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641章 640如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641章 640如願字體大小: A+
     

    「可以可以!」何於申連連點頭道。

    何於申再次舉起了驚堂木,正要宣判,卻被又一個焦急的女音急匆匆地打斷了:「等等!我有話要說!」

    說話的正是封太夫人。

    攔著封太夫人的衙差請示地朝端坐在公案后的何於申看了一眼,見何於申揮了揮手,就收起風火棍,讓封太夫人走進了公堂。

    封太夫人壓抑著心頭的怒火,嘆了口氣,對著前方的安平道:「安平,事已至此……阿炎怎麼也叫了我十幾年的祖母,也上了封家族譜,就是封家的人了。」

    封太夫人勉強維持著端莊慈愛的樣子,自以為這番話說得很大度,在心裡寬慰自己:江氏說得是,現在封炎已經是其次,關鍵是端木緋。

    封預之還在氣頭上,聽封太夫人這麼一說,臉色發青,喊道:「娘……」

    「預之,你別賭氣!」封太夫人硬聲打斷了兒子。這次的事封家已經吃了大虧,怎麼也要保住端木緋!

    外面那些圍觀的人誰也沒想到封太夫人會是這番態度,多是面露驚色,有的人感慨這位封太夫人真是有情有義;也有人方才還聽到封太夫人低聲罵著要把安平、封炎母子趕出封家,心裡奇怪這才一眨眼的功夫,這位封太夫人怎麼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這時,端木緋忽然低低地「呀」了一聲,吸引了公堂上眾人的注意力。

    涵星轉頭朝她看去,挑了挑眉,就見端木緋咬了咬下唇,一臉為難地說道:「阿炎身世不明,我還是回去叫祖父取消婚約吧。」

    知端木緋如涵星當然知道自家表妹肯定不會因為身世什麼的就拋棄炎表哥,雙眸微微張大,感覺又有好戲可看了。

    涵星知道,封太夫人卻是不知道,臉色瞬間就僵住了,脫口道:「不行,不能取消婚約!」

    封太夫人一顆心直墜急下,心涼如冰。

    是啊,首輔府怎麼可能看得上一個無父無母、不知道從哪裡撿來的野種做女婿!

    況且,當年皇帝賜婚,賜的也是封家嫡長子,也就是說,這個時候,就算端木家悔婚,也不算是抗旨不遵!

    要是這樣的話,那麼他們封家還要留著封炎這個野種幹什麼?!

    安平看看封太夫人這副臉色就知道她在想什麼,紅艷的嘴唇一勾,淡聲揭破了封太夫人的意圖:「封家不是捨不得阿炎,是有利可圖吧!」

    安平這麼一說,那些旁觀的人一下子就自覺悟了。

    是啊,聽說這位端木四姑娘那可是堂堂首輔家的姑娘,這封家要的怕不是封炎這個與封家毫無血緣關係的人,而是為了封家與端木家的這樁親事。

    這封家人還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盤!

    那些圍觀的百姓看著封家人的眼神越發輕蔑,有其母必有其子,這一家子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尋常百姓不知道端木緋與岑隱的那層關係,何於申卻是心頭雪亮,知道封家真真惦記的怕是端木緋身後的岑隱!

    何於申看破不說破,只撿著能說的說:「封太夫人,你們封家若真在乎封炎,就不會出錢找人毀他名聲。」

    何於申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一記驚堂木拍下,就有幾個衙差把四個形貌各異、神情惶惶的男子押了上來,這四個男子正是方才在公堂門口煽風點火的四人。

    也不用衙差們動手,這四個男子就紛紛跪在了大堂的地上,一個個臉色都不太好看,嘴裡喊著「青天大老爺饒命」、「小的知錯」云云的話。

    「啪!」

    何於申又拍了一下驚堂木,這一次,拍得震天響。

    「公堂上不許喧嘩!」

    何於申一聲呵斥,四個男子嚇得臉色更白,皆是噤聲。

    何於申冷聲質問道:「說!你們幾人方才為何要在公堂門口大放闕詞,辱安平長公主殿下母子的名聲?!」

    話音落下的同時,那些衙差們就以風火棍敲擊地面,發出威嚇的聲音。

    公堂外的江氏臉色霎時一白,暗道不妙。她為了不留下線索,沒敢用府里的下人,而是讓人從外面找了些地痞。

    跪在堂中的四個男子嚇得魂都快沒了,這普通的百姓哪有不怕見官的,跪在最右邊的那個瘦巴巴的灰衣青年立刻喊道:「大人,我……小人招!是封家,是封家的人拿了一百兩銀子收買了小人幾個,讓小人幾個到公堂外胡言亂語,煽風點火,好壞了長公主殿下的名聲!」

    他一開口,其他三人也紛紛附和道:

    「青天大老爺明鑒!小人也就是拿銀子給人辦事而已!」

    「小人知錯了!」

    「小人以後不敢了!」

    這四人一邊說,一邊連連磕頭,沒幾下就把額頭磕得一片青紫。

    堂外的那些百姓和學子還記得這四人,此刻方知原來這四人竟然是封家收買來造勢的。

    想起剛剛自己也差點被這些居心叵測之人煽動,不少人都覺得有些羞愧。

    此刻,他們再看向封預之,心中的嫌惡之情更盛,這個什麼駙馬爺根本就是一個厚顏無恥、趨炎附勢、忘恩負義的白眼狼!

    還站在公堂中的封太夫人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只覺得顏面盡失,如石雕般僵立原地。她心裡既怨端木緋,又遷怒江氏沒把事辦好,這下,封家可真是面子裡子全部都丟光了!!

    這個江氏口口聲聲不會有問題,現在呢?!這都辦成什麼樣了!

    事情都發展到這個地步,就算自己再堅持說自家捨不得封炎,恐怕也沒人肯信了。

    端坐在太師椅上的安平悄悄地端木緋眨了下右眼,一雙鳳眸璀璨生輝。這小丫頭真機靈!

    何於申正好看到了這一幕,只當做沒看到。

    他清了清嗓子,做出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又拍了下驚堂木,道:「此案已經一目了然,本官在此宣判安平長公主殿下與封預之和離,從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長公主之子封炎隨長公主殿下改姓『慕』,與封家再無關係!」

    何於申令師爺把上次封預之已經簽了名的和離書呈給了安平,讓安平簽字后,一式兩份,安平和封家各留一份,並在京兆府中的檔案中備了案。

    塵埃落定。

    安平垂眸看著那封和離書,眸底閃閃爍爍,有些複雜。

    等了十八年,這才終於等到了這一日,以後,阿炎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姓「慕」了。

    何於申看看端木緋,又看看安平,感覺這兩位似乎都很滿意,心裡暗暗地鬆了口氣,又道:「來人,把封預之帶下去!」

    所謂的「帶下去」就是要把封預之拖下去關回大牢去。

    兩個衙差立刻就領命,當他們一左一右地鉗住封預之的腋下時,封預之這才回過神來,掙扎著道:「幹什麼?!你們放開我!」

    封太夫人也急了,試圖阻攔:「你們要幹什麼?!為什麼還要把預之關起來?」封太夫人心裡對江氏更是不滿,她不是說預之今天就可以放出來嗎?

    那兩個衙差根本不理會封太夫人,繼續把封預之往堂外拖……

    封預之掙扎得更厲害了,原本就有些鬆散的髮髻披散了下來,蓬頭垢面。

    封太夫人看著這一幕,更心疼了,腦子裡亂鬨哄的一片,她到現在還想不明白事情怎麼會發展到這一步,今日在公堂上發生的這一切完全都超出了他們原本的計劃。

    他們今日非但一無所獲,而且還血本無歸,以後他們封家要成為整個京城的笑話……

    不該這樣的!

    這一切都是因為……

    「端木緋!」

    封太夫人雙目赤紅地看向了端木緋,抬手指著她斥道:「你言而無信,你明明答應了,為什麼又不做!」

    「……」端木緋一臉莫名地看著封太夫人,根本就不知道她在說些什麼,乾脆就事論事,「封太夫人,朝廷做事,自有律法為憑,與我何干?!天子犯法尚與庶民同罪,是非對錯自有何大人來裁定,哪是我一個小女子可以置喙的!」

    端木緋目光清亮,一派義正言辭。

    周圍的那些學子們皆是頻頻點頭,面露讚賞之色,覺得這位端木四姑娘不愧是首輔家的姑娘,落落大方,言之有物。

    「你……你……」封太夫人狠狠地瞪著端木緋,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想說江氏不是已經說服了端木緋嗎。

    話語間,封預之被那兩個衙差粗魯地拖了下去,他的嘶吼聲也隨之遠去,公堂內登時就安靜了不少。

    「封太夫人,」何於申銳利的目光如利箭般射向了封太夫人,質問道,「你收買唆使地痞流氓誹謗長公主母子,還有什麼話說?!」

    「……」封太夫人再次驚住了,再也顧不上端木緋了。

    何於申又重重地敲了下驚堂木,步步緊逼道:「你,還不速速招供!」

    「是我!是我乾的!」

    這時,一個中等身量、穿鐵鏽色褙子的嬤嬤蒙頭沖了進來,直接跪在了封太夫人的身旁,對著公案后的何於申喊道:「何大人,收買這些地痞的事是我家太夫人無關,這一切都是小人所為!」

    「何大人,都是小人看不慣安平長公主殿下囂張跋扈,才會偷偷出手想教訓長公主殿下一番。我家太夫人完全不知情!」

    那嬤嬤卑微地匍匐在地,以額頭抵著地面,俯首認罪。

    封太夫人感激地看了嬤嬤一眼,心裡覺得江氏什麼的還不如她身旁的一個管事嬤嬤忠心耿耿。

    何於申遲疑了,指腹在驚堂木上摩挲了兩下。他知道這樣安平肯定不會滿意的,而且也不知道端木四姑娘是什麼態度。

    但是,照理說,既然都有人認罪了,就該結案了。

    「緋表妹,」涵星湊到端木緋耳邊,與她咬耳朵,「你看,這一看就是下人為了給主子脫罪,以為別人都沒長眼睛嗎?」

    端木緋煞有其事地點了點頭,「沒錯沒錯。跟戲文里演得一般無二,我記得至少在七八部戲里看過差不多的戲碼。」

    「是啊。」涵星笑眯眯地附和道,「最近九思班剛開的一齣戲不就有差不多的劇情?哎,老套死了,這九思班實在該考慮換一個人來寫戲本子了!」

    兩個小姑娘說話的聲音不響但也不輕,公堂上的很多人都聽到了,封太夫人當然也聽到了,布滿皺紋的老臉就像是被人當面甩了一巴掌似的,臉色很不好看。

    指桑罵槐!這兩個丫頭分明就是指桑罵槐!封太夫人死死地攥緊了手裡的佛珠串。

    跪在地上的那嬤嬤連忙申明道:「是小人!一切都是小人所為,與我家幾位主子沒有一旦干係!」

    那些圍觀的百姓與學子其實也能看出這其中的貓膩,畢竟這種下人替主子背鍋或者下屬替長官擔責的事無論是在朝堂上還是在民間,都不少見。

    就這麼讓封家人逃過一劫也委實是讓人覺得不公。

    可是沒有證據,這裡又有人認罪,何於申思來想去,也對這種狀況束手無策,心裡暗暗嘆氣,只能準備判了。

    何於申不知道第幾次地舉起了驚堂木,就在這時,公堂外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

    跟著,就聽一個尖細的聲音沒好氣地喊著:「讓開!都讓開!」

    那些聚集在公堂門口的百姓被人驅逐到兩邊,讓出一條道來。

    只見一個年過旬三旬、形容枯槁的青衣內侍帶著一個圓臉小內侍朝著公堂方向來了。

    那些衙差全都不敢攔著他們,任由他們一路暢通無阻地走到了公堂中央。

    青衣內侍背手而立,面龐上面無表情,雙目中寒芒如電,看著公案后的何於申淡淡道:「何大人,督主讓咱家來看看,這是審到哪兒了?」

    那些百姓雖然不知道此人的身份,但是看他做內侍的打扮,心底猜測他是不是宮裡的貴人派來的。

    何於申當然認得這青衣內侍乃是東廠掌刑千戶曹由賢,曹由賢可是岑隱的親信,京中的官宦人家又有誰人不知,封太夫人自然也知道,心裡咯噔一下。

    何於申咽了咽口水,心中暗道:這事怎麼驚動督主了?!難道是因為端木四姑娘!?

    何於申神情複雜地看了正笑吟吟地與涵星咬耳朵的端木緋一眼,默默地把手裡的驚堂木放了回去,在心裡對自己說,他必須要好好表現表現了。

    「曹千戶,」何於申連忙站起身來,恭恭敬敬地回道,「有人挑唆幾個地痞,方才在公堂外造謠生事,意欲壞安平長公主殿下與封……咳,是慕公子的名聲……」

    何於申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封家的管事嬤嬤站出來認罪的經過都一一地說了。

    曹由賢淡淡地朝跪在地上的那個嬤嬤看了一眼,心頭一片雪亮。他一看就明白了,這是下人要替主子認罪呢!

    曹由賢抬手指向了封太夫人,理所當然地說道:「還審什麼審,把人抓起來不就完了!」

    「……」何於申眼角抽了抽,大概也唯有東廠敢這麼說了!

    封太夫人雙目瞪圓,不敢置信地看著曹由賢,脫口道:「你敢!」

    曹由賢嗤笑地勾了勾唇,抬手撣了下肩頭根本就不存在的塵土,不耐煩地催促何於申道:「動作快點!」

    何於申只覺得額頭一陣陣的抽痛,勉強擠出一個笑容,想說沒證據,然而,他的話還沒出口,封太夫人就已經扯著嗓門對著曹由賢嚷了起來:

    「你有什麼證據,憑什麼把我抓起來!這可是天子腳下,有王法的!」

    「我們封家可是百年勛貴,世襲的誠意伯!」

    封太夫人把下巴昂得高高,彷彿一頭咯咯叫個不停的老母雞似的。

    「證據?」曹由賢扯了扯嘴角笑了,那陰陽怪氣的笑容讓人看得心裡發寒,「要證據還不簡單?!正好咱家現在閑著無事,一會兒就讓小的們去封府坐坐。」

    他說得輕描淡寫,但是何於申、封太夫人與江氏聽著都是心裡一驚,心驚肉跳。

    這哪是去坐坐啊!

    東廠要是一去封家,豈不就是抄家了?!

    想到了這些年,京城裡那些被東廠抄過的府邸,滿堂陷入一片死寂,封太夫人眼角一跳一跳。

    這哪家哪戶沒點見不得光的陰私,東廠想抓人把柄還不簡單。

    本來也就是一件小事,不過是收買地痞辱罵安平大長公主罷了,罪不及死,可要是東廠一去,找到點什麼,說不定就是抄家滅族的大禍了!

    說句不好聽的,就算封家乾乾淨淨,東廠想折騰,不就是一句話的事嘛!

    何於申表情微妙地看著曹由賢,心道:這東廠無論說話還是行事果然是狠!

    封太夫人的心都快要揪起來了,臉色發白,這整個大盛朝誰沒聽過東廠的赫赫威名,誰又敢讓東廠去家裡走這麼一遭?!

    見封太夫人支支吾吾的樣子,公堂外的一個年輕學子拔高嗓門叫了起來:「封太夫人,你們封家要是無愧於心,有什麼不敢讓人去查的!」

    「就是就是!」

    「別是心中有鬼,不敢讓人去查吧!」

    另外也有幾個學子你一言我一語地附和著,把封家鄙夷了一番。

    封太夫人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江氏這一會兒也完全驚住了。

    她自認智謀過人,一切的安排也都是妥妥噹噹的,誰能想事情竟然發展到了這一步。

    她敢讓東廠抄家嗎?

    她當然不敢!

    但是若太夫人真的被問罪,那麼今日這一遭,封家可就輸得顏面全無了。

    江氏下意識地看向了端木緋。誰都知道,仗著岑隱的偏寵,東廠上下對端木緋恭恭敬敬,只要端木緋說一句話,這件事也就能了了。

    端木緋也注意到了江氏的目光,沖她甜甜地笑了起來,眉眼彎彎,一副天真可愛、人畜無害的樣子。

    如江氏所願,端木緋開口了,嬌俏地說道:「曹千戶,你這主意真不錯!」

    曹由賢扯出了一個殷勤的笑容,拱了拱手道:「四姑娘多獎了。」他似乎極不上擅長微笑,笑得比哭還難看。

    他身邊圓臉小內侍低眉順目,心中暗道:千戶還是別笑了,免得嚇著了四姑娘。

    曹由賢再次看向了前方的何於申,用尖細的聲音說道:「何大人以為如何?」他輕描淡寫地說著,彷彿是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小事。

    何於申還有什麼不明白的,趕緊道:「卓氏,你可認罪。」

    封太夫人的臉色一片煞白,沒有一絲血色,她已經被逼到了進退兩難、走投無路的地步了。

    她要是不認罪,就是等著東廠去抄家。

    她要是認罪,她都這把年紀了,難道要去受那牢獄之苦嗎?

    「我……我……」

    封太夫人結結巴巴地說了兩個字,突然兩眼一翻,身子軟軟地倒了下去,伏在地上一動不動。

    「太夫人。」跪在地上的嬤嬤連忙去查看封太夫人的狀況。

    「母親!」

    公堂外的江氏拎著裙裾試圖衝進去,卻被兩個衙差以風火棍擋下了。

    衙差毫不懂憐香惜玉,不客氣地把風火棍一推,江氏踉蹌地往後退了一步,幸好她的嬤嬤眼明手快地扶住了她。

    江氏眉頭緊皺,手足無措地站在公堂外。

    下一瞬,就看到公案后的何於申重重地敲響了驚堂木,朗聲道:「封卓氏挑唆收買地痞,辱罵安平長公主母子,罪證確鑿,依《大盛律》,當處枷號一個月發落……」

    這字字句句全都清晰地湧入到了封太夫人的耳中,封太夫人原本只是裝暈,想著現在先把這件事含混過去,卻不想事情再一次失控了……

    一瞬間,封太夫人感覺周圍的空氣好像被人抽空了,胸口傳來一陣強力的窒息感,似有一口氣梗在了那裡。

    她眼前一黑,意識徹底被黑暗籠罩,之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把人帶下去!」

    何於申可不管封太夫人是真暈還是假暈,一聲令下,立刻就有兩個衙差帶上了一具木枷,套到了封太夫人的頭上,又粗魯地把她好似麻布袋似的拖了下來。

    接下來,那四個地痞流氓也被一一判了刑。

    何於申見曹由賢沒說話,想來對自己的判決還算滿意,心裡鬆了一口氣,拍著驚堂木道:「退堂!」

    這兩個字落下的同時,也代表著這場鬧劇結束了。

    外面圍觀的那些百姓也開始陸陸續續地散去了,不少人言語間還有幾分意猶未盡。

    江氏直愣愣站在公堂大門口,腦子裡混亂如麻,幾乎無法冷靜地思考,攥緊了手裡的帕子,心道:這端木紜到底是怎麼回事?!她難道不擔心自己把她那些見不得人的醜事說出去嗎?!

    這等醜事一旦被外人知道,她必定會聲名掃地,怕是會被端木家送去庵堂青燈古佛一輩子!端木紜真的不怕嗎?!

    先不管端木紜……現在,自己該怎麼辦呢?!

    江氏眸光一閃,飛快地抬手扯了下身旁的老嬤嬤的袖口。

    老嬤嬤是江氏的奶嬤嬤,對主子的心意最了解不過,唉聲嘆氣地咕噥道:「有道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哎,長公主殿下未免也太……」

    「夫妻和離和離,本就是以和為貴,鬧成這樣……哎!」

    老嬤嬤的每一句都是欲言又止,每一句也是意味深長,引人多想,語外之音就是在說安平既絕情,又會鬧騰。

    一旁幾個還沒離開的學子也聽到了,朝江氏與那老嬤嬤看了過來,目露鄙夷之色。

    「長公主殿下光明磊落,堅如磐石,韌如蒲草,哪是爾等這等無知卑劣的之人可以抹黑的!」

    「不錯,安平長公主殿下不愧是崇明帝的胞妹,有乃兄之風!」

    聽這些人對安平格外推崇的語氣,江氏心涼如冰,知道大勢已去。想要借著這些迂腐的文人學子造勢看來是不可能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神話帝皇快穿:虐渣指導手冊光腦武尊我全家都是穿來的隱婚神秘影帝︰嬌妻,玩
    屠神之路無敵升級系統狂神進化快穿炮灰女配這裡有妖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