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75章 574裝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75章 574裝病字體大小: A+
     

    皇帝已經在宮中整整等了六天,卻一直沒有等到他要的「好消息」。

    黃院使自從進了宣國公府後,就沒有再出來過,顯然,宣國公應該病得很重,而且這些天宣國公府里流出來的一些消息也證明這一點,說是宣國公的病情一天不如一天,已經昏迷了幾天沒醒……

    然而,皇帝還是不能安心。

    皇帝在御書房裡煩躁地來回走動著,渾身釋放出一種陰鷙煩躁的氣息。

    照理說,他給楚青語的那個「驚心散」應該一用就見效的,怎麼宣國公這老東西又拖了這麼幾天還沒死……這件事不會又有變故吧?!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步履聲,湘妃簾很快被人挑起,文永聚快步進來了。

    皇帝停了下來,急切地朝他看去,就見文永聚眉飛色舞地稟道:「皇上,宣國公府那邊傳來消息,說是宣國公不好了,楚家那邊已經在準備白事了。」

    皇帝精神一振,盤旋心頭幾天的鬱結此刻總算是消散了,目露精光。

    少了宣國公在朝堂上攪風攪雨,那兩道密旨的事想來很快就可以平息……

    反正耿海都死了,薛祁淵更是死了十幾年了。成王敗寇,死人終究會被遺忘,誰也不能例外。

    更何況——

    這次動手的人可是宣國公的嫡親孫女,是他們楚家人自相殘殺,與自己可沒有一點干係!

    皇帝眯了眯眼,朝窗外望去,喃喃自語道:「朕要不要去看看呢……」

    文永聚聽到了皇帝的低喃聲,心念一動,立刻就明白了皇帝的心意。皇帝一貫喜歡當「仁君」,這是想要藉此表現他既往不咎呢。

    「皇上去看看宣國公吧,」文永聚貼心地提議道,「宣國公不忠不義,可是皇上您海納百川,心胸開闊,還惦記著當年的那點師徒情分。」

    皇帝朝文永聚看去,眉頭舒展,覺得文永聚這番話正和他的心意,點頭道:「說的是。你去準備一下,朕要微服出宮。」

    文永聚連忙下去準備,皇帝則先去換了一身衣裳,半個時辰后,他才帶著文永聚和幾個錦衣衛微服出了宮,坐著一輛華蓋馬車去了宣國公府。

    自從楚老太爺病重后,宣國公府這段日子一直閉門謝客,皇帝的馬車同樣被攔在了府外。

    「我們國公爺重病,這幾天都不見客。」宣國公府的門房客客氣氣地對著文永聚說道,連角門都不肯完全打開。

    別府的馬車來時,門房也是同樣的說辭,一視同仁。

    皇帝既然都出宮了,自然不會鎩羽而歸,讓文永聚遞了塊令牌給門房。

    門房一看那令牌上刻著「如朕親臨」這四個字,哪裡敢怠慢,連忙讓婆子進去稟報。

    片刻后,國公府的大門就敞開了,皇帝的馬車被迎進府去。

    明明外面陽光燦爛,但是,這一牆之隔的國公府中卻是一片愁雲慘霧,每個下人都是愁眉苦臉,連空氣似乎都變得凝重壓抑起來。

    皇帝在儀門處下了馬車,楚二老爺已經候在了那裡,恭敬地上前對著皇帝行禮道:「微臣參見皇上。」

    「皇上特意來探望家父,微臣實在是受寵若驚。」

    皇帝背手而立,臉上十分擔憂的樣子,「宣國公在上書房教朕讀了十年書,對朕而言,也算是授業恩師了。朕聽聞宣國公重病,擔憂不已,特意過來看看。若是不能親眼看到宣國公,朕於心難安啊。」

    皇帝一邊說,一邊上下打量著楚二老爺,發現他看著比以前更清減了,想來這段時日為了宣國公的病操了不少心。

    「微臣替家父謝過皇上。」楚二老爺的頭伏得更低,然後伸手做請狀,「家父病重,不能下榻,還請皇上隨微臣來。」

    楚二老爺給皇帝領路,一路朝著國公府西北方走去,穿過幾道游廊、小徑,就來到了一處僻靜的院落中。

    「皇上,家父就在內室中……」

    楚二老爺引著皇帝和文永聚進了屋,四個錦衣衛中的兩人守在了檐下,還有兩人也跟著進屋。

    一走進內室,皇帝就聞到了一股混合著藥味的薰香味撲鼻而來。

    正前方是一道紫檀木座五扇屏風,透過那半透明的屏風,隱約可以看到屏風后的床榻上一動不動地躺著一個人。

    楚太夫人一臉哀愁地坐在窗戶邊,見皇帝來了,連忙起身相迎。

    楚二老爺微微蹙眉,猶豫著看了看皇帝身後的文永聚和那兩個錦衣衛,憂心忡忡地說道:「皇上,家父病重,太醫說,屋裡人不能多,會使屋裡濁氣太多,於病情不利……」

    皇帝對文永聚和那兩個錦衣衛揮了揮手,道:「你們留在外面吧。」

    於是,文永聚和兩個錦衣衛退了出去。

    楚二老爺感激地作揖道:「多謝皇上一片體恤之意。」

    「皇上有心了。」楚太夫人拿著一方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淚光,眼眶微紅。

    皇帝差點就想勸楚太夫人節哀順變,但還是把話壓在了舌尖,客套地說道:「朕今日不是天子,就是以學生的身份來探望一下老師而已。」

    「楚太夫人放心,宣國公吉人自有天相。」

    皇帝隨口安慰了楚太夫人一句,就往一側走去,打算繞過那道紫檀木屏風,步履間透著幾分急切,完全沒注意後方的房門被關上了。

    皇帝大步流星地繞過了屏風,驀地停下了腳步。

    他的臉色瞬間變了,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啪嗒」,他手裡的摺扇脫手掉在地上。

    「你……」

    皇帝的聲音中掩不住顫意以及憤怒。

    前方的床榻上,楚老太爺靜靜地坐在床榻上,背後靠著一個大迎枕,可是他雙目湛然有神,神情淡然,他此刻的樣子哪裡像是命垂一線的樣子?!

    糟糕!

    皇帝心裡咯噔一下,彷彿被當頭倒了一桶冰水似的,心瞬間就沉了下去。

    很顯然,有哪裡不對勁!

    皇帝的眸子里明明暗暗,思緒飛轉。

    宣國公顯然是在裝病,也就是說楚青語出賣了自己,又或者她被宣國公看出了破綻,問題是宣國公為什麼要裝病?!

    難道是為了把自己引來這裡?!

    難道說……

    「你……你們難道還想要謀反不成?!」皇帝狠狠地磨著后槽牙,抬起顫抖的右手指著楚老太爺的鼻子質問道。

    「自朕登基后,待你們宣國公府不薄,朕讓你的長子做了封疆大吏,朕敬你為師,朕讓二皇子娶了你們楚家的姑娘為皇子妃,可你又是怎麼對待朕的?!」

    「你竟然忘恩負義地背叛朕,你……你們如此這般對不對得起朕的信任?!」

    皇帝聲聲怒斥,牙齒氣得格格作響,心裡是又慌又恨。

    楚老太爺掀開身上的薄被,從床榻上下來了,身上穿著一襲青色直裰,稍微理了理衣袍后,站定,身姿如松。

    楚老太爺直直地與皇帝四目對視,眼神沉靜,氣定神閑地反問道:「那你對不對得起崇明帝呢?」

    「二十三年前,你勾結前刑部尚書齊廷聿、錦衣衛指揮使杜世武以及兵部尚書張燉結黨營私,先帝本來要把你圈禁,是當時還是太子的崇明帝為你求情。」

    「皖州多水患,十九年前崇明帝命你負責重修三合堰一事,可是你勾結皖州官員中飽私囊,貪墨了治河修壩的公款,重修堤壩時偷工減料,被人揭發。當時,你說你是被奸人蒙蔽,此事與你無關,崇明帝信了你,還從內庫撥銀重修三合堰。來年開春,皖州果然又發水患,這才沒釀成大錯!」

    「慕建銘,」楚老太爺乾脆直呼皇帝的名字,聲音漸冷,再次質問道,「你對不對得起崇明帝?」

    每一字、每一句都是鏗鏘有力。

    皇帝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好像是被人當面甩了好幾巴掌,目光化作刀鋒射在楚老太爺身上。

    皇帝的拳頭緊緊地握在身側,心口冰涼冰涼的,緩緩道:「你……你果然是崇明帝的人,你藏得可真夠深的!」

    皇帝的眸子里幽深如墨,翻動著異常複雜的情緒,有憤恨,有震驚,有狐疑,有殺氣,很快,眼神就平靜了下來,變得更為深邃。

    頓了一下后,皇帝揚起了下巴,眸色沉凝,故作大度地說道:「宣國公,只要你及時收手,朕不會怪你們的。」

    「你可要想清楚了,宣國公,你一人的行為不過是逞一時意氣,那可是會禍及你們楚家滿門的!」

    「弒君謀反……你們楚家也免不了一個謀逆大罪,為天下人口誅筆伐,你們又能得到什麼好處的!」

    皇帝越說越是篤定,心也漸漸安定了不少。

    沒錯。

    楚家雖然是國公府,看著尊貴,其實也就是一個爵位罷了,無兵無權,就算是楚家想挾天子以令諸侯,也辦不到。

    但凡宣國公有點頭腦,就該想得清楚這其中的利弊。

    皇帝話落之後,四周就陷入一片死寂。

    面對皇帝不怒自威的目光,楚家人卻都是不動如山,靜靜地看著皇帝,目光淡漠。

    楚老太爺搖了搖頭,笑了,那笑意卻是讓皇帝心中一涼。

    皇帝緊緊地握著雙拳,暗道不識抬舉。

    「哼!」皇帝的嘴角泛出一抹冷笑,聲音變得銳利起來,「你們楚家自恃百年書香門第,以詩書傳家,以忠孝為家訓,原來也不過是背信棄義的謀逆之輩!以後只是遺臭……」

    遺臭萬年。

    皇帝這最後兩個字還沒出口,就見碧紗櫥中走出一道著玄色錦袍的身形,對方那雙眼尾微微上挑的鳳眼明亮清冽而又銳利,像是一柄出鞘利劍般,銳不可當。

    少年人的清澈明朗令得這原本略顯暗沉的屋子裡似乎都亮了一些。

    「封……炎……」

    皇帝聲音艱澀地喚道,氣息微喘,心裡又疑又驚:封炎他怎麼會在這裡?!

    他,到底想幹什麼?!

    「舅舅。」封炎淡淡地對著皇帝喚了一聲,慢悠悠地走了過來。

    相比皇帝的形容僵硬,封炎顯得氣定神閑,彷如那寒風中的翠竹,自有風骨與氣度。

    封炎的唇角噙著一抹淺笑,笑意未及眼底,在距離皇帝不到兩尺的地方停下。

    馬上就要十八歲的少年身形頎長挺拔,長身玉立,比皇帝還要高上了一寸多。

    他不緊不慢地接著說道:「這十八年來,你犯下弒兄、奪位、通敵、叛國、貪財、好諛、任佞、淫色、陷殺忠良、對敵乞憐足足十項大罪,便是將你千刀萬剮,也不為過……」

    封炎清冷的聲音迴響在空氣中。

    「住嘴!」

    皇帝冷聲打斷了封炎,面如墨染,氣得渾身發抖,胸膛劇烈地起伏著,他那濃重的呼吸聲回蕩在屋子裡,呼吸急促。

    楚老太爺緊緊地握著拳頭,心如潮湧。

    曾經,先帝和崇明帝幾十年勵精圖治才好不容易令得大盛朝走至鼎盛,可是現在呢?!

    這十幾年來,這朝堂、這萬里江山被皇帝折騰得千瘡百孔,再這麼下去,這大盛恐怕隨時都要亡國……

    他們要助封炎上位,不僅是為了撥亂反正,也是為了這搖搖欲墜的大盛江山。這十八年來,大盛朝上行下效,日漸腐朽,也需要注入一股清泉,大刀闊斧地改革一番,才能肅朝綱,正氣象。

    「封炎,」皇帝狠狠地瞪著封炎,連聲音都變得沙啞起來,「你……你以為你是誰,竟然這麼對朕說話!!」

    「這是事實,我為何不能說?」

    封炎還是那般從容鎮定,一霎不霎地看著皇帝,他的目光冷峻而傲然,清明而又堅毅,神色間有幾分睥睨天下的驕矜與銳利。

    皇帝只覺得心口發緊,像是被一頭豹子盯上似的。

    明明他是從小看著這個外甥長大的,可眼前的封炎讓他有一種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覺,陌生得彷彿他從來沒認識過他,熟悉得……讓他想起了父皇。

    怎麼會?!皇帝甩掉了心中那種荒謬的感覺。

    「您既然擔不起這一國之主,就物歸原主吧,」封炎又朝皇帝逼近了一步,淡淡地改了稱呼,「二皇叔。」

    屋子裡更靜了,似乎連呼吸聲都停止了。

    包括楚老太爺在內的楚家人全都望著封炎,身姿筆直,眼神堅定,心中頗有一種塵埃落定的感覺。

    皇帝的眼珠幾乎瞪凸出來,驚得渾身都僵住了,只覺得手足冰涼,一股陰冷之氣自腳底冉冉升起,就像見了鬼似的。

    某種意義而言,封炎確實是鬼。

    他本該死在十八年前的九月初九,可現在卻好端端地站在他眼前,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活了十八年!

    「你……你……」

    皇帝的聲音從牙齒間擠出,聲音中壓抑不住的憤恨,一張他刻意遺忘卻鐫刻於心的面孔再一次浮現在眼前。

    他的皇兄,曾經的崇明帝,慕建晟。

    封炎……他果然是慕建晟之子!

    這些年,皇帝也曾經懷疑過封炎的身份,因為封炎的模樣和慕建晟太像了,但是安平和慕建晟是龍鳳雙生,封炎也同樣長得像安平。

    再加之十八年前的那天,他親眼看到了皇嫂誕下的那個死胎……卻不想封炎早就被掉包了!

    他們都騙了自己,安平,宣國公,還有薛祁淵,是了,當年薛祁淵打算起事,一定是因為他知道了慕建晟之子還活著!

    原來三年前封預之說安平派人去見過寧仁德是真的……

    皇帝的腦海中飛快地閃過這一年多以來發生的種種,想到罪己詔,想到先帝遺詔,想到自己下的那兩道密旨……他終於意識到他們早就在算計自己了!

    封炎、安平以及宣國公,這一切都是他們在算計他,想毀掉他的聲譽,想讓天下人都唾棄他!

    皇帝深吸了幾口氣,才漸漸冷靜了下來,眸中如同覆了一層寒霜。

    就算是封炎是皇兄之子又如何?!

    自己已經在這皇位上坐了十八年了,自己才是名正言順的大盛天子!

    封炎不過是在陰溝里苟延殘喘的一隻老鼠罷了!

    「封炎。」皇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這是要弒君嗎?」

    沒等封炎回答,皇帝就又道:「你別忘了,就算你就今天殺了朕,就憑你如今這不明不白的身份,又能夠怎麼樣?!」

    今天就算自己死了,封炎光憑宣國公府也根本無法證明他自己的身份,恐怕下一個坐上皇位的新帝也會是自己的兒子!

    「你……」皇帝抬手朝封炎和楚家眾人指了半圈,目露輕蔑,「還有你們,都是亂臣賊子!」

    「慕建銘,」楚老太爺一看就知道皇帝在想些什麼,嘆息著搖了搖頭,睿智的眸子里精光四射,「你錯了!大盛現在不需要的人是你。」

    「你……」皇帝氣得眼睛一片赤紅,又想罵他們亂臣賊子,話到嘴邊,覺得與他們多說無益,還是要儘快脫圍,他改口高呼起來,「救……」

    皇帝想喊救駕,可是才剛喊出一個音,就感到頸後傳來一陣劇痛,眼前一黑……

    黑暗以勢如破竹之勢朝他襲來,皇帝雙眸微瞠,一下子就失去了意識,整個人癱軟地倒了下去,摔落在青石磚地上,一動不動。

    一個著黑衣的暗衛不知何時出現在皇帝的身後,冷眼看著昏迷的皇帝,收起了手刃。

    屋子裡寂靜無聲,落針可聞。

    楚老太爺靜靜地凝視了皇帝兩息,便收回了目光,轉頭與封炎對視。

    楚老太爺神情凝重,瞳孔里幽沉幽沉的,對著封炎沉聲道:

    「阿炎,只能這樣了嗎?」

    這短短的一句話,楚老太爺說得那麼吃力,那麼沉重,連周圍的空氣也隨著他這句話變得凝重起來,氣溫驟然下降。

    封炎的目光還是那般清澈明亮,比那窗外的驕陽還要璀璨明亮。

    「是。」封炎徐徐道,神情堅定果決,「為了大盛。」

    屋子裡又陷入一片沉寂中,封炎抬眼看著窗外碧藍如洗的天空,望著皇城的方向,思緒翻湧。

    一開始,他們計劃的是,在九月初九那日,糾結火銃營和神樞營一起逼宮。

    七天前,在得知皇帝給楚青語送了那道口諭后,楚老太爺就主動提議以自己為餌,把皇帝誘到宣國公府來,然後在國公府中拿下皇帝,並趁勢拿下皇城。

    所有的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

    偏偏,他們的計劃橫生枝節……

    「阿炎,辛苦你了。」楚老太爺長嘆了口氣,心頭像是壓了一塊巨石。

    他也知道封炎說得沒錯,這是「不得已」且「不得不為」的選擇。

    原本北燕軍留在了靈武城,北燕怕暑熱,大盛雖然失了靈武城,但亦有涇原城、攸戈城等四城是連成一線的,不是短時間裡能夠打下來的,所以為了避開酷暑以免將士中暑,北燕會整軍休息。

    所以,按照他們原來的計劃,由蒲軍偷襲北燕後方,迫使北燕大軍不得不撤回部分兵力回援。

    但是,八月十五中秋那天,他們接到了來自北境的密報。

    密報里說,涇原城破了。

    而且是在一夕之間。

    涇原城的兵力和地利雖然遠比不上靈武城來得牢固,卻也不是一夕就能攻破的。

    所以在收到北境的這封密報后,封炎和岑隱立刻就想到北境那邊怕是出了什麼不為人知的「大岔子」。

    另外三城恐怕很快就會被陸續攻破,這麼一來,北燕大軍將長驅直入中原。

    以皇帝對外的優柔寡斷和朝令夕改,去說服皇帝下旨支援北境太浪費時間,可要是照原計劃,他就算坐上了皇位,光是穩定朝局,掌控住禁軍三大營的兵權和安穩民心就要花費不少時間和精力。

    「本來不該如此的……」楚老太爺近乎呢喃地說道。

    是啊。本來不該如此的。

    四年半前,先簡王君霽率領北境軍大敗北燕,後來北燕新王耶律索登基,那時候,北燕還未穩,若是皇帝讓北境軍繼續北進,即便不能拿下北燕,也可以讓北燕元氣大傷,至少十幾年不能再來犯,可是皇帝忌憚君霽、君然父子,怕他們擁兵自重,非要把君霽父子留在京中,架空他們,給了北燕人休養生息的機會,才會有了如今的北境之危、乃至大盛之危!

    大盛給了北燕重新崛起的機會,北燕人卻不會傻得給大盛時間來讓他做完這些。

    一旦北燕大軍破關而入,大盛就危了,百姓只會流離失所,成為亡國之奴!

    為了大盛,他們改變了計劃。

    為了大盛,他們必須先攘外。

    慕建銘這皇帝就讓他繼續「當著」又何妨?!

    不過,他們不需要他指手劃腳,所以,他就「好好休息」吧……

    楚老太爺揉了揉酸澀的眉心,一方面覺得心有不甘,畢竟他們已經等了整整十八年,另一方面又有幾分慶幸——

    安平長公主真的把封炎教得很好!

    他們……都很好!

    這樣的封炎應該可以讓大盛煥然一新吧!

    楚老太爺與楚太夫人交換了一個眼神,覺得渾身一輕。

    不著急,一步步來就是!反正都已經等了那麼多年了。

    「墨申,把他扶起來吧。」封炎指著皇帝對著黑衣暗衛吩咐了一句。

    那暗衛就把倒在地上的皇帝扶了起來,讓他靠坐在一張紅木雕花太師椅上。

    封炎對著楚老太爺等人拱了拱手,正色道:「接下來,就交給幾位了。」

    之後,封炎和暗衛就重新返回了碧紗櫥。

    楚老太爺與楚太夫人彼此互看了一眼,楚老太爺回了榻上躺下,閉眼做出昏迷不醒的樣子。

    至於楚太夫人,理了理衣衫后,就深吸一口氣,顫聲喊了起來:「來人……來人!」

    楚太夫人慌慌張張地跑過去打開了房門,形容倉皇地對著外面的人說道:「皇上……暈過去了!」

    什麼?!屋檐下的文永聚和幾個錦衣衛霎時面色大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神別分心網遊之全球在線都市血狼大主宰修真界敗類
    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