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679章 678事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679章 678事成字體大小: A+
     

    「你,你憑什麼休了我!」賀氏霍地站起身來厲聲質問道,形容癲狂。

    賀家婆媳三人彼此看了看,賀大夫人昂著頭,緊接著說道:「沒錯,二姑母為姑父你生兒育女,不符合七出,憑什麼休妻!」

    一旁的唐氏已經嚇住了,臉色青青白白地變化不已,完全說不出話來。

    她本來還指著賀氏能給她撐腰,現在端木憲連賀氏都要休,那她呢?!

    她家老爺現在可說是自身難保,恐怕只要端木憲一句話,端木期根本就保不下她。

    唐氏暗暗地縮著脖子,只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恨不得旁人都忘了她才好。

    賀家人還在激動地叫囂不已,你一言我一語地說道:

    「要休妻總要有個理由吧!」

    「就算你是首輔,也不能無視禮法規矩!」

    「你就不怕御史彈劾你品行有失,不堪為首輔嗎!」

    「……」

    面對賀氏和賀家人的輪番斥責,端木憲連眉毛都沒有抬一下,還是那般氣定神閑,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

    他只是淡淡地說道:「你們找個時間去府中抬她的嫁妝吧。」

    他的意思是,休妻之事勢在必行。

    看著油鹽不進的端木憲,賀氏簡直快瘋了,嘴巴張張合合:「你……」她腦子裡轟轟作響,心痛,悲傷,氣憤,不甘,恐懼……各種滋味交雜在一起。

    他的心也太狠了!

    端木憲根本不在意賀氏和賀家人怎麼想,指了指放在小方几上的那個信封,又道:「休書在這裡,要是你們不想收,那我今天就去京兆府,來說說賀家人在我端木家縱火之罪!」

    縱火?!

    屋子裡霎時間陷入一片詭異的寂靜。

    唐氏與賀家眾人皆是瞪大了眼睛,驚疑不定,尤其是唐氏,心跳砰砰加快,如擂鼓般迴響在耳邊,心裡有一個聲音在說,公公知道了,公公竟然知道了!

    端木朝三兄弟也是面露驚色,下意識地彼此看了看。

    父親的意思莫非是說,今日永禧堂走水是賀家人所為?!

    這怎麼可能!端木朝皺緊了眉頭,驚訝后的第一反應就是,父親一定是被長房挑撥了,才會這麼想。

    賀太夫人婆媳幾個飛快地交換了一個眼神,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這件事她們做得隱蔽,肯定沒有留下任何證據。

    賀大夫人擰了擰眉,拔高嗓門對著端木憲斥道:「二姑父,你也太過分了!為了休妻,竟然顛倒黑白,把縱火罪賴到我們賀家頭上,這還有沒有王法了!」

    「沒錯!」賀二夫人的聲音比賀大夫人還要高亢尖銳,挺胸道,「我們賀家問心無愧。你無憑無據,憑什麼冤枉我們賀家!便是去京兆府理論,我們也不會怕!」

    她們越說越篤定,越說越覺得端木憲只是在虛張聲勢罷了。

    「無憑無據?」端木憲挑了挑右眉,神色間依舊氣定神閑,讓賀氏心裡又有點拿不準了。以她對端木憲的了解,端木憲為人一向謹慎小心,從不打無準備之仗。

    端木憲有條有理地說著:「火是從永禧堂的耳房燒起來的,你們假裝是火爐翻倒引發走水,可是為了助長火勢,你們還在耳房裡特意潑了猛火油。京中有賣猛火油的鋪子也就這麼幾家而已,要查查最近有什麼人買了大量猛火油,不難!」

    賀家婆媳三人的臉色霎時都嚇白了,沒想到這才半日端木憲竟然查到了這個份上。

    別人不知道,她們卻清楚得很,京中有賣猛火油的店家不超過五家,猛火油可用於火攻,如今戰亂,京中猛火油緊缺,她們也是問了三家,才買到了一些猛火油。

    從猛火油入手的話,可不經查!

    縱火那可是重罪!

    按照大盛律例,縱火燒官府私家舍宅或財物的,徒三年;若是損毀物品價值達到絹五匹,則流放二千里;達到絹十匹則是處以絞刑;若是縱火傷了人命,以故殺傷論。

    這次永禧堂走水,是沒傷人命,可燒毀的財物卻也到了足以判「處絞刑」的程度。

    賀二夫人捏著帕子的手無法自制地微微顫抖了起來,惶惶不安地朝賀太夫人看去。

    端木憲看著這驚魂不定的婆媳三人,淡定地又把話題繞回到了休妻上,「婦有七去,有惡疾去。賀逸敏病了這麼久,久病不愈,既然貴府願意把人接回去照顧,以後那就『好生』地照顧吧。」

    「……」賀氏聞言身子差點沒癱軟下去,一顆心急墜直下,一直墜入無底深淵,渾身發冷。

    她真希望這是一場噩夢,下一瞬,她就會從噩夢中驚醒。賀氏惶恐地以指尖掐住了掌心,疼痛告訴她這一切都是現實。

    既然該說的都說了,端木憲也不想再留在這個烏煙瘴氣的地方,毫不留戀地站起身來。

    他隨意地撣了撣衣袖,對著端木朝兄弟三人道:「我們走吧。」

    走之前,端木憲冷冷地看了一眼角落裡的唐氏。

    唐氏渾身一顫,嚇得幾乎魂飛魄散,心裡只剩下一個念頭:她可不能被休了!

    端木憲帶著三個兒子走了,腳步聲漸行漸遠,屋子裡靜了片刻后,就炸開了鍋。

    「大嫂,我們該怎麼辦?」賀二夫人無措地看向了賀大夫人。

    賀大夫人神色怔怔地坐在那裡,心亂如麻,她又何嘗知道該怎麼辦。事情不該是這樣發展的啊!

    賀氏也獃獃地傻坐著,不知道作何反應。

    還是賀太夫人第一個反應了過來,先吩咐丫鬟去把老太爺叫來,跟著又對著賀氏道:「阿敏,你趕緊回去吧!」

    賀氏決不能被休,要是她被休,那麼他們賀家就徹底和端木家斷了關係了。

    沒錯。

    「阿敏,你趕緊回去求求妹婿!」賀太夫人一把抓住了賀氏的手,下意識地緊緊握住,握得賀氏的手生疼。

    賀太夫人也不顧不上這些細枝末節了,接著道:「你們夫妻一場又有兒有女的。有道是,不看僧面看佛面。他不可能對你一點情分也沒有。」

    賀氏心裡是又惶恐又不安,她好強了大半輩子,根本就不想放低身段回府去求端木憲,語調強硬地說道:

    「我不回去,我就不信他真的敢休我!」

    「貴妃娘娘還在呢!就是為了貴妃娘娘和大皇子的面子,他端木憲也不敢休妻!」

    「他要是休了我,以後端木家還想不想娶媳婦了?我看他就是等著我回去求他呢!」

    她看似強硬,其實眼神飄忽不定,其實不過是外強中乾罷了。

    「二妹,你鬧夠了沒有!」

    一個粗獷不耐的男音自門帘外傳來,幾乎同時,門帘被人打起,賀老太爺大步流星地進來了。

    賀老太爺已經聽丫鬟說了剛才發生的事,面沉如水,心裡覺得賀太夫人她們真是不會辦事。

    賀老太爺勉強按捺著心頭的怒意,矛頭先對準了賀氏,噼里啪啦地罵道:「你也太沒用了,嫁過去都這麼多年了,這都快要有重孫子了,居然連個男人都攏絡不住!」

    「你給我趕緊回去,要是不能求得妹婿回心轉意,我們賀家也不會留你的。」

    賀老太爺一字比一字嚴厲,根本不管這裡還有下人和晚輩在,一點也沒給賀氏留顏面。

    「……」賀氏的臉色更白了,身子搖搖欲墜。

    在這一瞬間,賀氏突然意識到,對於兄長來說,自己遠不如賀家的利益。兄長之所以「救」她出來也不是為了她,而是為了利益。

    她被騙了!

    賀氏的雙眼猛張,幾乎瞠到極致。

    她本來在端木家好好的,都是他們為了他們的小心思拿她當槍使,他們真是利欲熏心,不念一點兄妹親情,要不是他們,自己怎麼會落到要被休棄的地步!

    賀氏心底的恨意一點點地升騰而起,眸子里越來越陰鷙,其中燃著熊熊怒火。

    賀氏霍地站起身來,再也沒有往日里的雍容華貴,歇斯底里地說道:

    「大哥,你還好意思說我?!」

    「要不是你,我怎麼會在這裡?要不是你,我怎麼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你們害了我,不想想怎麼彌補我,還要斥責我!你們有沒有良心?!」

    賀老太爺和賀太夫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

    賀太夫人沒好氣地說道:「阿敏,你說得這是什麼話?又不是我們把你從端木家綁回來的!是你自己跟我們回來的,現在你也好意思全都怪到我們頭上?」

    「是啊,不是你們把我綁回來的,是你們把我『騙』回來的才是。」賀氏冷聲道。

    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彼此駁斥著,情緒越來越高昂,一個個臉龐漲得通紅。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一個矮胖的老嬤嬤匆匆進來了,神色惶恐地稟道:「老太爺,太夫人,王御使剛剛被東廠抄家了!」

    一句話彷彿平地一聲旱雷起,令得滿屋子裡的聲音都剎那間消失了。

    賀老太爺腳下一軟,踉蹌地往後退了兩步,跌坐在一把太師椅上。

    怎麼會這樣?!

    「老太爺,怎麼會這樣?!」賀太夫人把賀老太爺心裡的話說出了口,臉上掩不住慌亂與無措。

    賀大夫人與賀二夫人也是惶恐不已。

    王御史怎麼會被抄家?!難道是岑隱看在端木緋的面子上為端木憲出頭?!

    那麼,他們賀家指使王御史彈劾端木憲的事怕是瞞不住了,接下來會被抄家的會不會就是他們賀家……

    只是想想,賀二夫人就差點沒暈厥過去。

    唐氏在一旁已經看呆了,此刻才回過神來。

    她什麼也顧不上了,也沒跟任何人說,就獨自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外面的天色更暗了,夕陽幾乎快要完全落下,只剩下西邊天空最後一抹餘暉。

    寒風呼嘯,透著刺骨的冷意,唐氏卻是毫無所覺,蒙頭往前走著,惶惶不安。

    她現在不敢回端木家,更不敢回唐家,想了又想乾脆讓馬車直奔城門,準備去端木期「養病」莊子小住,等風頭過了再想以後。

    對於唐氏回不回來,端木憲毫不關注,也毫不在意,當他回府後,不禁望著那遙遠的夕陽長嘆了一口氣,但心底又有一陣輕鬆,彷彿卸下了一份多年的重擔般。

    賀家人皆是平庸無能,卻毫無自知之明,貪得無厭,這些年他一直忍著,能幫就幫,但是賀家得寸進尺,竟然想把主意打到慕炎身上。

    端木憲收回了看著夕陽的目光,轉身朝真趣堂的方向走去。端木朝兄弟三人神情複雜地跟在他身後。

    夜幕即將降臨,府中的各處都點起了一個個大紅燈籠,照亮了四周,也把端木憲的眼眸映得異常明亮。

    端木憲不疾不徐地往前走著,思緒飛轉。

    上次和大皇子談過後,端木憲想了很久,倘若封炎真是崇明帝的兒子,那麼他繼位的可能是最大的,遠勝於三皇子。

    旁人比如賀家與唐家,也許會因此羨慕自家孫女和封炎訂了親,可是端木憲卻覺得提心弔膽。

    朝上有岑隱把持朝政,端木家作為首輔府的地位其實很微妙,既是大皇子的外家,又與封炎聯姻,彷彿想要在奪嫡中兩頭討好,怎麼看都是野心勃勃,甚至於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

    岑隱心裡說不定早就對端木家起了提防之心,只是還在觀望著,暫時還沒出手而已……如今局勢複雜,也許只需要一點點火苗點燃引線,就會激發岑隱的殺心。

    現在這個緊迫的時機,賀家和唐家居然還想把人塞給封炎,那不是擺明告訴岑隱他們支持封炎登基?!

    也不知道他們的腦子是怎麼想的!

    他們是巴不得他們端木家滿門遭殃嗎?!

    只是想想,端木憲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望著前方的真趣堂。

    真趣堂里點著燈火,亮如白晝,裡面還是人頭攢動,各房的家眷們都坐在裡面伸長脖子等著端木憲歸來。

    他是端木家的家主,一切自當以保住端木家為優先。

    端木憲的眼眸更深邃,也更堅定了,對自己說,他做出了正確的決定,斷尾求生。

    端木憲停下,他身後的端木朝三兄弟也停了下來。

    他們到現在還有些懵的,猶如置身夢中,直到端木憲拿出休書離時,他們都覺得他也許只是在嚇賀氏嚇賀家,直到端木憲最後毫不回頭地離開了賀家,他們才意識到端木憲休妻的決心有多堅定!

    端木騰和端木朔畢竟是庶子,驚訝多於惶恐。

    端木期直接傻了,直到這個時候才回過神,傻乎乎地看著端木憲的背影,端木憲只停了三息就繼續往前走去,一直跨過門檻走進真趣堂中。

    正堂里的端木緋、端木紜還有各房的人都紛紛起身相迎,神情複雜,有的欲言又止,有的以目光詢問著端木憲身後的端木騰和端木朔,有的不耐,有的有幾分幸災樂禍的期待……

    端木憲也不藏著掖著,開門見山地說道:「我已經休妻,最近賀家應該就會來抬賀逸敏的嫁妝。」端木憲語氣疏離地直呼賀氏的名諱。

    屋子裡的氣氛霎時變得更微妙了,眾人既有幾分不敢置信,又有幾分果然如此。

    任氏與倪氏暗暗交換著眼神,心裡都有些不能平靜。

    「父親!」正堂外的端木朝終於反應了過來,三步並作兩步地跑了進來,直接就跪在了冷硬的青石磚地上,哭天喊地,「您再考慮一下吧。給母親一個機會吧,兒子一定會把她勸回來的!」

    有道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這一刻,端木朝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眼眶泛紅,含著一層朦朧的淚霧,連聲音都有些嘶啞。

    端木憲看也沒看端木朝,揮了揮手道:「你們都散了吧。」

    說完,端木憲就轉身走了,彷彿他這趟進真趣堂就僅僅只是為了宣布休妻的事。

    端木紜就等著散呢,天色都暗下來了,可妹妹還沒用晚膳呢。

    「蓁蓁,你餓了吧?」端木紜挽著端木緋的胳膊,溫聲細語地說道,「今天我讓廚房做了你喜歡的糖醋排骨和茄鯗。」

    姐妹倆一邊說,一邊朝著正堂外走去。

    從端木朝身邊走過時,端木朝突然發了瘋一樣地從地上躥了起來,攔住了姐妹倆的去路。

    「都是你們的錯!」端木朝指著姐妹倆怒斥道,雙目通紅如那盯上獵物的野獸般,朝她們又跨近了一步,彷彿要吞了她們似的,「要不是你們,父親也不會要休妻!」

    事發突然,端木紜和端木緋還沒反應過來,端木朝卻是「哎呦」地慘叫了起來,右腿的膝蓋被什麼東西打了一下。

    跟著,就見一隻龍眼大小的核桃骨碌碌地在光鑒如鏡的地面上滾了開去。

    咦,這核桃是哪裡來的?!屋裡的其他人面面相覷,屋外晚風陣陣,拂動著庭院里的樹木,簌簌作響。

    「父親!」

    下一瞬,端木珩沖了過來,一把抓住了端木朝的胳膊阻止他繼續往前。

    四房、五房的人既沒動作,也沒吭聲,反正事不關己。

    端木朝更怒,用力地試圖掙脫端木珩的桎梏,斥道:「放開我!」

    「珩哥兒,你別攔著我,你祖母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端木家好,都是為了你的前程考慮,都是這姐妹兩人在你祖父跟前挑撥離間,才會讓你祖父誤解了你祖母!」

    端木朝急切地想讓兒子知道賀氏的一片苦心,三言兩語把方才在賀家發生的事都說了,越說越是義憤填膺,覺得端木憲真是被這對姐妹蒙了心竅了,怎麼就這麼執迷不悟呢!

    端木珩此刻才知道,原來賀氏和唐家打的主意竟然是塞姑娘給封炎做妾。

    這,這,這還真是……

    端木珩整個人都不好了,表情古怪。

    端木紜眉頭緊皺,紅潤的櫻唇抿成了一條直線,臉上露出一抹不虞。

    先是封家,又是賀家唐家,怎麼這人人都要打妹妹和妹婿的主意呢!

    端木紜心裡下定了決心,有些遷怒地想著:等阿炎從南境回來的時候,她得好好問問他,要是他有二心,她們就不要這樁婚事了,哼,他愛娶誰娶誰去,誰愛嫁就誰嫁去,反正自家妹妹是不嫁那等三心二意的男人!

    她的妹妹值得這世間最好的男子!

    端木紜揉了揉端木緋柔軟的發頂,柔聲道:「蓁蓁!我們走!」

    她懶得理會端木朝,挽著端木緋繞過端木朝繼續往真趣堂外走去。

    端木緋眨了眨眼,總覺得姐姐的眼神有些不對勁,彷彿是姐姐的思緒轉到了很奇怪的地方去了。

    「父親。」端木珩耐著性子對端木朝講理,「四妹妹都還沒過門,賀家就忙著要給妹婿塞人,這簡直趨炎附勢,非君子所為。」

    君子所為?端木朝看著正氣凜然的兒子,突然就有一種一棒子打在棉花上的無力,一口氣一下子就泄了。

    這孩子都十八歲的人,成了家的人,怎麼還這麼天真!

    朝堂上風雲迭起,錯綜複雜,是靠什麼君子之風就能屹立不倒的嗎?!

    端木朝的嘴巴張張合合,感覺有千言萬語想說,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這時,端木紜已經挽著端木緋出了真趣堂,姐妹倆頭也不回地漸行漸遠,把這一屋子的人拋諸腦後。

    紫藤提著一個燈籠走在最前面,給兩位主子引路。

    燈籠里的燭火隨著那晚風搖曳著,端木紜凝視著燈籠里明明暗暗的燭火,突然說了三個字:「沒想到……」

    端木紜說得沒頭沒尾,但是端木緋卻知道姐姐是在說什麼。

    端木緋也同樣沒想到祖父居然真的會把賀氏休了。

    休妻非同小可,越是處於高位之人,越是不會輕易休妻。她們原本還以為最多也就是把賀氏送回老家和小賀氏作伴。

    晚風瑟瑟,端木緋縮了縮藏在斗篷里的身子,又往端木紜身上貼了貼,道:「祖父是下了大決心了。」

    端木紜點了點頭,把端木緋的小手握在掌心,替她暖手,又想到了剛剛端木朝說的那些話,皺了皺眉。

    端木紜忽然停了下來,端木緋也跟著停下,疑惑地轉頭看向端木紜,大眼眨巴眨巴。

    看著妹妹可愛單純的小臉,端木紜覺得心都要化了,正色道:「蓁蓁,你放心,姐姐不會讓你吃虧的,要是阿炎不好,我們就不要他了!」

    前面的紫藤也聽到了,手一滑,燈籠差點沒脫手。她停在了前方五六步外,默默心道:大姑娘,您跟四姑娘說這些真的好嗎?

    端木緋完全沒想到姐姐會說這個,又眨了眨眼,小臉上看著有些懵。

    跟著,端木緋噗嗤地笑了出來,煞有其事地點頭道:「姐姐說的是!」

    然後,話鋒一轉,忽而看著她問道:「姐姐,那你呢?」

    端木紜抿了抿唇,莞爾一笑。

    夜晚清冷的月光灑落在她身上,襯得她白皙細膩的肌膚如白瓷般無瑕,烏黑的頭髮在寒風的吹拂下散了幾縷在頰畔,猶如一朵在月色中倏然綻放的曇花般清艷明媚,讓她的臉龐比白日里多了幾分柔美與恬靜。

    端木緋也跟著又笑了,輕輕地晃了晃兩人牽在一起的手,話鋒一轉:「姐姐,小八好久沒回來了,我們再一起去接小八吧?」

    頓了一下后,她又笑嘻嘻地補充了一句:「反正紙鳶也做好了,二月春風似剪刀,正適合放紙鳶!」

    她俏皮地對著端木紜眨了下右眼,黑白分明的眼眸里似是盛著星光,閃閃發亮。

    是啊。春天馬上就要來了。端木紜仰首望向夜空中的明月,眉眼間彎出一個愉悅的弧度。

    她的眸子猶如月光下的一汪清泉,泛著點點的銀光,柔和而繾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野誘惑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