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76章 575卒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76章 575卒中字體大小: A+
     

    「皇上暈了……太醫,趕緊宣太醫!」文永聚瞪大眼睛,慌得滿頭大汗,對著幾個錦衣衛吩咐道。

    楚太夫人連忙介面道:「太醫院的黃院使還在府中……書香,你趕緊去把黃院使請來。」

    「對!黃院使,快請黃院使過來給皇上看看!」文永聚連連點頭附和道。

    文永聚一邊說,一邊快步進屋,兩個錦衣衛跟在他身後也進去了。

    屋子裡空氣沉悶,那種藥味與熏香混合的氣味鑽入文永聚的鼻尖。

    他皺了皺眉,快步繞過那道紫檀木座五扇屏風,就見蓋著一方薄被的楚老太爺雙目緊閉地睡在榻上,皇帝則斜靠在一旁的太師椅上,也是閉目,雙手無力地垂下,顯然暈厥了過去。

    楚二老爺在一旁攙扶著昏厥的皇帝,不讓他倒下去。

    「皇上!皇上……」文永聚快步上前,粗魯地擠開楚二老爺,抬手試了試皇帝的鼻息,感覺到皇帝還有呼吸,稍稍鬆了半口氣。

    「文公公,可要回宮找人來接皇上?」楚太夫人憂心忡忡地問道。

    文永聚愣了一下,眸光微閃。

    皇帝暈厥過去是大事,照理說,文永聚自當是應該派人回宮通知皇后,可是一旦派人回宮傳訊,那就意味著消息必然也會傳到岑隱的耳中,這裡恐怕也就輪不到他……

    「這裡自有咱家主事,」文永聚一邊說,一邊上前一步,走到楚太夫人跟前,冷聲質問道,「楚太夫人,你先告訴咱家,皇上怎麼會突然暈過去?」

    文永聚的臉陰沉得如同籠罩了一層陰雲般,目光寒意森森。

    楚太夫人眉宇深鎖地長嘆了一口氣,道:「文公公,皇上和國公爺君臣相得,見了國公爺一時心急,急氣攻心,就……就暈厥了過去。」

    文永聚皺了皺眉,看看皇帝,又看看榻上的楚老太爺,根本就不信楚太夫人的話,暗道:君臣相得個屁!

    他當然知道皇帝有多想宣國公去死。

    文永聚眯眼審視著面容蒼白的楚太夫人,再次質問道:「楚太夫人,你們國公府到底做了什麼?!說,是不是你們暗害了皇上?!」

    文永聚越說越覺得不無可能,對著那兩個錦衣衛下令道:「快!你們趕緊把這國公府控制起來!!」

    楚太夫人冷哼道:「文公公,你是以什麼身份在這裡做主?」

    文永聚不理會楚太夫人,繼續吩咐錦衣衛道:「錢副指揮使,你再去調更多錦衣衛過來,給咱家把國公府封起來。」

    錦衣衛副指揮使錢義斌根本沒動,淡淡地瞥了文永聚一眼,對著下屬下令道:「王階,你趕緊回去稟報督主。」

    「是,副指揮使。」王階領命而去。

    文永聚好像被人當面打了一巴掌似的,等岑隱一來,自己肯定又會被擠到一邊了,這裡也就沒自己的事了!

    「王階,站住!」文永聚臉色鐵青,扯著嗓門吼道。

    然而,王階腳下的步伐連一下也沒停留,甚至都沒有回頭看文永聚,就大步跨出了屋子,匆匆離去。

    文永聚的臉色更難看了,雙手緊握在體側,微微顫抖著。要是御馬監在他手裡,哪裡還容得這區區的錦衣衛副指揮使對他無禮!

    文永聚眼帘半垂,掩住眸底的陰霾。

    「楚太夫人,」錢義斌客氣地對著楚太夫人拱了拱手,「在督主來之前,還請國公府的人不要亂走亂動。」

    錢義斌的語調雖然客氣,但是神情中多少也帶有那麼一絲懷疑。

    懷疑歸懷疑,錢義斌卻沒打算聽文永聚的使喚,打算等岑隱到了再做計較。

    「錢副指揮使,老身這就吩咐下去。」楚老太夫人頷首應了,然後提議道,「不如先把皇上扶去西稍間躺下?」

    於是,錢義斌和楚二老爺合力把昏迷的皇帝扶出了寢室,在楚太夫人的引領下,扶到了西稍間的美人榻上躺下。

    皇帝始終一動不動,毫無清醒的跡象。

    才剛把人安置好,屋外就遠遠地傳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其中夾雜著丫鬟的說話聲:「黃院使,這邊走,皇上就在裡面!」

    屋外的腳步聲近了,急促的喘息聲也隨之近了。

    一身天青色袍子的黃院使隨著書香三步並作兩步地走入屋中,滿頭大汗,神色驚慌,那臉色慘白得讓人真擔心他下一刻就會暈厥過去。

    文永聚只以為黃院使是當心皇帝,連忙道:「黃院使,你快給皇上瞧瞧!」

    其他人就把美人榻前的位置讓給了黃院使,又有丫鬟眼明手快地給他搬來了一把小杌子。

    黃院使開始給皇帝探脈,周圍的其他人寂靜無聲,皆是目光灼灼地看著皇帝,尤其是文永聚和錢義斌。

    皇帝畢竟是跟著他們倆微服出宮,這要是真有個萬一,別說宣國公府難辭其咎,他們兩人也同樣難逃干係。

    屋子裡陷入一片沉寂,窗外的桂枝隨風搖曳,濃郁的桂香被吹了進來,瀰漫在空氣中,有種沉悶壓抑的感覺。

    時間彷彿變慢了不少。

    黃院使額頭沁出的汗液更密集了,文永聚忍了又忍,忍不住追問道:「黃院使,皇上怎麼樣?」

    「老夫現在來給皇上施針。」

    黃院使答非所問,從書香手裡接過了一個銀針包,嫻熟地給皇帝施針,跟著又開了方子,書香和茗荷在一旁給他打下手,忙忙碌碌。

    不知不覺中,文永聚和錢義斌就被擠到了門帘附近。

    丫鬟下去給皇帝煎藥了,躺在美人榻上的皇帝周身好似刺蝟一般扎滿了銀針,雙眸緊閉,呼吸平緩,到現在還沒醒。

    文永聚焦躁不安地在門帘附近來回走動著。

    湯藥還沒煎好,岑隱就帶著一眾廠衛聲勢赫赫地趕到了。

    當著一襲大紅麒麟袍的岑隱進屋時,屋子裡的空氣登時就一冷。

    窗外的花木還在隨風搖擺著,那搖曳的斑駁樹影映得屋子裡忽明忽暗,岑隱背光而立,白皙的臉龐上透著一絲陰冷,不怒自威。

    「督主!」錢義斌連忙迎了上去,恭恭敬敬地行了禮,此時此刻,懸在半空中的心總算是放下了,鬆了一口氣。

    只要岑督主來了,一切都不成問題。

    一直服侍在皇帝榻邊的黃院使連忙站起身來,神色恍恍對著岑隱作揖行禮:「岑督主。」

    文永聚完全被無視了,目光陰沉地盯著岑隱,耳邊傳來黃院使微顫的稟報聲:「皇……皇上他卒中了。」

    什麼?!文永聚雙目微瞠目,一顆心急墜直下,只覺得四肢發涼。

    其實文永聚在方才等待的時候也在擔心皇帝是不是卒中了,畢竟皇帝之前就卒中過一次,太醫們也早就警告皇帝要注意龍體,卒中這毛病容易再犯,而且這毛病可輕可重,輕者也就像上次那樣躺幾天休養一下就好了;重者也許就自此昏迷不醒……

    文永聚已經不敢想下去,只能祈求皇帝這真龍天子吉人自有天相。

    岑隱「嗯」了一聲,抬眼朝美人榻上的皇帝望去,直勾勾地盯著昏迷不醒的皇帝,狹長幽魅的眼眸里掠過一道異芒,微不可見。

    黃院使偷偷地瞥了岑隱一眼,臉色更白了,心底生出一股森森的寒意,頭立刻低了下去。

    岑隱的目光在皇帝身上停留了幾息,似在沉吟又似在擔憂,然後吩咐道:「錢義斌,即刻送皇上回宮……」說著,他幽冷的目光又轉向了黃院使,「黃院使,你也一起隨駕回宮。」

    「是,岑督主。」黃院使連忙領命。

    岑隱一聲吩咐下去,錦衣衛和東廠的人都行動了起來,用一把轎椅把昏迷不醒的皇帝送到了儀門處的馬車裡,跟著國公府的大門再次開啟,馬車以及包括岑隱在內的數十人都浩浩蕩蕩地離開了。

    從岑隱抵達國公府到他離開也不到兩盞茶功夫,喧鬧一時的國公府就安靜了下來。

    而皇宮則炸開了鍋。

    等皇帝被送回養心殿時,五六個太醫早就在養心殿內待命,一起給皇帝會診。

    皇后攜四皇子、端木貴妃以及一眾嬪妃也都匆匆趕來,不過這些嬪妃大都被攔在了外面的正殿,只有皇后被迎進了寢宮中。

    包括黃院使在內的太醫們聚集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討論皇帝的病情。

    一個頭髮花白、留著山羊鬍的太醫捋著鬍鬚,略有遲疑地說道:「黃院使,張太醫……我覺得皇上這脈象看著……」

    「卒中。」黃院使立刻就打斷了他,「這分明就是卒中的脈象。」

    「沒錯,是卒中。舌苔薄白,脈象浮弦,確實是卒中的癥狀。」張太醫連連頷首,一副以黃院使馬首是瞻的樣子。

    還有兩三個太醫紛紛點頭,剩下的幾個太醫則暗暗地交換著眼神,面露猶豫之色,乾脆就沒開口。

    宮裡陰私多,他們做太醫,想要保命,最重要的不是會看病,而是學會觀形勢,趨吉避凶,否則就算是貓有九條命,也不夠砍頭的。

    眾人面面相覷,心思各異。

    看到皇後到了,幾個太醫連忙給皇後行了禮,然後由黃院使為代表向皇后稟道:

    「皇後娘娘,皇上他患了卒中之症,到現在還沒醒。」

    說話間,門帘外又傳來一陣步履聲,以及宮女內侍們行禮的聲音:「見過端木大人,游大人,林大人……」

    幾個內閣大臣也聞訊趕到了。

    皇後轉身朝門帘的方向看了一眼,眸光微閃,吩咐黃院使在這裡好好照顧皇帝,自己則轉身從寢宮中出去了。

    正殿中的端木憲、游君集等人連忙上前給皇後行了禮,端木憲憂心忡忡地問道:「皇後娘娘,皇上他……」

    殿內一片喧嘩嘈雜,那些嬪妃公主們多是花容失色,驚魂未定。

    皇後娘娘抬手先示意端木憲噤聲,然後抬眼環視了周圍半圈,那些嬪妃公主們就斂聲靜了下來。

    皇后眸色微凝,挺直腰板擺出一國之後的威儀,對著金嬤嬤吩咐道:「讓端木貴妃、江寧妃她們還有幾位公主都回去吧,皇上要靜養。」

    皇后是後宮之主,她既然這麼說了,饒是某些嬪妃心裡再不情願,也只能一步三回頭地先告退了。

    待她們退出去后,正殿內一下子變得空曠了不少。

    皇后在宮女的攙扶下到上首的座位上坐下,神色端莊肅然,然後道:「皇上他卒中了。」

    幾位內閣大臣聞言,臉色瞬間更凝重了。

    他們擔心的不僅僅是皇帝的龍體,還有——

    朝政該怎麼辦?!

    皇帝抱恙,就必須有人監朝!

    可是如今大皇子尚在南境,二皇子勾結魏永信被圈禁,三皇子又一心向著北燕,成年的皇子中根本就沒有合適的人選。

    幾個內閣大臣飛快地交換著眼神,心裡像是壓了一塊巨石似的。

    哎,大盛本來就是岌岌可危,皇帝在這個時候犯病,更是如雪上加霜啊!

    端木憲心裡暗暗嘆氣,他是首輔,也只能由他開口道:「皇後娘娘,國不可一日無君,這段時日朝政繁忙……」

    皇后心裡早就有了主意,立刻就介面道:「依本宮看,不如就讓四皇子監朝,還請幾位大人多多幫扶四皇子。」

    皇后攥緊了手裡的帕子,眸子里精光四射。

    四皇子年紀是小,可是,現在他前面三個皇兄都不可用……這一次,是四皇子的大好機會!

    自打皇帝上次卒中,皇后就找太醫打聽過,知道這卒中若是再犯,十有八九會比上一次更嚴重,看太醫院那些太醫憂心忡忡的樣子,恐怕皇帝這一次也不知道能不能醒,倘若四皇子能順利監朝,也就意味著,將來會有機會君臨天下!

    她絕對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端木憲等幾個內閣大臣再次對視著,眼神複雜,瞭然、慨嘆、憂心、不敢苟同等等的情緒皆而有之。

    他們用腳趾頭想想就知道皇后的私心,可問題是——

    「皇後娘娘,四皇子殿下尚且年幼。」端木憲硬著頭皮對皇后道。

    不止是年紀小,而且四皇子慕祐易天姿平平,弄不好就像是皇帝一般,給他們添亂。

    「皇後娘娘,端木大人說的是,」吏部尚書游君集介面附和道,「四皇子殿下年紀太輕,也沒經過事,現在大盛風雨飄搖,南有南懷為禍,北有北燕壓境,各地時有叛軍起義,百姓人心動蕩……四皇子殿下恐怕難當大任。」

    兩位內閣大臣說得這些,皇后如何不知。

    可是人都是有私心的,這麼好的機會錯過這次,可就沒下次了,萬一大皇子聞訊回來了,有端木憲為靠山,那還輪得到四皇子嗎?!

    皇後面沉如水,眯眼看著端木憲,端木憲是不是想著以八百里加急把大皇子叫回來呢?!

    皇后的眼眸越來越深邃,面對幾個內閣大臣,她毫不退縮,道:「端木大人,游大人,不讓四皇子監朝,又能選哪位皇子呢?」皇后故意環視了眾臣一圈,「難道幾位是要讓三皇子當政嗎?」

    皇後知道朝臣們對於三皇子向北燕奴顏媚骨都頗為不滿,才故意這麼問。

    幾位內閣大臣面面相覷,皆是不以為然。

    三皇子肯定是難當大任的,他若是監朝,他們真怕他會把大盛的半壁江山割給北燕……

    殿內靜了幾息,工部尚書林大人出聲道:「皇後娘娘,三皇子殿下不妥。」

    「二皇子被皇上圈禁,本宮以為是難當大任的。」皇后淡淡道,故意不提大皇子,「四皇子雖然年幼,但是天資聰穎,只要幾位大人肯好好輔佐,又有什麼擔不起的呢!」

    端木憲眉心緊皺,皇后的言下之意分明是說,四皇子若是擔不起,那是因為他們不肯好好輔佐。

    氣氛微僵,空氣中隱約有火花閃現。

    皇后不願退,幾位內閣大臣也不願退。

    就在這時,通往寢宮那道湘妃簾被人從另一邊打起,一道大紅色的身影從裡邊走了出來。

    守在門帘邊的小內侍連忙行禮:「督主。」

    這一聲喚不輕不重,卻震得殿內靜了一靜,包括皇后在內的眾人都齊刷刷地朝岑隱的方向望去。

    岑隱不緊不慢地走向眾人,閑庭信步,與其他人的緊繃形成鮮明的對比,似乎連時間都被放緩了。

    皇后定定地看著岑隱,眸子里閃閃爍爍,思緒飛轉。

    「皇後娘娘。」岑隱對著上首的皇後作揖行了禮。

    皇后眯了眯眼,心中立刻就有了決定,正色道:「岑督主,皇上抱恙不起,然而國不可一日無君,本宮想請岑督主輔佐四皇子監朝,岑督主以為如何?」

    幾個內閣大臣完全沒想到皇後會提出這麼一個提議,都遲疑了。

    有岑隱輔佐的話,四皇子自然也是能夠主理朝政的。

    不過,一旦哪個皇子在這個時候代君理政,那麼十有八九就是未來的皇帝了,他們要在這個時候替皇帝決定未來的太子人選嗎?!

    四皇子年歲還小,品性為人還不顯,比如二皇子、三皇子以前看著一個溫文爾雅,一個禮賢下士,可結果呢?!

    更何況,大皇子還在南境呢!

    為了大盛安危,大皇子在南境守了兩年多,其品性就遠遠不是二皇子、三皇子可以相比的!

    端木憲皺了皺眉,覺得皇后這如意算盤打得真是好。

    端木憲正要說什麼,岑隱已經先他一步開口了:

    「從此刻起,由本座來監朝。」

    岑隱淡然一笑,說話不疾不徐,彷彿在宣布一件無足輕重的小事。

    他目光輕描淡寫地在端木憲等人身上掃過,氣定神閑。

    平日里為了朝政,在場的這些內閣大臣自然是沒少與岑隱往來,當然知道岑隱從來就是說一不二,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

    岑隱既然這麼說了,那就是一錘定音。

    殿內一片靜默無聲。

    端木憲等幾個內閣大臣暗暗地交換著眼神,對他們來說,岑隱也不是第一次監朝了,由他來監朝,他們做起事來心裡也有底。

    「……」皇后驚了,直覺地想反駁,可是話到嘴邊,又不敢說,保養得當的素手死死地攥緊了手裡的帕子。如果為了這件事,得罪了岑隱,值得嗎?!

    見皇后啞然,眾人暗暗地鬆了口氣,尤其是端木憲巴不得如此。

    畢竟大皇子還遠在南境,這個時候讓四皇子監朝,豈不是平白把皇位拱手讓給四皇子,那也未免太便宜四皇子了!

    而且,現在朝政現在這麼亂,四皇子太年輕,萬一他沒本事又愛瞎折騰或者連皇后都藉此攝政,麻煩只會更大……

    端木憲定了定神,立刻附和道:「那就依岑督主所言。之前皇上南巡、抱恙時,都是由岑督主監朝,想來皇上若是蘇醒過來,也會是這個意思。」

    游君集、林尚書等內閣大臣也是連聲附和,一片眾望所歸。

    端木憲抬眼看向了前方的皇后,故意請示道:「皇後娘娘意下如何?」

    「……」皇后心裡憋屈得很,嘴唇抿成了一條直線,卻還是不敢輕易發作。

    皇后自然知道現在朝野上下都把持在岑隱的手裡,岑隱說不,就算她勉強把四皇子扶上去,四皇子也只會被打壓,還會與岑隱交惡。

    皇后把手裡的帕子攥得更緊了,朝寢宮門口的拿到湘妃簾望去,眸色微沉,心緒翻湧。

    皇帝到現在還昏迷不醒,也許他下一刻就會醒,也許是明天……皇帝若是很快醒了,看到自己迫不及待地讓四皇子監朝,以皇帝的多疑,恐怕會覺得她和四皇子巴不得他快點去死。

    可萬一皇帝一直醒不過來,那麼國不可一日無君,無論是哪個皇子想要上位,都得有岑隱的扶持,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和岑隱交惡,硬生生地把岑隱推向大皇子那邊!

    殿內又靜了下來,萬籟俱寂。

    皇后咬了咬牙,渾身繃緊如拉滿的弓弦,終究是應了:「就依岑督主的意思。」

    當最後一個字落下后,她好像是打了敗仗的將軍似的,肩膀垮了下來。

    這件事總算是塵埃落定。

    皇后和幾個內閣大臣達成了一致,所有人的心都放下了,鬆了一口氣。

    氣氛也隨之輕快了不少。

    端木憲的唇角微不可見地勾了勾,對著岑隱拱了拱手,含笑道:「接下來,就辛苦岑督主了。」

    皇后還有些不死心,想了想后,又是心念一動:此路不通,改走他道就是,就算是四皇子不能直接「監朝」,那也可以……

    「岑督主,四皇子一貫勤勉好學,岑督主也是知道的,不如讓他跟在岑督主身旁多學學。」皇后溫聲提議道,嘴角露出一抹殷切討好的笑。

    岑隱不接皇后的話,仿若未聞般,他優雅地作揖告辭:「皇後娘娘,臣還有政務在身,就先告退了。」

    也不等皇后答應,岑隱就轉身離開了,完全無視皇后僵硬冷凝的臉色。

    端木憲等人本來也是因為聽聞皇帝病了,才百忙之中抽時間進宮,見狀,他們也都借著公務繁忙紛紛告退了。

    又過了一盞茶功夫,連皇后也離開了,養心殿里又靜了下來,彷如一個無人的空屋般。

    空氣中瀰漫起一股濃濃的藥味,濃郁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這藥味揮之不去地飄散在屋子裡,仿若一場永無止盡的噩夢,直到黎明的雞鳴聲響起,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文武百官如同往常一般列隊聚集在金鑾殿上,可是今天他們卻沒等來皇帝,等來的是皇帝病重的噩耗。

    「皇上龍體抱恙,即日起,一應政務全都交由司禮監,由司禮監和內閣共同處置,早朝暫時休朝。」

    岑隱站在高高的金漆御座旁,開門見山地直接宣佈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全球在線都市血狼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
    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