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618章 617得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618章 617得罪字體大小: A+
     

    肖天看著涵星若有所思的樣子,也不再多說,只顧著繼續吃東西,等把桌上的點心全部掃蕩一空后,他終於滿足了。

    哎呀,推人那可是力氣活,花掉的力氣當然要用食物補回來。

    他喝了兩口茶又擦了擦嘴,吩咐露華閣的一個侍女把打包的點心給拿來了,然後就揮了揮手道:「我走了。今天多虧你們讓我看了一場不要錢的好戲,我下次再去找你們玩啊!」

    端木緋也揮了揮手,笑呵呵地說道:「肖公子,要是有人去找你『麻煩』,你就報首輔府的名字。」

    她一副「我給你當靠山」的樣子,逗得少年忍俊不禁地笑了出來,又揮了揮手,沒回頭直接就邁出了大堂的大門。

    侍女看著肖天的背影欲言又止,這位肖公子吃了又拿,還沒給銀子呢!可是他看著與端木四姑娘、四公主是舊識,而且還挺親近的……

    端木緋沒注意到侍女那微妙的眼神,怔怔地看著少年離開的背影,他出了大門,就往右轉去,沒一會兒,就沒影了。

    端木緋的心神有些恍惚,說起來,她與肖天不過是萍水相逢,馬市、大慶鎮加上這次在露華閣,他們總共也不過是見了三次而已,每一次都是來去匆匆,其實也沒說上幾句話。

    明明,她心知肚明他的來歷十有八九很有問題。

    但他那副笑眯眯的樣子,卻總能輕易的瓦解她的戒心……

    端木緋收回目光,又看向了放在桌上那個包著糖球的油紙包。

    「緋表妹,」涵星把手伸到端木緋獃滯的雙眼前,晃了晃,「你剛才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端木緋這才回過神來,她也沒避諱其他人,坦然地直言道:「我怕謝家去找他的麻煩。」

    許是端木緋真有幾分鐵口直斷的本事,肖天的確是遇到麻煩了。

    他才離開露華閣,來到與中盛街相鄰的上南街,就察覺自己被人盯上了。

    他跑,對方追。

    一跑一追間,那六個高大健壯的青衣大漢把他堵在了一條狹窄無人的巷子里,直逼到肖天退無可退,後面就只剩下一道斑駁的高牆了。

    肖天自認身量不矮,可是與這幾個比他高出小半個頭的北方漢子相比,卻是硬生生地被襯成了狼堆里的小綿羊。

    「你以為你還能往哪裡逃!」為首的虯髯鬍發出不屑的冷笑聲,又朝肖天逼近了半步。

    他身後的其他幾個大漢也都刷刷地拔出了腰側的長刀,一個個冷笑連連,凶神惡煞。

    雙方相距不足一丈。

    「你們是找我的?」肖天一手拎著點心盒子,一手指著自己笑眯眯地問道,站沒站相,彷彿對自己的處境毫無自覺似的。

    虯髯鬍覺得少年是在裝傻,扯了扯嘴角,厲聲道:「找的就是你!你得罪了我們姑娘,還想全身而退?!」

    他們都是承恩公府的人。

    方才謝向菱在露華閣吃了大虧,當然不肯善罷甘休,既然不能從京兆府那裡走明路,她乾脆就走暗路,吩咐人盯著露華閣。

    她一時半會兒還收拾不了端木緋,就不信連一個區區的外鄉人都收拾不了。

    原來真是找他的啊。肖天樂了。他笑呵呵地看著這幾人,哎呀,就這區區幾人,看著花拳繡腿的,本來也沒什麼,就是他身上還帶著一盒金貴的點心,可別叫他們碰壞了。

    對了!

    要是點心碰壞了,就讓他們一賠三,不,賠十。

    想通之後,肖天安心了,打了個哈欠問道:「你們要一個個上,還是一起上?」

    沒等對方回答,他就自己說道:「算了,還是一起上吧,這樣快點,我還要趕著回客棧睡回籠覺呢。」

    肖天三言兩語彷彿火上澆油般讓虯髯鬍等人徹底地失控了!

    「兄弟們,上!」

    虯髯鬍持刀的大臂一揮,幾個大漢衝上前去,肖天不動聲色地摸向了腰間……

    就在這時,巷子口傳來一聲男子的厲喝:「是誰在那裡滋事!!」

    男子的聲音如天際旱雷直擊而下,虯髯鬍等人瞬間彷如凍結似的停了下來,一個個都回頭朝巷子口望了過去。

    四個人高馬大、身形健碩的年輕男子大步流星地朝這邊走了過來,這四人步履帶風,形容威儀,便是不說話,就這麼信步走來,就帶著一種不怒自威的味道。

    肖天的手指在腰間的錦帶上輕輕地摩挲了兩下,嘴角依舊彎彎,烏黑的瞳孔中精光四射。

    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四個人不簡單,可比謝家這夥人要厲害多了。

    四個年輕男子在兩三丈外停下了腳步,為首的是一個小麥色肌膚的小鬍子,冷眼掃視了肖天和虯髯鬍一行人一番。

    他從懷中摸出一塊還沒巴掌大的腰牌,晃了晃就收了起來,沉聲道:「錦衣衛。」

    虯髯鬍等人的面色霎時就變了,面白如紙。

    「你們好大的膽子,膽敢在京城持械!你們知不知道這是尋釁滋事罪?!」小鬍子冷哼了一聲,聲音冷厲,目光如電,揮手下令道,「把持刀的幾個全都給我全抓了!」

    小鬍子四人雖然既沒有穿錦衣衛的飛魚服,也沒有佩綉春刀,但是他們腳上穿著皂靴。

    再說了,這京城可是天子腳下,誰敢冒充錦衣衛!!

    虯髯鬍清清嗓子,上前了一步,對著那小鬍子賠笑道:「這位大人,我們是承……」

    他想說他們是承恩公府的人,希望對方能看在承恩公府的顏面上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反正他們也還沒動手。

    然而,小鬍子根本就不想聽他多說,直接冷聲打斷了他:「我管你是哪門哪戶的,天子犯法與庶民共同罪!你要是有什麼話,跟我們回去再說吧!」

    「還是……你們要拒捕?」小鬍子故意放緩了語調,一字一頓,威脅之意溢於言表。

    誰不知道錦衣衛驕橫跋扈,這要是被他們殺了,那也是白死!

    虯髯鬍結結巴巴地說道:「不……不敢。」

    他帶來的幾個大漢全部都灰溜溜地交出了武器,跟著小鬍子四人走了。

    沒一會兒,這條狹窄的巷子里就只剩下了肖天一人。

    風一吹,一片落葉從巷子一側的高牆上飛了過來,打著轉落了下來,一圈又一圈……

    肖天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還有一種置身夢境的不真實感。

    他忍不住捏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疼痛感告訴他,這不是夢。

    他就這麼脫險了?

    京城治安竟然這麼好?

    一有人尋釁,錦衣衛就立刻趕到了?

    肖天腳下還有飄,慢吞吞地朝巷子口走去,心底又難免有那麼一絲絲惋惜:哎,本來他還想著黑吃黑,訛點點心呢。

    走到巷子口時,肖天習慣地先左右看了看,目光在看到上南街與中盛街的交叉口時,停頓了一瞬。

    路口,兩個熟悉的小姑娘正在探頭探腦地四下張望著。

    他距離她們至少有七八丈遠,聽不到她們的聲音,只能大致從端木緋的口型來判斷,她似乎說了「肖天」這兩個字……

    「緋表妹,那個肖天走得還真快,這麼快就跑沒影了。看他挺機靈的,應該不會被謝家人抓去吧?」

    「要不,我們再往那邊去看看……」

    見兩個丫頭朝自己這邊張望過來,肖天連忙退了半步,借著巷子藏匿身形。

    她們是在找他嗎?!

    肖天英氣的劍眉斜斜地一挑,朝方才那伙錦衣衛離開的方向看了一眼,唇角翹起,約莫猜到這兩個丫頭是不是擔心有人會找他麻煩。

    肖天轉過身,往另一個方向離開了,勾在指間的點心盒子在身後一搖一擺。

    該回客棧了,否則凌白該著急了吧。

    他在街上東晃西盪,逛了兩圈,才意猶未盡地回了雲賓客棧。

    他的後方,一個身著藍衣的年輕男子始終不近不遠地跟著他,年輕男子相貌平凡,卻又身手敏捷,藏匿於人群中時,泯然眾人。

    京城的街道上,川流不息,喧喧嚷嚷,方才那條巷子里的那點齟齬根本就沒人在意。

    小鬍子一行人把謝家那伙人押回了詔獄,只不過不是錦衣衛的詔獄,而是東廠的詔獄,之後,小鬍子就獨自去求見岑隱。

    「督主。」

    岑隱就坐在書案后,他的案上一如往日般堆著一疊疊的公文與摺子,屋子裡瀰漫著淡淡的墨香、書香與茶香。

    若是不說這裡是東廠,普通人怕是要以為這是哪戶書香門第的書房。

    岑隱從案頭的摺子中抬起頭來,一邊端起茶盅,一邊問道:「查得怎麼樣?」

    小鬍子維持著抱拳的姿勢,立刻就答道:「那位肖公子的路引是偽造的。」

    「那天他和同伴是跟四姑娘他們一起進的京,所以城門守衛沒有查他的路引,不過在住進雲賓客棧時,掌柜有記下路引上的公文。屬下看了,是偽造的。」

    「他們確實是從晉州來的,帶了馬,偽裝成馬商。肖公子的一些同伴正在大慶鎮附近的松河鎮,肖公子來京城應該是為了打探消息。」

    「還有,屬下懷疑他們可能是晉州的山匪,目前已經派人去晉州繼續查了。」

    小鬍子說是可能,其實心裡至少有七八分的把握。

    本來要查一個人容易得很,沒人能挨得住東廠的審訊,但是督主有命,所以,他們也只能用這種迂迴周折的方法跑一趟晉州了。

    岑隱慢慢地飲著茶,小鬍子接著稟道:「督主,肖公子最近一直在京城裡四下打探,今天他去了露華閣,偶然遇上了四姑娘和四公主殿下,還跟她們打聽了。」

    聽到端木緋,岑隱挑了挑眉,問道:「怎麼回事?」

    小鬍子極會察言觀色,便把今日發生在露華閣的事細細地說了,從肖天打探消息一直後來謝向菱落水,全都稟了。

    岑隱薄唇一翹,狹長的眸中柔和了兩分。這小丫頭真是熟通仗勢欺人之道。

    小鬍子又繼續往下稟,把後來謝家派人去堵肖天的事也都一一說了:「……屬下已經把謝家那伙家奴帶回了東廠,不知該如何處置?」

    他們是奉命「盯著」肖天和凌白,其他的事本來不用管,但是小鬍子瞧著方才在露華閣里肖天與端木緋還挺親近的,顯然關係還不錯,因此見肖天被謝家人堵上了,乾脆就出手幫了一把。無論肖天究竟是何身份,以後督主又都打算如何處置,那都是以後的事。

    「打。」岑隱放下茶盅,淡淡地吩咐道,「然後……丟到承恩公府。」

    「是,督主。」

    小鬍子立刻抱拳領命,一聽就知道督主這是在四姑娘出頭呢。

    督主果然是愛妹如命!

    小鬍子快步退下了,辦事去了。

    於是一個時辰后,包括虯髯鬍在內的六個人好像是麻袋似的被丟到了承恩公府的門口,一個個鼻青臉腫,氣息奄奄。

    一個東廠番子粗魯地在虯髯鬍的肚子上踢了一腳,囂張地說道:「你們最好學乖點,再去招惹四姑娘,那可就不是打一頓了!」

    「就是!」另一個東廠番子也隨意地踢了一腳,扯著嗓門附和道,「我們四姑娘是什麼人,以為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朝她吠兩聲的嗎?!」

    「這次饒你們一條狗命,以後把招子擦亮點!」

    幾個東廠番子指桑罵槐地叫罵了一番,足足鬧了一盞茶功夫,才策馬離開。

    這麼大的動靜自然是吸引了街上不少行人以及附近的其他府邸,一個個都圍過來看熱鬧,把承恩公府的大門口圍得里三層外三層,直到承恩公府的下人出來把虯髯鬍等人都抬了進去,這些圍觀者也沒散去。

    等管事嬤嬤把這件事通稟到府里時,承恩公氣得差點犯心悸,臉色鐵青。

    承恩公夫人也在,與承恩公一起坐在一張羅漢床上,她的臉色同樣也不太好看。

    今日謝向菱剛回府的時候,二夫人就去向承恩公夫人告過狀,把今天在露華閣發生的事說了。

    承恩公夫人又跑來跟承恩公說,這話還沒說完,嬤嬤就跑來稟了。

    「豈有此理!豈有此理!」承恩公夫人一掌重重地拍在了方几上,震得茶盅也跳了跳,「國公爺,岑隱這閹人如此明晃晃的給端木家那個賤丫頭撐腰,也太不把咱們放在眼裡了!」

    承恩公越聽越煩,腦袋一陣陣的抽痛著,陰沉如墨。

    這段日子,他籌謀來,籌謀去,除了把大皇子從南境弄了回來外,就沒一件事辦得成的。

    岑隱一次次把他們承恩公府往腳底下踩,還縱著端木緋一次又一次地欺辱他們謝家的姑娘,分明就是故意折他們謝家的面子,給他們下馬威!

    承恩公夫人說著說著,眼眶就漸漸泛紅,浮現些許淚光,道:「國公爺,您被罰,被打,被跪……都沒見四皇子殿下為您出面求過情……」

    她以帕子抹了抹淚,聲音微微哽咽。

    「國公爺,四皇子殿下也真是的!像今天,他明明也在露華閣,卻還是任著端木緋欺負了我們家菱姐兒!」

    「要不是我們謝家,要不是皇後娘娘,皇上膝下有九位皇子,他不過一個四皇子,既不是長子,沒才名,也無賢名,哪有他即位的可能!」

    「國公爺,他現在就這樣無情,等他將來即位了,更要翻臉不認人了!!」

    承恩公夫人越說越激動,越說越憤慨,胸脯劇烈地起伏著。

    管事嬤嬤早就識趣地退了出去,屋子裡只剩下他們夫妻兩人。

    「啪!」

    承恩公一掌重重地拍在了方几上,震得方几上的茶盅也跳了跳。

    他的臉色更難看了,眉宇深鎖,脖頸中根根青筋時隱時現。

    這一次他更氣的是四皇子。

    四皇子可是謝家未來的女婿,是謝家選了他,他才有機會問鼎那個至尊之位……

    承恩公右手成拳,眸中明明暗暗地閃爍不已,硬聲道:「反正四皇子也不是皇後娘娘親生的,要是他不識抬舉,乾脆我們讓皇後娘娘去抱個小皇子到膝下!」

    承恩公原本只是隨口一說,但話真的說出口后,倒覺得這是個好主意。

    四皇子都這麼大了,心思也多了,不好控制,如果是個年歲小的小皇子,反而更容易把控。

    承恩公夫人看承恩公氣得厲害,連忙湊過去為他順氣,然後道:「國公爺,那……現在該怎麼辦?」

    承恩公喝了兩口茶,開始冷靜下來,沉聲道:「你讓菱姐兒別總去招惹端木家那位四姑娘了,那就是個仗勢欺人、囂張跋扈的丫頭,以後我們總有一天能報仇的。」

    等端木家那個丫頭的靠山倒了,她自然也就掀不起什麼浪花了!

    承恩公夫人想想也是,端木緋其實不值一提,麻煩的是她身後的岑隱,等岑隱失勢了,端木緋自然也就是一條落水狗了。

    「至於四皇子殿下……」承恩公的右手一時握起,又一時放開,眯了眯眼,「就看他明天會不會登門了。」

    承恩公的聲音越來越低,話尾消失在「簌簌」的風拂枝葉聲中。

    承恩公夫人試探地問道:「國公爺,要是四皇子殿下不來呢?」

    「若是不來,」承恩公面沉如水,「你進一趟宮……」

    承恩公沒再往下說,但是承恩公夫人已經明白他的意思了,進宮自然是為了見皇后……

    屋子裡隨後就靜了下來,只有那窗外的秋風陣陣,天氣越來越寒涼。

    不知何時,天空中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

    這秋雨一下起來,就沒停過,雨下了一夜,到了第二天也還在下,天色灰濛濛的,水汽朦朧。

    雨水綿綿,如絲如煙,又下了整整一天。

    直到夜幕降臨,四皇子也沒有來承恩公府。

    從早到晚,整個國公府都籠罩在一種陰沉壓抑的氣氛中,謝向菱更是氣得一整天都沒吃飯,被萬貴冉的烏鴉嘴說中,她昨晚就開始發燒,低燒發了一整天都沒退下去。

    到了下一日天明,雨總算是停了,一早,承恩公夫人直接坐馬車離府,打算進宮向皇后告狀。

    結果——

    她才剛下馬車,就在宮門前讓人攔住了。

    宮門兩邊的禁軍手裡的長槍在她前方交叉,攔住了她的去路。

    身著一品大妝的承恩公夫人臉都黑了,差點維持不住她的風度儀態。

    她身旁的老嬤嬤上前半步,對著宮門口攔路的禁軍斥道:「你們幹什麼?我們國公夫人要進宮見皇後娘娘!你們還不讓開!」

    普通的命婦要進宮都要提前往宮中遞牌子,然後才能進宮,可是承恩公夫人是皇后的長嫂,得了皇后的恩典,平日里只要她想進宮,隨時都能進宮。

    「國公夫人請回吧。」其中一個方臉的禁軍侍衛不冷不熱地說道,彷彿他面對的不過是一個普通人。

    承恩公夫人臉都青了,這一次,她再也顧不上國公夫人的姿態了,冷聲道:「你們好大的膽子!你們就不怕我告訴皇後娘娘嗎?!」

    兩個攔路的禁軍侍衛連眉頭也沒抬一下。

    那方臉的禁軍侍衛冷淡地說道:「這裡是宮門,國公夫人要是繼續在此逗留,就別怪吾等『不客氣』了!!」

    他在「不客氣」這三個字上加重了音量,威脅之意溢於言表。

    自打皇帝登基后,這十八年來,承恩公夫人一向都是說進宮就進宮,還從不曾受過這般的阻攔與驅逐。

    承恩公夫人身子僵直如石雕,臉上更是一陣青一陣白。

    自打謝向菱前日在露華閣被人推下水后,她心口的那股邪火都燒了兩天了,越燒越旺,只等著進宮見了皇后,該告狀的告狀,該算賬的算賬,卻沒想到還沒進宮,就被人這麼當頭倒了一桶冷水。

    「你……你們想怎麼樣!」承恩公夫人外強中乾地怒道,不甘心就這麼離開。

    兩個禁軍侍衛不屑地冷哼了一聲,手裡的長槍往下又傾斜了一些,那銀色的槍頭在陽光下閃著鋒利的寒光。

    空氣隱約有火花閃現。

    「夫人……」老嬤嬤咽了咽口水,低聲喊了一聲,想說好漢不吃眼前虧,想勸承恩公夫人先回府找國公爺從長計議。

    話還未說完,後方傳來一陣馬蹄聲與車軲轆聲,離這邊越來越近。

    承恩公夫人和老嬤嬤都循聲望去,就見一輛朱輪車朝宮門方向駛來,停在了兩丈開外。

    緊接著,朱輪車裡一前一後地走下了兩個少女,一個嬌,一個俏,言笑晏晏地說著話。

    「這不是……」

    老嬤嬤一下子就認出了這兩個少女,有些忐忑地去看承恩公夫人的臉色。

    「四公主殿下,四姑娘。」

    一個青衣內侍甩著拂塵連忙朝這涵星和端木緋迎了上去,又是躬身又是行禮,殷勤周到。

    不僅是承恩公夫人看到了涵星和端木緋,涵星和端木緋也看到了宮門口的承恩公夫人。

    涵星已經在端木府住了半個多月了,她心裡擔心端木貴妃,所以今天才和端木緋一起回宮看看。

    這算不算冤家路窄?涵星對著端木緋拋了一個眼色。

    端木緋默然地挑眉:連冤家都稱不上吧?

    也是。涵星點了點頭,是她太高看謝家了。

    青衣內侍笑容滿面地走在前頭,點頭哈腰地給二人領路。

    擋道的禁軍侍衛自動讓開了一個,另一個則繼續用長槍擋著承恩公夫人。

    涵星牽著端木緋的手不疾不徐地在承恩公夫人身旁走過,只是隨意地斜了她一眼,沒有駐足。

    承恩公夫人狠狠地瞪著二人,灼熱的目光幾乎快要把她們的衣裳燒穿。

    一看對方那張彷彿別人欠了她幾百萬兩銀子的臉,涵星就知道她是來幹什麼的了。

    「緋表妹,瞧她這副樣子,這又是來告狀的吧?」涵星皺了皺小臉,不客氣地說道,「她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

    涵星也不管後方的承恩公夫人會不會聽到,嬌里嬌氣地哼了一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北宋小廚師貴族紋章武林紀元數風流人物美漫生存指南
    全能運動員極品美女愛上我神門超神建模師逆天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