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48章 547議和(十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48章 547議和(十七)字體大小: A+
     

    「兩位端木姑娘裡邊請。」

    大公主府的門房對常來府上玩的端木紜和端木緋都十分熟悉,也沒有去通報,就直接放她們的馬車進去了。

    姐妹倆被引到了正廳,舞陽兩眼發直地坐在一把紫檀木太師椅上,手裡還拿著一紙聖旨。

    短短的半個時辰,姐妹倆就看到了第二卷聖旨。

    舞陽很快回過神來,對著端木紜和端木緋招呼道:「阿紜,緋妹妹。」

    說著,她隨手把聖旨往案上一扔,嚇得一旁的宮女心裡咯噔一下,連忙在案幾的另一頭兜住,生怕聖旨掉在地上。

    被合攏的聖旨在案上滑了三寸,胡亂地歪在了那裡。

    端木紜和端木緋在一側的兩把圈椅上坐下了,也不客套,端木紜就開門見山地說道:「舞陽,我和蓁蓁剛剛從簡王府回來。」

    說話間,端木紜的目光在舞陽身旁的那道聖旨上掃過。

    舞陽也忍不住再次看向那道燙人的聖旨,她明白端木紜的意思,君然也已經接到賜婚的聖旨了。

    「……」舞陽抿了抿唇,眼帘半垂下來,眸子里盈滿一種難以言狀的複雜情緒。

    本來,她該今天去為簡王弔唁的,但是,心裡又有點不敢去面對君家人,所以,拖延到現在還沒走。

    沒想到,這一猶豫,竟然等來了這道賜婚聖旨。

    直到此刻,舞陽還有一種如臨夢境的虛幻感。

    她和君然算是一起長大的情份,直到君然十歲去了北境歷練,也經常彼此通信。

    因為彼此太熟了,所以她從來都沒有想到過兒女私情。

    她也從來沒有想到過,會有婚姻把他們兩人綁在一起。

    舞陽的眼睫微微顫動了兩下,心裡還是一團亂,無法冷靜地思考。

    這時,宮女給端木紜和端木緋上了茶。

    端木紜沒急著喝茶,又道:「舞陽,你可有什麼打算?」

    端木緋也看著舞陽,即便舞陽什麼也沒說,以她對舞陽的了解,也能看出她的迷茫與混亂。

    「我……我也不知道。」舞陽近乎呢喃地說道,混亂得完全忘了自稱本宮。

    之後,舞陽沉默了。

    端木紜和端木緋也都沒有說話。

    廳堂里陷入一片死寂,落針可聞。

    端木緋端起了茶盅,慢慢地飲著茶。

    須臾,舞陽突然開口問道:「簡王府如今的處境是不是很糟糕?」她抬眼看向了端木緋和端木紜,雖然在問,其實她心裡早就有了答案。

    周圍又靜了一靜。

    端木緋點了點頭:「簡王戰死,現在簡王府只有君然撐著,以……」說著,端木緋朝廳外皇宮的方向看了一眼,「以皇上的多疑,說不定會懷疑君然對簡王的死懷恨於心。」

    所以,皇帝才會在這個時候給舞陽和君然賜婚。

    這道賜婚聖旨說穿了,也就是皇帝對簡王府的安撫。

    「是啊。」舞陽低低地嘆了口氣,神情更複雜了,瞳孔中帶著一抹淡淡的嘲諷。

    她的父皇,她自然是了解的。

    她只是父皇用來安撫君然的「工具」而已。

    舞陽閉了閉眼,再睜眼時,眸底似是覆上了一層寒冰。

    廳堂里又靜了一瞬。

    舞陽忽然站起身來,神情也從之前的迷茫變成了冷靜,語氣堅定地說道:「阿紜,緋妹妹,本宮要去一趟簡王府。」

    她要見一見君然。

    端木紜和端木緋也沒多問,也跟著起身,三個姑娘分別坐了兩輛馬車出門,舞陽去往簡王府,端木紜和端木緋則回了端木府。

    她們都知道舞陽一向是個心裡有主意的人,並不擔心她。

    而且,以舞陽和君家的情份,事情也不可能鬧到不開交的地步。

    接下來的幾天,京中各府都陸續去了簡王府弔唁。

    停靈七天後,簡王正式下葬。

    同日,君然繼任簡王爵位,禮部和內廷司也開始操辦起了大公主舞陽和君然的婚事。

    因為要趕在百日熱孝內完婚,一應流程都從簡,最終定下了八月初二大婚。

    而朝堂上,依然在為大盛與北燕該戰還是和,吵得不可開交。

    七月二十八,承襲了簡王爵位的君然第一次以簡王的身份上了朝,當著文武百官的面,毅然向皇帝請戰:

    「皇上,臣願往北境與北燕一戰!」

    一句話就清晰地表達這位剛襲爵的簡王在兩國戰事上的主張。

    朝堂上瞬間炸開了鍋,有人讚賞,有人震驚,有人覺得君然不自量力,連他的父王,連素有戰無不勝的美譽的君霽都戰亡了,君然一個未及弱冠的毛頭小子有什麼勇氣覺得他可以戰勝北燕。

    皇帝原本還算放鬆的身體瞬間繃緊,面沉如水。

    一瞬間,金鑾殿上就像是烏雲籠罩般,空氣凝重。

    君然無視皇帝的臉色,自顧自地往下說:「皇上,如今北燕軍尚在休整,一來是為了整兵,二來則是因為其不堪暑熱,所以,我們絕對不能給他們休整的時間。」

    「不然,等到暑熱一過,北燕大軍就會繼續南下,破關直入中原,屆時便是山河破碎,百姓流離……」

    然而,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主和派的禮部尚書打斷了:「簡王,你這分明就是在報私仇。」

    禮部尚書說著對著金鑾寶座上的皇帝作揖道:「皇上,這次戰敗,簡王應負全責,皇上您仁慈讓君然襲爵,然而,君然不想著報國,為了一己之私,又想挑起兩國戰事,實在是居心叵測。」

    君然神情不變,那俊逸的臉龐上,狹長的眸子精光四射。

    「林尚書,」君然淡淡地反問,「若然北燕於九月揮兵南下后,你可願去北境身先士卒?」

    「你……」禮部尚書被君然一句話噎住,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一陣紫。

    端木憲心裡暗笑,也站了出來,正想說什麼,卻見皇帝霍地起身。

    皇帝什麼也沒說,又一次拂袖走了。

    金鑾殿上的眾臣皆是面面相看,心下多是有數了,看著君然的眼神也就變得複雜起來。

    皇帝的態度很明顯,他不想再打了。

    這個猜測在次日的早朝上就得到了驗證。

    待百官朝拜后,皇帝不等滿朝文武就北境的問題發表意見,就當堂下旨,命次日一早端木憲協同三皇子慕祐景一起前往北境,與北燕議和。

    滿朝嘩然。

    誰也沒想到皇帝會下這麼一道旨意,竟然讓主戰的端木憲前去北境議和,讓人實在覺得捉摸不透。

    端木憲在朝臣們怪異的目光中,接了聖旨。

    早朝後,他心事重重地回了府,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書房裡。

    為了與北燕議和,皇帝提出了非常「優渥」的求和條件,答應割讓北境蒙州給北燕,並且送上金銀、綢緞和牛羊。

    這樣的求和條件讓端木憲覺得十分屈辱,他實在不想代表大盛去求和。

    然而,皇命不可違!

    端木憲只覺得肩上像是壓了一座大山似的,整個人都傴僂了不少。

    端木憲唉聲嘆氣地在書房裡關了半天,正心煩意亂著,丫鬟忽然進來稟道:「老太爺,四姑爺來了。」

    四姑爺?!

    正在書房裡走來走去的端木憲停住了腳步,挑了挑眉,一時沒反映過來丫鬟說的四姑爺是誰。

    端木憲瞪了那丫鬟一眼,心道:什麼四姑爺?!這丫鬟真是不會說話,四丫頭還沒過門呢!

    不過,封炎這小子來了府里,不去見四丫頭,卻來見自己……難道是有什麼企圖?!

    丫鬟有些莫名其妙,還以為是老太爺心情不好,不想見四姑爺呢。

    丫鬟正遲疑著是不是該退下,就聽端木憲淡淡地開口道:「讓他進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槍致命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
    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