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57章 556敗露(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57章 556敗露(一更)字體大小: A+
     

    俞嬤嬤一看楚太夫人的神情就知道她又想起了大姑娘,心裡嘆氣,不動聲色地端來了茶。

    楚太夫人接過茶盅,默默飲茶,等飲了半盅茶后,心神也歸位了。

    見楚老太爺收筆,楚太夫人笑著道:「緋兒,你若是無事,不如和封公子用了午膳再走吧。」

    封炎巴不得如此,搶在端木緋之前就應下了:「那我和蓁蓁就卻之不恭了。」

    直到快申時的時候,端木緋才在封炎的護送下離開了宣國公府。

    看著這對年少的璧人漸行漸遠,楚老太爺與楚太夫人夫婦來相視而笑。

    兩個老人家的臉上都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彼此交換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十八年了,再一個月就是整整十八年了。

    這一切總算要回歸正軌了,阿炎也太難了。

    所幸有端木家丫頭在,阿炎的笑容也比從前多多了。

    楚老太爺近乎低喃地說道:「這件事,我必要把它辦得妥妥噹噹,不枉我們楚家隱忍了這麼多年。」

    楚太夫人沒有說話,目光怔怔地看著廳外,廳外早就不見封炎和端木緋蹤影。

    碧空如洗,太陽西斜,又是一天快要過去了。

    八月初九一早,榮養多年、許久沒有上朝的宣國公楚老太爺出現在早朝上,引來文武百官一道道異樣的目光,心中多有揣測。

    連皇帝看到楚老太爺也有些意外,本想紆尊降貴地問候一句,卻見楚老太爺從隊列中站了出來,從袖中拿出兩道捲起來的聖旨捲軸。

    在場的文武百官也看到了楚老太爺手中之物,皆是一頭霧水,搞不懂宣國公這是要做什麼。

    楚老太爺對於眾人的目光毫不在意,捧著這兩道捲軸對著龍椅上的皇帝,用一種近乎質問的語氣朗聲道:

    「皇上,臣偶爾得到兩封密旨,希望皇上給臣、給滿朝文武以及天下百姓一個解釋!」

    他的神情堅定,語氣強硬,彷彿他面對的不是皇帝,隱約帶著一種尊長的姿態。

    宣國公也並非沒有這個資格,古語道: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宣國公以前曾經任過太傅,教過彼時還是皇子的皇帝讀書。

    只不過通常情況下,即便是帝師也不敢對著天子這麼說話。

    滿朝寂然,落針可聞。

    眾臣都用一種「宣國公是不是瘋了」的眼神看著楚老太爺。

    站在正中的楚老太爺繼續道:「這是皇上您親筆下的兩道密旨,臣就來給皇上念一念。」

    皇帝皺了皺眉,臉色鐵青,想不到這密旨到底是什麼。

    皇帝心中頗為不悅,幾乎有種衝動讓人把宣國公攆出去,但終究還是忍住了,畢竟楚家的地位太過特殊。

    周圍更靜了,眾臣皆是屏息。

    楚老太爺打開了第一道密旨,目光不著痕迹地在上前的岑隱身上掠過,朗聲念了起來。

    他看似在讀,其實這兩道密旨他早已讀過不知道多少遍,倒背如流。

    第一道密旨是皇帝讓耿海親赴北境,偽造證據定鎮北王薛祁淵通敵叛國與謀逆之罪。

    他的聲音不算特別高亢,但是在此刻寂靜無聲的金鑾殿上尤為響亮。

    滿朝嘩然。

    皇帝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腦子裡一片混亂,耳邊更是嗡嗡作響。

    這怎麼可能呢!

    他給耿海的這道密旨怎麼會落入宣國公的手中!

    那麼這第二道密旨難道是……

    皇帝的眼睛幾乎瞪到了極致,答案自然而然地浮現在腦海中,他整個人差點沒跳起來。

    不行!

    這第二道密旨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閉嘴,宣國公,不許再念!」

    皇帝站起身來,指著下方的楚老太爺怒斥道,頗有幾分惱羞成怒的味道。

    然而,楚老太爺根本就不理會他,直接開始念第二道密旨。

    皇帝的臉色瞬間褪得沒有一點血色,高呼道:「來人!快來人!把宣國公給朕拖出去!」

    這一瞬,皇帝後悔了,早在方才楚老太爺第一句對他無禮時,就把人轟走的。

    守在金鑾殿外的五六個錦衣衛立刻就挎著綉春刀聚攏過來,在高高的門檻外停了一瞬,詢問的目光都望向了同一個方向——

    皇帝身旁的岑隱。

    岑隱漫不經心地撫了撫自己的衣袖,動作慢條斯理。

    慣會看眼色的錦衣衛立刻就心裡有數了,在殿外先行個禮,應了聲「是,皇上」,跟著才跨過高高的門檻,進入金鑾殿。

    楚老太爺沒停下,從容不迫地念著第二道密旨,念到那幾句「找燕國借兵三萬」以及「除掉鎮北王府於兩國有益」云云的話時,周圍的聲音瞬間就被吸走了。

    等錦衣衛氣勢洶洶地走到楚老太爺時,他已經念到了最後「欽此」兩個字。

    兩個錦衣衛一左一右地把楚老太爺鉗制住了,只能「啪嗒啪嗒」兩聲,他手裡的那兩卷聖旨掉在了金磚地上。

    金鑾殿上靜得可怕。

    本來在楚老太爺念第一封密旨的時候,滿朝文武雖然震驚,但是皇帝篡位已是事實,誰人不知鎮北王薛祁淵當年與崇明帝交好,又手握重兵,對於皇帝而言,薛祁淵的存在就如鯁在喉。

    有道是,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皇帝容不下薛祁淵也能理解。

    但是,這第二封密旨是什麼意思?!

    皇帝當年為了除掉鎮北王府,竟和北燕勾結,那麼鎮北王府覆滅后,北燕大軍揮兵進犯北境,難道也與皇帝有關聯?!

    這種事簡直是聞所未聞,整個金鑾殿猶如劈下了一道晴天霹靂般。

    眾臣之間紛紛騷動了起來。

    這一年多來,皇帝還真是一次又一次讓他們「大開眼界」!

    這……這算是什麼回事啊!!

    某些老臣只恨不得當場就甩袖而去。

    皇帝的臉色陰沉得彷彿被當頭倒了一桶墨汁似的,怒聲道:「假的!這兩道密旨都是假的!」

    他指著楚老太爺的鼻子,咬著后槽牙道:「宣國公,朕不知道你到底是從什麼地方弄到這兩卷所謂的密旨,這分明就是偽造的聖旨!」

    「是不是你偽造的?!你為何要如此污衊朕!」

    楚老太爺哪怕被錦衣衛鉗制住了,還是那般氣定神閑,淡聲道:「聖旨又豈是臣說能偽造就偽造的,這密旨的用紙、捲軸,上面的字跡,還有天子的印璽,這些又豈是能輕易偽造的!!」

    「只要對一對,便知它們到底是真還是假!」

    「端木憲、程平章、陸朗乾……禮親王。」

    楚老太爺環視著金鑾殿上的眾臣,念了一個又一個的名字,基本上都是十幾年的京官,對於聖旨的制式了如指掌,對皇帝的筆跡牢記於心。

    起初,沒有人動,靜了兩息后,翰林院大學士程平章第一個動了,撿起了地上的兩道密旨,跟著禮部左侍郎陸朗乾也動了……再後來是禮親王,七八個老臣都圍了過去查看。

    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些老臣的身上,目光灼灼,神情各異,每個人的臉上都說不出的複雜,最後化為一個念頭——

    這一下,大盛是真的要翻天了!

    皇帝的嘴巴張張合合,卻發不出聲來,他想阻攔他們查驗,可又覺得阻攔顯得他心虛。

    他是皇帝,只要他說這兩道密旨是假的,那就是假的!!誰敢說它們是真的!!

    他在心裡對自己說,沒錯,那是假的。

    皇帝一次又一次地告訴自己,雙眼通紅,彷彿充血一般,整張臉猙獰扭曲。

    那幾個老臣圍在一起,一盞茶后,禮親王站了出來,神情複雜地看著那高高御座上的皇帝。

    皇帝目光陰冷地看著禮親王,一字一頓、近乎威逼地說道:「皇叔,你可要長大眼睛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禮親王看著皇帝的眼神更複雜了,徐徐道:

    「這兩道密旨是真的!」

    無論是聖旨捲軸,還是上面的筆跡,以及用印,全都是真的。

    尤其這捲軸的材料,每一道捲軸都是由數種江南地區的絲綢拼接修成,十年前的捲軸與如今的也大不一樣,想要仿造根本就不可能。

    禮親王的這一句話就代表了,皇帝不但篡位,還污衊鎮北王通敵叛國,甚至為了除掉鎮北王不惜勾結北燕,為北境帶來多年的戰禍,直到四年半前,北境戰火才平息,而現在當年戍衛了北境的簡王戰死了……

    接下來,千瘡百孔的北境又會怎麼樣?!

    大盛又會怎麼樣?!

    不少朝臣的心中茫然了,感覺就像是天與地翻了過來,又感覺好像置身於一片茫茫的濃霧中。

    楚老太爺慷慨激昂又道:「當年,北燕大軍來襲,此後兩國交戰近六年,北境將士與百姓死傷數不勝數,還請皇上給這些枉死之人一個交代,給天下人一個解釋!」

    楚老太爺的聲音渾厚有力,擲地有聲地迴響在金鑾殿上。

    滿朝寂靜,所有人都是仰首望著金鑾殿上的皇帝,神情各異,大部分人都不敢當年斥責皇帝什麼,但是此時此刻,他們的目光都難免透著一抹不贊同,不知是鄙夷多謝,還是心寒多些。

    皇帝感覺渾身的血液直衝向腦門,一張臉漲得通紅,胸口劇烈起伏著……

    他們竟然敢用這種目光看著他!

    「反了……你們……你們都反了……」

    皇帝再也說不下去了,一陣暈眩感洶湧地傳來,將他的意識籠罩其中。

    皇帝眼前一黑,身子往後軟倒了下去,耳邊傳來內侍的驚呼聲:「皇上,皇上!」

    內侍們圍了過去,又有太監叫著「退朝」,前方亂成了一鍋粥,再也沒人理會下面的事。

    錦衣衛又偷偷去瞟岑隱的臉色。

    岑隱不緊不慢地吩咐道:「傳太醫。把皇上抬回養心殿。」說著,他隨意地抬手撣了撣肩頭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塵。

    皇帝很快就被內侍們抬走了,岑隱也跟著離開了。

    所有的朝臣面面相覷,氣氛詭異。

    他們眼睜睜地看著錦衣衛也退了,群臣的神情更複雜了,久久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這到底算是怎麼回事呢?!

    楚老太爺朝岑隱離開的方向看了一眼,眸色幽深。

    他很快收回了目光,轉身離開了,只留下一道削瘦而堅毅的背影。

    那頂官帽掩不住他滿頭華髮,可是他的背影依舊挺拔如青松般。

    眾人怔怔地站在原地,都忘了動彈,一個個如石雕般。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暗暗地捏了自己一下,想看看方才的這一切是不是一個夢。

    恐怕連戲本子都不敢這麼演的吧?!

    早朝不到一炷香功夫就結束了,卻在眾人的心湖中投下了一塊巨石,一石激起千層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
    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