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37章 536鬧事(六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37章 536鬧事(六更)字體大小: A+
     

    簡王妃還坐在正堂上首的太師椅上,手裡捧著一隻茶盅,略略垂眸,茶盅停頓在了半空中。

    她似乎是失了神。

    當正堂里只剩下她一人時,她似乎卸下了全副武裝,那種由心底而發的悲傷濃濃地飄了過來……

    「母妃最近一直沒睡好……」君凌汐看著簡王妃咬了咬下唇,難掩擔憂地說道。

    如同簡王妃擔心女兒一樣,君凌汐也擔心簡王妃的身子,怕她熬不住。

    舞陽連忙道:「不如本宮出面,請太醫院的太醫來給王妃請個脈?」

    君凌汐點了點頭,舞陽對著身旁的貼身宮女做了個手勢,示意她拿著自己的名帖去請太醫過來。

    宮女立刻就領命退下了,朝著王府大門方向匆匆離去。

    「舞陽姐姐,緋緋,我們去看看烏夜吧。」

    君凌汐一邊說,一邊領著舞陽和端木緋繞過前方的麒麟照壁,繼續往前走。

    簡王府內,濃蔭匝地,如一把把巨傘擋住了灼灼烈日。

    三人沉默地穿梭在濃蔭與長廊之間,誰也沒有說話,沉默瀰漫著,只有蟬鳴聲聲不息。

    突然,君凌汐在一片波光粼粼的池塘邊停下了,長嘆了口氣,顫聲道:「我大哥也不知道是不是到北境了,要是大哥也出事的話……我真怕……」

    「小西,君世子為人一向機敏變通,一定不會以身涉險的。」端木緋伸手牽住了君凌汐的手,緊緊地握住。

    舞陽的眼眸幽深如無底的深海,朝北方望去,碧藍的天空中隱約映出一張漫不經心的俊臉。

    她也擔心君然。

    「緋緋,我和母妃現在就盼大哥平安無事,還有就是把父王的……屍身從北境帶回來。」君凌汐的聲音更艱澀了,眼眶又紅了,「也不知道父王的屍身會不會被北燕人糟踐……」

    「……」端木緋沉默了。

    簡王鎮守北境多年,四年多前也是他大敗北燕,北燕人一直對他恨之入骨。

    這一次,簡王在靈武城擋了北燕這麼久,壞了北燕人原本一鼓作氣的大好局勢,以北燕人野蠻殘暴的心性,怕是……

    但是這個時候,端木緋也不能說什麼,只能安慰道:「小西,北境百姓個個都敬重王爺,以前我和姐姐在北境時,很多百姓都在家中給王爺立了長生牌位……」

    「王爺他一定可以魂歸故里的!」

    君凌汐怔怔地看著前方似乎灑在碎金的池塘,眼神有些恍惚了。

    忽然,她右腳往前一踢,朝著池塘邊的一顆石子踢去,石子在半空中劃出一道曲線,「撲通」地墜入池塘中,在那清澈的水面上泛起了一圈圈的漣漪,蕩漾不已。

    君凌汐的眼眸就如同那蕩漾的池塘般明明暗暗,其中似有什麼東西要噴涌而出。

    「父皇和大哥為了大盛鎮守北境那麼多年,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只求北境安定,只求大盛國泰民安……可是換來的是什麼?!」

    「父王戰死,大哥下落不明!」

    「若不是皇上幾年來把父王一直困在京城,讓北境軍心渙散,這次又不及時派遣援兵和糧草,父王又怎麼會戰敗?!」

    君凌汐滔滔不絕地說著,越說越是激動,像是要把壓抑在心頭許久的憤慨一次性地發泄出來,她的眼睛更紅了。

    說著,她又扁了扁嘴,眼神從倔強又變得委屈,變得無助,低喃道:「怎麼會這樣?!……明明我給父王都送了平安符,怎麼會沒用呢……白雲寺的平安符不是最靈了嗎?」

    端木緋除了緊緊地握住君凌汐的手,也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些什麼來安慰君凌汐。

    舞陽就站在旁邊,自然也把君凌汐的話都聽在耳里。

    她紅唇緊抿,沒有反駁。

    她們三人就立在幾棵茂盛的梧桐樹下,金色的陽光透過那濃密的枝葉在舞陽的臉上留下了斑駁的光影,讓她的神情看來十分凝重,肅然。

    舞陽雖然只是公主,不參與朝事,但是她一向耳目靈通,對朝野的事,還是知道一二的。

    她知道自打四年半前北燕大敗下和書後,父皇就迫不及待地把簡王父王召回京城,防之又防。

    她知道父皇把北境將領幾乎換了個遍。

    她知道父皇在北燕新王耶律索派兵再次來犯后,一邊把簡王派到北境主持大局,一邊又暗暗派著人過去,好牽制簡王。

    她知道這幾年國庫空虛,和靜縣主捐的四百萬兩也都用於南境戰事,朝廷對北境支援與糧草調配一直不太順利。

    她也知道父皇因為疑心遲遲不放君然去北境,唯恐簡王和君然會在北境擁兵自重。

    ……

    她知道這次簡王會戰敗,父皇難辭其咎!

    舞陽握了握拳,一時握緊,一時鬆開,瞳孔中翻動著的異常複雜的情緒。

    有失望,有擔憂,有憤憤,有哀傷。

    她不禁想到這一年多來,父皇弒兄篡位的事在大江南北傳得沸沸揚揚……

    舞陽從來沒見過她那位皇伯父,對他的了解,也是偶爾從旁人口中得知的一些諱莫如深的隻言片語,過去,她一直以為皇伯父是「偽帝」,是父皇撥亂反正;現在,她才知道這一切都不過是父皇編織的一場謊言!

    從父皇的登基開始,那就是一個錯誤!

    她的父皇堪為皇帝嗎?

    她的父皇撐得起這片大盛江山嗎?!

    等北燕大軍休整之後,繼續揮兵中原,這個大盛又會如何呢?!

    舞陽茫然了,如同有一塊巨石壓在她的心口上,讓她喘不過氣來。

    君凌汐發泄完了心底的情緒后,忽然如夢初醒地想到了什麼,轉頭朝舞陽看去,咬了咬下唇,眼底有些忐忑。

    她知道自己失言了。

    她知道她剛剛的話已經很不妥了,現在父王戰死,簡王府搖搖欲墜,要是讓皇帝知道她說這些,那就是分明對天子不滿,可以治她一個藐視天子之罪。

    舞陽依舊沉默不語,俯視著前方那水光瀲灧的池塘,就彷彿她剛才什麼也沒聽到,也根本沒有人說過剛才那番話一般。

    三人又繼續往前走去,去馬棚與烏夜玩了一會兒,君凌汐的心情稍微緩過來一些。

    「舞陽姐姐,緋緋,我們回正堂吧。」君凌汐歉然道,「今天王府里應該會來不少人,我擔心母妃……」

    簡王戰死的事讓原本天真的君凌汐彷彿在短短一夜之間長大了不少。

    舞陽和端木緋低聲應了,打算去跟簡王妃告辭。

    如同君凌汐所說,今天的王府要招待不少來慰問的客人,她們也不便在此叨擾太久。

    三個姑娘家按照原路返回正堂,繞過照壁,已經能看到原本空蕩蕩的正堂里,又多了六七個女眷。

    屋子裡隱約地傳來了尖銳的喧嘩聲。

    一個候在正堂屋檐下的青衣丫鬟一看到君凌汐來了,好像是看到了救星似的,眼睛發亮。

    她匆匆地快步上前,滿頭大汗地對著君凌汐稟道:「姑娘,平津伯府的畢太夫人和三姑奶奶來了。」

    君凌汐皺了皺眉。

    舞陽和端木緋感覺到不對,飛快地交換了一個眼神。

    簡王妃的娘家就是平津伯府。

    君凌汐三步並作兩步地朝正堂方向走去,裡面的喧囂聲越來越高昂,兩個尖銳的女音越來越清晰地地隨風傳了過來:

    「大姑奶奶,王爺戰死北境,世子下落不明,你可有什麼打算?」

    「哎,大姐,皇上對王爺寄予厚望,委以重任,王爺怎麼就沒守住城呢!」

    「大姑奶奶,我真擔心皇上為此降罪簡王府,你還是進宮跟皇上求求情……」

    這兩人一唱一和地說著話,話里冷嘲熱諷的,分明就是挖苦簡王妃。

    屋子裡的其他女眷神情微妙,或是皺了皺眉,或是裝作飲茶,或是彼此交換著眼神。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
    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英雄聯盟:我的時代武道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