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22章 521表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第522章 521表白字體大小: A+
     

    端木緋在書房裡陪著端木憲說了一會兒話,又答應了下午來陪他擺棋,這才和端木紜一起回了湛清院。

    湛清院里,張嬤嬤和丫鬟們早就得知了主子們歸來的事,一個個忙碌不停,有的燒艾葉水,說是要給兩位姑娘去去晦氣,有的去備浴桶和新衣,有的準備膳食點心,還有粗使丫鬟仔細地把庭院里的落葉打掃了一遍。

    端木家隨著姐妹倆的歸來又恢復了平靜,一切又井然有序。

    府中上下的心也都安定下來,相比之下,京城中卻是波濤洶湧。

    耿安皓被撤職,魏家倒了,二皇子被圈禁,短短几天,就一連發生了這麼多事,而且每一件都足以讓這個朝堂震上一震。

    京中人心惶惶,畢竟耿家、魏家還有二皇子在這京中也不乏親眷與親信,或者曾與之往來的人家,這些人家全都生怕下一刻東廠和錦衣衛就會找上門來。

    於是乎,京城中一下子顯得蕭索冷落起來,大部分府邸都是無事不敢出門,連那些百姓都感受到了那種風雨欲來的氣氛,也多是閉上門戶。

    一看到端木緋沒事了,皇帝還大肆賞賜了一番,有眼力勁的府邸立刻就來恭賀,想藉此對岑隱示好,然而,端木家閉府,一律不見。

    這其中當然也有例外,比如舞陽,比如涵星,比如李太夫人和辛氏。

    這一日一大早,李太夫人和辛氏就來了,被迎到了花園裡的小花廳。

    「紜姐兒,你啊!」

    李太夫人神色複雜地看著端木紜,語氣中露出一絲難得的嚴厲。

    「你這次真是失了分寸,居然自己跑去和緋姐兒關一起。」

    「你有沒有想過萬一真有什麼事也需要有人在外面周旋?你在公主府里只能等著,只能受著……」

    「是,外祖母,是我太莽撞了。」端木紜端坐在一旁,乖乖受教。

    她沒敢說,那天她是因為看到岑隱在,堅信肯定不會有問題,才會進了公主府。

    李太夫人看著是又心疼,又憐惜,心想端木紜畢竟還年紀小,經的事少,端木緋又是她唯一的妹妹,也難怪她會慌了手腳。

    就在這時,端木憲也聞訊來了。

    李太夫人和辛氏連忙起身相迎,李太夫人笑著與端木憲見了禮。

    端木憲和李太夫人坐了下來,端木憲拱了拱手,歉然道:「親家,這回真是勞您也跟著一起操心了。」

    「親家真是一家人說兩家話。」李太夫人笑呵呵地說道,心裡其實覺得真正不靠譜的人是端木憲。

    端木憲這老兒怎麼就放紜姐兒去了公主府呢!

    紜姐兒小姑娘家家衝動也是難免,他這做祖父的怎麼就由著她胡來呢!

    這事情都過去了,李太夫人可以訓端木紜,卻不會與端木憲翻舊賬,畢竟這對兩個外孫女沒什麼好處。

    李太夫人故意嘆了口氣,心疼地看著端木緋道:「這次緋姐兒真是受了委屈。」

    明明緋姐兒是好意為北境籌集糧草,卻遭奸人陷害……幸好是虛驚一場。

    端木緋正在咬著一塊杏仁酥,吃得十分滿足。

    她在公主府吃得好睡得好,半點沒委屈到。

    李太夫人看著小丫頭,只覺得她還只是個孩子。

    「這都怪皇上亂點鴛鴦,」李太夫人憤憤然地抱怨道,「這要不是皇上把緋姐兒賜給安平長公主府,緋姐兒這次又哪裡會受到這種驚嚇!」

    端木憲深以為然,點點頭道:「是啊,四丫頭才這麼小,婚事又不著急!」

    端木憲越想越是不滿。

    兩個長輩難得有了共同的話題,便你一言我一語把皇帝譴責了一番。

    端木緋自顧自地咬著香甜酥脆的杏仁酥,心道:不但吃得好睡得好,有人陪下棋,有人陪釣魚,有九思班的人唱戲給她聽,還有人天天買錦食記的點心進來給她吃,她每天過得滋潤極了,一點也沒受驚嚇。

    端木緋看著李太夫人這副樣子,也不敢說,只能唯唯諾諾地應是,要多乖巧有多乖巧,要多可愛有多可愛,看得端木紜忍俊不禁。

    她笑吟吟地給端木緋遞了一碟綠豆糕,含笑道:「祖父,外祖母,二舅母,試試這綠豆糕吧,可以消暑氣。」

    這綠豆糕還是端木紜看端木緋在公主府吃得歡,就找公主府的廚娘討教了做法,不僅是這綠豆糕,端木紜還與廚娘切磋了不少其他的點心。

    端木紜心裡覺得這幾天在公主府也沒白住,至少她可以確信以後妹妹在公主府肯定住得慣。

    不過這些話她也只能放在心裡想想。

    長輩們嘗起了綠豆糕,皆是讚不絕口,端木緋逃過一劫,對著姐姐賣乖地笑了笑。

    這對姐妹之間的眼色被辛氏都看在了眼裡,辛氏不禁會心一笑,欣喜這對姐妹和樂……

    「呱呱!」

    就在這時,窗外飛來了一隻黑色的八哥,停在了窗外的樹枝上。

    端木憲看到小八哥,真是頭也大了。

    自打姐妹倆從公主府回來后,這隻八哥就跟走火入魔似的,但凡姐妹倆稍稍離開它的視野一會兒功夫,它就會追過來,以致他都沒能好好地和四丫頭下一盤棋。

    一看到那隻蠢鳥,端木憲就頭大,乾脆就借口還有事告辭了,把空間留給了女眷們。

    辛氏也在看樹枝上的小八哥,腦海中想起了那一天在祥雲巷看到的一幕幕,目光又轉向了端木紜。

    辛氏的心情一下子變得沉重了起來。

    辛氏悄悄地拉了拉李太夫人的袖子,然後笑眯眯地對端木緋說道:「緋姐兒,你家這隻八哥可真是乖巧得很。」

    「哪裡哪裡。」端木緋謙虛而又誠實地說道,「二舅母,它蠢笨得很。」

    「壞壞!」

    小八哥總是在不該機靈的時候特別機靈,激動地叫了起來。

    端木緋嘴角抽了一下,給了辛氏露出一個「讓您見笑了」的表情。

    辛氏的臉上笑容更濃,拉著端木緋的手道:「緋姐兒,我也喜歡養鳥,不過我養的鳥可沒你家小八靈巧。你陪我與它玩玩。」

    端木緋從善如流地起了身,二話不說地應了。

    她也知道二舅母是特意把她拉走,不過沒說破。

    許是外祖母有話和姐姐說吧。端木緋心道。

    她笑眯眯地挽著辛氏出去了,又讓人去取鳥食。小八哥從樹上飛了下來,在兩人的頭頂盤旋著,一片熱鬧喧闐聲。

    小花廳里的李太夫人揮了揮手,她帶來的嬤嬤就退下了,紫藤看看了端木紜的眼色,也帶著其他丫鬟退下了。

    廳堂里只剩下了李太夫人和端木紜兩人。

    周圍一片寂靜,窗外的碧色映進了廳堂里,風一吹,樹影搖曳。

    李太夫人神色複雜地看著距離自己不過一尺遠的端木紜。

    端木紜穿了一件石榴紅綉百蝶襦裙,一頭青絲梳成了彎月髻,只斜插了一支簡單的赤金嵌紅寶石簪子,簡簡單單的裝扮映得她膚光如雪,一雙眸子比那紅寶石還要明亮。

    這麼好的姑娘,這京城中怕是也找不到幾個!

    李太夫人看著端木紜的眸子里透出了濃濃的歡喜與慈愛。

    端木紜敏銳地感覺到外祖母的神色有些不對,正想說話,就聽李太夫人神色微妙地說道:「其實六月二十那晚,我和你二舅母也趕去了公主府,正好看到你進去了……」也同時看到了她和岑隱在一起的那一幕。

    李太夫人的眸子更幽深了。

    端木紜怔了怔,以為李太夫人是擔心妹妹,正色道:「外祖母,安平長公主殿下和封炎真的很好!」

    「蓁蓁嫁去公主府,一定會很好的!」

    李太夫人聽著心裡既欣慰又酸楚,心潮翻湧。

    李太夫人直直地看著端木紜,想著她一向有主見,想著她性子一向堅毅,終於咬了咬牙,又道:「紜姐兒,那晚,我還看到了岑督主。」

    端木紜眨了眨眼,眼前又浮現那一晚岑隱對她說——

    「端木姑娘,你想進去的話,就進去吧。」

    端木紜的眸子登時變得柔和如春水,波光流轉。

    李太夫人又怎麼會錯過端木紜的表情變化,心中默默嘆氣。

    有些事已經不容她逃避了。

    李太夫人深吸一口氣,攥緊了手裡的佛珠,看著端木紜的眼睛道:「紜姐兒,外祖母問你一句話,這件事就我們倆知道,也只限於此。」

    「你……」李太夫人停頓了一下,問道,「你對岑隱……你是不是心悅他?」

    話落之後,小花廳里又陷入一片沉寂。

    端木紜又眨了眨眼,眸底一陣蕩漾,就彷如一顆石子墜入湖面,盪起了一圈圈漣漪;就像那陽光在湖面上灑下一層碎金般的光芒。

    她面如牡丹,眸似星辰,似乎整個人都亮了起來。

    李太夫人心一沉,幾乎不敢聽她的回答了。

    「外祖母,」端木紜目光堅定地看著她,點了點頭,「是。」

    話落之後,周圍又是寂靜無聲。

    然後,庭院里歇了片刻的蟬鳴聲凄厲地叫了起來,聲嘶力竭。

    李太夫人覺得頭似乎都有些暈了。

    雖然她已經有了心理準備,雖然她心裡也早就有了答案,但是當她此刻聽到端木紜親口這麼說,還是心涼如冰。

    就像是當頭被倒了一桶冰水似的,她的身子控制不住地微微顫抖起來。

    李太夫人在心裡念了聲佛,手裡的佛珠攥得更緊了。

    她深吸了好幾口氣,人才平復了些許,聲音微顫地問端木紜:「紜姐兒,告訴外祖母,你是怎麼想的?你……你怎麼會心……」

    這一回,李太夫人實在說不出「心悅」這兩個字。

    「你是不是被他脅迫?」李太夫人的聲音越來越艱澀,眸底翻湧著一種極其複雜的情感。

    端木紜一直知道京中不少人都對岑隱多有誤解,可是當外祖母這麼說時,她還是忍不住為岑隱感到不平。

    「外祖母,您是對岑公子不了解,才會這麼說。」

    「這些年,岑公子幫了我和蓁蓁不少忙,從不求回報。」

    「他很好,這世上沒有比他更好的人了!」

    端木紜神情鄭重地說道。

    李太夫人看著端木紜那似是在發著光的小臉,就像是信徒在述說著他的信仰般,心更涼了。

    紜姐兒這分明就是被岑隱蠱惑了!

    李太夫人早知岑隱是自家小外孫女的義兄,以前只覺得是小外孫女可愛聰慧,招人喜歡,現在卻是暗罵自己大意。

    原來如此。

    難怪岑隱位高權重,卻對自家兩個外孫女這麼好!

    原來是別有所圖啊!

    他……他……他簡直是勾人心魄的狐狸精啊,把紜姐兒的魂都快勾走了!!

    李太夫人越想心口越緊,想說什麼,卻又明白說再多,此刻的端木紜也聽不進去。

    李太夫人的腦海中不禁浮現了二十年前一幕,那個與端木紜有七八分相像的少女興沖沖地跑進她的房間對她說:「娘,我想嫁給端木朗!」

    李太夫人眼眶微酸,想到過世的女兒,又是一陣心如絞痛。

    人生最痛,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

    女兒泉下有知,若是知道紜姐兒這般……會有多心痛,多難過。

    「紜姐兒,」李太夫人布滿皺紋的嘴唇動了動,想勸,「你年紀還小,接觸的人也不多,不知道有的人他居心叵測……」

    紜姐兒不過是一個自幼失恃失怙的小姑娘家家,自北境來到京城,就在府中守孝了三年,困在端木家這個小小的宅子里,人生地不熟的,也難怪會被岑隱蓄意的「獻媚」所打動,被岑隱的花言巧語所蠱惑。

    自己……自己就不該留這兩個丫頭在京城,自己應該狠下心接她們去閩州才是!

    從外祖母的「居心叵測」這個用詞中,端木紜多少可以猜出外祖母的心思,心裡很是複雜。

    她明白外祖母對她的關愛,只是……

    「外祖母,我覺得『居心叵測』的人是我才對!」

    端木紜直直地看著李太夫人,眼睛更清澈,也更明亮了。

    「沙沙沙……」

    花廳外,那些花木隨風搖曳起舞,婆娑生姿。

    花廳里,李太夫人一動不動,被端木紜的這一句話噎住了。

    這丫頭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是她想要勾岑隱的魂?!

    這丫頭還真是……敢說!

    李太夫人的嘴張張合合,神情一言難盡。

    端木紜笑吟吟地牽起了李太夫人的手,安撫道:「外祖母,您不用為我擔心,我都快十八歲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李太夫人終究不是普通的婦人,在極致的混亂后,她漸漸地冷靜了下來。

    「紜姐兒,你到底是怎麼想的?」李太夫人正色問道,「你知不知道你和他是不可能……」有未來的。

    端木紜還是一派泰然,該想的她早就都想過了。

    「外祖母,等蓁蓁出嫁后,若是岑公子願意,我便嫁。」端木紜直白地說道。

    一字字、一句句清晰堅定。

    李太夫人再次啞然無聲,只覺得那遠處傳來的蟬鳴聲近在耳邊,聲聲凄厲,震得她的耳朵嗡嗡作響。

    李太夫人又一次想到了自己的女兒。

    想起當時女兒說起端木朗時那張神采飛揚的面龐。

    其實,當年自己和老太爺並不看好這門婚事,端木家是文臣,家裡又是後娘當家。

    女兒與端木朗可謂門不當,戶不對。

    可是女兒她一定要嫁!

    如今外孫女也是這樣……這母女倆真是一個脾氣!

    李太夫人怔怔地看著端木紜,眼睛一時有些恍惚起來,將端木紜的臉龐和女兒重疊在了一起。

    「紜姐兒……」

    李太夫人反握住端木紜的手,還想說什麼,就聽窗外傳來「呱呱」的聲音,緊接著,那油光發亮的黑八哥展翅飛了進來,穩穩地落在了兩人前的圓桌上。

    小八哥對著端木紜又是跳腳,又是尖叫:「真真!壞壞!」

    看它激動的樣子,明顯是在告狀!

    「小八乖!」端木紜安撫地摸了摸小八哥油光水滑的黑羽,又對李太夫人解釋道,「小八平時很乖的,就是前些日子我和蓁蓁待在公主府里幾天沒回來,它大概是有些不安。」

    紫藤看到小八哥飛進來,也往花廳里張望過來,正遲疑著是不是應該過去把它弄走,就聽到了端木紜的這番話。

    紫藤心裡默默嘆氣:小八會養成這種驕縱的性格,自家姑娘絕對要負一部分責任。

    大概也只有自家姑娘真心覺得小八哥乖了。

    被小八哥這一打岔,李太夫人也不好再繼續原來的這個話題了。

    看著眼前笑容明媚的少女,李太夫人心裡沉甸甸的,感覺心口還有很多話想說,卻又有種不知從何說起的無奈。

    哎——

    這樣讓她怎麼放心回閩州!

    這時,端木緋也攙著辛氏回來了,笑吟吟地說著:「二舅母,小八被我和姐姐寵壞了,又驕縱,又挑食,又膽小,還愛離家出走……上次還出去玩了一個月才回來。」端木緋煞有其事地抱怨著。

    紫藤忍俊不禁地勾了勾唇,感覺四姑娘好像拆了大姑娘的台似的。

    小八哥似乎聽懂了端木緋的嫌棄,氣壞了,又開始跳腳。

    端木紜生怕把它又氣得離家出走,連忙又是撫摸,又是餵食,就像是在哄孩子似的。

    隨著端木緋和辛氏的歸來,廳堂里又熱鬧了起來。

    李太夫人卻有幾分魂不守舍,用一種複雜的眼神看著端木紜,又不想當著端木緋的面提岑隱,也只能沉默了。

    哎!這難道是命?!

    若是女兒女婿還在,紜姐兒就會待在北境,又怎麼會遇上岑隱……

    端木緋似乎完全沒有感覺到李太夫人和端木紜之間的詭異氣氛,與李太夫人、辛氏一會兒說小八哥,一會兒說避暑,一會兒又說起馬上就要到來的七夕節,約兩位長輩去逛七夕燈會。

    李太夫人與辛氏在端木府中一直待到太陽西下才離開,是兩姐妹親自送她們到的儀門。

    在兩位長輩上了馬車后,端木紜鄭重地對著與她只隔著一道車窗的李太夫人近乎宣誓般說道:

    「外祖母,我明白自己在做什麼,我也不是一時衝動。」

    這句話的餘音隨著那斷斷續續的蟬鳴聲迴響在李太夫人耳邊,哪怕這馬車已經駛出了權輿街。

    婆媳這麼多年,辛氏當然能看出李太夫人神色中的複雜和糾結,她手裡的佛珠不停地捻動著,越來越快,心底的那種急躁也透過這單調反覆的動作中透了出來。

    忽然,李太夫人手裡的佛珠停了下來。

    她抬眼看向了坐在她身旁的辛氏,嘴角翻出了一個無比苦澀的笑,「我們猜得沒錯,紜姐兒自己承認了。」

    李太夫人這句話聽似沒頭沒尾,但是辛氏自是明白她在說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
    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