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97章 596奪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97章 596奪回字體大小: A+
     

    前方的說笑聲隨風飄來,清脆愉悅,少女們一派天真爛漫,不知愁滋味。

    「丹桂,你知不知道今天那家戲樓唱的是什麼戲?」

    「什麼都好,只要不是那種哭哭啼啼、凄凄涼涼的就好。」

    「這家聆音班的戲唱得也不錯,緋妹妹,你去看過沒?」

    「……」

    一行人說說笑笑地走遠了,一起去了臨街的點心鋪子與戲樓,看了戲,又大吃了一頓,一直玩到夕陽落山,她們才各歸各府。

    等端木緋回到府里的時候,已經是酉時了,差不多到了晚膳的時間。

    端木緋一邊和端木紜說著今天女學的事,一邊攜手去了正院和端木憲用膳,姐妹倆高高興興地說了一路,基本上是端木緋說,端木紜聽。

    聽聞章嵐終於擺脫這個糟心的「婚事」,端木紜也為她高興。

    「姐姐,後天女學休沐,我請了章五姑娘來家裡玩。」端木緋笑吟吟地說道,步履輕盈。

    端木紜含笑道:「那我讓廚房那天多做些點心,我記得章五姑娘是不是喜歡吃栗子?」

    「姐姐,你的記性可真好。不過……」端木緋故意賣關子地停頓了一下,噗嗤笑了,「其實,最重要的還是備好小八和糰子,章五姑娘最喜歡小動物了。」

    端木紜一本正經地點了點頭,頑皮地眨了下眼,「你放心,我一定看好了小八,不讓它離家出走。」

    姐妹倆有說有笑地到了正院,端木憲已經在了,看她們姐妹這麼高興,就順勢問了一句:「四丫頭,今天莫非是有什麼喜事?」

    端木緋心情好,不耐其煩地把今天畫考發生的事又重複了一遍,繪聲繪色。

    沒想到章家竟然這麼果斷!端木憲驚訝地挑了挑眉,連茶都忘了喝。可想而知,章嵐一個姑娘家不可能自己隨便下這個決定,這肯定是章家的意思。

    再一想,端木憲又覺得似乎理所當然,嘴角勾出一個嘲諷的弧度。

    皇后這麼死皮白賴地想讓人家姑娘為妾,莫非還真為四皇子是香餑餑,人人都要搶呢!

    這婚姻之事本就該講究你情我願,皇后和承恩公府未免也太霸道、太自以為是了!

    「章家果然不愧為章家啊。」端木憲慢慢地捋著鬍鬚嘆道,隨口又問,「四丫頭,今日畫考的魁首是哪位姑娘?」

    「……」端木緋身子一僵,祖父只知道她今天去惠蘭苑玩,可不能讓他知道自己是去考試的!

    端木緋支吾著沒說,端木憲也沒問下去,只以為小孫女又跑去別處看熱鬧,根本沒在意誰是魁首。

    端木緋呵呵傻笑,端木紜卻是知道其中內情,捂嘴在一旁竊笑。

    可是端木緋瞞得了這一時,卻沒瞞上一炷香功夫,等端木珩和季蘭舟到的時候,她就露餡了。

    「四妹妹,你今天去蕙蘭苑考試了?」

    端木珩對端木緋說的第一句話就讓端木緋的笑容僵在了嘴角。

    她那臉色彷彿在說,你怎麼知道的?!除了姐姐外,她誰也沒告訴的!畢竟她可沒打算去女學上課啊。每天上課,只是想想都覺得可怕,她絕對不幹!

    看著小丫頭目瞪口呆的樣子,端木珩眼底浮現一絲笑意。

    國子監就在女學隔壁,今天國子監有監生看到了端木緋進去,就與他提了一句,他讓人去看了看,才知道端木緋今天去女學考試了。

    端木憲驚得差點沒茶水嗆到,詫異地抬眼朝端木緋望去。這還是他那個喜歡偷懶的四丫頭嗎?!她居然去考女學了?

    「咳咳……」端木緋清了清嗓子,思緒飛轉,想著能怎麼含混地把這件事矇混過去。

    這時,一陣凌亂的步履聲從外面傳來,伴著急促濃重的喘息聲。

    一個青衣婆子氣喘吁吁地跑進了廳中,也顧不上調整呼吸,喜不自勝地喊道:「老太爺,四姑娘,大喜事啊,女學那邊剛剛送來了錄取帖子,四姑娘考中女學了!」

    青衣婆子滿面紅光地把一張蘭青色的帖子雙手捧給了端木憲,那樂不可支的樣子簡直就跟府中有人考中進士一樣。

    廳內靜了一靜。

    「……」端木緋已經沒脾氣了。她今天怎麼就事事不順呢,她今早應該翻翻黃曆的!

    青衣婆子總覺得周圍的氣氛好像有些奇怪,不知所措地偷偷瞟著幾個主子的面色。

    端木憲「哈哈」地大笑出聲,打破了這一室的沉寂。

    端木憲接過了那張帖子,大笑道:「沒錯,真是一件大喜事!賞!」

    管事嬤嬤連忙打賞了那青衣婆子,季蘭舟也湊趣道:「明天府里上下都多加兩個菜,慶祝一下。」

    青衣婆子連連謝恩,眉飛色舞地退了下去。

    季蘭舟掩嘴微微一笑,溫聲道:「這是戚先生怕四妹妹賴賬呢。」

    眾人也是心有同感,皆是頷首。十有八九就是如此,所以才會考試剛結束沒多久,就派人趕緊送來了錄取的帖子。

    端木緋欲哭無淚,完全不知道還能作何表示。

    端木珩忍著笑,一本正經地說道:「四妹妹,你長大了,也知道上進了,我這做大哥的也很欣慰。」

    「四妹妹,你既然考上了,以後就認真讀書。正好國子監就在女學隔壁,以後我順路送你上學吧。」

    端木珩諄諄教誨著,一副好哥哥的做派。

    「……」端木緋委屈巴巴地看向了端木憲,只能指望祖父了。她居然為了看一幅畫就把自己給坑了……

    失策啊失策!

    其實她還不如想辦法以後找人借來看呢!

    端木緋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瞳孔水潤清亮,滿是期盼地盯著端木憲,就差對著他搖尾巴了。

    自家四丫頭真是太可愛了。端木憲只覺得心都快化成水了。

    端木憲勾了勾唇角,右手對著端木緋比了一個「五」。

    平日里端木憲休沐的日子,若是他待在府里不外出,端木緋就會陪他下一局棋,端木憲的意思是,下回他休沐時要端木緋陪他下五盤棋。

    五盤棋那豈不是要坐在上一天!端木緋苦著臉,討價還價,比了一個「四」。

    端木憲堅持地繼續比「五」,這時,端木珩又問道:「四妹妹,你覺得怎麼樣?」

    端木緋肩膀差點沒垮下去,只好乖乖地把第五根指頭伸了出來,意思是「五」就「五」。

    端木憲滿足了,捋著鬍鬚生硬地轉了話題:「時辰差不多了,該擺膳了!」

    「是,老太爺。」管事嬤嬤恭聲應下,丫鬟們手腳利索地開始擺膳上酒,忙忙碌碌。

    端木緋拍拍胸口,這個話題總算是過去了。

    端木珩不動聲色地與身旁的季蘭舟交換了一個默契的眼神。

    知妹莫若兄,端木珩其實也知道,他這個四妹妹懶散慣了,她是不可能天天去女學上課的,約莫十天里有一天就該慶幸了,他方才故意這麼說也就是逗逗小丫頭罷了。

    剛做好的一道道熱菜還熱氣騰騰,食物誘人的香味隨著熱氣瀰漫在廳堂的空氣中。

    端木緋一下子就被這一桌美味佳肴轉移了注意力,其實她方才在外面吃了不少點心,並不餓,但是看著這一桌子她愛吃的菜式,不禁食指大動。

    端木憲順手拿起了筷子,正要夾第一筷子,卻被人打斷了。

    方才那個青衣婆子又回來了,喜氣洋洋地稟道:「老太爺,四姑爺來了。」

    「……」端木憲手裡的筷子停在了半空中,嘴角一抽。什麼四姑爺,是未來四姑爺才對!

    封炎這臭小子踩著飯點來,是不是故意想來蹭飯的?

    端木憲心裡不太痛快,一點也不想見封炎這臭小子。看到這臭小子,只會有礙食慾。

    他想把人攆走,可話到嘴邊,卻恰好瞟到自家小孫女笑得眼睛都彎了起來。

    哎!

    端木憲在心裡暗暗嘆氣:這俗話說的好,女大不中留,誠不欺我也。

    端木憲放下了手裡的筷子,改口道:「讓那……封公子進來吧。」

    青衣婆子唯唯應諾,門房根本就沒想過老太爺會不見未來四姑爺,其實早就把人放進府了,沒一會兒,就看到封炎隨著另一個婆子往這邊來了。

    封炎穿著一襲玄色綉竹葉的便袍,烏髮在腦後隨意地梳成高高的馬尾,隨著他瀟洒不羈的步履,鴉羽般的頭髮微微搖晃著,透著一股子狂放與颯爽。

    形容間,掩不住風塵僕僕之色,似乎是從哪裡急匆匆地趕回來的。

    封炎一進廳,就討好地對著端木緋燦然一笑,然後才給端木憲行了禮,接著是端木紜、端木珩與季蘭舟,禮數周到。

    寒暄完后,封炎便迫不及待地說道:「祖父,我把蓁蓁的嫁妝帶來了。」

    他笑得神采奕奕,高興之下,也沒意識到自己的話容易有歧義。

    端木憲聽岔了,皺了皺眉頭,沒好氣地說道:「你什麼意思?我家又不是沒銀子,四丫頭的嫁妝還不需要你來準備!」

    端木紜、端木珩和季蘭舟三人面面相看,總覺得這對話哪裡不對勁。

    封炎愣了愣,第一反應就是他怎麼就不能給蓁蓁備嫁妝了,隨即明白了,端木憲是誤解自己的意思了。

    算了,他給蓁蓁備嫁妝的事以後再說,現在先說眼前的正事。

    「我是剛從晉州趕回來,我把蓁蓁的那幾車嫁妝搶回來了。」封炎連忙解釋道,「馬車停在儀門那邊了。」

    「……」端木憲有些懵。

    端木紜激動地瞪大了眼,喜形於色,「阿炎,你說真的?」

    說著,端木紜坐不下去,也等不及了,又道:「阿炎,嫁妝呢?帶我去看看。」

    那批嫁妝可是姐姐的心血。端木緋也是喜不自勝,緊跟著也站了起來。

    姐妹倆顧不上吃晚膳,興匆匆地跟著封炎離開了廳堂。

    眼看著兩姐妹連飯都不吃就跟人跑了,端木憲嘴角又抽了一下,給自己掬了一把淚。

    端木憲狠狠地瞪著封炎的背影,一方面心裡不痛快,另一方面想著那失而復得的幾車嫁妝,又覺得封炎這臭小子也算勉強配得上自己的孫女。

    端木憲徑自糾結著,廳外的三人說說笑笑地穿過了一道月洞門,走遠了。

    封炎一路走,一路說著他此行去晉州的事,口若懸河。

    這次封炎帶了一隊人快馬加鞭地趕去晉州,入晉州境內后,他們一行人就扮成了商隊,拉著八車東西招搖過市,到了澤西城,他特意讓人借著「醉酒」在酒樓里炫耀商隊里的貨物是何其貴重,何其稀罕,還「不經意」地透露了商隊的路線。

    果然,在商隊經過澤西城附近的那片山谷時,那伙劫匪故技重施,埋伏在了山谷兩側的山脈中,卻不知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就把這伙山匪給一網打盡。

    說話間,封炎在端木紜看不到的角度飛快地對著端木緋拋了個媚眼,意味深長。

    他能這麼雷厲風行地拿下這票劫匪,靠的是火銃營的那幾個精銳,所以這一次有一半功勞歸屬端木緋。

    端木緋怔了怔,唇角淺淺一彎,仿若有一片花瓣飄在了平靜的湖面上,清澈的眼底漾起一片漣漪,淺淺地,微微地,卻一直蔓延到了心底。

    夕陽低垂,靜謐如畫。

    蓁蓁果然很高興!

    封炎盯著她唇畔的淺笑看痴了,想說什麼,就聽端木紜唏噓地嘆道:「阿炎,這一趟辛苦你了。」

    封炎回過神來,耳垂微微泛紅,他若無其事地把拳頭放在唇畔清了清嗓子,笑道:「應該的。」

    黃昏的晚風拂來,吹得上方的枝葉搖曳不已。

    封炎遺憾地嘆息道:「只可惜我去得還是晚了一步……東西只剩下了十之五六。」

    封炎心疼地看了一眼身側的端木緋,他已經把「丟失」的這些東西都記下了,要儘快給蓁蓁補一份,不,補兩份。

    「能拿回一半已經很好了。」端木緋渾不在意地揮了揮手。姐姐肯定也很高興。

    端木紜頻頻點頭:「是啊,本來全丟了,現在只丟了一半,已經是意外的驚喜了。」

    端木紜喜形於色,眉眼生花,燦若夏花。

    說話間,儀門出現在前方,兩輛馬車停在那裡,府中的下人們也聽聞了四姑爺帶了兩馬車東西來,不少人都聞聲過來看熱鬧,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對著馬車指指點點。

    端木紜加快腳步走到了兩輛馬車旁,馬車上疊放著一個個沉甸甸的箱子,那些暗紅色的箱子看來傷痕纍纍,其上布滿一道道擦痕、撞痕以及刀劍留下的砍痕,很顯然,這一路它們經歷了不少風風雨雨。

    端木紜連忙吩咐下人們把這些箱子都拉去了真趣堂,一盞茶功夫后,那些箱子就被安置在了正堂中,箱子的銅鎖全都被打開,蓋子被掀起,露出箱子中裝的那些金銀珠寶、香料藥材、布匹古董等等,一室狼藉。

    環視著這些東西,端木紜心裡既有失而復得的喜悅,也有一絲失落與心疼。

    她給妹妹備下的嫁妝都是最好的東西,嫁妝單子她不知道看過多少遍,幾乎都能背出來,只是這麼看看,她就知道的確少了很多東西。

    端木紜隨意地走到其中一個箱子前,從中拿起一個赤金西番花紋嵌胭脂白玉項圈。

    這應該是從江南的錦玉齋訂的首飾。

    封炎也朝這箱首飾看了過來,道:「這一箱首飾里的部分髮釵、耳璫、鐲子被那伙劫匪賞了人,被人戴過了,還有些被那些劫匪賣了,只餘下這些了。」

    別人戴過的首飾、用過的瓷器就算是能尋回,也廢了,當然也不能再給蓁蓁了。

    這一刻,端木紜與封炎心有靈犀地想到了一會兒去,兩人交換了一個默契的眼神。

    端木緋眨了眨眼,看看封炎,又看看端木紜,總覺得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是這箱子東西有什麼稀罕玩意嗎?

    端木緋蹲下身子,在箱子里隨意地翻搗了兩下,還真被她找到了一件有趣的小玩意。

    那是一個拳頭大小的金縷球。

    這金縷球的手藝精緻繁複,球上以金絲勾勒出蓮花的紋路,中央有一個鈴鐺,搖晃時,鈴鐺「叮咚」作響。

    端木緋愛不釋手地把玩著金縷球,心道:小八和糰子肯定會喜歡這個金縷球的。

    看端木緋淺笑盈盈的樣子,端木紜心裡最後一絲的惆悵煙消雲散,只要妹妹高興就好。

    今晚,她得好好跟紫藤、張嬤嬤她們一起理理這些嫁妝,看看到底是丟了哪些東西,她再好好琢磨一下去哪裡補。

    端木緋玩了兩下金縷球,讓碧蟬給自己收著,又去跑去看幾箱香料,龍涎香、沉香、藏紅花、乳香、降真香等等。

    端木緋小巧的鼻尖動了動,瞳孔璀璨生輝,被挑起了幾分調香的興緻。

    姐姐可真有辦法,居然收集了這麼多罕見的香料!

    端木紜見端木緋在看香料,也走到了她身側,揚了揚眉,難掩驚訝地說道:「這香料似乎沒丟多少。」

    端木緋眨了眨眼,笑吟吟地湊趣道:「姐姐,這些劫匪真是沒眼光!」

    封炎看著端木緋精緻的側顏,輕笑了一聲,可不就是。那伙劫匪賣了不少珠寶、藥材、古董,卻是單單沒動這兩箱名貴香料。

    端木紜也被妹妹逗笑,轉頭對著張嬤嬤吩咐道:「張嬤嬤,待會先整理這些香料吧,那些劫匪肯定不知道怎麼儲藏香料,萬一有受潮發霉的香料,趕緊先分出來。」

    張嬤嬤連忙應諾,臉上神采煥發,看著封炎的眼神更恭敬也更慈愛了。

    未來四姑爺這次真的是有心了!他這般把四姑娘放在心尖上,將來小兩口成了親,肯定也會疼四姑娘的。

    這時,門口的方向忽然一暗,端木憲、端木珩與季蘭舟也來了,走到了屋檐下,正好擋住了夕陽的那幾縷餘暉。

    背光下,端木憲的整張臉模糊不清。

    他扯了扯嘴角,冷眼看著屋子裡的正對著端木緋笑得一臉諂媚的封炎,心道:這臭小子還真會討四丫頭歡心,難怪把四丫頭的心都快勾走了……

    「祖父。」姐妹倆走上前給端木憲行了禮。

    端木紜完全沒注意端木憲臉上的複雜與糾結,美滋滋地說道:「祖父,阿炎把妹妹的嫁妝拿回了五六成呢,待會我再仔細理理。」

    「太好了,我本來還擔心只有一年多了,來不及把這些都補齊,現在應該差不多了。」

    端木憲一聽到端木紜說什麼「只有一年多了」,臉色就難看,覺得自家小孫女就要被臭小子搶走了。

    是啊。只差一年多了!封炎的唇角不可自抑制地翹了起來,鳳眸亮如星辰,可隨即他又覺得一年多還是久了點。

    哎,還差一年多呢!

    封炎目光灼灼地盯著端木緋。

    端木緋從另一個箱子里拿出一個小巧的雞血石把玩著,本想給封炎看這雞血石是不是很適合雕一個火狐狸,話到嘴邊,又忘了,目光凝固在他眼窩中那片微微的青影上。

    看封炎這番風塵僕僕的樣子,就知道他抵京后肯定還沒回過公主府,也肯定沒用過晚膳……

    「阿炎,你還沒用晚膳吧,我們正要用膳,你和我們一起吧。」端木緋仰首看著他,臉上笑吟吟的,心口縈繞著一種複雜的感覺。

    「好!」封炎可不會與自己的好運作對,忙不迭地點頭,笑容愉悅。

    來的時間剛剛好,又能和蓁蓁一塊兒用晚膳了!

    「……」端木憲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小綿羊主動把大尾巴狼給招了進來。

    可是小孫女主動相邀,端木憲總不能再出聲反對打小孫女的臉,只能默認了。

    端木紜回過神來,也猜到封炎這一路想來是餐風露宿地趕回京的,連忙道:「祖父,那我們還是先去用膳吧。這些東西慢慢理就是了。」

    端木紜把這些箱子交給張嬤嬤、紫藤她們清點入賬,自己與端木緋、封炎他們入席用膳去了。

    未來四姑爺上門,張嬤嬤立刻就派人去廚房那邊通知加菜,等眾人回到席面時,冷掉的菜就被撤了下去,換上了一桌新的熱菜。

    等到夕陽快要徹底落下的時候,端木憲就借口宵禁催著封炎走人了,封炎自是不會把宵禁什麼的放在眼裡,可是他還有別的事要辦,心裡尋思著明天再來找蓁蓁玩,就依依不捨地走了。

    封炎離開端木府時,天色還沒完全暗下來,等他騎著奔霄來到岑府後的小巷子里時,夜幕已經徹底降臨了,漆黑如墨染。

    繁星璀璨,一眨一眨地望著下方,注視著封炎飛檐走壁地翻牆進了岑府的庭院。

    封炎對這裡熟悉得好像自家後院似的,閉著眼睛就能摸到岑隱的書房裡。

    黑暗中,亮著燈的書房如暗夜的一顆夜明珠般醒目。

    岑隱穿著一襲素凈的湖藍直裰,身姿筆挺地坐在一張紫檀木書案后,慢慢地翻著手上的一本摺子,神情慵懶,又帶著幾分冷魅。

    窗外,晚風吹拂著枝葉,隨著封炎自樹上一躍而下,幾片葉子從枝頭飄飄蕩蕩地落了下來。

    岑隱隨手放下摺子,對著窗外的封炎微微一笑,「阿炎,你回來了。」

    封炎利落地飛身從窗口躍入書房中,也不用人請,就自己坐下了,自己給自己斟茶。

    封炎這趟快馬加鞭趕了一趟晉州,一者是為了給端木緋拿回被搶的嫁妝,二來則是去看看晉州那邊的情形。

    「大哥,晉州那裡比我們所知的還糟。」封炎的聲音在嘩嘩的斟茶聲中清冷如水,透著幾分唏噓與無奈。

    岑隱微微垂下眼帘,看著這案頭疊得高高的一摞摺子,那雙狹長幽魅的眸子顯得更幽深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
    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原血神座不朽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