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629章 628送妾(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629章 628送妾(二更)字體大小: A+
     

    大門口一片喧嘩嘈雜,她們的馬車停在東角門外等了近一盞茶功夫,才被兩個門房婆子誠惶誠恐地迎進了府。

    馬車裡的端木紜皺了皺眉,正要問發生了什麼事,就聽儀門方向傳來一陣歇斯底里的哭喊聲:

    「老爺,老爺,你還好吧?!」

    「父親真是好狠的心啊!」

    「怎麼……怎麼會把你打成這個樣子?!」

    那聲音尖銳得幾乎能撕破耳膜,即便不看,她們也知道這聲音的主人是三夫人唐氏。

    馬車很快就停穩了,丫鬟過來扶三位姑娘依次下了馬車。

    端木緋朝聲音傳來的方向望了一眼,就見端木期被兩個膀大腰圓的婆子攙扶在一把轎椅上,他臉色蒼白,髮髻鬆散,連衣衫都一些凌亂,大呼小叫著說「疼」。

    唐氏、端木緣、端木玹等三房人都緊張地圍在端木朝身側,幾人又哭又喊,亂成了一鍋粥。

    唐氏緊張地扯著嗓門叮囑道:「你們小心點,小心點!別弄傷了老爺!」

    端木緣捏著一方帕子抽噎不已,俏臉發白,嘴裡喊著:「父親。」她哭得梨花帶雨。

    「大夫呢?」端木玹緊張地吩咐身旁的一個嬤嬤,「大夫請來了沒有?」

    「已經去請了……」

    混亂中,端木期和轎椅就被幾個僕役抬走了,三房幾人的哭喊聲也隨之遠去……

    這到底是怎麼了?!

    端木紜、端木緋和涵星面面相看,一頭霧水。

    周圍門房的下人們都在交頭接耳地竊竊私語,可是當她們的目光望過去時,那些下人又噤聲不語,一副生怕被主子怪罪的樣子。

    端木紜也不著急問,帶著兩個妹妹先回了湛清院,然後就讓人去把張嬤嬤找來。

    與張嬤嬤一起進東次間的還有小狐狸,小狐狸在端木緋的裙裾邊蹭了蹭,然後靈活地跳到了端木緋的膝頭,乖巧地趴著。

    「張嬤嬤,三叔父到底出了什麼事?」端木紜開門見山地問道。

    張嬤嬤臉上有些複雜,朝涵星看了一眼,心想:這件事雖然是家醜,但是四公主也不算外人,而且這事也瞞不住人,怕是明天就要傳得整個京城都知道了。

    張嬤嬤理了理思緒,稟道:「大姑娘,老太爺今兒親自去吏部給三老爺辭了官。」

    端木紜揚了揚眉,並不意外,昨天祖父就提過要讓端木期辭官。

    張嬤嬤接著道:「三老爺是擅自離開任地,吏部按律已經奪了三老爺的功名,以後終身不得任用,而且還當眾笞了三老爺三十大板,罰銀五千兩,以儆效尤。下午未時,吏部就來人把三老爺拉去笞了,剛剛才送回來。」

    端木緋慢慢地摸著膝頭的小狐狸,心知肚明三叔父端木期這次算是自己撞到了槍尖上。

    祖父端木憲從來就稱不上一個大公無私、剛正不阿的人,如果端木期不是趕在如今這種「敏感」的時期,端木憲多半是會幫著這個兒子糊弄過去的,偏偏啊,時機不好。

    大皇子慕祐顯才剛剛回京,端木憲此刻正提心弔膽著,生怕行差踏錯。

    尤其現在有承恩公府的教訓就在眼前,端木憲除了暗自痛快外,也在暗暗警惕自家千萬別重蹈承恩公府的覆轍。

    這段時日,端木憲時不時地就會和端木緋嘀咕一二,因此端木緋最了解端木憲的心思了。

    現在三叔父端木期就這樣貿貿然地突然回京,很容易被人當作攻擊端木家的把柄,與其害了整個端木家,端木憲寧願狠狠心,自己去掉這個把柄。

    由端木憲出面主動告罪,讓端木期辭官,該罰就罰,是現在最好的選擇。

    端木憲做事從來就是這樣殺伐果斷,否則他也不可能憑一己之力就坐到堂堂首輔的高位。

    「三舅父怕是還做陞官的美夢呢。」涵星皺了皺小臉道,嬌氣地說道,「要是像他這般偷跑回來還能升官發財,這跟仗著四皇子上躥下跳的承恩公府又有什麼不同?!」

    就算是最單純的涵星,昨天也都看出端木憲對於端木期擅自回京十分不滿。

    端木紜慢慢地用茶蓋拂去茶湯上的浮葉,淡聲道:「怕是三叔父他們體會不到祖父的用心,以為祖父故意要逼死他們呢。」

    笞三十雖然有些重,卻也不至於到要死要活的地步,看方才他們在儀門那裡哭天喊地的做派,怕是還要鬧呢!

    張嬤嬤笑了,嘲諷地說道:「大姑娘,您猜得沒錯。方才三夫人正在那邊鬧騰呢,說老太爺不顧父子親情,要把三房逼上絕路,三夫人還說要全家一塊兒上吊。」

    這三夫人走了四年多,真是一點長進也沒有,還是動不動一哭二鬧三上吊。

    張嬤嬤不敢苟同地搖了搖頭,「奴婢看著這幾天估計還有的鬧,方才三夫人還說要回娘家找人做主呢!」

    三個小姑娘也就是聽個熱鬧而已。

    涵星的注意力早就有一半轉移到了端木緋膝頭的小狐狸身上,端木緋看著好笑,把小狐狸抱給了涵星。

    涵星摸著小狐狸柔順的白毛,一下又一下,滿足了,嘴裡隨口嘀咕道:「三舅父和三舅母這才剛回來,就這般上躥下跳的,也不知道被什麼迷了心竅。」

    涵星說者無心,端木緋卻是聽者有意。

    端木緋端起了手邊的青花瓷茶盅,若有所思地眯了眯眼。

    說起來,三叔父端木期回京的時機委實也太巧了點,彷彿是正好趕在大皇子之後回來的。

    端木緋慢慢地把茶盅湊到了唇畔,心裡琢磨著要不要提醒一下祖父。

    不過,以祖父現在這種處置方法,不管有沒有自己提醒,應該也出不了什麼岔子。

    的確!端木憲這一次可以算是雷厲風行,在端木期回京的次日,就親自去吏部辦好了一切,甚至主動拿出了五千兩罰銀,並公開表示,端木期是抱病回京的,所以,會送他去莊子上養病。

    這麼一來,連最後一個把柄都堵住了。

    不管有沒有人在背地裡罵端木憲狡猾,至少明面上滴水不漏。

    而端木期也在次日一早就被火速地送到京郊的莊子上去「養病」了。

    三夫人唐氏在鬧了一晚上后,又一次被端木憲這番毫不留情的決定給嚇到了,與幾個子女就像是無頭蒼蠅似的在屋子裡打轉。

    「玹哥兒,緣姐兒,連你們爹都被你們祖父送去莊子了,你們祖父的心也太狠了!」

    「怎麼辦?你們祖父會不會把我送去廟裡、道觀什麼修行?」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斃。緣姐兒,你還是給我回唐家住上一陣子,避避風頭吧。好不容易才從汝縣那鬼地方回來,我可不想再去莊子、廟裡受苦了!」

    「你們看,這幾年,我頭上多了多少白髮!不行,緣姐兒,我們現在就走。」

    唐氏說走就走,當天她就帶著女兒回了娘家,想避避風頭。

    全府的下人就看著三老爺夫婦倆這才剛回來沒兩天又走了,一頭霧水。

    也就短短一天,端木府又重歸平靜。

    端木緋暗暗贊道:祖父做事一向是這麼果決的。

    她也沒工夫想這些,唐氏剛走,端木紜就帶著她出門了。

    等到上了馬車,端木緋才知道,她們這是要去安平長公主府告狀……

    她們一直用過了午膳才從公主府出來,緊接著,端木緋又獨自坐著馬車去了封府。

    端木緋的到來讓封府炸開了鍋。

    門房婆子急匆匆地跑去通稟封太夫人:「太夫人,端木四姑娘求見。」

    坐在羅漢床上的封太夫人聞言,手裡的茶盅差點沒滑落,先是一驚,跟著唇角微微翹了起來。

    果然,端木緋果然還是來了!

    本來昨天封從嫣、宋婉兒被趕出王府,封太夫人還挺忐忑的,生怕出了岔子,但現在看來,端木緋終究還是怕了吧。

    也是,自己怎麼說也是封炎的祖母,孝道大於天。

    端木緋既然是未來的封氏婦,就不得不敬自己這個長輩幾分,不得不被自己拿捏!

    封太夫人慢慢地淺啜了兩口熱茶水,端著架子道:「去把端木四姑娘迎進來吧。」跟著,她又吩咐身旁的大丫鬟道,「去把大姑娘和表姑娘請來。」

    門房婆子和大丫鬟連忙領命,風風火火地退了出去。

    近兩盞茶后,一個相貌清秀的青衣小丫鬟就領著端木緋來了。

    封太夫人用一種挑剔的目光上下打量著端木緋,今日端木緋穿了一件緋色芙蓉纏枝花刻絲褙子,下面是粉色挑線長裙,一頭烏黑濃密的青絲挽了一個雙鬟髻,頭上戴著一對嵌著紅寶石的珠花,鮮艷奪目的紅寶石襯得她一雙大眼如星辰般明亮澄澈,顧盼間落落大方。

    十四歲的小姑娘已經隱隱有了少女特有的玲瓏曲線,彷如一朵嬌花般綻放了。

    端木緋走到封太夫人跟前,笑吟吟地對著她微微頷首:「封太夫人。」

    封太夫人嘴角一僵,捏住手裡的紫檀木佛珠。

    這端木家的小丫頭見了長輩居然都不行禮,這也太沒規矩了吧!

    也是,端木家不過是寒門,甚至連腿上的泥都還沒洗乾淨,教出來的姑娘又能上什麼檯面!

    哎,她好好一個孫子卻要配個這麼沒規沒矩的丫頭,也就是有岑隱的門路罷了!

    算了,懶得跟個小丫頭計較。

    封太夫人淡淡道:「端木四姑娘,坐下說話吧。」

    與此同時,封府的丫鬟連忙給端木緋上了茶和點心,然後垂首退到了一邊。

    廳堂里陷入一片沉寂。

    角落裡的一隻青白釉三足香爐中,正在裊裊地升騰起縷縷青煙,淡淡的熏香味瀰漫在空氣中,安詳寧靜。

    端木緋氣定神閑地端起了茶盅,慢慢地品著茶。

    這普洱茶不錯,秋季最適合喝這種發酵茶,可養陽氣。

    這應該是二十年的普洱茶吧,保存得不錯,還有這熏香應該是江南品香堂的十品香,這封家人倒是還有幾分品味。

    端木緋細細地品著茶,從容閑適,彷彿她是在自個兒家裡的似的。

    沉默在空氣中蔓延,屋子裡靜得落針可聞。

    丫鬟們似乎感覺到那種緊繃的氣氛,一個個噤若寒蟬。

    沉默持續了近一盞茶功夫,還是封太夫人先按耐不住了,她裝模作樣地淺啜了一口茶,問道:「端木四姑娘,不知你今日造訪有何事?」

    端木緋放下茶盅,微微一笑,道:「封太夫人,我就是來請個安的,就要告辭了。」

    「……」封太夫人一下子摸不準了,慢慢地捻動著手裡的佛珠串。

    她正要開口,帘子外傳來了丫鬟的行禮聲:「夫人,大姑娘,表姑娘。」

    緊接著,門帘被人從另一邊打起,三道倩影魚貫而入,走在最前面的封預之的平妻江氏,跟在她身後的是封從嫣和宋婉兒。

    封太夫人順勢改了口:「端木四姑娘難得來了,就多坐一會兒吧。」

    江氏、封從嫣和宋婉兒三人走到羅漢床前,先給封太夫人行了禮,然後又紛紛給端木緋見禮:

    「端木四姑娘。」

    「姐姐。」

    端木緋徑自飲茶,既沒看這三人,也沒理會她們。

    她這副愛搭不理的樣子讓封從嫣和宋婉兒面色微僵,唯有江氏還是淺笑盈盈,她悄悄地拉了拉宋婉兒的袖子。

    「姐姐。」宋婉兒上前了半步,對著端木緋微微一笑,「我聽嫣表妹說,姐姐不止是性子好,而且琴棋書畫無一不精,是京城聞名的才女。我雖才疏學淺,不過對琴道頗有幾分興趣。」

    她長得並不算絕美,不過一身肌膚尤為白皙細膩,如白瓷般水潤光滑,微微一笑時,猶如那枝頭的白玉蘭在風中微微顫顫,柔美脫俗,並不具侵略性,讓人看著就心生好感。

    端木緋不說話,封從嫣就幫著往下接:「表姐,難得端木四姑娘在此,我看擇日不如撞日,你乾脆請端木四姑娘請教一番吧。」

    「那我就獻醜了。」宋婉兒赧然一笑,又連忙吩咐丫鬟去取她的琴,然後對端木緋說道,「姐姐,我最近偶然得了一個殘譜,費了幾個月才將其補全,正好今日請姐姐指點一番,興許哪裡還能查漏補缺。」

    「表姐,你就別謙虛了,依我看你那曲《荷風》已經補得十全十美了……」

    眼看著這對錶姐妹倆在那裡一唱一搭地說了好一會兒,端木緋從容地放下了手裡的茶盅,笑眯眯地說道:「你們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封太夫人就等著端木緋這句話呢,登時就笑了,笑得眼角得褶子都擠在了一起。

    她努力地做出一副親和慈祥的樣子,語調慈愛地說道:「端木四姑娘,我這外孫女從小和阿炎青梅竹馬長大,兩人也是彼此情投意和……」

    封太夫人說到這裡,宋婉兒半垂下眼帘,那纖長濃密的眼睫微微顫動了兩下,如白瓷般細膩的肌膚上也泛起了淡淡的紅暈,眼波流轉,欲語還休,令人看著不禁心生憐惜之情。

    封太夫人看了宋婉兒一眼,圓盤似的的老臉上頗有幾分唏噓與感慨,「封家與宋家本就是姻親,知根知底,本來我們幾個長輩早就想著要讓他們兩個小的親上加親的,沒想到皇上忽然賜了婚。皇上金口玉言,這聖旨賜婚自然是不可違抗,」封太夫人無奈地嘆了口氣,語調更柔和了,「我想來想去,不如就讓婉兒給阿炎當個二房,豈非兩全其美。」

    「婉兒自小就是個乖巧聽話的,性子柔順,決不會越過姑娘的。」

    隨著封太夫人的一字字、一句句,宋婉兒的頭垂得更低了,紅暈自臉頰蔓延到耳根,一雙素手緊緊地攥著手裡的帕子,連指尖都是紅的。

    在場其他人的視線全都集中在她身上,目光灼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星辰變蜜寵田園:山裡漢子俏廚另類保鏢:龍潛都市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桃運雙修
    末日樂園蓋世雙諧絕世狂仙生活系男神合體雙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