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90章 589功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90章 589功過字體大小: A+
     

    岑隱修長的手指慢慢地端起了茶盅,姿態說不出的優雅,聲音淡淡:「他們也該好好看看律法了。」岑隱口中的「他們」指的當然是那些官員。

    大盛朝如今的衰敗積累了十八年,一在於皇帝的驕奢淫逸,玩弄權術;二在於吏治不清,腐敗貪婪,結黨營私,那些官員全都被皇帝慣得安於享受。

    有道是,由簡入奢易,由奢入簡難。

    自今上登基以後,上行下效,朝廷中的這些官員都散漫肆意慣了,整頓吏治勢在必行,他們本來也在琢磨著要找個合適的著手點,正好承恩公自己往槍口撞。

    封炎眼底掠過一道冷芒,道:「一箭雙鵰。」

    這一次罰了承恩公,一來可以拿他開刀,以儆效尤,警醒那些散漫無狀的官員;二來,最近承恩公府一直上躥下跳的,也該壓一壓了。

    封炎又剝了一粒花生,忽然又頓住了,唇角勾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

    「不對,是一箭三雕才對。」

    說著,封炎把花生往上一拋,花生準確地掉入他嘴中。

    哼,誰讓承恩公府居然連他的蓁蓁都敢惹!

    誰讓承恩公府連她都敢惹!岑隱也彎了彎唇,淺啜著一杯酒水,「不錯,是一箭三雕。」

    他狹長的眸子里盪起一片漣漪,瞳孔顯得更加幽深而又明亮。

    封炎拍了拍手上的花生末,隨口道:「大哥,這些天,京中估計有的『熱鬧』了!」

    兩人交換了默契的眼神,幾乎同時高舉酒杯,敬了彼此一杯。

    「餌」算是拋下了,接下來,就看咬餌的人會是什麼反應了。

    現在朝堂不穩,他們雖有心整頓朝政也吏治,卻礙於北境也暫時不能大動干戈,文武百官中,能用的人還得用上,就看他們知不知道抓住這個機會。

    封炎仰首把瓷杯中的酒水一飲而盡,然後又重新把兩人的酒杯給滿上了。

    一陣沁人心脾的酒香繚繞在雅座中。

    斟了酒後,封炎從袖袋中拿出了一疊折起的絹紙,遞給岑隱道:「大哥,這是我們上次商量的關於官員考績……無宸又改動了一些,大哥,你再看看。」

    岑隱接過那疊絹紙,半垂眼帘,細細地看了起來。

    絹紙上以楷體寫著密密麻麻的小字,字體端莊遒勁,秀逸穩健。

    岑隱一行接著一行、一頁接著一頁地往下看,他神情沉靜,肅穆如一尊精緻的玉雕。

    雅座里,陷入了一片沉默中。

    封炎無事可做,漫不經心地繼續剝著花生吃,心道:這花生味道不錯,又香極了,蓁蓁肯定會喜歡。

    要不,等他走的時候,給蓁蓁也買些花生捎去。

    也不知道蓁蓁現在在幹嘛……

    封炎一不小心就魂飛天外,心魂都飛到端木緋那邊去了。

    樓下又傳來了一陣嘈雜的喧嘩聲,把有些心不在焉的封炎從恍然中喚醒,封炎隨意地將雅座的窗戶稍稍推開了一些,往樓下的大堂看去。

    大堂里的茶客幾乎換了一批。

    中間的一桌圍坐著四個年輕學子,正你一言、我一語地各抒己見,說得熱鬧極了。

    「朝堂混亂,奸佞當道啊。」

    「官家要是再不醒,這朝堂怕是要翻天了!」

    「哼,這麼點事就鬧得風風雨雨,分明就是『那一位』在借題發揮,剷除異己!」

    「就是就是。接下來,怕是更無人敢與他所對了……」

    那一桌的四個學子都是連連點頭,慷慨激昂。

    「此言差矣!」

    這時,隔壁靠窗那桌的一個青衣學子義正言辭地出聲反駁:「就事論事,承恩公確實違反大盛律例,難道就不該罰嗎?」

    中間那桌的學子沒想到會突然被旁人駁斥,臉色不太好看,其中一個方臉學子拍桌道:「朝堂上這麼多官員還不是都去過青樓楚館,『那一位』什麼人不好抓,非讓他的走狗去抓承恩公那還不是剷除異己、殺雞儆猴?」

    那青衣學子冷笑著對那方臉學子反駁道:「這位兄台,照你這麼說,這世上還有多少殺人放火的兇徒沒有被捉拿歸案,官府豈非連當下犯罪之人都不能拿下懲治?」

    「……」那方臉學子被他堵得一時語結,支支吾吾,好一會兒,才指著對方又道,「你……你莫非還要偏幫那個奸佞說話!『那一位』欺上瞞下、黨同伐異、獨攬大權、迫害忠良……所行惡事數不勝數!」

    「一事歸一事。是非功過自有後人論。」靠窗那桌的另一個靛衣學子也加入了爭論中,「且不管『那一位』以前做了什麼,如今又做了什麼,依靠我看,有兩件事,他做得好!」

    「什麼事?」旁邊的其他茶客也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有個中年行商忍不住扯著嗓門問道。

    那靛衣學子有條不紊地接著道:「一者,就是承恩公、黃侍郎等人狎妓一事,官員狎妓確實有違大盛律法,以前無人理會,不代表就該鼓勵、效仿,這條律法本就是自太祖皇帝起就立下的;二者,就是命簡親王前往北境,統領戰事……」

    說到「北境」,周圍的聲音彷彿被吸走似的,靜了一靜。

    「啪!」

    忽然,又是一桌傳來響亮的拍案聲,一個小鬍子茶客嚷道:「說了這麼多,原來你是主戰啊!你是盼著我大盛亡國嗎?!」

    「主戰怎麼了?難道我大盛堂堂天朝大國,要對北燕人乞憐不成?」

    「北境這都失了大半了,就是簡王君然親赴北境那又如何?他也不過是一個二十歲的毛頭小子,他爹都守不住北境,他就可以嗎?」

    「若非朝廷遲遲未馳援北境,先簡王君霽又何至於戰死沙場,北境又何至於淪陷大半!」

    「……」

    下面的那些茶客們說著說著就把承恩公忘得一乾二淨,圍著北境、君然與戰和的話題爭論起來,就如同一鍋沸水般,劇烈地沸騰了起來。

    封炎隨手又闔上了那半開半和的窗戶,卻見岑隱不知何時放下了手裡的那疊絹紙,也垂眸看著樓下,眸色深沉如子夜般幽黑。

    兩人對視了一眼,封炎含笑道:「大哥……也快到時候開恩科了。」

    本來,距離下次科舉還有兩年,皇帝還「病著」,當然不能開恩科,封炎的意思是等他即位后,可以開恩科。

    如今這個朝堂已經太腐朽了,這些官員都習慣逢迎今上,積習難改。

    自古長江後浪推前浪,這腐朽的朝堂需要注入新的活力,等整治了官場,自然會空出一些位子,他們可以借著恩科提拔一些人。

    想著方才的那幾個年輕學子所言,封炎唇角的笑意漸漸地蔓延到了眼角眉梢。

    為了給薛家洗雪沉冤,為了扳倒慕建銘,大哥選擇了一條非常道。

    這條路充滿了荊棘,可是大哥終究是薛家人,意志為常人所及,一步步地走到了今天。

    這麼多年來,世人謗他、辱他、笑他、輕他、賤他,大哥渾不在意,他說,旁人閑言碎語又於他何礙,他只要達到目的就好!

    大哥不在意,封炎卻無法不在意。

    封炎拿起酒杯,目光又朝已經閉合的窗戶游移了一下,窗戶又合上后,外面大堂的聲音就變得含糊不清了。

    岑隱也是微微勾唇,眸中越來越亮,意味深長地嘆道:「快了。」

    離他們的目標不遠了。

    兩人再次彼此敬了一杯酒。

    封炎將酒水一口飲盡,此時此刻,心中一片豁然開朗。

    人在做,人也在看。

    大哥做的事,自會有耳清目明的人看在眼裡。

    人生在世,本就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認可,是非功過自有後人論,他們且做他們覺得對的事就是。

    不著急,他總歸會讓天下人知道他的大哥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岑隱收起了那些絹紙,然後話鋒一轉:「皇后就暫時由得她去吧。」

    封炎「嗯」了一聲,他明白岑隱的意思,皇后和承恩公府雖然鬧騰,但是把他們擺在檯面上卻可以轉移一部分視線,免得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監朝的岑隱。

    越熱鬧,才越方便他們渾水摸魚,暗中行事。

    封炎的鳳眸熠熠生輝,他放下空酒杯,再次給兩人斟酒,又道:「大哥,還有一件事,我想找你借幾個隱衛,去一趟川州。」

    岑隱二話不說地應下了:「我一會兒讓辛衛的衛長去公主府找你。」

    岑隱沒多問是為何,不過,封炎本來也就沒打算瞞著岑隱,輕聲道:「宣國公早年在隴州丟失了一個孫兒……這麼多年了,總算是有了些許線索,人現在可能在川州,就想派人去那邊找找。」他的聲音透著幾分沙啞,心潮湧動。

    隴州。只憑這兩個字,岑隱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早逝的宣國公世子楚君羨,也就猜到封炎說的楚家小公子是誰了。

    楚家長房就只剩下這一條血脈了,對於楚老太爺而言,這個孫兒有多重要可想而知。

    當年,若非是朝廷的馳援和糧草遲遲不到,楚君羨又何至於戰死異鄉……

    西北如此,南境如此,北境還是如此。

    岑隱的眸子里明明暗暗地變化不已,須臾,又恢復成一汪深不見底的幽潭,道:「辛衛中人極擅隱匿與探查消息,就交給他們去辦吧。」

    雅座里靜了下來,唯有外面的大堂還是喧喧嚷嚷,茶客們來了一批,又走了一批,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酉時過半,黃昏的空中灰濛濛的一片,無論是茶客還是路上的行人都陸陸續續地返家。

    封炎獨自從茶館里出來了,手裡拿著一匣子從茶館打包的花生。

    天色不早,封炎卻沒急著回公主府,而是徑直去了端木家。

    奔霄撒著蹄子在黃昏空曠的街道上盡情賓士著,等封炎抵達權輿街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一路上不少府邸的門口都點起了燈籠。

    封炎放了奔霄去玩,自己靈活地躍上了牆頭,熟門熟路在端木府內的屋檐、樹木與牆頭之間兔起鶻落地穿梭著。

    封炎的瞳孔在黑暗中熠熠生輝,血脈僨張。

    當年阿辭的父母身死在西北隴州,弟弟楚庭舒下落不明,連番打擊讓阿辭痛不欲生,纏綿病榻許久才養好了身子。

    現在終於有了楚庭舒的下落,蓁蓁知道了,一直會高興的。

    封炎微微勾起唇角,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他的蓁蓁,唇畔的笑意中多了幾分旖旎。

    封炎先去小書房外看了看,見裡面沒人,又神出鬼沒地摸去了內室。

    端木緋果然是在內室中。

    一頭烏黑濃密的青絲如那光滑的綢緞披散在她身後,還泛著微微的濕氣,橘黃色的燭光柔和地鍍在她烏髮與霜白中衣上,讓她整個人籠罩在一層朦朧的光暈中。

    嬌弱而又不失堅韌,恬靜而又不失明快。

    晚風一吹,周圍的樹葉簌簌作響,風兒輕柔地拂動著少女額前的劉海,頑皮地撫摸著她如玉的肌膚。

    封炎幾乎看呆了,咽了咽口水,喉結上下滾動了一下,他來不及反應,就見端木緋從一本書冊中抬眼朝外面看了看,喚了一聲:「小八?」

    封炎手一抖,眼底的旖旎隨之被晚風吹散。

    他黑著臉從樹上一躍而下,也不知道是因為他的動作太大,還是風吹樹梢,樹葉又是一陣簌簌作響。

    此刻,端木緋當然也看到了封炎,先是一驚,然後是一喜,再想到自己方才喚了什麼,小臉上又有些尷尬。

    「阿炎。」

    等封炎走到窗外時,端木緋連忙露出了一個討好的微笑,頰畔梨渦淺淺。

    對上她,封炎的黑臉根本就扮不下去,薄唇雖然還是微抿著,但眸子里已經蕩漾起笑意。

    他輕巧地從窗口翻身進了內室,看著她抬了抬眉,道:「小八?」

    他到底哪裡像那隻蠢鳥了?!

    端木緋讀懂了他的未盡之言,心道:其實他和小八還是能找到幾個相像點的,比如,都喜歡爬樹。

    想歸想,她小臉上卻沒露出分毫,點了點自己的鼻尖說:「我聞到了花生味。小八最近愛吃花生。」所以碧蟬她們就給它備了不少花生當點心。

    封炎默默地從把他從茶館里捎的那匣子花生拿了出來,端木緋看著這匣子花生怔了怔,腦海中浮現小八哥歡樂地啄花生米的樣子,「噗嗤」一聲笑露了出來。

    哈哈,再比如,他和小八哥一樣都喜歡吃花生。

    封炎根本就不知道她在笑什麼,她一笑,他就忍不住也跟著笑,笑容與目光溫柔如水。

    端木緋興緻勃勃地剝起了他帶來的花生。

    她剝的,進了他的嘴;他剝的,則入了她的口。

    不知為何,明明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端木緋卻覺得心情極為愉悅,明明吃過了晚膳,卻一不小心,就被他餵了不少花生。

    匣子一下子就空了。

    端木緋拿過一方掛在銅盆邊的白巾,遞給封炎擦手。

    封炎隨手放下白巾時,眼角的餘光看到了放在方几上一方快要刻完的青田石,上次他來時,還只能隱約看出端木緋是在刻竹,現在印石刻得七七八八了,可以看出她雕得是一雙停在竹節上的蟬,兩隻蟬一隻動,一隻靜,動靜結合,生動逼真。

    見封炎的目光落在這方青田石上,端木緋就隨口解釋了一句:「這是我給楚老太爺準備的壽禮。」

    封炎的雙眸微微一張,抬眼朝端木緋看去,眼神中掠過一抹複雜。

    他方才還在遲疑著該怎麼開口,正好端木緋提起楚老太爺,就順勢說道:「蓁蓁,你可知道楚老太爺有一個早年失蹤的孫兒?」

    端木緋目光一凝,心跳砰砰加快,清晰地迴響在耳邊,一聲比一聲響亮。

    自打端木緋上次去宣國公府「探望」過祖父后,她就沒再去過宣國公府,尋找弟弟的下落是楚家的私事,她現在是「外人」,也不方面過問其中的細節。

    端木緋定了定神,力圖鎮定地問道:「阿炎,你說可是楚家的三公子?」聲音有些艱澀,眼底閃過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忐忑。

    封炎一直看著端木緋,對她臉上那細微的表情變化都收入眼內,點頭「嗯」了一聲,心裡一片柔軟,眼神更柔和了。

    端木緋的眼神恍惚了一下,雙眸張得更大,急切地看著封炎,眸子一眨不眨。

    封炎不動聲色地接著道:「楚老太爺新得到了消息,那孩子可能在川州,國公府不方便派人過去,問我借了幾個人。」

    封炎說得籠統,也是因為他知道得也不太詳盡。

    昨晚他應楚老太爺之邀去了宣國公府,楚老太爺說想和他借幾個人,去一趟川州,說是可能有了楚庭舒的下落。

    楚老太爺的為人,封炎自然是最清楚不過了,若是沒有一點把握,楚老太爺是不可能說出這番話的。

    無論消息的源頭為何,其中又藏著什麼不可對外人語的秘密,他至少可以確定一點,楚庭舒很可能還在世。

    端木緋彎唇笑了,喜形於色,一雙大眼彎成了可愛的新月。

    封炎不知道,但是她知道,這肯定是祖父設法從楚青語嘴裡「撬」出來的消息。

    太好了!

    弟弟的下落總算是有點苗目了!

    端木緋心情一陣激蕩,久久不能平復下來。

    封炎深深地凝視著端木緋彷彿泛著光的小臉,眼眸如鏡,把她的面龐深深地映在他眸中。

    他的蓁蓁,真是漂亮!

    封炎盯著她,眸中帶著幾分熾熱,幾分痴迷。

    端木緋被他灼灼的目光盯得雙頰上染上了一層淡淡的霞光,耳垂也紅了起來。

    屋子裡靜悄悄的,帶著幾分彷如春日的綺麗。

    一陣涼爽的晚風拂來,調皮地吹起端木緋頰畔的幾縷烏髮,髮絲輕柔地撫在她筆挺的鼻樑與細膩的臉頰上。

    端木緋覺得有些癢,鼻子動了動,輕笑了一聲,打破了這一室的沉寂。

    她的笑聲,明媚中透著幾分俏皮。

    封炎如夢初醒,把拳頭放在唇畔清了清嗓子,若無其事地又道:「我把人借給楚老太爺了,若是楚三公子果真在川州,就必然可以找到的。」

    他給了端木緋一個安撫的微笑,鳳眸中流光璀璨,在心中默默地說道:蓁蓁,不用擔心,他一定會把事情辦得妥妥噹噹的。

    他一定會找到楚庭舒的!

    為了蓁蓁,也同樣是為了楚家!

    「好。」端木緋目光熱烈地看著他,雙手不自覺地攥成了拳頭。

    封炎見她頰畔還有一縷碎發撓著她如花瓣般的唇角,下意識地抬手把這縷頭髮挑到了她耳後。

    當他的指腹不經意地碰到她溫熱的耳垂時,他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好像被燙到似的一下子收回了手,掩飾地又道:「蓁蓁……等有了消息,我立刻就來告訴你的。」

    端木緋用力地點了點頭,笑得更明媚了,眸子里漾著一層淺淺的水光。

    有封炎幫忙,弟弟肯定很快就有消息的!

    舒哥兒。

    端木緋默默地念著弟弟的名字,心中激蕩,感覺自己彷彿在夢中一般。

    她竟然還有機會見到她的弟弟。

    她忍不住就隔著衣裳悄悄地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指下的疼痛感告訴這不是夢,這是真的。

    封炎沒漏掉她的小動作,心中既心疼,又憐惜,暗暗地琢磨著:等他手上的事忙完,抽出空來,乾脆自己跑一趟。

    他想逗她開心,往窗外斜了一眼,笑吟吟地提議道:「今晚月色不錯,我帶你上屋頂賞月好不好?」

    俊美的少年對著她微微一笑,笑容輕快,帶著幾分溫柔寵溺,又帶著幾分恣意飛揚。

    端木緋此刻心情好極了,想也不想地就答應了。

    封炎給她披上了一件月白色綉貓戲芍藥花的斗篷,然後攬腰將她抱起,一躍而起,沒一會兒就輕輕鬆鬆地把端木緋送上了屋頂。

    外面涼爽的晚風輕輕吹拂著,似乎能把人心頭的鬱結與煩躁都吹散似的。

    夜更深了,皎潔清冷的月色流瀉在二人身上。

    月光下,封炎的五官輪廓分明,有稜有角的臉龐如雕刻般俊美,卻又顯得比平日更柔和。

    夜色寧靜,月光如水。

    端木緋不是第一次跟著他爬屋頂了,渾身放鬆得很,她知道封炎的一隻胳膊就放在她身後的屋脊上,哪怕她只是微微搖晃一下,他都會以最快的速度攬住她。

    他是不會讓她掉下去的。

    清涼的晚風吹在臉上,鑽進脖頸里,端木緋原本沸騰的氣血漸漸平靜了下來,冷靜了不少,思緒也轉動了起來。

    「對了,阿炎,你最好提醒一下你派去川州的人在經過晉州時,千萬小心些,最近晉州很亂。」端木緋提醒道。

    封炎的人肯定是精銳,當然與他們端木家派出去的人不能比,不過那些劫匪既然連龍虎鏢局的人都能輕鬆應對,恐怕也不是普通的烏合之眾。

    端木緋想了想,又補充道:「那裡的一些流匪應該已經成了些氣候。」

    封炎挑了挑眉毛,總覺得端木緋說得太過細緻,似乎是有什麼消息的來源,就問道:「你是從哪裡聽來的?」

    「我們家陳管事。」端木緋誠實地答道。

    封炎不是外人,端木緋乾脆就三言兩語地把事情大致說了:「姐姐讓陳管事去江南給我買嫁妝,回程時,東西在晉州被人搶了,車隊的人和鏢局的鏢師還死傷了好幾個……」

    什麼?!居然敢搶蓁蓁的嫁妝?!這若非是他們還在屋頂上,封炎已經氣得跳起來了。

    封炎的放在端木緋身後的左手緊緊地抓住了屋脊,線條優美的手背上根根青筋凸起,問道:「是晉州何處?」

    「我記得是晉州南部澤西城一帶。」端木緋把嫁妝被劫的經過細說了一遍,「聽陳管事說,晉州那裡也不只是這伙山匪流匪……閻總兵這兩年都不在晉州,總是少了幾分震懾。」

    嫁妝丟了也就丟了,反正自己的嫁妝也夠多了,端木緋倒也不是很放在心上,就是心疼姐姐精心準備了那麼久,還為此病了一場。

    說到閻總兵,端木緋忽然想起幾年前在林湳鎮與閻總兵的那一面之緣,想到那個時候,她對封炎畏之如虎,而此刻卻完全是另一種心情……

    現在只要封炎在,她就覺得很安心,很愉快,很愜意,很滿足……

    很想,對著他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
    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