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81章 580下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81章 580下落字體大小: A+
     

    「咯噔!」

    楚老太爺猛地站起身來,他太過激動,身子一不留神撞到了身後的椅子,發出刺耳的聲響。

    楚老太爺驚得雙目幾乎瞠到極致,一口氣噎在胸口,四肢發麻。

    「老太爺……」楚太夫人的情緒也很激動,右手緊緊地握住了椅子一邊的扶手,臉色發白。

    十二年前,宣國公世子楚君羨在隴州任布政使,楚大夫人葉氏帶著年僅三歲的幼子楚庭舒赴隴州探親,誰想,蒲國派兵突襲大盛,從西州一路打到隴州西境臨澤城。

    葉氏在臨澤城附近被敵軍拿下,押於陣前威脅楚君羨投降,葉氏為國為夫當眾自盡,而楚庭舒則在戰場上生死不明,不知道是否和葉氏一起被敵軍拿下。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因為沒見到楚庭舒的屍首,楚家特意派了人千里迢迢地去臨澤城一帶搜尋楚庭舒的下落,可是一年過去了,兩年過去了,三年過去了……一年又一年,始終還是沒有一點楚庭舒的消息。

    漸漸地,楚家也就不抱什麼希望了。

    畢竟楚庭舒失蹤的時候才三歲,一個年僅三歲的孩子在那種兵荒馬亂的環境中,怎麼可能還活著!

    這些年,楚家一直沒有完全死心,在他們心底的深處,總是抱著那麼一絲希望,那麼一絲微弱的希望。

    現在,楚青語竟然說她知道楚庭舒在哪裡?!

    夫妻倆再次對視了一眼,眼底是同樣的震驚與狐疑,沉默蔓延著。

    大管事在一旁靜靜地等待著。

    屋子裡陷入一片寂靜。

    楚老太爺喘了兩口粗氣,那濃重的呼吸聲在寂靜的次間里是那麼清晰。

    「她……」楚老太爺的雙拳緊緊地捏了起來,臉色稍稍緩和過來,徐徐道,「她怎麼可能知道?!」

    當年,楚庭舒失蹤的時候,楚青語才不過五歲,她怎麼可能知道遠在千里之外的楚庭舒的下落?!

    難道是有人告訴她的?!

    那麼那個人又是誰,誰能找到楚家花費十幾年也沒找到的人?!

    只是想想,夫婦二人的胸口就掀起一片驚濤駭浪,把兩人籠罩其中,久久無法平息。

    須臾,楚太夫人嘴唇微顫地開口道:「她……她是想哄我們放過她吧?」

    楚老太爺身側的拳頭握得更緊了,額角青筋凸起。

    不管是楚老太爺還是楚太夫人,心裡都是這麼覺得的。楚青語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可以殺姐、殺祖,她做人根本毫無底線。

    為了活下去,她什麼都做得出來。

    對於楚青語,這些年來,他們是一次次的失望,早就把她看透了!

    她很有可能就只是為了拖延時間罷了。

    楚老太爺定了定神,坐了回去,對著大管事吩咐道:「阿平,不用管她說什麼,去……」

    話說到一半,他喉頭髮澀,再也說不下去了。

    楚太夫人下意識地輕撫著手裡的紅珊瑚佛珠手串,這是大孫女楚青辭親手做給她的。

    楚太夫人也與楚老太爺想到一塊兒去了,眼眶發紅。

    哪怕他們知道楚青語滿口謊言,哪怕他們知道楚青語根本無從知道楚庭舒的下落,哪怕他們知道楚庭舒不可能還活著,但是,楚老太爺還是做不到完全無視楚青語的話。

    楚青語還真是拿住了他們的軟肋,她知道哪怕是那麼一丁點兒渺小的可能,他們都不想放棄。

    理智告訴他們不能信楚青語,可是心底又忍不住生出一點點的僥倖,讓他們忍不住想去抓這一點點的希望。

    也許,可能,萬一,楚青語她真的知道什麼呢?!

    楚老太爺覺得心口壓著一塊巨石,幾乎喘不過氣來,一種苦澀的味道自心口瀰漫到四肢百骸……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楚老太爺再次開口道:「把楚青語帶過來。」

    他的聲音艱澀低沉如砂礫磨過般粗糙,自牙齒間擠出,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是,老太爺。」大管事恭敬地作揖領命,心裡暗暗嘆氣,不敢去看兩個主子的面色。

    大管事悄無聲息地退了出去,屋子裡又靜了下來,落針可聞。

    夫妻倆默默地飲著茶,食不知味。

    俞嬤嬤和書香服侍在一旁,皆是屏息斂聲,神情複雜,屋裡屋外只有風拂枝葉的沙沙聲。

    時間在這個時候彷彿拖慢了好幾倍一般,緩緩地流淌著。

    一盞茶后,屋外就又傳來了數人凌亂的腳步聲,跟著,門帘就被人從外面打起。

    楚青語率先走了進來,步履虛浮地朝楚老太爺和楚太夫人走來,身形踉蹌。大管事就跟在她身後三步外。

    不過短短几天,楚青語看來與以前已經是判若兩人。

    她身上的青碧色衣裙早就髒亂不堪,左側的袖子被她扯掉了一半,還沾著殷紅刺眼的血跡。

    她的髮髻凌亂,額角、鬢角一縷縷頭髮胡亂地散在頰邊,整個人消瘦了一大圈,形容枯槁,面色蠟黃,她的臉上、脖頸上、手背上,但凡露出來的肌膚上都是布滿了青青紫紫的傷痕與淤青,體無完膚。乍一眼看去,形若瘋婦。

    楚老太爺和楚太夫人看著眼前形容狼藉的楚青語,神色木然,身心疲憊。

    如果可以的話,他們實在不想見這個楚家的不孝孫……

    「啊……啊!」楚青語又往前走了兩步,趔趄地跪在二老跟前。

    她的嘴唇乾裂黯淡,喉嚨中已經發不出聲音了,只有這乾澀粗嘎的「啊啊」聲。

    楚老太爺看也不想多看楚青語,吩咐書香道:「書香,你去取紙筆,讓她把知道的都寫出來。」

    書香急忙去取了文房四寶,又鋪紙磨墨。

    墨香繚繞,楚青語漸漸地冷靜了不少,閉著嘴,也不再試圖出聲了,那雙渾濁晦暗的眸子里映著外面的樹影,閃閃爍爍。

    見書香放下了墨條,楚老太爺淡淡地對楚青語道:「你去寫吧。」

    楚青語艱難地站起身來,走到了窗邊的大案前,拿起那支狼毫筆,沾了沾墨,就開始動筆。

    她早就想好了,因此落筆飛快:

    「想知道楚庭舒的下落,就答應我一個條件。」

    字跡娟秀,又略顯潦草,可見落筆之人心中又急又慌。

    楚老太爺半垂眼帘,怔怔地盯著她寫的那行字,卻是久久沒說話。

    他不說話,周圍就靜了下來。

    空氣隨著沉寂變得越來越壓抑,讓人透不過氣來,吹進屋子裡的風透著一股壓抑的寒意。

    楚青語死死地盯著楚老太爺和楚太夫人,身形繃緊如弓,下意識地屏息。

    她有點慶幸,自己還記得那件事。

    這是她唯一的生路了!

    這段時日,她受盡了折磨。

    楚家人沒有對她下手,但是翠生和王牙婆都把她們的憤怒與恐懼全部都宣洩在了她身上,起初只是翠生,後來王牙婆見楚家人確實不再理會楚青語,也跟翠生一起對她拳打腳踢,辱罵她,作踐她,毆打她。

    楚青語一個人雙拳難敵四掌,哪裡對付得了翠生和王牙婆聯手,根本毫無反擊之力,只能任人毆打,在那麼個小小的柴房內,根本就連躲的地方都沒有。

    楚青語雖然喊不出聲音,沒法呼救,但是她知道外面守柴房的婆子不可能不知道她遭受的委屈與屈辱,然而,沒人理會她。

    追根究底,不是婆子不理她,是祖父放棄她了。

    這些天的折磨讓楚青語明白了原來祖父的心這麼硬,祖父的心可以這麼狠,祖父他真的會把她賣到牡丹樓那種勾欄之地,如果她什麼也不做,就這麼坐以待斃的話……

    她擠盡腦汁,想為自己找一條生機,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這件事。

    上一世,楚家一直在找楚庭舒,哪怕誰都覺得那個孩子不可能還活著,楚家也沒有完全放棄過。

    最後——

    楚家上一世還是找到了楚庭舒,然而,來不及了,人已經死了。

    但是按時間來算,楚庭舒現在說不定還活著。

    這是她最大的籌碼了。

    沉默繼續蔓延著,空氣沉悶而凝重,外面的天空中,那層層疊疊的雲層遮天蔽日。

    楚青語一開始很有自信,可是見楚老太爺和楚太夫人遲遲不說話,她的心越提越高,越提越高……

    她慌了,慌得不知所措,心跳越來越快,簡直快要從胸口跳出來了。

    她對自己說,這個時候,她不能露怯。

    楚家的長房已經只剩下楚庭舒這一條血脈,楚君羨死了,葉氏死了,楚青辭也死了,只留下一個楚庭舒了。

    她想去拿筆,想再逼祖父祖母幾句,但還是忍不住了。

    楚庭舒是祖父母的心結,既然他們前世沒有放棄,那麼這一世,他們肯定也不會放棄的。

    楚青語努力咬著牙,硬撐住了。

    她深吸一口氣,再次拿起了那支狼毫筆沾了墨,然後執筆在另一張絹紙上又寫了一句:

    「這件事只有我知道,只有我一人。」

    她的字跡越寫越潦草,死死抓著手裡的筆,又抬眼看向了楚老太爺。

    即便她努力壓抑,努力掩飾,也藏不住眸底的慌亂。

    須臾,楚老太爺終於開口了,淡淡地說道:「既然你現在不願意說,那就回去吧。等你想好了再說!」說話的同時,他連續擊掌兩下。

    楚老太爺看來雲淡風輕,讓楚青語有種一拳打到棉花里的無力感。

    兩個青衣婆子從帘子的另一邊聞聲而來,面目森冷地朝楚青語走來。

    「……」楚青語驚了,連忙又想去拿筆,可是楚老太爺一個揮手,那兩個婆子就一左一右地鉗住了她。

    「啊……啊……」

    楚青語徹底慌了,腦子裡一片空白,只能一邊胡亂地掙扎,一邊亂叫,想不清楚事情怎麼會沒按照她預想的發展。

    祖父既然都把她叫了過來,難道不是應該為了楚庭舒的下落,答應她的一切要求嗎?

    以楚青語那點子綿軟無力的掙扎,在這兩個膀大腰圓的婆子手上,根本就是花拳繡腿,不夠是三四息之間,她就被她們捂上嘴強硬地拖了下去。

    連那粗嘎的「啊啊」聲也聽不到了,只剩下門帘在半空中微微搖晃著。

    「阿平,暫時還是先關著她們三個……」楚老太爺揉了揉眉心吩咐大管事道,心裡遠沒有他方才在楚青語面前表現出來的那麼輕鬆。

    大管事當然明白楚老太爺的心情,畢竟對於楚家而言,楚庭舒太重要了!

    「是,老太爺。」大管事恭敬地行禮后,也退了出去。

    屋子裡又只剩下了楚老太爺與楚太夫人夫婦倆。

    老兩口靜靜地看著彼此,相對無言,瞳孔里都像是那暴風雨夜的海面般,喧囂著,起伏著,風雨不休。

    他們都知道不能去信楚青語,但是……

    事關舒哥兒,他們實在是不願意放過那萬分之一的可能性。

    舒哥兒失蹤時才三歲,長得唇紅齒白,非常漂亮,與辭姐兒有五六分相似。

    舒哥兒最喜歡他姐姐了,每天都纏著辭姐兒,讓辭姐兒給他念書,讓辭姐兒教他認字,纏著辭姐兒給他畫畫、喂他吃飯……

    辭姐兒也最喜歡這個弟弟,明明她那時候也不過才七歲的孩子,對待舒哥兒時總是耐心十足。

    楚太夫人的眼眶微微地濕潤了。

    以前,她每天最期待的一幕就是辭姐兒牽著舒哥兒來給她請安的時候,聽著兩個孩子用軟糯的聲音喚她:「祖母……」

    「祖母。」

    恍惚間,楚太夫人下意識地抓住了胸口的衣襟,彷彿又聽到了那熟悉的叫喚聲,那曾經在午夜夢回間不知道聽到過多少次的聲音。

    屋子裡的空氣變得更凝重了,瀰漫著一種哀傷的氣氛。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茗荷打簾進來了,稟道:「老太爺,太夫人,端木四姑娘來了。」

    老兩口怔了怔,楚太夫人這才想起了今日端木緋要過來請安的事,緊皺的眉頭又舒展了開來。

    兩人的心情立刻轉好了些,空氣隨之一松,連那空氣中的熏香味似乎都變得更清新更淡雅。

    楚太夫人拿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淚花,定了定心神,然後含笑道:「把丫頭帶進來吧……對了,書香,你去準備些好吃的點心和果子露。」

    她的神情、心緒都鎮定下來,恢復如常。

    書香和茗荷連忙應是,暗暗地交換了一個眼神,長舒了一口氣。端木四姑娘來得還真是時候。

    老太爺說變就變,前一刻空中還陰雲密布,現在太陽又從雲層后探出了半邊腦袋,天色也亮了不少。

    六和堂的丫鬟們忙忙碌碌,也顯得多了幾分生氣。

    端木緋人未到,聲先到,她還沒進屋,楚老太爺和楚太夫人已經聽到了外面一聲綿軟的「喵嗚」聲。

    「喵嗚喵嗚……」

    貓兒顯然是在撒嬌,叫聲嬌滴滴的,比平日里軟綿了好幾分,聽得老兩口又是失笑。

    他們家的雪玉一向高傲,不愛理人,偏偏就與這小丫頭投緣,特別喜歡她。

    端木緋的步履尤為艱難,白色的獅子貓實在是太熱情了,一直繞著她打轉,一邊蹭,一邊撒嬌,讓她生怕不小心踩到了它。

    「楚老太爺,太夫人。」端木緋笑吟吟地給兩位長輩行了禮。

    幾乎是她一坐下,雪玉就輕盈地跳到了她的膝頭,乖巧優雅地匍匐著,毛絨絨的長尾巴在身後活潑地甩來又甩去。

    端木緋早就想來國公府,但是因為這段時日楚家一直「閉門謝客」,她也不好來,現在楚老太爺既然「康復」了,那麼她登門探望也是理所應當。

    「這是我最近做的香囊,裡面放的香料有安神定心之效。」

    端木緋沾沾自喜地掏出了兩個天青色的香囊,讓丫鬟呈給了二老。

    兩個香囊上各綉著一隻仙鶴,一隻高高地展翅,一隻單腿而立,前者以日為背景,後者以月為背景。

    這兩個香囊一看就是一對。

    楚太夫人愛不釋手地把玩著,笑吟吟地贊道:「緋兒,你的綉功又長進了。」

    端木緋的綉功其實只能算是中上,不過勝在她的圖案都是她自己親手設計的,帶著一種獨特的靈氣。

    「這是安息香,不對,好像還加了些……」楚老太爺把香囊放在鼻下嗅了嗅,一股夾雜著檀香味的清冷氣味鑽入鼻端,讓人聞之心神安定,原本有些沉悶的胸口似乎也輕快了不少。

    「我還加了沈木和硃砂,可以安神靜氣。」端木緋一邊溫柔地摸著貓兒油光水滑的皮毛,一邊笑眯眯地說道。

    「喵嗚。」雪玉的喉間發出滿足的咕噥聲,用腦袋主動去蹭端木緋的掌心。

    這個雪玉啊,越大越會撒嬌了!端木緋忍俊不禁地勾唇,嘴裡無聲地呢喃著:雪玉啊,你是只大貓了,該有大貓的樣子了,這麼嬌滴滴的,簡直比小奶貓還嬌氣。

    她伸出一根食指點了點雪玉的眉心,雪玉叫得更甜更軟了,一雙碧綠的貓眼瞪得圓滾滾的,靈活透亮。

    看著這一人一貓處得如此融洽,楚老太爺和楚太夫人都覺得有趣極了。

    想著朝堂風雨與北境戰亂,楚老太爺反而更覺得眼前的溫馨安寧難得。

    窗外微風習習,只聽「嘩啦」兩聲,風把案上的兩張絹紙吹得飛了起來……

    楚老太爺和楚太夫人面色微變,方才被楚青語鬧得有些心神恍惚,倒是忘記把這兩張紙收起來了。

    書香失態地低呼了一聲,連忙去撿那兩張絹紙,不過,還是遲了一步,那兩張紙已經隨風飄飄蕩蕩地落在了端木緋的裙裾邊。

    有道是,非禮勿視。

    端木緋本來只是下意識地掃了一眼,一眼掃到了那句「這件事只有我知道,只有我一人」,眸色微沉。

    雖然紙上的這行字寫得潦草至極,但是端木緋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這是楚青語的字跡。

    端木緋忍不住往另一張紙望了過去,這一次,目光近乎凝固。

    就像是一錘重重地敲擊在心口上,她的心神為之一震。

    端木緋渾身幾乎動彈不得,腦子裡一片空白。

    楚庭舒。

    這是銘刻在端木緋魂魄中的一個名字。

    她唯一的弟弟。

    她當然不可能忘記他。

    從弟弟還在娘胎里,她就期待著弟弟的誕生,每天她都會撫著母親的肚子,跟弟弟說話,弟弟會隔著母親的肚皮跟她打招呼。

    弟弟出生在一個春光明媚的下午,她至今還清晰地記得母親把剛出生的弟弟抱給她看,小嬰兒的臉上紅通通的,小臉軟乎乎的,嘴唇像可愛的花苞般,可愛得不得了。

    她時常幫著母親照顧弟弟,弟弟特別乖,脾氣又好,特別愛笑,不哭不鬧,又聰明。她還記得她教弟弟的東西,他一遍就能記住,舉一反三。她常自豪地對母親說,將來弟弟一定會像父親一樣中個狀元郎……

    這些記憶都是十幾年前的事了。

    曾經,她以為那些記憶已經淡了,但是此刻當「楚庭舒」這三個字映入眼帘時,她才發現原來關於弟弟的一切還是那麼清晰地映在她記憶中,她不去想,不代表她淡忘了,只是因為她不敢去想罷了。

    楚青語寫的這兩句話是什麼意思?!

    楚青語的意思難道是說,自己的弟弟楚庭舒沒有死?!

    只是想到這種可能性,端木緋就覺得心口一陣發緊,眼眶酸澀。

    當年母親帶著弟弟去隴州探親,唯有自己因為生病體弱無法長途跋涉留在府中。

    誰想,蒲國大軍突襲大盛,這一切發生得太過快,也太過突然,在大盛反應不及時,蒲國大軍已經兵臨臨澤城外,母親落入敵手,在陣前撞劍自戕,弟弟在西北下落不明,父親在城破那日毅然跳下城牆……

    一連串的悲劇發生得猝不及防。

    彼時,她不過是一個七歲的孩子,養在內宅,等她得知的時候,所有的一切都已經發生了。

    她也知道楚家這麼多年來都還在派人尋找弟弟的下落,但是當年死在西北的人數不勝數,不乏易子而食之事,弟弟不過是一個三歲的孩子,活下的機會太渺茫了……

    端木緋萬萬沒想到,有一天竟然會得到關於弟弟的訊息。

    弟弟竟然還活著?!

    這一刻,端木緋的震驚與失神那麼顯而易見地展露在了她臉上,她的手停了下來,雪玉有些不滿地叫了一聲:「喵嗷!」

    楚太老爺與楚太夫人都把端木緋的失態看在了眼裡,知道她看到了楚青語寫的字。

    楚青語雖然只在紙上寫了意味不明的兩行字,但也大致能看出楚家有人失蹤了。

    楚太夫人清了清嗓子,含糊地解釋道:「我家早年走失了一個孫兒,如今似乎有了些苗目……」

    她也沒打算多說,吩咐書香趕緊把紙收拾起來。

    端木緋繼續摸著膝頭的雪玉,一會兒摸摸它的頭頂,一會兒搔搔它的下巴,激蕩不已的心湖隨著這一下又一下的撫觸中,漸漸地平靜了下來。

    她很快就掩飾好了自己情緒,當她抬眼看向楚老太爺與楚太夫人時,神色間平靜而又帶著那麼一絲複雜,問道:「這兩張紙可是二皇子妃寫的?」

    她用的是詢問的語氣,神情卻十分肯定。

    老兩口先是有些驚訝,隨即就猜到端木緋估計是認出了楚青語的字跡,心裡暗道這丫頭實在是聰慧機敏。

    楚老太爺點頭應了聲「不錯」。

    這是楚家的私事,他本來也只想點到為止,不欲多言。

    然而,端木緋還有話說。

    「楚老太爺,楚太夫人,」端木緋一眨不眨地看著他們,那雙黑幽幽的大眼亮晶晶,有一種攝人心魄的力量,「有一件事,你們可能不相信,但是……」

    她頓了一下,這才緩慢而堅定地拋出了一句驚人之語:

    「二皇子妃似乎能未卜先知!」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