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647章 646主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647章 646主動字體大小: A+
     

    想著那個他念念不忘多年的少女,慕祐顯的心口彷彿被針刺了一下。

    他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把這句話咽了回去,語鋒一轉:「好了,涵星,你趕緊收拾一下,跟為兄回宮吧。」

    涵星卻是沒心沒肺地揮了揮手,笑呵呵地說道:「大皇兄,不用收拾了,都留著好了,下次本宮再來外祖父住時,正好可以用上。」

    慕祐顯的眼角抽了抽,涵星這還沒回宮,就在計劃著下次又要出宮來「小住」了嗎?!這丫頭還真是心越來越野了。

    涵星沒注意慕祐顯的眼神,叮囑端木緋道:「緋表妹,本宮的東西,你可要幫本宮都好好收著。」

    端木緋除了答應,又還能怎麼回答呢。

    最後,涵星只帶上她的寶貝琥珀就輕裝簡行和慕祐顯一起離開了,一步三回頭,又反覆囑咐端木緋千萬別忘了進宮陪她小住的承諾。

    看著這兩個依依惜別、好似親姐妹似的小丫頭,端木憲的心情就出奇得好,捋著鬍鬚隨口問端木緋道:「四丫頭,你今天可是和涵星去女學看《五馬圖》了?」

    端木憲不說還好,這麼一問,端木緋又想到了自己乾的蠢事,小臉垮了下去,那蔫蔫的樣子就像是一隻從水裡撈起來的小奶貓似的,既可憐又可愛。

    瞧著小孫女這個樣子,端木憲覺得有趣極了,正要追問,他的長隨忽然來了,稟道:「老太爺,游大人、於大人派人請您去雲騰酒樓一敘。」

    難得休沐,端木憲本來是打算留在府中用晚膳的,這下只能又匆匆地走了。

    祖父真忙!端木緋陪著端木珩一起親自送端木憲去了儀門處,她心裡慶幸不已,覺得自己幸好是個姑娘家,不用讀書,不用科舉,不用當官。

    還是這種吃了睡、睡了玩的人生比較適合她。

    端木緋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吩咐綠蘿去玉笙院收拾她的東西,打算從今天起就搬回湛清院住。

    當她回到湛清院的時候,端木紜正依靠在東次間的窗邊看書。

    端木紜穿了一件丁香色綉折枝芙蓉花長襖,搭配一條青蓮色挑線長裙,一頭濃密的青絲挽了一個鬆鬆的纂兒,頭上插著一支赤金累絲鑲紅、藍寶石蝴蝶步搖,明艷動人。

    「姐姐,方才顯表哥把涵星表姐接走了。」端木緋笑吟吟地走向端木紜,隨口道,「祖父剛剛出門去見游尚書和於尚書了,說是今晚不回來用晚膳了。」

    「嗯。」端木紜放下手裡的書冊,對著端木緋招了招手,「方才廚娘做了些茯苓餅來,還是熱的。」

    端木緋眼睛一亮,鼻尖動了動,一股夾雜著松仁、核桃、蜂蜜的香味撲鼻而來。

    她拈了一塊茯苓餅,美滋滋地吃了起來。唔,好吃,廚娘的手藝又有長進!

    一連吃了兩塊后,端木緋忽然覺得有哪裡不對勁,歪了歪小臉,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巴眨巴。

    對了!

    小八哥最喜歡吃松仁和核桃了,它居然沒有聞香而來。

    端木緋往左右看了看,卻沒看到小八哥的蹤影,問道:「姐姐,小八呢?」

    端木紜正翻過一頁書頁,聞言,翻頁的動作停頓住了,長翹的眼睫微微顫動了兩下。

    「小八好像幾天沒回來了。」端木紜抬起頭來,有些心不在焉道。

    她抬頭時,鬢角那薄如蟬翼的金色蝶翅微微顫顫,在陽光下閃著璀璨的光芒,映得那雙烏黑的柳葉眼波光流轉,透著一分少女特有的明朗與嫵媚。

    端木緋怔了怔,最近她天天和涵星在一起,小八哥躲著涵星,也等於連端木緋也很難看到它,此刻她細細一回想,才意識到她確實好幾天沒看到小八哥了。

    「它也不知道上哪兒去了……」端木紜轉頭朝窗外看去,唇角微彎,臉上不見擔憂。

    「……」端木緋挑了挑眉,面上同樣不見絲毫憂慮。

    小八哥離家出走也不是什麼稀罕事了。

    端木緋又拈起一塊茯苓餅,皺了皺小臉道:「這傢伙肯定是又去岑公子那裡玩了。」反正就算不管它,過些日子它也會自己回來。

    「我們去接它回來吧。」端木紜放下了手裡的書冊,驀地提議道,眼睛亮晶晶的。

    「……」端木緋歪著小臉眨了眨眼,心想:小八哥溜出去頂多也才三四天吧?上次它還跑了一兩個月,反正小八哥在岑隱那裡有吃有喝,還有那麼多人精心照顧,估計比家裡頭還舒服……

    端木緋櫻唇微張,話還沒出口,突然福至心靈,心頭一片雪亮。

    原來如此。

    端木緋親昵地朝端木紜靠去,挽著她的胳膊,笑呵呵地點頭道:「好好好,姐姐,我們一起去接小八。」

    「嗯!」端木紜勾唇笑了,笑容尤其溫柔燦爛,好似一股清泉從心底一直流淌到了臉上,明媚中透著幾分英氣,麗色天成。

    姐姐真好看!端木緋看著端木紜一不小心就看痴了,心裡不知道第幾次地發出感慨。

    姐妹倆說走就走,端木緋吩咐丫鬟備了馬車,就即刻出發去了岑府。

    等她們的馬車到岑府時,太陽已經西斜了。

    岑府的下人一看是四姑娘來了,殷勤極了,連忙敞開大門相迎,不過馬車終究還是沒進去,岑隱恰好在這個時候回來了。

    來得早不如來得巧。端木緋從馬車一側的窗口探出手來,歡樂地對著岑隱揮了揮,「岑公子!」她的運氣果然很好。

    端木紜就坐在她身旁,含笑看著岑隱朝這邊策馬而來。

    馬上的岑隱怔怔地看著姐妹倆,下意識地拉住了馬繩,他胯下的白馬微微地抬起兩條前腿,發出陣陣嘶鳴聲。

    「岑公子,我家小八在不在你那裡?」端木緋笑眯眯地問道。

    岑隱深深地看著端木緋身旁的端木紜,愣了一下,才若無其事地頷首應道:「在。」

    他利落地翻身下了馬,借著下馬的那一瞬間,定了定神,隨手把馬繩交給身後的一個圓臉小內侍,朝姐妹倆的馬車走近了幾步。

    小八哥兩天前就自己飛來了,在岑府好吃好喝地待著,走到哪裡都有人跟著,侍候著,小傢伙已經樂不思蜀了。

    岑隱身後的小內侍看著端木緋神情有些複雜,心道:是啊,四姑娘,你家的八哥快要把這裡當自己家了。督主還真是疼愛四姑娘,愛烏及「鳥」。

    「小竹……」

    岑隱正想轉頭吩咐那小內侍把小八哥找來,卻聽端木紜開口問道:「岑公子,你是不是在躲著我?」

    端木紜把臉往窗外湊了湊,笑吟吟地看著岑隱,問得單刀直入,也同樣問得猝不及防,岑隱狹長的雙眸微微睜大,頎長的身子僵住了,一時反應不過來。

    端木緋眨了眨眼睛,小嘴幾乎張成了圓形,一會兒看看端木紜,一會兒又看看岑隱。

    她乖巧地縮回了馬車裡,當作自己不存在。

    「……」岑隱那漆黑的瞳孔里深邃得彷如一汪深潭,心跳驀地加快。

    他確實是在躲她,他想見她,卻又怕見她,生怕見了她后,他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他配不上她的。

    岑隱直直地看著她,看著她流光四溢的眸子,無法移開眼。

    他對自己說,他該含糊其辭地繞過這個話題的,可是話沒出口,他就不受控制地搖了搖頭。

    見他搖頭,端木紜的眼睛更亮了,覺得自己今天果然來對了。

    唔,要給小八哥記一功才行!

    她燦然一笑,明艷的臉龐暈出淡淡的紅暈,神采煥發,又道:「岑公子,三天後,我和涵星表妹他們要和人來一場蹴鞠賽,你要不要來看我比賽?」她說的是「我」,而不是「我們」。

    「……」岑隱看著她,雙手在體側握成了拳頭,又猶豫了。

    端木紜也不催促,就這麼笑吟吟地看著他,讓岑隱無法對她說不。

    「好。」他終究是應下了,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卻彷彿用盡了他全身的力氣。

    端木紜笑得更燦爛了,「那就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岑隱彷彿被感染了笑意,唇角不由也翹了起來。,

    見他答應了,端木紜原本有些忐忑的心才算是徹底地安定了,朝岑隱後方的岑府望了一眼,眸子更亮了,心道:她們家小八真是聰明又乖巧!她讓它來岑公子這裡,它就乖乖地來了。

    唔,等它下次回家,她給它多做些好吃的……又或者,帶它去鳥市再挑只八哥與它作伴?

    「岑公子,那我們先走了。」端木紜心裡滿足了,吩咐了馬夫一聲,馬車就調轉頭又踏上了歸程。

    端木緋又從車窗里探出頭,對著岑隱揮手告別,笑得眉眼彎彎。

    岑隱怔怔地站在原地,望著馬車離開的方向,久久沒有動彈。

    他閉了閉眼,潤黑幽深的眼眸中翻動著異常強烈複雜的情緒,彷彿一汪要把人給吸進去的深潭。

    怎麼辦?!

    這一次,他怕是躲不了了,不管做什麼,都沒有辦法說服自己不去看她。

    對於處於陰暗中的他而言,她的笑就像是黎明的第一縷晨曦,是他的救贖!

    「督主,」小內侍牽著馬兒上前了一步,傻乎乎地問道,「四姑娘不是來接小八的嗎?」四姑娘怎麼這麼快就走了,那自己還要不要去找小八哥?

    這時,小蠍走了過來,正好聽到了這句話,神情古怪地瞪了這小內侍一眼,小內侍有些莫名其妙地看著小蠍。

    小蠍心裡無語,暗道:這傢伙蠢成這樣,是怎麼在宮裡生存到現在的?

    岑隱似乎根本就沒聽到小內侍說了什麼,沉默地轉身進了府,岑府的大門很快就關閉了。

    不遠處的一條巷子里,一道陰沉的目光穿過馬車的窗戶灼灼地望著那閉合的大門。

    即便是岑府的大門關上了,那目光的主人還是沒有離開。

    付盈萱把方才的一幕幕全數收入眼內,一隻素手死死地攥住了窗戶的邊緣,手背上青筋凸起,心口好一陣心緒起伏,為自己感到不平。

    當年她只是不小心說錯了那句話,就被關進了靜心庵那個鬼地方,足足兩年多。

    一開始她也以為是自己錯了,誰讓她說錯了話,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雖然在靜心庵的日子不好過,她也忍了……

    直到前些日子,有人悄悄來靜心庵見了她,告訴她當年她沒錯,端木紜與岑隱就是有了私情。對方還說了,可以想辦法讓她離開靜心庵。

    起初,付盈萱以為那人別有目的,但是對她而言,無論對方是何目的,那都不重要,她也不想這麼被關一輩子,就應下了。

    那人果然有能耐,把她弄出來了,既沒要求她做什麼,也沒再來找過她,似乎他真的只是一片好心。

    直到方才在路上,她偶然看到了端木家的馬車,神使鬼差地就吩咐馬夫悄悄跟著,沒想到竟然跟到了岑府,沒想到竟然是端木紜特意來此私會岑隱!

    想到自己看到的一幕幕,付盈萱的胸膛劇烈地起伏不已,連呼吸也變得濃重起來,眼底的陰霾濃得彷彿要溢出來了。

    正像那個人說的一樣,岑隱為了掩蓋他和端木紜之間的醜事,害了自己的一生!

    她,已經被他們徹底毀了!

    她的人生本不該如此的!

    本來,她是付家嫡女,她的父親是封疆大吏,她本該一世尊貴,她本該像母親為她計劃的那般在十五歲舉辦最盛大的及笄禮,在十六歲風風光光地出嫁,然後在夫家相夫教子,主內務掌中饋,永遠接受別人艷羨的目光,而不是像如今這般成為家族的棄子,只能像此刻這般藏著陰暗處,不敢見人!

    付盈萱的眸子里閃閃爍爍,眼前如走馬燈般飛快地閃過這幾年的一幕幕,她每日在靜心庵被那些尼姑磋磨,念經、吃素、洒掃……每日的生活就像是壺漏般嚴格,又彷如一潭死水般沉寂,令人看不到一點希望。

    過去的這幾年本該是她人生最璀璨最風光的年華,卻成為她人生最艱難的日子!!

    付盈萱心底的恨意節節上升,彷如一鍋沸水般在體內沸騰著,喧囂著,吶喊著,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從她的胸膛破體而出……

    「姑娘,」一旁的小丫鬟有些緊張地看著付盈萱,悄聲問道,「城門快要關了?」

    鍾鈺擔心付盈萱逃走的事一旦讓靜心庵報到了付家,付家可能會來她這裡找,便讓付盈萱暫時先住到她在城外置辦的一個小莊子,避避風頭。

    付盈萱神色怔怔,似乎沒聽到,目光緩緩左移,從岑府的大門望向端木家的馬車離開的方向,眼神越來越晦暗、越來越陰鷙。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忽然道:「走吧。」

    馬車終於從巷子里駛出,然後右轉,朝著與端木家的馬車相反的方向去了。

    太陽西斜,預示著一日又是要結束了,可是京城中卻反而越來越熱鬧,北境的捷報就像是長了翅膀般在京中傳開了。

    之前北境那邊連戰連敗,已經很久沒有收到這樣的大捷了,接下來的幾天,京城上下都是喜氣洋洋,從街頭巷尾到茶館酒樓,都在討論這件事。

    「簡王君然真是有乃父乃祖之風,是天生的將帥之才啊,這到北境才沒多久,就收服了靈武城。」

    一家酒樓的大堂內,一個粗獷的中年男子仰首將酒杯中的酒水一飲而盡,拍案叫好。

    「是啊是啊!」旁邊那桌一個藍衣學子湊過去附和道,神采煥發,「想來接下來收復北境的其它失地,指日可待!」

    「總算讓這些個北燕蠻夷知道我們大盛的厲害了!」

    「哼,北燕人還真當我們大盛沒人呢!」

    周圍的其他酒客也是紛紛附和,一個個都是意氣風發,恨不得也衝去北境戰場,殺北燕一個落花流水。

    忽然,一個發須花白的老者插嘴道:「說來,要不是『那一位』病了,怕是這位新簡王也去不了北境。」

    老者沒明說「那一位」是誰,可是在場的人都心知肚明他說的人當然是今上。

    周圍陷入一片沉寂,眾人的聲音彷彿霎時被吸走似的。

    須臾,那個粗獷的中年男子嘆息著又道:「哎,要是這樣的話,北境危矣!」

    其他茶客聞言,皆是深以為然,頻頻點頭。

    「其實『那一位』還是病著算了。」那藍衣學子大著膽子說道。

    想著皇帝病重前北燕人把大盛打得節節敗退,甚至先簡王君霽也因為等不到援兵而戰死沙場,再想到現在的大捷,不少人的神色變得十分複雜。

    不知道是誰輕聲嘀咕了一句:「或者乾脆退位讓賢。」

    「是啊,反正本來『那一位』的皇位就得之不正,就該讓給崇明帝的子嗣……」

    「崇明帝的子嗣?!」那粗獷的中年男子驚訝地瞪大眼睛,急切地問道,「崇明帝還有子嗣在世嗎?」

    「這位老哥,你還不知道嗎?」藍衣學子朝中年男子湊了過去,壓低聲音,「你可聽說過安平長公主和駙馬和離的事?」

    「……」

    周圍的其他酒客們一個個都豎起了耳朵,好奇地聽著。

    不僅是這家酒樓,其他的酒樓茶館也在發生著類似的對話,關於北境、皇帝以及崇明帝父子的各種消息傳得沸沸揚揚。

    錦衣衛負著監督京城上下的職責,這些事自然是瞞不過錦衣衛的耳目。

    眼看著局勢好像越來越不對,錦衣衛指揮使程訓離想了想,還是親自去了趟東廠向岑隱稟報京中的這些情況。

    「督主,您看……」程訓離維持著抱拳的姿勢,用請示的目光看向書案后的著一襲大紅麒麟袍的岑隱。

    案頭擺滿了一疊疊厚厚的奏摺公文,岑隱正在一目十行地翻看其中一份摺子,屋子裡瀰漫著淡淡的墨香與熏香。

    隨手合上摺子后,岑隱輕描淡寫地給了四個字:「不用理會。」他甚至沒有給出任何理由。

    程訓離驚訝地瞪大了眼睛,心裡咯噔一下,神情變得十分微妙。

    現在這個局面要是繼續下去,只會愈演愈烈,導致人心浮動,肯定會影響到皇權的絕對威儀,照理說,岑督主不是應該立刻下令管制嗎?!

    是岑督主另有打算,亦或是……

    程訓離想到了什麼,瞳孔微縮,心緒混亂。

    「程指揮使,」岑隱端起茶盅,慢慢地以茶蓋拂去茶湯上的浮葉,平靜地問道,「你還有沒有別的事?」

    墨香與熏香之中又多了一股淡淡的茶香,這香味明明清新淡雅,可是此刻程訓離卻覺得氣悶得很,心跳漏了一拍。

    他本來是想問為什麼的,然而,當他的目光對上岑隱那雙平靜得如同無風的湖面般的眼眸時,喉頭像是被一隻無心的手掐住似的,什麼也問不出來了。

    屋子裡靜悄悄的,落針可聞。

    隨著沉默的蔓延,程訓離的心更慌了。

    岑隱淺啜了一口熱茶,就放下了茶盅,問道:「皇上重病昏迷也有三個月了,你覺得皇上還會不會醒過來?」

    程訓離前天才去養心殿探望過皇帝,皇帝已經躺了三個月了,整個人瘦了一大圈,彷彿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太醫都說皇帝很難醒了。

    而且,就算皇帝醒了……

    程訓離的瞳孔越來越深邃,心跳砰砰加快,再一次看向了岑隱。

    岑隱又端起了茶盅,氣定神閑地飲著茶,那副成竹在胸的樣子讓程訓離的心一點點地落了下去。

    他認識岑隱多年,對於岑隱的了解,沒八九分,總也有五六分,岑隱這個人可不是一個任人揉搓的麵糰子,他有野心,有殺心,有決斷,有本事……

    他若是下定了決心,任何人都不能改變。

    包括皇帝也是。

    程訓離身子僵住,忽然意識到了一件事,以如今的局勢,就算皇帝醒了,又能如何?!

    皇帝「病」得太久了,久到岑隱已經大權在握。

    現在岑隱放任外面的流言肆虐,肯定是心裡有什麼打算的,要是岑隱真要牢牢地握著手裡的權力不肯放手,一個大病初癒的皇帝能從岑隱的手裡奪權嗎?!

    答案自然而然地浮現在程訓離心中。

    砰砰砰!

    他的心跳更快了,如擂鼓般迴響在耳邊,一下比一下重。

    他知道他必須做出抉擇,岑隱可不是什麼容易糊弄的人,想要左右逢源那是不可能的。

    不過短短几息時間,程訓離的背後已經沁出了一層冷汗,幾乎要中衣汗濕。

    他心緒飛轉,在心中權衡著利弊輕重,心裡很快就有了決定。

    「督主說得是。」程訓離抱拳道,聲音恭恭敬敬,身子也伏得更低了,目光下移。

    「去吧。」

    岑隱隨口打發了程訓離,程訓離也就退了出去,門帘被人隨意地打起又落下,在半空中來回晃動著,簌簌作響。

    「督主,」一旁服侍茶水的小蠍謹慎地出聲提醒道,「現在已經巳時了。」

    岑隱才剛拿過一份摺子剛剛打開,聞言抬起頭來,他應過她,今天會去看她蹴鞠。

    岑隱眸光一閃,又放下了手裡的摺子,吩咐道:「去備馬。」

    「是,督主。」小蠍立刻命了人去備馬。

    他們還沒出門,那個叫小竹的圓臉小內侍突然匆匆地來了,焦急地稟道:「督主,承恩公府請了江南神醫,還說服了一些宗室王爺,方才他們進了宮,正帶人衝去養心殿呢。」

    岑隱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淡淡道:「攔著。」

    他只給了這兩個字,就直接走了。

    圓臉小內侍一臉疑惑地看向了小蠍,督主這是要去哪兒?!

    當然是去看四姑娘蹴鞠了!小蠍沒好氣地斜了他一眼,覺得這小子實在是朽木不可雕也。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敵升級系統狂神進化快穿炮灰女配這裡有妖氣瘋狂升級系統
    我們是兄弟少年歌行穿越農女之楊柳兒腹黑總裁心尖寵清宮熹妃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