這個手比心快的毛病真該改改了!

    現在她該怎麼辦?

    端木緋覺得頭都疼了,突然感覺到掌心下方封炎那長翹的睫毛微微扇動著,刷過她柔嫩的掌心,痒痒的……就像是一片羽毛輕輕柔柔地撓在了她的心口。

    她腦子裡一片空白。

    封炎也同樣呆住了,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

    如果是旁人,根本連捂住他眼睛的機會也不可能有,偏偏對方是端木緋。

    可是,蓁蓁為什麼要捂住他的眼睛呢?

    封炎又眨了眨眼,心跳砰砰加快,難道說,蓁蓁是有什麼驚喜要給他?!

    兩個人都僵坐在那裡,一動不動,時間似乎靜止了一般。

    這時,白貓又返回了亭子,碧綠的貓眼疑惑地看著亭子里的兩人,靈活地躥到了端木緋的身前邊,把嘴裡咬的一尾鯉魚往她裙裾邊一丟。

    「噗噗……」

    離水的鯉魚還活著,落地后就甩著魚尾巴撲騰了起來,濺起些許水花。

    「雪玉!」端木緋再一次傻眼了,低呼道,不自覺地放下了捂著封炎眼睛的右手。

    「喵嗚!」

    白貓蹲在地上,仰起可愛的圓臉,對著端木緋甜甜地叫了一聲,又斜眼瞥了封炎一眼,目露炫耀之色,彷彿在說,瞧,它有多都能幹!

    有什麼好得意的!封炎撇了撇嘴角。

    端木緋回過神來后,心中暗喜,道:「雪玉真乖!」它陰錯陽差地把她的困局給解了。

    端木緋一邊說,一邊把地上的雪玉抱上了膝頭,它蹲在她的大腿上,溫柔地又給它順起毛來。

    封炎默默地又瞪了那隻蠢貓一會兒,然後正色道:「蓁蓁,你想吃魚嗎?」蓁蓁要是想吃魚,他可以給她撈一個魚塘的魚吃!

    「……」端木緋慢慢地眨了眨眼,完全不知道話題怎麼會轉到了吃魚上。

    「噗噗噗……」

    地上那尾可憐的鯉魚不安地又蹦著身子,甩了兩下魚尾巴。

    端木緋警覺地朝湖水的方向看了看,心道:他該不會也想學雪玉去抓魚吧?

    端木緋清了清嗓子道:「阿炎,我們把魚放回湖裡去吧。」

    封炎聽到端木緋說「我們」,心裡頗為受用,眼睛登時又亮了,對自己說,他跟一隻蠢貓計較什麼!

    他愉悅地點頭應下了,右手一把捏起魚尾巴,輕輕鬆鬆地把魚往湖面上一拋……

    紅鯉魚在半空中劃出長長的拋物線,然後撲通一聲落入水中,再次濺起不少水花,驚得湖面下的其他鯉魚四下逃竄……

    「喵嗷!」白貓看到自己抓的魚被人丟了,不悅地發出叫聲,但才叫了一聲,就感覺到一隻手熟練地撓上了它的下巴。

    白貓滿足地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安分地繼續趴在端木緋的腿上。

    「……」封炎抽了一張帕子,慢悠悠地拭著濕潤的指尖。

    端木緋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封炎灼熱的視線落在了自己的手背上,讓她覺得她的手簡直快要燒起來了。

    她清清嗓子,隨意地挑了個話題:「懷州好玩嗎?」

    封炎對於端木緋一向是有問必答,點頭道:「好玩!」

    「懷州幾乎一半靠海,所以也多海灘,白沙如雪,碧海連天,你一定會喜歡。」

    「那邊還有不少大片的叢林,懷州天氣熱,那裡的花木與大盛也大不一樣。」

    「對了,懷州南部還有片海灣很有名,海灣附近有各式各樣的石島群,千奇百怪,那些石島上還有很多岩洞溶洞……」

    「……」

    端木緋聽得津津有味,眸子如寶石般閃閃發亮,手下還在慢悠悠地摸著白貓油光水滑的背脊。

    封炎把懷州的地貌、民風、天氣、食物等等的都隨性地說了一些,一直說到了戲樓里的曲樂聲停下,幾乎是下一刻,就見俞嬤嬤帶著一個小丫鬟從戲樓里走了出來,朝亭子這邊走來。

    封炎猜到了什麼,趕忙抓住最後的機會表忠心:「蓁蓁,以後我帶你去懷州玩!」

    這個「以後」當然是等他們倆成親以後。

    一想到成親,封炎的鳳眸更亮了,還有五個多月,他的蓁蓁就要及笄了!

    俞嬤嬤很快就走到了亭子外,對著二人福了福,道:「封公子,端木四姑娘,快要開宴了,還請兩位移步宴席。」

    席宴上自然是男女分席而坐,不僅是分席,準確來說,應該是分廳。

    封炎只得依依不捨地與端木緋分別。

    經過之前的那個插曲后,接下來的壽宴一直是順順暢暢,再沒起什麼波瀾,賓主皆歡,言笑晏晏,熱鬧得彷彿之前的事從來沒發生過一般。

    至於他們心裡到底怎麼想,也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下午申時,壽宴就結束了,那些賓客陸陸續續地告辭,楚家幾位夫人都幫忙送客。

    端木緋和端木紜是封炎親自送回府的,封炎在角門外停留了一炷香功夫才依依不捨地走了,他今天是偷偷趕回來先看看端木緋,立刻還得出京與大軍會合,下一次見面至少要四五天後了。

    封炎一走,端木緋的小臉就垮了下來,突然想起了她的那件孔雀披風。

    她三步並作兩步地直奔湛清院,從綉籃里把她那件沒完工的披風拿了出來,欲哭無淚。

    綠蘿今天沒去宣國公府,還不知道封炎回來了,以為端木緋時要綉披風,就道:「四姑娘,您今天累了吧?披風明天綉也是一樣的。」

    綠蘿這一說,端木緋的臉色更難看了,連肩膀也耷拉了下來。

    本來她覺得封炎至少還要再一兩個月才能回來呢,這件披風還有一半左右沒綉完呢!

    端木緋垂眸盯著披風上才綉了一半的孔雀尾羽,對自己說,她最近實在是太忙了,三四月忙著給佛誕節抄佛經,要給祖母大壽綉百壽圖,要給未來的小侄子畫衣裳、鞋帽的圖案……

    沒錯,就是因為她太忙了,才沒有完成。

    距離封炎下次進京還有幾天,要不她再趕趕?端木緋無奈地看著披風嘆了口氣。

    碧蟬默默地走到綠蘿身旁,以只有她倆聽到的聲音附耳在她耳邊說了一句。

    啊?!綠蘿驚訝地挑挑眉,沒想到未來姑爺這麼快就回來了。

    綠蘿想了想,亡羊補牢地勸道:「姑娘,左右一個晚上也不可能繡的完,乾脆再晚幾天也是一樣的。」

    端木緋登時眼睛一亮,朝綠蘿看去,正色道:「是啊。反正也不是一時半會能綉完的,再晚個十天半個月也沒什麼……」

    「……」綠蘿仔細回想了一下自己方才說得話,她確定她的原話不是這樣的吧?

    綠蘿表情複雜地朝碧蟬看去,碧蟬拍拍她的背,給了一個安慰的笑容,意思是,反正就算你不說,姑娘也會自己給自己找理由拖延的。

    這時,落後了幾步的端木紜也走進了東次間,深以為然地附和道:「蓁蓁,不著急。一件披風而已,慢慢綉就是了!」端木紜想的是,她還沒審封炎呢!

    連端木紜都這麼說,端木緋徹底寬心了,放下了手裡的披風。

    端木紜笑眯眯地吩咐丫鬟上茶,不動聲色地把那個綉籃往旁邊一推,用眼神示意紫藤把綉籃藏一藏,眼不見為凈,省得妹妹一直惦記著披風的事。

    不知為何綠蘿和碧蟬都覺得大姑娘似乎是在遷怒這件披風,可是,這是為什麼呢?

    兩個丫鬟疑惑地交換了一個眼神,皆是一頭霧水。以前覺得四姑娘思緒跳脫,現在看來大姑娘好像也不妨多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皇武神最強的系統 迪奧先生重生空間:首長的軍醫媳開掛闖異界
    小閣老全能遊戲設計師綜漫之二次元旅行者萬界天尊美女總裁的超級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