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699章 698報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699章 698報喜字體大小: A+
     

    謝皖已經按律被判了秋後斬首,還要在這天牢里被關押上半年才會處刑。

    這半年就是他最後的機會了!

    謝皖目光灼灼地看著江德深,彷彿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塊浮木般。

    江德深沒有直接回答謝皖的問題,不答反問:「國公爺,你那批火銃到底是從何得來的?」

    為了謝家搜出的這批火銃,在朝堂上可謂掀起了一番風浪。

    岑隱命兵部查這批火銃的來歷,可是兵部查了好幾天也沒查出個所以然來,為此兵部尚書沈從南被撤了職,兵部上下還有不少官員因失職被撤,這才幾天,兵部已經進行了一番大換血,到現在還在調查這批火銃的來歷。

    江德深想著,眼底一片幽深如淵,閃著勢在必得的光芒。

    「……」謝皖彷彿被當頭倒了一桶冷水,看著江德深的眼神也冷了下來,後退了一步,「我憑什麼告訴你?」原來三皇子和江德深是想從自己這裡再挖些好處啊!

    江德深依舊笑容親和,又道:「國公爺,我可以幫謝家保住血脈。謝家男丁馬上會被流放到西南,我可以讓他們活著抵達西南邊陲,在那裡也會派人看顧一二。」

    「你想想,這一路去西南邊陲數千里之遙,費時數月,能發生的意外太多了。你們謝家得罪的人可不少,尤其是『那一位』,就算『那一位』不說,恐怕也多的是人想要討好他,一路上肯定會有那等逢高踩低的小人為難謝家人,若是無人關照看顧,到時候,他們恐怕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國公爺,您不為自己考慮,也該為謝家留幾條血脈。」

    江德深這一字字一句句都是動之以情,試圖打動謝皖。

    然而,謝皖毫不心動。

    人死如燈滅,他死了,即便是江德深違背了承諾,他又能把江德深怎麼辦?!

    再說了,他都死了,哪裡還管得上謝家其他人是死是活!!

    「廢話少說!」謝皖不耐煩地一揮手,手上的鐐銬發出沉重的聲響,「除非你能保住我的性命,否則我跟你沒什麼好說的。」

    江德深唇角的笑意微僵。

    這就很麻煩了。

    想要救謝皖,就必須從岑隱那邊下手,可是連皇帝都制不住岑隱……除非自己能拿出什麼可以威脅岑隱的把柄。

    而他手上關於岑隱的把柄只有一個——岑隱和端木紜的事。

    但是,江德深並不想把這個把柄用在這個時候,未免也太浪費了。

    江德深在心裡權衡利弊了一番,又換了一個話題:「國公爺,那晉州那邊……」

    皇帝如今自顧不暇,不能成為三皇子的助力,現在的形勢明顯對慕炎更有利,三皇子頂多只有三成的希望。

    如果他們能得到大批量的火器,或者接手謝家在晉州那邊的人脈,藉此把晉州拿住,也就意味著,將來就算是三皇子將來真的不成事,局勢到了實在萬不得已的地步,他們也能有一條「後路」,進可攻退可守。

    謝皖的神色更冷淡了,跌跌撞撞又退了兩步,直接坐回到了草席上,冷笑道:「你們倒是打了一手好算盤!我們謝家出事時,怎麼不見你們出力?我只有一個條件,把我從天牢救出去,什麼都好商量!!」

    他辛辛苦苦才在晉州謀下這麼一片基業,怎麼能白白送給江德深和三皇子,那他豈不是白白為他人做嫁衣裳!

    江德深的臉色更難看了,耐著性子又道:「國公爺,你這件案子罪證確鑿,判決已下,這麼多雙眼睛都盯著,恐怕是沒有轉圜餘地了。」

    「可是,你們謝家還有別人呢,只要保下這些血脈,將來不愁沒機會再復起!」

    「再說了,要不是你們給三皇子妃陪了那麼一大筆嫁妝,事情又怎麼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江德深覺得這謝皖還真是愚蠢短視又怕死,擔不起重任。本來一片大好的局勢,就因為婦人的一些嫁妝而發展到了這個地步!

    江德深的意思是他們謝家自作自受!謝皖彷彿被踩到了痛腳似的,臉色鐵青,牙齒咬得咯咯響,「你……你們現在倒怪起我們謝家了!當初收嫁妝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們嫌棄了!哼,現在倒是過河拆橋了!」

    「江德深,我告訴你,我要是死了,你也別想好過!」

    謝皖咬牙切齒地說道,只恨不得與江德深拼個魚死網破。

    這謝皖簡直不知所謂!江德深還要再說什麼,這時,前方傳來一陣急促的步履聲傳來,那個牢頭又回來了,行色匆匆。

    「江大人,」那牢頭疾步走到江德深跟前,催促道,「不能再久留,這要是被發現了,小的可擔待不起……」

    江德深也知道今天再說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只能道:「國公爺,你先冷靜一下,再好好考慮考慮,過幾天我再來。」

    「該好好考慮的人是你!」謝皖沒好氣地說道,把臉朝向了牢房的牆壁,不再看江德深。

    江德深一甩袖,不再糾纏,跟著那牢頭匆匆地走了。

    燈籠在行走時微微搖曳,燈籠中的燭火也隨之一晃一晃,閃爍不定,在江德深的臉上投下詭異的陰影,顯得陰晴不定。

    江德深嘴角緊抿,心情煩躁。

    謝皖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

    但是,那批火銃的來源,還有晉州那邊……他一定要弄到手!

    現在還不急,反正謝皖要秋後才會處斬,還有時間再想想別的法子!

    江德深打定了主意,臉上也恢復了往日沉著冷靜,健步如飛地隨著牢頭走出了天牢。

    天牢里又陷入一片無邊無盡的黑暗中,死氣沉沉,一種絕望的氣味瀰漫在潮濕陰冷的空氣中。

    天牢外的京城又是一番迥然不同的景象,陽光燦爛,碧空如洗。

    朝廷對承恩公府的處置已經傳遍了整個京城,對於奪爵、斬首、流放和發賣等等的處置,普通百姓也沒什麼感覺,只是當作茶餘飯後的談資。

    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朝廷查抄了承恩公府的家產,全都歸入國庫,用於賑災和南北戰事,這個決定在京中傳開后,在士林和百姓之間引來了一片讚頌聲。

    從大街小巷,到茶樓酒館,皆是議論紛紛。

    「要我說啊,所幸官家病了,不然這幾千萬兩銀子怕是又要去造什麼園林了。」一個著青色直裰的年輕學子嘲諷地說道,完全沒壓低聲音的意思。

    「是啊是啊。一會兒造園林,一會兒改建行宮,一會兒又修什麼皇陵,這銀子像流水似的出去,就沒見花在該花的地方!」隔壁桌的一個直裰綸巾的老學究頻頻點頭,附和道。

    「官家還是病得好。」一個藍衣學子昂首挺胸地說道,「他一病,南境與北境的戰事都一片大好!南懷人和北燕人都被我們大盛軍打得落花流水!」

    「聽說之前官家還想對著北燕人投降乞憐呢!」

    「什麼?!我們堂堂天朝大國怎麼能向蠻夷乞憐?」

    「……」

    周圍的茶客們越說越激動,義憤填膺。

    那個青衣學子長嘆了口氣,「聽說官家不是醒了嗎?……以後朝政又回到他手上,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大堂內靜了一靜,也不知道是誰輕聲嘀咕了一句:「還是換人坐的好!」

    他的聲音不算響亮,可是在此刻寂靜的大堂內卻尤為清晰。

    周圍又靜了一瞬,跟著又有人小聲地說道:「不是說崇明帝還留有一位小皇子在世上嗎?!照理說,那位小皇子才是正統!」

    「這位兄台,你說的可是公主府的『那一位』?」

    「可不就是。官家得位不正,理應還政崇明帝之子,如此也是回歸正統了。」

    「……」

    茶客們七嘴八舌地說著,越說越熱鬧。

    這些議論聲也通過敞開的窗戶傳入了二樓的一間雅座中,三皇子慕祐景望著樓下的大堂,聽得心煩意亂。

    他是因為聽說有士林的集會,才會特意來這間茶樓,想看看士林中如今到底是什麼態度。

    沒想到,聽到的話中沒一句是他想聽的。

    慕祐景煩躁地昂首,把茶杯中的茶水一飲而盡。

    樓下的話題不知不覺中又轉到了謝家上:

    「謝家手上染了那麼血,這次真是罪有應得啊。」

    「哼,跟謝家扯上關係的也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之前懷遠將軍府不是娶了謝家姑娘嗎?後來不是聽說懷遠將軍府的三公子虐殺了前頭兩任妻子嗎?」

    「這事我也聽說了!還有三皇子,不也是謝家的女婿,哼,無才無德,難當大任啊!」

    聽到這裡,慕祐景終於聽不下去,霍地站起身來,面沉如水。

    慕祐景毫不留戀地離開了茶樓,策馬在街道上賓士,心緒飛轉。

    不能再拖延了,他必須儘快斷了他和謝家的婚事,必須和謝家撇清關係才行!

    慕祐景徑直返回了皇宮,沒有回乾東五所,而是直接去了養心殿,想求皇帝下旨令他休妻。

    然而,他根本就沒能進養心殿,大太監袁直親自出殿攔住了他。

    「三皇子殿下,」袁直甩著手裡的拂塵,漫不經心地對著慕祐景拱了拱手,態度輕慢,「皇上龍體不適,正在休養,不能見『外人』。殿下還是請回吧。」

    該死的閹人!慕祐景在心裡暗罵,想要越過袁直硬闖養心殿,可是養心殿外的那些錦衣衛可不是擺設。兩邊各走出一個錦衣衛,氣勢洶洶地擋下了慕祐景,刀鞘橫在他前方。

    袁直笑呵呵地又道:「殿下,您金尊玉貴,萬一傷到您就不好了。」威脅之意溢於言表。

    慕祐景方才也不過是一時衝動,此刻已經冷靜了下來,冷哼了一聲,甩袖離去。

    袁直也不在意,甩了下拂塵,正要轉身進殿,眼角的餘光看到另一邊幾個宮女嬤嬤簇擁著一道修長窈窕的倩影往這邊來了。

    袁直又駐足,待對方走近了,他才笑眯眯地上前了兩步,給對方行了禮:「參見貴妃娘娘。」

    端木貴妃笑容滿面,客氣地說道:「袁公公,不知皇上龍體可好?本宮有事想求見皇上。」

    看在端木貴妃是端木緋的姑母份上,袁直也是客客氣氣,「貴妃娘娘,皇上龍體不適,還睡著呢。」

    端木貴妃也不勉強,含笑又道:「那就勞煩公公替本宮給皇上傳個口訊,本宮想請欽天監給四公主在六月擇個良辰吉日成婚。」

    袁直笑呵呵地應下了,恭送端木貴妃離開。

    端木貴妃就又返回了鍾粹宮,當天,袁直就親自跑了一趟鍾粹宮,說是皇帝允了。

    端木貴妃喜出望外,程嬤嬤暗暗塞了一個紅封給袁直,把人給送了出去。

    鍾粹宮裡喜氣洋洋,端木貴妃也懶得去管到底是不是皇帝允的,興沖沖地為女兒準備起婚事來。

    次日一早,欽天監就給挑好了良辰吉日,六月十五日,正式定下了婚期。

    端木緋第一時間得了消息,琢磨著給涵星添妝,嘴裡嘀咕著:「送什麼好呢?髮釵,瓔珞,花冠,鐲子,還是一對玉佩呢?」

    綠蘿在一旁湊趣道:「姑娘,乾脆您畫個樣子讓首飾鋪子給您照樣打一副頭面,四公主殿下一定會喜歡!」

    「這個主意好!」端木緋笑眯眯地撫掌道,可是緊接著又有了第二個問題,她畫什麼好呢?鸞鳳?朱雀?蝴蝶?蜻蜓?還是……狐狸?

    既然一時拿不定主意,她乾脆就不想了,反正還有時間,慢慢想就是了。

    端木緋又拿起了手邊還未完工的披風,披風上的孔雀才完成了不到十分之一,尤其是尾羽的「眼圈」只綉了一個。

    這羽尖上的「眼圈」繡起來可不簡單,看著不過嬰兒拳頭大小,其中至少用三十幾種顏色的綉線才能綉出這種虹彩般的光澤。

    端木緋默默地嘆了口氣,穿針引線,不知道第幾次地後悔她居然聽了涵星的建議。

    想起涵星上次還說要來府中看自己繡得怎樣,端木緋又噗嗤地笑了,樂了。

    嘻嘻。

    既然婚期定下了,涵星最近怕是被拘在宮裡出不來,真可憐。

    端木緋在心裡給涵星掬了把同情淚。

    碧蟬進來時就看到自家姑娘一會兒蹙眉,一會兒又竊笑的,對著綠蘿投了一個疑問的眼神。

    綠蘿搖了搖頭,她也不知道四姑娘在傻樂些什麼。

    不過……

    綠蘿指了指端木緋手裡的披風,意思是四姑娘總算是開始動工綉披風了,總歸是一件好事。她還真擔心等未來姑爺回來了,四姑娘還沒綉好披風。

    無需言語,碧蟬就讀懂了綠蘿的意思,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

    兩個丫鬟的臉上都盈著淺淺的笑意。

    端木緋綉了幾針后,正好抬起頭來,看到碧蟬回來了,就問道:「碧蟬,繡花線呢?」

    碧蟬連忙把手裡的籃子給端木緋遞了過去,「四姑娘,綉芳齋那裡正好有您要的這幾種綉線,您看看是不是這幾種。」

    端木緋放下那件披風,把籃子放到膝頭,將其中的綉線拿出來,滿意地微微點頭。

    綠蘿很主動地過來替端木緋分綉線,碧蟬則在一旁說起了別的事:「姑娘,奴婢方才在綉芳齋里正好聽到有客人在閑聊,說到了賀家縱火的案子,說是案子今早判了。」

    「怎麼判的?」端木緋一邊順口問道,一邊又開始繡花,一針挨著一針,密密匝匝。

    按照大盛律例,縱火燒官府私家舍宅或財物的,徒三年;若是損毀物品價值達到絹五匹,則流放二千里;達到絹十匹則是處以絞刑;若是縱火傷了人命,以故殺傷論。

    上次賀家人在永禧堂縱火,雖沒傷人命,卻也到了足以判「處絞刑」的程度,賀家斷尾求生,就把賀大夫人和賀二夫人給休了。

    「聽說賀大夫人和賀二夫人在堂上反告了賀老太爺、賀太夫人,還有賀大老爺和賀二老爺,說是受他們指使才會來我們端木府縱火,他們才是主犯。」

    「京兆尹說念在沒傷及人命的份上,判了他們流放二千里,徒三年。」

    碧蟬樂不可支地說著,覺得京兆尹判得好。

    「活該!」綠蘿簡明扼要地吐出兩個字。

    賀家人真是活該!

    「就是。」碧蟬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

    他們也不知道腦子是怎麼長的,就是她一個丫頭也知道走水有多危險了,居然跑到別人家縱火,簡直就是不拿別人的命當命。

    端木緋悠然地綉著她的披風,只當閑話聽。

    碧蟬的目光落在那枚捏在端木緋的指間的繡花針上,小小細細的繡花針靈活地在料子上穿梭,帶著一種不緊不慢的節奏。

    那色彩斑斕的孔雀羽尖在針下一點點地成形……

    姑娘的綉技其實高明得很,就是愛躲懶。

    碧蟬心道,嘴上還在說賀家的事:「姑娘,奴婢還聽說,賀老太爺這一房已經被賀家逐出了族,還從族譜上除名了。」

    從頭到尾,端木緋沒去打聽賀氏,碧蟬也沒說賀氏。

    說完了賀家的事,碧蟬又說起了她方才在綉芳齋聽到的其他消息,比如一些謝氏女被休的事,比如哪家與哪家又結了親,比如昨日凝露會上新任兵部尚書的孫女大放異彩……

    閑聊了一炷香后,錦瑟打簾進了東次間,唇角噙著一抹淺笑。

    「姑娘,」錦瑟款款走到端木緋身前,福了福,稟道,「老太爺方才讓人回府報喜,說是南境大捷。」

    端木緋猛地抬起頭來,放下了手裡的繡花針,小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靨。

    雖說她知道南懷已經被打下了,還在大盛的南懷大軍可謂孤立無援,南境肯定很快就能平定,但是此刻親耳聽到這個消息,她還是喜出望外。

    碧蟬與綠蘿彼此對視了一眼,也是面露喜色,為自家姑娘感到高興。

    碧蟬笑呵呵地介面道:「姑娘,未來姑爺想必很快就能從南境凱旋而歸了。」

    沒錯,阿炎估計能提早回來了!端木緋心有戚戚焉地點了點頭,可是,下一瞬,笑臉一僵。

    她慢慢地俯首看向手上那件才綉了個開頭的披風,小嘴一扁,肩膀也垮了下來,頗有幾分欲哭無淚的沉重。

    這件披風上的孔雀圖案沒三四個月肯定是綉不完,要不……要不她再改個樣式重新再做一件披風?

    可是,不綉孔雀,還能綉什麼嗎?!

    端木緋一臉茫然地盯著手上的披風好一會兒,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然後抬頭吩咐道:「碧蟬,你趕緊去備車,我要立刻去一趟公主府。」

    端木緋要去的公主府,當然是安平長公主府。

    「姑娘,奴婢這就去。」碧蟬猜到端木緋想來是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安平,立刻領命,小跑著去備馬車了。

    馬車一炷香后就從西側角門駛出,載著端木緋徑直去了中辰街。

    當馬車抵達公主府的時候,就見公主府的一側角門恰好打開了,一輛華貴的朱輪車從門后駛出。

    這公主府中唯一有資格搭乘這輛朱輪車的人就是安平長公主。

    坐在車內的人也正是安平。

    「緋兒!」安平隨手挑起窗帘的一角,笑吟吟地對著馬車裡的端木緋招了招手,「快上來。」

    端木緋「嗯」了一聲,毫不遲疑地下了自家馬車,又上了安平的朱輪車,朱輪車不疾不徐地沿著中辰街往東駛去。

    不等端木緋問,就聽安平坦然地說道:「我們進宮去!」

    安平紅艷的唇角勾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這是大喜,本宮得給本宮那個『好皇弟』去報個喜才是。」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隱婚99天,總裁好眼光惡魔法則大夏王侯輪回樂園零一隊長
    傲世九重天一個鋼?兒美食供應商我有超體U盤請你留在我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