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649章 648神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649章 648神醫字體大小: A+
     

    慕祐易走到了跪在地上的承恩公身旁,對著岑隱拱了拱手,不卑不亢。

    禮親王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了慕祐易一眼,他方才說的是「還請岑督主從輕發落」,這句話的言下之意,就是先承認了承恩公有錯,且該罰。

    承恩公聽著也覺得心裡不痛快,覺得慕祐易真是沒用,又扯著嗓門叫囂了起來:「四皇子,你快去叫皇後娘娘過來!!」

    承恩公一副頤指氣使的態度。

    慕祐易眸底飛快地掠過一抹不虞,一閃而逝,眨眼又恢復了正常。

    岑隱隨意地抬手撣了撣肩頭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塵,小蠍上前一步,嘴角扯出一個冷笑,狐假虎威地說道:「看來承恩公還是不知自省!」

    「打!」

    「打」字落下后,一個錦衣衛就拿著戒鞭來了,皮笑肉不笑地高高揮起了戒鞭。

    「啪!」

    戒鞭甩起時,發出一聲凌厲的破空聲,重重地甩在承恩公的背上。

    承恩公發出殺豬般凄厲的叫聲,想逃,可是身子卻被兩個錦衣衛死死地按住了。

    「啪、啪!」

    緊接著,第二鞭、第三鞭也毫不留情地甩了下去,一聲比一聲響亮。

    此時此刻,承恩公心裡不止是恨岑隱,也恨四皇子,覺得他軟弱,覺得他無能。

    是了,自己拋棄他,另選了三皇子是正確的!

    承恩公哀嚎不已,一雙渾濁的眼眸陰鷙如梟,恨意洶湧。

    「啪、啪、啪……」

    十鞭也就是不到半盞茶功夫的事,打完后,三個錦衣衛就毫不留戀地退開了,只留承恩公跪在地上。

    承恩公臉色鐵青,不僅背上火辣辣的疼,而且顏面盡失,勉強在長隨的攙扶下站起身來。

    那些宗室親王當然知道岑隱這是殺雞儆猴,一個個都躲承恩公躲得遠遠的,目光游移。

    安親王來回看了看慕祐易和承恩公,眼神明明暗暗地變化不已,笑著看向了岑隱,語氣中帶著討好之意,道:「岑督主莫要誤會,我們只是帶了這位王神醫來給皇兄看看……」

    「宮裡有最好的太醫,皇上金尊玉貴,哪是隨隨便便什麼人都能看的!」其中一個親王連忙出聲喝斥,往岑隱這邊靠了靠,「這要是出了什麼萬一,誰擔待得起?!還是岑督主謹慎!」

    「不錯。」

    「還是謹慎小心點得好。」

    「皇上的龍體可不容一點差池啊。」

    其他幾位王爺也都你一言我一語地紛紛應承。

    等他們都說完了,岑隱才淡淡地吩咐道:「去把內閣請來。」

    話音還未落下,他已經轉身直接進了正殿,那中年內侍匆匆地領命而去。

    留在養心殿外的其他人一會兒看著他的背影,一會兒又面面相覷,不知道他們是該走好,還是留好。

    正猶豫著,一個身形乾瘦的內侍從殿內走了出來,用尖細的聲音說道:「督主請各位皇子、王爺還有國公爺進去坐著。」

    岑隱「有請」,誰又敢說不,更何況,承恩公的教訓就在眼前,眾人二話不說地全數進了養心殿。

    正殿內,岑隱正坐在一把紫檀木太師椅上,慢慢地飲著茶,優雅如一個貴公子。

    其他人神色複雜地看著他,不知道岑隱到底想幹什麼,也不敢問,只能先各自坐下了,有內侍給眾人都上了茶。

    可是除了岑隱以外,其他人根本就沒心思喝茶。

    殿內陷入一片沉寂中,眾人皆是屏氣斂聲,心裡忐忑不安。

    在這種情況下,時間過得尤為慢,那一點點細微的聲音被無限放大,茶蓋撫過茶盅的聲音,殿外風拂樹葉的簌簌聲,內侍走動的步履聲……

    眾人的心懸在半空,上不上,下不下。

    過了近兩盞茶功夫,殿外才傳來了響動,就見以端木憲為首的幾個內閣大臣步履匆匆地朝這邊來了。

    殿內的眾人看到了幾位閣老,外面的那幾位閣老同樣也看到了殿內的眾人,一個個神色微妙。

    瞧養心殿內的這陣仗,幾位閣老就覺得不好。

    其實,他們在文華殿,也聽說了一點消息,知道養心殿這邊出事了,但是他們都是人精,不想當出頭鳥,心想反正有岑隱在,只當不知道,直到岑隱派人來叫,他們也就沒法躲了,只能一起來了。

    以端木憲為首的幾個閣老很快就進了養心殿,與岑隱以及其他人先見了禮。

    岑隱對禮親王道:「王爺,你與端木大人他們說說吧。」

    禮親王只覺得頭皮發麻,臉差點沒垮下來,不知道第幾次地後悔自己怎麼就跟著承恩公進宮來了呢。

    禮親王定了定神,簡明扼要地把承恩公請了江南神醫王正仁來給皇帝看病的事說了。

    端木憲、游君集以及其他幾個閣老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一方面他們覺得給皇帝看看也無妨,另一方面覺得承恩公、安親王幾個真是作死。

    就算他們找到了神醫要給皇帝治病,也該事先去請示一下岑隱,再帶人進宮啊,不然岑隱能痛快嗎?!

    岑隱一旦不痛快,倒霉的還不是他們自己嗎?!

    游君集不動聲色地朝滿頭冷汗、臉色發白的承恩公看了一眼。

    「端木大人,游大人,於大人……你們覺得如何?」岑隱放下手裡的青花瓷茶盅,淡聲問道,那張絕美的臉龐上雲淡風輕,看不出喜怒。

    端木憲可不會傻得與岑隱作對,笑呵呵地說道:「岑督主,宮裡自有太醫,這來歷不明的大夫怎麼能隨便給皇上看病。」

    站在承恩公後方的王正仁聽著頭皮又是一麻,頭垂得更低了。

    其他幾個尚書以及那些宗室親王紛紛應是。

    大皇子慕祐顯皺了皺眉,想要說話,端木憲注意到外孫的神色,輕輕地乾咳了一聲,對著他使了個眼色。

    「……」慕祐顯便閉上了嘴,沉默了。

    岑隱一直沒說話,臉上的表情也沒一絲變化,氣定神閑,似笑非笑。

    眾人都捉摸不定他的心意,氣氛隨著他的沉默越來越凝重,似乎連空氣都變得沉重起來。

    承恩公打量著周圍那些個王爺,心裡暗罵:牆頭草!

    可是,想著方才的那十戒鞭,他又不敢再開口,生怕再次被定個養心殿內喧嘩之罪。

    承恩公伸長脖子朝殿外張望著,心裡暗道:這人怎麼還不來!

    就在他望眼欲穿之時,他終於看到一道戴雙鳳翊龍冠、著翟衣的身影帶著一眾宮女內侍浩浩蕩蕩地朝這邊走來。

    人走算來了!承恩公心下狂喜,朝四皇子慕祐易瞥了一眼,就算四皇子不幫他去叫皇后又怎麼樣!這宮裡都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如何能瞞住皇后的耳目!皇後果然來了!

    不止是承恩公,殿內的其他人也都看到了皇后的身影,神情更為微妙。

    在眾人各異的目光中,皇后帶著人氣勢洶洶地衝進了養心殿。

    幾位皇子、親王以及閣臣紛紛起身,給皇後行了禮:「參見皇後娘娘。」

    然而,皇后也顧不上理會他們了,大步流星地衝到了岑隱跟前,厲聲責問道:「岑隱,你到底想幹什麼!你憑什麼攔著不讓人給皇上看病!」

    話出口后,皇后驟然想起上次自己被岑隱以「後宮不得干政」為由趕走,搶著又道:「岑隱,這可是皇家的家事,不是國事,本宮是皇上的髮妻,有權做主。」

    「既然太醫無用,治不好皇上,難道還不許另請名醫不成!這位王神醫是本宮請承恩公找來的。這都是為了皇上的龍體安康!」

    無論說到哪裡去,她都在理。

    除非岑隱是打算造反了……

    皇后目光沉沉地與幾步外的岑隱四目對視,整個人彷彿一張拉滿的弓弦。

    其他人看著這劍拔弩張的一幕,皆是噤聲,目光都望著皇后和岑隱。

    殿內又靜了下來,直到岑隱淺啜一口熱茶后,放下了茶盅,輕描淡寫地說道:「那就去吧。」

    眾人本以為皇后與岑隱之間怕是有一場唇槍舌劍或者不歡而散,沒想到岑隱居然答應了。

    眾人全都驚呆了,差點沒掐了自己一把,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岑隱竟然這麼好說話?!

    既然岑隱不在意讓這位王神醫給皇帝看病,方才又為何要對承恩公動手,難道只是單純地為了「殺雞儆猴」?

    皇后同樣以為岑隱會託辭為難,心底也是又驚又疑,反而心口一緊,生怕對方有什麼圈套。

    皇后攥緊了手裡的帕子,眸子里明明暗暗,忍不住問道:「岑隱,你想怎麼樣?」

    岑隱勾唇笑了,那張完美的臉龐彷彿一朵綻放的妖花,他沒有回答,只是問:「皇後娘娘還要不要進去?」

    「……」皇后的嘴唇抿成了一條直線,身子綳得更緊了,心緒紛亂,衡量著利害。

    她心裡既怕這是岑隱的圈套,又怕要是錯過這個機會,下一回要是岑隱再攔,他們又該怎麼辦?!

    現在好歹還有這些閣老和宗室親王在,岑隱總要顧忌一二。

    只是轉瞬,皇后心裡已是心思百轉,咬咬牙,下了決心道:「王神醫,勞煩你了。」

    她也只能期望這個江南神醫真的名副其實,只要能把皇帝救醒,就能把岑隱徹底打壓下去。

    王正仁誠惶誠恐,連忙作揖應道:「是,皇後娘娘。」他的額角布滿了冷汗,感覺像是有一把看不到的鍘刀懸在他上方似的,頸后汗毛倒豎。

    皇后、承恩公帶著王正仁進了皇帝的寢宮,三位皇子也跟了過去,至於其他人都是心裡沒底,一個個都朝岑隱望去,不知道該不該跟進去。

    小蠍看了看岑隱,立刻知道他的心意,笑眯眯地對著眾人做請狀,「幾位王爺,大人,請。」

    眾人這才大著膽子也跟了過去,這位所謂的王神醫畢竟是來路不明,他們又怎麼敢讓這麼一個人對著皇帝亂來。

    皇帝的寢宮內,如同往常般瀰漫著一股濃濃的藥味,讓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裡面除了躺在龍榻上的皇帝外,還有兩個服侍的內侍以及兩個輪班的太醫時刻守著。

    皇后一行人的到來一下子就把原本寬敞的寢宮擠得滿滿當當,太醫們連忙給皇后和幾位皇子行了禮。

    皇后看也沒看那兩個太醫,迫不及待地對著王正仁吩咐道:「王神醫,勞煩你替皇上看看。」

    從正殿到寢宮也不過十幾丈的距離,王正仁的臉色更白了,背後的冷汗已經將中衣浸濕,眼底驚魂不定。

    方才這半個時辰所經歷的種種比他過去這大半輩子還要驚心動魄,王正仁心跳砰砰加快,如那連綿不絕的悶雷般迴響在耳邊,腿都有些發軟。

    他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快步走到了龍榻邊。

    一個小內侍給他搬來了一個小杌子,另一個小內侍掀開薄被的一角,把皇帝的一隻手腕露了出來。

    皇帝在榻上已經躺了三個月了,早已瘦得不成形,不止蠟黃的臉凹了進去,連胳膊上都是皮包骨頭,手背上根根青筋凸了起來,看著觸目驚心。

    王正仁在小杌子上坐下,伸出三根手指搭上了皇帝的手腕,手指如那寒風中的殘葉般顫抖不已。

    寢宮內,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王正仁身上,周圍靜了下來,落針可聞。

    王正仁只覺得如芒在背,額角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又滲出了一層薄汗。

    他的手指搭在皇帝腕上許久,診了又診,猛烈跳動的心臟幾乎快要從胸口蹦出來了。

    對於皇帝的病情,王正仁早就聽聞承恩公府的人提過,包括皇帝發病的經過以及現在的情況。

    指下的脈動虛浮,遲而無力。

    這脈象不像是卒中啊。

    王正仁眉頭抽了兩下,額角、頸后的汗液更密集了,收回了手,目光不著痕迹地朝角落裡的兩個太醫望了一眼。

    照理說,宮中這麼多太醫不可能診錯才是……

    王正仁只覺得胸口壓著一塊巨石,心中猶豫。

    這裡可不是江南,是皇宮。

    連堂堂皇后的兄長承恩公都能說打就打,他不過是一個草民,這裡的任何一個人想要他的性命也就是抬抬手的事,死了也是白死,怕是連冤屈都無處可說……

    「王神醫,皇上的病情如何?」承恩公搶在皇后之前急切地問道。

    其他人的目光更灼熱了,都是翹首以待。

    「是……」王正仁又以袖口擦了擦額角的冷汗,「是『卒中』。」最後兩個字幾乎用盡他全身的力氣,說出口后,他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些許。

    皇后緊接著問道:「那能不能治?」

    對於皇帝是卒中,皇后並不意外,她關心的是這位江南神醫到底能不能救醒皇帝。

    王正仁謹慎地說道:「草民可以先開個方子,請皇上吃幾劑試試。」說話間,頭伏低,不敢直視皇后和承恩公。

    對於這個答案,皇后難免有些失望,就像是滿腔熱血被人當頭倒了一桶涼水般。

    這種類似的回答在那些個太醫口中太常見了,哎,這所謂的神醫恐怕也不過如此,恐怕對方最多也只有五成把握,不,也許連五成也沒有。

    端木憲等其他人也是三三兩兩地交換著眼神,跟皇后想到了一個地方去了,那些宗室親王多是暗道:這承恩公折騰得這麼厲害,也就是請了這麼個庸醫來,害得他們差點為此得罪了岑隱,真是沒事找事!

    皇后神色怏怏,隨口對王正仁道:「那你去開方子吧。」

    寢宮內服侍的內侍連忙給備好了筆墨紙硯,王正仁便開了一張中規中矩的方子,隨後,內侍把這張方子呈給了兩個太醫過目。

    太醫們不動聲色地交換著眼神,對著皇后稟道:「皇后,這張方子可行。」

    皇后的眼眸彷彿一潭死水,再沒什麼漣漪,隨意地揮了揮手,內侍就拿著方子下去抓藥了。

    皇后又朝龍榻上的皇帝看了一眼,就昂首闊步地出了寢宮。

    其他人也就呼啦啦地都出去了,眨眼間,寢宮內又變得冷冷清清,沒人注意到後方的兩個太醫長舒了一口氣,如釋重負。

    岑隱還留在正殿里,優雅地飲著茶,悠然愜意,似乎對寢宮中發生的事全不在意。

    皇后看到岑隱就煩,目不斜視地往殿外走去,後方的四皇子慕祐易有些遲疑,看了看岑隱,又看了看皇后,似乎不確定是不是該跟上去。

    端木憲則走到了岑隱跟前,客客氣氣地說道:「岑督主,方才王神醫給皇上開了張方子,督主可要過目?」

    「不必。」岑隱淡淡道,朝寢宮的方向望了一眼,那雙狹長幽深的眸子里掠過一道流光,「這『神醫』既然是皇後娘娘請來的,那一切後果,自有皇後娘娘擔著。」

    岑隱說這句話並沒有放低音量,才走到養心殿門口的皇后自然也聽到了,腳下的步子停頓了一瞬,一甩袖,又繼續往前走去,只是背影與步伐明顯僵硬了不少。

    承恩公也帶著王正仁跟了過去。

    望著皇后等人的背影,那些親王與閣老們登時就心頭一片雪亮,算是明白了。

    也難怪之前岑隱不插手這件事,這要是皇帝在這個時候病情惡化或者有個萬一,這責任就全數要算到皇后和承恩公頭上了。

    殿內的氣氛說不出的微妙,眾人心頭或唏噓或慨嘆或懊惱。

    岑隱也沒久留,撫了撫衣袖,起身離開了,小蠍如影隨形地也跟在他身後走了。

    岑隱一走,眾人只覺得周圍的空氣一下子變得輕快了不少,連呼吸都順暢了。

    禮親王掏出一方帕子擦了擦額頭,長舒了一口氣。

    他朝岑隱離開的背影望了一眼,壓低聲音道:「本王怎麼覺得岑督主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錯?」

    幾位閣老和其他幾個王爺也是深以為然,是了,岑隱可不是什麼心慈手軟之輩。今天這事本來他們還以為又會是一場腥風血雨呢,沒想到這麼不痛不癢地過去了。

    興王捋了捋鬍鬚,想到了什麼,道:「今天端木四姑娘他們與小兒、小女幾個在宮裡蹴鞠呢,好像岑督主剛剛還去看過。」

    岑隱今天心情不錯的原因莫非是端木四姑娘?!

    眾人面面相看,心頭大都浮現同一個想法。

    跟著,他們的目光就都看向了端木憲,目露艷羨之色,暗嘆:端木憲這老兒雖然沒生個出息的兒子,有這麼個孫女也足夠了!

    「端木大人,你真是養了個好孫女啊!」禮親王感慨地說道。

    興王等其他幾位宗室王爺心有戚戚焉地直點頭:今天還真是幸虧了端木四姑娘,不然以岑隱的脾氣,他們估計現在就不會這麼好好地坐在這裡了。

    這麼想著,那些王爺看著端木憲的眼神又變得更熱情了,頗有種想邀請他去喝一杯的衝動。

    游君集也是深以為然,端木憲這個老兒也不知道是走了什麼狗屎運,小孫女養得這般聰慧,尤其她那手棋……讓他與她下個三天三夜都不過癮。

    在其他人熱情的目光中,端木憲嘴角抽了抽,只能客氣地說道:「好說好說。」他下意識地以帕子擦了擦額角根本就不存在的冷汗。

    端木憲忍不住朝殿外望去,心道:岑隱心情好真的是因為小孫女在宮裡蹴鞠?

    殿外空蕩蕩的,早就不見岑隱的蹤影,只有那打著轉兒落下的幾片殘葉隨風起舞,蕭索冷清。

    此刻,岑隱正朝著宮外的方向走去,一片殘葉恰好落在了他的肩頭,他停下了腳步,隨手撣去了殘葉。

    「督主,」小蠍上前半步,笑著請示道,「還要不要去蹴鞠場瞧瞧……四姑娘?」

    岑隱抬起的右手僵了一瞬,眼睛微微睜大,眼前浮現方才端木紜在蹴鞠場上的英姿,她的笑,她的歡呼,她的身姿在他眼前反反覆復地閃現,魂牽夢縈。

    「……」岑隱握了握拳,等他意識到時,發現自己腳不聽話地往蹴鞠場的方向拐了過去,步履下意識地加快。

    蹴鞠場上就像他走的那會兒一般熱鬧,那些公子姑娘們的歡笑聲隨風飄來,伴著馬蹄聲與投壺聲。

    岑隱沒進蹴鞠場,他就停在了入口外,只打算遠遠地望上一樣就走。

    蹴鞠賽已經結束了。

    那些公子姑娘們正在裡面玩蹴鞠,只是換了一個新鮮的玩法,他們要從馬上把竹矢投入鐵壺中。

    如此自然是提高了投壺的難度,失之毫釐謬以千里,不少人都投了個空,一支支竹矢落在了鐵壺外,還有人不慎把鐵壺也擲得東倒西歪。

    難度提高了,反而更盡興了。

    各種嬉笑聲、歡呼聲、掌聲、噓聲……交雜在一起,此起彼伏。

    對於岑隱而言,這種歡笑就彷彿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聲音,那裡是燦爛的陽光,而他不過是陰暗的泥潭。

    他靜靜地站立了片刻,毅然地轉過身,打算離開,卻聽小蠍的聲音在耳邊驟然響起:「四姑娘!」

    岑隱瞳孔微縮,一回頭,就見兩道熟悉的倩影攜手站在兩三丈外的一棵梧桐樹下。

    姐妹倆笑吟吟地看著他,端木緋對著他揮了揮手,「岑公子!」

    「……」岑隱就像是嗓子被掐住似的,喉頭髮澀。

    端木紜櫻唇微啟,想喚他,聲音還未出口,耳邊又響起了方才妹妹說的話:「我方才問岑公子他是不是喜歡姐姐,他點頭了……」

    兩人彼此看著對方,皆是心頭複雜,一時誰也沒說話。

    梧桐樹的枝葉在上方隨風搖曳,在他們的臉上投下斑駁的陰影,也讓岑隱的面色顯得深難解。

    端木緋卻是毫無所覺,皺了皺小臉,「岑公子,你還不知道吧?我們輸了。」所以他的夜明珠也沒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炮灰女配這裡有妖氣瘋狂升級系統我們是兄弟少年歌行
    穿越農女之楊柳兒腹黑總裁心尖寵清宮熹妃傳叢林戰神聖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