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36章 535堅韌(五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36章 535堅韌(五更)字體大小: A+
     

    屋子裡再次靜了下來,只有燭火燃燒時發出的滋滋聲,清晰地迴響在空氣中。

    此時此刻,再多安慰的言語不過是空乏。

    封炎只是沉默地拿起茶壺,給岑隱斟滿了他身前那個空了大半的茶杯,然後才道:「大哥,我回去與無宸商量一下,明天依然這個時間,我在這裡等你。」

    岑隱把茶杯中的溫茶水一飲而盡,然後站起身來,離開了。

    封炎坐在窗口,怔怔地看著庭院中岑隱那頎長挺拔而桀驁的背影一點點地被夜色所吞沒……

    夜更濃了,也更深了……

    京城的夜空中漸漸地瀰漫起了一層陰霾,星月晦暗不明。

    簡王戰死的消息在次日就傳遍了朝堂,在宮裡過了一夜的端木憲一早返回了端木府,端木緋也從他口中聽聞了這個噩耗。

    端木緋整個人都驚呆了,如石雕般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就像其他人一樣,儘管端木緋心知簡王此行很險,也從來沒有動搖過她對簡王的信心。

    在她心中,簡王一直是戰無不勝的,是北境最強大的守護者。

    更何況,君然也已經趕去北境了……

    還是她太小看戰爭了嗎?!端木緋望著窗外那灼灼的烈日,耳邊嗡嗡作響,感覺幾乎透不過氣來。

    她的耳邊忽然想起了君凌汐在姑蘇的白雲寺為簡王求到的那支簽:

    「勸君切莫向他求,似鶴飛來暗箭投;若去採薪蛇在草,恐遭毒口也憂愁。」

    每個字就都想是一根針刺在她的心口。

    端木憲知道的情況比岑隱少得多,只是軍報里的內容,端木緋靜靜地聽著,光憑這寥寥數語,她也足以知道當時靈武城的驚心動魄。

    端木憲長嘆了一口氣,抬眼朝北方的天空望去。

    面對端木緋,端木憲也不打算粉飾太平,沉聲又道:「四丫頭……現在就怕萬一北燕一路長驅南下。」

    端木憲收回了目光,憂心忡忡地看著端木緋,他雖然是文官,但怎麼說也是首輔,對於大局,還是能看明白一二的。

    「四丫頭,我最近應該會很忙,馬上要進宮去,家裡你和你姐姐多看顧著,要是有什麼事,讓你大哥去找我。」

    端木憲只在府中留了一炷香功夫,換了一身衣袍,就又匆匆走了。

    端木憲走了,端木緋卻留下了。

    外書房的大丫鬟也沒催促她,府中誰人不知四姑娘最得老太爺的看重,哪怕這書房裡有什麼機密,對於四姑娘而言,那也不是什麼機密。

    老太爺對四姑娘一向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端木緋失魂落魄地干坐了一會兒,就有小丫鬟急匆匆地來稟說:「四姑娘,大公主來了。」

    端木緋這才如夢初醒。

    她長呼出一口氣,站起身來,跟著小丫鬟去了儀門處。

    舞陽的朱輪車就停在儀門外,她從窗口探出半張臉對著端木緋笑著招了招手。

    不需要言語,只是從舞陽這雙透著些許苦澀的眸子,端木緋心裡就明白了,舞陽應該也知道了,知道簡王戰死的消息。

    同樣地,舞陽也知道端木緋已經聞訊,因此,她也就不多說,開門見山道:「緋妹妹,我想去一趟簡王府,但是我一個人不太方便,你……陪我一起去可好?」

    端木緋的回應是直接上了舞陽的朱輪車。

    端木緋其實也打算去一趟簡王府。

    一路上,兩個姑娘手牽著手坐在那裡,誰也沒說話,只剩下馬蹄聲和車軲轆聲迴響在耳邊。

    朱輪車在沉默中一路飛馳,穿過五六條街道,就來到了位於洪武街的簡王府。

    這不是舞陽和端木緋第一次來簡王府,以前每次來都高高興興,但是這一次兩人的心情都沉重到了極點。

    簡王府裡外都已經掛上了白色的燈籠和白綾,代表家有喪事。

    王府中安靜得出奇,明明陽光璀璨,卻給人一種陰沉蕭索的感覺,府中的下人們一個個都垂頭喪氣的。

    空氣中瀰漫著一種濃濃的哀傷。

    「大公主殿下,端木四姑娘,這邊請。」

    管事嬤嬤恭敬地把舞陽和端木緋引去了王府的正堂。

    簡王妃和君凌汐母女倆都在裡面。

    「緋緋!」

    君凌汐一看到端木緋,就站起身來,朝她飛撲了過去,緊緊地抱著她難過地啜泣了起來。

    她的身子因為抽泣微微顫抖著,就像是風雨中荏弱的花草般。

    君凌汐的性子一向活潑開朗,這還是端木緋第一次看到她哭成這樣。

    端木緋輕輕地拍著君凌汐的背,一下接著一下,她的眼眶也紅了,那種酸澀的感覺蔓延至四肢百骸。

    她喉頭髮緊,說不出話來。

    對她而言,簡王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長輩。

    「小西,你鬧得端木四姑娘都不知所措了。」簡王妃出聲勸了一句,溫婉的聲音中有些嘶啞。

    君凌汐又抱了抱端木緋,情緒開始穩定下來。

    舞陽遞了一方帕子給君凌汐,君凌汐拿著帕子擦了擦淚。

    端木緋抬手給她理了理鬢髮。

    這才幾天沒見,君凌汐似乎又瘦了不少,眼神惶惶,似乎是曾經支撐她的支柱霎時崩塌了,眼底失魂落魄的。

    「王妃。」

    端木緋和舞陽一起給上首的簡王妃請了安。

    「舞陽,端木四姑娘,你們都坐下說話吧。」簡王妃得體地又道。

    比起女兒君凌汐,著一襲霜白色衣裙的簡王妃看來要冷靜得多,她雖然眼眶有點紅,但儀態上卻不失分寸。

    即便簡王妃表現得再鎮定冷靜,端木緋也能猜出她現在必定不好受,丈夫戰死,兒子現在還在北境,下落不明……

    在這種情況下,簡王妃怕是度日如年,如同在火上煎熬著。

    偏偏她們是女子,只能在京城被動地等著、候著……一如當年才八歲的楚青辭聽聞父母親的死訊時,那麼無力。

    端木緋和舞陽謝過簡王妃后就坐了下來,丫鬟上了茶。

    此時此刻,哪怕是茶盅放上方几的碰撞聲、衣裳摩擦的窸窣聲以及門帘微微晃動的聲音都是那麼清晰。

    君凌汐根本沒心情喝茶,拿起了茶杯,又放下了。

    舞陽看著簡王妃,眼眸幽深,率先開口道:「王妃……節哀順變。若是有什麼本宮能做的,請儘管說。」

    舞陽心裡也明白她能為簡王府做的太有限了,但是這是她的心意。

    簡王妃抿了抿唇,端坐在太師椅上的上半身挺得筆直,堅韌如柳,有著尋常女子沒有的堅毅。

    簡王妃沉默了片刻,才道:「謝謝大公主殿下的好意。」

    話落之後,屋子裡又靜了下來,氣氛凝重。

    簡王妃心如明鏡。

    她心知對於簡王府而言,簡王戰死還不是最差的結果。

    作為「將帥」,是不能也不允許打敗仗的。

    歷史上,有多少名將因為戰敗失城而連累了家人族人,如果君然也有了個萬一的話,那麼她就必須要保住君凌汐……

    有的事,簡王妃現在不敢去深思,卻又不得不去想。

    她一定要為君家留下一條血脈。

    簡王妃眼帘半垂,那雙悲愴的眼眸漸漸沉澱了下來。

    她抬眼又看向了君凌汐,看著她紅彤彤的眼眸,柔聲道:「小西,你帶大公主殿下和端木四姑娘去走走吧。」

    簡王妃對著端木緋露出一個和藹的笑,也是希望她們這些同齡的小姑娘能安慰安慰女兒。

    君凌汐以為是母妃想靜一靜,連忙起身應了,帶著舞陽和端木緋出去了。

    出了正堂,穿過正堂前的青石磚庭院,前方是一方巨大的麒麟照壁,上面雕刻的麒麟張牙舞爪,威儀不凡。

    君凌汐忍不住回頭朝正堂方向看去,眼眸漆黑幽深,蒙著一層淡淡的水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
    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英雄聯盟:我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