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662章 661無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662章 661無知字體大小: A+
     

    「大元帥……」蘇娜還想再說什麼,她往左移了一步,想繞過中年將士,卻見另一個高大健壯的將士快步走了過來,如一堵牆般擋在了前方。

    他神情冰冷地看著蘇娜,目光中毫不掩飾的嫌惡,粗聲道:「走吧!」

    赫爾辛看氣氛不對,連忙賠笑:「我們這就走。」他又轉頭對著蘇娜道,「大公主,我們走吧。」他們還是回去和王上商議后再決定下一步吧。

    蘇娜心裡猶是不甘,但終究是沒再說什麼,率先從帳子里走了出去,昂首挺胸。

    那中年將士送走兩個南懷人走後,帳子里靜了下來,幾個將士眼神古怪地互相對視著。

    靜了幾息后,一個方臉小將哈哈地笑了,玩笑地對著封炎說道:「公子,末將看著這南懷大公主卻是個難得的美人,公子艷福不淺,納回來當個暖床的也不錯。」

    他擠眉弄眼,言辭輕佻,引得另外幾個與他相熟的將士也笑了出來。

    「公子,這議和我們不能退讓,美人也可以不退的?」另一個皮膚黝黑的小將笑嘻嘻地介面道,帶著一點起鬨的味道。

    封炎斜了這兩人一眼,還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樣子,卻不知怎麼地看得其他人心中一凜,感覺似乎有哪裡不太對勁。

    莫非他們方才說錯話了?!那方臉小將與那皮膚黝黑的小將彼此看了看。

    「看來你們是休息夠了,去外面跑五十圈。」封炎笑眯眯地說道。

    「……」幾個將士霎時都笑不出來了。

    封炎沒再多說,直接站起身來,隨意地撫了兩下袍子,就大步流星地離開了帳子。

    帳子里再次陷入一片寂靜中。

    兩個小將傻乎乎地望著那道帘子,還搞不清楚他們到底是說錯了什麼。

    另一個虯髯鬍將士好意地提點道:「你們不知道?公子早定了親了。」

    「訂親?」其中有幾個將士還是第一次聽說這件事,有人疑惑地挑了挑眉,「訂了親又怎麼樣?!」

    「就是。」那方臉小將不解地說道,「那什麼南懷大公主不過戰敗蠻夷進獻的一個玩物,日後公子給個侍妾的名分就不錯了。」這什麼南蠻子公主總不會奢望她還能做公子的正室吧!

    三四個將士皆是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

    也有兩人早就知道封炎定過親,一個白面無須的將士不屑地說道:「再說了,公子那門親事是『那一位』賜的,是貴妃娘娘的侄女,說穿了,也不過是『那一位』用她來監視公子罷了。公子是什麼人物,這種親事他要來幹什麼!」

    「趙老哥,」一個形容俊朗的青年將士拍了拍那白面無須的將士道,「公子的婚事畢竟是他的私事,還容不得我們置喙。」

    「公子的親事與這蠻夷公主也沒什麼干係,也就一個蠻夷公主,公子不要就不要唄。」

    「就是啊……」

    「你們胡說八道什麼?!」就在這時,那個中年將士送了兩個南懷人離開后,又回了帳子,恰好聽到了這番話,再掀開帘子的同時,忍不住出聲斥道,那張硬朗的面龐板了起來,不怒自威。

    「王副將。」其他將士喚了一聲,臉上有些驚訝:王副將平日里很好說話的,很少這副樣子。

    那方臉小將賠笑著道:「王副將,我們也就是隨便聊幾句。」

    其他幾人也是頻頻點頭。

    王副將的臉色沒有因此緩和下來,反而變得更為嚴厲,環視帳子里的一幹將士道:「你們都這麼大人,嘴巴也還沒個門!」

    「對於公子的未婚妻,你們知道多少?!什麼也不知道,還敢在這裡大放闕詞?!」

    「那位端木四姑娘可不僅僅是貴妃家的姑娘而已!」

    王副將一字比一字冷冽,一句比一句犀利,反倒讓那方臉小將有些不服氣,輕聲嘀咕了一句:「不就是首輔家的姑娘嗎?」

    王副將冷眼斜了那方臉小將一眼,心裡暗暗搖頭:真是無知者才無畏啊!

    「你知道什麼?!端木四姑娘冰雪聰明,天賦異稟,有孔明之才。」王副將正色道。

    「……」一帳子的將士們聽著都傻眼了,心思難得達成了一致:王副將未免說得也太誇張了吧。

    王副將用一種憐憫的眼神掃視了他們一圈,拋出一個又一個驚人的事實:「你們可知道你們手裡的火銃就是端木四姑娘造出來的?」

    「……」一幹將士眼睛微微睜大。

    「製造火藥的硝石礦也是端木四姑娘發現后,告訴公子的。」

    「……」一幹將士已是目瞪口呆。

    「你們能活著越過黑水沼澤,也是出自端木四姑娘給公子出的主意。」

    「……」一幹將士驚得下巴差點沒掉下來。

    他們沒聽錯吧?!將士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人甚至狠狠地捏了自己的大腿一把。

    除了那些死在火銃下的亡魂,最了解火銃厲害的人大概就是他們這些手持這神兵利器的人。

    他們手中的火銃與現在大盛神機營所使用的火銃幾乎是兩種東西,後者沉重、累贅,需要兩人合作;前者輕巧、便捷,單人就可上手。

    無論是在南境戰場,還是在這南懷,火銃都在戰場上發揮出了神乎其神的戰力!

    有人震驚,有人讚歎,有人難以置信,也有人還是有幾分不以為然,悄悄地交換著眼神,暗道:就算這位端木四姑娘有孔明之才,與公子納妾又有何相干?!公子是什麼人,總不可能連個妾也沒有吧?待公子正了名,以後這三宮六院肯定是免不了的……

    不過這些話,他們就不敢放在嘴上說了。

    這時,那虯髯鬍將士粗聲地對著方臉小將二人道:「你們兩個,公子罰你們五十圈不冤枉,趕緊跑去吧。以後再編排四姑娘,我可就要稟公子去了!」

    那方臉小將與那皮膚黝黑的小將皆是灰溜溜地摸了摸鼻子,一前一後地出了帳子,跑步去了。

    封炎雖然從來不端架子,平日里與他們這些下屬也都是談笑風生,但是嚴苛起來,誰都怕。

    此時已經是酉時過半,夕陽一點點地落下,還剩下西邊天際那一抹黯淡的橘紅色,眼看著就要被黑暗徹底吞噬。

    使臣赫爾辛和大公主蘇娜此刻的心情就像是天色般晦暗,兩人已經回到了位於大越城中央的,正向南懷王稟報方才封炎提出的條件。

    赫爾辛低著頭,不敢直視南懷王。

    「啪!」

    南懷王一掌重重地拍在了案頭,震得案上的茶杯、果盆等等都隨之震了一震。

    殿內的那些宮人們嚇得噤若寒蟬,一個個斂息屏氣。

    「赫爾辛!」南懷王指著赫爾辛的鼻子,遷怒地斥責道,「你是怎麼辦事的!!」

    赫爾辛不敢反駁,頭低得更低了。

    南懷王的臉色難看極了,彷彿陰雲罩頂般,憤怒之外,更多的是恐懼。

    如今,他們大懷可謂是危機重重。

    都城只有守兵一萬而已,這一萬還包含了臨時從周邊幾城調來的援兵,即便他有心再從邊境或者南境調兵,援兵恐怕也來不及趕到都城了。

    大越城易守難攻,這是地利,正常情況下,他們是可以藉此多支撐一段時日等到援兵趕來,偏偏大盛軍手上有神兵利器,戰無不勝攻無不克,而且每每攻城都是疾如風、迅如雷,攻下一座城池甚至不用三天。

    他是在幾天前才得知消息的,也想過派兵支援其他幾城攔下大盛軍,可是每一次都晚了一步,只能一次次地把兵力後撤,最後聚集在都城。

    此刻回想起來,還有種猶如置身夢境的不真實感,彷彿眨眼間敵軍就兵臨城下了。

    事情怎麼會發展到這個地步呢!!

    想著,南懷王的臉色更陰沉了,渾身繃緊。

    他們本想借著北境之危一舉拿下大盛,誰料現在卻反而是偷雞不著蝕把米,他們大懷反而面臨著亡國的危機。

    「啪!」

    南懷王又是一掌拍在案上,氣得額角青筋暴起,怒罵道:「歷熙寧這沒用的東西,他到底是怎麼讓大盛軍偷偷潛進了我大懷!」

    歷熙寧是南懷派去大盛的北征大元帥,是南懷王的親信,周圍的其他臣子可不敢隨意附和,三三兩兩地彼此對視著。

    一個發須花白的老臣大著膽子出聲道:「王上,臣聽聞他們中原有句俗話,漫天開價,坐地還價。會不會是大盛軍的那位元帥覺得吾國給的條件不夠好?」

    「……」南懷王眯了眯眼,似乎略有幾分動容。

    下方的臣子們看出南懷王對這個提議有些心動,便又有一個留著短須的中年大臣順著這個話題說道:「慶平大人說的是。王上,不若如此,除了原來的條件外,再增加一些給那位大盛元帥的好處,給予礦產或者封邑?」要知道在中原,那是只有親王、公侯才能享有領地或食邑。

    那發須花白的老臣拈鬚頷首,然後看向了一旁的大公主蘇娜,意味深長地說道:「大公主,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您是我大懷的公主,也要多儘儘心啊。」

    他這麼一說,周圍那些大臣的目光就全都看向了站在赫爾辛身旁的大公主蘇娜,也包括南懷王。

    「……」蘇娜俏臉一僵,心中愈發不快,暗罵了聲:慶平這老不死的!

    在他們大懷,也曾出過兩任女王,她作為公主,也可以是王位的繼承人,可就是這些老不死的以前都反對父王立她為太女,支持她的王弟大王子蘇里。

    現在倒好,有用得上她的地方,倒是盯上她了!

    蘇娜恨不得一掌摑在慶平臉上,然而,大懷危在旦夕,現在也只能先一致對外。

    母后在世時教導過她,所謂危機,是危險,同時也是機會。

    她可不會平白把王位拱手讓給蘇里!

    當務之急,她必須先解決現在大懷的危機才行。

    想到那位年輕的大盛元帥,蘇娜的櫻唇緊抿,心口愈發憋屈。剛剛他連看都沒看她一眼,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對她……

    「父王,」蘇娜抬眼對上了南懷王渾濁無神的雙眸,主動請纓道,「兒臣願明日再往。」

    南懷王心裡還頗為寬慰,覺得這個女兒還是知道以大局為重的,眉頭稍稍舒展開來,點頭同意了:「蘇娜,你可別讓為父失望。」

    蘇娜正要應聲,這時,一個著湖藍翻領長袍、高鼻深目的俊朗少年走了出來,對著南懷王行了禮:「父王,兒臣以為要做兩手準備,一方面要設法讓大盛軍的元帥答應議和並退兵,另一方面,不如藉此拖延一段時間,同時儘快從大盛南境與邊防調援兵?父王以為如何?」

    「大王子說得有理。」慶平立刻就附和道。

    蘇娜不動聲色地斜了大王子蘇里一眼,眸色漸漸陰沉,腰桿依舊挺得筆直,仿若那妖艷的食人花。

    南懷王動了動眉梢,面露思忖之色,顯然也覺得長子的提議不錯。問題是大盛軍會給他們拖延時間的機會嗎?

    蘇娜看出了南懷王的心思,紅唇一勾,接著道:「父王,大盛軍自打進了廣安城一帶后,行軍的速度就慢了,或是人疲馬乏,又或是補給不足了……」

    南懷王眼睛一亮,身子激動地坐直了,喜形於色。不錯,大盛軍如今深入敵腹,孤立在他們大懷,他們定是補給有所不足。恐怕大盛那邊也想借著和談來拖延時間……

    殿內的那些大臣們也有幾分意動,氣氛登時變得輕快了不少。

    原本一直噤聲不語的大臣們也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各抒己見,彷彿都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外面的夕陽徹底地落下了,殿內殿外都點起了一盞盞燈籠,如那漫天繁星般。

    待到銀月自雲后探出半邊腦袋,殿內眾臣就都散去了,紛紛退下。

    也包括大公主蘇娜。

    「大公主。」

    當蘇娜穿過一道拱門走上一條無人的鵝卵石小徑時,身後忽然傳來一個粗獷低沉的男音。

    蘇娜轉身望去,一個形容俊朗、身材高挑的青年快步朝她走來,青年五官深邃分明,一雙碧綠的眼眸似藏著千言萬語。

    周圍除了他們兩人,沒有別人,只有那夜空中的銀月與繁星俯視著下方。

    碧眼青年在距離蘇娜五六步外的地方停了下來,目光灼灼地看著蘇娜,似是仰望著他的信仰,凝視著他心中最璀璨的一顆星辰。

    「大公主,您不要委屈了自己!」碧眼青年緊緊地握拳,似乎在壓抑著什麼,「您可是我們大懷最……」尊貴的公主!

    「我不去,靠你嗎?!」蘇娜不耐煩地打斷了他,嘲諷地冷笑道,「靠你能保住我們大懷嗎?!」

    銀色的月光柔和地灑了下來,給她身上的那襲白裙鍍上一層朦朧的銀光,平添幾分疏離的冷然,恍若天女下凡。

    碧眼青年怔怔地看著她,露出幾分受傷的表情,可是痴迷的目光卻無法從她臉上移開。

    蘇娜勾了勾唇,望著天空中皎潔的銀月,又道:「大盛的元帥不僅年輕有為,而且俊美不凡,器宇軒昂,也許只有像他這樣的男子才是……」

    話尾在夜風中消散,蘇娜沒有在往下說,她又轉過身,繼續往前去。

    那碧眼青年彷彿三魂七魄丟了一半似的,傻傻地看著蘇娜修長纖細的背影漸漸走遠,最後消失在黑暗中……

    周圍更靜了,萬籟俱寂,只有晚風拂動花木的聲音偶爾響起。

    時光靜靜地流逝,月落日升,天又亮了。

    蘇娜再次出了都城。

    這一次,「辦事不利」的赫爾辛沒有一起去,使臣團以蘇娜為首,帶上十數人浩浩蕩蕩地又一次來到了大盛軍紮營的地方。

    「諸位大人,我們想求見貴國大元帥!」

    蘇娜客氣地對著守在營地入口的大盛將士們道,微微笑著。

    幾個小將興味的目光在蘇娜身上流連了一番。

    今日的蘇娜穿著一件修身的火紅長裙勾勒出她玲瓏的曲線,頭上戴著一副以紅寶石、紅珊瑚珠為主的珠冠,襯得她整個人比昨日還要嫵媚艷麗,猶如一朵怒放的紅玫瑰等著人來採擷。

    確是個難得的美人,與大盛女子迥然不同!幾個小將暗暗地交換著輕浮的眼神,帶著幾分驚艷,幾分獵奇,幾分戲謔。

    蘇娜時常從男子的眼中看到這種驚艷之色,臉上的笑容更璀璨了,心道:這才對,哪像那個大盛的元帥,昨日竟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其中一個小將不冷不熱地說道:「大公主在此稍候,鄙人這就去通報大元帥。」

    那小將大步流星地離開了,前去通稟,不一會兒,他又回來了,領著蘇娜一行使臣再次去了中央大帳。

    一襲玄色長袍的封炎如昨日般坐在主位的大案后,帳子兩邊還坐著幾個年齡形貌各異的大盛將士。

    「見過大元帥!」

    蘇娜從容地走到了距離大案不過三尺的地方,她帶來的人中大部分都候在了帳子外,只有其中四人跟著進來了。

    封炎懶懶地打著哈欠,聲音中難掩慵懶,「貴主是考慮好了?」

    蘇娜身後的碧眼青年用一種古怪的眼神打量著封炎,這個弔兒郎當的公子哥就是大公主昨晚所說的大盛元帥?!

    他的心口暗潮洶湧,有嫉妒,有不甘,有憤恨,有審視……這樣的一個大盛公子哥真的配的上他們大懷最耀眼的明珠嗎?!

    蘇娜抬眼看著封炎,與他四目直視,正色道:

    「大元帥,我昨日回去就與父王商議過了,我大懷為了表示吾國議和的誠意,除了昨日允諾大盛的條件外,還願贈於元帥一座銀礦、一座鐵礦,三城封邑以及黃金五萬兩。」

    「大元帥意下如何?」

    她的神態與聲音都非常真誠,明亮的眼神中帶著胸有成竹的自信。

    據她所知,在大盛只有親王與那些開國功臣的後代才享有封邑,而且通常是一人享一城封邑,三城封邑就代表把這三城每年的賦稅全數奉上,這不止是一種權貴的象徵,更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可以世襲後代。

    她相信他們這次提出的條件便是大盛皇帝也該動心了,這次和談想來應該是十拿九穩了。

    然而,封炎沒有絲毫動容,他又懶懶地打了個哈欠,「你們懷人也太健忘了,我說過,議和的條件只有一個。」

    「……」蘇娜那雙漂亮深邃的眼眸倏然瞪大,美艷的臉龐上難掩訝色。他們已經開出這樣優渥的條件,居然還是被拒絕了?!

    蘇娜立刻就冷靜了下來,眸子更深邃了。

    她早就備好了后招,抬頭挺胸地拍著胸脯,又道:「大元帥,你看不上這些條件,那我呢?!」

    「在我們大懷,女子也是有繼承王位的權利。倘若我將來登基為王,那麼得到了我,大元帥也能得到大懷。」

    說話間,她的眼眸更明亮了,彷彿那天上的星辰,嫵媚奪目,又帶著一點高高在上的倨傲。

    封炎昨天開出的條件是讓大懷成為大盛的附屬,如果她將來成了他們大懷的女王,那麼對方得到了自己,也不就等於大懷就是屬於對方的了嗎!

    「……」後方的碧眼青年雙目瞠大,震驚地看向了蘇娜,看著她絕美艷麗的側顏,神情恍惚,痴迷、憧憬、眷戀皆而有之,最後欲言又止。

    帳子里的幾個小將挑挑眉,臉上露出幾分古怪微妙的神色。這要是大盛的公主敢說出這種話怕是要讓天下人戳脊梁骨。

    久聞南懷的姑娘與他們中原女子不同,多潑辣強勢,在某些家族中,也不乏讓女子繼承家業的,從今日這位南懷大公主說話行事的架勢來看,還真是有點意思!

    封炎隨意地把玩著手裡的一個小印。

    這是一塊雞血石小印,印紐雕刻成了一隻血紅色的狐狸,狐狸姿態慵懶,盤成一團,毛絨絨的尾巴擋在臉上,又隱約露出一雙半眯的狐狸眼,似乎是半夢半醒,又似乎在窺探著什麼,帶著些許狡黠、些許慵懶、些許肆意、些許漫不經心。

    那小印在他修長的指間靈活地翻轉著,就像是他手指的一部分似的。

    封炎半垂下眼帘,看著那小狐狸印紐,薄唇隱約地翹了起來。

    蘇娜一直在留心觀察著封炎的每一個表情,還以為封炎被她說動了,半懸的心稍稍落下了一點。

    是了。懦弱無能的男子只敢守成,越是有勇有謀的英雄人物就越是不甘於現狀,越是想往上爬,她就不信對方對於她所提出的條件會不動心!

    蘇娜定了定心神,下巴昂得更高了,又道:「大元帥,我相信以你的本事、你的氣度,不會甘於久居人下,要是元帥想要得到大盛,我大懷也會傾力相助!!」

    兩個國家唾手可得,她就不信封炎不動心!

    那些小將們的神色變得更加古怪了,暗暗地以眼神默默交流。這位南懷大公主長得美,口才也不錯,這開出的條件連他們都有幾分動心。

    哎,真是可惜了。

    偏偏這位南懷大公主不知道大盛本來就是屬於公子的,不用任何國家相助!

    若非為了大盛,公子此刻早已經登基為帝……

    碧眼青年在短暫的震驚后,冷靜了不少,在心裡對自己說,大公主會主動提出這些條件都是為了他們大懷,唯有這樣的條件才能打動這位年輕的大盛元帥,為大懷爭取一線生機!

    沒錯,大公主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大懷!

    這樣的條件,對方還拒絕得了嗎?!碧眼青年又看向了前方的封炎,雙手在體側緊握成拳。



    上一頁 ←    → 下一頁

    蜜吻小青梅:傲嬌竹馬,田園嬌寵活人迴避逃婚33次:棄后帶娃不有個總裁非要娶我
    轉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神級兌換系統玄渾道章朕有子民千千萬都市神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