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670章 669大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670章 669大鬧字體大小: A+
     

    京兆府內,傳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班頭帶著五六個衙差快步來到了京兆府大門口。

    為首的班頭看到府衙外喧喧嚷嚷,不禁皺了皺眉。他掃視了舞陽、李廷攸、謝二老爺等人一圈,心下有種不妙的預感:這些人一看就是非富即貴,這恐怕又是一樁麻煩的差事找上門了!

    可即便如此,班頭還是挺直腰板,硬著頭皮問道:「何人擊鼓鳴冤……」

    班頭話音還未落下,謝二老爺已經急切地說道:「沒事沒事!這是我們謝家的家事,我就帶女兒回去!」他意圖粉飾太平。

    謝?!班頭心頭不想的預感更濃了,該不會是他想的那個「謝」吧?!

    「二舅父,是不是你謝家的家事,可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舞陽淡淡地瞥了謝二老爺一眼,不緊不慢地走到了謝向薇身旁,姿態高貴而優雅,「薇表妹,你可要跟二舅父走?」

    謝向薇的回答是用手裡的木槌又重重地擊下一鼓。

    「咚!」

    她以此回答了這個問題,她不走。

    謝二老爺彷彿被當面打了一巴掌似的,臉色鐵青。

    謝二夫人三步並作兩步地跑了過來,尖聲對著謝向薇威脅道:「謝向薇,你今天要是不跟我們走,你這輩子就都不要回去了!」一個沒有娘家的女人,這輩子也只會被人看不起!

    謝向薇身子一顫,卻是沒去看謝二夫人,態度堅定地對著班頭道:「我有冤要申!」

    從方才這些人的寥寥數語中,班頭心中幾乎可以肯定這家人就是他想的那個謝家。

    班頭對著身旁的一個衙差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去通知京兆尹,心裡為京兆尹掬了把同情淚,這件官司肯定是不好判!

    那衙差匆匆地跑進去通稟,班頭則對著謝向薇伸手做請狀,「這位夫人請!」

    謝向薇深吸一口氣,提著裙裾昂首跨過了高高的門檻。舞陽、李廷攸、謝二老爺、謝二夫人也都跟了進去。

    沒一會兒,京兆府的門口只剩下了圍觀的人群,一個個都好奇地伸長脖子朝大堂方向張望著。

    馬車裡的涵星也在張望著,但從她的角度,根本連個人影也看不到。

    涵星失望地扁了扁嘴,心裡像是有根貓兒的尾巴在撓似的,撓得她心痒痒。

    「緋表妹,」涵星轉頭對端木緋說道,「本宮進去瞧瞧,一會兒再回來告訴你好不好?」

    啊?!端木緋傻乎乎地眨了眨眼。

    涵星一本正經地拍了拍端木緋的左肩,叮囑道:「緋表妹,你可千萬別出去,乖乖在這裡等我們,不然就不好玩了。」

    「……」端木緋還來不及說話,涵星已經風風火火地下了馬車,急切地拎著裙裾朝京兆府小跑了過去。

    涵星一進京兆府大門,就聽到大堂方向傳來「威武」的喊叫聲,京兆尹何於申已經坐在了大堂的公案后。

    京兆府的衙差們都還記得涵星,誰也沒敢攔著她。

    何於申一看涵星也來了,頭也更大了。來一個大公主舞陽還不夠,竟然又來了一個公主!

    不過,四姑娘怎麼沒來呢?!何於申有些失望地想著。

    涵星彷彿沒看到何於申那糾結的臉色般,笑眯眯地說道:「何大人,你別在意本宮,你審你的,給本宮擺張椅子就好。」

    「四公主殿下,請。」何於申恭恭敬敬地給涵星行了禮,嘴角幾不可見地抽動了一下,暗道:兩個公主坐在那裡,他能當做沒看到嗎?!大公主和四公主擺明是來給這謝氏撐腰的,承恩公府這次怕是占不了什麼便宜……

    衙差立刻就去給涵星搬了把椅子,擺在了舞陽身旁。

    謝二老爺和謝二夫人也沒想到涵星也來了,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倒是沒太在意。謝向薇姓謝,與四公主沒有一點干係,四公主來了又怎麼樣!

    涵星落落大方地坐下了,眼睛晶晶亮地看著何於申,催促道:「何大人,你儘管審案吧。」

    何於申心裡愈發無語,裝模作樣地清了清嗓子,拍了下驚堂木,道:「堂下何人?有何冤屈?速速道來。」

    跪在堂中的謝向薇抬眼看著何於申,道:「奴家乃是承恩公府謝氏女,在家中行五,三日前由父母做主嫁入懷遠將軍府三公子劉光順。奴家不堪劉光順毒打,要與其和離!」

    這個逆女還真敢說!謝二老爺只覺得臉上火辣辣得很,今天謝家真是面子裡子都丟盡了。

    外面圍觀的那些百姓也都聽到了,瞬間嘩然,交頭接耳地討論了起來。

    這和離不稀奇,三朝回門就要與夫婿和離,那可就少見了!這是受了多大委屈,才會如此啊!

    既然要和離,那自然要夫妻雙方都在場。何於申便吩咐道:「來人,傳劉光順到京兆府。」

    「是,大人。」一個衙差立刻領命而去。

    謝向薇深吸一口氣,吐字清晰地繼續道:「何大人,奴家還要訴父母侵吞先母的嫁妝,請大人做主將先母的嫁妝歸還奴家。」

    這句話落下后,整個大堂內都靜了一靜。

    大堂內的眾人乃至京兆府大門口看熱鬧的百姓全都被鎮住了。

    連舞陽也有點意外,挑了挑眉,眸底露出幾分瞭然。看來她這位謝家表妹是真豁出去了。不過,這樣正好!

    這一次,謝二老爺終於忍不下去了,抬手指著謝向薇,氣得都結巴了,「你……不孝女,你胡說八道什麼?!」

    前方的何於申在短暫的驚詫后,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心念飛轉,琢磨著這案子到底該怎麼判。雖然端木四姑娘不在,但是四姑娘向來不喜謝家……

    何於申的眸底飛快地掠過一道精光,知道該怎麼判了。

    「啪!」

    何於申再次拍響了驚堂木,義正言辭地看著下方的謝向薇道:「謝氏,你可知道子告父先杖二十!」

    謝二老爺聞言,神色稍緩,輕蔑地朝跪在地上的謝向薇瞥了一眼。是啊,大盛律例可是有這一條的!以謝向薇這小身板,二十杖打下去就算不死,也足以去半條命!

    謝向薇當然知道這條律例,當她說出要拿回生母的嫁妝時,就下定決心受這二十杖。

    謝向薇目光堅定地看著何於申,道:「大人,奴家甘領廷杖。」

    這簡簡單單的兩句話鏗鏘有力。

    府衙外的那些百姓震驚地看著這一幕,再次嘩然,議論紛紛:

    「這謝氏這麼瘦小的身板能挨得住二十大板嗎?!」

    「挨不住也得挨啊。按照律法,子告父,那就是不孝,自當領罰!」

    「哎,你沒聽這謝氏方才說了嗎?她不堪夫婿毒打,她爹把她嫁給了個這麼男人,恐怕平日里對這個女兒也好不到哪裡去!」

    「俗話說得好,有後娘就有后爹!」

    「……」

    在那些百姓的議論聲中,謝向薇起身出了大堂,跟著一個衙差來到了擺在大堂外的刑凳旁,咬牙趴在了刑凳上。

    涵星微微啟唇,想要說話,卻感到袖口一緊。舞陽悄悄拉了拉她的袖子,示意她稍安勿躁。

    照道理,杖責時是要脫褲子的,可此時此刻卻沒有人提起這一點,似乎都忘了這件事般。

    兩個衙差高高地舉起了風火棍,然後其中一人重重地揮下一棍,帶起一陣勁風……

    「啪!」

    風火棍重重地打在了謝向薇纖細的身子上,發出沉悶的聲響,有人不忍直視,有人目露同情,有人唏噓不已,也有人暗道活該,比如謝二老爺夫婦。

    謝二老爺眼神冰冷,心裡巴不得這個女兒被打死算了,真真丟人現眼!

    謝二夫人漫不經心地絞著手裡的絲帕,嘴角勾起一抹輕蔑的冷笑。謝向薇真是找死!本來她安安分分地嫁到劉家沒準還能多活幾年,現在可好了,謝、劉兩家怕是都容不下她了。

    兩根風火棍此起彼伏地打在謝向薇纖細的身子上,一棍接著一棍,一棍接著一棍……

    衙差們一邊打,一邊計數:「……五,六,七……」

    趴在刑凳上的謝向薇心裡驚疑不定,唯有她自己知道,這些衙差看著打得很重,但其實不怎麼痛。

    難道是京兆府看在兩位公主的面子上,所以才手下留情?謝向薇眼角的餘光朝大堂內的舞陽瞥了一眼,心潮翻湧。

    她與舞陽雖是表姐妹,卻不算熟識,平日里最多也就是寒暄幾句的情分,她也沒想到舞陽會願意幫她……而她的父親,卻巴不得她去死!!

    「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

    當第二十棍落下后,兩個衙差就收了棍,跟著一左一右地鉗起謝向薇把人拖回了大堂上。

    二十棍打下去,輕則傷筋動骨,重則當場斃命。

    而謝向薇雖然臉色看著有些蒼白,卻還能安然無恙地跪在大堂上,在場眾人就算此前不知道,現在也心知肚明衙差們方才怕是手下留情了。

    可是,那又如何呢?!

    何於申一派泰然地坐在公案后,無視謝二老爺陰沉的臉色,反正他是按照律法辦事,無論說到哪裡去,他都沒錯!他這事辦得夠漂亮吧!

    何於申悄悄地朝兩位公主的方向瞥了一眼,聽聞大公主、四公主與四姑娘交情不錯,想來今天的事也會傳到四姑娘耳中吧?

    何於申一不小心就閃了下神。

    跪在下方的謝向薇毫無所覺,從貼身的內袋中掏出了幾張仔細摺疊好的絹紙,雙手呈了上去,正色道:「大人,這是先母的嫁妝單子。先母就奴家一個女兒,大盛律有云:母亡子繼。奴家出嫁,這些嫁妝本該作為小女兒的陪嫁,可是家父與繼母竟把這些嫁妝全佔下,還請大人為奴家做主!」謝向薇重重地磕了下頭。

    何於申這才回過神來,若無其事地對著一旁的班頭做了手勢,班頭趕忙把謝向薇呈上的嫁妝單子呈給了何於申。

    何於申隨意地朝那幾張嫁妝單子掃視了一番,心驚不已:這謝氏的生母留下的嫁妝不菲啊!雖然說不上價值連城,但是估計也夠這謝家二房嚼用一輩子了。也難怪謝二老爺夫婦起了貪念。

    再看謝氏的嫁妝單子,她出嫁,謝家只給了六十四抬嫁妝,而且一看就是草草準備,隨便湊數的。這嫁妝怕是連一個庶女出嫁都不如!

    謝家做得還真是夠絕的,也難怪這謝氏寧可被責打二十杖也要把生父告上大堂!

    「謝二老爺,你有何話可說!」何於申看著堂上的謝二老爺冷聲質問道。

    謝二老爺昂首挺胸地站在那裡,昂著下巴道:「有什麼好說的!這是我們謝家的家事,再說了,這麼多年過去了,這些嫁妝也難免有些折損,做生意本來就是有賺有虧的!」

    這謝家人的臉皮還真是夠厚的!何於申幾乎快被這謝家人的無恥驚住了。做生意是有賺有虧,但是那些鋪子、田莊呢,總不會平白無故就消失了吧?!

    何於申正要說話,府衙外突然傳來一片嘈雜的喧囂聲,有人粗聲喊著:「讓開!快讓開!」

    圍在京兆府大門外的那些百姓被幾個護衛粗魯地撥開了,清出了一條道。

    承恩公帶著幾個護衛氣勢洶洶地來了,面沉如水。

    然而,他還沒進京兆府,就被兩個衙差攔在了外面。

    「公堂重地,閑人免進!」其中一個方臉衙差沒好氣地對著承恩公說道。

    承恩公的臉色更難看了,他可是堂堂國公爺!

    以他的身份,他也不屑和那等低賤的衙差說話。

    他對著隨行的人使了個眼色,其中一個護衛立刻就扯著嗓門道:「這位可是我們國公爺,怎麼能算閑雜人等!」

    攔路的兩個衙差猶豫地互看了一眼,看了看堂上的京兆尹。

    何於申神色淡淡地看著承恩公,心道:擺什麼威風!也不過是個被奪了差事的國公罷了,有什麼好招搖過市的,瞧人家四姑娘素來就低調得很!

    這時,一個留著山羊鬍的師爺突然步履匆匆地來了,湊在何於申耳邊小聲地說道:「大人,小人方才在外面的一輛馬車裡好像看到端木四姑娘了。」

    四姑娘也來了!何於申登時精神一振,又朝舞陽和涵星看了一眼,立刻悟了。

    對了,四姑娘肯定是微服私訪來了!

    何於申心裡登時有底了,氣定神閑地端坐在公案后。

    大門口的那兩個衙差見京兆尹沒有放人進去的意思,底氣就足了。

    那方臉衙差沒好氣地對著承恩公等人又道:「與案子無關人等,那自然是『閑人』!」

    那護衛嘴角抽了抽,目光落在了大堂中的大公主和四公主身上,心道:這兩位公主就是相關人等嗎?!

    想歸想,他最終還是沒敢說。

    「放肆!」這小小衙差也敢羞辱自己堂堂國公了,承恩公氣得頭頂冒煙,也顧不上身份什麼的了,怒聲斥道,「還不給本公讓開!」

    然而,兩個衙差手裡的風火棍還是穩穩地擋在承恩公前方,一動不動,完全沒有讓開的意思。

    剛下了馬車的承恩公夫人也來到了承恩公身旁,但同樣被衙差給攔下了,夫婦倆不願離開,站在府衙外大發脾氣,一會兒罵衙差以下犯上,一會兒又責問何於申是什麼意思……連周圍那些百姓的議論聲都被他們壓了過去,直到人群中傳來一聲高喊:「快看,劉三公子來了!」

    劉三公子不就是和離案的另一個當事者!那些圍觀者的注意力立刻被轉移了,聞聲望了過去。

    劉光順跟著一個衙差朝這邊來了,他身著一襲湖藍色綉仙鶴錦袍,腰環嵌白玉綉萬字紋的玄色錦帶,身姿挺拔,俊逸英偉。

    那些圍觀的百姓們更激動了,一個個議論得越來越起勁:

    「我瞧著這位劉三公子儀錶不凡、斯斯文文的,不像是那種會對女人動手的人啊!」

    「俗話說,人不可貌相,你沒聽說過嗎?」

    「再說了,那劉三少夫人不是說了,劉三公子是喝醉了才動手……這種酒後打婆娘的男人可不少!」

    承恩公夫婦一看到劉光順,就有些尷尬。

    劉光順目不斜視地在承恩公夫婦身旁走過,彷彿根本就沒看到他們一般,眼眸深邃如無底的深潭。

    他不疾不徐地走到了跪在地上的謝向薇身旁,謝向薇身子登時一僵。

    「何大人。」劉光順對著前方的何於申作揖行禮,「鄙人與賤內有些許誤會,倒是令大人見笑了。」

    劉光順俯首看向身側的謝向薇,溫聲道:「薇兒,昨晚我貪杯,有些失態,與你有了些口角,我在這裡跟你賠不是了,我們回去吧。」

    謝向薇垂首看著前面的光鑒如鏡的青石磚地面,一動不動,一聲不吭。

    大堂內靜了下來,眾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有道是,出嫁從夫。」謝二夫人在一旁陰陽怪氣地說道,「不過夫妻點間有點齟齬,就吵著鬧著要和離,那天下豈不是有一半夫妻都得和離?」

    這時,謝向薇抬起了頭,輕顫的櫻唇上還留著那微微的齒印。

    她猛地拉起了自己的左袖,一直拉到了手肘上方,露出一大截白皙的小臂。

    那膚白勝雪的肌膚上,一片青青紫紫的淤痕與擦傷,手肘處還腫了一大塊,又紅又青,看著觸目驚心。

    不止是堂上眾人看到了,連堂外的那些圍觀者也看到了,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只覺得今日這堂審真是高潮迭起。

    「這哪裡是口角啊,根本就是動手了吧!」

    「是啊是啊!你看劉三少夫人胳膊上的那些傷,這總不至於是她自己弄出來的吧!」

    「聽說啊,這位劉三公子以前還娶過兩任妻子,都是』紅顏薄命』啊!」

    「啊?他都死了兩個婆娘了……等等,這其中該不會別有蹊蹺吧?!」

    「我看是,估計前面那兩個都是被這劉三公子活活虐打死的!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謝二老爺和謝二夫人故意給這謝氏找這麼一門婚事該不會是想借刀殺人好把原配留下的嫁妝佔為己有吧?」

    「肯定是,否則謝氏何必甘願被杖責二十也要狀告其父呢!」

    「不止呢,這謝二夫人的親生女兒昨天不是成親了嗎?嫁的還是三皇子呢!妹妹嫁了皇子,姐姐反而給這麼個人當繼室。他們家要真為女兒好,也不會這樣!」

    「這麼看來,那個三皇子妃怕也不是好東西!」

    「……」

    這些議論聲也傳入了承恩公的耳中。

    承恩公的臉色更不好看了。謝向菱將來可是要做皇后的人,名聲不宜有瑕,也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會匆匆地把謝向薇嫁了,免得留下話柄,沒想到如今竟然還牽扯到了謝向菱身上,讓這些百姓看了笑話。

    承恩公蹙眉看向了大堂中的舞陽,眸色晦暗,心裡既怨舞陽不知分寸,更厭謝向薇小題大做。

    大門口那些圍觀的百姓還在七嘴八舌地議論著,情緒越來越激昂,就像是菜市場似的鬧哄哄的。

    相比下,端木緋所在的馬車冷清得很。

    端木緋一個人坐在馬車裡覺得無聊極了,一會兒嗑嗑瓜子,一會兒挑開窗帘看看外頭,可是從她的角度除了那些看熱鬧的百姓與承恩公一行人,根本什麼也看不到,最多也就是能從那些百姓的交談聲中對於大堂中的進展知道得個大概。

    涵星真是太沒義氣了!

    端木緋憤憤地嗑著瓜子,咔嚓,咔嚓,咔嚓……

    不知過了多久,府衙的大門口又是一片嘩然,這一次,是一片眾志成城的叫好聲。

    「何大人判得好!」

    「是該和離,這種男人還不和離,難道還等著人家把她活活打死嗎?!大快人心啊!」

    「何大人真是青天大老爺啊,冒著得罪國公府的風險,也要為這謝氏主持公道!」

    「……」

    端木緋聽得心痒痒的,很想下馬車混到人群中去看看,就在這時,她眼角的餘光恰好瞟到涵星從京兆府的後門方向朝這邊走了過來。

    端木緋眼睛一亮,就又坐了回去。

    「緋表妹!」涵星的小臉上神采煥發,像是在發光似的,眉飛色舞地說道,「判了,剛才京兆尹判了謝向薇與劉光順和離,又讓謝家歸還她生母留下的嫁妝!京兆尹還說了……」

    說著,涵星清了清嗓子,煞有其事地模仿何於申的聲音,「大盛律有云:初嫁從父,再嫁由己,以後任何人都不得再干涉謝氏的婚事。」

    「哈哈!」涵星學了幾句,就噗嗤地笑了出來,樂不可支地繼續往下說,「緋表妹,可惜你方才沒看到啊,當時謝家人的臉色就跟被潑了墨似的!」

    「還有那個劉光順,他當堂就和謝老二夫婦鬧翻了,他們差點沒打起來,哈,可惜了,他們被京兆尹以喧嘩公堂之罪嚇住了,要是真打起來,那就有趣了!」

    涵星有些意猶未盡地抿了抿唇,感覺她似乎又有靈感可以寫新的戲本子了。唔,肯定很有趣!

    端木緋看舞陽沒跟涵星一起回來,就順口問了一句:「舞陽姐姐呢?」

    「大皇姐啊,她要陪著她表妹回謝家去搶回她娘的嫁妝。」

    涵星說話的同時,外面傳來一陣隆隆的馬蹄聲,端木緋順手挑開了窗帘,往外看去。

    只見十數個護衛打扮的男子策馬朝京兆府的方向而來,這些護衛一個個身形挺拔,氣勢不凡,彷彿那鞘中之劍隨時都會展露鋒芒,與承恩公府那些外強中乾的護衛迥然不同。

    端木緋和涵星一眼就認出這是簡王府的護衛,簡王府的護衛和別家不同,大都是軍中退役下來的老兵,且個個都是精銳。

    那些原本圍在京兆府門口的百姓們都嚇得往兩邊退去,不一會兒,京兆府的大門口就空出了一大片。

    很快,舞陽和謝向薇就從京兆府中走了出來,那些簡王府的護衛紛紛下馬,整齊地對著舞陽抱拳行了禮:「王妃!」

    十幾個聲音整齊劃一地重疊在一起,如悶雷響徹天際,氣勢凌人。

    對於這些簡王府的護衛而言,舞陽首先是簡王妃,其次才是大公主。

    「走吧!去承恩公府!」

    舞陽一聲吩咐后,就帶著謝向薇上了馬車,然後就在簡王府的護衛護送下,聲勢赫赫地朝著承恩公府的方向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朕有子民千千萬都市神級高手超級微信天生至尊不朽神途
    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英雄聯盟之從小兵開始凌天戰尊超級黑卡鄉野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