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89章 588合適(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89章 588合適(二更)字體大小: A+
     

    「他這……這分明是給娘娘您下馬威呢!」

    承恩公夫人哭喊得幾乎破音了,嘶啞而尖銳。

    皇后保養得當的素手緊緊地擰著一方帕子,面沉如水。

    就像大嫂方才說得,岑隱這次對她的長兄出手,實在是太過份了,簡直沒有把她這個皇後放在眼裡。

    可是,對方是岑隱啊。

    皇后想到岑隱那張絕美陰冷的面龐,心裡就直打鼓。

    承恩公夫人抽泣著又道:「而且,皇後娘娘,國公爺這個差事可是皇上給的,如今皇上昏迷,岑隱這閹人就奪了國公爺的差事,這不是看娘娘您軟弱好欺嗎?!娘娘,您可不能就這麼算了啊!」

    聽承恩公夫人提到皇帝昏迷的事,皇后把手裡的帕子攥得更緊了。

    說句實話,皇帝卒中昏迷,一開始皇后是惶恐不安的,感覺失了主心骨,可是日子一天天過去,皇后卻發現自己的日子竟然過得比以前好多了,宮裡的嬪妃、皇子公主們以及朝臣們都對她更恭敬了。

    歸根究底,就像承恩公夫人說的那樣,皇帝一旦駕崩,那麼自己理所當然就是太后,不僅這後宮中的所有妃嬪要看著她的臉色過活,連新帝也要對她折腰。

    這些天,皇后也漸漸地想明白了。

    其實皇帝走了,對她而言更好,她才能過上這一生中最逍遙的日子,不會再有人壓在她的頭上,她也不需要再隱忍度日。

    承恩公夫人見皇后一直不說話,飛快地給一旁的金嬤嬤遞了一個眼色。

    金嬤嬤立刻在一旁敲邊鼓道:「皇後娘娘,國公夫人說得是,岑督主這一次真的過分了,有道是,不看僧面看佛面,國公爺可是娘娘您的兄長啊。」

    「哎,要是娘娘這回忍下了,岑督主說不定會以為娘娘您怕了他了,以後岑督主恐怕還會更過分。」

    說話間,金嬤嬤不動聲色地與承恩公夫人交換了一個眼神。

    金嬤嬤的唇角微微地翹了翹,就恢復如常。她的兒子孫子還在承恩公府辦差,她賣承恩公夫人一個好,對家裡人自然有好處。

    金嬤嬤這幾句話說得皇后心裡很不舒坦。

    是啊,承恩公被責罰的事滿朝文武都看在眼裡,她要是無所作為,別人又會怎麼看待她這個皇后?!

    以後,便是新帝登基,怕是也會欺她軟弱,不會把他們謝家放在心上!她必須要立威才行。

    皇后的眸子里明明暗暗地變化不已。

    承恩公夫人看皇后還是沉默,心裡急了,下了一記猛葯,撲通地跪了下去。

    「皇後娘娘,您一定要給國公爺做主啊。」

    「皇後娘娘,皇上病重,岑隱如今在朝野大權在握,專橫跋扈,簡直就是目中無人!」承恩公夫人憤憤地說道,「娘娘,您不能再坐視岑隱坐大了!」

    「他這是以為大盛朝是他的了,他不過一個閹人,能有如今的地位與權勢,也不過是仗著皇上,等到日後新帝登基,他還想繼續把持朝政不成?!」

    「哼,岑隱他在朝堂上早就天怒人怨,將來指不定要五馬分屍,方能平息眾怒。」

    「娘娘,您可要強硬起來,拿出皇后的威儀來,不能再這樣任人欺負咱們家的人了!」

    兩行淚水又嘩嘩地自承恩公夫人眼角滑落,哭得是淚如雨下。

    皇后抿了抿唇,心裡終於有了決定,柔聲道:「大嫂,你快起來吧……」

    金嬤嬤連忙過去親自扶承恩公夫人起身,承恩公夫人正欲再言,就聽皇后先一步下令道:「周浩,你親自跑一趟,去把岑隱給本宮宣來。」

    周浩乃是鳳鸞宮的大太監,皇后讓他去宣岑隱無疑已經表明了她的態度。

    承恩公夫人面上一喜。她在金嬤嬤的攙扶下又坐了下來,丫鬟連忙幫著她擦淚,並整理儀容。

    偏殿里的宮女內侍們則是面面相覷,給了大太監周浩一個同情的眼神。

    周浩心裡再無奈,也只能作揖領命:「是,皇後娘娘。」

    轉過身時,周浩的臉色一下子變苦,心道:這承恩公夫人真是害人精,本來皇後娘娘好好的,一向性子溫婉平和,從不主動挑事,這才幾天,就被他們謝家攛掇成了這樣。

    哎,最後別連累了他們這些下人就好!

    周浩心裡暗暗搖頭,甩了下手裡潔白如雪的拂塵,打簾出去了偏殿。

    承恩公夫人很快整理好了儀容,除了眼睛還有些紅,她又恢復成了平日里那個雍容華貴的國公夫人。

    周浩前腳剛走,後腳蘭卉就捧著一個長匣子回來了,從皇后的私庫中取來了兩株百年人蔘。

    皇后又道:「大嫂,雖說這百草堂的大夫不錯,不過總不上太醫,要不本宮宣王太醫給大哥看看?王太醫素來擅長治療外傷。」

    承恩公夫人從善如流地應下了,欠了欠身:「臣婦替國公爺謝過皇後娘娘。」

    承恩公夫人來的時候怒氣沖沖,此刻目的達成了一半,心情舒暢多了,思忖著:皇后無子,耳根子又軟,便是來日四皇子登基,皇后終究還是要倚靠他們謝家。

    不僅是皇后需要謝家,謝家想要更上一層樓,也必須倚靠皇后,兩者彼此相依。

    只要自己多勸勸,皇后總會聽進去的。

    承恩公夫人眸光一閃,試探地又道:「皇後娘娘,臣婦上次跟您說的事,您考慮得如何?」

    承恩公夫人這句話雖然語焉不詳,但是皇后卻知道她在說什麼。

    皇后慢慢地飲著茶,眉梢微動。

    承恩公夫人接著道:「娘娘,所謂臣,乃事君者也。不能事君,又豈能為良臣!這岑隱既然不能用,那就換個能用的便是。」

    有道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那些個讓不服管教的臣子本來就該打壓下去,省得堵氣。

    皇后再次沉默了,想要打壓岑隱哪裡有那麼容易,垂眸看著茶湯里沉沉浮浮的茶葉,猶豫不決。

    承恩公夫人再接再厲道:「娘娘,岑隱不識相,可自有識相又感恩的人巴不得來效忠皇後娘娘您?耿家,楊家……」

    皇后略有所動,眸子里一點點地亮了起來。

    是啊。岑隱如今在朝堂勢力龐大,這普通人想要頂替他恐怕沒那麼容易,可是耿家和楊家不同,他們都是皇帝多年的股肱之臣,兩家人在朝堂上盤根錯節,有人脈,也有故交姻親,正好這兩家如今敗落,如果自己肯用他們,想來耿家和楊家都會對自己感恩戴德。

    承恩公夫人在一旁絮絮叨叨地說個沒完沒了,一會兒說岑隱,一會兒說耿家和楊家……

    直到一炷香后,帘子外傳來了一個宮女的行禮聲:「周公公。」

    承恩公夫人立刻就噤聲,裝模作樣地捧起了一旁的茶盅,姿態優雅。

    隨著打簾聲響起,周浩又回來了,承恩公夫人一邊飲茶,一邊用眼角的餘光瞥著周浩的方向。

    誰想,周浩走進偏殿後,那道門帘就垂落了下去,在半空中簌簌地振動著。

    周浩的身後就再也沒人進來。

    承恩公夫人眉頭皺了皺,心道:岑隱呢?!

    皇后的面色微微一變。

    周浩垂首走到皇後跟前,對著皇後作揖稟道:「皇後娘娘,奴才剛才去了一趟司禮監,但是沒能見到岑督主。」

    說話間,周浩的頭伏得更低了,嘴角撇了撇。

    見不到岑督主那是理所當然的,岑督主哪有空見他這種小啰啰!

    「咯嗒。」

    承恩公夫人隨手把茶盅放在一邊的方几上,氣得額角的青筋一跳一跳的。

    「太囂張了!」承恩公夫人差點沒一掌拍在方几上,但總算還記得自己還身在鳳鸞宮,手掌停頓在了半空中,怒道,「皇後娘娘,這個岑隱也太不把您放在眼裡了!」

    「您可是後宮之主,除了皇上外,後宮中最尊貴的人了,您派人去請,他不僅不來,連人都不見,實在是太妄自尊大了!」

    「……」皇后的臉上紅一陣青一陣白一陣的,揮了揮手,把周浩給揮退了。

    偏殿里又靜了下來。

    皇後半垂眼帘,眼瞼下的瞳孔如潭水般幽深。

    大嫂說得對,她是皇后,皇帝病了,她就是這皇宮的主人。

    岑隱再位高權重,其地位與權利也都是皇家給的,只要皇家一句話就可以收回。

    既然岑隱不能用,她重新扶持能用的人就是了,這朝堂上還有內廷十二監中,多的是可用之人。

    而且——

    皇后眯了眯眼睛,神色微凝。

    本來,她就有些擔心岑隱和端木緋之間過於親近,總擔心他會因為這層關係而扶持大皇子。

    乾脆一了百了!

    皇后的嘴唇抿成了一條直線,眸子里變得更深邃了,神色漸冷,似乎下定了某種決心。

    承恩公夫人一直在觀察皇后每個細微的表情變化,立刻注意到皇后的意動,心下得意:今天還真是多虧岑隱的跋扈反而推了皇后一把,否則以皇后優柔寡斷的性子也不知道會猶豫遲疑到什麼時候。

    皇后淺啜了兩口熱茶后,定了定神,紛亂的心緒穩定了下來。

    「大嫂,」皇后抬眼再次看向了承恩公夫人,「本宮在宮中多有不便,還要擾煩你和大哥派人到處去看看外面還有沒有神醫名醫。」

    「太醫院的那些太醫雖然醫術尚可,可是一個個都太怕事,遇上那些個兇險的毛病,就只求穩妥,不敢冒險下猛葯。」

    「皇上昏迷了那麼久,一直不醒,才讓岑隱鑽了空子,現在只要皇上能醒過來,無論他再虛弱,至少岑隱私自開戰的罪名是逃不掉的。」

    「趁著大皇子不在京,這件事必須要儘快。」

    皇后的語氣越來越堅定,眼神也變得凌厲起來,端著茶盅的手指下意識地微微使力,手指的線條繃緊。

    承恩公夫人聞言連剛湊到唇邊的熱茶都顧不上喝了,心裡很是欣慰:皇后的性格做任何事都是猶豫不決,總要思來想去,才會勉勉強強地應下。

    這一次總算是說通了,這一次她總算是果斷了一回。

    「皇後娘娘說得是。」承恩公夫人放下茶盅,連忙附和道,「這太醫院的太醫們都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皇上這病確實還是要從外面找大夫更好。這事就交給臣婦。」

    秋高氣爽,窗外的庭院里綠樹成蔭,微風徐徐,吹拂在臉頰上,非常涼爽舒適。

    皇后揉了揉眉心,覺得疲倦忽然就涌了上來。她本來想遣退承恩公夫人,話還未出口,就聽承恩公夫人遲疑地又道:「皇後娘娘,這國公爺的差事……」

    「這事本宮會想辦法的。」皇后淡聲道,漫不經心地捻了捻指尖,十指染蔻丹,修剪得十分漂亮,「光祿寺的差事本來也就是圖個清閑,沒了就沒了,以後可以求個更好的……」

    承恩公夫人眼睛一亮,瞳孔中似乎燃起了兩簇火苗。

    她連忙起身,喜不自勝地謝過了皇后:「那就勞煩皇後娘娘替國公爺周旋了。」

    皇后沒再說話,慢慢地喝著茶,思緒飛轉。

    光祿寺的差事雖然有些油水,不過也僅此而已,根本就沒有實權,還是要好好想想給兄長謀個有實權的差事,才能幫到自己。

    只是,這一次兄長是免不了丟臉了。

    的確是免不了。

    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承恩公被笞了五十板,還是因為狎妓被打的,承恩公府一時間在京城裡丟盡了臉。

    別人在明面上不敢說什麼,但私下裡卻是嗤笑不已,上至王孫勛貴,下至那些平民百姓,從街頭巷尾到茶館酒樓,都對承恩公府議論紛紛,指指點點。

    華盛街上的一間茶館中,一樓的大堂里座無虛席,喧喧嚷嚷,不時飄出了什麼「承恩公」、「笞打」等等的字眼。

    「什麼?!承恩公還有黃侍郎他們因為去青樓被當眾笞打了五十大板?」一個十七八歲的藍衣青年神情激動地拔高嗓門道。

    「承恩公?這承恩公不是皇后的兄長嗎?……誰敢打皇后的兄長?」另一個頭髮花白的灰衣老者好奇地湊過去詢問。

    一個直裰綸巾的中年書生嗤笑了一聲,「皇后的兄長算什麼?違反了大盛律例,照樣被打,照樣被奪了差事!這叫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那藍衣青年皺著眉頭又道:「去青樓怎麼就違反大盛律法了?那些青樓豈不是都要關門大吉?」

    「我們這些平民百姓去青樓當然不犯法!」灰衣老者就對著那青年一陣擠眉弄眼,「可他們當官的就不行!」

    「不會吧?可是我以前去風華樓也遇上過不少官老爺啊。」

    「這種事本來是民不舉官不究,官家一貫風流,對此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些官老爺也就把流連青樓楚館當做一樁雅事。這次的事情一出,估計是人人自危,我看啊,最近那些青樓楚館的生意怕是要清淡不少!」

    「哈哈,那些個老鴇豈不是要哭死了?」

    「……」

    大堂里,茶客們說得熱鬧,也笑得熱鬧。

    這些聲音也斷斷續續地傳到了二樓的雅座中。

    「吱呀」一聲,一隻白皙修長且骨節分明的手輕輕地推上了窗戶,也把外面的喧嘩聲隔絕在外。

    「大哥,」著一襲玄色錦袍的封炎笑吟吟地說道,手裡隨意地剝著花生,把花生往嘴裡丟,「拿承恩公來開刀,還真是再合適不過了。」

    最近承恩公府上躥下跳的,本來就在風口浪尖上,被京中各府所關注。

    果然,昨天承恩公一被責打,也無需他們在後面推動什麼,這件事不過短短一天就傳遍了京城。

    岑隱就坐在封炎的對面,著一襲湖藍暗紋直裰,以竹簪挽起烏髮,衣著打扮看著就如同一個斯文儒雅的讀書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
    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