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86章 585哄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86章 585哄哄字體大小: A+
     

    紫藤順手拿走了端木紜手裡的巾帕,綠蘿和碧蟬接手了伺候端木緋起身的活,熟練地給她穿衣著襪穿鞋。

    端木緋走到梳妝台前坐下,她看著銅鏡的自己,歪了歪小臉,推測道:「姐姐,我想這大概不是皇後娘娘的意思吧。」

    端木紜仔細一想,就明白了端木緋的意思,應道:「蓁蓁,你說的是。」

    從皇后的立場出發,她應該是不想把這件事鬧大的,況且,皇后和貴妃也沒真的撕破臉,以皇后優柔寡斷的性子,想必原本是想要給端木家留點顏面的。

    綠蘿熟練地給端木緋梳起頭來,她本來想梳一個雙鬟髻,可是端木緋不耐煩久坐,就道:「梳個纂兒吧。」

    她一邊說,一邊摸著下巴心不在焉地思忖著:這事也不知道是怎麼鬧開的……想來與謝家肯定多少有點關係。

    姐妹倆在銅鏡中交換了一個眼神,誰也沒在意,反正吃虧的也不是她們。

    沒一盞茶功夫,綠蘿就給端木緋梳好了頭,她從首飾匣子里拿了朵珠花,正要請示,又有人進來了,這一次進來的是錦瑟。

    「大姑娘,四姑娘,陳管事回來了。」

    陳管事總算是回來了!

    端木紜蹭地站了起來,眼睛一亮,面露激動之色。她之前派了陳管事夫婦去江南給端木緋採買嫁妝,本來前天就該回來的。

    「蓁蓁,走!」端木紜拉起端木緋的小手,興匆匆地往屋外走去,「我們去看看你的嫁妝。」

    姐妹倆一起往前院的朝暉廳走去,兩人皆是興緻勃勃。

    當她們趕到朝暉廳外時,卻是心一沉。

    屋子裡,一個四十餘歲的中年男子正垂首而立,男子著一件青色元寶紋直裰,衣裳還算整潔,可是臉上、身上有不少擦傷、淤青與刀傷,面色晦暗頹喪,形容狼藉。

    不妙。端木紜心道,與端木緋交換了一個眼神,姐妹倆腳下的步子沒停,攜手進了廳堂里。

    陳管事撲通一聲,直接跪在了地上,頹然道:「大姑娘恕罪,小的有負所託!」

    「快把陳管事扶起來。」

    端木紜連忙吩咐小廝把陳管事扶了起來,又讓紫藤趕緊出府去請大夫。

    陳管事在小廝的攙扶下踉蹌地站了起來,臉色不太好看。

    「陳管事,有事慢慢說。」端木紜在一把圈椅上坐了下來,溫聲安撫陳管事的情緒。

    陳管事嘆了口氣,以袖口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小的從江南買的那些東西都被劫了。」

    端木紜和端木緋看陳管事這副樣子,心裡約莫也猜到了,陳管事這句話也就是證實了她們的猜測。

    「大姑娘,依您的意思,小的請了江南的龍虎鏢局押送……」陳管事澀聲道。

    端木紜和端木緋靜靜地看著他,聽他道來。

    窗外,微風輕拂著翠竹林,似乎那翠竹在發出低語,與陳管事的聲音交錯在一起。

    陳管事有條不紊地娓娓道來。

    雖然他從江南出發前特意請了鏢局護鏢,可是,意外還是發生了,他們的車隊在晉州南部澤西城附近的一片山谷被劫了。劫匪是當地的一夥民匪,因為當地賦稅太高,今夏又逢乾旱,所以逼得一些百姓落草為寇。

    那伙劫匪熟悉當地的地形,早就潛伏在山谷兩邊的山林中,待到車隊整個進入山谷中央,才封住了他們的前後路,來了個瓮中捉鱉。

    他們與劫匪進行了一番殊死搏鬥,可是對方人多勢眾,他們寡不敵眾,一番廝殺后,被砍死了一個車夫和一個鏢師,還有好幾個鏢師被砍傷,不過,這伙劫匪倒沒有把車隊的人趕盡殺絕,只是那三車東西卻都沒能保住。

    陳管事越說越懊惱,越說越愧疚,眼眶一片通紅,再次撲通地跪在了青石磚地面上。

    「……」端木紜做了個手勢,再次示意小廝把陳管事扶了起來。

    妹妹的嫁妝沒了。端木紜壓下心裡的惋惜,定了定神,對著陳管事道:

    「陳管事,一會兒大夫來了,讓大夫給你好好瞧瞧,還有這次跟你出去的那些人,一應的診金與葯錢都由府里出,你還有其他人都安心養傷就是,別的事都等休養好了再說。」

    只是須臾,端木紜就把心情調整了過來,做出一系列的安排。

    雖然端木紜這麼說了,可是陳管事卻沒法安心。

    他從江南採買的那些綾羅綢緞,金玉首飾,香料瓷器……足足價值兩萬兩白銀。

    現在這些東西全被搶了,大姑娘非但沒怪罪,還如此體恤他們,反而讓陳管事心裡愈發慚愧,覺得無顏面對大姑娘。

    哎,無論如何,都是他沒把差事辦好。

    陳管事忍不住喃喃地又道:「是小的的錯,小的不該貪近,應該走官道的,多繞點路也就是多花六七天的時間而已……」

    也不至於丟了東西,還死了人……

    想著,陳管事只覺得心口壓著一座大山,沉甸甸的。

    端木紜又道:「俗話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陳管事,那伙劫匪既然事先潛伏在山谷中,恐怕早就惦記上你們了,躲的了一時,躲不了一世。事已至此,懊惱後悔也無用,陳管事,還是先處理善後,為死者安排後事吧。你可知死去的車夫家中是什麼情況?」

    陳管事稍稍緩過神來,答道:「死了的車夫名叫劉大仁,是府里的家生子,有一兒一女,兒子十四歲,女兒才十歲。」

    端木紜沉吟一下,就吩咐道:「陳管事,你去給劉大仁家裡送一百兩銀子作為撫恤金。讓他家把一雙兒女都送進府里當差吧,我讓人給他們安排差事。」

    陳管事有些驚訝,連忙替他們謝了恩:「多謝大姑娘。」

    劉家一家子都是端木家的家生子,可是按照規矩,哪怕是家生子,那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有那個福分進府當差的,但凡能進府自然就有一份月例,所以,每年那些家生子都擠破頭想進府當差,再不濟能去莊子里、鋪子里當差那也不錯。

    劉家一雙兒女這次是被大姑娘親自點進府里的,即便不能說從此飛黃騰達,可至少,給他們安排的差事肯定不至於太差。

    這也是大姑娘對劉家一份額外的恩典了。

    陳管事一方面替劉家慶幸,另一方面自己也鬆了一口氣:看來大姑娘是真的不計較自己這次的辦事不利了。

    想著,他不由心生幾分嘆服:大姑娘這氣度可真不是普通女子可以比擬的,這兩萬兩銀子說放下就放下,還真是有老太爺的風範啊!

    難怪老太爺對長房的大姑娘和四姑娘特別的另眼相看……也是,他們老太爺那可是首輔,自然是目光如炬。

    陳管事在心裡感慨了一番,端木紜又問起了龍虎鏢局的傷亡。

    兩人一問一答間,一個發須花白的老大夫隨著一個丫鬟匆匆而來,端木紜就讓陳管事與那老大夫一起先退下了。

    等陳管事下去后,屋子裡就靜了下來,端木緋立刻注意到端木紜的臉上多了幾分失落。

    端木紜的性子一向明快爽利,這還是端木緋第一次見她這樣。

    「姐姐,」端木緋起身走到端木紜的身旁,撒嬌地抓著她的右胳膊搖了搖,安慰道,「日後再買就是了。」

    端木紜抬手拍了拍端木緋的手,眉心還是有幾分悶悶不樂。

    她難過的並不是東西丟了,而是妹妹的嫁妝要少了。

    「蓁蓁,有的東西隨時可以買,但有些不是有銀子就一定能買到的……」端木紜說來,還是有幾分惋惜。

    就好比那金絲鳳凰織錦緞子,她是讓陳管事提前了一年預定,才買到了兩匹正紅色,準備拿來給蓁蓁做嫁衣的,如今再要重新置辦,怕是買不到了。

    端木緋點了點頭,只能安慰端木紜道:「姐姐,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端木緋的眸光閃了閃,心裡默默地嘆了口氣。

    她知道這幾年大盛亂象頻出,去歲她隨皇帝聖駕南巡時,也遇上了一些事,隱約看到了一些繁華之外的亂象,可是她畢竟是隨駕,看到的也有限,直到此刻才真切地感覺到了大盛已經亂成了這樣。

    既然請了鏢局的鏢師都保不住東西,接下來,也沒必要再派人去江南採買了,免得又傷了人命、丟了東西,人財兩失。

    端木紜同樣也想到了這個,更加失落了,櫻唇微抿。

    她給妹妹備了幾年嫁妝,想著盡量做到十全十美,決不讓妹妹比別家姑娘的嫁妝差,可是現在,妹妹的嫁妝是註定要少了。

    端木緋看著端木紜失魂落魄,發揮她綵衣娛親的本事,笑眯眯地說道:「姐姐,我昨天剛把一個殘曲譜完整了,回去,我彈給你聽好不好?」

    端木紜含笑應了,隨口與妹妹閑聊:「蓁蓁,你說的那個殘曲是不是阿炎前兩天給你送的那個?」

    「嗯,這一曲的調子有幾分北境的感覺,高亢遼闊……」

    黃昏的太陽西下,秋風送爽,把姐妹倆的聲音吹散在空氣中。

    淡淡的花草香氣隨風瀰漫開來。

    姐妹倆進了湛清院后,不一會兒,裡面就傳來了清越靈動的琴聲,如那一隻只展翅高飛的鳥,撲扇著羽翼,直衝向那塞外悠遠遼闊的天空……

    天際的夕陽隨著悠揚的琴聲一點點地落了下去,夜幕再次降臨了。

    這一晚,等端木緋睡下后,端木紜獨自去了自己的小書房,在書房裡四處翻找了一番。

    她心裡還是有些不死心,去不了江南,她得找找還有沒有退而求其次的選擇,尤其是現在現銀也不多了……

    她得好好合計合計。

    初秋的白天暖洋洋的,夜晚卻是有幾分涼意,她晚上沒關窗,又睡得晚,當夜著了涼,到第二天一早,就發燒了。

    湛清院上下乃至整個端木府都被驚動了。

    紫藤親自出府去回春堂請了馮大夫來府中,馮大夫給診了脈,開了方子,說是著涼,吃了葯休息兩三天就會好了。

    端木紜從頭到尾都是渾渾噩噩,被張嬤嬤和紫藤合力餵了湯藥后,就迷迷糊糊地睡去了。

    空氣中飄著一股淡淡的葯香,縈繞在眾人的鼻尖。

    端木緋一直靜靜地守在端木紜的榻邊,看著她的睡顏,看著她眉心的那一抹鬱結,下意識地抬手,想揉散她眉心的鬱結,可又怕吵醒了她。

    屋裡屋外,都靜悄悄的,生怕發出一點聲音會吵醒了端木紜。

    紫藤俯首湊過來,小聲地對端木緋說道:「四姑娘,您去歇息吧,這裡有奴婢幾個呢。」

    端木緋似乎恍然不覺,神色怔怔地看著端木紜緊閉的眼瞼,緩緩地收回了手。

    她心裡有個聲音告訴她,姐姐她肯定還是為了昨天的事心情不好……

    她得想個法子好好哄哄她,病才好得快。

    對了。

    端木緋眼前一亮。對了,小八,說起鬨姐姐開心,除了自己,大概就是那隻聒噪的小八哥了。

    端木緋抬頭看向了紫藤,壓低聲音吩咐道:「紫藤,你去一趟岑府,把小八接回來。」

    岑岑岑……紫藤的嘴巴張張合合,彷彿被雷劈了似的。

    岑府?!岑督主的府邸?!

    這府中上下恐怕除了兩位姑娘,恐怕誰也不敢找岑督主討「東西」吧?!不對,還要再一個,他們家那隻賴上岑督主就不回家的蠢八哥……

    端木緋看著紫藤一副受驚過度的樣子,心裡不免失笑。她又看了看端木紜,想著反正她喝了葯睡著了,估計一時半會也醒不了了,就起身道:「算了,我自己去一趟吧。」

    紫藤暗暗地吐了一口氣,如釋重負,覺得自己撿回了半條命。

    端木緋輕手輕腳地從內室中出去了,吩咐丫鬟去備馬車。

    馬車從權輿街駛出,巳初左右,街上的人不算多,一路暢通無阻地來到了岑府。

    岑府的門房也沒去通稟,就直接開門把端木家的馬車放了進去。

    「四姑娘來了!」

    「快快快,快迎馬車進去!」

    馬車被迎到了儀門處停下,一個管事的中年內侍殷勤地迎了上來,招呼道:「四姑娘,裡邊坐!」

    中年內侍笑得眼睛都眯了起來,點頭哈腰。

    這一幕幕看得端木緋身後的綠蘿心情十分微妙:聽他們四姑娘前、四姑娘后地招呼著,這要是不知道的人,恐怕還以為姑娘是姓岑呢。

    端木緋被那中年內侍迎到了正廳中,府子里的小內侍們端茶送水又上點心,沒一會兒,原本空蕩蕩的廳堂中就多了各種食物的香味,與熏香、花香混雜在一起,給這原本死氣沉沉的宅子里添了幾分人氣。

    「四姑娘喝茶。」

    中年內侍親自把茶盅端到了端木緋的手邊,茶水帶著一股清雅的蘭花香,香氣馥郁,一聞就知道這是上好的鐵觀音。

    岑府拿來待客的茶當然是最頂尖的貢品。

    只是端木緋今天有心事,也無心品茶,中年內侍既然做著岑府的管事,那當然是十分擅長察言觀色的,笑吟吟地問道:「四姑娘,督主不在府中,要不要小的派人去通知督主一聲?」

    端木緋並不意外,岑隱現在是大忙人,每天要監朝,這都巳時過半了,肯定是不在府中的。

    「我是來接小八的。」端木緋食不知味地抿了口鐵觀音,就放下了茶盅。

    中年內侍登時就笑了,撫掌道:「四姑娘,巧了,小八今天沒跟督主出門,就在府中。小的趕緊讓人去把它喚來。還請四姑娘……稍候。」

    他說到「稍候」時,神情有些微妙。

    端木緋也猜到怕是要花些時候,畢竟自家小八哥一向是放養的,隨便它愛飛去哪裡就去哪裡,要把這隻蠢鳥引來,自是要花一番心力。

    一個小內侍連忙領命,下去找鳥了。

    中年內侍很是長袖善舞,笑吟吟地繼續與端木緋圍著小八哥為話題說話:「四姑娘,督主給小八準備了些鳥架、毽子、藤條球之類的小玩意……對了,還有一些小八喜歡吃的鳥食,小的這就讓人去準備。」

    此時此刻,端木緋除了應下,也沒別的話好說了,心裡隱約有種感覺:難怪啊難怪,難怪這隻蠢鳥樂不思蜀都不想回家了,原來是在這裡當鳥大爺啊。

    端木緋有些慚愧,又有些好笑,心情倒是輕快了一分,也有心情品茶了。

    等她手裡這盅鐵觀音喝了大半時,就聽到外面傳來了熟悉的呱呱聲,一聲比一聲歡快。

    端木緋抬眼朝廳外望去,眼角抽了抽,只見兩三個小內侍正在滿頭大汗地往空中放飛竹蜻蜓,小八哥一路追,一路飛,叼住半空中的竹蜻蜓,然後再拋下……

    端木緋忍不住與身旁的綠蘿交換了一個一言難盡的眼神。

    這何止是鳥大爺,根本就是一隻紈絝鳥了!

    看著這一幕,端木緋實在有幾分不忍直視的感覺,拔高嗓門喚道:「小八。」

    小八哥聽到了端木緋的喚聲,這下也顧不上半空中的竹蜻蜓了,「真真」地大叫起來,拍著翅膀朝廳堂中飛了進來。

    「呱呱!」

    小八哥歡快極了,繞著端木緋的頭頂,飛了一圈又一圈,中年內侍連忙恭維道:「四姑娘,小八與您可真親啊。您一叫喚,它就飛過來了,認主。」

    「……」端木緋神情微妙,覺得這誇獎實在是有些睜眼說瞎話,這蠢鳥要是真的「認主」,就不會離家出走這麼久都不知道回家了!

    「美美!」小八哥卻覺得這番誇獎十分受用,滿足地大叫起來。

    端木緋看著這隻明顯比中秋節那晚又肥了一圈的八哥,又一次心道:難怪這蠢鳥不想回家了。

    既然小八哥都回來了,端木緋也就不久留了,起身道:「王公公,那我就先走了。」

    王公公一聽端木緋這就要走,連忙道:「四姑娘,不如您再坐一會兒吧?督主應該很快就回來了。」

    端木緋還想著姐姐,隨口道:「王公公,我姐姐病了,我要趕緊回去。」

    王公公一聽是端木大姑娘病了,也就不再勸,只是道:「四姑娘,那小八的東西,小的讓人給您裝馬車上去。」

    說話間,幾個膀大腰圓的婆子扛著兩個沉甸甸的箱子來了,小八哥激動極了,拍著翅膀朝那兩箱東西飛了過去。

    端木緋好笑地挑了挑眉,心裡再一次暗嘆:難怪這蠢鳥不想回家了。

    端木緋帶著小八哥回了端木府。

    小八哥雖然離家出走了這麼多天,不過對自己家還是熟門熟路的,沒等端木緋下馬車,它就已經自己朝湛清院飛了過去,嘴裡歡快地喊著「夭夭」。



    上一頁 ←    → 下一頁

    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
    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